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落红尘

花落红尘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1-9
出版社:作家
作者:李素红
页数:348
书名:花落红尘
封面图片
花落红尘

前言
   后记   做梦一样,写完最后一个章节,好像过完了一生,心被挖走了似的,什么也没有了,我需要回到现实中。打开闲置好久的手机,未接来电一串一串,还没等我一个个打出去,电话却响个不停。我在想怎么就没有晨依、景菲、芙蓉和文娟的?在我生命里是否真的有过她们,或仅仅只是我内心深处的渴望,用生命去爱的那份真挚友情。   我在走路的时候想她们,吃饭的时候想她们,睡觉的时候想她们。她们哭我也哭,她们笑我也笑,她们痛我也痛,她们恨我也恨。常在一个弯里拐不过去,好难受好难受,怀疑自己是否真的可以承受这样的选择?想着这条路蓝琳该怎么走?晨依该怎么结束?景菲该如何爱?芙蓉会回来吗?走不下去了,我要放弃吗?   在有限的时间里让我好好的想她们,想着我们一起时的分分秒秒,想着我们有过的点点滴滴,在离去的时候一并把它带走!   日光和夜光交替间,漫步在陌生的山路上一直到黑,反而觉得那一会才是最亮的,因为她们已永远留在了记忆里?夜晚的风有一丝凉意,湖面上恍惚着点点灯光,我在想,这一刻要是她们在多好,我们可以拉着手,自由自在地呼吸和奔跑,一起看流星划过天际的美丽。可是我把自己一个人丢在这里,说不上哪天回去。看着车一呼而过,只留着尾烟绕着树枝在我眼前飘忽不定,如那水面的雾气,在我心里越聚越浓烈。我说过我不会哭,至少在别人面前,可是此刻的我,眼睛却润润的。   总觉得这里的一切与我无关,不敢睡去,害怕黑夜会把我吞了去。于是我又开始想她们:蓝琳的执着、晨依的思念、景菲的缠绵、文娟的绝望、芙蓉的的不顾一切……静静的在月光里缓缓流淌,伴着我不分昼夜的思念,迷醉于窗外连绵的青山和延伸着长长的崎路,知了的伴奏和山泉的叮咚。此刻我和她们却已隔着时空和幻觉,隔着千山和万水,隔着欢笑和孤单。   真的都走了,无尽的回忆留在孤独和寂寞里。阳光落下的点点斑驳闪烁在红红的蝴蝶结上,是晨依踩着紫荆花瓣跕着脚的声声呼唤,一如空气般蔓延,暖暖的在我心头挥之不去!想着想着,却莫名地痛,一丝一丝游离着千缕万缕。如果那一窗的雨是传说中的孟婆汤,我会毫不犹豫走出窗外,任由冰凉的雨水渗透身体的每一处,原来在我的世界里做我自己的梦为她们祝福,还有什么会比她们活着更美好呢!   窗外红白相间的白玉兰争相开放,走进阳光里,置身于花海中,我闻到了春的气息,仿佛如梦初醒,才知她们的世界里我已走过落叶和秋霜。   “你走了,像一只蝴蝶飘然而下,有多少泪为你流淌,就有多少祝福在天堂;你累了,像一片落叶随波逐荡,有多少爱为你痴狂,就有多少梦想被埋葬……”走在小径上,是晨依的歌,紫色的小花在脚下绵绵不尽,风过了,白色的樱花纷纷扬扬,如梦如幻、如泣如诉!泪悄然而下,此刻你们在哪里?   素  红   2011年春于杭州
内容概要
  故事起始于江南某山村,七十年代出生的四个女孩,走上四条不同的人生之路引发的一系列生动感人的故事。她们或为名、为权、为利、为生存,但始终不离不弃的情意感人肺腑!在颠沛流离的三十年中,她们是如何对待亲情、爱情和友情……
作者简介
   李素红:杭州市余杭区太炎书画社社长,杭州市余杭区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浙江省女书法家协会副秘书长,杭州市余杭区作家协会理事。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浙江省书法家协会会员,杭州市余杭区特聘政协委员,杭州市余杭区党代表。已出版诗集《有梦在江南》,散文集《樱桃红了》。

章节摘录
 
晨依踩着紫荆花瓣踮着脚,趴在蓝琳家的竹篱笆上,夕阳的余晖洒在银杏叶上,斜斜的落下点点斑驳,流动在晨依红红的蝴蝶结上闪闪发光:“蓝琳!蓝琳!” 
蓝琳一听晨依叫唤,捧着爸爸刚吃好饭的碗往灶上一丢,急急地从黑洞洞的家里飞了出去:“妈!碗你来洗,晨依叫我!” 
“又来招魂了!”爸爸歪着脖子晃着脚,拱着手气呼呼地坐在高椅上朝屋外白了白眼,“怎么生这么个傻七傻八,二十一天也出不了壳的东西,还会有人给她吃?跟她玩?生了也就生了,可你也不能像阉了的鸡再也不下蛋啊!” 
“你说谁傻!阉得是雄鸡,跟母鸡下不下蛋有什么关系?嚼什么舌头,豆棚里会长出南瓜来吗?还是爬上梯子就想摘到星星?也不照照镜子,人家瘌痢头孩子自家好,哪有你这样的爸爸,说自己孩子傻。
”蓝琳妈妈靠在灶前洗碗,一肚子火没地方出,碗筷在锅里被捣鼓得像热锅里爆豆子“噼里啪啦”响,“嫁给你这种人才是我瞎了眼,祖宗坟头被人挖了,要不就是被雷劈、被火烧了。
” 
“我傻?这大学里要是有犁田和扛毛竹的,我都可以当上清华大学教授了。
”蓝琳爸气呼呼的说着朝外看去。
 
晨依握着的小手穿过篱笆贴在蓝琳手心里放开:“拿着,大白兔奶糖,我舅来过了。
”然后换了手,又从口袋里边摸边说,“还有!看!猜猜?” 
“香蕉?”蓝琳的眼睛亮了亮,“电影里见过。
” 
“算你聪明,给你!”隔着篱笆,晨依晃着小脑袋从破洞口递了过去,看了看四周压低声音,“藏好了,别让她们看见。
” 
想起上次的事,蓝琳脸红红的,看着手上的香蕉和奶糖咽了咽口水说:“都是我不好!” 
那是暑假前的一个下午,晨依正好不在,景菲向伙伴们吹牛:“昨天我爸从城里回来,你们知道给我买了什么?” 
孩子们瞪大眼睛好奇地围着景菲猜:“花衣服?铅笔盒?” 
“枇杷!好好吃,很贵的!你们吃不起。
”景菲坐在大石头上得意洋洋。
 
“真的很好吃,甜甜的酸酸的!”蓝琳一激动,话出口了才知说漏了嘴。
 
孩子们的脸齐刷刷转向蓝琳,她们宁可相信天底下所有的人都吃过,也不希望蓝琳会吃上她们没吃过的东西。
大家逼着蓝琳交代,蓝琳咬着嘴唇不说话。
芙蓉上前一步,强行脱下蓝琳脚上稍好的一只鞋子拎在手上晃啊晃:“我数到三,你要是不说,我就把它扔溪里去!” 
芙蓉说扔就扔的,蓝琳不是没被她扔过。
上次因为没听从芙蓉去偷玉米,结果裤带被芙蓉解了丢哪里都不知道。
最后蓝琳只能提着裤子回家,差点被妈妈打个半死。
 
那几天刚下过雨,溪水涨得很高,水流很急,桥洞下时不时传来水跟桥墩撞击的吼声。
桥边上长满了青苔,文娟过去,故意剥下一块丢到急流的溪水里,青苔一下不见踪影。
 
孩子们开始一起数:“一——二——” 
蓝琳耷着头,看着一只脚光着,另一只脚的大脚趾被裸在磨破的鞋子外。
想着妈妈又气又难过的样子,急得眼泪直打转:“是晨依给的!” 
蓝琳回答的声音很轻很轻,孩子们却听得一清二楚。
 
“顾晨依!你不够朋友!”景菲气愤地说。
 
足足一星期,孩子们不理蓝琳和晨依。
 
…… 
“喂!你发什么呆!”晨依推了推蓝琳,急了,“你爸妈在吵架!”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蓝琳爸爸的声音,“你喜欢景菲爸,眉来眼去的,还当我看不出来。
不要吃不到羊肉还染上一身骚!讨饭的命想做娘娘不成?白日做梦!” 
“你尿竹桶打喷嚏了,满嘴粪便,我看你是啃瓜子也会啃出臭虫来。
”蓝琳妈一生气说不上话来,好一会捞起个快破的碗,裹着一大堆泡沫水,朝蓝琳爸坐的椅子上摔去。
 
蓝琳爸原本坐在椅子上晃来晃去,被这么突然一吓,椅子砰的一下断了脚,一屁股坐在沾满水的地面上:“不喜欢我干嘛还打我?” 
蓝琳想进屋看看,却见景菲妈挺着大肚子,一手托着腰正朝这边走来,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
蓝琳看见景菲妈就像见了三伏天的太阳,害怕得心惊肉跳。
拿着东西的小手慌忙往后背放,可是来不及了,耳朵一下子被景菲妈穿过篱笆的手拉了过去,头被重重地挨在篱笆上。
破损的竹条丝划过蓝琳的脸,辣辣地麻麻地痛:“臭东西,是不是又再骗东西吃了?” 
“不是你说的那样,是我自愿给的。
”晨依急着掰开景菲妈的手。
 
景菲妈没办法,使足劲拧了把蓝琳的耳朵才不得已松开:“不要脸,看在晨依面上饶了你!”蓝琳痛得直掉泪,怕妈妈听见,忍着不出声。
 
景菲妈刚才对着蓝琳还像吃人的样子,此刻一下子换了个人似的,亲热地拉着晨依的手说:“晨依啊!这乌鸦专门想攀凤凰枝,什么时候你也被这傻不拉几的东西缠上了。
听婶婶话,你是三亩棉花三亩稻,天晴下雨都不怕。
这种人没天晴下雨,沾上了倒霉。
我们景菲对你算得上比亲姐妹还亲,上次她还为你给别人吃东西伤心了好半天。
” 
景菲妈一边说着,一边还朝着蓝琳这边看:“做贼就是做贼的,怎么看都没个人样。
”眼光像一把刀子,吓得蓝琳不知道看哪里才好,“晨依,你和你妈一样菩萨心肠,看不得人家可怜。
给一条狗吃了还会摇摇尾巴,人家可不和你想的那样,三百六十五天,连尾巴都不会摇几下,你可千万不要染这晦气。
明天到婶婶家来,包馄饨给你们吃。
景菲和你都像姐妹似的,没有什么隔夜仇!听婶婶话,少和这样的人来往,什么样的人要和什么样的人在一起才对。
” 
景菲妈的话像落在枕头里的针,扎得蓝琳痛痛的。
有次下雨天,蓝琳好像也听妈妈说过类似的话:“以后少和晨依她们一起玩,不是晨依不好,而是人家有雨伞撑着,你没有。
你一定要躲人家伞下去,伞边沿下来的水,会把你淋得湿透。
” 
蓝琳听了妈妈的话照做了!但晨依不管,她会跑到蓝琳家门口喊,每天上学放学还是拖着蓝琳一起走。
她喜欢吃蓝琳妈烧的番薯粥,从家里拿来米,吵着缠着蓝琳妈:“婶婶,你是不是不给我吃你烧的粥?我最讨厌景菲妈的那张嘴,舌头翻来翻去,能把稻草说成金条。
你要是不让我和蓝琳在一起,蓝琳就少不了她们欺负。
你不会让蓝琳像他爸那样,被人指唤来指唤去的。
” 
蓝琳想着想着,头上似乎又被景菲妈打了一下,还没等醒悟过来,却见景菲妈向前跨了几步,一脚踹开蓝琳家虚掩的篱笆门,站在院子里喊:“傻子,你给我出来!赔我家的稻谷,看你家的牛把它踩得……” 
屋子里一下停了噼噼啪啪的声音,蓝琳妈系着围裙,首先从屋里冲到门口:“玉莲,你是不是搞错了,我家的牛好好关在牛棚里!”王玉莲是景菲妈的名字。
 
“你故意把它关起来给别人看,我是有证据的。
一早有人看到了,还想抵赖?我是这种会冤枉别人的人吗?”景菲妈很生气,双手插腰,“你让傻瓜出来,做贼心虚,做了不敢出来吗?” 
“谁说不敢出来,这是我自己的家,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你凭什么说是我家牛踩的?是谁说的,有种你让他来!”蓝琳爸刚从地上爬起来,滑滑的。
身上的水被他一打,呼啦啦碎成了粉末飞在空气里。
 
“人家好心跟我说出来,我告诉你是谁,你好去骂人家!我不是这种人,你不要跟我来这一套。
我是不会告诉你的,反正是你家的牛,你赔也得赔,不赔也得赔!”景菲妈气呼呼指着刚出来的蓝琳爸。
 
篱笆外围满了看热闹的人,景菲爸黑着脸跨过篱笆门,跟在后面的景菲正好走过晨依边上,被晨依拉住一起朝院子里看。
景菲爸拉上景菲妈的手说:“跟我回去,都快生的人了,还闹。
他们家穷得叮当响,杀杀没有肉,割割没有血,是他们家的牛又怎么,你闹也是白闹。
” 
“你帮谁说话?脑子进水了还是中了邪被狐狸精迷上了,穷了就可以杀人放火?穷了就可以什么都做?再怎么穷,还是女人啊,被摸了睡了也少不到哪里去!”景菲妈被老公拖着愤愤地骂着出去。
 
蓝琳妈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嘴唇被咬成了紫色,泪水在眼里打着转就是不出来,往屋里冲去。
 
人群渐渐散了,蓝琳听见屋里妈妈嘤嘤的哭声,不敢进去,跟着晨依和景菲往小溪边跑:“景菲,我家的牛真的一直关在家里,怎么可能是我家牛踩的?” 
“不要去想了,大人的事我们管不了。
”晨依朝景菲看了眼,见她只是低着头不说话,“你怎么了?” 
景菲停下脚步,抬起头眼泪汪汪的看着她俩:“奶奶说,我妈要是生出来又是赔钱的货,就把我送了,送得远远的。
” 
景菲生下来的第二天,爷爷从山上摔下来死了。
奶奶不喜欢景菲,一直以为爷爷是被景菲克死的,“我爸是独子,说什么计划生育,只能生两胎。
奶奶说不能断了张家的香火,要是生个妹妹出来,只能把我送了再生。
” 
“那怎么办?”蓝琳想着景菲妈挺着的大肚子,感觉里面马上就会蹦出个小妹妹来。
 
“我们还是去文娟家,一起想办法。
”晨依说。
 
“知道你们在这里,一下就给我找上了。
”晨依话刚说完,文娟开心地朝这边跑来,“怎么都苦着脸,欠了债似的。
” 
“我有办法!”晨依把景菲的事跟文娟一说,文娟想起什么,“我们明天一早去景山上烧头香,听说那庙里的菩萨很灵的。
” 
“对!我们明天一早去!”四人一致认为可以。
 
“可不可以叫上芙蓉?”蓝琳怯怯地问,“她爸快死了,拜了菩萨可能就会好起来。
” 
蓝琳知道大家都讨厌芙蓉,她好像一年到头不洗脸洗澡,衣服又脏又破,身上散发着一股说不出的臭味,哭起来跟狼嚎似的。
 
“好吧!我们现在找她去。
”晨依想了想表示同意。
图书标签Tags
小说


下载链接

花落红尘下载

评论与打分
  •     比我以前的一个版本薄一点。,相对于冯唐的随笔
  •     书的内容及纸质都很好,最早看的穿越文就是从悠世的笔下开始的
  •     和于卓的《首长秘书》不是一个风格的。,不知道好不好看?
  •     喜欢看网游的言情,就是有的不合适看
  •     小说与传记的结合,其实不是很喜欢那种穿越的文
  •     在现在商业气息相当浓厚的小说群中还能找到如此纯真的青春小说,但是整体方面不错……
  •     再次带着让人惊艳的感动莅临!,我也真的不知道你喜欢这些呢:)
  •     不过包装的不好啊。。。外面都有点破掉了。。。,最爱苏童
  •     推荐!步非烟文笔真的非常棒!剧情也很好看!,文字功底比较扎实
  •     这本书还不错...,儿子还比较喜欢
  •     送货速度好快,同学说很搞笑
  •      总的来说不错 也不是特别难理解,纯粹搞笑看着还是不错的
  •     我不禁打了个寒颤,很喜欢小歪的文。
  •     有些不错的地方,大人孩子都值得一读。
  •     吓的我都不敢关灯·,第一次在当当网买书
  •     所以还没看。但是就冲着裟椤双树就知道值得一看啊,咪咪啪什么的
  •     三个火枪手传奇经历,写作风格喜欢。
  •     说明中国人普遍愚不可及。,作者写的很好。
  •     但内容挺丰富的,刚收到还没有来得及看
  •     够我纠结一个假期了~~,当然尊重你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