蠢斗

蠢斗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2-5
出版社:九州出版社
作者:张月
页数:302
书名:蠢斗
封面图片
蠢斗

内容概要
   《蠢斗》为现代农村题材长篇小说。上世纪60年代,京郊永和村有一对青梅竹马的恋人,然而他们的爱情却因为牵涉到村中其他人的恩怨纠葛中,有花无果,甚至成了别人争斗的砝码,最终劳燕分飞天各一方。本书在描写主要情节的同时也向读者展示了一幅40多年前的农村风情画。
书籍目录
一、一对恋人二、大尖帽子三、串门儿四、不能掉队五、袖 
标六、早 
恋七、二月风暴八、朱正昆九、松软而略带潮湿的土地十、长缨在手十一、马是什么马?刀是什么刀十二、寻找褚司令十三、小青年尤刚十四、福仁公墓十五、有点孤立十六、就那么一拽十七、“革总”
十八、老同学秦百文十九、碉堡山二十、晕二十一、我不如人二十二、“狂飙”出事了二十三、那一片稻田呵二十四、又错了二十五、致命打击二十六、抓革命促生产二十七、屋里一股什么味儿?二十八、数罪并罚二十九、炮弹与白旗三十、陈玉柱三十一、你推一车我发一个牌儿三十二、手电光下的大特写三十三、流氓与天使三十四、苏修特务与馒头三十五、人约黄昏后三十六、那张白癜风的脸三十七、她睡着了三十八、感冒了三十九、请 柬四十、雾四十一、孤零零的井房子四十二、难解难分四十三、不可饶恕的错误四十四、将功赎罪四十五、一记耳光四十六、退 烧
四十七、春天又已来临

章节摘录
  一、一对恋人  有一个村子,叫永和村,离京城三十里。
  据说当年乾隆帝出城巡游,经过这里,见大小河汊纵横交错,山泉水竞相争流,便知此处定是水患频仍,于是敕建一寺,名湧和寺,是说百流莫争,相互融合相互交好的意思。
这里原来本没有什么村名,俗称西大洼子,自此才定名为湧和村。
  湧和村,湧和村,不知道叫了几辈子。
然而又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湧和的湧字变了,音还是那个音,却变成了永远的永,就成了“永和”。
这也许是因为水早就没那么多了,也许是因为不知不觉中人们图了那认和写的方便,再说“永和”两个字也比“湧和”显得更加通俗易懂和更加吉利。
若干年以后,人民公社也依附了“永和”的意思,叫永旺公社。
永和村呢,就成了永旺公社旗下的一个生产大队,叫永和大队。
  永和大队统管着几个自然村,又分若干个生产队,其中永和村是最大的,生产队就占了四个。
因为属于城近郊区,所以从农业合作化那一天起,永和大队便按照上级的规定,以生产蔬菜为主,粮食为辅。
这里所说的粮食主要是水稻,因为永和村四周的水毕竟比别处还是多了许多,同时水质也好,从燕山余脉流淌下来的山水以及从地下冒出的泉水都含有丰富的矿物质。
  永和村这个名字使用到一九六六年秋天宣告结止,改换成了永“红”村,因为一团和气是不好的,缺少了革命志向与斗争的色彩。
  你看,大队干部们正在把门口的牌子摘下来,换成新牌子,上写永旺公社永红大队。
  同时,也有一队小青年在执行任务,他们手拿油漆,在永和村小学的牌子上划了个大××,意思是让你自己改,把永和的和字改过来,应该叫永红村小学  这伙小青年可不得了,个个生龙活虎,年纪都在十七到二十岁之间,但领头的年龄偏大,约有二十七八岁,他光着膀子,腰里掖着一把斧头,别人在往那牌子上划××的时候他率先进了大门,在学校里转了一圈。
  村里的小学校就是当年的湧和寺,一九五〇年建校的时候把台子上的泥佛用纸隔开了,然后摆上了小学生的课桌,便可以上课了。
那个光膀子壮汉转了一圈之后站定,扯开嗓门儿喊道:“人哪?有带气儿的没有?”  这时一个瘦瘦的白头发老头儿从传达室里出来,他用沙哑的嗓音说:“游……游街去了。
”  “游谁的街?”光膀子问。
  “蒋校长……”  “怎么没看见呵?”  老头儿没言语,暾回去了。
  一进门还有一尊水神,手拿赶水杖,凶眉恶眼,但已经掉了一只胳膊,光膀子把人招呼过来,他们套住绳子,喊“一、二、三”,那泥佛眼看着头往前倾,然后卟通通倒地,尘烟四起。
  光膀子又抡起斧头去砸那巨大的王八驮石碑,但砸它不开,只崩出了些许碎渣,于是他一摇斧头:“走!”  “去哪?”大家问。
  “福仁公墓!”  这时候,一个中等身材、年龄在二十三四岁的青年正自东面的大路上走来,他唱着歌:  我们的田野,美丽的田野,  碧绿的河水,流过无边的稻田。
  无边的稻田,好像风吹海面……  他唱着唱着忽然发现从小学校里走出来的一伙人中有一个他最熟悉的身影,于是扯开嗓门喊了一声:“齐小云!”  小青年中也有三四个女的,其中一个站住了,看着从东面来的小伙子,另外两个女伴也站住了,笑着对她说:“小云,我们先头里走啦。
”  那小伙子大步走到跟前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小云,你怎么也来了?”  “杨朋……快吓死我了……”叫齐小云的姑娘说,脸色煞白煞白,像遇到了救星。
  “谁叫你来的?昨天他们找我,让我参加我都不参加。
”叫杨朋的小伙子说。
  “我们七队出四个,我不想来,可是几个姐妹说搭伴儿,非让我来……”叫小云的姑娘很委屈,简直要哭。
  “他们这叫破四旧……”叫杨朋的小伙子撇撇嘴,表示了他的不屑与不赞同。
  “你知道,他们逮着什么砸什么,人家屋里的立柜,大镜子,还有长条案,全砸,街门上的门环子也给砸瘪了……还有,你没看见,在小学校……”齐小云快说不下去了,“吓得我连看也不敢看,光在一边躲着……她们还说我胆小。
”  “回家吧。
”杨朋说。
  “你收工啦?”齐小云说,脸上逐渐露出了喜色。
  他俩一面走,齐小云又说:“那个叫李旺的,可真凶,你看他光着膀子,到哪儿都抡斧头,还砸人家墙,问里面藏了元宝没有……”  杨朋说:“他呀,我们二队的,平常一个调皮捣蛋鬼。
”  他俩说着,又追上前面那伙小青年了,只见他们正和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呛呛。
  那老男人说:“我也是贫农。
”  那个光膀子叫李旺的指着一个小青年手里的单子:“你是贫农这上面怎有你的名字?”  ……


下载链接

蠢斗下载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