沼泽

沼泽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9-2
出版社:朱正南 江苏文艺出版社 (2009-02出版)
作者:朱正南
页数:333
书名:沼泽
封面图片
沼泽

内容概要
  《沼泽》是一部描摹新中国老少三代人生活在不同时代的不同命运的小说,写了解放前、计划经济年代和改革开放以来三个不同阶段的人们的典型生活。其中对主人公李尔颀职场生活的刻画栩栩如生,反映出职场人生的复杂性。书中人物的刻画丰满而鲜活,显现了人性的多元化。

章节摘录
火葬场一般都在郊外,开车去要老半天辰光。
自己也去过几趟火葬场,送走的人都比自己小。
四个结拜兄弟中只剩下他和小弟耀辉了,老二正心是他送去火葬的,看着整端端的一个人被推进炉膛,
刻工夫变成了一掬粉灰装入盒中,心里空空的。
天花板在旋,多想一些事,不觉泪流不止。
老太婆在旁轻声问道:哭什么,你怕死了么?十白死?笑话。
但他晓得老太婆不是咒他早点死,他俩共同经历了几十年的风雨,早就对生死讨论、争执过无数次了,一点都不惧十白。
晚年他们都信佛,更把生死看淡了。
但有一点老太婆相信人世轮回,他却不太信,与其说不太信,还不如说太烦了。
他认为只有那些没有经历痛苦或者对红尘看不破的灵魂才会转世投胎。
我即使死后灵魂进不了天堂,也要做个自由自在、来去无踪的精灵。
“换药。
”换药,换什么药?又没有伤。
中明转睛一看,还是那位大眼睛弯眉毛的护士小姐在推旁边中风摔断腿的病友。
“吃药。
”旁边还有一位护士小姐用竹片撬开了中明的嘴,塞进三粒药。
看来“电影”又要卡壳了,又活回来了,他晓得放电影、放VCD都会卡壳的。
他突然闪起念头——很要喝酒了…··从十六岁起就常常到开糟房的舅舅家偷酒喝,几十年了从不间断,在家每天两顿酒,有菜没菜都一样。
碰到正心、耀辉、伯谋四兄弟同叙,就会用大碗干。
中明盘算一下,这辈子没害过谁,胆子也不大。
除了两位原配夫人外,还和四个女人有过皮肉关系,如果把上海嫖过的窑姐算进去那就是七个。
吃了一个挡车工的豆腐,在单位倒是经常开玩笑讲荤话的。
这些要不要向秀琳坦白?听说有这种隐私的男人被推进手术室前或临“走”前都会向老婆忏悔的。
高秀琳比自己小十二岁刚好一转,天生的不觉老,已七十多岁了,看上去跟刚退休的人差不多,近年又染了头发,一身干净利索的服饰,越发显得雍容华贵。
别人都说他俩相差不下二十岁,对中明嫉妒死了。
秀琳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什么都拿得起放得下,越到老年处事越发老练到位。
李中明在抗日战争时期还放了两枪,不过不是打人的,那天酒后拿了武功队队长刘正心的手枪对着竹园里的大树放的,居然有一发打中了。
正心道:大哥好枪法,加入我们武工队吧。
他笑而不语,他才不去钻芦苇荡呢,搞“农抗会”一样的抗日.吹吹笛,扭扭秧歌宣传抗日道理就是抗日。
这是乡绅姜忠培对他讲的,并介绍他加入了共产党。
说自己一九四二年入了党,一般人不相信,说自己曾是地下党,听过的人哈哈大笑:老李看看厂门的,恐怕当看天安门了吧。
的确,自己没有战功,连标语都没有贴过,也没有组织游行、罢工。
“你这个抗日干部倒是少见的。
”政工科的老范阴着脸对他说。
吹吹笛、扭扭秧歌,现编个词唱个滩簧调,向老百姓宣传一下抗日道理这就是抗日,这是姜忠培亲口对他讲的!不给官职无所谓,落得个自在。
见的世面不比别人少,经历的风浪就更多。
上海黄金荣的公馆曾去过,恐十白写小说的、拍电影的,都不如他说的准。
能动的时候经常叫儿子买些《上海滩》、《燃烧的太阳》、《百团大战》、《东进、东进》等战争片来放。
都是几十集的,很喜欢。
看着看着也会眼泪汨汨地流。
秀琳问他:哭什么?哭什么,瞎激动!听说毛泽东晚年看电影也会莫名号啕大哭。
拍得太好看了,以前怎么不知道,自己不是也经历那段历史了吗,怎么当时没有那么多感觉呢?冷静下来又觉得介于像与不像之间。
小儿子说,文艺作品就是要来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
他真的不太懂这句话。
事实上,许多党史还是平时听广播、看电视后才理解的。
他此时倒是希望有个来世,一定要像个英雄一样,干一番风光事业让人瞧瞧。
但人生是否有来世暂搁一下,就是有,据说死后下地府的第一个程序,就是喝一碗孟婆汤。
一喝,就将今生的~切记忆都抹去了,像抹磁带一样,一片空白。
这倒是对的,要不转世以后还记得前世之事,不是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了吗?据说道行深的修炼者可以超越时空,能知道未来。
这多没意思。
一个人连今后的人生路都晓得了,活得也没劲。
后记
李尔颀最后被法院以商业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曹炳章最后被法院以渎职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简根如在这场保护国有资产的斗争中,立场坚定、旗帜鲜明,被提拔为海内投资公司的总经理、党组书记。冷寓东在李尔颀被送去看守所时,获取保候审。考虑到李尔颀的情绪,律师和家属当时都没和他说。高秀琳已经瞎掉了一只眼,但还是坚持每月到监狱探视儿子一次。在李尔颀服刑期间,佟萍来探望过他,两人见面后唏嘘不已。临别时,佟萍劝李尔颀想开些,注意营养、锻炼好身体。临别时,她一步一回头,望着围墙上的电网,泪流满面……辛芝兰在李尔颀出狱前的两个月,来跟他办了离婚手续。李尔颀没别的要求,只是说,不要和我妈妈讲。辛芝兰答应了。


下载链接

沼泽下载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