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声戏

无声戏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8-12
出版社:珠海出版社
作者:李渔
页数:368
书名:无声戏
封面图片
无声戏

前言
  中国古代小说浩如烟海,明清两代尤为壮观。禁毁小说被统治者禁毁的原因,大概有以下几种情形:一是由于政治和社会的原因,书中传播的思想与统治者的思想格格不入,因而被认为是离经叛道之作;二是由于道德和伦理的原因,书中表现的观点与当时社会背道而驰,因而被认为是蛊惑人心之作;三是由于作者个人的原因,书中并无有违当时社会和统治者的内容,只是由于作者为统治者所不容,或遭监禁,或遭杀害,其作品也成为禁书;四是一些确实“诲淫”的作品,历来为统治者所查禁。由此看来,在古代禁毁的小说中,真正属于淫书,仍属少数,而大多数作品是为当时社会和统治者所不容才被查禁的。  在这部分禁书中,不乏古代文学遗产中的精华,亦有不少是在思想和艺术上有一定价值的作品,是值得发掘出来加以重新介绍给读者的,此次搜集整理出版数十种禁毁小说,兼具阅读与收藏价值,其中的优劣或雅俗,则见仁见智,各有所得。  《隔帘花影》又名《三世报》,全书四十八回,书署佚名撰。《隔帘花影》实际上是删改丁耀亢的《续金瓶梅》而成,是《金瓶梅》三种续书中最受“好评”的一种。本书讲述靖康年间金兵进犯中原,吴月娘等人的经历,书中杂引佛、道、儒三教经文,多写因果报应之事。《隔帘花影》一书,保留了《续金瓶梅》的基本情节,删去了有关宋金战争的描写,调整、修改了一些情节,作者本意不过借影指点,在小说前面的部分写南宫吉生前好色贪财等事,随着情节的展开,故事的叙述,将人情之恶薄、报应之分明,极力描写,以突显无人不报,无事不报的善恶因果关系。
内容概要
《好逑传》又名《侠义风月传》,全书十八回,清代刊本,书署名教中人,讲述了明朝北直隶大名府秀才铁中玉和水冰心的爱情故事。铁中玉丰姿俊秀,急公好义;水冰心貌美心灵,有胆有才。二人虽互相倾慕但不涉私语,历经坎坷终成眷属。本书故事紧凑,人物鲜明,文辞优美,带有丰富的喜剧色彩。    《五凤吟》又名《素梅姐》,全书共二十回,清代刊本,书署嗤嗤道人。《伍凤吟》以关帝庙五位美女先后吟诗为线索展开故事,故称“五凤吟”。本书是典型的才子佳人小说,情节虽不出才子落难、佳人救助的传统套路,但其中故事连环而集中。然书中以赞美笔调写主人公男女之间情爱,语虽不涉淫秽,但终有“格调低下”之嫌,故在清代被列为“应禁淫书”。    《风流和尚》全书十二回,明代刊本,书署佚名。本书是一部白话短篇小说,其题材与《欢喜冤家》中的第十一回《蔡玉奴避雨撞淫僧》有渊源关系。书中讲述了江南某地寺庙里的几个和尚,六根不净,凡心难泯,或伺机与民间女子勾搭交结,或强行留宿进香妇人,丑态百出,最终自食其果,花和尚成了被人耻笑的风流鬼。小说意在警示劝戒世人,却因写了和尚淫人而于清代被禁。
书籍目录
好逑传 第一回
省凤城侠怜鸳侣苦 第二回
探虎穴巧取蚌珠还 第三回
水小姐俏胆移花 第四回
过公子痴心捉月 第五回
激义气闹公堂救祸得祸 第六回
冒嫌疑移下榻知恩报恩 第七回
五夜无欺敢留髡以饮 第八回
一言有触不俟驾而行 第九回
虚捏鬼哄佳人止引佳人喷饭 第十回
假认真参按院反令按院吃惊 第十一回
热心肠放不下千里赴难 第十二回
冷面孔翻得转一席成仇 第十三回
出恶言拒聘实增奸险 第十四回
舍死命救人为识英雄 第十五回
父母命苦叮咛焉敢过辞 第十六回
美人局歪厮缠实难领教 第十七回
察出隐情方表人情真义侠 第十八回
验明完壁始成名教终好逑五凤吟 第一回
闹圣会义士感恩 第二回
题佛赞梅香沾惠 第三回
做春梦惊散鸾寿 第四回
活遭瘟请尝稀味 第五回
爱情郎使人挑担 第六回
招刺客外戚吞刀 第七回
遭贪酷屈打成招 第八回
逢义盗行劫酬恩 第九回
致我死反因不死 第十回
该他钱倒引得钱 第十一回
害妹子权门遇嫂 第十二回
想佳人当面失迎 第十三回
玉姐烧香卜旧事 第十四回
婉如散闷哭新诗 第十五回
邹雪娥急中遇急 第十六回
张按院权内行权 第十七回
拜慈母轻烟诉苦 第十八回
除莽儿素梅致情 第十九回
剿袅寇二士争雄 第二十回
酬凤钗五凤齐鸣风流和尚 第一回
邬可成继娶小桂姐 第二回
大兴寺和尚装道姑 第三回
留淫僧半夜图欢会 第四回
后花园月下候情郎 第五回
贼虚空痴心嫖艳妓 第六回
大兴寺避雨遭风波 第七回
老和尚巧认花姨妹 第八回
田寡妇焚香上鬼计 第九回
图欢会释放花二娘 第十回
赠金银私别女和尚 第十一回
邬可成水阁盘秋芳 第十二回
诛淫僧悉解众人恨

章节摘录
  话说这南宫吉,平生所为不端之事非一,一时也不能细述,盖其大意,前已表过。
但想他做了一世的闾阎奸恶,逞了半生的市井强梁;苦挣的家财,不减泰山北斗,盖造的房屋,何殊天室仙宫;坐拥着大妻小妾,呼使着百婢千奴。
谁知乐极悲生,泰消否至,一旦贪淫死去,过不得一二年,奸骗来的婢妾,早又被别人奸骗了去;附和他的一班损友,早又去附和他人;家人小厮逃者逃,盗者盗,十人中存不得一个;生意买卖,原不是将本求利川流不息之计,故伙计生心,渐渐不能如前,再过些时,消的消,折的折,竟一文也没得进门。
忙检点家中的时势,有如秋叶之落,又有如春雪之消,不是动人嘲笑,就是惹人谈论。
还亏得他这个正室楚云娘,是个有志气能贞守的妇人,又生了一个遗腹子叫做慧哥,替他撑持门户。
此时家人只有一个泰定儿不改常,守着不去,使女只有细珠,已配与泰定做媳妇,有些仗义,跟随度日,其余尽皆星散,不知去向。
  到了徽宗二十年间,又不幸遇着金兵入寇,把汴京围了,掳掠金银子女无算。
此时山东、河北地方,传闻得俱被金兵破了。
过不多两日,又闻得济南府也破了。
众人都议说:“武城去临清不远,况一向富庶有名,怎能保得金兵不来屠戮?”此时金兵尚不知在何处,早有无数地方土贼,乘着人心慌乱,东西放火,假招摇说是金兵来了,四下里唬吓人家。
那些胆小的,早逃的逃,躲的躲,纷纷不绝。
泰定儿打探得知,只得报与楚云娘知道。
楚云娘听了,直惊得痴呆,连话都说不出。
欲待随众逃避,偌大的房室家计,却叫谁人看管?欲要守定不逃,又恐怕仓促中被金兵掠去,岂不出丑?“我便拼着一死尽节!”又想:“这三四岁的儿子,一旦也遭屠戮,便要绝了南宫之嗣,倒不如弃了家缘,且留得母子之命,再作区处。
”算计定了,便叫泰定儿将家中房屋该封的封了,该锁的锁了,且遮掩一时。
  又在家捱了一日,见信息越紧,人家逃躲的络绎不绝,便按纳不定,只得叫细珠抱着慧哥,泰定拿着些盘缠并随身行李,相伴出门。
这楚云娘从来出门俱是抬轿子双仆跟随,何曾自走一步。
今见事急,只得步走。
走便走,终是不惯,见了人未免退退缩缩。
才走得三五百步,刚转得一个弯,不提防一阵人乱哄哄冲将来,口里只嚷道:“不好了,金兵已在后了!”云娘吃了一惊,便顾不得好歹,只跟定细珠、慧哥,往前急走,及走得出城,心才放些。
再回头看时,早不知泰定儿是在那里冲散,竞不见来了。
欲待要找寻,不敢复入城中;欲要等待,又怕撞着金兵。
没奈何,只得随着众人,一步一步往前走去。
  走了二三里路,忽遇见一个大寺,问人说是“普福寺”。
众人就有坐在寺门前歇息的,也有进寺去寻躲藏的。
楚云娘此时已走不动,只得也走进寺里来看看光景。
不期这普福寺的僧官,盖造大殿化缘时,曾受了南宫吉五十两布施,时常送盒盘来走动,一向认得楚云娘的。
忽今日见了,虽知南宫吉已死,却晓得楚云娘还是富室,不敢怠慢,只得殷勤款待,留他在一问净室里存身。
云娘到了此时此际,便是受恩深处,喜出望外。
不料躲不得一两日,金兵来的信息一发紧了。
这僧官虽说是个和尚,却身边有些积蓄,也怕有失,便顾不得云娘的生死,竟趁着黑夜,悄悄躲往远山破寺去了。
  到了次日,云娘起来,只见躲难妇人越来的多,这僧官与几个和尚,影儿早已不见,因与细珠说道:“僧官逃去到也罢了,只是这粥饭却怎生有的吃?”细珠道:“娘且莫要慌,我方才在他香积厨下寻水净面,看见他还藏着一瓮米,在家伙厨底下,我们且悄悄煮吃了,再作区处。
”云娘道:“既有米,就好捱了。
”二人算计着,到夜静时,佛前取火,煮些稀粥充饥。
又苦熬了两日。


下载链接

无声戏下载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