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领

狐领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2-1
出版社:花城出版社
作者:肖建国
页数:470
字数:370000
书名:狐领
封面图片
狐领

内容概要
  这本《狐领》收入了肖建国的中篇小说,包括《中王》《男性王》《上上王》《狐领》《寿山酱》《浮生》《野性的诱惑》《苦衷》《菩萨在上》等。
  有一个夜晚,神堂湾的村民们做了一件庄严而又荒唐的事情。
  他们抢回来一个“中王”。
  他们不知怎么听说了,外村人要上天角岭抢庙王爷。这还得了!天角岭的庙王爷天生地长,是福庇这一方土地和百姓的。你抢得,我们就不晓得抢么?先下手为强。一声吆唤,神堂湾的村民们连夜就悄悄出了村。……
  这本《狐领》适合中篇小说爱好者阅读。
作者简介
  肖建国,男,1952年生于湖南省嘉禾县。读了小学,读了初中,可是没有读高中,然后又读了湘潭大学、北京大学。做过下乡知青,卷烟厂工人,《湘江文学》编辑、编辑部副主任,专业作家,曾任副县长,《红娘报》主编,湖南文艺出版社社长,《芙蓉》杂志主编,湖南省作家协会党组成员、副主席。1994年南迁广东,任花城出版社社长、《花城》杂志主编。
  1972年开始发表小说。已出版长篇小说、中篇小说集、短篇小说集、散文集等16部。主要作品有《左撇子球王》、《上上王》、《男性王》、《中锋王大保》、《血坳》、《四十岁是篮球的下半场》、《多情湘女》等。作品曾获首届庄重文学奖、首届湖南省优秀文学艺术作品奖、《青春》小说奖、《人民文学》优秀作品奖、湖南省青年文学奖等二十多个奖项。出席过全国第三届、第四届青创会,两次均为湖南省代表团团长。出席过全国第五次、第六次、第七次作家代表大会。
  在湖南时曾被评为全国三好学生、全国新长征突击手。
书籍目录
中王
男性王
上上王
狐领
寿山酱
浮生
野性的诱惑
苦衷
菩萨在上
挂职副县长(代后记)

章节摘录
  有一个夜晚,神堂湾的村民们做了一件庄严而又荒唐的事情。
  他们抢回来一个“中王”。
  他们不知怎么听说了,外村人要上天角岭抢庙王爷。
这还得了!天角岭的庙王爷天生地长,是福庇这一方土地和百姓的。
你抢得,我们就不晓得抢么?先下手为强。
一声吆唤,神堂湾的村民们连夜就悄悄出了村。
天角岭在神堂湾的东南方向,离村不过九里,穿峒过桥,走一道漫坡,到凉亭下。
拐过凉亭,一仰头,庙王爷的全身像在淡青色天幕衬托下看得清清朗朗了。
可是同时也就看到了,有两队人影,一左一右已经逼近庙王爷。
打头的毛狗嗥吼一声,三扑两跳,抢近前去,剪开双臂猛力抱住庙王爷腰身。
他张眼看时,也有另外两个人抱住了庙王爷的上身与下身。
那两人,一为坦泉村,一为横塘坳。
三人各抱一段,像蚂蟥一样吸附在上面,都不相让。
幸得是菩萨身子天生成的三截石料做成,分为上、中、下。
这事就好办点。
几个年长的坐到一起,抽完几筒烟,便说好了:各村背回去自己抢到的那一截菩萨身子。
(阿弥陀佛!菩萨大慈大悲,请别怪罪!)  神堂湾抢到的是庙王爷的腰身。
  他们尊这宝贝为“中王”。
  中王搬到了村前头的蛇形淖子。
蛇形淖子是一座小土坡,前宽后窄,方圆也就三四分地。
土坡上有十来蔸檀树,十来蔸黄杨,十来蔸白枫树,还有几十蔸酸枣,错错落落、稀稀朗朗地长着。
都不高,也不直不粗,却都枯俊,虬劲,树皮焦黑,枝叶墨绿。
地下一蓬一蓬地丛生着萱草、蓬蒿、莎草、马鞭草、洗手香,青青葱葱,青里带紫。
土坡像一个小岛,三面都是水田,西面一条窄径斜斜地连住村口的大路。
大路穿嶂过峡,转东转西,一直通向了山外。
这块地方,是因了形如蛇脑而得名的。
据说,明朝嘉靖年间一位地生给取了这个地名以后,蛇形淖子香火一时盛了起来。
后来便衰了。
再后来又盛了。
又衰了。
六十年一盛衰,百二十年一轮回,便给这一带百姓遗下许多怪秘奇诡的传说,也给这一带百姓许多充满魅力的向往。
  蛇形淖子荒废有很多年了。
  然而人们抢到了中王,不用谁指挥,不知不觉地就走到了这里来。
  放下中王,一个个精神松弛下来,都端平了头,耸动鼻翼,吸进一口清晨清凉而又潮润的空气。
每个人都感到了一种兴奋和畅快。
  忽然一个人想到了一件事情。
接着所有的人也都想到了。
便都惊惊惶惶地叫出一声:  “咦呀——”  他们没有告诉兴德爷,没有经他的同意,就去做了这件事。
  人们心里都有一种莫名的恐慌。
静默了一阵,有人说:“要去跟他讲一声!”  很多人立即响应:“对的,对的!要讲一声!”  哪个去讲呢?  “时禄哥,”那人喊道,“这要请你出下马!”  时禄塞塞率率站起来,点点头,绕过人群,慢慢地在水沟里洗了脚,慢慢往湾里走。
  兴德爷不在家,大门却开着。
时禄喊了一声,没听见有人答应,便低了头一步一步地往上面走。
上完石阶,横过空坪,正一脚门外一脚门里地往屋里去,却不防一团黑糊糊的东西哼唧着紧贴墙脚撞过来,擦着他的脚跟往里头一蹿,把时禄带得往前一跌,鸾心也吓得一冲。
他赶忙背靠门扇伸直腰,定定神神一看:一头肥猪。
  时禄绷起了喉咙骂着:“你这死猪你这死猪……”  “是哪个?清晨巴早就冲我屋里骂猪?”  外头有人搭腔。
时禄转过脸,嘿地一笑:  “兴德爷啊!”  接着双眼一亮:“嗬呀,团鱼!”  兴德爷像截树桩一样堵在门外,两只裤脚扎得一高一低,双腿劈开,肩头的锄头木把下面,吊着一只圆圆滚滚的团鱼。
  ……


下载链接

狐领下载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