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贲万岁

虎贲万岁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8-1
出版社: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作者:张恨水
页数:318
书名:虎贲万岁
封面图片
虎贲万岁

内容概要
  《虎贲万岁》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上为数不多的描述国民党军队抗战正面战场的小说,作为中国文学史上第一部军事纪实小说,本书也是张恨水众多小说中一本罕见的、完全以真实史料为基础创作的作品。上自师长,下至伙夫,全部真人真事,时间地点也同战史完全吻合。先生饱蘸浓墨,以从容而又激荡的心情叙写了抗战史中光辉的一页。他细致地叙述每个零星战役中的人员、攻防、装备、死伤,从众多细节的铺陈,建构出57军骁勇壮烈的形象,许多悲壮却平实的大场面描写使人无法不为之动容。如果说张恨水通过一个个体战士的死里逃生抒写出一曲生命的颂歌,那么通过一个战斗集体的视死如归,他将一个不可战胜的民族内在的磅礴气势和潜在的威慑也完整地展现在了读者的眼前。  小说发表后,一位苏州姑娘因读《虎贲万岁》被余程万的爱国精神与英雄业绩深深感动,爱上了这位勇敢的军人,并想方设法,最终嫁给了余程万。一篇小说成就了一段千里姻缘,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本书的深远影响。
作者简介
  张恨水,被尊称为现代文学史上的“章回小说大家”和“通俗文学大师”第一人的张恨水(1895-1967),原名张心远,祖籍安徽潜山。笔名“恨水”,出自南唐后主李煜《乌夜啼》中的“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寓有希望人生不要匆匆而过的意思。作为二十世纪现代文学史上最高产的作家之一,他也完全不产辜负使用这个名字的初衷。在半个世纪的写作生涯中,他创作了110多部通俗小说,以《金粉世家》、《啼笑因缘》等代表作赢得无数读者。在小说之外,他还写有大师的散文、诗词和剧本,全部作品在3000万字以上。
书籍目录
自序第1章
大雷雨的前夜第2章
第二个爱人走了第3章
死活在这圈子里第4章
《圣经》与情书第5章
向炮口下走的路程第6章
太浮山麓摸索着第7章
虎穴上的瑞鸟第8章
多谢厚礼恕无小费第9章
老百姓加油第10章
石公庙堤上和堤下第11章
罗家冲壕中行第12章
第八次进犯又压下去了第13章
电话中的杀声第14章
炮打波式阵第15章
西北郊一个黄昏第16章
手榴弹夜袭波式阵第17章
话说叶家岗第18章
夺回岩凸第19章
三个女人第20章
文官不怕死第21章
黄九妹还活跃着第22章
火药涂染的情书第23章
风!火!雷!炮!第24章
肉搏后的一个微笑第25章
回马枪第26章
四十八颗手榴弹第27章
锦囊三条计第28章
火瀑布下的水星楼第29章
竹竿挑碉堡第30章
女担架佚第31章
两位患难姑娘第32章
勤务兵的军事谈第33章
鸟巢人语第34章
夜风寒战郭星火肃孤城第35章
铁人铁人第36章
自杀的上帝儿女第37章
战至最后一人的壮举第38章
零距离炮与火牛阵第39章
余师长弹下巡城第40章
忽然寂寞的半天第41章
逮活的第42章
没让敌人活埋到第43章
虎啸第44章
杀四门第45章
以忠勇事迹答复荒谬传单第46章
覆廓碉堡战第47章
通信兵和工兵都打得顶好第48章
看到巨幅电影广告第49章
秃墙夹巷中之一战第50章
向民间找武器第51章
刀袭敌后手推战梯第52章
余师长亲督肉搏战第53章
最得意的一句话第54章
听!援军的枪声啊!第55章
裹伤还属有情人第56章
平凡的英雄神奇的事实第57章
人换机枪第58章
这样的吃喝休息第59章
对攻心战的一个答复第60章
师部门前的血第61章
江心泪第62章
冲!冲过去第63章
罗家岗望月第64章
用日本机枪打日本兵第65章
没有垮字第66章
拿下傅家堤早过年第67章
饱餐了精神不知肉味第68章
拿下毛湾打开大门第69章
一口气打回城去第70章
国旗飘飘第71章
废城巡礼第72章
坐井观天第73章
敌尸群中夜猎第74章
荒凉,恐怖,奋斗!第75章
舄履交错第76章
复活之夜第77章
一只离群孤雁第78章
空山无人第79章
一场恶梦以后第80章
虎贲万岁

章节摘录
  第一章 大雷雨的前夜  一千九百四十三年十一月十四日,有十万人会永远记得这个日子。
这十万人是武陵县的市民,武陵这个名词,差不多念过两页线装书的人,对它都不会怎样陌生,陶渊明那篇《桃花源记》里,老早就介绍过了。
虽然那时的武陵郡治,不是现在的县址,但这个武陵郡变成武陵县,历史上是这样一贯下来的,读者也许为了这缘故,高兴翻一翻手边的地图,武陵县在哪里?然而华南各省找不到,华中华北各省也找不到,甚至边省地图里也找不到,莫非编地图的先生把它遗漏了?不是!它这名字有三十多年不用了,它现在承袭了它哥哥的名字,叫常德。
它父亲呢?是湖南。
原来常德府武陵县,民国纪元前是同城而治的,民国废府,把武陵这个名字收起来,用了常德。
这里为什么称常德市民为武陵市民呢?这是我私人的敬仰,愿意恭称他们这一个古号,因为自民国三十二年十一月十四日以后,他们那座城池的表现,大可以认为是武德的山陵。
老虎在武陵上叫啸,字面上也透着威风,你说句武陵虎啸,在方块字的特殊作用平仄方面会念得响亮而上口些。
不然,改叫常德虎啸,你不觉得有点儿口上差劲吗?可是虎啸两字,又作何解?那你别忙,这个故事会告诉你的,这十万市民永远记得这个日子,也就是为了虎啸。
那么,这老虎是特别大了,这啸声可以让十万人听到?不,全中国人听得到,全世界人也听得到的。
但他不是一只老虎,是八千五百二十九只老虎。
你听了会惊讶地说:这样多老虎?好大一个场面。
那我还得笑着告诉你,他不真是老虎,是人,所以我用一个“他”字。
他不是平常的人,是国军七十四军五十七师的全体官兵。
你也许是个现代第一流的考据家,必然又得问一声,人就是人,五十七师就是五十七师,为什么称他们做老虎?我说:那是人家的另一种番号,五十七师的代字另称虎贲。
怕你打破沙锅问到底,干脆我再告诉你,书经牧誓上,武王有戎车三百辆,虎贲三百人。
贲字和奔字同音同义,就是说那武士像老虎奔入羊群一般,所向无敌。
说得够明白的了,读者里面纵有考据家,大概也可以不问了。
然而我一想,慢来,这个啸字没有交代。
不过,这个啸字可不是饿汉吃馒头,整个一口就可吞下,却得细细地说,又必须回到十一月十四日的那一天。
  这一日,是个冬晴的日子,华中的气候,还相当和暖,人穿着棉袍子。
身上有点热烘烘,四点钟将到,太阳斜到了城市西边。
天脚下密结着鱼鳞片的云彩,把太阳遮住了。
那鱼鳞缝里透出了金色的阳光,慢慢地镶着金边的大鱼鳞,变成了一团橘色的红霞。
敏感的人,觉着这是血光,象征着这个洞庭湖西岸的军事大据点,将有一场大战。
冬日天短,夜幕渐渐地在当顶的天空伸张着,那红霞反映出来的晚光,把整个常德城全笼罩在美丽的橘红色里。
但这城里的人,走的走了,不走的人忙着在家里收拾细软,钉锁门户,明天十一月十五日,是疏散的最后一天。
师部和县政府已再三地贴出布告,城里不留下任何一个市民。
所以这是大疏散的倒数第二日,市民准备着在城里吃最后一次的晚餐。
有几处人家屋顶的烟囱,冒出了几道青烟,青烟上面,有三三五五的归巢乌鸦悄然地飞过。
不知是哪里吹出一阵军号声,立刻让人感到这座城不是凄凉而是严肃。
在这严肃的气氛里,一个军服整齐的军官,默然地走过几条无人的街道。
他胸前的佩章,第一行横列着“虎贲”二字,其下注职位姓名,少校参谋程坚忍。
他沉重的皮鞋步伐声,走着青石板的路面,啪啪作响,也道出他名字所含的意义。
走到一个小一字门楼前,他止住了脚,里面有人迎着笑了出来道:“妈!坚忍来了。
”出来的是个少女,约莫二十上下年纪,长长的个子,皮肤带点黄色,长圆的脸上,配着一双大眼睛,乌黑的头发,在脑后剪了个半月形。
从她手腕的健肥上和双肩的阔度上,表现出她是北方姑娘。
她的蓝布罩衫上,套了一件紫色的短毛绳衣。
程坚忍看到她,点了头笑道:“这个城郊的空袭,将从此加多。
婉华你还穿着这鲜明颜色的衣服。
”婉华拉住他的一只手,走向屋里笑道:“往常你爱看我穿着这件紫色的毛绳衣呀,我为着欢迎你,特意穿起来的。
”程坚忍紧紧地握住了她多肉的手,觉得手心里握着一团温暖的棉絮,笑道:“婉华,我深深地感谢着你的厚意。
”婉华正想答应他这句话,出来一位老太太,她穿着青布棉袍,露出下面解放的双脚,穿着儿童式的棉鞋,在她周身不带一点俗气的态度上,可以知道她是一位受过教育的老人家。
她说话兀自操着纯粹的济南土音,她道:“坚忍,你可来了。
婉华盼你一天了,依着俺,今天下午,就该走了,她说,一定要和你见一面,饭菜都预备好了,同来吃饭吧。
”坚忍道:“鲁老太太,师部里多忙呀!算师长特别通融,允许给我两小时的假,让我来和二位话别。
”婉华笑道:“你多客气呀,不称你们称着二位。
”说着话大家走进了堂屋,正中桌上摆着三副杯筷,点了一盏菜油灯,灯草加了七八根,燃得火焰很大。
程坚忍在旁边一张木椅子上坐着,婉华立刻送了一盏茶在他手上。
他双手接着茶杯,笑道:“你对我也客气呀!”她挨了他的椅子在方凳上坐了,笑道:“不知道什么缘故,自上一个礼拜起,我对你是特别地挂心。
”程坚忍道:“是的,我们由朋友的阶段,终于订了婚,彼此是情投意合的。
我们都是山东人,怎样会在常德相遇的,不是冥冥中有个人在撮合着吗?可是,从今以后,也许是永别了,教人真不无恋恋啦!”他说着喝下一口茶,表示他这话,说得是很沉着的。
婉华立刻摇头道:“不!永别?我根本没有这个想法,只是暂别罢了,而且很短时间的暂别。
”程坚忍很从容地又喝了一口茶,笑道:“那没关系,军人从来不忌讳这个死字。
我一当了军人就把生死置之度外,也只有把生死置之度外的军人,他才有作为。
”婉华笑道:“你当然是个有作为的军人,可是更要有那个信心,这回分别是暂时,不是永别。
”程坚忍放下茶杯,握住了她的手,笑道:“好的,等这一仗打过去了,我们就结婚过阳历年。
”婉华微笑着还没有答言呢,鲁老太太一手捧了一只碗出来,左手是腊肉,右手是咸鱼,菜油灯光下兀自看到那鱼肉的冻玉黄色可爱。
老人是听到他们约着结婚那一句话的,然而她只当没有听到,将两碗菜从从容容地放在桌上。
坚忍笑道:“有这样好的菜,怪不得一定要我来吃饭。
”鲁老太太叹了口气道:“这些腊肉咸鱼,要带走也带不动,不吃了它,扔在这里,不知道我们回来还有没有?而且这两天城里也买不到菜了。
婉华,屋子里还剩有半瓶酒,拿出来敬坚忍两杯吧。
”婉华果真到屋子里拿出一只酒瓶来,向三个杯子里注着,笑道:“我也来陪你一杯,请坐。
”她说着就在横头坐下。
坚忍在她对面坐着,说道:“上面这个座位留给老太太了,她怎么还不来?”婉华道:“她说,我们去后你在城里恐怕吃不到面食,原来是要蒸山东大馒头给你吃,上午忘记了发面,只好下面条儿给你吃。
”坚忍道:“老太太和你对我的情爱,让我永远忘不了,恐怕……”婉华端起面前的杯子,向他举了一举,笑道:“不说丧气的话,喝酒,恭祝你们虎贲万岁!”坚忍道:“好的好的,接受你这杯预祝胜利的酒。
”于是二人对饮了一杯。
坚忍望着杯子道:“胜利之后,我们就在这堂屋结婚,你看如何?”婉华低头一笑道:“你总没有忘了这件事……”她把这个“事”字拖得很长,在考虑的半秒钟内,她立刻觉得有点扫了这未婚夫的兴致,接着道:“好的好的,一切听凭你安排。
”于是又斟了酒喝起来,也许是鲁老太太忙,也许是她有意慢吞吞地下面,很久很久,才端了两大碗面条儿出来,他们是已说了很久的话了,还是二人再三地催着她才捧了一碗面来同吃。
吃饭之间,己是在瓦檠灯的油碟子里加过两次油。
坚忍笑道:“看了灯芯点得这样大,好像也是有意浪费,不必把带不走的油留下来。
”鲁老太太道:“日本鬼子真是让我恨透了心,由济南把家轰到了常德来,又逼了我们走。
逃一次难要丢了多少东西?”婉华道:“丢东西还是好的,有多少人家败人亡。
”坚忍道:“不要紧,我们军人会给老百姓报仇的。
”说时,他已放下了碗筷,在衣袋里掏出表来看了一看,他这个动作,立刻给予鲁氏母女一个很大的刺激,眼光对照一下,彼此默然。
这屋子里默然了,同时感到这宇宙也默然了,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了,究竟是冬夜了,偶然的,有一阵风声呼呼地穿过天空,随了这风声,有那吚吚哑哑的雁叫声,在头顶上撩过。
这是洞庭湖滨的雁群被什么惊动着飞起来了,但这两种声音响过以后,大地又沉睡过去了。
常德原是个热闹城市,抗战以后,被敌人多次轰炸,曾萧条过一个时期。
自从宜昌沦陷,这里成了向大后方去的一条经过路线,又慢慢繁荣起来。
在往日五点钟以后,满城灯火齐明,商业现着活跃,市声哄哄,从没有人在六七点钟,听到过天空带上这凄凉的雁声。
现在这情形是大大地变了,让那感着离别在即的人,有说不出来的一种情绪。
程坚忍站了起来,将放在旁边椅子上的手拿了起来,脸上虽带着极沉重的颜色,但是他依然带了笑容向鲁老太太鞠了躬道:“我要回师部去了,明天我也许不能来恭送过河,一切请保重。
”鲁老太太连说了几句你放心。
婉华站起来,抢着走近一步伸过手来向他握着,笑道:“我一切会自己料理,你为国自爱、努力杀贼!”程坚忍戴上了帽子,立着正,挺起腰杆,向二人行了个军礼,虽是在菜油灯下,还是看到他两道目光,英气外射,老太太默然地没说什么话,婉华却是深深地向他鞠了个躬。
他一个向后转,并无一句话,大踏步子,向大门口走去。
婉华追着送到门外来,这巷子里没有一点灯光,星光下,照着四周人家屋宇的影子,黑沉沉地环绕着,巷子成了一条冰河,微微的西北风,由巷子顶上扑下来,人的脸上感到冷的削刮。
婉华站在门口的一层石阶上,低低地叫了一声“坚忍”。
他和她相隔不到一尺路,便转过身来,他站在坡子下的一层,两人正好一般高,便伸着手握了她的手道:“你还有什么话?”她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你看这整个常德城,多么清静呀,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坚忍道:“大雷雨的前夜,空气照例是这样一切停止的。
你害怕吗?”她摇了摇头,但立刻觉得这星光下,他是不会看到什么动作的,便继续道:“我不害怕,不过这样清静的环境下,我情绪是不能安定的。
”他把那只手也握了她的另一只手,两个人影,模糊着更接近了。
约莫有三四分钟,他突然道:“婉华我告别了,祝你前路平安。
”他立刻转身向前,皮鞋踏着路面的石板,一路啪啪有声。
走过两三条巷子,都是黑漆漆的,凭着自己路熟,摸上了大街,遥远的前面,有两三道灯光,从人家门缝里射出。
在往日是绝不会留意的,这一道光线,在黑暗中有人喝着口令。
他站住脚答应了,就在那发声的地方,有一道手电筒的光射过来。
在那光后面现出两位荷枪哨兵。
他告诉了他们,是师部程参谋,然后顺着走过去。
二三十步之外,有一个扶着枪的警士,静悄悄地呆立在街心,由于他身边有一家店铺,半开着一扇门,里面透出灯光来,可以看出这警士的影子。
他已听见程坚忍前面说过话了,并没有问话,让他过去。
从此街道依然是一片黑漆,一片冷静,一片空虚。
他走着路,觉得这条脚下踏的马路,比平常阔了许多。
抬头看看天上,大小星点,繁密地布在天空,风吹过去,有几个星点,不住地闪动。
他四周看那些屋影子,颤巍巍的,好像在向下沉,向下沉。
他忽然省悟过来,这是大雷雨的前夜呀!我不可为这些寂寞空虚摇动我的心,于是他挺着胸脯迈大了步子向师部走去。
  第二章 第二个爱人走了  第二日早上,五十七师师部的办公人员,各坐在自己桌子面前,传令兵向几张桌上送着一份油印的战斗情报。
程坚忍坐着,拿了一份看,他对面桌上,坐着同事李参谋,他拿起一盒不大高明的纸烟,取了一支衔在嘴里,很悠闲地擦了一根火柴燃着。
喷过一口烟之后,向这边问道:“情形怎么样?老程。
”他道:“敌人已渡过澧水,澧县、石门相继沦陷,战斗在津市外围。
”李参谋操着那带了广东语音的普通话答道:“大概一定要等我们来打垮他。
”程坚忍将战报送给他看道:“敌人的主力还有二百华里的距离呢。
”李参谋接着战报看了,向他瞟了一眼,低声问道:“鲁小姐走了没有?”他道:“她们今天走,实不相瞒,昨晚在一处共吃一顿晚餐,腊肉咸鱼,山东面条,今天她们走。
”李参谋道:“你不送送你的爱人吗?”他很干脆地答道:“不送!”李参谋道:“今天参副处派去监督疏散工作的是我,你若愿意的话,我可以请示一下,和你对调一下工作。
”他答道:“那为什么?”李参谋笑道:“让你去送你的爱人啦。
”程坚忍笑道:“那没关系,这是我第二个爱人。
”他很从容而又坦白地站在李参谋座位面前说了这句话,附近几张座位上坐着的同事,听到了,都为之惊异,不免地向他望着。
他并不介意,取了李参谋面前的一支香烟,自在地吸着。
李参谋道:“我并没有听到说过,你还有一位第一个爱人,她是谁呢?”程坚忍道:“我这个爱人,是和你共同着的。
”李参谋道:“笑话,我没有对象。
”同事听了这话,也更是愕然。
程坚忍道:“实在是这样,不但是和你共同着的,和大家也是共同着的,她是我们的祖国呀!”这么一说,大家恍然,都笑了。
李参谋道:“假使你觉得抽不开身来,有什么话,我也可以代你转告鲁小姐,我要到南码头去,她们不也是由那里渡过沅江吗?”程坚忍站着吸烟,出了一会儿神,最后他笑道:“你见了她,就说我很好,也没有别的话了。
”正说着,一位张副官,直向着李参谋走来,将手一挥道:“老李,我们走吧?今天是我们张三李四的事。
”李参谋看了看办公厅墙上挂着的钟已是八点,便和张副官一路走去。
  ……
编辑推荐
  孤城16日,8000虎贲,83人生还一群战士在生死存亡之际所表现出的生命极致之美,一个不可战胜的民族内在的磅礴和潜在的威慑,一段跨越时空的战争记忆。  中国文学史上第一部军事纪实小说,不应被忘却的常德血战,全景展示八年抗战正面战场,最光荣的一页。  张恨水写下八年抗战最光荣一页的重头作品。以最真实的史料和战争亲历者的口述,全程再现了震惊中外的常德保卫战。我愿意这书借着五十七师烈士的英灵,流传下去,不再让下一代及后代人稍有不良的印象。
图书标签Tags
张恨水,历史,抗战,小说,军事,中国


下载链接

虎贲万岁下载

评论与打分
  •     但是嵋现在还是跟无因在一起。希望在最后一本看到结局,但这套书是很有收藏价值的!
  •     可读性趣味性不强,你很喜欢先给别人扣上帽子在跟别人讨论吗。
  •     如果希特勒真有原子弹,但是介绍的东西还是不够详细
  •     觉得这本书不错。,买给学生的
  •     粮草先行。,通俗类的军事书籍
  •     名家解读名著,很适合闲来阅读
  •     值得全面了解中国的海上安全方面的知识。,比电视剧内容多。看起来更精彩。特种部队还没看。
  •     历史人物比较鲜活。,挺过瘾的
  •     适合小孩看。,一个系列省不少呢
  •     没有具体的兵工业本身的介绍,强烈要求推荐~
  •     详细的记述了我党在那个关键历史时期的斗争。值得一看,老朱的书写得比较用心
  •     还是写的不错的,书!挺好
  •     性价比很高,很久没看到这么好的书
  •     书带给人的是心灵上的震撼!,送给家里正在上初中的小侄子
  •     中东地区,第一次在当当买
  •     挺好~,这是一个好的带入读物
  •     看完纪录片,内容很深刻
  •     全5分。,只能当作资料放在柜子里了
  •     是很多人的文章的集合,这本书还可以
  •     这本书真不错,单哲学类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