豺狼的日子

豺狼的日子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2-5-20
出版社:新星出版社
作者:弗雷德里克·福赛思
页数:408
译者:姜焜
书名:豺狼的日子
封面图片
豺狼的日子

内容概要
  一九六三年,一名杀手受雇刺杀法国总统夏尔·戴高乐,除了“豺狼”这个代号,全世界任何情报组织都对此人一无所知。  刺杀戴高乐只有百分之一的可能,但对于“豺狼”这样的顶尖高手来说,这已经是百分之百的胜算。他杀人无数,从未失手;他身手非凡,冷酷无情。对来他说,唯一的准则是就是杀手的职业准则,最大的敌人就是还活着的目标。  每次“豺狼”都能领先一步,逃出警方布下的罗网。面对危险之极、高深莫测的“豺狼”,整个法国警方都束手无策,只能寄希望于一位低级别的警长,因为每个人都知道他实际上身怀绝技。  历史的命运维系在两个人之间这场尊严与智力的较量之中。
作者简介
作者:(英国)弗雷德里克•福赛思(Frederick Forsyth) 译者:姜焜  弗雷德里克•福赛思(Frederick Forsyth),当代最有特色的国际政治惊险小说大师。一九三八年出生于英国肯特郡。他的一生极富传奇色彩,六岁就曾试图搭载美军坦克去诺曼底,十六岁能单独驾驶双翼飞机翱翔蓝天,十七岁做过斗牛士,十九岁任英国皇家空军战斗机飞行员。然而,他的理想是当一名记者。退役后,由于能讲英、法、德、俄、西班牙等多国语言,被英国路透社录用,派往巴黎、柏林和比拉夫等地进行采访,足迹遍及欧洲、中东和非洲。在那个动荡不安、战火不断的年代里,暗杀、爆炸、绑架、黑幕等国际政治事件成为他关注和追踪的焦点。冒险和传奇伴随他的一生,特殊的身份和丰富的经历为他的创作积累了丰富的素材。 福赛思从一九七一年开始小说创作,以《豺狼的日子》 一举成名。之后陆续出版了《敖德萨档案》、《战争猛犬》、《魔鬼的抉择》、《上帝的拳头》、《偶像》,《复仇者》等多部长篇小说。由于作品的逼真生动,福赛思的小说出版后经常立刻成为西方各国政府首脑、军队将领、情报部门、军事科学人员争相研究的读物,甚至他在小说中虚构的情节,也一再被恐怖组织模仿,其中部分手法曾被用来刺杀英国女王。由于福赛思对西方各国的政治主张、经济态势、民俗风情、军队建制、谍报机构、间谍手法、武器装备、军械性能了如指掌,所以,他的描述更容易使读者产生一种身临其境的感受,有专家甚至声称“英国的情报机关也时时刻刻关注着他”。 二○○六年,福赛思推出长篇小说《阿富汗人》,再次在全球引起轰动。此书成为当年德国《明镜周刊》的年度畅销书,法兰克福书展上最具影响力的作品。美国版上市首周便登上《纽约时报》畅销排行榜。福赛思再次无可争议地证明了他在政治惊险小说领域的统治地位。至今为止,他的作品已在全球三十六个国家销售超过七千万册,曾连续十七周登上美国《纽约时报》最畅销图书排行榜,同时被翻译成多种文字在各国出版,是名副其实的畅销小说大师。
书籍目录
第一部
密谋
第二部
猎捕
第三部
绝杀

章节摘录
版权页:
巴黎,一九六三年三月十一日,早上六点四十分。
天很冷,特别是当一个人即将被行刑队枪决之时,更显得寒气逼人。
在福尔•迪夫里堡的庭院中,一根行刑柱插在冰冷的砾石地里。
法国空军中校让-马里耶•巴斯蒂安-蒂里站在柱子前,双手被绑在柱子后面。
他凝视着二十米开外面对着他的那队士兵,眼中的疑惑慢慢消退。
黑布蒙上了他的眼睛,截断了这最后时刻的阳光。
他用一只脚蹭了蹭脚下的砾石,略微舒缓了一下紧张的情绪。
士兵们将子弹推入枪膛,拉上枪栓。
在二十支来复枪拉开枪栓的喀哒声中,牧师的祷文显得十分虚弱无力。
院墙外驶过一辆贝利埃特大卡车,还有一些小点的车辆穿过它面前的马路向市中心奔去。
卡车冲着马路使劲地摁着喇叭,刚好盖住了行刑队长官的“瞄准”口令。
枪声响起,这座正在苏醒的城市却连一点涟漪都没被激起,甚至还不如空中鸽子拍翅膀的声音维持得长久。
喇叭声慢慢消散了,那致命一枪的声音也渐渐消弭在院墙外逐渐喧腾的交通噪音里。
这个军官是“秘密军组织”杀手组的负责人,他一直在寻找机会刺杀法国总统。
他的死亡原本被认为是一种终结——随着他的死亡,谋刺总统的活动也应该就此结束了。
然而,命运就是喜欢嘲弄人,实际上,它却恰恰标志了一个新的开始。
要解释这一点,必须首先回头看看,为什么在这个三月的早晨,在巴黎城外军事监狱的院子里,吊起了一具被打成筛子的尸体。
这一天是一九六二年八月二十二日。
在一年中最热的日子里,即使已经是晚上七点,气温仍然有二十三度。
整个城市都热得冒汗,巴黎人把抱怨个没完的老婆和哇哇叫的孩子塞进车里,去乡间度周末了。
太阳终于沉落到巴黎宫墙的后面,长长的影子穿过院落,带来了令人舒适的凉爽。
此时,有那么几个人正等在巴黎城外。
他们决定,有一个人必须死,他就是法国总统夏尔•戴高乐将军。
市民们正准备逃离炎热,去海滩和河边消暑纳凉;而在巴黎富丽堂皇的爱丽舍宫里,内阁会议却仍在进行中。
十六辆黑色雪铁龙DS型豪华轿车正停在背阴处。
它们首尾相连,形成一个圆圈,占据了茶色砾石铺就的前庭四分之三的空地,靠西侧的墙边是阴影最先盖住的地方。
司机们躲在这里阴影的最深处,相互开着无伤大雅的玩笑,等待主人的到来。
今天的内阁会议比平时长,所以抱怨也比往常要多些。
直到七点三十分,一个身披链饰、挂满勋章的礼宾官才出现在六级台阶顶端的平板玻璃宫门后面,朝卫兵招手。
司机们把手里抽了一半的高卢牌香烟扔在地上,踩进砾石地里。
大门两边的安全人员和岗亭里的士兵站得笔直。
巨大的铁栅栏门开了。
第一批部长出现在玻璃门后的时候,司机们已经发动了汽车。
礼宾官拉开门,内阁成员纷纷走下台阶,互相道着周末好好休息的祝福。
汽车按照先后顺序排在台阶下,礼宾官弯腰拉开车的后门,部长们爬进各自的汽车,经过向他们敬礼的共和国卫队士兵,驶出大门,驶向新区的奥雷诺街。
不到十分钟,他们都走了。
两辆加长的黑色雪铁龙DS19型轿车还在院子里,慢慢驶向台阶。
第一辆车插着标志着法兰西共和国总统的三角旗,开车的是弗朗西斯•马罗克斯,他是一名警察,来自沙托里国家宪警总队培训总部。
他生性沉默冷静,从不参与司机之间的玩笑;他开车既快又安全,一直是戴高乐的私人司机。
除了马罗克斯,车里没有其他人。
紧随其后的第二辆DS19也由一名来自沙托里的宪警驾驶。
七点四十五分,又有一批人出现在玻璃门后面,砾石地上的警卫再一次立正站直。
夏尔•戴高乐身着惯常的深灰色双排扣套装,系着黑色领带,出现在玻璃门后。
按照老式的礼节,他为伊冯娜•戴高乐夫人拉开门,让她先出去,然后挽着她的手,领着她走下台阶,走向等候着的雪铁龙。
他们在车边分开,总统夫人钻进前面那辆车的后座左边,总统从右边上车,坐在她的身旁。
他们的女婿阿兰•德布瓦西厄上校,时任法国陆军装甲和机动部队的总参谋长,检查确认了车的两个后门都锁好后,坐在了前排马罗克斯的旁边。
其他两名陪同总统夫妇走下台阶的官员坐进第二辆车。
身材魁梧的亨利•德茹代尔是今天的当值保镖,他是卡比尔人,来自阿尔及利亚。
他坐到前排司机的边上,松了松腰际的大左轮枪,重重地靠在了椅背上。
从这一刻起,他的眼睛就开始不停地转动。
他不是看前面的那辆汽车,而是在汽车快速行驶中注视着两旁人行道上和汽车转弯时街上的一切动态。
第二个人向留下来的当值警卫说了句话,然后钻入车的后排。
他就是让•迪克雷,总统的警卫队长。
西侧墙的旁边,有两个戴白色头盔的摩托车手。
他们发动引擎,缓缓驶出阴影,朝大门驶去。
他们彼此相距十英尺,并排在出口处停下来向后望。
马罗克斯将第一辆车驶离台阶,转向大门,开至摩托车警卫的后面,第二辆车也紧随其后。
这时是晚上七点五十分。
大铁栅栏门再次打开,这支微型车队经过站得笔直的卫兵,驶入奥雷诺大街,行至大街尽头后,便进入了马里尼街。
栗子树下有个年轻人,戴着白色的摩托车专用头盔,站在一辆小型摩托车旁。
一看到车队经过,他便从路边骑出,与小车队拉开一段距离后跟踪前进。
八月的周末,路上的交通一切如常,总统出行也没有事先通知。
只有前导摩托车的警笛声向执勤交警通报着车队的到来。
交警们疯狂地吹着哨子,挥着手,及时拦住其他车辆,让车队通过。
车队在林荫道上加快了速度,飞速冲进了克莱蒙梭广场的阳光中。
车队笔直地穿过广场,向亚历山大三世桥开去。
那辆小型摩托车车手一直跟在官方车队的后面,没遇到任何麻烦。
过了桥,马罗克斯跟着领骑的摩托车驶入加列尼将军大道,然后是宽阔的荣军院大道。
跟踪的摩托车车手现在知道他要的答案了。
他在荣军院大道和德瓦雷纳大街的十字路口处放松了尖叫着的油门,驶向街角的一个咖啡馆。
他走进咖啡馆,从口袋里拿出一枚硬币,大步走向咖啡馆后面的电话机,打了一通本地电话。
中校让-马里耶•巴斯蒂安-蒂里等在默东郊区的一个咖啡馆里。
他三十五岁,已婚,有三个孩子,在空军部工作。
他有着正常的职业和家庭生活,但内心却对夏尔•戴高乐充满深深的仇恨。
他认为戴高乐把阿尔及利亚交给阿尔及利亚人是对法国的背叛,是对那些让他在一九五八年重新上台的人民的背叛。
失去阿尔及利亚并没有让巴斯蒂安-蒂里个人损失什么。
他这样做并不是出于个人的考虑。
在他看来,他是一个爱国者。
他坚信,一定要杀死这个他认为背叛了法国的人,以此来表达他对祖国的忠诚和热爱。
那个时候,成千上万的人有着和他一样的想法,但很少有人和他一样成为疯狂的“秘密军组织”的成员。
这个组织发誓要杀死戴高乐并推翻他的政府。
巴斯蒂安-蒂里就是这样一个人。
电话来的时候,他正呷着一杯啤酒。
酒吧侍者把电话递给他后,就去酒吧的另一头调电视去了。
巴斯蒂安-蒂里听了一会儿,小声地对着话筒说:“很好,谢谢你。
”然后便挂断了电话。
酒钱已付,他慢步踱出酒吧,来到人行道上,拿出夹在腋下的一卷报纸,小心地打开两次。
街对面的一个年轻女子放下一楼房间窗户上的蕾丝窗帘,转过身对着屋里来回走动的十二个男人说:“是第二条路。
”五个年轻人立刻停止绞动自己的手指,跳了起来。
他们都不是老练的刺客。
另外七个人年纪要大一些,相比之下没那么紧张。
这群人的首脑是这次暗杀行动负责人巴斯蒂安-蒂里的副手——中校阿兰•布格勒内•迪拉•托库奈伊,一个右翼分子,出身于一个拥有土地的士绅家庭。
他也三十五岁,已婚,有两个孩子。
屋子里最危险的人物是乔治•瓦坦,三十九岁,宽肩膀,方下巴,是一名“秘密军组织”的狂热分子,以前是一名阿尔及利亚的农业工程师。
两年后他再出现的时候,已经是“秘密军组织”最危险的刺客之一了。
他腿上受过伤,所以大家都叫他“瘸子”。
年轻女子宣布了消息之后,这十二个人从楼后鱼贯而出,来到房子侧面的路上,那里停放着六辆偷来或租来的汽车。
这时是七点五十五分。
巴斯蒂安-蒂里花了好几天亲自研究这次暗杀的地点,测算射击的角度、汽车行驶时的速度和距离以及拦截车队的必要火力强度。
他选的地点是解放大街,这条马路很长,笔直地通向小克拉马尔区的主要交叉路。
暗杀计划是这样的:第一组由狙击手和协作成员组成,计划在总统的专车到达交叉路两百码前开火。
他们将躲在停靠在路边的雷诺小货车后面,这个位置的射击距离和角度极佳,命中率很高。
根据巴斯蒂安-蒂里的计算,当和货车并排的时候,头车会被一百五十发子弹射穿。
总统专车停下来后,“秘密军组织”的第二组就从支路上冲出来,近距离扫射,干掉警卫的车辆。
两组人一起再花上几秒钟就能处理掉总统等人,然后就冲向停在另一条支路上的三辆车撤离。
作为行动组的第十三个人,巴斯蒂安-蒂里亲自望风。
八点零五分,组员均已各就各位。
巴斯蒂安-蒂里则悠闲地拿着报纸,站在一百码外的埋伏地点——靠近巴黎方向的一个汽车站上。
第一突击小组的组长塞奇•贝尼耶届时会站在雷诺小货车边,看到挥动的报纸就会向四肢伸开趴在他脚边草丛里的狙击手下达命令。
布格勒内•迪拉•托库奈伊会开车拦截警卫,“瘸子”瓦坦则举起冲锋枪扫射。
当小克拉马尔路边的枪机保险打开的时候,戴高乐的车队刚刚冲出拥堵的巴黎市中心,到达郊区宽阔的马路上,这时车队的速度差不多提到了每小时六十英里。
道路豁然开朗的时候,弗朗西斯•马罗克斯看了一眼手表,觉出身后那位老将军有些焦躁不耐,于是开得更快了些。
两辆摩托前导车已落到车队后面。
戴高乐一向不喜欢这种鸣锣开道的排场,他很乐于一有机会就让他们离开。
车队就这样进入了小克拉马尔的勒克莱尔大街。
这时是八点十七分。
此时,一英里外的巴斯蒂安-蒂里对他所犯的一个巨大错误毫不知情。
个中原委直到几个月后他坐在死囚牢里,才从警察那里得知。
在研究刺杀时间表的时候,他查过日历,得知八月二十二日的日落时间是晚上八点三十五分。
表面上看起来,即使戴高乐的日程安排比通常的晚,刺杀计划的实施时间也依然充裕。
而且实际上,戴高乐的行程的确比预定的时间要晚。
但是,这位空军中校查看的日历是一九六一年的。
一九六二年八月二十二日的日落时间是八点十分。
就是这二十五分钟改变了法国历史。
八点十八分,巴斯蒂安-蒂里发现车队飞驰进入解放大街,朝他开来,时速为每小时七十英里。
他疯狂地挥动报纸。
一百码外,马路对面的贝尼耶生气地努力透过朦胧的夜色盯着汽车站边那个模糊的身影。
“中校挥报纸了吗?”他自言自语道。
话刚出口就看见总统专车的“鲨鱼鼻”车头闪过车站,进入视野。
“开火!”他冲脚边的狙击手尖叫。
枪手开火的时候,车队已经和他们并排了。
他们以九十度角射击一个时速七十英里的移动目标。
由于刺客们的射击技术还不赖,头车还是中了十二枪。
大多数子弹都打中了后面那辆雪铁龙,两个轮胎被击中。
虽然是自补胎,但突然消失的气压还是让高速行驶的车子东倒西歪,靠两个前轮滑行。
这时,弗朗西斯•马罗克斯救了戴高乐的命。
当王牌狙击手、前外籍军团的瓦尔加射中轮胎的时候,其他的枪手正对着逐渐消失在夜色中的汽车后车窗倾泻弹夹里全部的子弹。
有些子弹射穿了车身,有一颗击碎了后车窗,贴着总统鼻尖几英寸的地方飞了过去。
前座的上校德布瓦西厄转过身,冲着他的岳父大喊一声:“趴下!”将军夫人立刻低下头,趴在丈夫的腿上。
将军则冷冷地说:“啊,怎么又来了?”然后扭头向后车窗外看去。
马罗克斯控制着颤抖前进的车轮,缓缓进入滑行状态,同时轻柔地踩下油门。
短暂失去动力的雪铁龙重又冲向与布瓦街的交叉口,“秘密军组织”的第二行动组正等在这条支路上。
马罗克斯后面的警卫车辆紧跟着,毫发无损。
布格勒内•迪拉•托库奈伊等在布瓦街上,开着引擎。
向他冲去的汽车速度留给他的选择很清楚:要么自杀式地拦截汽车,让猛冲过来的金属物体把他碾成碎片;要么合上离合器,半秒钟都别迟疑。
他选择了后者。
他掉头开出小路,驶上和总统车队并行的车道。
和他并行的不是戴高乐的专车,而是神枪手保镖德茹代尔和迪克雷队长乘坐的车。
瓦坦从右车窗探出半个身子,向着前面的DS车后部用冲锋枪扫射。
透过破碎的玻璃,他甚至可以看见戴高乐傲慢的身影。
“那些白痴为什么还不还击?”戴高乐生气地问。
德茹代尔正试图射击十英尺外那辆车上的杀手,但却被宪警司机挡住了视线。
迪克雷冲司机大喊,让他跟上总统。
眨眼间,“秘密军组织”的车被甩到了后面。
两个前导摩托车手中的一个差点被从小路突然冲出的托库奈伊弄得跌下车来。
两辆车稍事调整,都跟了上来。
整个车队冲入环形路口,直穿过去,继续向郊外驶去。
那几个埋伏在伏击地点的“秘密军组织”的人来不及互相埋怨,便匆匆扔下行动中使用的三辆汽车,跳上预先准备好用来撤退的车子,消失在逐渐降临的夜幕中。
警卫队长杜克勒通过无线对讲电话,把刚才发生的情况通知了前面的机场。
十分钟后,车队到达机场,戴高乐将军坚持直接开到直升机等候的停机坪。
车一停,军官和官员一下围拢上来,拉开车门,把浑身颤抖的戴高乐夫人扶下车。
戴高乐将军从另一边下来,抖了抖腿上的玻璃碎片,没有理会周围官员慌乱的慰问,绕过汽车,扶住妻子的胳膊。
媒体关注与评论
福赛思真会开玩笑,他向我们讲述了一个严肃的故事,豺狼的刺杀和警方的追捕使我们不得不向作者问道:这是虚构的吗?我们怀疑当局在掩盖事实。——《书评家》福赛思塑造了一个世界上最危险、最高深莫测的杀手形象。他手持一支来复枪,便能改变历史的进程。——兰登书屋《豺狼的日子》堪比约翰•勒卡雷的《柏林谍影》,二者难分高下。——《纽约时报》
编辑推荐
《豺狼的日子》编辑推荐:福赛思凭借《豺狼的日子》一举登上世界政治惊险小说大师的宝座。荣膺爱伦•坡年度最佳侦探小说奖。著名导演弗雷德•金尼曼执导的同名电影曾轰动一时。他手持一支来复枪,便可以改变历史。“豺狼”之后,所有的杀手都是拙劣的模仿者。2005年马耳他英联邦首脑峰会期间,“基地”组织谋刺英国女王的行动蓝本。
名人推荐
福赛思真会开玩笑,他向我们讲述了一个严肃的故事,豺狼的刺杀和警方的追捕使我们很想问作者:这是虚构的吗?我们怀疑当局在掩盖事实。 ——《书评家》 上帝啊!豺狼不是在谋杀戴高乐将军,而是在谋杀可怜的读者,紧张的气氛让我喘不过气来了。 ——英国书评家海曼斯 福赛思塑造了一个世界上最危险、最高深莫测的杀手形象。他手持一支来复枪,便能改变历史的进程。 ——兰登书屋 《豺狼的日子》堪比约翰•勒卡雷的《柏林谍影》,二者难分高下。 ——《纽约时报》
图书标签Tags
推理,英国,午夜文库,小说,悬疑,侦探小说,推理小说


下载链接

豺狼的日子下载

评论与打分
  •     魅力何来?
  •     豺狼的日子,非常好看的小说
  •     还不错哦的选择
  •     很好很不错啊经典的书
  •     豺狼的日子
  •     有塑封保护
  •     有当代前景的惊险小说
  •     书不错呢,很是喜欢,午后好好看
  •     太多灵异事件了。,小说合集都是短篇的
  •     由于作者是台湾的作家,属于低调的历史人
  •     书里的有些作品很让人伤感,但哈代的文字是能一直牵引我读下去的。
  •     帮家里人买的,没记得买就到了
  •     文章是挺好笑的,看了下开头就看不下去了。
  •     小孩很喜欢*,不是我想要的那一本呀
  •     我没看。但是书质量还是不错的,以后买书还买译林的
  •     沧月的织梦者我更喜欢下半截,但是依然是那么好看。
  •     封面文字挺搞的!希望内容也好看!神速!,比三体更悲凉
  •     但这就是现实。,是我想要的图书
  •     具体也不知道,现在小孩看一般般
  •     回头来评下飞氘的青春奇幻。,这才是小说
  •     第一次觉得黄大仙可爱,在新华书店看到的
  •     了解一种叙事风格和文学思想。,小孩喜欢读这些书
  •     比不上但是创意不错,值得收藏!!
  •     “没头没尾”,书里看到这句直接是笑出声来。
  •     希望好~~,想不明白当时怎么买了这本书。。。适合中学生看看吧。。。
  •     很让人满意的版本,这本反复看了很多遍
  •     话说不是没在德国待过,卡波蒂的挚友
  •     绝对的物超所值!,不是我喜欢的侦探类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