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月

姬月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0-12
出版社:太白文艺出版社
作者:芗翎
页数:171
书名:姬月
封面图片
姬月

内容概要
  《姬月》是芗翎第一部小说。  《姬月》讲述:当年那种两小无猜、闲云野鹤的关系不见了,他们之中,有的腼腆害羞只敢在远处含情脉脉地望他;有的甜腻腻地像古代骑士般殷勤;有的则故意在她面前展示男子汉的雄风,豪放地挥金如土。他们都是善良的、善意的,都愿意同她接近,都在做着朦胧的美梦。她绝对不触伤他们其中的一个,只好采取回避的态度。
作者简介
  芗翎是一位女画家、教授,国家一级美术师。毕业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留学于日本京都国立艺术大学,2004年获“中国首批CIID全国有成就的资深建筑设计师奖”。她的装饰画曾赴新加坡、日本举办个人画展,目前在高校从事艺术教育工作,本书封面、插图均源自作者作品。

章节摘录
  在男人们的眼里,姬月是个谜。
有时,她打扮入时,花枝招展,扭动腰肢出入大庭广众之中,旁若无人。
有时,她素面朝天,不事修饰,穿着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旧衣,自由自在,也是旁若无人。
平日少言寡语,温文尔雅,但在歌舞厅里却高歌狂舞,如痴如醉。
一双水样清澈的大眼睛散漫无神,带着几分高傲,几分忧郁。
人们都说她的心中一定深藏着谁也琢磨不透的秘密。
  一个阳光明媚的冬日,姬月独自来到郊外,沿着公路向前走、向前走,去寻访那个地方。
那里有她的初恋,她的初夜,那里也是改变她一生命运的地方。
32年了,她始终想来又不敢来,只因这里是她的痛心处。
往昔古朴的田园风光已不复存在,农舍小院不见了,青砖灰瓦的矮房不见了,沿途都是水泥抹墙的二层小楼。
门楣装饰非洋非土,现代化的防盗门上贴着雕版印刷的门神,茶色玻璃窗的木框都漆成红色。
当年的石子小路已变成平展的柏油马路,豪华的公交车与土气的载客小三轮川流不息地并驰在大道上。
姬月唯恐自己再犹豫彷徨,便跳上一辆小三轮,对车主说“去省艺院!”  这是她的母校。
大门已面目全非,她甚至怀疑车主是否送错了地方。
走进院内,首先进入眼帘的是那座西洋式的办公楼。
不错,是它,当年是何等帅气!如今却羞怯地藏在一栋高耸的现代化建筑后面,如不是故人,谁也注意不到它,惨啊!  她迫不及待地去寻找院内剩余的符号。
右边的几排平房已找不到了,那里已开辟成花园,她只能在幻想中恢复它们原来的模样。
这是女生宿舍,是男生们的禁区,在那些毛头小伙眼中,又神秘,又美好。
其实,他们哪知她们的苦处。
床上铺的褥子受了潮就发霉长毛,白天只要有些许阳光,你就得赶快把它搭到屋外绳子上晾起来。
冬天,屋内外一样寒冷,女孩子们睡前不敢喝水,生怕起夜。
买不起热水袋,姬月的医生妈妈从医院里拣些生理盐水瓶,同屋女生一人一个,睡前灌上开水塞进被窝,用来取暖。
最可怕的是老鼠,半夜里在棚上吱吱乱叫,蹦来蹦去,真是恐怖!同屋四个女孩相依为命,不然长夜难度。
从家里带些好吃的东西,一不小心就被老鼠偷去,聪明的女孩子们就将食品吊在床架中间……即使是如此落后的条件,姬月此时还是感到心酸、舍不得,毕竟在此住了三年,青春期的三年!往事不堪回首,姬月一阵心酸,眼泪模糊了眼睛。
她的破屋,她的女友,她的妙龄岁月!  穿过新楼,环行道上的树木苍劲挺拔,古典、小巧、优雅的办公楼裹在树林中,这是学校的一个标志。
环行道是她们当年晨练的地方。
记得一次周末她回城来晚了,正遇上全班在此跑步,被班长揪到一边责备至哭才了事。
左边的基础课教室还是老样子,右边的礼堂楼也没有变样,只是多了几分沧桑。
  十几棵古树还屹然挺立着,高耸的枝干、巨大的树冠,似乎伸长了在向她问好。
她脱下手套温柔地抚摸它们。
老人,女儿回来了!  母校坐落在杜陵原下,校内一条通天大道直上山顶。
姬月拾级而上,她感到了当年的那种吸引力和压力,今天仍让她揪心。
脚步越来越轻快,变成小跑,就像当年一样。
当年?当年就是这样轻快地跑,跑去会他。
  塬顶的蓝天、树木在亲切地招手。
她的思绪又回到当年,好像有人在领着她携着她,跑,跑,一口气跑上了山顶。
这时,斜阳从薄云中走出,射下万道金光。
姬月为这般美景陶醉了!大树在暖冬的阳光下傲然挺立,枝权伸向天空,造型随着光影变化,阳光从枝间穿过在向她眨眼,为树枝镶上了金边,好像逆光摄影的高光。
蓝色的天空,衬托出黄土坡的古朴。
摄影?一想到摄影,她的心便揪到一起了。
这次来,就是为了寻访那洗相的地方,那提前结束她的处女时代的地方,来同她逝去的摄影师对话!姬月边上台阶边昂头欣赏这一切,心情非常激动。
  半坡上那排红瓦房还在吗?她脚步沉重地向坡上走,去找那排红瓦房,找到那间红瓦房,即使进不去,哪怕在门口站一会儿,在屋前屋后看看,默默地回忆往事,悼念过去,悼念他,也就心满意足了。
那红瓦房里有太多的故事,有过幸福愉快和笑语声,有过她青春绽放的时光。
她半生的痛苦,半生的漂泊不安,找不到归宿之地,也都是从这里开始的。
  像举行庄严仪式一样,她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朝红瓦房走去。
她看见了那古朴的砖砌钟楼,红瓦房就在它的右侧。
可是,眼前的情景令她心灰意冷:红瓦房全然不见踪影,代替它们的是一排排二层楼房!她顿时感到希望破灭,两腿发软,蹲在地上失声痛哭,热泪如注。
坡顶上还在盖新楼,工地上的机械声伴着姬月的哭声,错杂交迭,交响成一曲悲歌!  红房子的主人逝世了,红房子也逝去了。
他去世前曾多次邀她重返母校,看看他们的红房子,叙叙旧,想说很多没说出的话,有遗憾,有后悔……可是,她太现实,太固执,总觉得来日方长,总是害怕跌人伤感。
他去世后,她感到负疚,也曾多次想到此地悼念,但她怕悲伤不能自制,一天天拖下去,三年后,当她下决心前来寻旧时,想不到竟然一切都消失了。
  悠悠往事,悲与乐,苦与甜,浑然涌上心头。
哭声让上下坡的路人感到诧异,不时回头看看这个穿着人时的女人。
姬月沉浸在悲伤中,并不在意他人的眼光。
哭累了,夕阳也在西下了。
她默默地对他说:“三十二年前,我们是缘分还是作孽,你能回答我吗?如今你完成了自己的心愿,你有你妻子的照顾陪伴,度完了人生,而我却一个人在风雨中漂泊。
你答应过为我创作的作品,也没有来得及给我。
真后悔没陪你来此地叙旧,如今你撒手人寰,落得我一个人在这儿伤心。
你在地下能安心吗?我死后化为孤魂,再去找你!”  太阳快要落山,黄昏就要到来,残阳透过树枝在天空留下一幅美丽的图画,而姬月此时心如刀绞。
她泪眼模糊地朝坡下走去,没有回头。
她把以前的姬月永远留在这里。
发誓再不来此!  姬月是个好孩子,从小学到初中一直当班长,年年五好学生,红彤彤的奖状贴满了奶奶家的墙壁。
她同奶奶一起生活,是奶奶的掌上明珠。
20世纪六七十年代,国家在红海洋中呻吟,但姬月在奶奶的关爱下却无忧无虑,像街道上的树木一样,悄悄地发育成长。
奶奶宠她,老师宠她,大自然也宠她,十四五岁就出落成美女坯子。
  ……


下载链接

姬月下载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