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盛阴谋

高盛阴谋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0-6
出版社:万卷出版公司
作者:李德林
页数:290
书名:高盛阴谋
封面图片
高盛阴谋

内容概要
  六十年前,十万中国远征军溃败怒江,五万英灵长存边缅,胡康河谷尸首如山,那片土著口中的魔鬼居住地无人再敢接近。然而不久后,令人惊诧的事情发生——明明是没有生灵的丛林,为什么英国驻印空军的飞机盘亘不去屡屡轰炸,他们想消灭什么东西?  几乎在同一时间,一份绝密指令下达新三十八师,几个能人异士被选调组成特别分队,不容打探、不容质疑、绝对服从,潜入野人山执行不知终点的任务。  他们要去寻找什么?那片看似平常的丛林为什么如同拥有生命一般,诱惑着他们,吞噬着他们,捕猎着他们?杀机四伏的征途,绝对机密的行动,沿途似曾相识的痕迹,一切到底暗藏什么蹊跷?  行动越接近尾声,真相越令人震惊!
作者简介
  南派三叔,本名徐磊,男,南派小说堂会创始人,被称为中国最会讲故事的小说家,激荡想象力剧情的推崇者,著有《盗墓笔记》系列。现居杭州。
  南派是一个人的名字,更是一个小说的派别。“南派小说堂会”提出“想象力极限”全新概念,开创全新的自由写作模式,作者们得以尽情描述自己最渴望写出的绝妙故事。在南派三叔等人看来,通过讲故事获取巨大财富并不算什么,真正值钱的是故事带给人们的快乐。
  乾坤,缅甸远征军后裔,八字奇特,经历诡异。做过记者、车行老板、画家、教师、木匠,同时也是某电视台视频剪辑部门的头儿。擅长一边悠闲地讲好玩的故事一边高速超车,常常把听故事的人吓到寒毛倒立。
书籍目录
第一章 小分队第二章 追兵第三章 反扑第四章 歼灭战第五章 战利品第六章 乱麻第七章 宽河第八章 过河第九章 怪林第十章 蹊跷第十一章 石人第十二章 界限第十三章 红圈第十四章 悬崖第十五章 毛子第十六章 野猪第十七章 分食第十八章 死地第十九章 要命第二十章 中招第二十一章 解药第二十二章 试药第二十三章 等待第二十四章 哗变第二十五章 谈话第二十六章 涉密第二十七章 解疑第二十八章 起源第二十九章 蒲公英第三十章 飞机第三十一章 村子第三十二章 搜索第三十三章 爆炸第三十四章 地雷第三十五章 长毛第三十六章 信号第三十七章 怪墙第三十八章 炸弹第三十九章 救助第四十章 设伏第四十一章 绝壁第四十二章 追击第四十三章 陷阱第四十四章 大部队第四十五章 找路第四十六章 本子第四十七章 佛像第四十八章 遇袭第四十九章 放弃第五十章 决定第五十一章 夜袭第五十二章 俘虏第五十三章 审讯第五十四章 内奸第五十五章 托付第五十六章 回去第五十七章 推论第五十八章 单词第五十九章 混乱第六十章 密码第六十一章 失败第六十二章 错解

章节摘录
  2010年2月15日,布鲁塞尔雪花飞舞。
希腊财政部长乔治?帕帕康斯坦丁(George
Papaconstantinou)夹着公文包,在礼仪小姐的引领下,坐到了自己的标牌前。
整个会场笼罩着死亡的气氛,神色忧郁的乔治?帕帕康斯坦丁推了推滑到鼻尖儿上的金丝眼镜,环视了一下面如死灰的欧盟部长们。
他心里有一种不详的预感,那个神秘的女人不断地浮现在他的眼前。
突然,寂静的会场一片骚乱。
法国财政部长克里斯汀?拉加德(Chistine
Largarde)花容失色,荷兰财政部长维达?博斯(Wouter
Bos)也缩紧了眉头……到底出了什么事儿?原来,就在欧元集团财长们陆续进入会场的时候,,一列市郊往返列车和一列“欧洲之星”特快列车迎面相撞,尸体遍布在轨道四周,西欧地区的铁路运输立即陷入瘫痪状态。
“欧洲之星”是欧洲大陆生命线,谁能料到,竟会发生如此惊魂的惨剧!财长们都开始交头接耳,会场乱成了一锅粥。
而此时的帕帕康斯坦丁却有点心不在焉,他脑子里想的可不是火车相撞的惨剧,他在向上帝祈祷,希望“欧洲之星”的灾难不会影响到财长们的同情与施舍。
那个巴尔干半岛上的明珠——希腊,已经濒临破产,帕帕康斯坦丁的使命相当艰巨。
迪拜危机引爆了希腊危机,一个巨大的阴谋铺天盖地地席卷而来,希腊人成了箭靶子,德国人愤怒地要抛弃希腊人,欧元区一片混乱。
一个无情的影子帝国,正在疯狂地进行一场完美的狙杀行动。
然而,这不过是猎杀行动的一个开始,猎杀局中局的终极目标竟然是中国!1.“猪瘟”肆意席卷欧盟2月15日,欧盟27国财政部长齐聚布鲁塞尔。
虽然,一大早“欧洲之星”的噩耗让财长大人们无比震惊。
但今天会议的主题,依然是希腊主权债务危机问题。
2009年12月,希腊主权债违约互换利率(CDS)冲破200点,这就是说,希腊政府很有可能还不起债了。
慢慢地,可能变成了肯定,事实上希腊政府已经破产了。
牵一发而动全身,希腊危机威胁到了整个欧盟集团,就象一颗毒丸,让整个欧洲都陷入了恐慌。
葡萄牙、爱尔兰、西班牙都被卷入了债务的漩涡,跟着希腊走到了生死胡同。
死亡气氛四处弥漫,如同可怕的猪瘟,在欧盟区肆意蔓延,形成一个庞大的“猪群”
(PIGS)危机。
“猪群”(PIGS)是葡萄牙(PORTUGAL)、爱尔兰(IRELAND)、希腊(GREECE)、西班牙(SPAIN)四国英文名称首个字母的缩写。
这个带有侮辱色彩的称号激怒了高傲的欧洲人。
现在,所有欧洲人都在怀疑,希腊危机是一个阴谋,是针对欧元区经济的巨大阴谋。
爱尔兰、葡萄牙和西班牙的财政赤字远远超过欧盟《稳定与增长公约》规定的3%的指标,就连欧元区经济的四大金刚之一,西班牙也受到了严重的感染。
这可要了欧盟经济的命,希腊、爱尔兰、葡萄牙三个国家加起来,也不过只有西班牙一半的财力。
而现在的西班牙,岌岌可危。
在2009年年底,标准普尔将西班牙主权信用评级前景下调至“负面”。
西班牙财政部2月发布的报告,2010年公共预算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可能高达98%。
这个数值已经超过欧盟游戏规则的3倍了,意味着西班牙政府正在高负债经营。
看来,问题不仅仅是猪瘟那么简单了,“西班牙斗牛”垂头丧气,“疯牛病”的恐慌让欧盟经济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救命还是看热闹?财政部长会议上,帕帕康斯坦丁一把鼻涕一把泪,带着哭腔,不断地向法国、比利时、荷兰、德国等兄弟国家的财长们哀求,希望欧洲的兄弟们帮助希腊一把。
“欧洲之星”引起的骚乱早已过去,整个会场异常安静。
谁都知道,希腊的主权债已经是烫手的山芋,如果不救,那么希腊只有死路一条。
如果希腊宣布破产,那么希腊主权债违约互换利率(CDS)将套牢一大批欧洲金融机构,到时候就不是希腊一个国家的生死了,而是大家一起死。
财长大人们看了帕帕康斯坦丁的表演后,表情异常的严肃。
突然,有人指着帕帕康斯坦丁的鼻子,声嘶力竭地质问:“希腊是不是故意发行主权债务,将大量债权作到财务报表之外?以达到降低希腊政府财政赤字,掩盖政府财政危机的目的,好混到欧盟集团中来的?”帕帕康斯坦丁鼻子上的金丝眼镜又滑到了鼻尖儿上,这真是一个让希腊政府难以言说的秘密,他无奈地摇了摇头。
财长们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有点儿不大高兴。
欧盟经济事务长官奥利?雷恩(Olli
Rehn)站起来,神色严峻,冷漠地警告帕帕康斯坦丁:“今天再一次强调,在3月中旬之前,希腊必须宣布将追加哪些新的节约措施以降低财政赤字。
”帕帕康斯坦丁对雷恩的冷漠有点儿意外。
早在四天前的2月11日,欧盟召开了一次非正式首脑会议。
希腊总理乔治?帕潘德里欧(George
Papandreou)卑躬屈膝地向参会的首脑们提出,希望这一次首脑会议能够讨论一下希腊债务危机问题。
问题是,欧盟的首脑会议压根儿就没有安排这个议程。
希腊总理声音哽咽,那样子跟乞讨没有区别,就差眼泪哗哗地流了。
欧洲首脑们惊得目瞪口呆,对帕潘德里欧突如其来的举动很是意外。
那一幕带来的震撼,不亚于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美国财政部长保尔森的下跪。
帕潘德里欧的苦苦哀求,终于打动了欧洲首脑们。
会议毫无新意,帕潘德里欧跟祥林嫂一般,唠唠叨叨个没完。
向首脑们哭诉希腊的危机,以及希腊危机将对欧洲经济带来的冲击。
哭诉总是能够赚取同情的,27个成员国的国家领导人一致同意“采取坚决、协调的行动”帮助希腊。
这口号让乔治?帕潘德里欧当时是心里一阵暖流,如春天般的温暖。
四天后,犹如一夜春梦了无痕,带给希腊人的只有欧洲人的冷漠,还有屈辱性的管制。
法国财政部长克里斯汀?拉加德在走出会场的时候,早已守候在大门外的记者将这位女财长给团团围住了,飘飘洒洒的血花落在克里斯汀?拉加德的银发上。
面对记者们连珠炮一般的发问,克里斯汀?拉加德摇了摇头:“有关希腊问题的讨论,未增加任何实质性内容。
”3
月1日,雷恩再赴希腊,对希腊政府态度强硬,要求希腊政府强行削减债务和赤字水平。
事实上,2月15日的欧盟财长会议上,欧盟强硬派对希腊财政已经关了禁闭,对希腊国家财政进行了强制性管理。
督促希腊尽快采取自救措施,在3月中旬拿出有说服力的方案,其自救计划还要逐月接受欧盟审核。
明知结局如此糟糕,希腊人还是坚持做了不懈的努力。
事实上,帕潘德里欧对日耳曼人早已相当失望。
2
月14日,正是大年初一,中国人民笼罩在无限的节日欢乐之中。
然而,就是在这一天,德国人抛弃了自己的希腊兄弟。
确切地说,是德国人愤怒地抛弃了希腊。
这一天,埃姆尼德市场和社会问题研究所公布了一份民意调查,结果显示,53%的调查对象认为,必要情况下欧洲联盟应该把希腊逐出欧元区;有
67%的调查对象认为,不希望德国和其他欧盟成员国向希腊提供数十亿欧元的金融援助。
此前,在首脑会议上,德国总理默克尔还信心满满要拯救希腊。
回过头来,自由民主党议员、德国预算委员会主席奥托?弗里克就跳了出来,向默克尔发出了德国民众的声音:“解决问题,不应该是向希腊提供金融援助,而应该是令德国纳税人远离所有损害。
”如果说弗里克看在同盟的面子上,批驳的态度还算柔和。
那保守派联邦议员米夏埃尔?富克斯可就没那么客气了,这位爷直戳默克尔的脊梁骨:“我没法向领取失业救济的德国民众解释,他们不会多拿一分钱,而希腊人却能在63岁时领取养老金。
”2009
年是德国人的伤心年,经济严重衰退,稍有复苏的迹象,立即就陷入了停滞状态。
继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这是德国第一次历史性大萧条。
默克尔甚至把民众退休年龄从65岁提高至67岁,以遏制财政赤字加速增加。
自己都穷得没饭吃了,默克尔还要拯救希腊,甭说自己的同盟不给面子,就是神仙也要发火了。
德国人的强烈反弹,令欧盟27国陷入被动。
德国是美国重要的出口国,在美国白宫的黑名单里,德国可是威胁美国国际老大地位的重要隐患。
尽管默克尔呼吁德国日耳曼人要视野开阔,要看到希腊的破产将辐射整个欧元区经济。
可是执政党以及联盟强烈的反对声音,让默克尔焦头烂额。
默克尔是德国人选出的总理,她的未来掌握在德国纳税人手上。
要选票还是救希腊?对于一个政客来说,默克尔毫无疑问会选择选票。
希腊兄弟,对不住了,不要怪我们无情,我们也是无能为力!德国金融危机顾问、欧洲中央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奥特马尔?伊辛站出来批评欧盟:“由欧元区国家向希腊提供金融支持不是什么好办法,而是令整栋建筑下沉的主意。
”谁还能站出来拯救希腊?“拯救希腊”真正变成了不负责任的口号,希腊总理2月11日的哀求只是一幕滑稽剧,让欧盟的首脑们看了个笑话。
2.绑架德国,
先上保险再放火2010
年2月15日,欧盟27国财政部长在布鲁塞尔开会的当天,发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问题:华尔街顶级投行高盛集团在管理希腊政府的150亿美元债券销售之前,曾为希腊政府安排一项货币互换(currency
swap)形式的外汇掉期交易,帮助希腊政府掩盖其赤字的严重程度。
希腊的财政赤字问题早已被欧盟统计局捅出来了。
2010年1月12日,欧盟统计局公开宣称,希腊国家统计局在2009年10月向欧盟统计局提交相关财政数据时受到“政治干涉”,其提供的一系列统计数据中存在有意误报,目的是使政府财政赤字显得少一些。
是谁在“政治干涉”?这一直是一个谜。
情人节那一天,《纽约时报》揭开了谜底。
当天的报纸披露,在过去近10年里,希腊政府一直在高盛等华尔街投行的帮助下,通过对赌金融衍生品掩盖财政赤字和政府债务的真实水平。
一大早赶到布鲁塞尔会场欧洲财长们,文件袋里大都揣着这份《纽约时报》。
这可是高盛操纵希腊政府,并欺骗欧盟的铁证啊!不过,货币互换在法理上可是绝对合法的业务。
简单来说,货币互换就是不同货币债务之间的调换。
其具体的交易流程如下:首先,采用美元等其它货币发行希腊的政府债务;然后,在未来某一特定时间与欧元债务进行交换;等债务到期后,高盛再将其换回美元。
货币互换本身没什么问题,但有空子可钻。
为了掩盖希腊债务,高盛给希腊政府支招,兑换汇率不是按照市场汇率,而是大家约定一个汇率。
例如,本来1欧元的市场兑换价是1.35美元,高盛设计了一个优惠的汇率,使希腊能够获得更多的欧元约定汇率。
希腊人一听就很开心,跟高盛借贷10亿欧元,汇率那么低,而且十年甚至二十年以后才还,还不体现在政府公共负债率的统计数据里。
还有这么好的事儿,这可是天上掉馅儿饼啊,希腊人屁颠屁颠地就同意了。
2010年2月15日,欧盟统计局在《纽约时报》等新闻媒体狂轰滥炸的情况下,不得不站出来披露了希腊历年造假的恶疾。
当初希腊加入欧盟一个硬性条件,是加入之前三年的财政赤字占GDP的比值不能超过3%。
为了能加入欧元区,希腊提供了虚假的财政数据:1998年财政赤字占GDP为4.1%,而报告仅为2.5%;1999年赤字占比是3.4%,而报告仅为1.8%。
事实上,这份造假报告已经不新鲜了。
早在2004年11月15日,布鲁塞尔12国欧盟财长会议上,欧盟统计局统计机构就出具了一份长达65页的希腊预算报告,并将这份报告提交给了所有参会的欧盟财长们。
当时公布的报告跟2010年2月15日公布的没有什么区别。
希腊这几年日子过得很紧巴,尤其是2004年举办雅典奥运会,亏空了91亿美元,让希腊政府财政状况进一步恶化。
当时欧盟是有规定的,只要政府的财务报表有外币债务,就要根据汇率换成欧元,1999
年与
2000
年之间,美元和日元对欧元的走势强劲,这样一来,希腊账面上的欧元债务就很高,超过欧盟规定的债务标准。
不难看出,就凭希腊的财政状况,加入欧盟简直是痴心妄想。
除非希腊化解外币债务,满足欧盟的财务标准,要不做梦都甭想迈进欧盟的大门。
如果有人错过机会,多半不是机会没来,而是因为机会过来时,没有一伸手抓住它。
希腊的债务危机对于高盛来说,就是一桩绝好的买卖。
其实这个买卖挺难做的,既要让希腊人成功加入欧盟,还要让欧盟各成员国都满意。
换了别人估计是搞不定了,可在高盛眼里,这也就是个小儿科。
降低希腊债务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将债务循环到表外。
这样一来,就算希腊政府借债上百亿,在财务数据上压根儿就反映不出来,希腊政府还能拿着外债正常运转。
高盛跟希腊政府坐到了谈判桌上,双方签订了一系列将外债兑换成欧元的对冲协议。
这个协议中国人很熟悉,那就是对赌协议。
2000
年底,高盛持有由希腊发行的对冲美元、日元债务的掉期产品组合。
在2000年12月和2001年6月,希腊达成了新的交叉货币掉期协议,并对高盛所持的产品组合进行了重组。
2002年,通过货币互换交易,高盛帮助希腊政府筹到了10亿美元的资产负债表外资金。
通过这一系列的运作,高盛从希腊政府手上赚取了3亿美元的佣金。
然而,这只不过是蝇头小利,更大的阴谋还在后头。
希腊加入欧盟的时候,欧盟需要对希腊政府的财务报表进行审核,当时希腊提交的财务报表科目上,并没有货币互换这一项,当然,这样的表外业务在高盛的财务报表也没有任何的反映。
因为他们只是一张合同。
不过就是这一张张神奇的合同,就能将希腊政府的部分债务移至未来才浮现,从而规避了眼前欧盟对赤字的严格规定。
高盛出手,欧盟审计局的人也只有头晕的份儿。
2002年,欧盟看到的希腊财务报表显示,希腊的财政赤字占GDP的1.2%,符合欧盟规定的3%,财务报表看上去还非常光鲜。
就是这份报表,一直到2004年9月,欧盟统计局才发现有点不对劲。
对希腊财务报表进行重新审核后,欧盟统计局将这个数据调整为
3.7%。
高盛的10亿美元债务还是没有被查出来,事实上,准确的数据应该是5.2%。
一个依靠巨额债务运行的政府,这个政府的财政赤字肯定很厉害。
希腊进入欧元区后,监管更加严格。
短时间内希腊可以通过彩票资产证券化融资来维持,可是时间长了问题一定会暴露。
一旦希腊政府出现支付危机,那借钱给希腊的高盛可就赔惨了。
赔本的生意谁都不愿干啊,高盛可是心知肚明,为了给自己上一道保险,高盛向德国银行购买了20年期的10亿欧元CDS“信用违约互换”保险,将欧元区最大的经济体德国拴在了希腊的债务链条上。
高盛跟希腊的这场对赌游戏,成功把德国拉下水。
这一招,让欧洲人想哭都哭不出来。
花了那么多心思布局,高盛一直在等待做空希腊的最佳时机。
2008
年爆发了全球金融危机,绝大多数国家的经济遭到了重创,到了2009年也未能缓过劲儿来,“沙漠神话”迪拜世界欠债590亿美元,濒临破产。
迪拜危机连累了欧洲,希腊的日子更加不好过了,国内经济十分糟糕,原先一直躲躲藏藏的债务问题也瞒不下去了。
希腊总理帕潘德里欧不得不在2009年12月11日站出来跟民众表白,希腊的债务问题是自身原因造成的,与全球金融危机无关。
他声称希腊政府不会拖欠债务,并明确承诺削减预算赤字,而且还信誓旦旦地发表一系列言论,表态将“修补希腊经济,打击腐败等顽疾”,“我们准备好做出有力且重大的改变,促进我们国家在新时期取得进步”,“确保我们拥有稳健经济”等。
希腊总理的决心,反而成为了高盛做空希腊的最佳把柄。
首先,南非第一标准银行站了出来,发布了一份耸人听闻的预测报告,声称:希腊和爱尔兰等国的经济状况已经不能容忍,爱尔兰和希腊走出危机的能力值得质疑。
利率的下调、货币的贬值以及财政刺激政策的实施都使得这些国家的复苏受限。
这或将导致这两个国家在2010年底之前被迫退出欧元区。
非洲最大的银行南非第一标准银行的报告无异相当于给了帕潘德里欧了一耳光。
之前在国际上毫无发言权的南非第一标准银行,怎么这个时候突然站出来,叫嚣希腊甚至爱尔兰将被迫退出欧元区?是理性的判断?还是另有阴谋?南非第一标准银行的报告带给市场的是一个危险的信号,那就是希腊真的要完蛋了。
在2004年的时候,欧盟统计局发现希腊财务报表造假,那时有不少欧盟国家希望将希腊踢出去,可是希腊最终留下了。
这一次,就连南非第一标准银行也这么说,那希腊的问题看来相当严重。
市场对希腊还债能力越来越担心,希腊主权债务的相应CDS暴涨200%以上。
紧接着就是以标准普尔为首的三大国际评级机构,稀里哗啦地下调希腊政府的主权债信用评级,最后下调到垃圾级,CDS上涨幅度超过400%。
欧洲人受不了啦。
欧元集团主席卢森堡的首相让-克洛德?容克(Jean-Claude
Juncker)态度非常强硬,扬言要推动新规则的出台,以迫使欧元区国家和银行公布对公共金融产生影响的债券互换信息。
表面上看来,这些事似乎与高盛没有任何关系,实际上,这个南非第一标准银行跟高盛关系隐秘。
2007年,中国工商银行宣布收购南非第一标准银行,当时高盛就是工商银行收购行动的首席财务顾问。
同时,高盛还持有166亿股工商银行股票,工商银行上市之后,高盛虽然减持过两成,但依然持有130亿股工行股票,是工行最大的战略投资者。
这是一条曲折而又漫长的操纵链条,现在,一切都清晰了,高盛就是真正的幕后操纵者。
欧盟强烈要求高盛跟希腊政府公布更多的交易细节,并对高盛是否帮助希腊掩盖其财政赤字问题,以达到欧元区成员标准做出说明。
高盛在欧洲搞得动静太大了,欧盟国家纷纷找上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希望美联储能够管管自己监管的高盛,伯南克不得不象征性地表示要调查高盛跟希腊的交易。
乔治?帕帕康斯坦丁在2010年2月15日的财长会议上颇有些始料未及,哀求之后给各位财政大人解释,辩解希腊使用货币互换的方式处理债务问题“当时是合法的”,现在希腊政府再也没有使用此种方式了。
然而欧盟统计局官员态度非常强硬,要求希腊在2月19日之前,提交货币互换交易的信息。
此外,欧盟统计局对货币互换交易的调查还涉及到其它欧盟国家。
一时间,所有的欧洲人都变得异常愤怒。
但愤怒又有什么用呢?德国人愤怒地拒绝拯救希腊,高盛在背后偷着乐,因为德国的银行不得不掏出大把的银子赔偿给高盛。
而德国的银行跟欧洲的很多银行都有CDS的业务往来,那样一来,欧洲的银行集体陷入了高盛的屠杀漩涡。
而如果德国人选择了拯救希腊,那么高盛就会抛空低吸的CDS,依然可以大赚一笔。
也就是说,无论这笔买卖怎样变化,高盛都能稳赚一笔。
美国《滚石》杂志这样形容高盛:“一只吸血大乌贼,缠绕在人脸部,无情地把吸管插入任何闻起来像钱的东西。
”如果把希腊比作一栋房子,那么高盛就是给这栋房子购买保险同时又导致其起火的邻居。
“这正像你为邻居的房子购买火险——这样你就有动机去烧毁那房子。
”意大利联合信贷驻慕尼黑的信贷策略部门负责人菲利普?吉斯达奇斯形象地说明该情况。
遭到高盛“绑架”的德国更是满腔怨恨,德国总理默克尔2月22日的发言暗示对高盛等金融机构的强烈不满:“某些国家正处境艰难,然而那些一年半之前我们伸手援助的金融机构,现在却正利用这一点进行投机……我们被迫每隔几天就要出来平抑货币投机。
”无计可施的欧洲人十分痛恨南非第一标准银行,痛恨这个帮助高盛做空希腊主权债的帮凶,当然对控股这家银行的中国人更是恨之入骨。
眼瞅着希腊危机到了生死关头,欧洲人也戴上了危险的枷锁,逐渐陷入绝望。
此时,一个神秘的希腊后裔浮出了水面,高盛跟希腊政府之间的秘密交易逐渐清晰……
编辑推荐
  《高盛阴谋》编辑推荐:高盛是否凭借国家意志操纵世界?郎咸平财经郎眼重点推荐,平安证券总裁薛荣年、中国第一操盘手丁福根、凤凰卫视主持人曾子墨、《潜伏》编剧姜伟 倾情力荐!高盛是否凭借国家意志操纵世界?郎咸平教授感叹: AIG的一把手换成高盛的人,美林的一把手换成高盛的人,权力重组,然后还有美联银行,也换成高盛的人,证监会的二把手也换成高盛的人,证券交易所也换成高盛的人,期货交易所也换成高盛的人,甚至两任的财政部长都是高盛的人。高盛为何密会《高盛阴谋》作者?高盛在中国干了什么?干掉贝尔斯登、雷曼、AIG、迪拜、希腊之后,谁将是高盛的下一个猎物?                    全面揭秘高盛操纵世界经济的真相。高盛是否幕后操控迪拜危机?希腊对赌内情何在?欧元溃败是否只是一个阴谋?美国证监会为何要起诉高盛?高盛“欺诈门”一出,股指、期货为何纷纷暴跌?高盛的能量到底有多大? 高盛是否在和美国政府演“双簧”?
图书标签Tags
金融,经济,华尔街,阴谋论


下载链接

高盛阴谋下载

评论与打分
  •     金融界朋友推荐的,应该不错
  •     弗格森的弗格森得发
  •     的飞洒地方撒
  •     值得一读,应该推荐给决策者。
  •     高盛阴谋
  •     一本好书。。
  •     很好看!!讲华尔街的历史,快递太快了
  •     很好的一本书,怀着一颗好奇的心阅读高盛
  •     所以买来他的书,对金融、投资感兴趣的人都应该看看
  •     买来后阅毕深感收获颇丰!,华尔街回忆录 这本书非常好
  •     呀,这年头有不知道华尔街的吗?应该真有
  •     看完再补充啊,当小说看。
  •     看封面还不错,可以!
  •     恒久的思想与精神!,朋友推荐看的
  •     不需要什么经济学基础就可以读懂,一个人生的精华
  •     读起来感觉很好,典藏了。
  •     此书非常值得一读,觉得书名有些夸大其词
  •     商业史的故事是不容易讲好的,了解
  •     喜欢寻找“神秘财富”的轨迹的你,这几本书都比较经典的书
  •     看美国如何发展。,努力
  •     估计这本是最满意的了,将华尔街的金融历史
  •     时刻不忘的历史。,可以当故事书的看
  •     是自我拒绝于市场之外,不能现场选读
  •     但缺少深入的分析!,值得推荐
  •     但是也是这些巨鳄给这个世界带来了危机,守住自己的财富才靠谱
  •     我们知道历史,一本包装精美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