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壁

赤壁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8-04
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作者:史杰鹏
页数:297
书名:赤壁
封面图片
赤壁

内容概要
  赤壁之战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以少胜多的战役。究竟以如何之少对如何之多?落魄的刘备为何会得到谋有诸葛武有赵云的追随与青睐?拥有江东富庶之地的孙权和自命不凡的周瑜为何肯与弱小的却是潜在对手的刘备联手抗曹?年轻的诸葛孔明在七星坛上使用了何种招术换来了东风?雄才大略的曹操为何一而再再而三地中计?二乔与诸位英雄究竟有着怎样的情感纠葛?青年才俊史杰鹏用他的学识与想象构筑了一个他心中的三国,隔着千载尘埃奏出赤壁之战的绝响。
作者简介
  史杰鹏,江西南昌人。北京大学中文系硕士、北京师范大学文学博士。现任教于北京师范大学古籍所,研究方向为古文字学、训诂学和出土文献学。发表古文字学、训诂学论文十几篇,主持全国高校古委会项目《〈玉烛宝典〉整理研究》和美国福特基金会项目《汉服的研究与发展》。文艺作品有长篇小说《亭长小武》《婴齐传》《赌徒陈汤》和长篇历史读物《文景之治》等。与中影集团多次合作,为中央电视台大型纪录片《颐和园》撰稿,陕西卫视大型纪录片《裸俑背后的千年帝国》撰稿。
书籍目录
第一章荆州局势一残暴的孙策二蔡氏兄妹暗商对策三投奔刘表四反思失败五拒送质子六蔡氏移情第二章火烧博望坡一孙权的抉择二政坛老手吴氏三刘备北征四夏侯悖追击刘备五火烧博望坡六重赏与猜忌七蒯越的阴谋第三章蔡氏青眼惜刘备一闲居新野二初见徐庶三神秘老者四初顾茅庐五红烛情深六怅惘七卧龙初见八髀肉复生空垂泪九驿馆萦旧梦第四章卧龙出山一患得患失的诸葛亮二三顾茅庐三美人救英雄四刘琦出守江夏郡五族灭孔融六州牧府杀气七刘表薨逝八南征新野第五章兵败长阪坡一鲁肃出使荆州二截获投降密信三刘备兵围襄阳四南逃江陵五虎豹骑突击六当阳长阪坡七江津岸边八刘备获救九遭遇鲁肃十曹操入江陵第六章孙刘结盟一大乔的心绪二文武冲突三江陵仓实四柴桑激孙权五姐妹交恶六母子相争七踌躇难定的孙权八亲刺虎看曹公九舌战群儒十《铜雀台赋》戏周瑜十一琴瑟相谐十二爱慕寡嫂十三君臣布腹心十四小乔的伤感第七章赤壁对垒一江陵封赏诸降将二战争总动员三老将救美惹情丝四周瑜西征五周刘初会六战前誓师七曹营内讧八勇猛当数甘兴霸九周瑜的惊悚第八章蒋干中计一自告奋勇的蒋干二美色撩人蒋干晕三吴太夫人病入膏肓四赐死大乔五蒋干逸兴说甄妃六吴太夫人一怒而亡七蒋干盗书八荆州士卒遭虐待九反问计成斩蔡瑁第九章大战前夕相伐谋一大乔的痛苦二算计诸葛亮三将计就计四告别大乔五草船借箭六曹操也使反间计七神秘的东南风八苦肉计九巧使连环计第十章赤壁败逃一横槊赋诗二孔明借东风三火烧乌林四大乔自杀

章节摘录
  第一章
荆州局势  一
残暴的孙策  荆州牧刘表这几年心情都不大安稳,因为北方打得一塌糊涂,曹操跟吕布打,吕布跟刘备打,袁绍跟公孙瓒打,曹操跟袁绍打,袁术也派孙坚来跟他打。
要不是他的心腹爱将黄祖的伏兵在岘山一箭射死了孙坚,他这个荆州牧早几年就呜呼哀哉了。
  他知道孙坚那伧夫的残忍,要是被他攻下了襄阳,自己就会遭到南阳太守张咨一样的命运。
当年张咨还以为孙坚北上进攻董卓是忠心勤王,欢天喜地地接待孙坚的军队。
孙坚假模假式地赠给他牛酒。
按照儒家礼节,来而不往非礼也,第二天,张咨也带着两个随从,扛着牛酒去孙坚军营回访。
两人快活地坐在堂上说着话,突然孙坚一个主簿跑进来,当面劾奏张咨身为南阳太守,不好好整治道路,使军队不能及时赶到洛阳进攻董卓。
张咨一听,觉得不妙,想告辞出军营,可是孙坚已经变脸了,一挥手,左右就把张咨像狗一样牵了出去,牵到辕门,咔嚓一声,将脑袋砍了下来,孙坚随即接管了南阳。
  刘表每次想象张咨被孙坚手下牵出时的心情,就黯然不快。
张咨是他的朋友,两人曾在洛阳上太学,比邻而居。
他知道张咨是个心思细腻的人,见花落泪,见月伤心的,连一只蚂蚁都不忍心踩,曾对同窗宣扬,蚂蚁也会有像人一样的痛楚。
谈起儒家大义来也一套一套,当官一向仁爱,被百姓拥护,可是竟然死在孙坚这个粗鄙的畜生手里,而且这个畜生还使用那样狡诈的手段。
张咨猝然被牵到辕门斩首的心情是怎样的,刘表完全能感同身受,每次想到,全身都会一阵冰凉。
  要是被那个畜生攻取了襄阳,自己和两个儿子自然也会被他的人像狗一样牵出,咔嚓几声,脑袋滚到一边,只有身腔里的血咕噜咕噜地往外流,而一个刚才还活蹦乱跳的人,就这样永远也不会说话,这是多么悲惨的事啊!  自己的美貌娇妻蔡氏当然不杀,孙坚会把她抱到床上,三下五除二扒个精光,像恶狗一样扑上去,恣意交欢。
这种粗鄙的军士,哪里懂得怜香惜玉。
这无需想象,看看他的儿子孙策就知道了。
  孙策跟他父亲孙坚一样,凶狠狡猾。
前合浦太守王晟和孙坚是故交,互相连妻子都见过了,友情可谓坚若金石。
可是孙坚死后,孙策毫不客气突袭王晟的军队,把王晟一家老少捉来,拉到市场上斩首。
杀到王晟的时候,坐在看台上的孙策母亲吴氏出现了,假惺惺地说:“策儿啊,王晟和你父亲有登堂见妻的交情,把王晟诸子兄弟老少全给枭首就足够了,留下王晟这个七十岁的白头老翁,又能掀起什么大浪呢?饶他一命算了。
”孙策好像挺孝顺,说:“孩儿听母亲的。
”接着又奸笑了一声,“这老竖子一个人活在世上,只怕比死了还难受呢!”  刽子手提着绳子,把王晟牵出,推到孙策和吴氏面前。
孙策给他松绑,躬身施了一礼,道:“伯父,小侄孙策拜见伯父。
”吴氏也和蔼地说:“阿兄,妾身这里有礼了。
”说着欠了欠身子。
  王晟眼角含着泪花,雪白的头发零乱飘散,脸上满是青紫的寿斑。
他呆立了片刻,突然跪倒在地,磕头如捣蒜:“夫人和将军请杀了老朽,但请看在老朽和令尊有登堂见母之交的份儿上,饶了老朽诸子侄的性命,老朽九泉之下结草衔环,也会报答夫人和将军的恩情!”  吴氏不说话了,头撇到一边。
孙策笑道:“伯父请起。
就因为伯父和先父有登堂见母的交情,所以家母敦告小侄,说虽然我们两家交兵,但小侄一定不能害了伯父的性命。
只是伯父家诸子侄,小侄却和他们素不相识。
俗话说斩草除根,当断不断,必留后患。
小侄要是今天不杀他们,只怕他们将来必杀小侄。
请恕小侄不能从命。
来人,送伯父回客舍休息,好好款待。
其他人继续行刑。
”  几个士卒架起王晟就走,市场上鼓声继续响起,惨叫哭泣求饶声不绝于耳。
王晟被两个士卒夹着,回头撕心裂肺地大骂:“你们孙家都是畜生,当年孙坚不是我,早就死在扬州太守许贡手里了……苍天哪……”  孙策怒道:“站住,让伯父在这里好好观看,不要让他老人家有什么意外。
”  士卒赶紧应了一声,把王晟又拖回来。
一个士卒按着他花白的头颅,让他不能偏离刑场方向,让他亲眼看着他的妻女儿孙们被相继斩下了头颅。
孙策的母亲吴氏,则在一旁不停的叙说旧情,安慰着王晟。
受刑的最后一个是王晟的孙女,她尖声啼哭,号呼着“大父,我怕”,刽子手利落地将她小小的脑袋按在砧板上,手起刀落,哭声戛然而止。
王晟惨叫一声,晕了过去。
  望着王晟枯槁的面庞,孙策嘿嘿冷笑。
吴氏道:“策儿,明天你就亲自率军,将许贡的首级斩来祭奠你父亲,大丈夫恩怨分明,不要让你王伯父瞧不起。
”  三年前,孙策和他的部下周瑜进攻皖城,捕获了前太尉乔玄的两个孙女,惊为国色,当即就把大乔留给了自己,把小乔赐给了周瑜。
至于二乔的父母宗族,则故意让他们死在乱兵中,之后还假装慨叹,说自己没有留心,未能保护好他们。
孙坚父子,就是这么无耻的。
  听到刘表这么絮絮叨叨,蔡氏不耐烦了,忍不住打断了他:“什么叫无耻?生逢乱世,怎么也不能用儒术那一套来治理国家。
有道是,治御臣下用申韩,打仗要学孙武,儒术那套在太平时刻,用来骗骗百姓是可以的,在今天,可就不适用了。
”  刘表愣住了,他没想到蔡氏会这么粗暴地打断他,想发脾气,毕竟对她非常宠爱,拉不下脸来,只能恨声道:“你个妇人,懂得什么?我汉家立国四百年之久,不就靠儒术感化人心吗?”  蔡氏见刘表急了,也舒缓了语气,道:“妾身说实话,主公且不要生气。
妾身幼年也曾请人教过几卷史书,据说西京的时候,孝宣帝就说过,汉家自有制度,本以霸王道杂之,岂能独用儒术。
后来继位的孝元皇帝纯用儒生,果然法令不行,国家衰敝。
西京之亡,肇端正在孝元啊。
”  “你给我滚,”刘表终于暴怒了,他被蔡氏这番言辞气得说不出话来,指着蔡氏,“先帝岂是你可以指摘的。
你……”  蔡氏见刘表气得打战,怕他真的出事,不敢说了,召唤侍女:“来人,快扶将军安歇,将军有点累了。
”  侍候刘表安歇之后,蔡氏怏怏地踱出门,一屁股坐在门槛上沉思。
侍女们见她脸色忧伤,也不敢上前打扰。
  过了会,蔡氏站了起来,吩咐道:“来人,给我驾车,我要回家探望母亲。
”  二
蔡氏兄妹暗商对策  蔡氏的家族是襄阳有名的世族,有良田万顷,家族子侄布满了荆州的各个郡府和县廷,族长蔡瑁,当年率领全族人扶持迎立了单人匹马来到荆州上任的荆州牧刘表,因此深得刘表恩宠,五年前,刘表的妻子病故,干脆迎娶了蔡瑁的妹妹蔡氏,两家更是唇齿相依。
  蔡洲是襄阳大族蔡氏的庄园,庄园四面渌水环绕,只有一条细细的小道和外界来往,小道两旁密密麻麻栽满了的高大的苦楝树,好不幽深。
路上满是青绿的苦楝子,树上蝉叫声此起彼伏。
  此刻,蔡氏乘坐的辎车驶进了庄园,她心头闷闷的,透过辎车的窗帷呆望,突然感叹了一声,道:“停车!”  她掀开车帘,站在车上,环顾四周,远处的池塘里,野鸭戏水,落叶飘零。
她呆呆看着这宁静的场景,又赞美道:“唉,真是好一片世外乐土!”  迎面一个中年人打马从树林的小径里驰出,在车前猛地勒马停住,笑道:“老远就听见君夫人大发感慨,下臣昧死敢问君夫人,有何烦恼,臣一定竭尽心智,为君夫人分忧!”  蔡氏见是蔡瑁,笑道:“阿兄说话好没正经,跟妹妹也这样文绉绉起来了。
”她又叹了口气,道:“我方才是感叹我们蔡洲风平浪静,一派祥和,真是人间仙境。
”  蔡瑁扬鞭一笑,面朝斜阳映照下绯红的池塘,道:“既然风平浪静,一派祥和,为何还要感叹?难道要风生水涌,妹妹才会心开吗?”  蔡氏左右瞧瞧,对身旁的侍卫说:“你们守在洲边,我和兄长去堂上拜见父母。
”  两人沿着小径走入庄园,蔡氏蹙着眉头道:“阿兄,你觉得我们荆州的宁静还能延续多久,我们蔡洲能永远像这人间仙境吗?”  蔡瑁收起笑容,两手不停地绞着马鞭,道:“我知道你担心曹操进犯,不过有你夫君在,四方才士都辐辏涌入荆州,曹操又怎敢来?”  “岂止曹操,还有孙吴呢。
”蔡氏看看蔡瑁的神色,道:“阿兄,其实你也一直担心罢。
”  蔡瑁默然不答,两人并肩又走了一会,蔡氏停住脚步,盯着蔡瑁的脸,又道:“阿兄,你觉得主公比袁绍如何?”  蔡瑁把脸扭到一边,手里的马鞭不断凌空挥动着,嘴里道:“袁绍外宽内深,有贤才而不能用,依违二子之间而不知立嫡,所以一败官渡,再败仓亭,羞愤而逃,怎能与我们主公相比?”  蔡氏道:“阿兄不要掩耳盗铃了。
袁绍就算有贤才而不能用,犹自文有沮授、审配,武有颜良、文丑,且为政宽厚,冀州百姓一直称颂他的恩德。
而遍观荆州,那些南下的名士如今却尽皆隐居在南阳山中。
谁贤谁不肖,不是很明显吗?”她的目光注视着远处的群山。
  蔡瑁直视蔡氏,道:“那又能怎么办?当年我们蔡家和蒯越家族之所以尽力辅佐他,就因为他是刘氏宗亲,本身又有贤名。
现在已经过去十年,说什么都晚了。
要是当初能找到强过他的主君……”蔡瑁说到这,止住了,眼睛望着地下,也微微叹了口气。
  “挑错了,不能重新挑一次吗?”蔡氏道。
  蔡瑁愕然抬头望着蔡氏,惊道:“那怎么行,背叛主君,人神共愤啊。
”  蔡氏道:“他虽名为主君,又何恩于我们蔡家?当年他单马来到荆州,一无所有,若不是我们蔡家和蒯家尽心辅佐,他哪能在荆州立足?当初尊奉他为主君,就是以为他能保护荆州不遭涂炭,现在既然不行,为了荆州的百姓,我们也当换一个更好的贤君。
”  蔡瑁不答,走到亭边朝远处眺望,突然回头:“你,你的意思是……”  蔡氏答非所问:“听说左将军刘备派遣使者来,想投奔我们荆州,是不是?”  蔡瑁仍旧惊讶:“妹妹,刘备和我们无亲无故,主公可是你的夫君啊!  蔡氏摇头:“不然,良禽可以择木而栖,贤臣可以择主而仕,我们女人难道就不可以择夫而嫁吗?当初阿兄辅佐他,我也以为他是个英雄,才喜而嫁他,没想到只是个夸夸其谈的儒生,天天在屋里皓首穷经,官事废弛,众僚失望。
阿兄,你也看到了,如今曹操正急攻袁氏,袁氏一灭,必然移兵南下荆州,难道我们只能坐以待毙吗?”  蔡瑁望着天,叹道:“可只怕刘备也不能抵挡曹操啊。
”  三
投奔刘表  建安六年,对刘备是个灾难的年份。
两年前,曹操已经击破了袁绍,使依附袁绍的刘备失去了在中原的最后一个依靠,只好把目光转向南方的刘表。
  在刘备看来,刘表和自己同宗,上溯几百年,还同是景皇帝的子孙,如果能得到他的帮助,或许可以北上抢回自己的地盘。
刘表手里的荆州共有九郡一百一十七县,人口数百万,富庶繁荣。
要是自己能拥有这么大块的地盘该多好啊!可是他没有刘表那么好的出身。
当然这也得怪自己,刘表从小就很好学,儒书读得烂熟,所以年纪轻轻就闻名乡里。
他的老师是南阳太守王畅,有这么一个大官作为后台,谁敢不敬?所以很快他就和汝南范滂、山阳张俭、南阳岑晊等七人齐名,号称“八友”。
他们都是饱读儒书,一身正气的官吏,把节义看得比生命还重,所以早早的就倒了霉。
范滂因为和宦官作对,上了朝廷逐捕的名单。
诏书下到汝南郡,汝南郡郡督邮奉命去范滂的家乡征羌县抓人,可他到了征羌县城外,没有进城,只在传舍里捧着诏书大哭。
这消息传到范滂耳朵里,范滂道:“这肯定是督邮来抓我,又不忍心,所以哭泣。
我怎么能让他为难呢?”于是亲自跑到县廷去投案。
县令郭揖也非常敬重范滂的为人,说宁愿和范滂一起逃跑,也不愿抓他。
范滂以会连累母亲为借口,不肯答应。
郭揖只好将范滂投入监狱。
被杀之前,范滂和老母和弟弟诀别,大哭道:“弟弟为人孝顺,有他照顾母亲,儿子就放心了。
儿子现在追随先父游于地下,存亡各得其所。
只希望母亲千万不要伤心!”范母凛然道:“你今天能和李膺、杜密这样伟大高洁的人物一同就死,死亦何恨?做人不能太贪,既想留名竹帛,又想优游寿考,鱼和熊掌岂可兼得?”范滂涕泣受教,从容受刑,围观者莫不涕泣。
  那次一起被杀的才士共有一百多人,刘备骑在马上,眉头不展,暗自叹息。
汉家有如此多的忠臣孝子,却终究不免倾覆的命运。
范滂和他的母亲固然可敬,然而,光有这种可敬的节操,又于事何补?看来后汉的政治,儒生当政也未必是好事,他们或者优柔寡断,救世无功;或者心怀鬼胎,持兵观望。
根本没有拯救朝廷的心思。
刘表就是前者,袁绍呢,则是后者。
曹操消灭了袁绍,打着兴复汉室的旗帜,又岂会真的还政汉室。
  要是你有曹操那样的势力,你又岂会还政汉室?刘备胡思乱想之中,又突然问起自己这个问题。
  那不同,我是刘氏子孙,是汉景帝的子孙,我有势力,当然也可以自己做皇帝,但是国号依然是汉。
就像光武皇帝,重新匡复天下,定都洛阳,依然尊崇刘邦为高祖皇帝一样,刘氏子孙依然宰割天下,刘氏祖先依旧血食。
  可是自己什么势力也没有。
作为儒生的刘表,靠着名儒的声名,获得了荆州;而又因为儒术的熏陶,做事优柔寡断,空守着大片疆土,无所作为。
天下的事就是这么奇怪的。
  “将军,过了这座桥就是襄阳了。
我家主公正在桥那边迎接将军。
”樊城守将来到刘备身边,低声道。
  刘备纵目对岸,只见对岸汉江之畔,旌旗飘扬,鼓声喧阗。
中间竖着一柄黄罗伞,伞下依稀是一辆豪华的金根车,那大概是刘表的专车。
  “多谢将军指点,备这就立刻过江,拜见刘荆州。
”说着刘备一拱手,对身后的关羽、张飞等随从道,“来,跟我走。
”几十骑暴风一样向江对面刮去。
……
媒体关注与评论
  史杰鹏让我更混乱了。他的历史和他的小说,如此浑然一体,有的分明是填补了历史,却从没有见过这样的情景。一个尊重历史的历史小说家,是怎样用小说的形式还原历史的?史杰鹏给出了一个例证。认识史杰鹏,我太自豪了。  ——著名学者孟宪实  史杰鹏的长篇历史小说,具有跌宕起伏的戏剧张力,透着深厚的学识与功底,使他在芸芸编剧中鹤立鸡群。让我不由地惊诧与赞叹。  ——中国电影集团公司制片分公司总经理赵海城  很多很多年以来,我们熟悉三国故事要靠《三国演义》,而研究《三国演义》的人经常参考的是《三国志》。《三国演义》和《三国志》之问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一直到现在还在纠缠。明明是双方;哪里像三国啊。史杰鹏命里注定要成为三国演义的第三方,现在他不声不响地插入,让三国演义名副其实起来。史杰鹏是怎么进入三国的,这段传奇还是留给他自己讲吧。我现在的读后感是,史杰鹏让我更混乱了。他的历史和他的小说,如此浑然一体,有的分明是填补了历史,却从没有见过这样的情景。一个尊重历史的历史小说家,是怎样用小说的形式还原历史的?史杰鹏给出了一个例证。认识史杰鹏,我太自豪了。  ——历史学者孟宪实  好一个枭雄并起、风云变幻的三国。羽扇纶巾的周瑜,谋略超群的诸葛孔明,文韬武略都绝然了得的曹操,一个个逝去千年的气宇卓绝的人物,在史杰鹏的笔下似乎注入了新的灵魂,遥遥鲜活在眼前。史杰鹏的长篇历史小说,具有跌宕起伏的戏剧张力,透着深厚的学识与功底,使他在芸芸编剧中鹤立鸡群。让我不由地惊诧与赞叹。  ——中国电影集团公司制片分公司总经理赵海城
编辑推荐
  《赤壁》为由电影剧本改编而成的长篇小说,脱离了剧本的局限,有情境想象、气氛铺陈,更适合大众阅读。  本商品有两种封面,随机发货!
图书标签Tags
历史小说,史杰鹏,三国,小说,历史,长篇小说,历史读物


下载链接

赤壁下载

评论与打分
  •     价格公道,可以看看。
  •     hao!!piayi
  •     赤壁....
  •     相信不错
  •     看上去还是不错的。
  •     呵呵影画版的
  •     跟电影还是不一样的
  •     好书 赞赞
  •     因为电影而买的
  •     想了解诸葛亮的家族和人物链,相当不错的一本书
  •     做到这步何等不易!,非常不错的一部史书
  •     就是印刷不好,经典文学作品
  •     这部《三国》对曹操挺推崇的。,好吧
  •     书的包装和当当的服务都很好,总能在最危急的时刻想出最合理最有效的对策
  •     纸张偏薄、不知是否有印刷错误?还没看,虽然政治性太强、历史性稍弱。
  •     很新穎~,看后结合实际生活感觉很有收获。
  •     以另一种角度讲述历史,要看好长时间了
  •     读过《三国演义》,支持易中天。
  •     没什么看头。,为何最终属于沉默的司马懿
  •     值得收藏。,书写得一般
  •     亲王独特的年代介入,但还是比无评论的版本来的有趣!
  •     期待下一本*,比三国演义里刻画的更真实。
  •     就不用看易老师的《品三国》了,一直想买的一套书
  •     很感慨,这个还没看
  •     沉浸在渊博知识中去了~,不愧为天涯论坛的好书
  •     品质优良,没觉得帮助大。
  •     是根据三国演义电视剧中的评讲整理成书的。,这是本好书
  •     喜欢读历史,大人小孩都受用
  •     很欣赏的一个人,经典权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