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骗你的

我不骗你的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3-11
出版社:岳麓书社
作者:李统兴
页数:243
书名:我不骗你的
封面图片
我不骗你的

前言
  飞舞的牛虻  牛身上总叮着一群灰黑色的牛虻。牛虻受了惊,轰的一声飞起,上下飞舞几圈,重又叮在牛身上。牛虻体态轻盈,嘴却十分尖利。它们在牛身上的那一叮看似全不着力,牛却往往被叮得全身一颤。牛有时也懒洋洋地甩动尾巴驱赶着,有时便漠然地随它去了。  如果把生活比做一只庞大迟钝的大牛牯,微型小说便是牛虻了。李统兴的微型小说集《我不骗你的》正好类似牛虻。  平庸的生活使人麻木,而我们时代就不乏这些麻木的凡夫俗子。人类面临的重大危机要不就是还没逼到眼前,要不就是我们看不见。真正的大悲剧没有,撕裂人心震撼灵魂的力量没有,人们又没有正视、反省自己内心的勇气和耐心,久而久之,除了身上那一层包裹着自己的越来越厚的皮肉,人们已然忘记了自己还有一个灵魂。肉体生存着,要吃,要喝,要更好地吃和喝,公然地坦然地理直气壮地大嚷: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于是物质的人仅仅为物欲而活便成了天经地义。人人都放纵了自己心中的那点欲望,为之机关算尽。  蜗角国里上演着小奸小坏。小奸小坏却也需要大智慧。过多的心机用在这些蝇头微利上,有点令人心酸,也有让人啼笑皆非的喜剧色彩。李统兴的微型小说里充满了这种叫人不尴不尬的小喜剧。《话又说回来》里的小A,年龄最轻,学历最低,资历最浅,却最不可小觑。为竞争一个办公室副主任位子,他用了《孙子兵法》中的欲擒故纵、兵不厌诈、隔岸观火、暗渡陈仓、瞒天过海、声东击西、反客为主、假痴不颠、笑里藏刀、以逸待劳等计谋,那么举重若轻、不留痕迹、恰到好处地处理好了虚实、劳逸、刚柔、攻防之间的辩证关系,做到了“数中有术,术中有数”,实在令人叹为观止。小A笑了。我们跟着也笑了。然而这笑却显示了人生的  大悲哀。真正的喜剧从来都是悲剧。中国人最发达的智慧都用在了趋利避害上,为达到这一目地可以无所不用其极,一切都以利害这一杠杆为转移。我们去劝说一个人时往往最有说服力的便是“晓以利害”,这是真正的杀手锏。于是所谓灵魂宗教、信仰正义,都毫不留情地被利害之流所淹没。这是中国人最可痛心的事。  李统兴的微型小说很多都具有一种荒诞感。这种荒诞感总是到结尾时才突然显现,出乎意料却又出于必然。短短的结局轻而易举就颠覆了人生的全部。人物的所有挣扎奋斗在一瞬间全部还原为零。这种荒诞感往往造成一种喜剧效果,可面对这样的喜剧我们更多的时候笑不出来。艺术的魅力也就在于幽默地徘徊在笑话的边缘。这造成一种张力,一种语言上的结束和意蕴上的扩张。这正是好的微型小说最有魅力的地方。如同海明威所说,小说写出的部分一如浮在海面上的冰山,而更重的却是沉在海水中的那部分。
内容概要
  微型小说是20世纪后半期兴起的一种小说样式。  统兴同志有微型小说《我不骗你的》极具时代色彩,它善于在琐碎的生活中发现有价值的内蕴,通过生活的片断反映出社会的脉动。  统兴同志的微型小说很注重艺术构思,小说的情节生动活泼,结尾往往出其不意,让你在惊讶中思考、回味。讽刺、幽默是统兴微型小说的另一特色。作者善于运用矛盾法则,将其寓于对社会弊病的讽刺之中,突出幽默搞笑的特点。  《我不骗你的》描绘了不少的人物,但给人印象最深的,还是那些小人物。他们地位低下,收入不多,受人欺侮,然而他们却保持了一颗善良、自尊的心,令人感动。
书籍目录
飞舞的牛虻快餐时代的文学消费第一辑
黛玉,别哭
四位特长生
李逵追星
悟空谋生
到哪里跳舞
神童
李逵造情诗
唐僧的难处
阎婆惜之死
高老庄轶事
成佛记
黛玉,别哭
宋江日记第二辑谁知道乌龟的命运
有个民工姓张
谁知道乌龟的命运
物证
遭劫
重逢
换位
成熟
黄昏,那个卖芋的老头
乞丐也是人
只因太忙
高招
南方的夏天有点冷
先生,好走
魔影
害死人的猪
德叔
调动第三辑很一般的结局
病友
激动
反差三题
话又说回来
醉鬼做了一个梦
最近比较烦
疯子
县长的老师
上面拨来一笔扶贫款
白痴
恶贼
鹦鹉泪
伤心的小狗
很一般的结局
一串没有点燃的爆竹
往事
父祭第四辑抢劫犯的母亲
一只狗其实没有阴谋
抢劫犯的母亲
心态

界线
距离
凶残的羊
轨迹
人到底是什么
沉默的歌手
骑在头上的狗
一只老鼠的梦想
角色
冷冷的钱
门前的垃圾第五辑不懂爱情
我不骗你的
白色网鞋
卖花的女孩
阿梅
街灯亮了
误会
初恋是首无言的歌
何干部的婚事
造笑工厂
赵老师下海记
活着不容易
不懂爱情后记

章节摘录
  悟空因保护唐僧西天取经有功,被佛祖如来封为“战斗胜佛”,在天宫做了高官。
  古人云: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那悟空虽说成了佛,但总改不了疾恶如仇、刚直不阿的脾气,因此惹怒了众路神仙,他们联合向玉皇大帝进言。
玉皇听信谗言,把悟空贬为凡人,让他在人世间遭受苦难。
  悟空孑然一身,来到一座繁华的城市。
他饥肠辘辘,而这里的人们却不乐善好施。
他找了几户人家想讨点水喝,都被拒之门外。
悟空突然想起西天取经路上那些纯朴的村民,不禁大为感慨。
世界变了,一切都变了,天下真的没有不要钱的午餐了。
有几次他本想对人说他就是齐天大圣孙悟空,那么多电影电视都演绎我的故事,你们也没给过我一纹银子,给个面包总行吧,而我的n代孙子在街上随便翻个跟斗、钻个笼子什么的,你们不也给钱给物吗?可如今,凭他怎么说又有谁相信呢?无奈的悟空只有靠自己的双手来养活自己了。
  城里流行招聘,但没有文凭是绝对聘不上的。
一般的清洁工都要大学本科毕业,悟空只有望洋兴叹。
一位“好心”的大妈对他说:“小同志,我知道你是外地人,身上没有钱,又找不到工作,我给你个假文凭.你拿去找工作,找到工作后,前三个月工资归我,你说怎么样?”悟空想了想,只有此路可走了,他问:“那什么文凭最好?”“当然是研究生啦。
”大妈给了他一个古典文学专业的研究生文凭,她说,反正你说的都是文言,最适合你了。
悟空拿了文凭,顺利地在一家搬家公司找了一份搬运的工作。
  悟空工作的公司叫保密搬家公司,在全城很有名气,客户绝大部分是有钱人家。
悟空进公司三个多月了,却没有搬过一次家,整天就是开会、学内部文件。
悟空最怕这些婆婆妈妈的事了:他对组长说:“你就让我出去搬家吧,我都快要发疯了。
”组长严肃地批评他:“孙同志,纪律第一,工作第二,这里的规矩比你想像的还多,稍安勿躁!”半年过去了,悟空背熟了1234个文件,又通过了几次模拟搬家,终于走上了自己期盼已久的工作岗位。
  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值班的朱博士接到一个神秘电话,在城东30公里处有户人家请求立刻搬家。
悟空和几位同事驾车出发了。
好不容易找到了那户人家,主人神秘地交付他们99个箱子。
按照公司规定,工作人员是不能知道里面的东西的。
悟空本也不想知道,但这些箱子轻得像没有装什么东西似的,悟空可是头一回碰上这样的怪事,他忍不住偷偷地打开了一个箱子,这一看不打紧,差点没把他吓成老年痴呆——箱子里装的全是钞票。
回过神来后,悟空觉得这里头必有问题。
他知道这是一个普通干部的家,怎么可能有这么多钱呢?悟空忍不住在组长的边嘀咕起来,但还没说完就被组长骂了回去。
是啊,这一趟不知公司又要赚多少钱,这个月准会大大地加奖金。
可是,这些钱如果是从老百姓那搜括来的呢?不知有多少担老百姓的血汗。
悟空迟疑了。
黑夜中,他还是偷偷记下了这个地址。
  第二天,公司总经理来找悟空了,他说:“悟空呀,公司就是你的家,这个月你干得不错,给你加双倍的奖金。
我正准备提拔你做人事部经理,这个位子很有油水的啊。
但公司的纪律你要记住,不该说的不要说……”悟空盘算着这个月的薪水,幻想着做了人事部经理的种种神气。
  日子悄无声息地流逝,悟空离做经理的时间越来越近,可他也越来越不能静下心来了。
终于有一天,他写了一封举报信。
不久,城里爆出了一条惊人的消息:司法机关抓获了一个特大贪污犯。
悟空是在大街上听人说的,他当时正在替人擦皮鞋,才一元钱一次,一天下来也就是八九元钱,比起搬家公司的薪水真是相差自己以前翻的一个筋斗云,但他觉得还是这样的日子  过得舒畅。
    阎婆惜出生在一个非常贫穷的农村,18岁那年,听人说城里很繁华,于是她便一心想着到城里去闯世界,去淘金。
阎婆惜原准备一个人去的,后来她想,这城里人那样有钱,说不定那大街上有金子捡,父母虽说已经年迈力衰,但捡钱又不费什么力气,这项“工作”肯定能够胜任。
阎婆惜赶忙把她的想法和父母说了,老俩口听了,乐得好一阵咳嗽,然后贼头贼脑地向门  外四处张望,压低声音说:“千万别让隔壁的王老头、徐老头……他们知道了。
”阎婆惜叫父母连夜赶制了两个大布袋(用宋捡钱的)。
第二天天不亮,趁着朦胧的月光,一家人悄悄朝城里进发了。
  到了城里,阎婆惜才知道现实和她想像的相差十万八千里。
城里不仅没有金子捡,还找不到事做。
阎婆惜跑了上百家职业介绍所,受了上百次欺骗,最后落得身五分文,只有沿街乞讨了。
一天,有人对阎婆惜说:“你长得还不错嘛!讨什么钱,还不如到那娱乐城去陪人跳舞。
”阎婆惜有些不明白,她问:“跳舞要人陪吗?陪人跳舞可以赚钱吗?”那人说:“可以的,只要你愿意。
”阎婆惜一听,立即丢掉手里的破碗,用捡来的美人牌沐浴露干干净净洗了个澡,晚上上娱乐城去了。
  阎婆惜是不知道跳舞的。
但她颇有悟性,没两天就学得很好了。
娱乐城毕竟只有城里才有,这里的消费贵得惊人。
起初阎婆惜就想不通,这城里人到底是怎么回事,要喝酒怎么不到商店里买了回去喝,偏要喝这里贵上十倍百倍的呢?跳舞怎么不回家和自己的老婆跳,却偏偏要花钱请人陪着跳呢?阎婆惜是无论如何也想不通的,既然想不通,那就不想吧,但钱是不能不  的。
  来娱乐城的都是些有钱有权的人。
之中有个人叫宋江,是个三级弱智,人长得又黑又丑,但他很有钱,听说和某厅长是“铁杆牌友”,因此被安排做了个很有油水的官。
宋江平时花钱如流水,有人送了他一个外号:“流星雨”。
阎婆惜早就盯上他了。
她觉得宋江这个人特别好哄好骗,没陪他跳几次舞,宋江就给她买了最时尚的手机和坤包。
她心里想,要是找上这个大款,还愁这辈子没钱用?  就在这个时候,阎婆惜的父亲遭遇了一场车祸,不久便客死他乡。
阎婆惜给父亲治病花了不少的银子,她没有赚到很多钱,还借了许多高利贷。
眼看难以维持生计了,她的母亲阎婆正准备重操乞讨的旧业。
忽然,阎婆惜想起了那个可爱的弱智——宋江。
“何不去打打他的主意?”阎婆惜想、于是她拨通了宋江的手机。
  有钱人容易空虚:的确如此,那宋江刚好和某厅长打完牌,正处在空,虚无聊的时候,他接了阎婆惜娇滴滴的电话,立刻气喘如牛,激动得说话也结结巴巴的。
阎婆惜趁热打铁,她抓住时机,说自己爱他已经无可救药,非得嫁给他不行。
宋江兴奋得直操娘,他说马上和她去领结婚证。
  宋江要和阎婆惜结婚的事在城里立刻传开了。
宋江的领导知道了,叫他去谈话。
领导说:“宋江,你和阎婆惜结婚这事你是不是欠考虑?你有没有觉得问题的严重性?”宋江摇摇头,说没有。
领导严肃了,说:“你,一个正式干部.和一个打工妹、舞女结婚,会影响你的前途的。
”宋江似乎有些领悟,他说,那怎么办啊,我答应阎婆惜了-领导挠着脑袋想来想去,最后说:“你不要搞那么正式嘛,这不得了。
”宋江一想,这领导不是话里有音吗?如今这城里……何不……  阎婆惜就这样无名五分地跟了宋江,不久她和母亲住进了高级小别墅。
按理说,阎婆惜是该满足了,但她不是个简单的女人。
做了金钱俘虏的她,在心里特别渴望精神的快乐,而弱智的宋江是不可能给她精神愉悦的。
阎婆惜于是在郁闷中苦苦寻觅那片感情的绿洲和那绿洲上的牧马人,直到有一天她碰上了张文远。
  张文远是宋江的秘书,他比宋江聪明,但他没有宋江那么幸运,他不是厅长的“牌友”,因此无论怎么狠干苦干,最终也只是弱智宋江的秘书。
张文远经常被宋江差遣到阎婆惜的小别墅去送东送西的,阎婆惜看他长得帅气,就借故和他拉拉扯扯,不久两人发展到约会了。
  张文远很担心宋江发现他和阎婆惜的事,他对阎婆惜说:“宋江知道了肯定不会放过我们的,不如先下手为强。
”他说宋江只是一个普通干部,怎么有那么多的钱,肯定有问题。
阎婆惜还是有些过意不去,她说:“宋江对我还是不错的啊,”张文远就劝她说:“你以为你是他什么人,二奶呀,这是我们城里最鄙视的。
”阎婆惜一想也是啊,对张文远说:“你敢发誓真的爱我一辈子,让我做真正的老婆吗?”张文远于是指天发誓。
  宋江好久没到阎婆惜的小别墅里去了,那天他想上散散心。
阎婆惜心情不太好,加之有些怨气,于是和卡江吵起架来。
宋江没理她,一个人睡了。
半夜,阎婆惜起来想到宋江的口袋里找几纹碎花银子买进口洗发水,没想到却找到了一个厚厚的笔记本。
阎婆惜一行,是宋江受贿的记录本,上面记着某年某月,谁谁谁送了多少钱物;阎婆惜如获至宝,赶紧把它藏了起来。
  宋江醒后,发现账本不见了,心急如焚,求阎婆惜还给他,可阎婆惜说:“你得给我你所有的家产,让我改嫁张文远。
”宋江想,自己这家业是好不容易才创下的,这不一眨眼就全泡汤了。
于是,他一发狠心,把阎婆惜给做了。
    上完晚班,我走出办公室,到对面拐角的巴士站候车。
夜很深了,人很疲惫,而到城南的巴士久久没有过来,我只有半躺在冰冷的长椅上边睡边等。
  朦胧中有两个人走近,一个问:“这是哪条街的兄弟,还不收工?”“别管他,先说说今天你的生意吧。
”一个答道。
  我一下子惊醒,立即警觉起来,要知道,在这个时候是最容易碰上坏人的。
我佯装镇静,双眼微睁。
哦,原来是两个衣衫褴褛的乞丐。
我心里暗笑,他们把我认作了同行。
于是又安心地闭了双眼,等候那渺茫的巴士。
  “奶奶的,今天才赚了三百多一点。
晚上到紫金角吃了一个西餐,还和疯子他们几个玩了两把牌,输了几十块,妈的,现在屁都没了。
”  紫金角是这个城里最有名的西餐厅,我没有去过,因为那里的消费让我这样的工薪阶层望而却步。
乞丐能上这样昂贵的地方消费?我心里暗笑这个家伙真是吹牛不着边。
  “你妈的,潇洒也不叫我。
哥们在一起也好有个照应,我今天可窝了一肚子火。
”  “哥们,啥的?”  “我今天在金太阳听歌触了霉头。
”  我开始怀疑自己的耳朵,妈妈的,金太阳是什么地方,是你这种人去的吗?我差点说出声来。
接下来的话让我更加吃惊了。
  ……


下载链接

我不骗你的下载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