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善人家

首善人家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5-5
出版社:重庆出版社
作者:罗学蓬
页数:379
书名:首善人家
封面图片
首善人家

内容概要
  聂仲文、聂瘦石父子,富甲川北,禀承祖上遗风,扶贫怜弱,造福乡梓,被乡人顶礼膜拜,视为“活菩萨”。红军首长沈剑飞对聂氏满门的善举久仰在心,故而对聂家网开一面。聂仲文感激不尽,不遗余力为红军效力。孙女聂昆鹤更是投身革命队伍,当上了苏区的“红色孩子王”。红军西征,沈剑飞被留下坚持武装斗争,妻子胡秋萍则随大部队远征。生死存亡关头,聂瘦石夫人儿玉鹤子收养了沈剑飞的幼女沈莺,并与丈夫冒死暗中帮助巴山游击队…… 解放大军进入四川,聂昆仑与沈莺双双成为红色政权中的骨干分子。情窦初开的沈莺对才华出众的“哥哥”暗生爱恋之情。已经担任高级干部、并巳另组家庭的胡秋萍回到了野三关,母女相见,抱头痛哭。可是,母亲对巳被划为敌对阶级的聂家的冷漠态度让沈莺痛心疾首,对沈莺爱上聂昆仑更是怒不可遏,坚决反对。沈莺痛不欲生,深夜主动献身昆仑。聂昆鹤孤苦伶仃地回到了野三关,在险恶艰难的环境中,她像一块被埋入地下的金子,依然在黑暗中默默地放射着熠熠光辉。聂氏父子默默地承受着所有中国人也曾遭受过的苦难。让聂瘦石喜出望外的是儿玉鹤子获得中国政府的特许,回到野望外的是儿玉鹤子获得中国政府的特许,回到野三关与已经垂垂老矣的丈夫重聚。聂瘦石九十大寿时,胡秋萍、沈莺全都重新回到了他的身边。
作者简介
  罗学蓬,男。1952年生,曾在四川作协巴金文学院就读三年。从八十年代初便活跃于中国文坛,已有六百余万字文学作品问世,是当代中国文坛颇有影响的实力派作家。其长篇《死亡之旅——英军中国师蒙难记》《通天大案》《风月谜案》《大河风情》《血手染红岩》等深受读者好评。近年又在香港出版《红黄黑白张国焘——张国焘原警卫排长自述》《夕阳下的陈独秀——陈独秀晚年生活纪实》两部长篇纪实专著,书稿为国内多家报纸转载。在重庆江津市文化局工作,曾担任重庆市政协委员,无党派人士。
书籍目录
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第二十二章

章节摘录
  潘莽娃一包药毒死了三十多头胆熊,绝了聂家的最大财源,又顺带气死了老东家聂仲文,而且把事情做得来天衣无缝,连沈剑飞团长也被他瞒了个滴水不漏,半点也没怀疑到他的头上。
潘莽娃心中虽是高兴了一阵,但聂家农场并未因此垮台散伙,反而在儿玉鹤子和麻山的操持下依旧办得来红红火火。
这就让他的高兴劲儿没能再持续下去。
因为,他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没有办,那就是让聂瘦石一辈子蒙羞。
就因为他看了一眼日本婆子的光身子,聂瘦石就要了他一只耳朵,他此生最为解恨的事,就是把儿玉鹤子给奸了!不单奸了,还一定要让聂瘦石知道,是他潘大力奸了他的日本老婆。
  可是,潘莽娃也很清楚,对待儿玉鹤子,不能像对待许厚斋的那几个姨太太,许厚斋是公开与红军对抗的反革命头子,他可以理直气壮地去分他的家财,占他的宅院,即便不敢明目张胆地奸他的女人,偷偷摸摸地去,他心里也没有太大的障碍——而且潘莽娃有自己的理由,既然就凭着他潘主席的一句话,反革命分子的脑壳都可以砍掉,反革命分子的田土家财都可以拿来分了,反革命分子的女人,为啥就不能给穷人享用享用呢?好好的东西闲着谁也不用,不是白白浪费了么?而聂家则不同,聂仲文是开明绅士,死前不仅拥护过红军而且实实在在地为红军当差做事,聂瘦石虽说没像许厚斋那样公开拿起枪杆子来和红军对着干,也没像他老汉那样帮着红军做事,而是带着大儿子跑到巴川去躲红军,可沈剑飞团长却像中了邪似地偏偏很看重他,千方百计地动员他重回野三关。
  潘莽娃毕竟是领导,很快便理解沈剑飞善待聂家的意思,就是尽一切办法为共产党广交朋友,争取有声望有地位的人物也能出头来支持红军。
  潘莽娃知道了沈剑飞的意思心里就不舒服了好些日子,想那聂家人靠着家里的金山银山,任谁掌了权都要拿他当朋友,眼下红军如此,前些时候大军头田颂尧,不也来农场喝过聂家的酒,啃过聂家的清蒸熊脑壳么。
既然聂瘦石在沈剑飞眼里是贤士,朋友,思想开明,对聂瘦石的日本婆娘,潘莽娃就只能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而不敢伸手了。
  在一次县苏维埃与红军召开的联席会议上,潘莽娃从沈团长口中得知聂瘦石的大儿子聂昆山已经投靠军阀,在黄云湘师部里当上个副官。
  潘莽娃顿时脑壳一转,觉得这下机会来了。
  第二天上午,潘莽娃带着一小队赤卫队员去了金盅坝。
过去臭烘烘的“粪头”如今勾子上吊着杆盒子炮,带着十来个肩上扛着梭标、手里提着把上拴了块红绸的大片刀的赤卫队员,威风八面地走进绿意葱葱的果园里,潘莽娃立时便有了几分今非昔比,衣锦还乡的感觉。
  。
  潘莽娃一路春风来到聂家大院门前,却被门房毛权堵住了。
说是按规矩得先由他进屋向主人通报。
能不能进去,得等主人发话。
  钱左挺着梭标冲上去,大声咋呼:“你这老东西好大狗胆,连我们潘主席的道也敢挡!”  “钱左不要动粗,这是我的老朋友毛权。
”潘莽娃今日“荣归故里”,觉得有必要对过去的同事熟人显得大度些才好。
  毛权盯了一下潘莽娃那张只剩下一只耳朵的脸,笑嘻嘻说:“潘莽娃跑到天宝寨去烧了炷高香,今非昔比,出息了,都当上八面威风的主席了。
”  潘莽娃听那话明里恭维,骨子里藏刀带刺,心里一股火气便蹿了上来,沉下脸道:“毛权,本主席今天是来替苏维埃政府执办公事的,马上叫当家主事的人出来和我说话。
”  毛权不敢拦他,一溜烟抢在前头报信。
  儿玉鹤子闻讯赶到厅堂,看见潘莽娃已经大模大样地在上八位上坐下了,吁了口气,强作镇定上前问:“潘主席今天大驾光临,不知有什么重要事情吩咐?”又吩咐、r头:“快给潘主席上茶。
”  潘莽娃手一摆:“茶啊水的就不必了。
公事在身,潘某人不敢耽搁。
本主席现在代表政府向你宣布,聂昆山已经当上了黄云湘手下的反动军官,你这外国洋婆娘已经成了货真价实的反属。
你晓不晓得啥叫反属?本主席告诉你,反属,就是我们无产阶级的敌人。
我要带你到农会去仔细审问,马上跟我走!”  儿玉鹤子毕竟漂洋过海见过世面,并没让潘莽娃的威风吓得乱了分寸,稳住神说道:“潘主席,昆山跟他父亲离家已经三个多月了,对他的情况我一点都不晓得。
你们中国不是有句老话,不知者,不为罪么?”  潘莽娃鼻孔里哼了一声:“你莫装着二百钱数不清,聂昆山虽不是你亲生的,名分上也算是你的儿子,你儿子当了反动军官,你就是反属,晓得不晓得都是一回事,对待反属,我姓潘的从不手软!钱左,给老子捆起来!”  钱左抖开麻绳,将儿玉鹤子捆了个二龙膀子。
媒体关注与评论
  聂家三代令人难以捉摸的历史,拨开云雾闪烁善的永恒光芒。
编辑推荐
  作者通过对聂氏家族从民国时期至解放后80年代将近一个世纪时空当中所发生的兴衰荣辱的故事,给读者描绘了一幅历史图景。然而,本书更让我们注目的内容,还不仅限于此,而在于作家慧心拨开的历史云雾深入闪烁的永恒光芒。这光芒的能量如此之大,他穿透半个世纪的历史长河而力度不减,它连接着中华数千年的文化而生命却如此鲜活——这光芒就是良知。


下载链接

首善人家下载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