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跟鞋战争

高跟鞋战争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2-7
出版社:重庆出版社
作者:[英]露西·凯拉维
页数:305
字数:270000
译者:千山
书名:高跟鞋战争
封面图片
高跟鞋战争

内容概要
  她,闪闪发光,被誉为能源界最有前途的商业女神;他,绯闻缠身,刚结束一段办公室恋情并因此升职的成功人士;她,聪明美貌,曾因私生活放弃辉煌学业的年轻助理;他,桀骜不驯,有着独特处世哲学的管理培训生;四个人的故事在这里开始。
  在伦敦金融区,人与人的关系并不像你看上去的那样。
  你永远不知道办公室里谁和谁发生过,或者正在发生着什么。
  这并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这一次,是你,和谁。
作者简介
  露西·凯拉维(lucy
Kellaway),英国《金融时报》财经专栏作家,2006年英国新闻大奖年度专栏作家奖获得者。
  露西·凯拉维记者出身,《金融时报》、《每日电讯报》、《爱尔兰时报》等财经媒体专业撰稿人,对时政经济和职场管理有着独到的见解,其犀利辛辣又不失诙谐的专栏文字深受读者喜爱,是英国最受欢迎的财经专栏作家之一,曾于2006年获得英国新闻大奖年度专栏作家奖。
  她的小说继承了专栏文字一贯风格,对职场的种种洞察入微,以幽默讽刺的笔调描绘出仿佛就在每个人身边的典型场景与人物,将人性演绎得淋漓尽致。第一本小说《谁偷了我的黑莓手机》多次再版,被译成各种语言畅销全球。
书籍目录
第一章:诱 惑
第二章:上 瘾
第三章:退 缩

章节摘录
第一章
诱惑史黛拉史黛拉的故事——自从两年前茱莉亚•斯旺森辞职开始,史黛拉就不断对自己重复这段故事,希望借此弄明白自己究竟怎么了,为什么会做出那样的事。
茱莉亚辞职的那天早上,史黛拉很早就来到了办公室。
她必须在正式上班之前完成这份董事会报告,否则这一整天她都不得不陷入没完没了的会议里,最后什么都干不成。
她踏过大理石地板,在玻璃自动门前,把手伸进手提包里掏钱包,通行卡应该在里边。
上夜班的保安穿着制服坐在前台那,还没有下班。
她把手提包放在前台的桌子上开始仔细翻找包里的东西。
不见了!她开始回忆自己昨晚的行程。
她很早就离开办公室去参加一个关于原子能经济效益的演讲,然后和丈夫查尔斯一起参加了他在格兰纳达时候的老板的宴会。
回家的出租车钱是她付的——查尔斯和往常一样,没有带钱——所以当时钱包肯定还在。
也就是说,要是运气好,她的钱包正好好地躺在家里门厅的桌上。
她向保安申请一份临时通行许可证,保安翻开了访客登记簿。
“姓名?”“史黛拉•布拉德贝里。
”“布什么什么?”“我再念一遍,”她清楚地说道,“纱布的布,拉手的拉,德国的德,宝贝的贝,公里的里。
”保安慢慢地写了下来,布拉德贝理,字写错了。
“部门?”“经济部。
”“你的上司是谁?”史黛拉叹了口气。
为什么,为什么我非得说出我上司的名字才可以进入我工作了22年的公司?“史蒂芬•辛顿。
”她说。
看来这个集团CEO的名字对保安来说并没有什么特别意义,他面无表情地记录了下来。
在“访问时间”一栏,他填上了“7:12”,再抬头看了一下电梯上方嵌入墙壁里的印着巨大椭圆形的集团LOGO的时钟,然后递给史黛拉一个拴着绳子的椭圆形塑料牌子,让她戴在脖子上。
史黛拉对保安笑了笑,但是对方并没有回报一个笑容,这让她有一点自尊受损的郁闷。
查尔斯常常嘲笑史黛拉总是期望赢得所有人的好感,即使是她非常讨厌的人也如此。
当她年纪渐长,这种情况变得稍好一些:她可以容忍保安的无礼,但仅此而已。
她推开自动玻璃门,掏出手机拨打了家里的电话。
“亲爱的,你还没起床吗……不,我刚到公司……帮我看一下我是不是把钱包放在门厅了?噢,谢天谢地……我一会儿让娜塔莉派个自行车快递(英国特有的职业之一,快递员骑自行车取送同城的物品,译者注)过来取……”史黛拉乘电梯到了14楼,沿着走廊走过去,墙上全是那些史蒂芬引以为荣的富有视觉冲击力的现代艺术品。
她看着走廊尽头的一幅画:一张超大尺寸的蓝色画布,上面粘着一些抹布纤维之类的玩意儿。
她瞟了一眼这幅画的名字:《这不是一座塔》。
就这么个名字。
史黛拉的办公室在大楼的后侧,北边是伦敦金融城的建筑工地,这并不符合她的身份——比她应得的待遇低。
公司的一些男同事对这种事总是斤斤计较,但她喜欢这样——她的办公室和薪水都低于她对公司的价值。
这让她有安全感,尽管她明知这不公平,但她不在乎。
史黛拉并没有把办公室装扮得很有家居味——一些人把家人的照片放在办公室,但她觉得这种做法显得太过多愁善感。
她在办公室放的是六七年前她访问集团南非分公司时和纳尔逊•曼德拉(南非前总统)的合照,这也是她办公室里唯一的一张照片。
她打开电脑,电脑嗡嗡的噪音声中响起了windows系统欢迎登录的音乐。
史黛拉打开邮箱,里面有94封未读邮件。
邮件列表的最下方,一封带着红色感叹号的邮件,显示它发自茱莉亚•斯旺森。
我们必须得谈谈。
昨天就想找你,但你开了一整天的会。
我今天早上把辞职信交给史蒂芬了。
要不,一起吃个午饭?茱尔斯(茱莉亚的爱称,译者注)史黛拉一点都不惊讶。
茱莉亚不是一个专业人士,而且还有那么一点蠢。
现在她得为此付出代价了。
但茱莉亚辞职的消息还是让史黛拉感到不安。
她虽然不是真心喜欢茱莉亚,但也不希望她就这么离开。
如果她走了,那集团的高层管理人员里连个能和自己闲聊的女人都没有了。
于是她回信:我的天,这是真的?这真是一个坏消息(至少对我来说)……我会很想你的……没问题,我们中午当然要一起吃个饭,但是我正在给董事会赶一份报告,时间紧得要命,所以我不能待太久。
那么12:45见?黛拉(史黛拉的爱称,译者注)贝拉对贝拉来说,故事也是从茱莉亚辞职那天开始的。
那天她迟到了半小时——平时她绝对不会如此,但那个早晨一切都失控了。
米莉坚决不肯穿校服去上学,贝拉大声呵斥她,却换来米莉歇斯底里的哭闹。
贝拉威胁说如果她再哭就不准她参加周末PARTY,然后在一颗草莓夹心橡皮糖的诱惑下,米莉才抹干眼泪顺从地穿上校服。
贝拉虽然把米莉送到了学校,但依旧情绪低落:这些生活中的琐事让她觉得有些心酸,她羡慕她那些把二十几年时间都花在饮酒作乐上的同龄人。
而且那天贝拉乘坐的皮卡迪利线(伦敦最繁忙的一条地铁线路,译者注)又晚点了——这个早晨有人比她过得还糟,那人卧轨自杀了!交通几乎瘫痪了一阵。
靠在一个男人腋下露出的一截地铁钢管扶手上,贝拉开始研读她今天的星座运程。
你的事业发展很好,看起来你的计划不可能会失败。
但不要因此得意忘形,只工作不休息会让你垮掉的,给自己留一点空闲吧。
扯淡。
贝拉想。
事业发展很好?我可不这样认为。
她在地铁北线的国王十字车站就下了车,然后穿过穆尔盖特(伦敦金融区中心地带,译者注)一路小跑到大西洋能源大楼。
她害怕上司茱莉亚生气,因为她永远不知道等着她的是茱莉亚的哪副面孔——一分钟前她可以待贝拉这个私人助理亲如姐妹,下一分钟她就会为一个微不足道的失误对贝拉大发雷霆。
电梯刚升到3楼的时候,史蒂芬进来了。
这位CEO盯着贝拉脖子上挂着的通行卡,但她却怀疑他是在看她的胸部。
“早上好,贝拉。
”史蒂芬看着她通行卡上的名字念道。
“早上好。
”她回答道,然后他们各自低头盯着自己的鞋一言不发。
你应该主动和CEO聊点什么。
贝拉对自己说。
她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但她讨厌现在这种尴尬的沉默,于是她找了个话题:“今天早上有个人在古苏格拉路卧轨自杀。
”斯蒂芬看了贝拉一眼,然后大笑起来,这完全不是贝拉预想中的回应方式。
她在13楼走出电梯,经过走廊时看见一幅新艺术作品挂在那——那只是一些破布粘在画布上而已。
她听说公司为这些玩意儿花了14万美元,可怜的股东。
每天早上专为茱莉亚准备的蓝莓果盘还在办公室外,也就是说茱莉亚也迟到了。
贝拉端起包裹着保鲜膜的盘子,用脚踢开玻璃门,惊讶地发现茱莉亚的外套被顺手丢在椅子上。
贝拉拿起外套,赞赏的目光滑过保罗•史密斯(英国名牌服饰,译者注)标志性的漩涡条纹。
她赶快脱下身上的H&M连帽厚呢风衣,穿上茱莉亚的外套。
外套太长了,还有点紧——茱莉亚几乎不吃东西,所以她虽然比自己的私人助理高六英寸,体重却轻得多。
贝拉羡慕茱莉亚的外套和身材,恋恋不舍地脱掉外套挂好,然后开始查阅她上司的电子邮件。
最新一封邮件来自史黛拉•布拉德贝里,主题是《我会想念你的》。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茱莉亚约史黛拉一起吃午饭?要知道她已经和《金融时代》的记者约好了呀?这时茱莉亚走进来,她和平时一样打扮得无可挑剔,不过贝拉注意到她有一点紧张。
这种紧张贝拉只在茱莉亚犯大错的时候见过一次。
“抱歉我迟到了。
”贝拉赶紧说,但茱莉亚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做过多纠缠。
“我想要第一个告诉你,我刚才辞职了。
”“啊!”贝拉知道这样一声“啊”是远远不够的,但她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做。
她心想:我又不是你。
是的,她永远不会成为茱莉亚那样应对得宜的人,尽管那样的人在职场中更能左右逢源。
在她不确定茱莉亚是否清楚自己明白这次辞职的内幕时,贝拉实在无法做出“正确”的反应。
有时候贝拉想,茱莉亚心里肯定清楚自己这个私人助理对她的隐私了若指掌,毕竟她还不至于蠢到指望贝拉从不会在有机会时好奇地偷窥下上司的邮件。
可是茱莉亚居然在这件事上一直使用的是公司邮件系统,那玩意儿毫无保密性可言。
并且贝拉想到茱莉亚的保密措施就忍不住要笑——茱莉亚居然把所有的邮件导出来放在一个命名为“杂物”的文件夹里,就放在桌面上,没有加密,没有隐藏,任何人都可以打开看。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贝拉终于想出一个很“合理”的问题。
“有人挖我跳槽。
我会去威利马斯顿公司当一名高级政治说客。
”贝拉不是很清楚这是个什么职位,但还是祝贺说:“恭喜。
你什么时候走?”“他们要求我今天就离开,所以我准备在家待上三个月,弄弄园艺什么的。
”贝拉觉得这简直太不公平了。
如果你放弃一份年薪14万英镑的工作,公司会继续支付你三个月的薪水让你待在家里。
可如果她放弃自己现在这份年薪2万9千英镑的工作,那她必须一直工作到辞退通知期的最后一分钟。
史黛拉史黛拉看着她刚写的句子。
我们旗帜鲜明地支持具有可操作性和可持续性的低成本长期控制温室气体聚集的行动。
正在她考虑要不要把这些句子修改得更简洁易懂的时候,茱莉亚来了。
“可以走了吗?”茱莉亚问。
史黛拉从办公桌前站起来,告诉办公室外的娜塔莉自己一个小时后回来。
她们来到街角的“天天面包”店,店里干净的木头桌椅都带着浓郁的法式田园气息。
史黛拉要了一份三色沙拉,茱莉亚说她也要一份,并且告诉服务员不要加调料酱也不要加松仁,莫泽雷勒干酪也只需要放一片。
“那么,”史黛拉看着服务员拿了她们的订单离开后说道,“史蒂芬是什么反应?”“我从来没见过他那么烦躁,”茱莉亚说道,“这次的确很不同寻常。
他用手抱着头,沉默了一会,然后他说我是他对公司所有人里有史以来评价最高的一个,他愿意给我加薪升职。
”“这样的话为什么你不接受呢?”“嗯,”茱莉亚说,“这次辞职并不全是钱的问题,很大程度上是我自己想离开。
辞职还是留下,这关系到我未来十年会待在哪。
你知道什么使我感到真正的恐惧吗?我已经开始厌倦这里了。
你没有这种感觉吗?”史黛拉刚说她没有厌倦,茱莉亚便打断了她继续说道:“你和我完全不同。
你已经开始变成‘大西洋能源人’。
从头到脚都在变。
可我不,我是一个喜欢冒险的人,而你却总是按部就班谨慎行事。
”那些要离职的人有个很有趣的现象,史黛拉想。
他们总是想让留下来的人心情也变得糟糕。
“或许你是对的,”她坦率地回答道,“我认为我留下来是因为我喜欢这里。
大体上是这样的。
”“好吧,但你真不担心有一天你一觉睡醒已经55岁,被迫提早退休,但是做别的又太晚了吗?所以最好在你40岁前离开——或者40多岁,或者不管什么时候,至少在一切还为时未晚的时候离开。
”史黛拉默默接受了茱莉亚的提醒,要知道她比茱莉亚还大3岁呢。
但我有职业道德,史黛拉想,比你多得多。
史黛拉的手机响了。
“亲爱的……是的,我知道,记在我的记事簿里的……哇,这太棒了,干得好!我很期望听到这个消息……我当然是认真的。
我和别人在一起……这太荒谬了。
就这样,不说了。
”她不悦地挂了电话。
“抱歉,是克莱米,她担心她今晚的家长会。
”“不,应该是我说对不起,”茱莉亚说道,“是我没处理好,造成大家的不愉快。
”史黛拉觉得话题扯远了。
她们并没说起上星期二她俩一起坐出租车的时候茱莉亚突然莫名其妙地大哭,然后告诉史黛拉她和詹姆士•斯汤顿出轨的事情。
这件事一下就摧毁了她的生活和工作。
史黛拉试图表现出同情心,但是这真的让她觉得不可思议,并且相当震惊。
他们哪来的时间?怎么可能?史黛拉完全没有注意到身边的两位同事鬼鬼祟祟地溜出去,在茱莉亚的公寓来一场激情性爱。
她也无法理解他们彼此看中了对方什么。
詹姆士既不英俊也缺乏超凡魅力,他肯定不是茱莉亚喜欢的那一型。
相反,詹姆士很聪明并且为人正派(至少在这件事之前她一直认为他是正派的),所以他应该很清楚茱莉亚的肤浅。
“嗯,”史黛拉说道,“我觉得对你来说这件事就这么解决不错,最糟的阶段已经过去了。
”茱莉亚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开始大谈公关公司和政治说客如何在幕后操控政府政策以及他们中一个曾经在白金汉宫工作过的人如何如何……她们又要了杯咖啡,史黛拉问:“你告诉詹姆士你要走了吗?”茱莉亚突然变得苦恼不已。
“没有。
我没有义务告诉他。
我跟他之间没有那么坦诚。
”贝拉她一整天都在帮助茱莉亚整理办公室,五年来这里堆满了各种各样的东西:书,相框,还有笔。
贝拉甚至找到一个淡蓝色的蕾丝胸罩,茱莉亚面无表情地从她手里拿走并放到手提包里。
贝拉还在最下面的抽屉找出很多鞋——四双运动鞋和一双几乎是新的库尔特•盖格尔牌(英国奢侈品,译者注)翡翠绿坡跟鞋,贝拉只见过茱莉亚穿了一次。
“这鞋真酷。
”贝拉说道,虽然她心里想的是这鞋真是丑毙了。
“你穿多大尺码的鞋?你比我适合它们得多,如果能穿就拿去吧。
”“不,不用了。
”贝拉推辞说。
“拿去吧,”茱莉亚坚持道,“如果不是今天都乱套了,我很想送你一件正式的礼物,还有莫莉。
”贝拉在心里更正:是米莉。
“有没有什么简单的方法可以一下子就删除我所有的邮件?”茱莉亚继续说,“我觉得我应该把一切都整理干净。
”“需要帮忙吗?”“不!好吧,你最好提醒我……”贝拉知道茱莉亚无论如何也不想让她看到她邮件上的内容。
尤其是最后的也是最重要的几封信,正好是2个星期前发送的。
那一封,贝拉几乎能背下来。
亲爱的茱莉亚:我想我在午餐的时候完全没有表达清楚我的意思。
我觉得我有点语无伦次,而且你的反应让我非常惊讶。
我的意思是,我们必须结束这一切。
主要理由你已经知道了:我不能再瞒着我妻子继续这样下去了。
而且我觉得我们已经走到了结束,我们之间最初那令人愉快的关系最近已经变得太复杂也太无趣了。
毫无疑问我仍旧很欣赏你,我希望我们可以在工作中继续保持良好的同事关系,我们还是可以成为好朋友。
詹姆士每次想到这段贝拉就一阵恶心。
这家伙完全是个混蛋。
“当初令人愉快的关系”——多么自恋,多么无耻!他好像忽然发现他已经结婚了!这让贝拉觉得克桑都要比这个混蛋好。
虽然克桑算得上是瘾君子和小偷,但至少感情上是很专一的。
茱莉亚收到这封信的那天,贝拉看到她读完整封信后站起来去了洗手间然后回来,所有动作都保持着一种令人恐惧的僵硬。
她一个字也没提。
贝拉看了看茱莉亚起草的邮件:今天是我在大西洋能源的最后一天。
过去五年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段时光,但是现在到了迎接新挑战的时候了。
我会想念我所有的同事:你们不仅是出色的工作伙伴,还是我的好朋友。
我会想念你们每一个人的。
请保持联系。
茱莉亚贝拉看完想到:管他呢。
然后,她转发了出去,就像之前介绍的那样——一共17000名全球雇员。
“我想,”贝拉问道,“你应该不会没想过谁会接替你的位置吧?”茱丽亚耸耸肩:“不,我没想过,但是你没有理由继续待在新闻办公室。
我会向人力资源部推荐的,然后让他们给你找一个真正有趣的人一起工作。
”在大西洋能源工作的四年里,贝拉已经跟过三个上司了。
一个是化学制品部的乔治•斯蒂芬斯,人还行,就是比较乏味;然后是吉尔斯•康维尔,比上一个好一点但他是一个控制狂,他从没安排她做任何事,因为担心她会把事情搞砸;最后就是茱莉亚了。
这是她第一次跟一个女上司,总的说来她并不喜欢这样。
这是一种弄不清的伙伴关系。
茱莉亚希望大家都喜欢她,但是她并不是真的那么讨人喜欢。
贝拉帮茱莉亚叫了一辆出租车并帮忙把收拾好的东西都搬到电梯里。
一个侧面印着“大西洋能源财产”的黄色塑料箱,一个黑色的垃圾袋,还有一个祖•马龙的购物袋。
五年的工作看上去就剩下这些可悲的东西了。
出乎她的意料,茱莉亚用她那干瘦的手臂给了贝拉一个拥抱,这让贝拉很不舒服。
“等我安顿好了以后我们必须一起吃个饭。
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你对我来说是一个极好的帮手,贝拉。
我会想你的。
”贝拉看着这个女人表演撒谎和欺骗。
她又在欺骗贝拉了。
贝拉从来没有被她感谢过。
但是现在,看着茱莉亚力争保住自己的尊严,她突然觉得或许她最终会想念茱莉亚的。
编辑推荐
《高跟鞋战争》为《金融时报》专栏撰稿人,英国新闻大奖得主露西•凯拉维最新小说!入选BBC第四频道,随时在线收听原版小说朗读。诙谐犀利的笔法,洞彻人性的调侃,无处不在的双关语,还有歇斯底里的爱情风暴。在这个快餐时代,只有办公室里的暧昧依旧残留着上世纪式的温柔、优雅、浪漫,以及罪恶的诱惑。一场办公室恋情的大师级讲座,每个人都能在里面找到自己的影子。In office hours, nothing is impossible. Everyhting goes on,never end.
图书标签Tags
小说,女性,外国文学,阅读,文学,爱情


下载链接

高跟鞋战争下载

评论与打分
  •     应该和穿PRADA的女魔头之类有区别的吧,讲金融界的故事,试一下看合不合脾胃。
  •     这本书把职场里的故事说的不太吸引
  •     一次性买了六七本,都不错的样子。
  •     适合无所事事时一口气读完的书。
  •     很好看,作者写得很幽默。好好的恋情,一件接一件,进行着伤人的破碎,不能挽回。张宇的歌特别适合这本书。
  •     值得拜读,封面不是很好看
  •     应该也会好看的,而且脏兮兮的;托氏的这套书整体不错
  •     特别喜欢《街头》这个故事,我们都愿拥有芳华兽这样的挚爱!强烈推荐!!!
  •     在我目前看的他的书里在倒数3名的行列内,慢慢看了!
  •     小孩在图书馆看过两个版本,希望小朋友喜欢
  •     这本书看着有种很特别的感觉,很轻松搞笑的小说
  •     内容让人捧腹大笑,有人喜欢有人评价一般
  •     还特地包了一层塑料膜~ 包装都很完整,力冈翻译的真好
  •     可惜买晚收不全了。,闲时没事看看
  •     不知道内容怎么样!,婆媳关系的书
  •     没有真相。,要有爱啦
  •     居然是这样……,还未细看
  •     等看过再评价,所以怀旧一下。
  •     但纸张及印刷粗劣。,所以继续再买这本。
  •     “80后”的小夫妻值得借鉴。,等待那个SAY HELLO的人!
  •     不太相信有这样的人。,看这个标题就觉得耐人寻味
  •     非常喜欢这本书的目录,很好读。
  •     准备买全,当时没看清
  •     场景历历在目的感觉,就是纸张味道不好闻
  •     你会喜欢一口气把它读完,要么很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