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说纳西话的人

一个说纳西话的人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1-10
出版社:时代文艺出版社
作者:普光泉
页数:208
书名:一个说纳西话的人
封面图片
一个说纳西话的人

前言
  在中国南高原攀西大裂谷里,有一个小县,叫做盐边。由于它小,很容易被外界忽视。近年来搞旅游开发,人们才惊奇地发现,这里的百灵山,居然可以跟九寨沟媲美。这里有着许多东西神秘莫测,是那么的引人注目。  比如说,根据《史记》的记载,这里是产生第二代帝王颛顼的地方……  再比如说藤桥河,据说是“笮文化”的发祥地,是那么的让人神往……  相传,远古时代在若水两岸,生息有两个部落——邛人部落和笮人部落。到某一天,笮人部落的人都消失了,只剩下一个男子。天帝知道了,为了让笮人繁衍下去,便把一个女儿下嫁给他为妻。他们共生了三个儿子,可是三个儿子都不会说话,天帝知道后,让他们点燃三束火把。火把亮了,三个儿子都开口说话了,一个说汉话,一个说彝话,一个说纳西话…?  一只野狼,让她失去青春的曼妙;  两个孩子,让她承受生死的切痛;  三个男人,让她感到缠绵的激情;  这一世,要经历多少人,她才能走到爱情的终点。  爱的路,或直或曲,既是路,终有尽头。是原地惆怅,还是走向下一条路,我们犹豫、彷徨、难以抉择,留下的只有年华的流逝和无限的悔恨。
内容概要
  《一个说纳西话的人》用看似朴实无华却充满感性和诗意文字,向我们娓娓讲述了一个关于藤桥河、关于一位身体残缺的柔弱女子坎坷的一生。  阿依阿月所处的生存环境相当恶劣,几乎一生都在为温饱而挣扎。她有一颗善良的心,在这颗善良的心支配下做一个笮人女子该做的梦:生儿育女,持家传代。  一次意外,让她失去了她深爱的丈夫依布拉木。她的第二个男人黑篾匠为救她的孩子小黑豆而永远沉入了水潭中。再后来,是她的第三个男人小羊倌……  尽管她的生命一次次地被死亡逼近,被命运吞噬。阿依阿月仍然是有信心的,有勇气的,很快乐的,阿依阿月不住地打动着我们!
书籍目录
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

章节摘录
  阿依阿月六岁时面临的最大不幸就是挨饿。
  藤桥河属于高寒山区,以种植苦荞、苞谷、洋芋为主,严重不出食。
在藤桥河种庄稼,是原始的刀耕火种,往往“种下一匹坡,收拢一土锅。
”要是遇上天灾,“一土锅”都收不拢。
  阿依阿月六岁这年,藤桥河发生虫灾,家里早早地断了粮,她经常饿得奄奄一息。
每天早晨起床就想着弄东西吃,早上吃了盼中午,中午吃了又等晚饭,随时都觉得痨肠剐肚的。
到冬天更是这样,藤桥河的冬天比其他任何季节都寒冷,人在寒冷时更加饿得快。
  阿依阿月盼望着冬天快一点完,因为阿妈说过,冬天要过完时,家里就杀年猪了,杀了猪就有肉吃,就不那么痨肠剐肚的了。
可是,阿依阿月六岁这一年的冬天,一场大雪铺天盖地而来,把藤桥河包裹得严严实实。
  这一年冬天在阿依阿月的生命里显得特别漫长。
  一个下午,阿依阿月站在栅栏外面,站在风里等待阿妈归家。
阿妈中午到山坡上做活路去了,阿妈只要归家,就会想方设法给她弄吃的。
阿妈出门时给她说好了,下午回来后给她做好吃的——苦荞粑粑蘸蜂蜜。
阿妈说了,家里还有最后的一点苦荞面,那是悄悄地留下来给她的。
她心里甜滋滋的,盼着阿妈的身影早点出现在回家的山路上。
  阿依阿月真的好饿,她好想弄点什么东西进嘴。
  阿依阿月把目光从远处的山路收回来,就在那一瞬间,她的眼球被一个小小的,圆圆的东西吸引住了。
她好像发现了一个核桃,在这山里生长的,她吃过的核桃。
只要把核桃圆溜溜的壳弄开,里面便会有油腻腻的东西,那东西很香,很好吃。
  阿依阿月蹲下去,把它捡起来,擦掉泥巴,真的是核桃!  阿依阿月喜出望外,在路边找个石头,迫不及待地敲核桃。
那核桃敲开后,她看到了四瓣,有纹路,就像被打开头盖骨的猴子的一个小脑袋。
  太饿了,阿依阿月匆忙地把核桃吃进肚。
  这的确是一个核桃,但这核桃变了质。
  阿依阿月并没有仔细看,不过看了她也不懂,她只觉得敲开后看到的颜色跟原来吃过的有些不同,味道也不太一样,但她饥不择食,吃了。
  六岁的阿依阿月只有强烈的饥饿感,没有对一个核桃的好坏进行起码判断的经验。
  人生的经验很重要,要是没有某方面经验,便会犯一些根本无法意料的错误。
而有些错误则是致命的,是灾难性的。
阿依阿月六岁这年的冬天,这个灾难性的错误就给她带来了一个恐怖的夜晚,这个夜晚差点让她失去幼小的  生命。
  阿依阿月在这个夜晚一直昏迷不醒,全身烫得就像烧旺的柴火。
她嘴巴里一直说胡话,到底说了些什么呢?阿妈听不懂,别的人更是听不懂。
阿妈盯着她蠕动的嘴巴,想弄清她说了些什么。
偶尔只听到她说水,是的,她说了水。
人不能够没有水,有水便不再干渴,有水便能够得到滋润,有水便可以活命。
听到她说水,阿妈赶紧舀来,一部分进入她那张着的、已经有些变形的小嘴巴,一部分浇在一块手帕上面,从头到脚反复擦她的身体。
一整夜,阿妈没睡觉,一整夜,阿妈在她身边,陪她、喊她的名字。
  阿妈不想让她在这个夜晚离开,要把她喊回来。
阿妈找到一块糖,化成水,一点点喂入她的嘴巴。
还想为她做点别的什么呢?只要能够想到的,觉得对她有用的阿妈都做,而做得最多的,就是不住地喊“阿月!”  阿妈坚信:喊着她,她便不会走远,她便会折回来。
这个无月的夜晚,多么难熬啊!  天快亮时,阿依阿月终于呕吐了,她慢慢清醒过来。
  后来,阿妈问起阿依阿月那天晚上的事情,她摇头,一点也不知道。
是的,她完全昏迷了,她无法知道。
她只想起那个晚上看到屋里总是有人在晃动,在飘,一会儿随着风进来,一会儿又随着风出去。
她想拉他们,但怎么也拉不到。
他们手里有好吃的东西,是那东西诱惑了她,她想追,但追不到。
有一次,她追出去,都追好远了,却突然她听到有人在喊她,喊声是那么的亲切,直让她心碎,她便回来了。
回来后,发现是阿妈在喊她,阿妈给她吃苦荞粑粑蘸蜂蜜,好甜。
  再后来,还发生了些什么呢?阿依阿月真的一点也记不得了。
  阿妈只是微笑,只是一个劲地点头,说:  “回来就好喽!回来就好喽!”  ……


下载链接

一个说纳西话的人下载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