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穷人

最后一个穷人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8.09
出版社:敦煌文艺出版社
作者:王新军
页数:191
书名:最后一个穷人
封面图片
最后一个穷人

内容概要
  甘肃河西疏勒河流域的一个小村庄沙洼洼。公农民马三多是个“一根筋”式的人物。小说从村里实行联产承包开始写起,一直到21世纪初,时间跨度近三十年,马三多从一个懵懂的少年成长为孩子的父亲,精通农活的好把式。其间,他和父亲经历了包产到户后的欣喜,各家单干要面对的天灾人祸、人情冷暖,他执拗的单相思以及一场迟到的爱情,勤劳和机遇带来的富足,最终为了拉扯大收养的几个孩子,几乎耗尽了半生的精力和积蓄,在改革开放二十多年后,成了富裕的疏勒河滩上“最后一个穷人”,但也是一个灵魂最为丰盈的“穷人”。
作者简介
  王新军,当代青年作家,甘肃玉门人。曾游牧数载,后任乡文化专干多年。上海首届作家硕士研究生班毕业,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发表作品,著有《文化专干》《农民》《大草滩》《人生八卦》《坏爸爸》《八个家》等长、中、短篇小说百余部(篇)。作品曾获第六届上海中长篇小说优秀作品大奖,第一届、第二届黄河文学奖中短篇小说一、二等奖,第四届、第五届敦煌文艺奖等文学奖项。他以自己扎根西北农村的朴实而温情的写作风格,被评论界誉为“第三代西北小说家”群体的代表作家。

章节摘录
  那是刚刚入冬不久一个无风的早晨,太阳像一张酥黄的玉米面饼子挂在天上,散发着又黄又硬的光芒。
村街上鸡鸣一落,就开始呵呵嘛嘛地响起了人声,纷纷扬扬了一阵子,便尘土一样塌下去了。
清静涌来的时候,倒叫人猛乍乍地不好受。
马善仁觉得这个早上应该有一些不寻常的事情要发生。
因为他在鸡鸣全部落下的当口,紧接着就听到了一声明亮的鸟叫。
那叫声不会是麻雀的,麻雀叫不出这样的声音。
果然,不一会儿他就听见儿子马三多呼哧呼哧地跑进院子,朝他睡觉的屋子喊:  “爹,我们家分了一头牛。
”  马善仁仰起头,扯开嗓子兴奋地叫道:  “把牛拴好,再去分。
”  想了想又说:“别人分啥,你分啥。
”  马三多应了一声,像一头看见了青草的小叫驴,扭头冲出了街门。
  一头牛在廊檐下“哞——”地叫了一声,叫声透过窗户上已经变得黑乎乎的玻璃,亲切地传到马善仁的耳朵里,他的心里一下子就变得亮堂起来了。
  这样一个初冬的早晨,农民马善仁第一次清楚地听到了自家院子里的牛叫声。
牛叫声迅速使他的心跳加速了,尽管他的视野里一片漆黑.连一丝光亮也没有,但他的胸腔子还是被一阵阵涌起的兴奋冲撞着。
毕竟他马善仁家已经拥有一头牛了啊!他的心中蓦地升起了一个明净的圆球,拉着他的身体一抽一抽地向上跑。
这个早晨,对于沙洼洼的每一个农户来说,注定是要发生一些什么的。
  不一会儿,马三多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爹,我们又分回一头羊来。
”  马善仁突然有些把持不住了,又是一头羊哇!呵呵呵呵,又是一头羊哇!他的嘴角甚至流出了一串长长的涎水,来不及吸溜上去,他就有些慌乱地开口问儿子:  “公羊……还是母羊?”  话出了口,他才发现突兀袭来的激动已经使他变得语无伦次。
  顿了一会儿,马三多才不好意思地说:  “爹,我看不出来。
”  马善仁披上棉袄坐到炕沿上,用力挺直身子,用一种雄赳赳的声调对儿子说:  “你看看羊头上有没有一对角,有角的就是公羊,没有的,就是母羊。
”  马三多看了一会儿,哀戚地说:  “爹——这羊头上一边有角,一边没有,你说它是公羊还是母羊?”  马善仁从来没见过只长一只角的羊,也没听说过只长一只角的羊。
想了想,他一边提上裤子一边爱莫能助地对儿子说:  “哦,这样的话,我也说不上来了。
”  话刚刚落地他又赶紧说:  “娃子,你快把羊拴好,再去分,别人分啥你就分啥。
”  这一次马三多没有马上走,他犹豫再三,小心翼翼地说:  “爹,我想分一头驴,我们家要是有一头毛驴就好了。
”  马善仁听了,停住正在系裤腰带的手,坐在炕沿上想了想,用十分肯定的口吻对儿子说:  “娃子,你想分啥你就去分好了,你想分一头毛驴你就去分好了。
现在想要啥就有啥的时代到了,你快去。
”  停了一下马善仁又接着说:“娃子,记住呵,分到了啥都要马上牵回家里来呀。
”  马三多一声不吭地出门去了。
  儿子出门后,马善仁用脚摸到地上两只缺了后跟的鞋,分清左右踏在脚上,揣着一腔愉快的心情下了炕。
  他想出去摸一摸他的牛,摸一摸他的羊。
毕竟他们家已经拥有一头牛和一头羊了啊,这都是他盼望了好久好久的东西。
  牛是一头老牛,马善仁能够感觉到他骨节硕大的手与牛的身体相触时,那种骨头与骨头硌在一起的感觉。
这是一头骨骼分明的牛,马善仁摸到牛脸上的时候,牛伸出带刺的舌头,在他手上卷了一下。
马善仁因此断定,牛虽然老了一些,但它是一头诚实而热情的牛。
它这一卷.把马善仁的心窝子给哧地卷热了。
  马善仁又去摸他的羊。
  羊的确只有一只角。
羊的身上有许多草屑,但羊身上摸起来总的来说要比牛身上光滑一些。
马善仁的手慢慢地摸到了羊的胯下。
有一团东西使他的手感觉软而且美。
好哇!他心里不由得叫了一声,这是一头真正的母羊哇。
伴随着这声内心的惊叫,马善仁捏紧了母羊少女一样坚挺的乳房,暗暗叫了一声好妞妞。
因为羞怯,母羊飞快地在他胸口上蹬了一蹄子。
  ……
媒体关注与评论
  这是一部可以与《许三观卖血记》媲美的小说。  ——著名青年评论家 张懿红
编辑推荐
  中国西北,一个村庄,一户农民,三十年的生活史。“第三代西北小说家”群体的代表作家,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年献礼之作。权威文学杂志《十月》隆重推出。2007,看军人许三多;2008,看农民马三多。许三多,一个执拗的傻子;马三多,一个富足的穷人。


下载链接

最后一个穷人下载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