世界微型小说名家名作百年经典 第9卷

世界微型小说名家名作百年经典 第9卷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1970-1
出版社:吉林出版集团
作者:生晓清//陈永林
页数:229
书名:世界微型小说名家名作百年经典 第9卷
封面图片
世界微型小说名家名作百年经典  第9卷

前言
  微型小说,在我国虽然自古有之,如《世说新语》《唐元话本》《聊斋志异》等,但一直属于短篇小说的范畴,未能从短篇小说中独立出来。上世纪80年代,随着改革开放和人们生活节奏加快,读者没时间看长篇大论,喜欢看短小精悍的小说。微型小说便很快盛兴繁荣起来,受到读者的喜爱。因而一些报刊纷纷开辟微型小说栏目,据不完全统计,现在发表微型小说的报刊有两干家左右,每年发表的微型小说达七八万篇。  微型小说尽管是从短篇小说中发展出来的,但与短篇小说有很大差别。1984年,《微型小说选刊》在南昌创刊。1985年,《小小说选刊》创刊。1992年,中国微型小说学会在上海成立。这样,微型小说这种新兴的文体从短篇小说中完全脱离出来了,成为小说四大家族中的一员。微型小说因比散文好看,比故事有品味,比小品文厚重,所以深受读者喜爱,尤其是中学生朋友。又伴随着中考、高考制度的改革,中考、高考作文越来越注重考查学生的想象力、创造力和感悟力,更加鼓励学生关注社会,关注生活,这些也是微型小说这一文体所独有的特征,微型小说的创作和表现手法都与中考、高考作文相吻合。南京师范大学教授凌焕新说:“微型小说是中学生训练写作最好的学校。”从1994年满分高考作文《赤兔之死》开始,几乎每年都有微型小说在作文中获得满分,有些考生模仿微型小说作家的作品也获得了极高的分数。甚至有些考生为了获得高分采取抄袭微型小说作家作品的做法,如《患者吴良知先生的就诊报告》《我是一只想死的“老鼠”》等十多篇微型小说被某些考生抄袭,并作为满分作文被报纸刊出。适当的模仿和借鉴是允许的,但抄袭绝不可取。所以,莉门希望学生能通过阅读一些优秀的微型小说,提升自己的写作能力,凭自己的实力去获取高分。  目前,鉴于微型小说在中、高考作文中发挥的作用日益明显,越来越多的语文老师将微型小说引入中学作文教学中。全国有许多中学还将微型小说编成为教材,把微型小说明确为训练写作的主要文体。  因而微型小说的杂志、书籍在市场上异军突起,独领风骚,已抢占了一定市场。为了区别于别的微型小说选本,我们在编稿时更注重于可读性强、时代性强、趣味性强与构思巧妙、有深刻内涵的微型小说。  外国微型小说比中国微型小说更机智,想象力更丰富。他们创作手法多变,题材多样,或荒诞,或夸张,或象征,或魔幻。构思的巧妙、视角的独特、情节的跌宕起伏、结尾的出乎意料,让我们拍案叫绝。中国许多微型小说作家借鉴外国微型小说,从外国微型小说中汲取营养。一些优秀的中国微型小说在外国的微型小说中都能找到蓝本。  由于工作原因,编者接触到大量读者,他们都希望能有一个权威的微型小说经典选本。应广大读者要求,编者花三年时间,阅读了数十万篇外国微型小说,才精选出这一千余篇外国微型小说。这套书,以微型小说是一种独立的文体的眼光,重新审视了过去混杂在短篇小说中的微型作品,从世界范围中精心筛选了一个世纪以来的微型小说的经典佳作。较之近来出版的一些标榜微型小说经典选集,更具有综合性、经典性、权威性。这些名篇最大限度地发挥微型小说这一大众文化的优势,让文学和普通受众产生近距离的心理效应,让微型小说这一新兴的文体更加自信和有力量。希望通过这10卷本,能窥见世界微型小说这一文体的佳作精品全貌。这10卷本是最权威、最经典的世界微型小说选本,具有极高的收藏价值,对中学生写作文、初学写微型小说的作者都有极其重要的鉴赏和借鉴作用,也为理论工作者对微型小说研究提供了最具价值的资料,对繁荣微型小说起着推波助澜的作用。
内容概要
  微型小说是被界定为“介于边缘短篇小说和散文之间的一种边缘性的现代新兴文学体裁”。本丛书从世界文学宝库中精心筛选了1000余篇一个世纪以来的微型小说经典佳作。所选篇目构思行文凝练,立意新颖,风格清新,结构严密,结尾往往新奇巧妙,出人意料。通过言简意赅的描述彰显出它独特的艺术特点,能与方寸之间呈现其意味深远。
书籍目录
美国桌旁的尸体/塞缪尔·亚当斯四点钟/普·戴伊古堡的秘密/凯·邓拉普春天/欧·亨利大卫的机遇/霍桑财神与爱神/欧·亨利他的父亲/斯坦培克白水/科尼尔貂皮大衣/契佛巧妙的乞讨/莫瑞尔·纳恩意外效果/伊丽莎白·布莱尔相似的人/伯纳德·杰克逊苏西‘昆泰尼拉拯救纽约/阿特·布彻沃德我和九百美元/奥斯卡·希斯高尔真相/罗伯特·斯特兰德亡命豪宅/哈尔·凯斯勒约会/基履可口可乐/布拉克福德天堂寄来的圣诞五美元/玛丽·希尔曼·希伯特第二次机会/瑞恩·金赛拉超值回报/克莱尔·德尼罗希望之星/斯宾塞·郝斯特两位绅士/佚名勒索信/本·克里斯丁森紫色的风衣/阿尔伯特·狄巴投资/阿·布赫瓦尔德一件小事的震动/索尔·贝娄扁平足也能挽救生命/文森特·马格阿塔德理解/佩里·萨罗日本沼泽地/芥川龙之介乞丐世界/御园彻来自天上的供花/山本雅一丫岛美人鱼/名木田惠子敬而远之/星新一反政府省/星新一危机/星新一魅力药/星新一麻雀/井上靖不幸/涉谷良一犯罪理想/山川和夫少年哀歌/西村寿行干得过分漂亮/吉泽景介阿政/葛西善藏悬崖/广津和郎英国威尼斯商人/莎士比亚布朗太太的手杖/维吉尼亚·沃尔芙跨越铁轨/罗伊·保里索祖父的表/斯·巴斯托旧情人/西里尔·黑尔棋逢对手/西·哈尔水洞/莫埃塔乌阿鬼屋/维琴妮亚·沃尔芙手套/艾尔·朗曼神秘的乘客/D·G·理查兹劳驾,买两张两便士的票/曼斯费尔德瑞金诺的唱诗班怪招/沙奇裁判所/王尔德送给哈里斯太太的鲜花/保罗·加利克法官/赫胥黎法国疯女人/莫泊桑蜘蛛/让·玛丽·勒西达内前苏联
俄罗斯一袋美元/阿列克谢·利特维诺夫一根琴弦/卡邱申科马赛曲/安德列耶夫公理/库·海特我的丽朵儿/穆拉特·济拉耶夫朋友/伊利娅·布特曼敌人来袭/维克多·科克柳什金女人的心思/娜塔丽娅·霍贾伊诺娃冰雪消融的河面/鲍·克拉夫琴科澡堂/左琴科小站/鲍里斯·克拉夫钦科一见钟情/娜塔丽娅·哈佳伊诺娃思维显示/托尔哈村幸运车票/阿·邦菲洛夫湖畔奏鸣曲/列金娜·埃泽拉德国与一个杀人犯的谈话/希尔姆贝克一位诗人的画像/希尔德斯海默倒楣人的新年夜/让·保尔铁十字勋章/米勒爱的实验/克鲁格旗语/L·斯默厄聪明的太太/欧根·采泊特殊情况/汉·克里希尔多夫被欺压的女面包师的胜利/布·克罗瑙埃加拿大妈妈,别难过/莫·卡拉汉阿富汗两个葬礼/古·帕·乌尔法特老人/古·帕·乌尔法特印尼大慈善家的父亲/歌林一条短裤/伊德路斯关心别人/意如香南斯拉夫女仆/芬日卡尔程序控制的丈夫/伊·布德洛新年礼物/佐兰·博约维奇波兰虔诚的猫/裴莱兹一只背袋/米洛斯拉夫·茹拉夫斯基孩子们/姆罗热克新西兰修女/凯瑟琳·曼斯菲尔德脆弱的心/凯瑟琳·曼斯菲尔德土耳其自杀狂求死记/阿·涅辛要涨价了/阿·涅辛瑞士好记性的人/毕克塞尔菲律宾卖身契/庄子明阿美的烦恼/超然摩洛哥归来的游子/艾哈默德·阿卜杜萨勒姆·白格里匈牙利新成语/厄尔凯尼·伊斯特万厄瓜多尔事实真相/坎波斯狗的夜宵/何·德·拉·库阿德拉

章节摘录
  第一次听说这两个人被暴风雪围困在山上的故事时,我还在读大学。
当时我认为那只是流传在我大学所在的阿迪朗达克山区的民间故事。
后来,我为了寻找故事真相,曾问过几位大学时的老朋友。
多数人都还记得那个故事。
但没有一人能告诉我它的起源。
这个故事究竟是谁所写,今天我仍一无所知。
  有两人万万没有想到在阿迪朗达克山脉中心遇上了十月的一场暴风雪。
他们是查尔斯·卡尔尼和斯蒂芬·埃斯特罗。
他们既是共事多年的伙伴,又是亲密的朋友。
他们顶着大风在积雪中跋涉,整整赶了一天的路,身强力壮的埃斯特罗年轻一些,搀扶着瘦弱的卡尔尼。
卡尔尼早已精疲力尽了。
  此刻,夜幕渐渐降落。
埃斯特罗突然怀着希望疾呼一声。
衬着逐渐暗下去的旋舞雪花,一条紧绷着的细细的长线映入他的眼帘。
  “电线,看!电报线!”  “是的。
但通往哪儿呢?”卡尔尼一边咳嗽一边说。
“通多远?我真想挖个雪坑睡一觉。
”  “不,不能这样,”埃斯特罗命令道:“这条线肯定是政府测量队去年春天架起来的。
从他们居住的临时棚屋通往北克里克镇铁路终点站。
现在我们只要往山上爬就行了。
快过来,我们走吧!”他一边扶着同伴一边鼓励他,穿过密林,往山顶爬去。
苦苦挣扎了半小时之后,他们到达了那间小屋。
幸运的是,那儿仍存有许多木柴。
架子上陈放着一些干玉米棒子。
一头被风雪困在树梢上的豪猪在哀叫。
埃斯特罗用手枪击毙了豪猪,这样他们起码不至于饿死了。
可是卡尔尼正生病,发着高烧。
埃斯特罗把火炉生旺,烧得通红之后,将卡尔尼安顿在里屋的床上。
  第二天早晨,卡尔尼的病情看来稍有好转。
电报机也带来了希望。
因为卡尔尼会“发报”,尽管一夜疼痛,身体很虚弱,但他仍摇摇晃晃走到外屋的桌子旁,打开了发报机开关。
  北克里克镇电报员收到来自孤山的呼救电报,觉得自己一定是神智错乱了。
尽管电码断断续续,但他能理解其大意。
电报说有两人在山上被风雪围困了。
其中一人已患肺炎。
只有乞求上帝帮助他们了。
人们已无能为力。
现在还不能,暴风雪愈加猛烈了。
  二十四小时后,又一电文嘀嘀嗒嗒从电报线中传来。
电文已是狂人的噫语:此刻,小屋正遭到凶兽袭击,遭到白翅膀的天使的侵袭,这些该死的恶魔在风雪中眼睛发出道道凶光。
电文在继续呼叫,毫无意义。
埃斯特罗已将虚弱的同伴背回到了床上。
第二天上午,卡尔尼在清醒时一次又一次慢慢爬到桌子旁,坐在发报机前,发出嘀嘀嗒嗒的摩尔斯电码。
但北克里克再也收不到呼救电报了。
此时电线已被风雪刮断,信息不通了。
  傍晚,埃斯特罗将昏迷的同伴再次安置在床上,掖好被子后出门寻找木柴,返回时他发现卡尔尼面对发报机而坐,表情平静。
  “斯蒂芬,”病人轻声说,“斯蒂芬,我知道我很快就要死了。
但是,斯蒂芬,”他用炯炯的目光看着他恳求道,“你必须等我确实死去以后才将我埋葬。
也许我只是昏迷过去。
”他接不上气地还在说,“别,斯蒂芬,别把我活着就埋葬……”他的声音低微下去,如同耳语。
  埃斯特罗以悲痛的语调,用同情的目光郑重地答应了他的请求。
  埃斯特罗将后来几天发生的事一项一项忠实地记载在他的日记中。
那天晚上,就在他炖最后一块豪猪肉的时候,他的病友站起身来爬到桌旁的座位上咽了气。
埃斯特罗检查了他的脉搏和呼吸之后,断定他确已死亡。
  他用防火铁锹在高高的积雪中刨了一个坑,将尸体放入坑内,做了祈祷后,用雪掩埋了尸体。
那天夜里,他做了许多可怕的恶梦。
醒了一次,感到透心的寒冷,他认为是由于自己出了一身冷汗所致。
  早晨,他爬起床来,去到火炉里加木柴,却发现卡尔尼一动不动端坐桌旁,默默无声,目光凝视前方。
  那天全天埃斯特罗都头脑昏昏沉沉,心里充满恐惧,对所发生的事感到无法相信。
他没有立刻埋葬尸体,而是到外面踏着积雪寻找食物。
夜幕降临时,他竭尽全力不使自己失去理智,重新在浅浅的坑中掩埋了卡尔尼的尸体。
他的旅行包内仅存有半瓶白兰地,他把酒都喝完了就躺下睡觉了。


下载链接

世界微型小说名家名作百年经典 第9卷下载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