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1-1
出版社:太白文艺
作者:范怀智
页数:262
书名:兽
封面图片
兽

内容概要
  在这古老的土地上,大秦腔颤动着命运的旋律,走过欢歌与悲泣、相聚与离怨、爱与恨、灵与肉冲突和裂变的岁月,铺演着一代又一代生命主体沉浮的故事……
作者简介
  范怀智,陕西岐山县人。酷爱文学,农闲时面对故乡的璺河和璺河以北的凤凰山,及璺河腹地的旷野写点文字。著有长篇小说《月光》《打羔·卷阿》《青铜》,中短篇小说《兵》《鸟巢》《梅是一只羊》《十月二十三日清晨》《交错》《若梅的婚事》等,共二百余万字。其每一篇文字都是面对土地的沉思、面对庄稼的感恩。

章节摘录
  “天爷,她还是个碎娃喀,她能给我做女子呀,天爷爷!”  他皮肉松松,肋骨突兀似门外路口饥馑的瘦狗。
瘦狗被前夜的呻吟中来到的贼风撂倒在门口的木桩旁,此后不会再发出忠于职守的汪汪了。
院中,苦痛的老者跪地,他枯朽的眼泪同清亮的鼻涕搅浑了。
泪涕滴答,如老牛脖项的刀洞里淤出的血。
老者的鼻涕眼泪“吧嗒吧嗒”落进膝前的浮土,像给干旱的田地播种。
  “天爷,你饶了我吧。
”  外婆婆怎会想到,老者会选择折断左胸肋,挖去心肺的死。
年轻的被饥饿纠缠的她,在惊恐的尖叫中,目睹了这位纵欲后的忏悔者用镰刀的刀尖划破了胸膛。
而后,放下手中的镰刀,凭借昨日的麦粥给他残存的气力,双腕的青筋和黑的血脉,顷刻间如同拉紧的弓弦绷起。
紧接而来的,是跪于院子——完全可以说是跪于旷野中的老者,折断树枝那样,“咔咔嚓嚓”折断他贴近心房的那根肋骨;双手攥住从中断裂的肋骨两端,撕扯出两团模糊的血肉,把它丢往灰尘弥漫的屋顶。
涕泪横流。
苦痛的内心扭曲了的脸庞,正对蓝苍苍的天幕,哇哇着狂啸。
他熟桃的心裸露,蹦跳着,如窗户向外打开了,阳光泻人,呈现屋中的一切。
已经淡漠于情欲的李逢春,怎么也不会想到,老者的手犹如探进空阔的屋子——他血滴淋漓的双手伸入他敞开的一口血泉的胸腔。
他攥住它,像攥住滑腻的鱼。
他年老的脸上,沧桑的皱纹如同山脊上褶皱的岩石,弯折了。
  “哇。
”  手中的鱼儿蹦跳。
难以忍禁的撕心疼痛,从他喉咙如奔逃的小鼠嗖嗖钻过,穿透抿闭的唇齿,一颗鸡卵似的掉落院中,摔碎。
洞开的胸肋的窗口已血浪滔天了,他揪拽出的竞都是熟得滴红的东西,那是他的心肺!他把它像丢弃一个烂土豆似的,扔到膝前一层厚厚的泪珠上,捉起镰刀砸馊果子那样,“扑通,扑通”将它砸碎,跳跃的血浆火星样蹿上面孔。
泗泪交加,像初冬的雪雨在冷风中相搅。
  迷醉于麦香,同时在恐惧中战栗的李逢春,如赤裸着站在冬日的严寒里,抖索。
趴上窗户,一时失禁,尿进老者的被窝。
她目睹了庭院的真实,被惊恐撞击的双目,木然空洞。
又是那把镰刀高举过头顶,似祭祀冥冥的天神。
细且发白的镰刃上沾了丝蓝色的阳光,蓝色的镰刃落上他脖项,血的猩红淹没了镰刀的蓝。
老者的镰刀致使他忏悔号啕的喉管开裂。
血花涌泻,殷红的梅花雨纷纷洒落,血污蔓延。
像阴云笼罩大地,强大的恐惧的黑影淹没了她,老屋中的炕沿上横着一根赤裸的木头。
万籁无声,时间消逝。
  ……
媒体关注与评论
  好一幅背景幽深的乡村风景画卷。在这古老的土地上,大秦腔颤动一看命运的旋律,走过欢歌与悲泣、相聚与离怨、爱与恨、灵与肉冲突和裂变的岁月,铺演着一代又一代生命主体沉浮的故事。  ——(陕西省作协党组成员、秘书长、创新部主任)  年轻的农民作家范怀智根植关中西府这片贫瘠而又荒凉的土地,用他特有的诗化语言和感情将普通民众原生态的精神存在与图腾意识杂糅在一起,描绘出凄迷与静谧的自然村庄与柔弱无助的小人物命运。  ——韩霁虹(太白文化出版社编审、副总编)


下载链接

兽下载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