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刀

刺刀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0-9
出版社:浙江文艺出版社
作者:俞梁波
页数:191
书名:刺刀
封面图片
刺刀

内容概要
  《刺刀》的主要内容是惊天动地的响雷掉了下来。飘摇村的光棍们不约而同地,像雨后春笋茁壮地站在晒谷场上。晒谷场的地面很干净,就像被神仙的拂尘掸过似的。光棍们抹了菜油的头闪闪发亮,弥漫着一股特别的气味,让绿头苍蝇眼花缭乱,不敢落脚;脚上套着的新胶鞋散着一股温和的味道,条纹清晰的脚印排在松软的泥地上,就像巨大蜈蚣的腹部。没等太阳钻进云层,光棍们就乒乒乓乓混战起来了。谁都是敌人,谁也不肯放过这个天赐的良机,谁都在企盼着温暖的被窝和幸福的生活。他们突然之间完全抛弃之前的那个斯文样,其实,他们本来就不会斯文。庄稼人装斯文一定得吃苦头,这是他们的家训。
作者简介
  俞梁波,1974年生,中国作协会员。曾在《钟山》《江南》《北京文学》等刊发表小说120余万字,著有长篇小说《一个人的路》《谎言》,中短篇小说集《爆炸的河》等。曾获浙江青年文学之星奖等奖项。

章节摘录
  村长的茅厕做得极为考究,屋顶尖尖的,远远看去像一个巨大的萝卜。
在村里,这样的萝卜只有一个。
别人家的茅厕就是茅厕,低矮,臭气冲天,一年四季只有冬天那儿的气味才像是消失不见了。
在农闲时节,有人总是一边挠着胳肢窝,一边咧着一口黄牙说,那是一支冲天大炮。
外墙用白石灰涂得雪白,但走近了一看,发现写着一些飘摇村的流行语:“王二流跟李寡妇睡觉”,“张光棍偷看张兰英洗澡”,“你爹是个大卵泡”,“你娘是个烂婊子”……  嗯……呃……  村长这阵子拉屎总是不太通畅,像是半路上站着一个强盗,时不时地吓唬过路人。
估计是上回吃酒醉了落下的病根。
他脸涨得通红,就像一个活生生的关公。
他心里一边骂这该死的病,一边倾听着底下的动静。
终于听到一个声响了,他便狠狠地喘了口气,这一口气喘得好,整个人顿时变得舒服了。
  他走出茅厕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尖叫:“啊……”  在飘摇村,女人是稀罕物,大白天听到女人的尖叫简直是神话。
他拎着裤腰的手一抖,裤子嗖地一下落在了脚背上。
他娘的。
他拉上裤腰,然后三步并作两步地跑了起来。
  阳光钻出乌云的那会儿,村长回来了。
  他袖子卷得老高,鞋面像撒着面粉,可笑的是他的下巴,上面挂着一颗唾沫团子,圆鼓鼓的,微微有些晃荡。
他却丝毫不知,只是用手使劲地摸着额头,那地方在隐隐作痛。
这是他刚才在村里跑了一圈的代价。
在他的印象中,他很多年没有跑了。
他根本用不着跑,跑是狼狈的,一个不懂事的孩子才会跑。
他现在只想舒舒服服地洗个澡,然后舒舒服服躺着,抽一会儿烟。
但是他知道,现在的安静只是暂时的,用不了多久,那些胜利或者战败的光棍会来他这儿,他们会跟他闹,他们就像一群没娘的孩子。
  的确,没过多久,光棍们三三两两地来了,他们就像刚从战场上溃退的国民党军,那模样—个赛一个真实。
  在一片骂骂咧咧声中,手捧茶杯、洗过澡的村长现身了。
他的头发湿漉漉的,几根不安分的头发就贴在额头,看上去,像是被强行剪成了刘海。
他喝了一口茶,然后扫视了一下光棍们,发现他们个个都像叫花子,衣服都被扯烂了,有的脸上还流着血,滴答滴答掉下来,那个被削掉半只耳朵的光棍用一块黑糊糊的毛巾捂着那个部位,嘴张得很大,涎水顺着黑糊糊的下巴直淌。
  村长的脚在院门槛上重重一顿,大声说:“吵个屌,还想不想在飘摇村待了?”  “村长,我……”  “村长,他……”  “村长,你……你……”  有个光棍用手指着村长的裤裆,那儿湿漉漉的。
村长用手摸了摸说:“范不死的,你老是狗眼看人。
”  范不死讪笑一下,然后也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裤裆,大家不都是为了这儿而打架的吗?像这样的日子,他们很久没有遇到了。
以前,虽说他们都不显得友好,可是却没有这样地动山摇式的群殴。
全乱了。
乱得令人心慌,以致刚才他们心里都在想一个事,是不是因为那个响雷,大白天的突然炸响一个雷,不是吉利的事。
他们仰望天空的那会儿,总是缩着脖子,提防天上的响雷冷不丁地炸在自己头顶上。
  村长转了个身,然后指了指天说:“看哪,你们把祖宗的脸都丢光了。
”  光棍们变得安静下来,一提到祖宗他们的确感到惭愧。
祖宗是什么?是永远爬不上的高山,是永远不能到达的蓝天,是缥缈的不可触摸的仙女,是需要仰望的不可一世的权威。
他们眼巴巴地望着村长,好像等待一把米的鸡。
  村长恼怒地说:“狗娘养的,你们大概是不想活了,居然还动刀子?都给我滚,滚得远远的。
”  光棍们一个也没移动脚步。
他们在思忖村长的话,他平时说话就这样,如果他什么话也不说了,脸像沾霜的青石板了,那才叫可怕。
  村长顿了顿,又说:“我还没想好给谁呢!都给我回去,我想好了给谁就给谁。
”  光棍们心里叹了口气,他们现在都有些后晦。
的确,祖宗在上,他们如此群殴实在是太不像话了,不仅让祖宗蒙羞,而且让他们以后成了敌人,一丈之内的敌人。
他们垂头丧气,此时如果三只苍蝇掉下来,都会将他们脆弱的脖子压断。
  看着他们蜗牛爬着村道般一个一个地消失,好像蜜蜂钻进了蜂巢,村长便在门槛上坐了下来,然后吸烟。
他再一次拍了一下自己的脑壳,那儿真的像有只虫子在咬。
  “怎么办呢?”他一遍遍问自己,就像一个傻子似的。
  他转身进院子的时候,抬头望了一眼天空,天空瓦蓝瓦蓝的。
  屋里,自家女人玉珍正在跟那女人说话。


下载链接

刺刀下载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