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风好雨

好风好雨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1998-12
出版社:上海文艺出版社
作者:侯钰鑫
页数:623
字数:421000
书名:好风好雨
封面图片
好风好雨

内容概要
这是一部反映我国新时期农村整顿后进党支部,加强党的建设,促进经济发展的长篇小说。    古城县南湾乡党委书记阮大业一手遮天,欺压群众。一批很有生气的青年唐发根、何腊月等被迫远走他乡,另谋生路。县委书记陈志远选派年车干部孙浩担任南湾乡党委书记。孙浩从减轻农民负担入手,提出了全乡经济发展规划。但是,规划难以实现,原因在于阮大业留下的老班底乃至村支部失去了战斗力,人心涣散。孙浩意识到,要发展经济必须整顿党组织。他严厉惩处了为非作歹的村支书石成虎,在全乡开展整顿党组织工作,树立正气,打击邪气。他又千里迢迢去海岛请已发大财的富商唐发根回家作贡献,逐步打开了南湾乡致富新局面。    这是一部贴近现实,针砭时弊的优秀之作。小说以农村基层党组织的优劣维系党的兴衰存亡为切入点,深刻地揭示了农村基层党组织建设的必要性和艰巨性,很有现实意义。小说以孙浩抓好党的建设,促进经济发展为主线,以唐发根、何腊月远走他乡,另谋生路,最终为家乡建设作贡献为副线,交叉进行,相得益彰。热情歌颂了何山贵、何正月、田柱子等共产党员模范形象,着力刻画了陈志远、孙浩、狗碰等一批为民谋福利的党的干部形象。生活气息浓郁,故事跌宕起伏,语言生动活泼,可读性很强。

章节摘录
  蓊郁的花树如同泼上了墨汁,板结成一块浓黑的暗影,越发凭添几分肃穆和冷寂。
掩映在树影中的白色楼宇,也渐渐涂上一层铅灰,和广阔的天宇凝成一片。
窗孔里的灯火被窗帷遮盖了,淡淡地队树隙中投射过来。
窗棂上的树影婆娑,似影似幻。
  唐发根突然感到一阵久违的恐怖和孤独。
陡然有一股凉气从脚板下生发出来,顺着脊梁沟往上爬,穿透心口,浑身不由一阵寒噤。
  ……    书摘1  阮书记又递过来一杯茶,笑呵呵地问:“咋了?嫌我家喜财配不上腊月?”  何山贵赶紧搭话:“阮书记说哪里话?能和你家攀亲,是俺的福分!只是腊月还小,不懂事理。
这事是不是过两年再说?”  阮书记一晃厚厚的大巴掌。
口气很决断:“小啥哩?山里人十六成家,十七养娃。
你又不是不懂,一个女娃家,早晚要嫁人。
嫁汉嫁汉,图的就是穿衣吃饭。
依我说,这事说办就办。
只要腊月嫁过来,我亏待不了她,也亏待不了你!”  事情就这么由阮书记一锤定了音。
何山贵赶到乡里只用了一个时辰,赶回村里,足足走了三个时辰。
他一进家就拱到石炕上,蒙头盖脑睡了三天。
他不敢对任何人谈这件事,深深埋在心里,让痛苦把自己憋死。
他也期望天上响炸雷。
山顶起天火,把这片山野谷地燃成灰烬。
  就在这三天里,乡里给村里拨下一千斤救济粮、五百元救济款。
乡政府办公室主任还登门拜访,代表阮书记给何家送来了重重一份彩礼:厚厚的大红纸,包着五千元人民币;红红的大箱子里装满绸缎被面、五彩衣料和款式新颖的四季服装;还有一个锦绣装裱的小匣子,放着金光闪闪的戒指、项链和镶着宝石的耳坠子。
  当何山贵被惊慌失措的老伴从炕头上拽起来时,他老泪纵横地把何腊月喊到面前,扬起巴掌打肿自己的脸,悲呼一声:“闺女,爹……把你给卖了”……”  尽管何腊月哭得昏绝几次,又跑到山崖上寻死几番,都无法抗拒那个笼罩着山野谷地又主宰着生灵命运的罗网。
十七岁的闺女原本没有一副壮腰板,早晚都得嫁人的闺女无法逃脱山野谷地的规矩。
老实而又无能的爹早被大山压得抬不起脑门,真的瘫下来,这个家更难支撑。
山旮旯的青石板上也发不出苗,石头沟的弱女子也顶不起一爿天。
守下去,也得嫁人,也得苦熬。
即便阮喜财再呆再傻,总是活在福坑里的人,既然被逼到这一步,不如先挪一步再说。
当乡政府秘书又将注明七月初八迎亲过门的大红喜帖送过来时,何腊月咬咬牙,应了。
  大山被日头烤焦了皮,晒弯了腰,像个赤裸裸的汉子弓腰曲背横在天缝下喘气。
山脊上淌着汗,泛起油亮亮一线毫光。
唯有山坳里灰突突地缠着蛇一般的盘路。
盘路上蠕动着一串小人,蝼蚁一般朝秃秃溜溜的山梁上爬。
呜呜啦,呜呜啦,传来阵阵唢呐的喧嚣,和躲在草丛里树梢上的蝉鸣共震,骚动山野谷地枯燥的宁静。
细看,那串小人前端走着一班吹手,蹒蹒跚跚地爬,摇头晃脑地吹.这得花上百元去雇。
一大早就得填一肚子肥肉,灌一肠子烧酒,每人还得塞一盒带把的喜梅牌香烟,便舍得海吹,把肚里的骚劲充分发泄。
呆头呆脑的阮喜财紧随其后,牵那头戴着大红纸花的灰草驴,随着摇山动地的唢呐,脚步迈得颠颠的,很是惬意。
圆滚滚的脸腮上挂两道油汗,闪出欲望得逞的光泽。
厚厚的嘴巴和满脸笑纹一并乍开,流淌出盛不尽的欢喜。
  年过三十的呆汉为了使自己年轻些,脑门上扣了新买的绿军帽,帽檐忽闪忽闪的,宛如一片翠绿的瓜叶,映衬得那张脸越发像只干瘪的老南瓜。
他不觉得丑,反倒把肚皮挺起,左右横披的两片红绸子交叉在胸前结出一团艳艳绸花,更显得十分强壮和气粗。
他用力拽紧灰草驴的缰绳,迈出比驴蹄子利索十倍的步履,登上一个陡坡又一个陡坡,显示出足以征服一个黄花闺女并使她温顺地蜷缩在他的怀抱里呻吟和甜叫的精力和强悍。
灰草驴脊背上驮着一床红缎面绣花棉被,不一刻便会有位俏生生嫩鲜鲜的闺女驮上去。
随他走回南湾的青砖瓦舍里去。
  紧随身后的是邀来迎亲的亲友。
皆新衣裹体,容光焕发,为能参加这一体面而又壮丽的庆典而受宠若惊。
阮书记是山野谷地一手遮天的人物,今日帮个人场,准保捞块肥肉填牙,来日求到书记头上,岂能不给面子?于是便捧着盛绸花的盒盘,抬着盛点心的食盒,一路说笑,制造点喜庆。
少壮们便将一串串火炮点得震天响,在空旷的山野里腾起一道道闪亮的弧光,一簇簇耀眼的星花,一股股雾似的轻烟,装点出迎亲队伍的热闹和非凡。
反正火炮是用阮家的票子买来,点票子毫不心疼。
  山脊上缓缓拥出几个黑枣子似的人影,稳稳在高坎上站定了,朝山腰探望,不时传来几声聒噪。
那是送亲的,其中那颗红艳艳的枣子就是新媳妇何腊月。
  阮喜财周身像触了电,眼珠子贼亮。
狠狠拍了下驴背,用母鸡咯蛋般的嗓门喝了一声:“狗日的!还不上劲奔两步!”  山脊上,何腊月随着送亲的人站在风口,石橛子般纹丝不动。
五黄六月天,红绸袄焐得她周身冒汗,打湿了里面的小布衫,紧紧贴在脊梁沟上发粘。
送亲的人群是愁闷的,何腊月的心情是苦涩的。
陡然瞅见草坡上那泓清水,慌忙跑过去,双手掬一捧咕咚吞下去,周身一阵清爽,便弯下身子,想再喝几口。
  “妮,少喝两口!走了热路,当心凉水炸心!”  耳边响起嘶哑的话语,水面上晃出个黑煞煞的人影。
抬头一看,对面盘坐着满面尘垢的老羊倌。
她捧起的水从指缝泻出,在水面上荡出一圈细纹,一刻又静了。
她迟疑地站起,一双亮眼打着扑闪,朝老羊倌感激地一笑,垂头走开。
  她刚刚挪步,老羊倌又开口:“妮,鲜花插在粪堆上,坑人哩!”  她止了步,木木发呆,一双眼狐疑地盯着老羊倌。
他却掉转头去,喷出一团浓浓烟雾,罩住一张石板似的冷脸。
她自感晦气,暗恨老羊倌疯癫,青天白日嘲弄她。
老羊倌却又转过脸来,暗幽幽的眼窝里闪出哀伤的泪光,凄然叹口长气,眼神里说不出是爱怜还是哀怨。
  “香香……俺那香香……也是这年岁,也是这般娇嫩,生生被作践了,就从这崖上栽下去……过去二十五年了!妮,惨哪……”  两行热泪从幽暗的眼窝里滚出,洒在满脸干涩的犁沟里。
老羊倌动了真情,说的又是没头没脑的话语。
何腊月确认他是个疯子。
  “妮,阮家明里是个富贵窝,暗里是个害人坑。
爹是恶狼,儿是傻骡子。
随了他,毀一世!妮,俺不说虚话……”  老羊倌咕咕哝哝说完,掉转身去,依旧盘坐着,像块坐化了的妖石,纹丝不动了。
  ……


下载链接

好风好雨下载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