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血球

滚血球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0-5
出版社:湖北辞书出版社
作者:剑锋
页数:272
字数:250000
书名:滚血球
封面图片
滚血球

内容概要
《滚血球》讲述一个职业经纪人代客理财巨亏之后的自杀身亡,一串数字游戏背后拷问从业者职业道德的惊天阴谋,一次欲望诱惑下贪婪与恐惧的饕餮盛宴……投资大师巴菲特说过:“人生就像滚雪球,最重要的是发现很湿的雪和很长的坡。”然而,在财富增长变成数字游戏的资本市场里,人性中最原始的欲望随着贪婪和恐惧的不断升级而被无限放大。某天,当你真的发现了很湿的雪和很长的坡,或许包裹其中的已不再是晶莹剔透的冰雪,而是欲望诱惑下发腥的鲜血……  《滚血球》作者本身就是金融商圈人士,在金融圈里摸爬滚打了好多年,历经了金融职场生涯中的种种问题和现象,以及显为人知的内幕、真相。《滚血球》作者将这些改编成小说,其真实感非常能带动读者的心灵感悟和碰撞,不知不觉就将读者带入到了或陌生或熟悉的行业大战中。  《滚血球》此类题材的小说在市场上少之又少,如此与现实金融商圈相结合的小说更是凤毛麟角。另外,《滚血球》揭秘了人们普遍觉得是高知识行业的金融行业的很多内幕和事实,这将是一次轰动的大揭秘事件小说,让逐渐成为二十一世纪人们高呼的口号——理财,引起人们的强烈警惕。《滚血球》是一本警示书,一本不要盲目的投资理财的警示书。《滚血球》将带你走进这巨大的高知识金融皇冠下的大内幕,那些财政漏洞,那些理财高人的操控,那些金山下徘徊的充满欲望的手……
作者简介
剑峰,原名李建锋,陕西关中人士,终日好做猎奇,属秉性憨厚纯朴型青年。目前正致力于冒险系列的积极创作中。处女作长篇小说《冒险系列第一季之禁区》曾获新浪第五届原创文学大赛悬疑推理类银奖,已出版长篇小说《禁区》、《绝对机密》、《国家脊梁》等,长篇金融小说《地下钱庄》即将出版。
书籍目录
第一卷 致命风险第二卷 操盘疑云第三卷 资本诡圈第四卷 潜伏背后第五卷 我本善良第六卷 欲望密码第七卷 高位逃逸第八卷 谁主沉浮

章节摘录
  第一卷:致命风险  人性:永远都无法认知的神秘元素,贪婪、恐惧、欲望、激情……无不囊括其中。
遗憾的是我们始终被其牵绊,总会在正义与邪恶之间,被后者束缚控制。
在资本市场变幻莫测的轨迹上,人们却过多的倡导了我执、我见,根本无视风险的存在。
从踏进门槛的那一刻起,脑海之中就只有两个字:赚钱。
  张智木讷的看了看床头的手表,混乱的思绪已然将他推向了崩溃的边缘,充满血丝的眼球直愣愣的盯着显示器上被各种指标标示的异常复杂的个股K线图。
手机上那个原本熟悉的号码,此刻却变成了一道活生生的催命符。
电话那头的语气很生硬,然而事情终究还是需要一个妥善的处理,六百多万的亏损显然不是一个出道几年的愣头小伙能够承受的数字,他心里很清楚,数字背后隐匿着一个怎样的阴谋、陷阱。
此刻,他似乎才刚刚明白,之前所有呈现于眼前的数字诱惑只不过是昙花一现,有钱人闲暇时的一种利用性的施舍——以性命做担保的施舍。
  “叮咚——”门铃发出了鬼魅般的低吟,张智心头猛的一怔,额头上珠子般大小的汗滴已然从脸颊附近划过。
他迟疑了几秒钟,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朝着门口的方向走去……  “吱——”一声嘶哑的叫声之后,一个身穿夹克衫,头戴棒球帽的身影似乎从门缝里挤了进来。
帽檐压的很低,在客厅的灯光下,却也看不清此人的面孔。
张智胆怯的朝外张望了一番,急忙关上了房门。
此时的张智已经六神无主,哪里还晓得一些基本的待客之道,只是拖着僵硬的身体,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那人用嘶哑的声音说道:“账户上还有多少?”  张智咽了一口唾沫,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低声应道:“还有不到四百万。
”  那人用冷漠的瞥了一眼张智,道:“刚才是不是有人给你打电话?”  张智点头道:“大概半个小时前。
”  那人突然起身朝张智身边走了过来,用一只冰冷的手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叹道:“他们那些人恐怕都不是什么好惹的主儿,这点你应该清楚。
现在这种行情,短期内想要回本,确实不大可能,你打算怎么办?”  张智急忙哀求道:“事情到了这一步,我也只能求老师您帮帮忙了,要不然他们一定不会轻易放过我,这点您是知道的。
”  只听那人冷笑道:“事情已经到了今天这一步,恐怕我也无能为力,不瞒你说,我现在手头上也没有多少闲钱。
你们这些年轻人,太急功近利了,哎——”  其实,这种拒绝的遭遇张智早已经想到,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什么人,他心里一清二楚,只不过这个真相来的太晚了,在华海市自己根本就是一个人堆里的小角色。
在资本市场的数字游戏里,所有的欲望只不过是自己给自己编织的一个又一个美妙可笑、看似唾手可得,却又遥不可及的梦想罢了。
  张智起身怒视着眼前这个曾经被自己奉为神人的面孔,冷冷的笑道:“您是准备卸磨杀驴?”  那人狐疑的问道:“我为什么要卸磨杀驴,对我有什么好处呢?”  张智道:“我们这些人从来都只不过是你赚钱的工具罢了,出了这种事情,结局我早就该想到。
说到底,只能怪我的道行不够。
”  “你的悟性很好,可惜太过急功近利,太过高估自己的能力,在资本市场的游戏规则里,你的赌性太盛,这次的遭遇就很能说明问题。
”  张智摇摇头道:“哼,你今天来这儿的目的是什么我很清楚——”  那人辩解道:“我只想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地方能够帮到你,说实话,看到你现在这样,我心里很难受。
”  张智反问道:“那我还应该谢谢您?”  “谢什么,你叫我一声师傅,这就是我应该做的,常言说的好: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我早就把你当成了自己的儿子。
那帮人都是靠什么起家的,你我心里都很清楚,要是这件事情继续拖下去的话,我担心会牵连到你的朋友,甚至家人。
凡事都要留个后路,什么事情都不能只想着自己,明白吗?”  夜色眷顾着婴儿般酣睡的华海市,突然一个惊雷从天而降,随后便听见窗外“噼里啪啦”的暴雨声。
约莫过了半个小时,只见幽暗的霓虹灯下一个身影急匆匆走进了沿路停靠的黑色奥迪轿车……  两天后,邻居发现张智服用大量安眠药身亡,警方随后对现场进行了封锁取证,初步调查结果显示为:自杀。
与此同时,华海市各大财金报纸、网站纷纷刊登出标题为“某证券公司员工代客理财巨亏,自杀身亡……”。
显然,这样的消息对证券公司、证券从业人员来讲,无疑是晴天霹雳。
华海市证监局随即对天下证券进行了彻底的调查,并责令辖区内所有券商立即对证券从业人员进行相关风险警示教育、风控管理教育。
一经查出有代客理财违规操作者,立即上报相关部门,进行严肃处理,触犯相关法律法规者依法移交司法部门……  易程飞用一种迷茫的眼神凝视着窗外,不知为何心头隐隐有些胀痛的感觉。
对于一个睿智的销售精英而言,他现在的业绩已经让同业者望尘莫及。
充满诱惑的股市就如同一个庞大的漩涡,将所有对金钱抱有欲望的理智全部击溃,当然这就是易程飞最擅长于发掘的地方。
这个世界原本就是如此,公平,公正,公开之间存在着一种无法调和的偏袒,在易程飞看来这根本就是上帝对某些人的眷顾。
刚刚参加完张智那简单而又孤独的葬礼,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他的脑海之中不断的游走,犹如鬼魅一般难以驱散。
  现实的残酷和内心的欲望让张智可怜的理智早已经崩溃,他甚至于遗忘了所有的东西。
要知道对于一个职业证券经纪人而言,张智第一次点击确定键的时候就已经预示着某种可怕的结局。
然而,不顾经济形式的下滑,不管大盘趋势的进一步恶化,无限放大自己的能力,当客户的资产只有原来的三成之后,他已经无法回头。
想到这些易程飞木然的点了一支香烟,丝丝的烟圈如同一个个妖娆的鬼影般在盘旋中慢慢消失。
他和张智是一起进入天下证券,可如今这个昔日热闹的办公室却变得如此冷寂,沉默,甚至于暗藏了一种恐惧。
从走进证券这个行业的那天起,这两个人便被命运仅仅的拴在了一起。
在这个物欲横流的都市,真正的朋友实在太少。
  股市是一个迷幻的世界,一个将金钱化作数字的世界,一个需要足够理智才能把持的世界,可惜的是对于两个初入茅庐的年轻人来讲,这一切无非就是没有意义的口号罢了。
和中国的股市一样,中国的证券经纪业务也是刚刚起步,其实说到底和张智一样铤而走险或许数不胜数,但遗憾的是在易程飞的世界里只有他一个人阴沟翻船,为此丧生。
  “小易呀,在想什么呢?”由于业绩的突出,在天下证券第一营业部,易程飞这个小人物同样有属于自己的办公室。
无疑,市场总监向天明打断了他的沉思。
  慌乱之间,他急忙起身熄灭了手上的半截香烟,歉意的说道:“对不起,向总。
”营业部不准抽烟的告示牌贴的到处都是,当然这些条条框框也只是限制限制他们这些内部员工罢了,倘若换成了那些牛气十足的大户们,人家根本不会搭理。
  向天明在这个行业混了十个年头,算得上是阅人无数,眼下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要不是由于多年来对天下证券的贡献,恐怕就连他的乌纱帽也会被摘掉。
易程飞是他得力的干将之一,就算是在这个证券精英云集的都市,他的能力也是有目共睹,至少在向天明看来是这样的。
他只是微微一笑,清了清嗓子道:“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就要勇敢的面对。
我知道你和小张是多年好友,不过他的行为确实严重损害了我们公司的形象.在国家三令五申的要求之下还发生这样的事情,也是给我们敲响了警钟呀。
”  易程飞点点头道:“我明白您的意思,不过我还是没想到多年的兄弟竟然会发生这种事情。
对于他给您带来的麻烦,我也深感遗憾。
”说着,易程飞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向天明只觉得自己的表情有些僵硬,不过易程飞的一番话倒是让他听的有些欣慰,毕竟能在这个时候将问题看的如此全面的经纪人,在天下证券第一营业部并不多见。
作为一个老总,这也是他最欣赏易程飞的地方。
  向天明摇摇头道:“事情已经过去了,只要我们这些后来人不再上演这样的悲剧就行啦,我想这场悲剧背后给我们的思考才是最重要的。
公司总部从上到下要求我们进一步加强经纪人队伍建设,加强对经纪人的管理。
从表面上来看是经纪人的个人行为,可实际上所带来负面影响是针对于天下证券的,我这个市场总监,我这个做兄弟显然是没有给大家引好路呀,哎——”  “相信这样的不会再发生啦,其实说句心里话,我和张智都是你一手带出来的,发生这样的事情谁也不想看到,我们又怎么会怪你呢?”易程飞一直记得向天明对自己的知遇之恩,或许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永远都觉得自己的身后有一双期待的眼神在看着自己,要说回报恐怕没有什么比做出业绩更有说服力了。
  在向天明的面前,此刻的易程飞着实有几分说不清楚的惊慌失措。
张智就这样走了,就如同依旧萎靡不振的大盘一样,让人甚至有些想要逃避。
然而,营业部的工作没有因为一个人的意外而停止不前,总部的硬性指标多少有些强人所难。
易程飞虽说入行不到四年,可是随着工作经验的慢慢积累,市场判断力的不断增强,现在只要看见这些白纸黑字,都会觉得非常的滑稽,用他自己的话讲就是:一群没有做过市场的人在做市场策划,而下面的人所真正需要的平台支持却无人问津,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天大的讽刺。
  向天明还在滔滔不绝的说个没完,显然在这个时候他并没有太过注意自己老总的身份。
可是易程飞肯定知晓正是因为向总这种平易近人的态度,才能完全得到下面兄弟们的长期支持,自私一点的说法,这或许正是他领导艺术的高明所在。
这间原本是个储藏室的地方,安排给了易程飞,在其他经纪人的眼里,这样的待遇显然已经有些奢侈。
向天明仔细阐述着这份公司文件的每一个细节,生怕自己遗漏什么。
在下面这些人的眼里,他就是这么一个心细如麻的人,多少有些唐僧的感觉。
  当然,向天明这个时候似乎才刚刚意识到自己的一番高谈阔论,还是没有能够引导易程飞此刻的思路。
不自然的咳嗽了几声,易程飞这才换过神来说道:“向总,这份东西您前几天给我之后,我已经仔细的看过了。
”说着,他狐疑的看了看向天明。
  向天明会意的点点头道:“看完这个东西之后,你有没有什么想法呢?”  “想法?”易程飞一时间莫名其妙的道出了这两个字。
不过现在他当然是有些后悔了,在天下证券工作,对于上面的文件以及各种各样的指标任务,真正的一线人员哪里会有什么想法呢,即便是有也早被扼杀在了自己的肚子里面,直到最终腐烂。
易程飞急忙补充道:“既然是总部下的指标,做的计划,我们自然要尽全力去完成了。
”此刻他已经发现由于自己刚才的失态,一种微妙的神色瞬间写在了向天明的脸上。
  “对这些数据你不想说点什么吗?”向天明惯用的眼神已然落在了易程飞的身上。
  “没什么意见,乱世出英雄,有了数字上的要求,对我们这些营销人员来讲就是奋斗的目标,别人能够做到的,我们自然也没有任何借口或者理由。
”在四年的工作中,易程飞已经由当初那个愣小伙成长为一个善于察言观色的多面人才,他当然知道此刻的向天明最想听到什么,也最愿意听到什么。
如果谈及玩弄权术的话,这显然已经是此范畴之内的了。
  向天明脸上的阴霾终于被笑容驱散了,他起身说道:“易程飞就是易程飞,从来都不会抱怨什么,这就是我一直看好你的真正原因。
还是我常说的那句话,你就是万科,长电那样的股票,不管熊市还是牛市都有自己值得投资的亮点。
”  易程飞谦虚道:“被您这么一夸,我都有些找不着北啦。
其实这些都是从您的身上学到的,任何时候都不要拿出自己的借口来敷衍别人,要说真正的大牛股,您才是呀。
不过以现在的情况来看,您最终还是要扮演巴菲特的角色,从万千的线索中发现真正的价值所在。
”  “我说程飞呀,你什么时候也把拍马屁的功夫练得这么地道啦,这可不像是你的风格,哈哈。
”嘴上这么说,但是脸上的笑容却掩饰不了向天明内心真实的情感,或许一旦走上某个位置之后人都会变得有些浮躁。
向天明继续说道:“不过营业部其他的经纪人显然对今年公司的制度和考核指标有很多意见呀。
”  “我想大家会想明白的,这需要一个过程。
”易程飞解释继续道:“其实,包括我在内都有些困惑。
大家口袋里的钞票越来越少,谁都会有意见,我想张智除了过分的自信之外,恐怕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否则就不会有今天的悲剧发生了。
”  向天明猛的回头看了易程飞一眼,随即又迅速平静了下来,轻叹道:“市场永远都不会因为我们的意愿而发生改变,我们能做的只有无条件的适应市场。
还是那句老话:市场永远都是对的。
”  “所以公司的制度和业绩考核也是对的。
”易程飞笑着补充了一句。
张智就这样走了,可易程飞的心里总觉得有点别扭。
或许是因为受到牵连,包括向天明在内的很多人对此都表现的非常冷漠。
张智代客理财这件事情,其实他早就有所耳闻,也曾多次劝说过张智见好就收,然而悲剧终究还是发生了……  华海市的燥热终于在持续了将近一个月的雨水中慢慢退去,甚至在入夜时分会感觉到几分清冷,多少有些类似这几个月连创新低的股市。
对一般的散户而言,股市里的博弈其实就是靠天吃饭,风调雨顺的时候,大伙的收成都不错,可一旦来几个晴天霹雳,恐怕谁也承受不了,潜伏于内心深处的贪恋也随之消散。
第一营业部的散户交易大厅显得异常冷清,易程飞找了一个角落坐了下来。
不知何故,张智那张熟悉的面孔却始终盘旋于他的脑海之中,挥之不去,忧郁的眼神,似乎想要告诉他什么一般。
手机的振动惊醒了易程飞的沉思,上面的号码有些陌生,不过做业务就是如此,多半接的都是些陌生来电。
  “你好,我是张智的女朋友闻小妹,以前经常听他说起你,我就在你们楼下,方便的话可以见个面吗?”  读完短信,易程飞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怀疑,可他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顺着窗外看去,一个娇小的身躯正在广场那边的停车口。
虽说和张智是无话不谈的知己兄弟,可对他有女朋友这件事情却知之甚少。
男人之间经常会聊起有关女人的话题,可正常情况却都是路边的野花野草。
素未蒙面的闻小妹为什么突然到访,难道只是随便聊聊那么简单?易程飞的心里不免打起了鼓,迟疑了几分钟之后,还是走到了电梯口。
对着墙壁,他整了整自己的衣领,奇怪的是总觉得身后似乎有什么人盯着自己一般。
一套简洁清爽的套裙,让眼前的这个女人格外引人注意。
与此同时,一种源于内心深处的恐惧感油然而生,说不清楚,却清晰可辨。
  “您好,是闻小妹吗?”易程飞很绅士的问道。
女人的眼圈有些红肿,单凭这点易程飞就可以肯定自己的判断。
  “我是闻小妹,你一定就是易程飞,在两个月前的聚会上我们曾经见过。
不好意思,今天突然约你出来,不打扰吧?”闻小妹的声音有些嘶哑,憔悴的表情恐怕都是因为突如其来的灾难导致。
  易程飞微笑道:“没什么打搅不打搅的,我和张智是多年的好兄弟。
”说到这里,他深深的吐了一口闷气,继续道:“我们去前面的茶餐厅坐坐吧?”易程飞注意到眼前这个女人似乎有些慌张,闪烁的眼神总在打量着什么。
在没弄清楚她的来历之前,他不准备主动去追问任何有关张智的问题。
  两人捡了一个僻静的角落坐了下来,随便点了一些东西,随即陷入了某种无法释怀的猜忌之中。
闻小妹四下环视了一番,这才打破了沉默,低声说道:“以前经常听张智说到你。
”  为了缓解情绪,易程飞道:“他一定说了我不少坏话吧,我们两个都是一个德行,没啥正经。
”  闻小妹摇摇头道:“他说在华海你是他唯一的兄弟。
”话一落地,闻小妹便独自灌下了一杯啤酒,点燃细长的香烟,不太优雅的抽了起来。
这一连串的动作,显然都让对面的男人有些吃惊,至少外表上的单纯和现在的行为落差太大。
  易程飞的眼圈不经有些酸涩,轻叹道:“对张智的意外我深表遗憾,总觉得自己不够兄弟,没能及时阻止他,眼睁睁的看着他一步步走到了深渊。
说我是他唯一的兄弟,哎——”  闻小妹吐了一个完整的烟圈,冷笑道:“有些事情是我们谁都无法预料的,你又何必自责呢?他选择今天的这一步,又能怪谁呢?你觉得张智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闻小妹突然的疑问让易程飞有些茫然,根本没有弄明白她到底想表达一个怎样的意思,狐疑的看了她一眼,道:“你指的是哪一方面?”  ……
编辑推荐
  读罢此书,你还会玩儿股票吗?醍醐灌顶的金融写实小说!投资人必须了解的市场潜规则!资本博弈中,永远没有专家!
图书标签Tags
投资,阴谋,小说


下载链接

滚血球下载

评论与打分
  •     虽然我不是从事金融界的,但一样受益菲浅!!
  •     文笔一般,景物描写不够优美;情节上设置悬念过于刻意,而又漏洞百出,几乎每一处都可以猜到真相是什么;至于股市,缺乏具体的操作描述,除了突出美女、金钱和内幕之间的纠缠,没有其他有益的启示。
  •     可以好好看一下!
  •     很看好蝴蝶季这种感觉的书……,看起来心情很轻松
  •     比较欧美。基本上和动画剧情差不多,至今不明白直子為什麼選擇自殺
  •     看过万历十五年,没有骨头在说话好看。。有点啰嗦
  •     对人性刻画、还原的无比真实而又非常艺术。,她喜欢
  •     作家的笔法非常细腻,到货很及时
  •     快递好不给力,希望以后包裹也是送货上门。
  •     看了这本书。都说了历史发展看大势所趋。我认为,比较深奥的故事
  •     很感人的一个故事,加油、~~
  •     很精美。超喜欢,故事蛮感人的
  •     了解一下富豪人生经历,一本职场小说。
  •     相信读来肯定能有所收获,金的一部经典作品
  •     光是封面排版就让人看着舒服。,非常喜欢此书
  •     书买太多啦,字太密了
  •     还值得看,又熬夜了
  •     送货体验改善不少,建议去读
  •     当当的价格真给力,哭完神清气爽。
  •     封面和印刷都让人愉悦,这部书和电视剧都是喜欢的不得了
  •     还有大那颜。。还有好多好多。。。还很伤感,最昂贵最华丽的犯罪
  •     除了伊豆的舞女还有一些短篇集,让我再买萝铃的魔力后四册
  •     相当有意思的作品,感觉适合高年级学生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