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迁前后

升迁前后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0-9
出版社:工人出版社
作者:李惠泉
页数:302
字数:350000
书名:升迁前后
封面图片
升迁前后

前言
  创作这部小说得益于一篇报道,时间地点我已经记不清楚了,它讲的是,一个副县长的遭遇,他想做个清官,最终也没有做成。其主要情节就在本小说的前十章。我深深地被这篇报道刺疼,有一种十分难受的感觉。所以,就有了这部小说的构思。我把全部的重点放在塑造县委书记李敏这个文学形象上,我不想让他概念化,也不想拔高他,把他作为人而不是神来写。我觉得,官场的是是非非是这个时代本质的体现,出现的阵痛也是一种必然,不管你如何想,为官者,离开了以人为本的本质,最终都要被时代所淘汰。书中许多情节,许多人和事,都是我亲耳听到的,或者感受到的,其中还有我和我家人的影子。我把这样一幅画卷摆在读者面前,是非功过让他们去评说。故事发生的地点是我家乡,不是这块土地上发生了这样的故事,是我熟悉这个地方,所以借这个载体,来写这个故事,请不要对号入座。  我的老家在滁槎镇李家村。我清楚地记得,我的家往东走,是粮站和县血防站,往西走是街,打开后门就是赣江,后门有一条青石板路,沿着这条路可以上街去。那个时候的滁槎街,是一个热闹的地方,身上攒了几分钱,就去买个糖包吃,那个香甜的味道,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小学毕业后,碰上文化大革命,我没有再上学,在生产队里放牛,赚三分工,不放牛时,就跟着大人一块干活,听他们侃家长里短天南海北,那是一个让人留恋的时代。我在这个地方生活了十八年。一转眼到了现在,我也成了一个码字的人,也五十多岁了,离开家乡已经三十多年了,我的亲人一个个都走了,世界上疼我的人越来越少了,我的心空荡荡的,就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飘荡在天涯海角。我觉得我这辈子最大的憾事就是没有很好地在父母身边伺候她们。一个人无论他走到哪里,唯有他青少年的阅历和心境,最能沉淀为他永久的记忆,唯有对父母和亲人的思念,会成为他永远的梦呓。  许多年过去了,但是,那些小时候的记忆至今仍让我难以释怀,那种布满了光阴记号的乡村生活,自从我踏上了异乡,便再也回不去了。我仿佛永远沉浸在母亲缝纫机的咔嚓声响中,为了赚几毛钱,母亲每晚做衣服到深夜。早上,又要去菜地,弄点菜到街上卖几毛钱,她就是这样支撑着这个家。深夜,母亲有时候对我说,“惠泉,你听见了吗?隔壁公公来了。”我没有见过我公公,隔壁公公我见过。这是我小时候第一次听到关于“鬼”的话题。我不害怕,我觉得那是我的亲人,不会吓唬我的。我还清楚地记得,在那冰冷的冬天,我和妹妹去河边抬水的艰难,下雨天,家中厨房漏水的窘境。特别是“文革”中,父亲被批斗,母亲从滁槎步行几十里路,走到太子殿去送饭。坚强的母亲,用自己的肩膀,扛起了这个家。现在想起来,眼睛就湿润了,有几分心酸,感到自己为父母做得太少了。我们这个国家,正是有这样千千万万善良勤劳的母亲,才有我们中华民族伟大的复兴。如果有机会,我要专门写一部书,纪念我的母亲。人生几度秋凉,我已在北京安居,而我的亲人却在南方,父母已经生活在另一个世界了。我想念父母,想念把我当成儿子的岳父,他是除了我父母外,疼我的长辈之一,而今,他老人家也不在了,我感到这个世界越来越冷了。今天,我写这部小说后记,窗外已经是秋天了,夜雨淅沥,秋灯橘黄,越写心里越发的凉。不写了,我再也写不下去了。我把这部小说放在我的家乡来写,就是要表达自己对家乡万语千言欲说还休的耽恋与缠绵,表达官场的是是非非和为官者的本质,表达我对人生的许多看法。借书的一角,也表达我对父老乡亲深深的敬意,表达我对家乡的热爱和对故去的亲人永久的思念之情。我永远爱您,赣江两岸的土地。
内容概要
作者用让人司空见惯、熟视不惊的事件,展示了机关人事问题的复杂性。    小说的主人公主要是李敏和皓天,两个人同时被委任为两个县的副县长,开始了仕途生涯。皓天很快就熟悉和附和了官场的一些规则,大把地捞钱,并为了争取县委书记的位子,展开了尔虞我诈的政治搏斗。
作者简介
李惠泉,祖籍江西南昌,北京作家协会会员,已发表中短篇小说一百多万字,小说《生死游戏》获得中国故事会奖,《黑白布局》获中国第三届侦探小说最佳情节奖,长篇小说《绝对机密》和《绝对内幕》被广州日报和南京日报等多家报刊连载,《高度机密》是作者奉献给读者的最新力作。
书籍目录
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九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十二章第十三章第十四章第十五章第十六章第十七章第十八章第十九章第二十章第二十一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五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八章第二十九章第三十章后记

章节摘录
1欢送宴会是在醉香阁举行的。
青昌市的煌上煌鸭子在整个青昌乃至全省都是有名的,特别是醉香阁的煌上煌鸭子,更是地道正宗。
肥而不腻,柴而不糙,吃到嘴里是有香有味,但价格也是惊人的贵,一般人请客都不敢进醉香阁的大门,只有那些大款肥佬,吃又吃不了多少,只是到这里显示自己的富有。
这次市政府秘书处弄到了两个下乡代职的名额,按俗话说,都是肥缺,如何不让人高兴。
秘书长事情太多,专门让副秘书长钱峰在醉香阁为这两个年轻人送行。
五十多岁的钱峰,挺着个肥油肚子,端起了他爱喝的四特酒,笑容可掬地说:“郜天,李敏,你们两人算是熬出来了啊。
我记得你们到市政府已经有10年了吧,三十多一点,弄个副县长,加把劲,三年后弄个县长书记什么的,40岁出头就可以升到副厅了,前途无量啊!想当年我为了混个副处,唉!把办公室的拖把都墩坏了好几把,做了十多年的孙子,这才混到爸爸级。
可你们……让我羡慕啊!主管城建和交通的副县长,我的妈呀!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李敏点点头:“我知道,责任重吧。
”“是不是我们也可以列入贪污受贿的行列,把口袋装满,把房子弄大,然后走进监狱。
对不起,钱秘,开个玩笑。
还望你指教。
”郜天故意调侃着说。
“看你。
”陪着钱峰的处长刘宁看了他一眼,连忙笑着说:“钱秘,来,我们喝一杯。
我们处真是干部学校啊,一下子出了两个副县长,以后我们下去好办事了,过年过节给大家谋点福利也有了地方。
”坐在他边上的副处长常香笑笑,“李敏,郜天,姐姐敬你们一杯,希望你们当个好官,不要像某些人,除了贪污受贿就不会做官了。
市政府是个清水衙门,你们到下面去也好,姐姐劝你,该拿的拿,不该拿的千万不要拿。
我是女人,按说不能说女人的坏话,今天酒桌上我也要劝你们一句,女人是祸水,你们最好离远点。
”常香的话,把喝酒的四个男人逗笑了。
钱峰暧昧地说,“常香,你怎么跟人家李敏他们说这个。
我告诉你,男人就是为女人活着,没有女人,男人活着还有他妈的什么意思。
你是不是发现了你们家老曹有什么外遇,这才……你不要跟我瞪眼,现在的男人有几个没有相好的,我才不相信你们家老曹没有呢。
”常香的丈夫曹志,是省委组织部的干部,跟钱峰很熟。
常香鼻子一哼,噘起了嘴,“哼!我们家老曹可不像你。
你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啊!按照你的逻辑,什么样的男人都应该有相好的罗,是吧,那么,我们女人是不是也应该有相好的,难道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好男人,就像没有贪官污吏一样。
”她转过身,又对他们两人说,“你们可不要听钱秘的歪论,他是到头了,可你们前途无量,可要珍惜。
”李敏点点头:“我一定记住常姐的话。
”“常姐,你放心,我知道怎么做人。
”郜天说。
钱峰无奈地摇了摇头。
刘宁朝钱峰看了看,又看了一眼常香,有些悻悻地说:“钱秘,什么时候把我也派到下面去,我可当处长三年多了。
组织上可要关照一下。
唉!用不了三年,李敏他们就比我们都活得滋润。
来,我也敬你们一杯,到时候可不要忘记了我这个大哥,说不准我还会求着你们呢。
”钱峰感慨万端:“刘处长说得没错啊!”“看你说的,到什么时候我也是你的部下。
”郜天端起了酒杯,笑着说,“我不会忘记了这些年来你给我的教诲,我郜天要忘记了,还是人吗。
钱秘,刘处,常处,我和李敏下去了,不是为你们打下了两块根据地吗,以后你们有什么事就吱一声,我们一切照办就是。
”“是的,是的。
”李敏也说。
大家热情端杯。
2吃完欢送酒,李敏和郜天并肩往回走。
两人都没有分上房子,李敏住在妻子王砷家,郜天租了一间平房。
两人想到这些年来的辛苦终于有了报答,心情格外舒畅。
郜天看着路上穿梭来往的人流,高兴地喊道:“上天啊,你终于开眼了,你终于看到了我们这群默默无闻的人啊!我一定为你送上一炷香。
”李敏笑了,看着朝天喊的郜天,说道:“你呀你,郜天,你怎么也相信命运,我们有今天,难道不是我们争取来的吗?你感谢上帝,难道就不感谢组织对我们的培养?”郜天摇了摇头,指着他无奈地笑着说,“李敏啊,我说你为什么这么傻,我告诉你吧,不是钱峰可怜我们,不是刘宁关心我们,也不是常香体贴我们,是我们俩的学历年龄沾了光,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各领风骚数十年,也该轮到我们了。
你不要用那样的眼神看着我,我告诉你吧,如果你不把这个世界看透,无论你如何做,倒霉的都是你。
你要不相信,就试试看。
”李敏说:“我越听越糊涂了。
”“你要清楚了,我就完了。
”郜天拍着他的肩。
他朝李敏眨眨眼,笑着说,“好自为之吧,李敏,你们昕建县可是市里的旗帜啊!每年的利税占青昌市的五分之一,而你这个负责城建交通的副县长肥的流油,到时候可不要忘记了兄弟我啊!我那个青昌县,唉!穷地方,说句俗话,想捞都捞不到多少。
”郜天的话,把李敏说笑了。
“郜天,好像我们俩是去采摘果实的。
难道……所有当官的都是这种心态吗?”李敏摇了摇头,看着郜天不解的脸色,笑着走了。
郜天看着李敏的背影,嘟噜了一句,“这个李敏,机关待了十年都白待了,整整一个二百五。
”他哼着歌,骑着自行车走了。
李敏从公共汽车上下来,还未走到自己住的那个胡同,就看见一辆大卡车停在那里,几个陌生的人站在车边左看右看,其中一个工头模样的人盯着李敏的脸看了半天,把他看毛了。
李敏不解,试着问:“你找谁?看你们样子不像青昌市的人,有什么事吗?”“你……你是李县长吧。
”那个人瞪着献媚的双眼。
李敏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怔了一下,摇摇头说:“你找错了地方吧,县长有住这穷地方的吗?”说完转身就走。
那个人不死心,又紧走几步,试着问,你叫什么名字?李敏没有停下脚步,随口说道,“我叫李敏。
你干什么,是来查户口的吗?”“李县长,我们终于找到你了。
”那人伸出厚厚的大手,一把抓住李敏,使劲地攥住,笑得很灿烂,“李县长,我们下午就来了,在这里等了半天,又不知道你住在什么地方,这下好了,终于见到你了。
我叫李水根,是你本家,是来帮县长搬家的。
”说完把那几个壮实的小伙子喊过来,说见见李县长。
P2-4
后记
创作这部小说得益于一篇报道,时间地点我已经记不清楚了,它讲的是,一个副县长的遭遇,他想做个清官,最终也没有做成。其主要情节就在本小说的前十章。我深深地被这篇报道刺疼,有一种十分难受的感觉。所以,就有了这部小说的构思。我把全部的重点放在塑造县委书记李敏这个文学形象上,我不想让他概念化,也不想拔高他,把他作为人而不是神来写。我觉得,官场的是是非非是这个时代本质的体现,出现的阵痛也是一种必然,不管你如何想,为官者,离开了以人为本的本质,最终都要被时代所淘汰。书中许多情节,许多人和事,都是我亲耳听到的,或者感受到的,其中还有我和我家人的影子。我把这样一幅画卷摆在读者面前,是非功过让他们去评说。故事发生的地点是我家乡,不是这块土地上发生了这样的故事,是我熟悉这个地方,所以借这个载体,来写这个故事,请不要对号入座。我的老家在滁槎镇李家村。我清楚地记得,我的家往东走,是粮站和县血防站,往西走是街,打开后门就是赣江,后门有一条青石板路,沿着这条路可以上街去。那个时候的滁槎街,是一个热闹的地方,身上攒了几分钱,就去买个糖包吃,那个香甜的味道,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小学毕业后,碰上文化大革命,我没有再上学,在生产队里放牛,赚三分工,不放牛时,就跟着大人一块干活,听他们侃家长里短天南海北,那是一个让人留恋的时代。我在这个地方生活了十八年。一转眼到了现在,我也成了一个码字的人,也五十多岁了,离开家乡已经三十多年了,我的亲人一个个都走了,世界上疼我的人越来越少了,我的心空荡荡的,就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飘荡在天涯海角。我觉得我这辈子最大的憾事就是没有很好地在父母身边伺候她们。一个人无论他走到哪里,唯有他青少年的阅历和心境,最能沉淀为他永久的记忆,唯有对父母和亲人的思念,会成为他永远的梦呓。许多年过去了,但是,那些小时候的记忆至今仍让我难以释怀,那种布满了光阴记号的乡村生活,自从我踏上了异乡,便再也回不去了。我仿佛永远沉浸在母亲缝纫机的咔嚓声响中,为了赚几毛钱,母亲每晚做衣服到深夜。早上,又要去菜地,弄点菜到街上卖几毛钱,她就是这样支撑着这个家。深夜,母亲有时候对我说,“惠泉,你听见了吗?隔壁公公来了。”我没有见过我公公,隔壁公公我见过。这是我小时候第一次听到关于“鬼”的话题。我不害怕,我觉得那是我的亲人,不会吓唬我的。我还清楚地记得,在那冰冷的冬天,我和妹妹去河边抬水的艰难,下雨天,家中厨房漏水的窘境。特别是“文革”中,父亲被批斗,母亲从滁槎步行几十里路,走到太子殿去送饭。坚强的母亲,用自己的肩膀,扛起了这个家。现在想起来,眼睛就湿润了,有几分心酸,感到自己为父母做得太少了。我们这个国家,正是有这样千千万万善良勤劳的母亲,才有我们中华民族伟大的复兴。如果有机会,我要专门写一部书,纪念我的母亲。人生几度秋凉,我已在北京安居,而我的亲人却在南方,父母已经生活在另一个世界了。我想念父母,想念把我当成儿子的岳父,他是除了我父母外,疼我的长辈之一,而今,他老人家也不在了,我感到这个世界越来越冷了。今天,我写这部小说后记,窗外已经是秋天了,夜雨淅沥,秋灯橘黄,越写心里越发的凉。不写了,我再也写不下去了。我把这部小说放在我的家乡来写,就是要表达自己对家乡万语千言欲说还休的耽恋与缠绵,表达官场的是是非非和为官者的本质,表达我对人生的许多看法。借书的一角,也表达我对父老乡亲深深的敬意,表达我对家乡的热爱和对故去的亲人永久的思念之情。我永远爱您,赣江两岸的土地。李惠泉2004年10月21日完成草稿2006年7月3日修改2007年10月25日再修改
编辑推荐
《升迁前后》是作家李惠泉最新的一部长篇小说,内容主要是一个县委书记的仕途生涯,期间涉及另外两任的县委书记的为官之道,意在探讨仕途中坚持自己原则的不容易以及政治本身的一些本质,也就是权利和利益的关系问题。


下载链接

升迁前后下载

评论与打分
  •     还行吧,不过因帅质量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