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根

尘根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8-9
出版社:北岳文艺出版社
作者:王保忠
页数:315
书名:尘根
封面图片
尘根

前言
  写了十多年小说,一直在想,什么是小说,小说究竟要表达什么?小说究竟应该有怎样一种品质?  曾经有朋友说,你的小说大多是写底层的,你小说里的人都是小人物,就不会弄个大题材、写个大人物?我不知道什么是大题材,什么又是大人物,只知道小说这东西,无论它的源头,还是开阔处,都离不开小人物。芸芸众生,大多还是小人物,我想,人民这个庄严的词,说到底就是一个一个小人物的集合吧。小人物写,写小人物,写小人物的小事、平常事、吃喝拉撒的事,高兴的事、不高兴的事,最后又落实给小人物看,这就是我理解的小说。小说其实很小,不要把小说想得太大,太大就不是小说了。即便你肚子里汹涌着喧哗着很大的声音,也得往细处说,往小里说。小说说到底就是说话,至于你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甚至大话空话鬼话,那就是各人的追求了。是真佛只说平常事,我喜欢平平常常说话的小说,这就跟我喜欢平平常常的人一个道理。想想到现在,出现在我小说里的人物,最高级别的充其量也就是个乡镇书记或公务员。再大的人物,在我的小说里只是一晃而过,只是一个背影或一个手势,我不熟悉他们,看不清他们,所以还是让别人去写吧。说得再直白一些,活跃在我文字里的人不要说级别低,差不多还都是灰头土脸的,种地的、赶车的、在]_地搬砖的,说话又特别土,有时我想,他们会不会普通话?他们这辈子去过星级酒店吗?他们搓不搓麻将?他们在博客里发文字上网聊天吗?除了自己的老婆或丈夫,有没有过婚外情?这还真是个问题。,接着再说小人物需要什么。这个问题其实很可笑,差不多是个伪问题,吃饭、睡觉、生孩子,人该有的欲望他们都有。而且,小人物往往又是最简单的人,欲望在他们身上也最简单地呈现出来。那么小说能给他们带来什么呢?小说这东西不能当饭吃,不能当衣穿,那为什么我们还要生产小说,还有人喜欢读小说?为什么我们还是要写小人物,而小人物也还是看小说?或者就因为他们是小人物,而小说在这个喧嚣的时代,也像个灰头灰脸的小媳妇?想想好像不是,至少,他们在小说里能够看到自己的影子,看到他们的喜怒哀乐,看到他们怎么在这个世上活着。当然,如果你的小说恰好让他们看了,又让他们觉得这个世界其实还是很有意思的,那你的小说也就有点意思了。
内容概要
  小说说到底就是说话,至于你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甚至大话空话鬼话,那就是各人的追求了。是真佛只说平常事,我喜欢平平常常说话的小说,这就跟我喜欢平平常常的人一个道理。想想到现在,出现在我小说里的人物,最高级别的充其量也就是个乡镇书记或公务员。
作者简介
  王保忠,男,1966年出生。近年在《人民文学》、《北京文学》、《青年文学》、《佛山文艺》、《小说界》、《文学界》、《黄河》、《山西文学》、《芒种》等国内重要期刊发表中短篇小说150余万字,作品多次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新华文摘》转载。著有长篇小说《银狐塬》、《男人四十》,出版有中短篇小说集《张树的最后生活》、散文随笔集《家住火山下》,曾获《黄河》优秀小说奖、《山西文学》优秀作家奖、第二届赵树理文学奖。现为中国作协会员,大同市作协副主席、小说研究会会长。
书籍目录
奶香前夫野店借宿职业盯梢美元洗澡无法逃遁太阳出世天大的事萨克斯纵火案尘根粮食桃花梦明星是怎样炼成的关于厕所干鼻梁教育诗长城别活动假牙故里人物天堂好大一场雪化妆盒铜货八十岁等你来娶我一百零八附录:文学应该温暖世界(代后记)

章节摘录
  香妹的奶水也真是好,好得简直没的说,产后第二天居然就下了奶。
奶子呢,胀得大香瓜似的,都看得到表皮下细细的血管了,还疼,忍不住就想挤,拇指和食指撮着奶头轻轻一挤,奶汁就喷泉似的滋出来了,还散着一股淡淡的香味,满屋子都闻得到。
奶质呢,也是好得没的说,稠嘟嘟的,奶点子掉在地上竟然不碎。
木生的妈看了就不停地咂嘴,夸香妹的奶水好。
说她坐月子那会儿,七天头上才下的奶,还净是些稀水水,可把木生急坏了,哭得要死要活的,就落下毛病了,至今身子骨都不太强壮。
香妹当然很自豪,身体虽是极度的虚弱,却张罗着给小树叶喂奶了。
可她不会抱孩子,不知该抱哪儿,是腰还是腿,细皮嫩肉的,纸一样的小人儿,怕捏弄坏了。
木生的妈便教着她怎么抱,用被子把小树叶裹得紧紧的送到她怀里。
香妹一口一个小宝贝地唤着,将奶头塞进了小树叶粉嘟嘟的小嘴里。
这两天小家伙得到的也只是筷头尖那么一小点蜂蜜,肯定是饿急了,两只小手一只攀着香妹的这只奶子,一只动着她的那只奶子,小嘴使劲地吮吸着,吃得咕咚咕咚地,嘴边还漩着奶沫子呢。
木生的妈又咂嘴,真能吃啊,还是个丫头呢,比小子都能吃。
香妹怕小树叶呛着,想调换个姿势,手臂轻轻一动,小家伙却以为是不给她吃了,蹬着小腿哭起来,两只手一抓一抓的。
香妹又笑,想想就把另一只塞给了她,她这只真是憋得慌呢。
小家伙就不哭了,抱着这只吃,吮了半天却是一点奶水都没有,就把奶头拱开了,这下闹得越发厉害了,嗓子尖细地哭叫着,脸憋得通红。
香妹挤了挤奶头,却怎么也挤不出奶汁来,一丁点都挤不出来,这才明白这只奶没通。
小树叶还在闹,香妹没法子,只得把那只吃熟的又给了她。
木生在一边笑,咱家的丫头还真行啊,拗着哩。
媒体关注与评论
  王保忠写的是传统风貌的北方乡村,从人物名字到对话语言都是乡土味道十足,他的叙述语言也大多平实朴素,一如他笔下的人物。他的可贵之处在于他每每试图通过传乡村生活描写,刻画和表达当代人的焦虑、忧伤和痛苦,或传达一种可以让当代人在浮躁中求得一份安宁的意象,我们在阅读中时常可以感受到他的自克超越意识。  ——阎晶明  就像他笔下的北方农村一样,王保忠的小说厚重饱满,同时又质朴温暖,弥漫着乡野的地气和烟火味。在他朴素、真诚而不乏幽默、机智的叙述中,我们会强烈地感受到他对人生、对世界的思考。他的写作更多是从中国现代文学,特别是鲁迅、沈从文、赵树理等大家那里接通了源头,汲取了丰富的营养,这就使他的作品结实而有力。  ——韩石山  读王保忠的小说,可以看到一个作家如何零距离地潜入当代农民复杂的精神世界里,从中发现那种原生态的质朴、善良、宽厚、仁爱等美好的东西。用它来点燃世俗生活的希望和生机,.抵御现代文明中汹涌的污泥浊水。他运用现实主义的典范手法,突出大写的人物形象,并用真诚、细腻、忧郁、幽默的叙事语言,描绘出了一幅幅精湛、温情的乡村图画。  ——段崇轩  王保忠自觉地选择民间立场,而且能够以知识分子觉醒的现代意识和哲学眼光审视农民的内心世界,、体现出独特的价值判断,是非常有意义的。他特别注重呈现乡土生活本色,注重提炼那种能够体现生活本质与生命韧性的民间精神,注重发掘那种体现在最普通的人群、最本真的现实人生中的真性情、真精神,作品因此有了灵魂。  ——杨品
编辑推荐
  小说这东西,就要给人以信心、温暖、同情、关怀和热爱。如果小说只是一堆没有温度和光热的文字,如果写小说成了个技术活,如果一个文本完成后,在它辉煌的表皮下,裸露的仅仅是绝望的情感的迷乱,那我们只能说,这样的小说不要也罢。  我们讲文学的关怀,就是要关怀那些更需要关怀的人,关怀那些在低处、在路上的人,那些正经历坎坷和不幸的小人物的命运。  我觉得小说最高贵的品质,就是真诚,对你笔下的人,对你笔下的世界,所应该抱有的真诚和热爱。  ——王保忠


下载链接

尘根下载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