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委大院

省委大院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0.8
出版社:作家出版社
作者:纳川
页数:346
书名:省委大院
封面图片
省委大院

内容概要
  《省委大院》讲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没有任何背景的农家子弟王一鸣,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清江省省委办公厅做了一名普通秘书。从此,一连串的幸运开始降临到他的头上。他的恋爱对象,竟然是省长助理、省财政厅长于开山的三闺女。而于开山,是省委书记赵长东的左膀右臂。一次邂逅,25岁的王一鸣走进了省委书记赵长东的视野,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赵长东力排众议,要用这个年轻人担任自己的秘书。从此,王一鸣一飞冲天,成为省委大院里谁也无法忽视的人物。他官运亨通,两三年一个台阶,很快就成了政治新星,32岁的时候,出任江北市市长,成为整个清江省里最年轻的地市级正职。  随着赵长东升任国务院副总理,王一鸣也顺利进京,出任S部党组成员、办公厅主任。此后的几年,他做了副部长,常务副部长。公元2000年,在赵老的运作下,四十五岁的王一鸣终于再次获得重用,出任西江省省委副书记。  由于他背景特殊,经历丰富,很快就成了西江省政坛上谁也不能忽视的人物。政治嗅觉敏感的权势人物,好像都从中发现了什么。有的人想巴结他,有的人想接纳他;有的人佩服他,有的人嫉妒他;有的人提防他,有的人排斥他。  人到中年的王一鸣,面临着权力、金钱和美色的一轮又一轮诱惑。在官场这个大染缸中,他该如何应对。。。。。。  《省委大院》语言流畅,故事精巧,思想深刻,见解独到,敢于直面现实,不回避矛盾,说真话,为民请命,是一部不可多得的现实主义力作,是近年来官场小说中难得一见的精品。
作者简介
  纳川,一个真实的人,一个自尊的人。上过大学,编过报纸,进过官场。爱好读书,崇尚自由,习惯思考。脾气臭,筋骨懒,脸皮薄,知不合于当世,遂闭门读书,神交古人。闲来码字为乐,不求青史留名,但求无愧我心。已出版长篇小说《省府大院》。
书籍目录
  第壹章001  第贰章016  第叁章046  第肆章060  第伍章111  第陆章134

章节摘录
  第一章    在出任西江省省委副书记之前,王一鸣已经做了八年京官。
  俗话说,不到北京,不知道官小。
不到广州,不知道钱少;不到深圳,不知道身体不好。
老百姓这几句简单的顺口溜,就把三个城市最鲜明的特征勾勒了出来,简直是活灵活现。
  没有进京之前,王一鸣曾经创造了几个官场神话。
29岁,成为自己的老家清江省最年轻的副厅级干部。
31岁,成为正厅级干部;32岁,出任江北市市长,是全省当时最年轻的地市级正职;35岁,被中央组织部作为副省级后备干部重点培养,并到中央党校,进入中青年干部培训班,脱产学习一年。
37岁,他终于像众人预测的那样,顺利进入北京,出任S部党组成员、办公厅主任,成为当时全国最年轻的副部级高官之一。
  在他的老家,王一鸣成为整个县城、地区,甚至省城里,议论最多的焦点之一。
从小学到大学,凡是教过他的老师,都努力回忆他当初的样子,用他勤奋好学的故事,激励一届又一届的学弟学妹们。
他升官的经历,也成了大家茶余饭后的话题。
有的老师、同学,和别人谈起王一鸣,脸上都带着兴奋的笑容,好像能够认识王一鸣,就是一件无比光彩的事情。
好多人更是乐观的预测,按照这个升迁速度,说不定哪一天,王一鸣就进入中央,成为国家领导人了。
  但真正进入北京,王一鸣才认识到,自己作为一个副部级官员,在这里,确实算不上什么了。
  S部是国家的综合经济部门,有一位部长,六位副部长,还有总经济师,总审计师,中纪委驻部纪检组组长,加上自己这个部党组成员,总共是一位正部级干部,十位副部级干部。
自己的排名最靠后,又兼着办公厅主任的职务,年龄又最小,理所当然的就成了这帮老头子的大办事员。
  年龄最大的当然是袁部长,63岁,头发全花白了,前边的脑门也是光光的,矮矮的,胖胖的,一看就是一脸福相。
按他的年龄,再干两年,他就要退休了。
每次见了王一鸣,都是“小王,小王”的叫着。
这么多年,已经没有几个人敢于当着王一鸣的面,喊他“小王,小王”了。
  大学毕业,王一鸣因为在学校表现好,作为全年级第一名的学生,被如愿以偿的分到了省委办公厅秘书处,做了文字秘书。
那个时候,大家就叫他“小王,小王”。
  等他幸运的被赵老书记看中,做了清江省第一把手的秘书后,大家都开始叫他“王秘书”。
敢于公开叫他“小王,小王”的,也就是省委几个主要大领导,就是当时的省委秘书长,见了王一鸣,有时候也是客客气气的喊:“一鸣”。
  此后,他当上了团省委的副书记,人家又开始叫他“王书记”。
等当上市长后,又开始喊他“王市长”。
如今,敢于当面喊他小王小王的,也就是区区两个人了,一个是赵老,一个就是袁部长。
  赵老已经是七十多岁的老人了,前些年从副总理的位子上完全退了下来。
对当今的政治越来越没有了影响力,而王一鸣的升迁速度,也就陡然间慢了下来。
  八年时间,王一鸣从部党组成员、办公厅主任,做到副部长,常务副部长,窝是两三年一挪,位置是越来越重要,但级别还是副部级,从级别上来说,等于是八年没有进步。
  37岁时,他是当时最年轻的副部级干部。
45岁时,像他这个年龄的副部级干部,京城里一抓一大把。
更是有人开玩笑说,京城里假如有人在王府井大街上跳楼自杀,砸死六个无辜的行人,其中三个是厅级干部,一个是部级干部,还有一个是解放军的大校,剩下的一个才是普通市民。
  对于自己的仕途,不管别人说什么,王一鸣却又自己的看法。
他认为,自己是个农村的穷孩子出身,祖祖辈辈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只是到了自己这一代,才有了条件接受良好的学校教育。
凭着自己的勤奋和聪明好学,才顺利的考上了省里的大学。
当时凭自己的成绩,就是报考北京的名校,也是有可能被录取的,但为了保险,自己还是选择读了本省的大学。
到大学毕业时,正赶上了大学生吃香的时代,自己没有找任何人,就凭成绩进了省委办公厅,从一个小科员做起,不几年就做到了副处长,还兼任着省委书记的专职秘书,以后更是福星高照,年纪轻轻,就做了厅级干部,成为老王家历史上第一个从政成功的人。
有这些,足以说明,上天对自己是非常眷顾的。
老家的那些小学同学,好多人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
就是那些大学同学,有的分回到了县城里,工作了20多年,也仅仅是个科长、副科长的干部而已。
比着他们,自己已经是万分幸运了。
  当然,知足并不等于自满。
王一鸣还是有要干一番大事业的抱负的。
仅仅满足于在部里做一个副部长,干着自己份内的几件事,一年到头出几次国,到下面的省里跑几趟,调研调研,在文山会海里消磨掉自己的才华和抱负,王一鸣觉得,这样的日子对那些年届退休的老部长还有意义,而自己,似乎一点也不感兴趣了。
  到赵老家里聊天时,赵老也提醒他说,要做好到省里去工作的准备。
马上就要到2000年了,作为跨世纪的党的高级干部,中央到时候将会考虑,选派一批年富力强的干部到各个地方任职,为十六大的召开提前布局。
三年后,换届的时间就要到了,到时候,从中央到地方,将有一大批干部的年龄到限,要离开目前的领导岗位,而像你这样,到时候年龄在四十七八岁的中青年干部,将会走上重要的领导岗位,出任省部级的正职。
你现在最缺乏的,就是地方省级的职位阅历,你别看你当了八年的副部长了,那只是在条条部门的工作经历,按照约定俗成的惯例,要想再往上走一步,没有省级干部的经历,在块块上再工作一段时间,到时候你就会很被动。
所以当务之急,就是迅速离开北京,选择到省里工作去。
中组部就是派给你的是西部落后地区,哪怕是西藏或者青海,条件就是再艰苦,你也不能有丝毫的犹豫,马上给我启程。
眼睛不要老是盯着东部和沿海发达地区,以为只有到了那里,基础好,容易快出成绩。
那是偏见,是私心杂念在作怪。
我们共产党人,从宣誓的哪一天起,就下定了为党和人民的事业贡献自己的毕生精力的决心。
哪怕是牺牲自己的生命,只要值得,就在所不惜。
像我这一代人,都是读着毛主席的书长大的,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只要我们是为人民的事业,再怎么做,都是有意义的。
现在虽然是和平年代,国家经济发展的很快,对外开放的步伐前所未有,但也出现了许多新问题,新困难,我这个老头子虽然不过问政治了,但通过读书、看报,和老年人聊天,我也知道,现在的社会暴露出的问题,并不少,有些问题值得认真研究,加以注意。
有些现象往严重方面说,甚至可以说是非常危险,非常尖锐。
还是当年小平同志说的好啊,发展起来后,问题并不会少,甚至比不发展问题更复杂,更难以解决。
今天的中国,比着改革开放前,物质产品是丰富了许多,老百姓吃的穿的,可供选择的余地是更大了,但假冒伪劣也更猖獗了,黄赌毒又开始泛滥了,工人农民的日子,有的是提高了,但也有许多人,又一夜之间,打回到原型了。
前些天我和一个曾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将军聊天,他说了一句顺口溜:“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
又说了社会上的许多事情,五花八门啊,有下岗的工人没地方挣钱,抢劫杀人的;有下岗女工从事卖淫的;有黑煤窑、黑砖窑为了发财,草菅人命的,这些令人发指的社会丑恶现象,死灰复燃,实在是令人深思啊。
  我老了,不中用了,对许多社会现象,已经无能为力了。
你还年轻,前途远大,不能光想着做官,那没有多少意思。
要多想着做事,为老百姓做事。
连封建社会的那些官吏尚且能做到这一点,何况我们是共产党人。
一个人,只有把自己的命运和国家、民族的命运联系到一起,人生才有意义。
对你这个人,我观察了二十年,我还是相信自己的眼睛的,你是有激情有抱负的,是愿意做出一番事业的,这是我最感欣慰的地方。
  和你年龄差不多的,有的已经出任省长、部长了,这一次,我就舍上我的老脸,再豁出去一次,为了你的前途,找找中央领导,让他们考虑考虑你的工作情况。
我告诉你,这是我最后一次出面帮你了,今后到底能怎么样,全靠你自己了。
我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从赵老家里出来后,王一鸣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一股暖流,在身体里左冲右突,整的他热血沸腾。
这老爷子,简直就是自己的大贵人啊!今生今世,这样的情谊都无法报答了。
  果然,过完年到二月底,王一鸣的任职文件下来了。
中央决定,王一鸣同志任中共西江省委委员、常委、副书记。
    西江省是中国西部一个经济欠发达省份,地处祖国的大西南,境内丘陵山地众多,30多万平方公里的面积,平原只有三分之一,人口却有6000多万,人多地少,有的地方更是大石山区,土壤存不住水分,水土流失非常严重,是全国有名的贫困地区,到世纪之交的2000年,全省绝对贫困人口,仍然高达300万人。
  王一鸣刚到北京,做部党组成员兼办公厅主任的时候,部里的扶贫开发工作,虽然由一位副部长分管,但实际上,做具体工作的,还是王一鸣这个大总管。
每年给哪个省多少多少钱,扶持几个项目,做预算的时候,都是王一鸣和计划司的司长具体操办。
  地方上的同志为了多争取点预算,多要几个项目,也是勤快的很。
每年年底,到了该制定下一年预算的时候,省委书记、省长就带着副书记,副省长的一大堆,还有各个厅局的厅长、局长们,到中央国家机关的各个职能部门,提前活动一番,拜见拜见各个部门的头头脑脑,目的是拉拉关系,通融通融感情,为自己的省份多争取点利益。
老百姓总结说,这叫做“跑步钱进”。
  而王一鸣所在的这个部,每年都有大批的项目和资金,是各地方政府“跑步钱进”的重点中的重点,每年都要接待一拨又一拨的省委书记和省长,副省长、副书记更是多的数不清。
等着会见的人实在是太多,安排不过来,当时的袁部长就安排王一鸣,除了各个省份的省委书记来了,我要亲自接见外,其他的省长副省长的,就由各个副部长、部党组成员分头接待吧!大家一人分担一点,减轻一下压力,要不然工作简直是没法干了。
国务院的会议要参加,必要的外事活动要出席,还要陪同中央主要领导到外地调研,越是到年底,事情越多,地方的同志们又那么热情,心情可以理解,做法却值得探讨。
  王一鸣看着袁部长光光的脑门上不多的几根花白头发和疲惫的眼神,眼袋是越来越明显了,像是眼睛下面卧了一条蚕,不禁可怜起这个60多岁的老头了。
按说他这个年龄,在农村都是爷爷辈了,如果孩子孝顺,家庭条件好一些的话,几乎可以什么都不用干,只等着颐养天年了。
而在官场上,却正是一个男人的黄金时代。
几十年的宦海浮沉,只有到了这个年龄,才能够身居高位,达到自己权力的巅峰。
  位子显赫了,权力大了,工作的责任也就更大了,事情也就更多了。
每天是开不完的会,看不完的文件,签不完的字,见不完的人,出席不完的活动。
每年都要坐着飞机,把地球转几圈。
还要没完没了的讲话,发指示,搞调研。
假如活动有官比他们更大的官员出席,他们就成了陪衬,摆设,坐在旁边,一言不发,脸上带着职业的微笑,频频点头,这叫做熬会。
  这样的场合每年王一鸣也要出席不少。
最无聊的就是这个熬会,简直是对人的折磨。
面前放着一沓文件,都是打印好校对了的,大领导讲的,基本上是照本宣科。
越大的领导,因为所分管的事情多,他就越害怕讲外行话,越怕别人说他不懂,所以越不敢自由发挥,只好按照各个部门准备好的发言稿子,一字不差的念下去,时间到了,就算完成了任务。
你听也好,不听也行,反正文件里都有,白纸黑字,回去传达一下,让办公厅文电处转发一下就行了。
  文件你可以不看,但会议时间你不能不熬,尤其是坐在主席台上的时候,不能吸烟,不能打瞌睡,不能东倒西歪,无精打采,面对各个新闻媒体的镜头,你还得努力打起精神,露出精神饱满,意气风发的样子,这样才能给媒体一个好印象,给上级领导一个好印象。
就是这样的活动,一天下来,让王一鸣感到,坐的屁股生痛,腰杆僵硬,胸闷气短,浑身上下,像是被捆了一道绳子,不得舒展。
  每次开完这样的会,他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找个安静的地方,或是公园,或是树林里,小河边,静静的走上一个多小时,舒展舒展筋骨,大口的喘着气,直到身体自发的出现了深呼吸,才缓过劲来,恢复了常态。
  王一鸣想,像自己这样三四十岁的身体,还有点吃不消。
而老那样,都60多岁的身体了,还像年轻人一样拼命,不知道他怎么受得了。
  办公厅里都传言,说老袁有秘方。
平常里对吃讲究的很,每天喝的汤里面,都放有多种名贵药材,比如冬虫夏草什么的。
喝的茶水,也是秘书按照中医的配方,专门熬制的。
杯子也是专门定制的紫砂壶。
在外面吃饭,老袁也是从不乱吃东西,况且浅尝辄止,定时定量。
管住了嘴,也就预防了许多疾病。
平常里老袁也是非常注意锻炼身体,经常打打球,游游泳,一年到头,更是到医院检查多次。
有个感冒发烧什么的,也是从来不马虎,都是住院治疗,生怕小病拖成个大病,有病早医,没病早防。
  虽然招呼的很紧,但衰老毕竟是自然规律,年纪不饶人,老袁也是一天天的江河日下,明显的看着精力不济。
事情多了,就烦,发脾气的时候就越来越多,是不是逮着身边的人,狠狠的骂一顿。
家里的保姆,办公室的秘书,甚至他的老伴,都没少挨骂。
  有几次把秘书骂的够呛,秘书姓林,是个个子高高,精瘦精瘦的小伙子,鼻梁上架了副眼镜,一看就是个知识分子的样子,跟了老袁四五年了。
小林就找到王一鸣诉苦,说老板现在是越来越难伺候了,是不是逮着一件事情,就批评个没完。
你还不能解释,越解释他脾气越大,简直没办法做下去了。
这样吧,王主任,你还让我回办公厅算了,我还做我的小秘书,虽然没有部长秘书风光,但不受气,清静。
  王一鸣自己本来就是省委书记的秘书出身,知道这里面的弯弯绕。
做秘书的,虽然辛苦了点,受了点气,但长期在领导身边工作,可以接触许多别人接触不了的事情,可以学习许多别人无法学习的东西,社会地位高,在机关里众人都高看你一眼。
最关键的是,大领导们也是有情意的,他虽然向你发了脾气,但从心里,还是把你当自己人看,尤其是自己的秘书,到了该提拔升职的时候,就会首先想到你。
这样,只要有升迁机会,你就会捷足先得,比别人快了一大步。
  想到这里,王一鸣就开导小林说:“兄弟,你听我说,千万不能冲动,袁部长冲你发脾气,他也是不得已啊!他咋不冲我发,我是办公厅主任,按说也是他的部下,他怎么控制住了。
难道就因为我资历比你老,级别比你高,是部党组成员吗?不是,在袁部长这样的老前辈面前,我们都是小字辈,被他老人家批评批评,是完全应该的吗!领导批评你,是没有把你当外人看,别的人想叫领导批评他,领导还不批评他呢,就是办错了什么事情,领导对他还是客客气气的,但这样,他的前途也就完了。
你的想法,我可以理解,但到此为止啊,你不要再和任何人讲这件事情,放下包袱,好好为袁部长做好服务,再辛苦两年,争取在袁部长退休之前,把你的级别解决了,争取做个办公厅的副主任什么的。
按你的想法,还回来做秘书,我这是没问题,你什么时候想回来,就回来,但袁部长那,怎么交代?你就把老头的心伤了,他就是再有度量,也不会首先考虑你的前途了吧!这样你只好一辈子在办公厅里,做个处长了。
你这个位子,好多人都盯着呢,就盼着你出点事情,好取代你,你自己想一想,我说的有没有道理?”  小林听了王一鸣这一番开导,立马明白了这里面的厉害关系,立即站了起来,冲王一鸣深深的鞠了一躬说:“王主任,太感谢您了!我明白了,你是真心为我好,我记住你的话了,好好为袁部长服务,他就是再发脾气,我也忍受下来,绝无怨言。
一定配合你做好工作。
”  果不其然,在老袁正式退休之前,提拔小林做了办公厅的副主任,小林32岁,也做到了副局级,是部机关最年轻的司局级干部之一。
    各省各市的头头脑脑年年到部里走一番甚至几番,热情的不得了,邀请了一遍又一遍,邀请部领导带领各个职能部门的领导,一定要抽出时间,到下面转一转,调研也行,考察也行,有事要来,没事也欢迎,哪怕是什么事情也没有,就是观光旅游,也欢迎。
只要到了下面,什么吃啊喝的,住的行的,全给你安排好了,该看的看了,该玩的玩了,临走时还可以带着各地的土特产,满载而归,就这,地方的同志们还是非常欢迎,宁愿花钱,管吃,管住,陪玩。
原来,现在各个地方,都把接待上级领导来访,当作一项重要的政治任务了。
有的地方更是喊出了口号,接待也是生产力。
在对地方领导的政绩进行考核的时候,加上了这样一条,每年接待了多少上级领导,特别是中央各个部门的领导。
  在北京待烦了,也想换换环境,没事情的时候,中央各个部门的领导,也爱到下面视察视察。
袁部长出去视察的时候,王一鸣还兼着办公厅主任,自然是部长走到哪里,他跟到那里。
  等袁部长退了休,中央从北京市委调了一个田副书记过来,做了新部长,王一鸣就不再兼任办公厅的副主任了,做了专职的副部长。
六个副部长中排名最后,分管了两年办公厅的工作,还有扶贫开发。
  借这个机会,王一鸣曾经多次到过西江省,具体来了多少次,他没仔细算过。
有的时候是陪部长来;有的时候是陪中央和国务院的其他分管领导来;有的时候是代表部里,到西江参加这个节那个会的。
更多的是自己的份内工作,要做下一年度的扶贫开发预算前,他都要到省里转一转。
一来了解一下上一年度拨付的资金使用情况,二来听取一下省里同志们的意见和建议。
虽然这只是个形式而已,但必要的形式还是要走,当然,到了哪个省,都是受到高规格的接待。
省里同志的意见也是一贯的,就是想方设法让部里多拨付些资金。
这个时候,从省长到副省长,见了王一鸣,都是异口同声的说:“困难,困难,我们真是困难,希望部里多关照。
”  王一鸣每年都要跑十几个省份,听他们说的“困难”多了,也渐渐麻木了。
看着各地的省城,一年一个样,到处是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路越修越宽,广场越建越大,大剧院、博物馆、体育中心一个个地标性建筑越建越豪华。
尤其是党政机关的豪华办公楼,一座比一座漂亮、高档,甚至有的县级市市政府的办公楼,那规模、气派、豪华程度,放在北京,简直要把那些部委机关的办公楼比下去了。
接待客人的豪华星级饭店,更是一点也不比北京的档次差。
吃的更是没有什么本质的差别了,在北京能吃到的,各个省会几乎都能吃到。
像王一鸣这个级别的干部,到了省里,随便吃餐饭,花个几千元,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要是省长、副省长的参加接待,陪吃一顿饭,上万元的情况也会有。
真正是应了老百姓的那句顺口溜:“一餐饭,一头牛;屁股底下一座楼。
”  在下面转的机会多了,也让王一鸣发现了一个重要问题,他发现,由于幅员辽阔,我国各个地方的经济发展水平有很大的差距,比如东西差距,发达地区和落后地区的差距,这些差距随着改革开放步伐的进一步加大,不仅没有缩小,相反,还有逐渐拉大的趋势。
同是做一个公务员,在发达地区工作,收入就是落后地区的几倍;就是在同一个地区,由于所待的部门不一样,收入也会有很大差距。
比如那些中央直属国企,垄断行业,一个普通员工的收入,就是其他行业普通员工的几倍甚至十几倍。
但对于官员来说,情况就又不一样了。
就是再穷的省份,他们的省部级领导,和中央部门的领导相比,丝毫也不逊色。
大家一样坐的都是奥迪,你是八个缸的汽车,我的也是;你有八个缸的豪华大越野,我的也是。
所谓的再穷不能穷领导,一个这么大的省,不差那几个钱。
  一个大省,几千万人,每年的财政收入,再少也有三五百亿,就养了几十个省部级干部,当然是不差钱。
但一到具体的扶贫开发上,绝大部分省份确实都差钱。
尤其是西江省这样的经济欠发达省份,更是很差钱。
  有一年王一鸣到西江省搞调研,陪同他的是分管农业和扶贫开发的胡副省长,矮矮的个子,胖胖的,一脸络腮胡子,浑身强健的像是个举重运动员。
一问才知道,胡副省长原来是军人出身,正师职干部转业,从地区副专员干起,一直干到地委书记,前些年刚被提拔,做了副省长。
  因为前几次都是走马观花,看的都是西江省情况不错的地方,这一次王一鸣就提出,到西江最贫困的地方看一看,尤其是住在大山里的少数民族。
胡副省长也想多向部里争取点资金,于是就同意,亲自陪同王一鸣,到一个少数民族自治县跑一趟。
  从省城到那个少数民族的自治县,越野车要走六个多小时,越是接近县城,路况是越来越差,尤其是最后的四五十公里,汽车简直是行走在悬崖峭壁的边上,缓慢的爬行,时速也就是一二十多公里,这就是所谓的盘山公路。
车走了半天,其实还是在山腰上打转。
透过车窗望出去,远处是连绵不绝的大山,半山腰上是弯弯曲曲的盘山公路,从远处看,就像是一套弯曲的白线。
胡副省长手指着远处对王一鸣说:“老弟,不是你提出一定要到最艰苦的地方看看,我也根本不会来。
我分管这方面的工作,已经三年了,也就是来了两次。
陪书记来一次,陪省长来一次,还都是新一届省委班子刚刚上任的时候。
这个地方,路太难走,进出县城目前只有这一条盘山公路,还是五十年代大跃进那时候,开山炸石,修建的一条老路,当时修这条路,听说死了几十个人,平均两公里,就是一条人命。
省里的交通厅也早就规划了另一条公路,但由于投资太大,要修隧道,建桥梁,整个投资预算需要四五个亿,省里目前资金紧张,就搁置了下来。
没办法,目前只能是先把这条路维护好,想方设法多安排交警值班,千方百计降低道路安全事故的发生。
但由于自然环境恶劣,尤其是到了冬天,碰上下大雪或者下大雨的天气,或者是大雾的天气,这里的交通事情就不断,每年都要在这条路上死几个人。
你看看,那下面的山涧,一般的也有三五百米深,车子只要翻下去,上面的人,肯定就没命了。
前些年有一个拉民工回家过年的车辆,由于超载,在会车的时候,躲避不及,一下翻进了山沟里,连人带车,滚了下去,车体都散架
,许多人就从散架的车辆,抛了出去。
等搜救人员赶到时,顺着绳索爬到山沟里,那个场面啊,简直是惨不忍睹。
那个时候,我还在下面一个市做市委书记,虽然没有亲自到现场,但通过媒体的报道,我才知道,整个山沟里,树木上,乱草丛里,到处是人体器官和横七竖八的尸体,一次事故死亡了四十多人,是当时轰动全国的特大安全事故,为此当时的省长还受到了国务院的处分。
”  王一鸣听他说着话,透过车窗向下望去,确实,自己所坐的汽车就行走在悬崖的边缘,往下望去,一眼就可以看到,下面的深沟足有几百米深,像是从一座摩天大楼向下眺望的感觉,让人感到晕眩。
王一鸣连忙转过头去,平视着窗外。
但让他感到奇怪的是,他明明看到山沟里,是一排排的房子,这说明那里住的有人。
他就问胡副省长,那些老百姓怎么都住在山沟里了。
  胡副省长笑笑告诉他,那些老百姓其实不是住在山沟里,是住在半山腰上。
我们的车是行走在这个大山里,在翻山越岭,等过一会儿,到了平地上,你就明白了,他们其实都是居住在半空里,伸手就可以抓一把白云。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翻过了大山,汽车行走在一条小河边,王一鸣就看到,远处的大山上,确实建了一座座的木楼,顺着山腰,可以看到穿着少数民族服装的男女老幼,背着背篓,顺着山间的羊肠小道在艰难的爬行。
王一鸣是平原出生的,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景象,感到非常好奇,就提议停下车子,下来看一看。
  司机停稳车子,王一鸣拉开车门,跳了下去,站在小河边,听着脚下哗哗的流水声,抬头看去,远处的山腰、山顶,被山民开垦出巴掌大一块地方,他们的房子,就建在那仅有的一点平地上,脚下就是百米深的山沟,下面是潺潺的流水,假如夜里糊涂,上厕所一不小心,就会翻下几百米的深沟,立即就会丧命。
木楼的旁边确实是白云缭绕,犹如画卷一般。
  风景是不错,但确实是太危险了。
一旦刮大风,下大暴雨,引起了山洪爆发,或者泥石流,那后果就不堪设想。
想不到解放都五十多年了,有老百姓竟然还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王一鸣问胡副省长,他们为什么愿意住在山上啊?  胡副省长说,是历史遗留问题了。
这些都是少数民族,从前他们打不过汉族,汉族把山下的平原都占领了,他们只好就上山了,久而久之,就成了他们独特的生活习惯,让他们下来,他们也不愿意了。
这几年政府也开始在平原地带,修建连片的少数民族居住区,政府出大头,山民出小头,目的是让他们从山上下来,生活方便些。
大部分山民已经响应政府的号召,从山上下来了,但还有一小部分,习惯了待在山上,过自由自在的日子,没有下来。
这一部分人,非常令人头痛,尤其是碰上自然灾害的时候,道路中断,非常难以救援。
再说了,我们省里的情况你也了解,贫困人口多,现在贫困线以下的人,全省还有300多万,目前还不能完全救助。
政府也是力不从心啊!  王一鸣问:“目前我们省里,贫困线定的什么标准?”  胡副省长不好意思的看了王一鸣一眼,说:“实不瞒你老弟,我们的标准比较低,我们这里是落后地区,自然和东部发达地区有些差异。
按照我们上报国务院的数字,我们划定的贫困线,就是年人均收入在750元钱以下的,才算贫困人口,就是按照这个标准,我们还有300万人。
要是提高到人均1000元的标准,我们的数字就更难看了,保守估计也得有700万人。
”    王一鸣听了心里一震,他知道,胡副省长说的,就是我们宣传媒体上所说的“绝对贫困人口”,这个概念就是王一鸣他们这个部,和国家其他部门联合提出的,目的是和联合国的贫困人口的标准区别开来,好对外宣传。
从事具体工作的王一鸣知道,如果严格按照联合国对全世界不发达国家制定的贫困线标准,人均年收入不足365美元的标准测算,那我们中国的贫困人口,就不是有关部门宣布的那样了,全国2700万人,说不定数字得扩大十倍,是二亿多人。
那样中国官员的面子,就扔到太平洋里去了。
反正老外傻,他们也搞不懂我们的这些专有名词的具体涵义,他们糊里糊涂,就以为,我们的贫困人口就这样减少了。
毕竟认真研究中国问题的老外,还是少数。
    随后的一天,王一鸣亲自爬了一下山,到了十几户老乡家里,看了看他们的生活情况。
这里的老乡都非常淳朴,平日里难得见到外人,尤其听说王一鸣是从北京来的,就更加高兴了,操着当地的土话,一遍又一遍的说着:“毛主席,毛主席。
”他们怕王一鸣听不懂,拼命用手比划着。
    当地的村、乡干部解释说:“王部长,他们听说你是从北京来的,就以为你是从毛主席身边来的,毛主席虽然去世许多年了,但这些山民,平常里不看书,不看报,也没有电视可看,他们连现在的中央领导人是谁,都不知道。
他们只知道,北京有个毛主席。
”    王一鸣握着一个个老乡粗糙的手,看着他们淳朴的面容,和长期爬山涉水早早就累弯的腰板,弓起来高高的后背,心里更是百感交集,不是个滋味。
建国这么些年了,城市里到处是高楼大厦,北京、上海的建筑,比着伦敦、纽约的建筑已经丝毫不差了,城里人的生活水平,也相应的提高了许多,但在这大山深处,却还有那么多的人,生活在堪称原始的状态,他们许多人,一辈子都没有走出大山过,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像他们的祖辈那样,重复的过着一个又一个人生。
没有改变,没有进步,不知道这样的生活是悲剧还是喜剧。
    王一鸣问当地的领导:“大山里现在还是不能通电吗?”    当地的镇长说:“像这些散居在大山上的老乡,目前还是做不到,造价太高,一家一户,拉一个电线杆子,中间就要隔着几百米,地形又复杂,没办法。
”    王一鸣叹了一口气说:“看来要解决老乡们看电视的困难,还是要动员大家下山,集中居住,政府再多出点钱,建设的标准高一点,吸引大家下山。
”    胡副省长说:“是啊,是啊,希望部里再向我们倾斜一下政策,加大点扶持力度,多给点资金,我代表这些老乡,表示感谢了!”    说完大家全拍起了手掌,笑了起来。
    从西江省回来后,王一鸣特意把在西江省的所见所闻,在部务会议上,向田部长详细汇报了一下。
讲到动情的地方,王一鸣眼睛湿润了,嘴唇不由自主的哆嗦起来,他努力抑制着,但声音还是哽咽起来,没办法,他只好停下来,用纸巾擦了擦眼睛,这是王一鸣平生以来,第一次在部务会议这样公开的场合失态。
    当然,他的举动也感染了在座的所有的人,田部长对他的举动给于了高度评价,他说:“像王副部长这样,下去调研,所取得的成果,才是真成果,才有真价值。
这才是部机关应该具有的作风,我们下去,要带着对劳动人民的真感情,不能走马观花,要了解实际问题,这样我们所提出的问题,所提出的意见和建议,对国务院领导才有实际的意义。
我们制定的政策,才更加有针对性。
全部一定要大兴调查研究之风,扎扎实实,到一线去,到最艰苦的地方去,获得第一手资料,为部领导的宏观决策做好参谋和助手。
”    当然,领导重视了效果还是不一样,获得了田部长的首肯,在制定下一年度扶贫开发资金预算的时候,西江省的资金额度就比上一年增加了2000万元。
    预算下来后,西江省的领导对部里的安排非常满意,尤其是胡副省长,更是把这作为自己的一大功绩,向省长、书记分别做了汇报,把陪同王一鸣视察的事情,说了一遍又一遍。
顺便又吹嘘王一鸣,说通过多次的接触,发现王一鸣是中央部委机关最年轻、最有水平,也最有前途的副部长之一,这样的青年前途不可限量,更别说还有退休的赵副总理做后盾。
省长、书记自然对王一鸣的履历知道的一清二楚,对于王一鸣自然是更加高看几眼,指示有关方面,加强和王一鸣副部长的联系,有什么事情,特别是私人的事情,符合条件的要办;不符合条件的,创造条件也要办。
    从此,逢年过节,王一鸣都是接到西江省委书记、省长的亲笔签名的贺年卡,慰问信。
胡副省长更是有事没事,给王一鸣打个电话,问候问候。
到北京开会的时候,都要和王一鸣联系联系,有时间的话,双方也会吃顿饭,聊聊天。
更过分的是西江省委、省政府驻京办,从主任到副主任,哪一个都有王一鸣家里的电话号码,办公室号码,手机号码,司机号码,秘书号码。
历届办事处的主任不管是新上任的,还是离任的,都要抽时间,到王一鸣办公室或者家里汇报汇报,逢年过节,必要的礼数更是少不了,当地的土特产,一箱一箱的,开着汽车,亲自送到你家里,让你拒绝都不好意思拒绝。
    王一鸣毕竟是秘书出身,从大的方面来说,也是做服务工作的,只不过是为大领导服务而已,虽然官居副部长了,但还是非常能够理解这些同志的心情。
人家就是做这个工作的,不这样做,他们的领导会不高兴。
再说了,人家也不容易啊,大过节的,开着车满北京城里跑,找到地方还得当搬运工,辛辛苦苦送到各级领导家里,目的就是让你记住他,记住他们是有情意的,对你的关心,人家是有恩必报,这就是中国的人情。
    推脱不掉,只有接受,所以逢年过节,家里就堆满了乱七八糟的东西,尤其是春节的时候,家里净是各地的土特产,说起来也值不了几个钱,但吃吧吃不了,扔吧又可惜,送人吧太麻烦,堆在那里,也确实站地方。
尤其是王一鸣的老婆于艳梅,是个爱干净的人,没事的时候,喜欢在家里收拾收拾家务,平常里家里都是一尘不染的样子。
到了春节,这大箱小箱的堆满了一楼的储存室,更把房间里弄得乱七八糟。
儿子、女儿放假回家,每个人房间里都放上几个箱子,里面都是吃的喝的,散发着数不清的味道,确实也带来了不少烦恼。
    于艳梅收拾的烦了,就对王一鸣发牢骚,说:“你咋认识那么多的人啊?原来我跟着你,刚调进北京的时候,逢年过节,那真是清静啊!几乎没有人打扰,你看现在,这人多的,家里电话响个不停,我在家里,本来学校放假了,刚想休息几天,但现在却成了电话接线员了,一天到晚,不得消停,真是烦哪!”    王一鸣看着自己的老婆,苦笑了一下说:“好了,你就别发牢骚了,人家也不容易,硬拒绝太伤人情面。
再说了,我们也有用到人家的时候,你暑假去旅游,一个电话,哪个驻京办不是车接车送啊!到了下面的省里,人家更是殷勤备至,管吃管喝管住,临走时还准备着礼品,人家图个啥?就是图个我们有的时候,可以为省里办点事情,我们应该理解人家的苦衷啊!”    听了王一鸣的一番劝解,于艳梅才恢复了平静的心情,继续当自己的接线员,对登门拜访的各个省市的驻京办主任、副主任,热情接待,给大家留下了很好的印象,都说王一鸣副部长有福气啊,老婆长的漂亮不说,还非常贤惠,待人接物,落落大方,一看就是有素质的人。
编辑推荐
  《省委大院》以前所未有的勇气,直面现实,剖析当代官员的心路历程!  《省委大院》淋漓尽致的刻画高层官员原生态!  《省委大院》深度剖析高层官员的内心世界!  《省委大院》现实主义力作,官场小说精品!
图书标签Tags
官场,小说,政治,人性,中国


下载链接

省委大院下载

评论与打分
  •     省委大院
  •     物流不给力,不给送上楼啊
  •     故事很吸引人,不知有没有第二部。
  •     东西很好,发货速度快
  •     这本书不咋地!
  •     有哲理。但印刷不太清楚。发货快。,刚收到还没看
  •     觉得这本书挺好看的,推荐您要读一读
  •     品质还行,太多疑的失败的崇祯
  •     读书进行中,儿子都很喜欢
  •     看了这本书,内容感觉很高深……但是这本书从外观装订上看不错……
  •     自我救赎终会失望,写的还好吧
  •     下次再买,管理间最重要的是信任
  •     算是深入浅出的哲学书,中国人的感情世界
  •     我想更有感觉吧。,不适用于中国人
  •     我也很喜欢,而悲凉已经摆在了那里。
  •     此书已阅,活到老学到老
  •     当代虽然有很多心灵鸡汤的书。但是,不过内容还是很不错的。推荐!!!
  •     雪漠老师的书都很好。虽然看过电子书了,卡耐基是我最喜欢的伟大导师
  •     很久没读科幻类的了,书内容不多
  •     又带文学性质的指点。,听说哦《皂香》在男女关系描写方面的开放尺度很大
  •     从字里行间可以想象那个年代的社会情况,只是为了收藏用
  •     很感动~~,还没看完。
  •     孩子看了到夜里12点还不睡觉,写崇祯的故事不多
  •     那个残酷的年代,不过想当满意
  •     大爱啊!,就总在想身边是怎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