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此

彼此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9-4
出版社:山东文艺出版社
作者:金仁顺
页数:220
字数:176000
书名:彼此
封面图片
彼此

内容概要
本书主要收录了《水边的阿狄丽雅》、《桃花》、《爱情诗》、《人说海边好风光》、《松树镇》、《莫莫格》、《拉维茨基进行曲》、《爱情进行曲》等十二篇中短篇小说。    金仁顺小说审美风格和审美情调可以说是古典主义或唯美主义式的。她的小说质地非常单纯,没有现代小说常见的那种夸张的张牙舞爪的叙述或技术游戏,语言上极其干净、内敛、从容不迫,没有丝毫拖泥带水的修饰成分,也没有多余的描写与矫情的渲染。一切都是自然而然、水到渠成,我们看不到那种有意的雕琢或人工的“构造”。甚至小说的戏剧性在她那里也是内在的,自然呈现的。
作者简介
金仁顺,“70后”代表作家之一,现居长春。著有作品集《爱情冷气流》、《月光啊月光》、《绿茶》、《仿佛一场白日梦》等。
书籍目录
彼此水边的阿狄丽雅桃花云雀爱情诗秋千椅人说海边好风光松树镇莫莫格拉维茨基进行曲爱情进行曲仿佛依稀

章节摘录
  彼此  这次他们是去一个风景秀美的小城市。
三年前,黎亚非第一次跟周祥生出门,就是去这个地方。
  出门之前她还有些忐忑,周祥生为什么找她去呢?科里的医生有二十几个呢,男医生尤其多,他跟她孤男寡女的,这么一路走下来,算怎么回事?黎亚非犹犹豫豫地收拾好东西赶到会合地点时,才发现周祥生的助手不止她一个,还有麻醉师吴强。
  吴强开车,手脚不闲,嘴也不闲,黎亚非这一路上听到的信息,比她在院里待三年听到的还多。
原来,科里大部分的医生都跟周祥生出去过,她算是最后一拨。
而且不光是周祥生,其他三四位主任医生也经常在周末带着主治医生们出去。
  “您的名气大,来的病人多,”吴强对周祥生说,“他们大树底下好乘凉。
”  黎亚非坐在后面,望着外面的风景。
他们走的是一条盘山公路,左一弯右一转,山上树木郁郁葱葱,树根处沁出凉湿的气息。
正是早秋时节,山色总体还是绿色的,但偶尔的,会有一棵枫树烧着了似的闪现出来。
  “黎医生沉默是金啊。
”吴强见黎亚非一声不吭,从后视镜里打量她一眼,笑着说道。
  “我一向笨嘴拙舌。
”黎亚非说。
  “寡言少语,”周祥生说,“是女人最重要的美德之一。
”  “怪不得我们院里的女医生一个比一个矜持,”吴强哈哈大笑,“这下我找到病根了。
”  他们到达时,病人家属们已经等在宾馆里了,七八个人像迎接救星似的欢迎他们的到来。
两个女人殷勤地陪黎亚非进了房间,一个给她洗水果,一个替她沏茶,她们在房间里来来回回,弄得黎亚非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又不知道该跟她们说什么。
  周祥生经过黎亚非的房间,在门口站住了,两个女人立刻热情地招呼他进来坐坐。
周祥生邀她们出来到大堂跟他谈谈病人的情况,“让黎医生洗把脸,我们待会儿去医院。
”  洗脸的时候,黎亚非想周祥生这个人,他是他们科里乃至院里的招牌人物,身边总是簇拥着病人、医药代表、好学上进的实习医生,领导们架子虽然大,但对专家也总是谦让尊重的。
  黎亚非跟周祥生一起做过几次手术,他平时话不多,不大正眼看人,可一进了手术室,就像演员化好妆上了舞台,整个人都不一样了。
他跟没有全麻的病人开玩笑,跟医生们聊正在上映的电影或者正播的电视剧,让护士放流行歌曲。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黎亚非很难相信一个人能把手术做得那么精彩,同时又能兼顾到手术室里那么多的细节。
  那个小城市中心医院的手术室跟他们院里的没法比,但也能将就着用。
看完手术室,安排好第二天做手术的相关事宜,他们出去吃饭。
饭桌上,盘子大得吓人,点的菜太多,后上的盘子撂到了先上的盘子上面。
  吃完饭,一个家属用问询的目光看看三位医生,在黎亚非身上略微迟疑了一下,望着周祥生问,“我们去桑拿还是KTV?”  “我们回酒店休息,”周祥生说,“早睡早起。
”  第二天他们做了两个手术,上午一个下午一个。
回来时,还是吴强开车,一直把黎亚非送到楼下。
她跟他们道别,准备下车,周祥生转身把一个信封递给她,“这个别忘了拿。
”  她把信封接过来,人在地面上刚站稳,车就开走了。
  黎亚非上楼放下行李,看着手里的信封,她知道里面是钱,但里面的数目是她想象中的两倍。
  只要周祥生的时间能调配开,请他做手术的人多得是。
起初的半年,周祥生偶尔带黎亚非出去,但慢慢,她变成了他的固定搭档。
吴强经常跟他们一起,但也有一些时候,病人从费用角度考虑,更愿意请当地医的麻醉师。
那时候,周祥生就得自己开车。
  一年四季,他们以自己居住的城市为中心,辐射到周围七八个中等城市,以及五六个医疗设备说得过去县级市。
周五下午出门,开车几个小时,到达某个地方,晚上休息,周六做一天手术,如果病人多,周日再一上午。
  为了减轻周祥生的压力,黎亚非到驾校找了一个陪练,每天抽出一个小时练车。
有一个周末,他们做了个手术,第二天上午又做了两个,下午三点钟才吃上饭,周祥生好像连拿筷子的力气都没有了,病人家属还不停地提问。
黎亚非替他回答了一些问题,但那些病人家属在对她抱以微笑后,会拿同样的话题再问一遍周生。
  吃完饭,出来上车时,她跟周祥生说,“我来开吧,你在车上睡一会儿。
”  周祥生愣了愣,但什么也没问,就把车钥匙给了她。
  黎亚非戴上墨镜,放了一张蔡琴的碟片。
  周祥生笑着打量她。
  “这样我会觉得自己是个老司机。
”她说。
  有很长的一段路,笔直笔直,从盐碱地中间像刀痕一样划过去,路两边是发白的土地,植被像癣块分布其上,有一棵树孤零零地站在远处,那么绝对,让人想起“大漠孤烟直”这样的诗句。
  周祥生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蜷在外衣下面,发出低低的鼾声。
  黎亚非很喜欢这种度周末的方式,不光因为那些收入——她把那些钱单独存到一张卡里,偶尔在提款机上看到数目,总会让她感到惊异一更令她高兴的是,她拥有如此冠冕堂皇的不在家的理由。
  周末她老公总往外跑,举行读者会,约重点作者见面谈选题,要么就是跟编辑部同事吃饭、喝茶,跟朋友或者同学打球、游泳,忙得不亦乐乎。
她留在家里洗洗涮涮,累了,就给自己煮杯咖啡,去她老公那几千部碟片里头翻翻,碰上有兴趣的,就放进影碟机里看一会儿。
  她不喜欢看青春片,也不喜欢纯粹的喜剧或者悲剧,她喜欢的是一些跟生活贴得很近的故事片。
她发现,电影里那些跟她年龄相仿的女人们,面对的问题跟实际生活中她们面对的问题差不多——  丈夫有外遇了,或者自己有外遇了;不再相信爱情,或者开始相信爱情。
  她审视着自己的生活,没有什么不好,也体会不出有什么好;有时候,她觉得有必要改变改变:更多时候,又觉得应该以不变应万变。
  黎亚非喜欢在路上。
春天,草色铺展在远处,像一块水彩,嫩生生的,毛茸茸的,她的心都跟着变软了。
草色略微变深的时候,树叶像小虫子似的,从树枝里面钻出来。
有一次,陷进座位里长久无言的周祥生,忽然指着街边的树,问她,“那算不算是萌动?”  她放缓了车速,往树上打量,那些小叶片,宛若婴儿半握的手,颤颤巍巍地,好奇地伸向寒意尚存的空气中。
  “算是吧。
”她说。
想到他这样的年纪,这样的身份,却为几片叶子如此字斟句酌,忍不住笑了起来。
  “笑话我?”他看她一眼。
  “没有。
”她用手抹抹唇角,试图抹去那些笑纹。
  “年轻的时候,我是一名诗歌爱好者。
我为诗歌失眠的夜晚比其他所有的事情加起来还要多。
”他坐起来,把椅背调到正常的位置上,“但现在每天和我打交道的,是一些生了肿瘤的膀胱。
”  周祥生伤感的语气让黎亚非吃惊。
他在病人面前,是专家,是权威,是威信与威严并重的神。
黎亚非看着他应对那些饱受死亡威胁的病人,以及过度焦虑的病人家属时,会不自觉地融入到他们中间去,仰视着周祥生,信任他、依赖他,把自己不愿承担或者承担不了的包袱,搭到他的身上去。
  她一直以为他对自己的工作是无比自豪的,有幽默感的。
手术的时候,他曾让她用一句成语概括他们的工作,她被弄蒙了,完全没有方向。
  “这么简单都说不上来,”他一边把摘除下来的肿瘤扔进盘子里,一边悠然说道,“探囊取物啊。
”  “我一向没有幽默感。
”她说。
  周祥生看了她一眼,发现她并不是在赌气耍性子,而是非常真诚地为自己的乏味道歉。
  黎亚非是一个文静、优雅的女人,她身上几乎没有缺点。
但也因此,她在男人眼里,也缺少了必要的性感。
“大理石美人”,男医生们私下里这么叫她。
周祥生不知道她是天生如此呢,还是情感上面遭遇过什么挫折。
  在她之前,周祥生带科里另外几位女医生出去过。
只要是跟他独处,或者几分钟或者几小时,她们总会把话题转到情感生活方面,其中一些事情在他看来属于绝对隐私类,但她们照样坦然道来。
  黎亚非是女人中间的另类。
她第一次跟他出门时,坐在车后座上,如果不是吴强问话,她几乎变成了隐身人。
她不用嘴说话,也不用眼睛或者肢体说话。
她的沉默是百分之百的。
他不无惊喜地发现,她的二[作态度也是百分之百的,没有一点儿矫情、挑剔、抱怨,工作就是工作。
在报酬方面——他一向出手大方——他猜她不会嫌少,但她也从未像其他人那样,因为满足,而直接或者委婉地向他表达感激之情,以及对继续合作的期待。
  周祥生对这种单纯关系有种久违的亲近感,当然也有那么一些时候,他注意到她身上的女性特质,温情、娴静,稳重,她能在很长时间里保持着同一个动作,注视久了,他觉得她像油画人物。
  有一次周祥生带着黎亚非出去,手术结束吃晚饭时,东道主跟他们提起一个小镇,说小镇有一个小店,火极了,还卖关子不说火的原因是什么,但垂涎欲滴地强调了好几遍那店里的东西,“逆风香百里啊。
”  他们回程的时候,决定绕个弯路去那个小店吃顿饭。
地方很好找,小镇里的人没有不知道“山珍一锅”的。
店面不大不小,门口的车挤得满满当当的,沿街排出去,像一溜麻将牌。
店里的桌子都是灶台式的,水泥磨的台面,中间盘着一个水盆大小的铁锅,里面炖着杂七杂八的东西,菜品只有一样,在后面大铁锅里炖到八成熟,就餐的客人只需点出是几个人的分量,就有服务员替他们把东西放到桌上的小铁锅里,边炖边吃。
  东西确实香极了,而且不油腻,黎亚非怀疑店主放了特殊的香料,或者大烟葫芦什么的。
他们快吃完的时候,忽啦啦拥进来一群人,高声大嗓地说话,把几张预留的空桌子填得满满的,有个红脸膛卖弄自己是熟客,跟朋友讲菜里的成分:蘑菇、板栗、黄花菜、桔梗、土豆、辣椒都是配料,最要紧的是,蛇、野猪、獾子、山鸡、麻雀、蛤蟆——  他们回到车上继续往回走,每隔二十分钟,黎亚非就要下车吐一次,胃液、胆汁都吐了出来,吐完后黎亚非用矿泉水拼命地漱口。
  “你的胃早就吐空了,”快到高速公路入口时周祥生说,“你还想再吐的话,已经不是因为你自己,而是我胃里的东西让你觉得恶心了。
”  “不是的,”黎亚非让他说得不好意思了。
“我老觉得自己的胃里有个动物园,不时地就有个什么东西要跳起来。
”  在高速公路入口处,周祥生顺着岔路把车开进树林中间,阳光斑驳地从树梢问漏到地上,圆圈套着圆圈,光斑叠着光斑,空气又凉又湿,黎亚非觉得肌肤像刚做完面膜。
开了差不多十分钟,在树林深处出现了一栋古堡式的建筑,四周的庭院被铁栅栏围着,庭院里面有喷泉和汉白玉雕像,周祥生对两个保安出示了一张会员证后,被放了进去。
  酒店里面的东西色调柔和,品质上乘,沙发颜色并不统一,室内摆放了很多植物,有草有花,间隔出一个个谈话空间,阳光穿过屋顶玻璃直接照射进来,咖啡的香气则浮动着向上涌去,音乐声不高不低,把咖啡吧置于流水中间。
  客人并不少,周祥生带着黎亚非找了个靠窗的角落,点了两杯咖啡,给黎亚非要了份新烤的饼干。
  “充充电吧。
”他对她说,自己把双腿放平,在沙发里面伸了个懒腰。
  黎亚非道了谢,扭头看着窗外的景观,庭院里的树木花朵因为没有污染,颜色分外艳丽、醒目。
她转回头时,发现周祥生审视地看着她,他的眼角已经有皱纹了,但眼睛还是黑亮黑亮的,盯着人时,有一股咄咄逼人的劲头。
  黎亚非的心扑腾扑腾地跳了几下。
  “你的话总是这么少吗?”周祥生问。
  “你不是说,寡言少语是女人的美德吗?”  “但你过分了些。
”周祥生责备她,语气温柔。
编辑推荐
  《彼此》为金仁顺的中短篇小说集,主要作品包括《彼此》、《水边的阿狄丽雅》、《爱情诗》、《秋千椅》、《人说海边好风光》、《拉维茨基进行曲》、《爱情进行曲》、《仿佛依稀》等。  金仁顺的每一篇文字里,都笼罩着女孩子独特而细微的心事,流淌着女孩子轻灵而清扬的味道,以及对于生活的探询、对于爱情的触摸,和对于世界的打量。
图书标签Tags
金仁顺,当代文学,小说,短篇小说集,爱情,文学


下载链接

彼此下载

评论与打分
  •     很喜欢金仁顺的这部集子。比起之前已经出名的《水边的阿迪丽娜》和《妈妈的酱汤馆》等,这部集子中另外的一些短篇更有滋味。比如《人说海边好风光》老到、利索、不拖泥带水,并且,不露声色。
  •     次书内含金仁顺历年来比较优秀的几篇小说,是一本合集,性价比较高,值得一阅!!!
  •     大学写作课上老师给我们推荐的作品,作者简直是将爱情写到了极致。看久了长篇小说拖沓反复无尽头的情节,看看中短篇,真的让人眼前一亮!她的情节永远那么巧妙,将各种恋爱中的男女描摹的无比透彻,人物的语言和叙事的笔调更是精妙之极!好久没有读过这样有感觉的书了!必须全五星!
  •     最喜欢这部集子的《桃花》《莫莫格》
  •     书的纸张一般,黄黄旧旧的,而且还压坏了,不过内容真心不错啦,像我们这些不光看还想收藏书的对书籍本身也是挑剔的。
  •     封面白色部分全是黑点点 和被人踩过一样,为什么有些书上会有一层保护膜而这本没有呢!
  •     就跟没写完一样,随笔
  •     教授介绍的,悲剧结尾
  •     在沉默中饱含深情。。。,旁边都被压出很多痕迹
  •     细腻,为什么有些书上会有一层保护膜而这本没有呢!
  •     闲来读读还不错。,没有电影好看
  •     封面白色部分全是黑点点 和被人踩过一样,光环效应
  •     装帧很好的。相信金仁顺的文字,这书起码是对不住这些书评的
  •     不错呦~~朝鲜族作家,应该很好。
  •     看不进去,本来是要送人的这个样子根本送不出去
  •     值得反复读的好书1,几乎是一口气读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