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不语

子不语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5-5
出版社:重庆出版社
作者:袁枚
页数:394
书名:子不语
封面图片
子不语

内容概要
  《子不语》是清代比较著名的笔记小说之一。它的作者袁牧也因文学上的多方面的成就而成为清中叶著名的文学家。  《子不语》中的内容虽然更为庞杂,但从作者的主观意图来讲,也同他写诗文一样,仍然是一种消遣,是在一个更宽的范围抒发个人的感受。《子不语》的书名本于《论语·述而》:“子不语怪力乱神。”后来作者发现元人说部有同名者,遂改为《新齐谐》。《子不语》有24卷,续编10卷,共34卷。《子不语》中的故事大多是记述鬼神奇之事,尤其以鬼故事为最多。这些故事,大多宣扬一种因果报应、惩恶扬善的思想。《子不语》的内容是丰富的,除了故事中含有的封建糟粕以外,在外表荒诞、神奇的故事里面,也蕴藏着一些积极的健康的内容。总的讲,《子不语》的内容十分宠杂,既有积极的因素,也有消极的东西。《子不语》原有1023个故事,经过选择,共选入了491个故事。虽然选入的故事不到全书的一半,但却保留了原书三分之二以上的篇幅。
作者简介
  袁枚(1716年-1797年),清代诗人,散文家。字子才,号简斋,别号随园老人,钱塘(今浙江杭州)人。  乾隆年间进士,入翰林。曾任溧水、江浦、沐阳等县县令。任江宁(今江苏南京)县令时,推行法制,不避权贵,颇有政绩。年三十八即休官养亲,不复为官,于江宁小仓山筑“随园”,收集书籍,创作诗文,悠闲地度过了五十年。晚年游历南方诸名山,与诗友交往。生平喜称人善、奖掖士类,提倡妇女文学,女弟子甚众。  以诗名闻当世,创作讲求性情个性,提倡“性灵说”,反对清初以来拟古和形式主义的流弊,使诗坛风气为之一新,与蒋士铨、赵翼并称“江右三大家”。为文自成一家,与纪晓岚齐名,时称“南袁北纪”。文章主“骈散合一”,兼取六朝骈俪,较桐城派通达。著有《小仓山房文集》、《随园诗话》、《子不语》等。
书籍目录
  前言  序  子不语  卷一  李通判  蔡书生  南山顽石  郖都知县  赵大将军刺皮脸怪  煞神受枷  田烈妻  鬼着衣受网  山西王二  地穷宫  卷二  蝴蝶怪  关东毛人以人为饵  平阳令  不倒翁  马盼盼  炼丹道士  叶老脱  刘刺史奇梦  关神断狱  妖道乞鱼  尸行诉冤  沭阳洪氏狱  鬼冒名索祭  鬼畏人拼命  天壳  董贤为神  罗刹鸟  卷三  烈杰太子  火烧盐船一案  狐撞钟  鄱阳湖黑鱼精  囊囊  两神相殴  赌钱神号迷龙  瓜棚下二鬼  李半仙  李香君荐卷  道士取葫芦  城隍杀鬼不许为聻  卷四  替鬼做媒  鬼有三技,过此鬼道乃穷  三斗汉  叶生妻  陈清恪公吹气退鬼  陈圣涛遇狐  长鬼被缚  雷诛营卒  青龙党  ……  卷五  卷六  卷七  卷八  卷九  卷十  卷十一  卷十二  卷十三  卷十四  卷十五  卷十六  卷十七  卷十八  卷十九  卷二十  卷二十一  卷二十二  卷二十三  卷二十四  续子不语  卷一  卷二  卷三  卷四  卷五  卷六  卷七  卷八  卷九  卷十

章节摘录
  李通判  广西李通判者,巨富也。
家蓄七姬,珍宝山积。
通判年二十七疾卒。
有老仆者,素忠谨,伤其主早亡,与七姬共设斋醮。
忽一道人持簿化缘,老仆呵之曰:“吾家主早亡,无暇施汝。
”道士笑曰:“尔亦思家主复生乎?吾能作法,令其返魂。
”老仆惊,奔语诸姬,群讶然。
出拜,则道士去矣。
老仆与群妾悔轻慢神仙,致令化去,各相归咎。
  未几,老仆过市,遇道士于途。
老仆惊且喜,强持之请罪乞哀。
道士曰:“我非靳尔主之复生也,阴司例:死人还阳,须得替代。
恐尔家无人代死,吾是以去。
”老仆曰:“请归商之。
”  拉道士至家,以道士语告群妾。
群妾初闻道士之来也,甚喜;继闻将代死也,皆恚,各相视噤不发声。
老仆毅然曰:“诸娘子青年可惜,老奴残年何足惜?”出见道士曰:“老奴者代,可乎?”道士曰:“尔能无悔无怖则可。
”曰:“能。
”道士曰:“念汝诚心,可出外与亲友作别。
待我作法,三日法成,七日法验矣。
”  老仆奉道士于家,旦夕敬礼。
身至某某家,告以故,泣而诀别。
其亲友有笑者,有敬者,有怜者,有揶揄不信者。
老仆过圣帝庙--素所奉也,入而拜且祷曰:“奴代家主死,求圣帝助道士放回家主魂魄。
”语未竟,有赤脚僧立案前叱曰:“汝满面妖气,大祸至矣!吾救汝,慎弗泄。
”赠一纸包曰:“临时取看。
”言毕不见。
老仆归,偷开之:手抓五具,绳索一根。
遂置怀中。
  俄而三日之期已届,道士命移老仆床与家主灵柩相对,铁锁扃门,凿穴以通饮食。
道士与群姬相近处筑坛诵咒。
居亡何,了无他异。
老仆疑之。
心甫动,闻床下飒然有声,两黑人自地跃出:绿睛深目,通体短毛,长二尺许,头大如车轮。
两?夹々视老仆,且视且走,绕棺而行,以齿啮棺缝。
缝开,闻咳嗽声,宛然家主也。
二鬼启棺之前和,扶家主出。
状奄然若不胜病者。
二鬼手摩其腹,口渐有声。
老仆目之,形是家主,音则道士。
愀然曰:“圣帝之言,得无验乎!”急揣怀中纸。
五爪飞出,变为金龙,长数丈,攫老仆于室中,以绳缚梁上。
老仆昏然,注目下视:二鬼扶家主自棺中出,至老仆卧床,无人焉者。
家主大呼曰:“法败矣!”二鬼狰狞,绕屋寻觅,卒不得。
家主怒甚,取老仆床帐被褥,碎裂之。
一鬼仰头,见老仆在梁,大喜,与家主腾身取之。
未及屋梁,震雷一声,仆坠于地,棺合如故,二鬼亦不复见矣。
  群妾闻雷,往启户视之。
老仆具道所见。
相与急视道士。
道士已为雷震死坛所,其尸上有硫磺大书“妖道炼法易形,图财贪色,天条决斩如律令”十七字。
  蔡书生  杭州北关门外有一屋,鬼屡见,人不敢居,扃锁甚固。
书生蔡姓者将买其宅。
人危之,蔡不听。
券成,家人不肯入。
蔡亲自启屋,秉烛坐。
至夜半,有女子冉冉来,颈拖红帛,向蔡侠拜,结绳于梁,伸颈就之。
蔡无怖色。
女子再挂一绳,招蔡。
蔡曳一足就之。
女子曰:“君误矣。
”蔡笑曰:“汝误才有今日,我勿误也。
”鬼大笑,伏地再拜去。
自此,怪遂绝,蔡亦登第。
或云即蔡炳侯方伯也。
  南昌士人  江南南昌县有士人某,读书北兰寺,一长一少,甚相友善。
长者归家暴卒,少者不知也,在寺读书如故。
天晚睡矣,见长者披闼入,登床抚其背曰:“吾别兄不十日,竟以暴疾亡。
今我鬼也,朋友之情不能自割,特来诀别。
”少者阴喝,不能言。
死者慰之曰:“吾欲害兄,岂肯直告?兄慎弗怖。
吾之所以来此者,欲以身后相托也。
”少者心稍定,问:“托何事?”曰:“吾有老母,年七十馀,妻年未三十,得数斛米,足以养生,愿兄周恤之,此其一也。
吾有文稿未梓,愿兄为镌刻,俾微名不泯,此其二也。
吾欠卖笔者钱数千,未经偿还,愿兄偿之,此其三也。
”少者唯唯。
死者起立曰:“既承兄担承,吾亦去矣。
”言毕欲走。
  少者见其言近人情,貌如平昔,渐无怖意,乃泣留之,曰:“与君长诀,何不稍缓须叟去耶?”死者亦泣,回坐其床,更叙平生。
数语复起曰:“吾去矣。
”立而不行,两眼瞠视,貌渐丑败。
少者惧,促之曰:“君言既毕,可去矣。
”尸竟不去。
少者拍床大呼,亦不去,屹立如故。
少者愈骇,起而奔,尸随之奔。
少者奔愈急,尸奔亦急。
追逐数里,少者逾墙仆地,尸不能逾墙,而垂首墙外,口中涎沫与少者之面相滴涔涔也。
  天明,路人过之,饮以姜汁,少者苏。
尸主家方觅见不得,闻信,舁归成殡。
  识者曰:“人之魂善而魄恶,人之魂灵而魄愚。
其始来也,一灵不泯,魄附魂以行;其既去也,心事既毕,魂一散而魄滞。
魂在,则其人也;魂去,则非其人也。
世之移尸走影,皆魄为之,惟有道之人为能制魄。
  曾虚舟  康熙年间,有曾虚舟者,自言四川荣昌县人,佯狂吴、楚间,言多奇中。
所到处,老幼男妇环之而行。
虚舟嬉笑?骂,所言辄中人隐。
或与人好言,其人大哭去;或笞骂人,人大喜过望。
在问者自知之,旁人不知。
  杭州王子坚先生知泸溪县事,罢官后,或议其祖坟风水不利。
子坚意欲迁葬而未果,闻虚舟来,走问之。
适虚舟持棒登高阜,众人环挤,子坚不得前。
虚舟望见子坚,遥击以棒,骂曰:“你莫来!你莫来!你来便想抠尸盗骨了!行不得!行不得!”子坚悚然而归。
后子坚子文璇官至御史。
  钟孝廉  余同年邵又房,幼从钟孝廉某,常熟人也,先生性方正,不苟言笑,与又房同卧起。
忽夜半醒,哭曰:“吾死矣。
”又房问故,曰:“吾梦见二隶人从地下耸身起,至榻前拉吾同行。
路泱泱然,黄沙白草,了不见人。
行数里,引入一官衙,有神乌纱冠,南向坐。
隶掖我跪堂下,神曰:‘汝知罪乎?’曰:‘不知。
’神曰:‘试思之。
’我思良久,曰:‘某知矣。
某不孝,某父母死,停棺二十年,无力卜葬,罪当万死。
’神曰:‘罪小。
’曰:‘某少时曾淫一婢,又狎二妓。
’神曰:‘罪小。
’曰:‘某有口过,好讥弹人文章。
’神曰:‘此更小矣。
’曰:‘然则某无他罪。
’神顾左右曰:‘令渠照来。
’左右取水一盘,沃其面,恍惚悟前生姓杨,名敝,曾偕友贸易湖南,利其财物,推入水中死。
不觉战栗,匐伏神前曰:‘知罪。
’神厉声曰:‘还不变么!’举手拍案,霹雳一声,天崩地坼,城郭、衙署、神鬼、器械之类,了无所睹;但见汪洋大水,无边无岸,一身渺然,飘浮于菜叶之上。
自念叶轻身重,何得不坠?回视己身,已化蛆虫,耳目口鼻,悉如芥子,不觉大哭而醒。
吾梦若是,其能久乎?”又房为宽解曰:“先生毋苦,梦不足凭也。
”先生命速具棺殓之物。
越三日,呕血暴亡。
   南山顽石  海昌陈秀才某,祷梦于肃愍庙。
梦肃愍开正门延之,秀才逡巡。
肃愍曰:“汝异日我门生也,礼应正门入。
”坐未定,侍者启:“汤溪县城隍禀见。
”随见一神峨冠来。
肃愍命陈与抗礼,曰:“渠属吏,汝门生,汝宜上坐。
”秀才惶恐而坐。
闻城隍神与肃愍语甚细,不可辨,但闻“死在广西,中在汤溪,南山顽石,一活万年”十六字。
城隍告退,肃愍命陈送之。
至门,城隍曰:“向与于公之言,君颇闻乎?”曰:“但闻十六字。
”神曰:“志之,异日当有验也。
”入见肃愍,言亦如之。
惊而醒,以梦语人,莫解其故。
  陈家贫,有表弟李姓者,选广西某府通判,欲与同行。
陈不可,曰:“梦中神言‘死在广西’,若同行,恐不祥。
”通判解之曰:“神言‘始在广西’,乃始终之‘始’,非死生之‘死’也。
若既死在广西矣,又安得‘中在汤溪’乎?”陈以为然,偕至广西。
  通判署中西厢房,封锁甚秘,人莫敢开。
陈开之,中有园亭花石,遂移榻焉。
月馀无恙。
八月中秋,在园醉歌曰:“月明如水照楼台。
”闻空中有人拊掌笑曰:“‘月明如水浸楼台’,易‘照’字便不佳。
”陈大骇,仰视之,有一老翁,白藤帽,葛衣,坐梧桐枝上。
陈悸,急趋卧内。
老翁落地,以手持之曰:“无怖。
世有风雅之鬼如我者乎?”问:“翁何神?”曰:“勿言。
吾且与汝论诗。
”陈见其须眉古朴,不异常人,意渐解。
入室内,互相唱和。
老翁所作字,皆蝌蚪形,不能尽识。
问之,曰:“吾少年时,俗尚此种笔画,今颇欲以楷法易之,缘手熟,一时未能骤改。
”所云少年时,乃娲皇前也。
自此每夜辄来,情甚狎。
  通判家僮常见陈持杯向空处对饮,急白通判。
通判亦觉陈神气恍惚,责曰:“汝染邪气,恐‘死在广西’之言验矣。
”陈大悟,与通判谋归家避之。
甫登舟,老翁先在,旁人俱莫见也。
路过江西,老翁谓曰:“明日将入浙境,吾与汝缘尽矣,不得不倾吐一言:吾修道一万年,未成正果,为少檀香三千斤,刻一玄女像耳。
今向汝乞之,否则将借汝之心肺。
”陈大惊,问:“翁修问道?曰:“斤车大道。
”陈悟“斤”、“车”二字,合成一“斩”字,愈骇,曰:“俟归家商之。
”  同至海昌,告其亲友,皆曰:“肃慰所谓‘南山顽石’者,得毋此怪耶?”次日,老翁至。
陈曰:“翁家可住南山乎?”翁变色,骂曰:“此非汝所能言,必有恶人教汝。
”陈以其语语友。
友曰:“然则拉此怪入肃愍庙可也。
”如其言,将至庙,老翁失色反走。
陈两手挟持之,强掖以入。
老翁长啸一声,冲天去。
自此,怪遂绝。
  后陈生冒籍汤溪,竟成进士。
会试房师,乃状元于振也。
编辑推荐
  测鬼神之情状,发人间之幽微,读狐魅之故事,梦幻之[围城]。怪力乱神,子所不语也。然“龙血”、“鬼车”,《系词》语之;“玄鸟”生商,牛羊饲稷,《雅》、《颂》语之。左丘明亲受业于圣人,而内外传语此四者尤详,厥何故欤?盖圣人教人“文、行、忠、信”而已,此外则“未知生,焉知死”,“敬鬼神而远之”,所以立人道之极也。《周易》取象幽渺,诗人自记祥瑞,左氏恢奇多闻,垂为文章,所以穷天地之变也,其理皆并行而不悖。  余生平寡嗜好,凡饮酒度曲摴蒲可以接群居之欢者,一无能焉,文史外无以自娱,乃广采游心骇耳之事,妄言妄听,记而存之,非有所惑也,譬如嗜味者餍八珍矣,而不广尝夫?氐醢葵菹则脾困;嗜音者备《咸》、《韶》矣,而不旁及于侏亻离亻禁亻末则耳狭。以妄驱庸,以骇起惰,不有博弈者乎?为之犹贤,是亦裨谌适野之一乐也。昔颜鲁公、李邺侯功在社稷,而好谈神怪;韩昌黎以道自任,而喜驳杂无稽之谈;徐骑省排斥佛、老,而好采异闻,门下士竟有伪造以取媚者。四贤之长,吾无能为役也;四贤之短,则吾窃取之矣。  书成,初名《子不语》,后见元人说部有雷同者,乃改为《新齐谐》云。
图书标签Tags
笔记小说,中国古典,古典文学,小说,怪力乱神


下载链接

子不语下载

评论与打分
  •     内容好啊,缺少下一部
  •     一本很好的插图,袁枚的文不用多说
  •     看着看着就进入了故事里了,感受良多。
  •     书到的快,书有些小了。。。内容也就一般吧。。。没啥特别的。妖怪的介绍倒挺有意思。
  •     但是颇有内涵,看了之后增长了不少知识
  •     囤着,故事精彩
  •     引诱我想看第二本。所以就买了。觉得更物超所值了,好久没看到这么欢脱的书了
  •     有空时候慢慢看,看着挺不错的
  •     希奇古怪,从小就喜欢我们国家的神话故事
  •     已经有前两本了,看着还可以
  •     挺有趣的哦,古典经典
  •     有趣新奇开心,故事挺有吸引力的
  •     写的真是比较**,让人有种捧在手中就想一口气读下去的念头。
  •     此书比较适合真心没事干的时候看看,是本打发时间的好东东
  •     白买了。,书不错
  •     难得看到这么全的神怪书,老外太有想象力了
  •     作者啊。我看好你了,因为是有点小恐怖的
  •     我喜欢~~~,看了
  •     淳朴的语言,很有想象了。
  •     应该是新生代的新网络作品,故事很全 要是字再大点就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