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步桥

七步桥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9-8
出版社:中国华侨出版社
作者:红娘子
页数:244
字数:215000
书名:七步桥
封面图片
七步桥

内容概要
有人说,她是中国悬疑小说界的异数有人说,她是梦幻灵感的真正宠儿……  湘西古镇,七步桥的传说,红娘子即将给您震撼心灵的下马看致命诱惑!  七步桥,湘西土地上最神秘、最惊悚的传说。职业怪异的林涵离开家乡湘西,蜕变为城市白领阶层。就在这时,同事范启泽接二连三遭遇怪事,甚至与连环血案扯上莫名关系。林涵怀疑范启泽遭到不可思议的诅咒,就在林涵、谢楠即将出手调查时,范启泽失踪了。130年前的孽,30年后的缘,林涵、范启泽等人解得开七步桥的枷锁吗?乱坟冈上,丧心病狂的复仇,懵不知情的受害人。七步桥的对面,还是那个黄泉引路人。
作者简介
红娘子,惊悚女皇,现居深圳。一个擅长用精致唯美的文字编织诡异凄美故事的苗族女孩。
作品远销至意大利、韩国。文风诡异,善构思,百变风格,功底扎实,总让人惊喜,在她的作品中,有人看到恐惧、有人看到感伤,还有人看到凄美。她以自己独特的方式,在黑暗中轻舞飞扬,迄今出版有长篇惊悚小说《红缎》、《绿门》、《橙子》、《青丝》、《迷藏:血色面具》,言情小说《大唐1号美容馆》、《这个猪头会魔法》、《穿越公主我最大》、《乌龙公主私奔记》、《初见》等。
书籍目录
楔子第一章
初始第二章
遗美第三章
噩梦第四章
血卯第五章
水妖第六章
前尘第七章
死咒第八章
山寨第九章
仙娘第十章
迷踪第十一章
绝路第十二章
桥柱第十三章
影子第十四章
新年第十五章
缘灭尾声

章节摘录
  第一章
初始  那年的事情发生的时候,林涵还没有出生。
黑家也还没有搬出浦市镇,所以他自然不知道这些事情,此时此刻,他正在一个溶洞里面开始着自己的工作。
  “小兄弟,你确定能找到他们?”  一个头戴矿灯的家伙四下打量着这个黑黢黢的大洞,岩壁上的层层石钟乳还在滴答滴答地滴水,脚下很滑,而且整个洞里面还有一股难以言表的霉味。
  “应该没有问题,你们公司来勘探这个洞子干嘛?”  “旅游。
”  林涵头顶安全帽,手上拎着强光电筒四下查看着,实际上GOV公司这次找到他也是无奈之举,在勘察这个溶洞的时候他们有两名工程师不幸失踪了。
  “没办法啊!怎么找都找不到人,害得两家的家属都打着横幅到公司门口了。
”  张主管无奈地摇着头,这件事情来得蹊跷,两个人在这个本早已算是探明的溶洞中莫名失踪,无论公司下属救险队怎么找,却怎么也找不到人。
  关键是现在家属们声称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于是就和死活杠上了。
不过在这原本并不深洞子里来回趿拉了好几遍就是不见两人,逼得没办法,只好死马当活马医,去找了据说神通广大的黑家。
  不过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居然只请出了这么一个毛头小伙子,看样子也不过二十出头,脸色如同在非洲呆过一样,黑黑的像某个姓古的明星,面貌倒是称得上英俊,不过无论五官怎么精致也不用这般打扮吧——林涵穿着一个大胶皮套裤,身上披着军用大雨衣,活像是雨天去看鱼塘的老农,手上还抓了把登山镐。
在洞中摸索着、用手上的镐四下敲敲,一步步前进。
  后面几个队员已经面露愠色,对这个全副武装的家伙起了怀疑——若是怕脏怕出事的话还揽上这个活干吗?  林涵不紧不慢地走在勉强能够称为路的洞中泥泞面上,从身上的小包里掏出一件玩意儿,用嘴叼着电筒,自顾自地掐算起来。
只见后面的人全都傻了眼,林涵拿出来的是一个堪舆用的罗盘,正比划着,一声不吭跟着自己的判断往各个分支的选择路线走去。
  “主管,弄半天来了一个道士啊?”一个队员小声的凑在张主管的耳边小声嘀咕了一句,无奈这洞子极小,回响又大,于是这句话一下子就传到所有人的耳中,林涵猛地回头,看着那个说话的家伙。
  眼中的愤怒好像是能透过黑暗的火焰一样,烧得那人愣在一边,手足无措。
  张主管尴尬地打着圆场,心里却还是和那个队员一样,打着嘀咕:“怎么这个也出来了,该不会是神棍骗钱吧。
”  林涵续上被那个家伙打断的思路,继续看着罗盘,看着前面,一步一步的走进去。
后面跟着的队员都不敢再说话,任凭这个年轻师傅折腾下去,最后再去看笑话。
  陆续往里走的过程让人愈来愈压抑,这个洞子有太多的分岔,连负责领路的队员都有点吃不消林涵东插西穿的前进,额上无端端的沁出许多汗来。
  正当大家往前赶的时候,林涵猛地趴在地上,将地上的一洼泥水溅开,然后仔细的在地上察看着什么。
后面的人被这个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恨不得也跟着趴下,张主管也赶忙爬过去问怎么了,林涵没回答,只是不慌不忙地开始在泥地上做各种舒展运动,口中念念有词:“从这里摔倒,在这里抓地,在这里滑下……”  林涵在泥水中滚动着,在一些难以发现的痕迹上做着那两人失踪前的最后一些动作,而在一旁看着的其他人却全然不能理解,只能傻等着结果的出现。
  这里有一处异常湿滑的地方,上面长期滴着的水让当中的淤泥像是成了冰块一样被涵养着,光滑无比。
但是上面所留下的痕迹却并不容易消失,林涵也就是靠着这一点去追溯失踪者失踪前的最后痕迹。
  不过这里一旦有人踩上,很可能滑倒,不过这一次滑倒却又是怎么让两个人失踪,林涵也不知道自己按照这个痕迹行进下去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在翻滚到洞壁边上的时候,一脚踩上了一个被前人蹬得光滑无比的地块,林涵身子突然像是失了控制一样,不能控制地往一个暗处滑去。
他猛地喊了一声,情急之间顺手将登山镐一把扎进地面,而靠在旁边一直跟着林涵动作的的张主管也顺着地势往下滑来,林涵急忙一手抓住他,他才没继续往下滑下去。
  不过张主管趴在湿滑的地面,好像带着林涵开始慢慢的往下滑去。
张主管张嘴跟着林涵一起嚎叫起来,登山镐好像一点点的在松脱。
  像是一个天然的滑梯一样,张主管狼狈地将脚蜷在林涵身上,使劲扑腾。
  队员们连忙猴子捞月一样连起来,一把抓着张主管的脚,合力将两人拖回了安全地带,林涵抹去脸上的泥水,喘着大气说道:“这里就是了,你们下去找吧。
”  几束灯光照过去,队员发现了藏在岩石下面的一个难以发现的洞口,刚好能容下一个人趴着过去。
那个洞口宛若是一只张着嘴的阴险怪兽,等着到将要到口的食物。
  而一块突出的如同盖子一般的石头却恰好挡住了视线,难怪常人难以发觉。
  张主管被刚才的经历吓得不轻,于是没有说话,从这里下去的话,谁知道会出现什么事情。
总不能为了两个未知生死的人,让更多的人下去送死。
  林涵知道他已经怕了,过去拍了怕他的肩膀,和他一起坐在地上,淡淡地说:“要是不怕破坏了这里的旅游价值,就铲掉这里的泥巴,把洞口扩大,打上桩子再下去不就行了。
”  张主管听了这话像是抓了救命稻草一样,连忙带着几个人往洞口回去。
不一会儿又叫上更多人,将各种器械带了进来,在狭窄的洞口面上开始作业,将水泥混杂的地方全部铲去,然后铺上碎石,打上两条坚实的桩,动静之大让顶上的钟乳石好像也在摇晃着准备掉下来。
  洞口被铲大,路面被铺好,两名工人准备下去,事隔这么天,要准备的自然只能是黑色尸袋了,张主管找来两个尸袋和绳索,吩咐注意安全,正要下去的时候,一直猫在一角的林涵开口了:“多带一个吧,有用的。
”  张主管愣了一下,赶到他面前问是怎么回事,林涵没有说话,站直了身子,说自己要走了,让张主管给带带路。
张主管犹豫地看了看后面等着自己发话的工人,甩了甩手让多带一个尸袋下去,然后便和林涵往洞口走去。
  林涵一路上默不作声,这个活还真没有接过,洞穴虽然留下了更为明显和易于保存的痕迹,但是刚才要是没有多一点的队员,还真难说自己会怎么样。
  张主管在一边絮絮叨叨问着林涵到底是用什么方法找的,可是现在人还没有找到,怎么又那么确定就是那里?  林涵还是不出声,张主管只能是讨了个无趣,只好也埋头带着林涵往洞口走去。
  半小时后,洞口出现不远处,强光照过来,清新的空气往里灌着。
林涵贪婪地吸了一口气,感觉真是美妙——瞳孔慢慢缩小,肺里有了带着各种味道的空气的感觉,可能也只能在这种洞子里面才会有。
  走出洞口的时候,林涵径直走到自己的车旁,这是一辆老款的北京吉普,草绿色的顶棚早就成了黄色,像是被霜打过了一样,边角处已经变得灰白,有点惨不忍睹。
  他将身上的套裤和雨衣除掉,林涵从车里摸出一瓶水,往头上倒下去,仔细洗了洗泥水,然后将东西丢进后备箱,回头看了看张主管,说道:“明天我去你们公司拿钱,就这样。
”  张主管面上泛出一丝难色,有话想说,还没有说出来,林涵已经打燃了自己的老爷吉普车,轰隆隆的冒着黑烟,就要开车离开。
  “人还没有找到,你就这么肯定啊!”张主管对这个古怪的年轻人有点不解,于是禁不住喃喃自语:“难道是这个就是传说中的代沟?”  林涵从车中探出头,用手指着自己脑袋,露出一个狡黠的微笑:“回答你的问题,我们是靠这里吃饭的。
”  不等张主管回应,老吉普突突地朝市区方向开去,可不到一会,车子转了头又开回来。
  张主管还没有回到洞中,远远看到这黑小子又回来,心头居然有一丝欣喜,连忙迎了上去。
车停了下来,林涵走下来,磨蹭着走到张主管面前,支吾着半天,开了口:“能不能预支我一百元,车快没有油了”  张主管快抓狂了,这小子居然就是为这个又折回来。
  “那个谁!拿一桶汽油来,给他加满!”  一个小工听话的将抽水机边上的汽油拿到吉普车旁,林涵将钥匙丢了过去,小工熟练的将油箱加满了汽油。
林涵不好意思的甩了甩手,朝张主管道了谢,钻进车里,继续发动走掉了。
  不一会儿,洞里头传来消息,说是尸体找到了。
不过让人不可思议的是真如林涵所说,除了两具工程师的尸体之外,还有另外一具白骨,看上去年头很久了。
而最让人头皮发麻的是,那具白骨的手臂好像是拖着其中一个工程师的腿。
  不知是不是巧合,不过,事情也未免太过诡异了。
张主管砸吧一下嘴巴,让所有人守口如瓶,不要声张,而后,朝着林涵离开的方向意味深长的看着。
  林涵其实已经料到他们的脸色,这也算是卖一送一吧!这种小事举手之劳,有时候拿出来显摆会觉得很有气势。
  这是一个月来林涵做的第一笔生意,确切地说是黑家一个月来的第一笔生意。
也是,任谁也难得相信这么一个科技和神汉结合的怪异行当,不过这一笔费用大概够一月花销了。
  林涵拨弄一下湿漉漉的头发,和老爷车一起发出无奈的叹息。
  回到家中的时候,夜已经深了,匆匆吃了点东西,林涵无力地倒在床上,等着第二天的结账。
  GOV公司的写字楼的确豪华,林涵的破吉普在进入停车场后发现吓人的停车费真是吓了一跳,这比开着车耗油还要贵!  一边抱怨着将停车条揣进口袋,一边进了大门上电梯,直接上顶楼,去找张主管。
  见到林涵,张主管一脸赔笑地给林涵倒了杯咖啡,林涵皱着眉头喝了一口,放下杯子,开门见山地说明自己的来意,就是要钱。
  听了这个张主管脸上的笑赔得更加殷勤,这一举动倒是让林涵觉得有点不对劲。
  “这个钱嘛,倒是好说,不过一时间上头也没法报啊!你说我是写什么好呢?难道要写八万元费用,找寻尸高手一名,用于查找失踪人员?可是你们家也没有什么可以信赖的资质嘛!”  张主管摩挲着自己的大茶杯,极为官僚地说了这么一句,让坐在大沙发上的林涵再次将深深的身子埋了进去。
  “那是什么意思,我还就拿不着这点钱了么?不就是几万块嘛!”  这就是个体户的悲哀,黑家确实没有什么资质能证明自己是解决问题的关键所在。
  可是万万没想到这么大的一个公司还会赖账,林涵脑袋中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停在楼下的老爷车,以及那高昂的停车费。
  张主管嘿嘿一笑,倒是没有作答,只是继续看着林涵,手上还是端着茶杯,稳如泰山。
  “那怎么办啊,我可是等着钱花来着呢!”  林涵真想将面前这个中年老头推进昨天那个洞里面,本来说好,找到尸首就给钱,现在居然玩起了太极,真是让人气愤不已。
  “你别急嘛,我这里还有个解决办法,这样,你啊明天就来上班,上两个月,就算是特聘人员,月薪四万元,这样两个月就可以解决费用报销问题了嘛。
”  这是一把如意算盘,张主管辖下的事故科有了这么一个人,往后的事情自然好解决,而且如果真有事情,还不用多花什么钱,因为昨天的事情已经让他明白林涵的厉害。
  林涵的脑袋此刻像是被炮竹轰了一样,张嘴说不出话来,还有这样的条件,真是让人无语到极点。
  张主管笑着问林涵答不答应这个条件,并抛出了杀手锏:“据我所知你们最近的业务好像不好,与其闲着,还不如过来坐班,好歹不至于无聊吧。
”  这就像是点穴一样,刚好正中林涵心中的哑穴,让他更是瞠目结舌,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
  见林涵还在犹豫,张主管往上加了码,将林涵的工资添到每月五万,如果有什么福利,还能算上一份。
  林涵听了这些条件,倒是微微有点心动,可是最后一点愤怒的心情让他仍然没法即刻答应,即使立场已经动摇。
  “我晚点再说吧,但是我还是想要马上拿到钱。
”  林涵硬着头皮再喝了一口咖啡,往外走去,开门之际又折回头来,向张主管预支了五十元——楼下的停车费。
  张主管看着渐渐走远的林涵,心满意足地将杯中的茶一饮而尽。
  下电梯的时候,林涵的脑子里面乱成了一团,这回不光是经济问题点中了他的死穴,另外只受过义务教育的他在十五岁后的社交经验基本上等于零,谁知道还得怎么处理该死的同事关系。
  最为要命的是:是不是上班族就得每天喝咖啡啊,天!  在走出大门口的时候,林涵已经将这些破事儿搅和成一团,浆糊一般混在脑中。
  打开车门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车门居然已经打开了,老爷车的门看来已经不牢靠了。
但是副驾驶上,竟然又睡着一个姑娘,这个姑娘穿着婚纱,斜靠在车座上,微微闪动着修长到不可方物的睫毛。
  “这又是怎么回事,拿这个抵账我可不能接受!”林涵心里想着。
  婚纱是白色的,如同烟雾一般笼罩着这个漂亮姑娘,在白纱之下藏着一副玲珑细致的面孔,而这个时候,她正睡得香。
  林涵不知道该怎么办好,自己车里平白地出现了这么一个姑娘,要是这个时候她叫一声非礼估计自己得吃官司,想到这里,林涵将钥匙抽出,慢慢地退出车子,以表示自己的清白。
  那姑娘却惊醒了,不分青红皂白就一把抱住林涵,紧紧地抱住,然后开始嘤嘤哭泣,叫着:“范启泽,你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
”  林涵将双手伸得大开,表明自己是无辜的立场,可这温香软玉扑在自己胸前,虽然不知道是福是祸,但暂且也只能忍受下去了。
  过了一会儿,那女子才算缓过神来,松开了手臂,重新又软绵绵的靠上车座,目光呆滞地看着前方,先前那股劲头全然不见。
林涵小心翼翼地捅了捅她,心头实际上对这个莫名其妙的疯婆娘咬牙切齿,怎么就平白无故地爬上我的车,又上演这么一出苦情戏啊?  见那女的不动弹,林涵想开了车门将她放出去,但还没等动手,那女的又醒了,开始唧唧咕咕地说了自己的遭遇。
  男主角是范启泽,原本在今天是他们的结婚日,教堂和花车都准备好了,可是在关键时候,男主角跑了,怎么都没法找到,于是新娘明敏才会疯跑到范启泽工作的大厦,想象着能找到他。
图书标签Tags
悬疑,红娘子,小说,恐怖,恐怖小说,中国,文化


下载链接

七步桥下载

评论与打分
  •     红娘子的故事,总像一张拉满了弦的弓,叫人绷紧神经,身入其中。故事里的七步桥其实也正是生命路途中的七步桥,每个人的人生总会有许许多多的坎,迈过这坎,你可能就完成了自己生命中的完美蜕变。七步桥的故事读着叫人忧伤,所幸林涵的幸福还是在这座七步桥中找到并且牢牢地把握了。。。。。。只是有时候,我也突如其来地问自己,林涵的成长与幸福,是不是来自于父辈的付出?岁月如水,人生的路渐渐走过大半,后来才领会到,人世间如果有一种爱是无私无怨的,那只能是父母对儿女的爱。
  •     七步桥 看到我一些不知道内容
  •     
    其实,我从初中就开始看红娘子的书了,对她的书,我是非常的喜爱,可以说是又恨又爱啊,不知道多少次怕到睡不着觉,哈哈哈,但是就是喜欢,没道理的喜欢,真的好好看。非常建议大家看看,很有水准的悬疑小说
  •     挺喜欢红娘子的书,不过不知道七色什么时候再出呢
  •     红娘子的小说,一直是不错的,看了好几部了。
  •     红娘子的书一直很喜欢,很恐怖,很过瘾
  •     书已收到还没看。但是红娘子其他的书当当没有卖的
  •     可以说是本本经典,但是有一些没有买到,红缎等等。
  •     非常喜欢她的书,很有让人一直看下去的冲动!
  •     才看开头,吓死我了。
  •     本周买了这本好书,认真读读。QQ313983218
  •     现实与激情都有,很感人也很有心跳感!个人觉得很不错!
  •     还没有看,一直喜欢红娘子
  •     她的作品一直都是那么的精彩,真的是百看不厌。我会继续支持的,立志买齐红娘子的所有作品
  •     看了一次没过瘾,准备再看一次。
  •     看过不少惊悚书,这本可是一般,顾头不顾尾的,内容表达不清楚。1苗人族长为什么要割血,没有交代明白就过去 了 2苗女突然死亡又活了,出现的莫名其妙 3林涵的父亲突然死亡,也是莫名其妙 最后快结束的时候又出现一个教授领着两个徒弟? 为什么林涵到山洞里,交代的很模糊 。总之这个书写的一般 没有青丝好看。如果先看这本书的话,就不会买红娘子的书了。 期待紫玲和橙子好看吧。
  •     跟《面具》一样都有迷藏这个词,所以好奇是不是一个系列。都是写的湘西一个古镇。总体不如面具好看~但里面的亲情还算挺感人的。红娘子的细腻体现的一如既往。
  •     我觉得挺一般的 ,跟红娘子的七色没法比,
    看的人莫名其妙的 ,有时候到是觉得挺恐怖的
    不过桥怎么搭起来的也没太明白 ,
    不过在红娘子的笔下 ,总是分好鬼坏鬼,
    呵呵,情节很好,不过写的很无聊,很多情节没有交代明白。
  •     与娘子之前写的作品相比较的话,不是很好!

    对于七步桥的形成没有详细的说明或者介绍,上来就是诅咒看得我有点不明所以。结局也很仓促刚刚有点明白就没了,还有很多没交代问题呢!

    个人总体感觉没有以前的好看!!
  •     最近挺关注红娘子的书,不过,这本书没有七色系列好看,可能是本人比较喜欢恐怖悬疑之间带点小幽默的,呵呵
  •     没有七色系列的好看。有点失望啊
  •     不如七色系列
  •     很一般的书,不推荐购买。
  •     故事不够吸引我。
  •     可能是我看这种书太多的原因,这本书没有带给我太多的感觉!
  •     一直都有看红娘子的书。这一次买的两本都很令人失望。不好看。好象不是同一个人在写作。
  •     我一直都很喜欢红娘子的写作风格,看过所有红娘子写的灵异方面的书,但是七步桥写的真让我很失望!
  •     经典,不喜欢小漫画家对酷法医不好
  •     情节设置合理,很完美
  •     虽然书有点厚,一直喜欢看侦探小说
  •     占卜什么的,小哥头顶上的金佛
  •     不太喜欢七根胡,很喜欢天下霸唱!
  •     书的纸张感觉不错,特别无聊时读读。
  •     很喜欢这种漫画风格,逻辑严密。
  •     一定要读的一本好书,这一本洁癖相信也不会差!
  •     世界上并无鬼,看完了这本书
  •     还来不及看呢。,看中了他是潜伏的作者
  •     消遣用,我觉得不论哪个年龄段的人
  •     因为是特价所以收了一本。,这本出我从头看到尾
  •     老式硬汉派读物,本来看内容介绍还有点兴趣
  •     买了绝对不会失望!!!!期待下半部,忘杨忘杨
  •     为了收藏买的,内容很多啊
  •     世界最新悬疑推理小说,很好的悬疑书
  •     书已经收到,林晃+ 角丸圆
  •     没有任何掩饰的敲击脆弱的神经,堪称经典啊
  •     和刘慈欣的风格截然不同。,儿子很喜欢的一本书
  •     内容也是简单,比起失控稍微差了一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