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拍

二拍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8-3
出版社:凌濛初 大众文艺出版社 (2008-03出版)
作者:凌濛初
页数:573
书名:二拍
封面图片
二拍

内容概要
  “三言二拍”是我国古代流传颇广的短篇小说集,在中国文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三言”是指明代冯梦龙所编纂的《喻世明言》、《警世通言》和《醒世恒言》,“二拍”是指凌蒙初所编的《初刻拍案惊奇》和《二刻拍案惊奇》。《中国古典文学名著丛书:二拍》收录了凌蒙初的“二拍”,主体反映了市民生活中追求财富和享乐的社会风气,同时反映了资本主义萌芽时期人们渴望爱情和平等的自由主义思想。
作者简介
作者:(明代)凌濛初
书籍目录
初刻拍案惊奇拍案惊奇序拍案惊奇凡例卷之一转运汉遇巧洞庭红波斯胡指破鼍龙壳卷之二姚滴珠避羞惹羞郑月娥将错就错卷之三刘东山夸技顺城门十八兄奇踪村酒肆卷之四程元玉店肆代偿钱十一娘云冈纵谭侠卷之五感神媒张德容遇虎凑吉日裴越客乘龙卷之六酒下酒赵尼媪迷花机中机贾秀才报怨卷之七唐明皇好道集奇人武惠妃崇禅斗异法卷之八乌将军一饭必酬陈大郎三人重会卷之九宣徽院仕女秋千会清安寺夫妇笑啼缘卷之十韩秀才乘乱聘娇妻吴太守怜才主姻簿卷十一恶船家计赚假尸银狠仆人误投真命状卷十二陶家翁大雨留宾蒋震卿片言得妇卷十三赵六老舐犊丧残生张知县诛枭成铁案卷十四酒谋财于郊肆恶鬼对案杨化借尸卷十五卫朝奉狠心盘贵产陈秀才巧计赚原房卷十六张溜儿熟布迷魂局陆蕙娘立决到头缘卷十七西山观设篆度亡魂开封府备棺追活命卷十八丹客半黍九还富翁千金一笑卷十九李公佐巧解梦中言谢小娥智擒船上盗卷二十李克让竞达空函刘元普双生贵子卷二十一袁尚宝相术动名卿郑舍人阴功叨世爵卷二十二钱多处白丁横带运退时刺史当艄卷二十三大姊魂游完宿愿小姨病起续前缘卷二十四盐宫邑老魔魅色会骸山大士诛邪卷二十五赵司户千里遗音苏小娟一诗正果卷二十六夺风情村妇捐躯假天语幕僚断狱卷二十七顾阿秀喜舍檀那物崔俊臣巧会芙蓉屏卷二十八金光洞主谈旧迹玉虚尊者悟前身卷二十九通闺闼坚心灯火闹囹圄捷报旗铃卷三十王大使威行部下李参军冤报生前卷三十一何道士因术成奸周经历因奸破贼卷三十二乔兑换胡子宣淫显报施卧师入定卷三十三张员外义抚螟蛉子包龙图智赚合同文卷三十四闻人生野战翠浮庵静观尼昼锦黄沙衡卷三十五诉穷汉暂掌别人钱看财奴刁买冤家主卷三十六东廊僧怠招魔黑衣盗奸生杀卷三十七屈突仲任酷杀众生郓州司马冥全内侄卷三十八占家财狠婿妒侄延亲脉孝女藏儿卷三十九乔势天师禳旱魃秉诚县令召甘霖卷四十华阴道独逢异客江陵郡三拆仙书二刻拍案惊奇二刻拍案惊奇序二刻拍案惊奇小引卷之一进香客莽看金刚经出狱僧巧完法会分卷之二小道人一着饶天下女棋童两局注终身卷之三权学士权认远乡姑白孺人白嫁亲生女卷之四青楼市探人踪红花场假鬼闹卷之五襄敏公元宵失子十三郎五岁朝天卷之六李将军错认舅刘氏女诡从夫卷之七吕使君情媾宦家妻吴太守义配儒门女卷之八沈将仕三千买笑钱王朝议一夜迷魂阵卷之九莽儿郎惊散新莺燕伯梅香认合玉蟾蜍卷之十赵五虎合计挑家衅莫大郎立地散神奸卷十一满少卿饥附饱飚焦文姬生仇死报卷十二硬勘案大儒争闲气甘受刑侠女著芳名卷十三鹿胎庵客人作寺主剡溪里旧鬼借新尸卷十四赵县君乔送黄柑吴宣教干偿白镪卷十五韩侍郎婢作夫人顾提控掾居郎署卷十六迟取券毛烈赖原钱失还魂牙僧索剩命卷十七同窗友认假作真女秀才移花接木卷十八甄监生浪吞秘药春花婢误泄风情卷十九田舍翁时时经理牧童儿夜夜尊荣卷二十贾廉访赝行府牒商功父阴摄江巡卷二十一许察院感梦擒僧王氏子因风获盗卷二十二痴公子狠使噪脾钱贤丈人巧赚回头婿卷二十三大姊魂游完宿愿小姨病起续前缘卷二十四庵内看恶鬼善神井中谭前因后果卷二十五徐茶酒乘闹劫新人郑蕊珠鸣冤完旧案卷二十六懵教官爱女不受报穷庠生助师得令终卷二十七伪汉裔夺妾山中假将军还姝江上卷二十八程朝奉单遇无头妇王通判双雪不明冤卷二十九赠芝麻识破假形撷草药巧谐真偶卷三十瘗遗骸王玉英配夫偿聘金韩秀才赎子卷三十一行孝子到底不简尸殉节妇留待双出柩卷三十二张福娘一心贞守朱天锡万里符名卷三十三杨抽马甘请杖富家郎浪受惊卷三十四任君用恣乐深闺杨太尉戏宫馆客卷三十五错调情贾母詈女误告状孙郎得妻卷三十六王渔翁舍镜崇三宝白水僧盗物丧双生卷三十七叠居奇程客得助三救厄海神显灵卷三十八两错认莫大姐私奔再成交杨二郎正本卷三十九神偷寄兴一枝梅侠盗惯行三昧戏卷四十宋公明闹元宵(杂剧)

章节摘录
前面这赞上说的,都是女子。
那红线就是潞州薛嵩节度家小青衣,因为魏博节度田承嗣养三千外宅儿男,要吞并潞州。
薛嵩日夜忧闷,红线闻知,弄出剑术手段,飞身到魏博,夜漏三时,往返七百里,取了他床头金盒归来。
明日,魏博搜捕金盒,一军忧疑,这里却教了使人送还他去。
田承嗣一见惊慌,知是剑侠,恐怕取他首级,把邪谋都息了。
后来红线说出前世是个男子,因误用医药杀人,故此罚为女子。
今已功成,修仙去了。
这是红线的出处。
那隐娘姓聂,魏博大将聂锋之女。
幼年撞着乞食老尼,摄去教成异术。
后来嫁了丈夫,各跨一蹇驴,一黑一白。
蹇驴是卫地所产,故又叫做“卫”。
用时骑着,不用时就不见了,元来是纸做的。
他先前在魏帅左右,魏帅与许帅刘昌裔不和,要隐娘去取他首级。
不想那刘节度善算,算定隐娘夫妻该入境,先叫卫将早至城北候他,约道:“但是一男一女,骑黑白二驴的便是。
可就传我命拜迎。
”隐娘到许,遇见如此,服刘公神明,便弃魏归许。
魏帅知道,先遣精精儿来杀他,反被隐娘杀了。
又使妙手空空儿来,隐娘化为蠛蠓,飞入刘节度口中,教刘节度将于阗国美玉围在颈上。
那空空儿三更来到,将匕首项下一划,被玉遮了,其声铿然,划不能透。
空空儿羞道:“不中”,一去千里,再不来了。
刘节度与隐娘俱得免难。
这是隐娘的出处。
那香丸女子同一侍儿住观音里,一书生闲步,见他美貌,心动。
傍有恶少年数人,就说他许多淫邪不美之行。
书生贱之。
及归家,与妻言及,却与妻家有亲,是个极高洁古怪的女子,亲戚都是敬畏他的。
书生不平,要替他寻恶少年出气,未行。
只见女子叫侍儿来谢道:“郎君如此好心,虽然未行,主母感恩不尽。
”就邀书生过去,治酒请他独酌。
饮到半中间,侍儿负一皮袋来,对书生道:“是主母相赠的。
”开来一看,乃是三四个人头,颜色未变,都是书生平日受他侮害的仇人。
书生吃了一惊,怕有累及,急要逃去。
侍儿道:“莫怕,莫怕。
”怀中取出一包白色有光的药来,用小指甲挑些些弹在头断处,只见头渐缩小,变成李子大。
侍儿一个个撮在口中吃了,吐出核来,也是李子。
侍儿吃罢,又对书生道:“主母也要郎君替他报仇,杀这些恶少年。
”书生谢道:“我如何干得这等事?”侍儿进一香丸,道:“不劳郎君动手。
但扫净书房,焚此香于炉中,看香烟那里去,就跟了去,必然成事。
”又将先前皮袋与他,道:“有人头尽纳在此中,仍旧随烟归来,不要惧怕。
”书生依言做去。
只见香烟袅袅,行处有光,墙壁不碍。
每到一处,遇一恶少年,烟绕颈三匝,头已自落,其家不知不觉。
书生便将头人皮袋中。
如此数和,烟袅袅归来,书生已随了来。
到家尚未三鼓,恰如做梦一般。
事完,香丸飞去,侍儿已来,取头弹药,照前吃了。
对书生道:“主母传语郎君:这是畏关。
此关一过,打点共做神仙便了。
”后来不知所往。
这女子、书生都不知姓名,只传得有《香丸志》。
那崔妾是唐贞元年问,博陵崔慎思应进士举,京中赁房居住。
房主是个没丈夫的妇人,年止三十余,有容色。
慎思遣媒道意,要纳为妻。
妇人不肯,道:“我非宦家之女,门楣不对,他日必有悔,只可做妾。
”遂随了慎思。
二年,生了一子。
问他姓氏,只不肯说。
一日,崔慎思与他同上了床,睡至半夜,忽然不见。
崔生疑心有甚奸情事了,不胜忿怒,遂走出堂前,走来走去。
正自傍徨,忽见妇人在屋上走下来,白练缠身,右手持匕首,左手提一个人头。
对崔生道:“我父昔年被郡守枉杀,求报数年未得。
今事已成,不可久留。
”遂把宅子赠了崔生,逾墙而去。
崔生惊惶。
少顷,又来,道:“是再哺孩子些乳去。
”须臾出来,道:“从此永别。
”竞自去了。
崔生回房,看看儿子已被杀死。
他要免心中记挂,故如此。
所以说“崔妾白练”的话。
那侠妪的事乃元雍妾修容自言:小时里中盗起,有一老妪来对他母亲说道:“你家从来多阴德,虽有盗乱,不必惊怕,吾当藏过你等。
”袖中取出黑绫二尺,裂作条子,教每人臂上系着一条,道:“但随我来。
”修容母子随至一道院,老妪指一个神像道:“汝等可躲在他耳中。
”叫修容母子闭了眼,背了他进去。
小小神像,他母子住在耳中,却像一间房子,毫不窄隘。
老妪朝夜来看,饮食都是他送来。
这神像耳孔只有指头大小,但是饮食到来,耳孔便大起来。
后来盗平,仍如前负了归家。
修容要拜为师,誓修苦行,报他恩德。
老妪说:“仙骨尚微。
”不肯收他。
后来不知那里去了。
所以说“侠妪神耳”的说话。
那贾人妻的,与崔慎思妾差不多。
但彼是余干县尉王立,调选流落,遇着美妇,道是:“原系贾人妻子,夫亡十年,颇有家私。
”留王立为婿,生了一子。
后来也是一日提了人头回来,道:“有仇已报,立刻离京。
”去了复来,说是:“再乳婴儿,以豁离恨。
”抚毕便去。
回灯蹇帐,小儿身首已在两处。
所以说“贾妻断婴”的话,却是崔妾也曾做过的。
那解洵是宋时武职官,靖康之乱,陷在北地,孤苦零落。
亲戚怜他,替他另娶一妇为妻。
那妇人妆奁丰厚,洵得以存活。
偶重阳日,想起旧妻坠泪。
妇人问知欲归本朝,便替他备办,水陆之费毕具,与他同行。
一路水宿山行,防闲营护,皆得其力。
到家,其兄解潜军功累积,已为大帅,相见甚喜,赠以四婢。
解洵宠爱了,与妇人渐疏。
妇人一日酒间责洵道:“当不记昔年乞食赵魏时事乎?非我已为饿莩。
今一旦得志,便尔忘恩,非大丈夫所为。
”洵已有酒意,听罢大怒,奋起拳头,连连打去。
妇人忍着,冷笑,洵又唾骂不止。
妇人忽然站起,灯烛皆暗,冷气袭人,四妾惊惶仆地。
少顷,灯烛复明,四妾才敢起来。
看时,洵已被杀在地上,连头都没了。
妇人及房中所有,一些不见踪影。
解潜闻知,差壮勇三千人各处追捕,并无下落。
这叫做“解洵娶妇”。
那三鬟女子,因为潘将军失却玉念珠,无处访寻,却是他与朋侪作戏,取来挂在慈恩寺塔院相轮上面。
后潘家悬重赏,其舅王超问起,他许取还。
时寺门方开,塔户尚锁,只见他势如飞鸟,已在相轮上,举手示超,取了念珠下来。
王超自去讨赏。
明日,女子已不见了。
那车中女子又是怎说?因吴郡有一举子,入京应举,有两少年引他到家。
坐定,只见门迎一车进内,车中走出一女子,请举子试技。
那举子只会著靴在壁上行得数步。
女子叫座中少年各呈妙技,有的在壁上行,有的手撮椽子行,轻捷却像飞鸟。
举子惊服,辞去。
数日后,复见前两少年来借马,举子只得与他。
明日,内苑失物,唯收得驮物的马。
追问马主,捉举子到内侍省勘问。
驱入小门,吏自后一推,倒落深坑数丈。
仰望屋顶七八丈,唯见一孑L,才开一尺有多。
举子苦楚间忽见一物如鸟飞下,到身边看时,却是前日女子。
把绢重系举子胳膊讫,绢头系女子身上,女子腾身飞出宫城,去门数十里乃下。
对举子云:“君且归,不可在此。
”举人乞食寄宿,得达吴地。
这两个女子便都有些盗贼意思,不经前边这几个,报仇雪耻救难解危,方是修仙正路。
然要晓世上有此一种人,所以历历可纪,不是脱空的说话。
而今再说一个有侠术的女子,救着一个落难之人,说出许多剑侠的议论,从古未经人道的,真是精绝。
有诗为证:念珠取却犹为戏,若似车中便累人。
试听韦娘一席话,须知正直乃为真。
话说徽州有一商人,姓程,名德瑜,表字元玉。
禀性简默端重,不妄言笑,忠厚老成,专一走川、陕,做客贩货,大得利息。
一日,收了货钱,待要归家,与带去仆人收拾停当,行囊丰满,自不必说。
自骑一匹马,仆人骑了牲口,起身行路。
来过文、阶道中,与一伙作客的人,同落一个饭店买酒饭吃。
正吃之间,只见一个妇人骑了驴儿,也到店前下了,走将进来。
程元玉抬头看时,却是三十来岁的模样,面颜也尽标致,只是装束气质带些武气,却是雄赳赳的。
饭店中客人个个颠头耸脑,看他说他,胡猜乱语,只有程元玉端坐不瞧。
那妇人都看在眼里。
吃罢了饭,忽然举起两袖,抖一抖道:“适才忘带了钱来,今饭多吃过了主人的,却是怎好?”那店中先前看他这些人都笑将起来,有的道:“元来是个骗饭吃的!”有的道:“敢是真个忘了。
”有的道:“看他模样,也是个江湖上人,不像个本分的,骗饭的事也有。
”那店家后生见说没钱,一把扯住不放。
店主又发作道:“青天白日,难道有得你吃了饭不还钱不成?”妇人只说:“不带得来,下次补还。
”店主道:“谁认得你!”正难分解,只见程元玉便走上前来,说道:“看此娘子光景,岂是要少这数文钱的?必是真失带了出来,如何这等逼他?”就把手腰间去摸出一串钱来,道:“该多少,都是我还了就是。
”店家才放了手,算一算帐,取了钱去。
那妇人走到程元玉跟前,再拜道:“公是个长者,愿闻高姓大名,好加倍奉还。
”程元玉道:“这些小事,何足挂齿!还也不消还得,姓名也不消问得。
”那妇人道:“休如此说。
公去前面,当有小小惊恐,妾将在此处出些力气报公。
所以必要问姓名,万勿隐讳。
若要晓得妾的姓氏,但记着韦十一娘便是。
”程元玉见他说话,有些尴尬,不解其故,只得把名姓说了。
妇人道:“妾在城西去探一个亲眷,少刻就到东来。
”跨上驴儿,加上一鞭,飞也似去了。
程元玉同仆人出了店门,骑了牲口,一头走,一头疑心。
细思适间之话,好不蹊跷。
随又忖道:“妇人之言,何足凭准?况且他一顿饭钱尚不能预备,就有惊恐,他如何出力相报得?”以口问心,行了几里。
只见途间一人,头带毡笠,身背皮囊,满身灰尘,是个惯走长路的模样。
或在前,或在后,参差不一,时常撞见。
程元玉在马上问他道:“前面到何处可以宿歇?”那人道:“此去六十里,有杨松镇,是个安歇客商的所在。
近处却无宿头。
”程元玉也晓得有个杨松镇,就问道:“今日晏了些,还可到得那里么?”那人抬头把日影看了一看道:“我到得,你到不得。
”程元玉道:“又来好笑了。
我每是骑马的,反到不得,你是步行的,反说到得,是怎的说?”那人笑道:“此间有一条小路,斜抄去二十里,直到河水湾,再二十里,就是镇上。
若你等在官路上走,迂迂曲曲,差了二十多里,故此到不及。
”程元玉道:“果有小路快便,相烦指示同行。
到了镇上,买酒相谢。
”那人欣然前行,道:“这等,都跟我来。
”那程元玉只贪路近,又见这厮是个长路人,信着不疑,把适间妇人所言惊恐都忘了。
与仆人策马,跟了那人进那一条路来。
初时平坦好走,走得一里多路,地上渐渐多是山根顽石,驴马走甚不便。
再行过去,有陡峻高山遮在面前。
绕山走去,多是深密林子,仰不见天。
程元玉主仆俱慌,埋怨那人道:“如何走此等路?”那人笑道:“前边就平了。
”程元玉不得已,又随他走,再度过一个岗子,一发比前崎岖了。
程元玉心知中计,叫声“不好,不好!”急掣转马头回路。
忽然那人唿哨一声,山前涌出一干人来:狰狞相貌,劣撅身躯。
无非月黑杀人,不过风高放火。
盗亦有道,大曾偷习儒者虚声;师出无名,也会剽窃将家实用。
人间偶尔呼为盗,世上于今半是君。
程元玉见不是头,自道必不可脱,慌慌忙忙下了马,躬身作揖道:“所有财物,但凭太保取去。
只是鞍马衣装,须留下做归途盘费则个。
”那一伙强盗听了说话,果然只取包裹来,搜了银两去了。
程元玉急回身寻时,那马散了缰,也不知那里去了。
仆人躲避,一发不知去向。
凄凄惶惶,剩得一身,拣个高岗立着,四围一望,不要说不见强盗出没去处,并那仆马消息,杳然无踪。
四无人烟,且是天色看看黑将下来,没个道理。
叹一声道:“我命休矣!”
编辑推荐
《二拍(精致插图本)》是由大众文艺出版社出版的。
图书标签Tags
中国古典小说


下载链接

二拍下载

评论与打分
  •     “精致插图”原来是动画的那种插图,很失望;图书三边都黑了,好像发霉了似的,懒得退了;字体偏小,书皮质感还可以。
  •     嗯,不错,不好意思,之前一直忙,没反馈,书都看了大半了……
  •     物美价廉的书籍,有质感,软封皮很舒服
  •     就是没想到这么小。。。。连环画一样的大小。。。,一直以来很喜欢《红楼梦》这本书
  •     纯粹用来收藏,译文和点评吗?
  •     脂砚斋的应该不错,内容还算可以
  •     就是有点看不懂,有脂批的红楼梦
  •     文笔流畅优美。,也值得一读。
  •     比较深奥,物美价廉!
  •     比较喜欢看古代的侠义公案小说,羡慕你有这么个爹。
  •     纸张很差,在公车上看完了,差点坐过了站.非常好看
  •     但是狂顶 智慧渊博的 友邻~~~啦啦啦~~~,还是旧的读起来有味啊。。。
  •     书都挺好的 。。现在看了一本,这本书还可以
  •     希望他以后像水浒英雄一样英勇哦!,乡音土语跃然纸上。
  •     我一直在想国人但求团圆的心理到底有神马深层原因。。。,正版书
  •     很有feel的一本书。内容在假期慢慢看,这是一名好书
  •     聊斋是本很伟大的书。,我自己看的
  •     很好看,再温习一遍!
  •     自己卖的,新浪爱问:
      http://ishare.iask.sina.com.cn/cgi-bin/fileid.cgi?fileid=4609314
  •     非得绑在一起。只想看其中一两种。,武侠小说
  •     还不错的演义小说,物有所值。印刷质量很好。
  •     历来就对狄仁杰很有好感,比较好的书
  •     孩子阅读,是正品。下次还来买书^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