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井奇话

市井奇话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0-4
出版社:四川文艺出版社
作者:刘洪仁//周雨怿
页数:280
字数:210000
书名:市井奇话
封面图片
市井奇话

前言
  中国古代的白话小说,起源于隋唐时期出现的“说话”(即讲故事)和唐代佛教寺院的俗讲(讲宗教故事)。到宋代,城市经济繁荣,城市人口增加,适应市民精神文化需求的通俗文艺如“说话”、杂戏等大大兴盛起来,其中尤以“说话”最受市民欢迎。由于竞争激烈,因而刺激了说话技艺的提高。艺人们竞献一技之长,各说其熟悉的题材和故事。到了南宋,便出现了“说话四大家数”的说法。所谓“家数”,也就是门类。“四家”的划分,历来说法不尽一致,一般认为是:小说、讲史、说经、合生。“小说”有讲有唱,内容多取材于现实生活,大多是情节比较简单的爱情、公案、英雄和神怪等故事;“讲史”只说不唱,讲长篇历史故事;“说经”演说宗教佛经故事;“合生”由两人表演,一问一答,伴以歌舞,近似于后代的相声。四家中最受欢迎的是“小说”和“讲史”。由于“说话”大受欢迎,精明的书商们看到了商机,将“说话”艺人所用的底本——即话本,稍加润色整理,刻印出版,这就成为我们现在看到的白话小说——话本小说。“小说家”的话本直接发展成为后来的短篇白话小说;“讲史家”的话本(在元代又称“平话”),至元末明初发展演变成为长篇章回小说。  宋代话本作为一种市民文学,它主要描写市民阶层的生活,反映市民的思想感情和愿望。话本小说摒弃了典雅的文言,采用白话口语,通俗、朴实、形象、生动。这些内容和形式上的特点,都为后代通俗小说的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并产生了深刻的影响,所以鲁迅先生说,话本小说的出现,“实在是小说史上的一大变迁”。  到了明代,“说话”艺术仍很发达,话本不仅由说话艺人继续讲说,而且成为案头阅读的作品,出现了文人模拟话本形式创作的拟话本。较之宋元话本,拟话本的人物形象更加丰满,描写更加细腻,情节也更加曲折丰富,艺术上更趋成熟。同时,明中叶以后,文人开始对长期以单篇形式流传的宋元话本加以收集、整理、刊印,出现了话本和拟话本的总集、专集和选集。伟大的通俗文学家冯梦龙所编辑的“三言”(《喻世明言》《警世通言》《醒世恒言》),就是三部话本和拟话本的合集。明末凌漾初编撰的《拍案惊奇》和《二刻拍案惊奇》(合称“二拍”),则是凌氏个人创作的两部拟话本小说专集。“三言”和“二拍”,代表了明代,甚至整个中国古代白话短篇小说的最高成就,是中国古代白话小说的高峰。此外,明末还有《石点头》《西湖二集》《醉醒石》《型世言》《鼓掌绝尘》《欢喜冤家》(又名《贪欢报》),清代又有《照世杯》《西湖佳话》《豆棚闲话》《五色石》《娱目醒心编》等等。这些小说鱼龙混杂,良莠不齐,我们应该采其精华而弃其糟粕。“三言”、“二拍”虽然也堪称古代白话短篇小说的精粹,但对于今天的普通读者而言,篇目还是过多,一般读者难以也没有必要将其全部读完。  目前,坊间出现的古代小说选本已数不胜数,但大多不分题材,将各类作品混编在一起,分类编成套书的似不多见。为此,我们拟将历代白话短篇小说中最优秀的传世经典之作遴选出来,按爱情婚恋、公案侠义、政治风云、神灵怪异、世情百态、史话新编等分类编排,以适合普通读者的阅读需要。因中国古代小说大多以“奇”取胜,人奇,事奇,因而又叫“传奇”。为体现中国古代小说的这一特点,本书各卷拟分别命名为“情爱奇缘”、“公案奇局”、“官场奇闻”、“神灵奇踪”、“市井奇话”、“名贤奇遇”。为了在有限的篇幅内容纳更多的故事,我们对原作进行了适当的压缩,删除了正文前面的“入话”和一些与情节关系不大的诗词韵文。各篇作品的排列,能确定创作时间的按时间先后为序,不能确定创作时间的则按成书年代先后为序。对入选各篇作品,我们均据权威版本进行了认真的校勘,对底本中明显的误字径予改正,同时以括号括注原本误字。但为忠于古代作品原著风貌,也为了让读者更好地感知古代白话小说的语言运用及其独特魅力,我们遵循古籍整理通例,对古人较常用的俗体字、异体字、通用字等,一般未作改动。同时因各篇作品选自不同作家的小说集,因而偶有同一字而异形的情况。这虽然使得全书用字似不规范、统一,明显地有悖于《现代汉语词典》的用法,但为保持原著风貌,也只好如此了。读者鉴之。  在时下令人眼花缭乱的图书市场,希望本套图书能以其新颖的视角、精彩的故事赢得您的喜爱与青睐。当然,套书选篇或有未精,归类或有未当,删节或有未妥,凡此种种,诚望读者诸君不吝赐教。是所愿也,亦所感也。  刘洪仁  2010年1月  干川教院不亦说斋
内容概要
本书精选于《三言二拍》中的爱情题材作品17篇,其内容大都是在中国文学史上已有定评、已为广大读者喜欢的、脍炙人口的故事,像《刘小官雌雄兄弟》《吴保安弃家赎友》等。
作者简介
四川教育学院教授,明清文学研究博导
书籍目录
错斩崔宁简帖和尚勘皮靴单证二郎神陈御史巧勘金钗钿沈小官一鸟害七命苏知县罗衫再合三现身包龙图断冤况太守断死孩儿陆五汉硬留合色鞋一文钱小隙造奇冤汪大尹火焚宝莲寺姚滴珠避羞惹羞郑月娥将错就错程元玉店肆代偿钱十一娘云冈纵谭侠酒下酒赵尼媪迷花机中机贾秀才报怨张溜儿熟布迷魂局陆蕙娘立决到头缘李公佐巧解梦中言谢小娥智擒船上盗张员外义抚螟蛉子包尤图智赚合同文神偷寄兴一枝梅侠盗惯行三昧戏去和尚偷开月下门来御史自鞫井中案

章节摘录
  说话南宋光宗朝绍熙元年,临安府在城清河坊南首升阳库前,有个张员外,家中巨富,门首开个川广生药铺。
年纪有六旬,妈妈已故。
止生一子,唤着张秀一郎,年二十岁,聪明标致,每日不出大门,只务买卖。
父母见子年幼,抑且买卖其门如市,打发不开。
铺中有个主管,姓任,名硅,年二十五岁。
母亲早丧,止有老父,双目不明,端坐在家。
任硅大孝,每日辞父出,到晚才归参父,如此孝道。
祖居在江干牛皮街上。
是年冬问,凭媒说合,娶得一妻,年二十岁,生得大有颜色。
系在城内日新桥河下做凉伞的梁公之女儿,小名叫做圣金。
自从嫁与任硅,见他笃实本分,只是心中不乐,怨恨父母:“千不嫁,万不嫁,把我嫁在江干。
路又远,早晚要归家不便。
”终日眉头不展,面带忧容,妆饰皆废。
这任硅又向早出晚归,因此不满妇人之意。
原来这妇人未嫁之时,先与对门周待诏之子名周得有奸。
此人生得丰姿俊雅,专在三街两巷,贪花恋酒,趋奉得妇人中意。
年纪三十岁,不要娶妻,只爱偷婆娘。
周得与梁姐姐暗约偷期,街坊邻里,那一个不晓得?因此梁公、梁婆又无儿子,没奈何,只得把女儿嫁在江干,省得人是非。
这任硅是个朴实之人,不曾打听仔细,胡乱娶了。
不想这妇人身虽嫁了任硅,一心只想周得,两人馀情不断。
  荏苒光阴。
忽一日,正值八月十八日潮生日,满城的佳人才子,皆出城看潮。
这周得同两个弟兄,俱打扮出候潮门。
只见车马往来,人如聚蚁。
周得在人丛中丢撇了两个弟兄,潮也不看,一径投到牛皮街那任硅家中来。
原来任公每日只闭着大门,坐在楼檐下念佛。
周得将扇子柄敲门,任公只道儿子回家,一步步摸出来,把门开了。
周得知道是任公,便叫声:“老亲家,小子施礼了。
”任公听着不是儿子声音,便问:“足下何人?有何事到舍下?”周得道:“老亲家,小子是梁凉伞姐姐之子。
有我姑表妹嫁在宅上,因看潮,特来相访,令郎姐夫在家么?”任公双目虽不明,见说是媳妇的亲,便邀他请坐。
就望里面叫一声:“娘子,有你阿舅在此相访。
”这妇人在楼上正纳闷,听得任公叫,连忙浓添脂粉,插戴钗环,穿几件色服,三步那做两步,走下楼来。
布帘内瞧一瞧:“正是我的心肝情人!多时不曾相见。
”走出布帘外,笑容可掬,向前相见。
这周得一见妇人,正是:分明久旱逢甘雨,赛过他乡遇故知。
只想洞房欢会日,那知公府献头时?两个并肩坐下。
这妇人见了周得,神魂飘荡,不能禁止,遂携周得手揭起布帘,口里胡说道:“阿舅,上楼去说话。
”这任公依旧坐在楼檐下板凳上念佛。
这两个人上得楼来,就抱做一团。
妇人骂道:“短命的!教我思量得你成病。
因何一向不来看我?负心的贼!”周得笑道:“姐姐,我为你嫁上江头来,早晚不得见面,害了相思病,争些儿不得见你。
我如常要来,只怕你老公知道,因此不敢来望你。
”一头说,一头搂抱上床,解带卸衣,叙旧日海誓山盟,云情雨意。
  这两个霎时云收雨散,各整衣巾。
妇人搂住周得在怀里道:“我的老公早出晚归,你若不负我心,时常只说相访。
老子又瞎,他晓得什么!只顾上楼和你快活,切不可做负心的。
”周得答道:“好姐姐,心肝肉,你既有心于我,我决不负于你;我若负心,教我堕阿鼻地狱,万劫不得人身。
”这妇人见他设咒,连忙捧过周得脸来,舌送丁香,放在他口里,道:“我心肝,我不枉了有心爱你。
从今后频频走来相会,切不可使我倚门而望。
”道罢,两人不忍分别。
只得下楼别了任公,一直去了。
妇人对任公道:“这个是我姑娘的儿子,且是本分淳善,话也不会说,老实的人。
”任公答道:“好,好。
”妇人去灶前安排中饭与任公吃了,自上楼去了,直睡到晚。
任硅回来,参了父亲,上楼去了,夫妻无话。
睡到天明,辞了父亲,又人城而去。
俱各不题。
  这周得自那日走了这遭,日夜不安,一心想念。
歇不得两日,又去相会,正是情浓似火。
此时牛皮街人烟稀少,因此走动,只有数家邻舍,都不知此事。
不想周得为了一场官司,有两个月不去相望。
这妇人淫心似火,巴不得他来。
只因周得不来,恹恹成病,如醉如痴。
正是:乌飞兔劫,朝来暮往何时歇?女娲只会炼石补青天,岂会熬胶粘日月?  ……


下载链接

市井奇话下载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