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婚

初婚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0-12
出版社:西安
作者:吴克敬
页数:422
字数:380000
书名:初婚
封面图片
初婚

内容概要
  上官乐说得对,结婚嫁汉,把自己的身体嫁出去是太容易了。新婚的晚上,把衣服脱了,钻进被窝里就行了。而把自己的心,自己的情感要嫁出去,似乎就不那么容易了,往往是,等一辈子,到死了,都还不一定嫁得出去。惠杏爱不敢想上宫乐说的这段话,她一想就想流泪,她像上官乐和任喜过一样,光明正大地结婚了,入了洞房。可她悲哀的连自己的身体都没嫁出去,更别说自己的人和自己的感情。幸好有老同学陈增强,他俩是相爱的,虽然她还没能?自己的身体嫁给陈增强,但她明白,像落在渭河水里的月亮一般明白,她把她的心,还有她的全部感情,都毫无保留地嫁给陈增强了。
作者简介
  吴克敬,1954年古历12月26日生于关中西府扶风县阎西村。父母终生务农,“文革”中,家庭遭逢大难,沦为“可教育好子女”。精熟木作,兼善雕漆。1987年偶遇机缘,入西北大学学习,获文学硕士学位。先在媒体执业,后去文艺机关,创作小说、散文300余万字。出版了《梅花酒杯》《把窗子打开》《渭河五女》《碑说》《青铜散》《状元羊》等十六部作品,作品多被《新华文摘》《小说选刊》《读者》《散文选刊》等转载。1989年获庄重文学奖,2008年获冰心文学奖,2009年获柳青文学奖,2010年获第五届鲁迅文学奖。

章节摘录
  灯光照射下的陪嫁,还有娘亲为任喜过一针一线缝制出来的八床被
子,一水儿的绸缎面子,或桃红、或玫红,整齐地叠在一起,像是一堵晃

眼目的花墙。
为这花墙奠基的,是两口描金的箱子。
关中西府的规矩,娶
媳妇嫁女,别的陪嫁都是附加,唯有描金箱子,是必不可少的。
娘亲听人
说了,原上吴木匠的描金箱子最好,一是用料讲究,二是画工精美,口口

颂,价钱自然也掰得硬实。
娘亲豆菊芳眼眨都没眨,从渭河边的麦禾营村
走出来,往返四十里,上原给任喜过背回来两口描金箱子。
任喜过忘不
了,娘亲豆菊芳把两口描金箱子背回麦禾营村的时候,村里人的眼睛都直
了,大家看见任喜过的娘亲,都像不认识似的交头接耳,是非成了一片。
脱帽富农婆子……她可是精神起来了!
脊背上背一口描金箱子,胸口上抱一口描金箱子,用软布带子绑了,
一前一后搭在娘亲的肩上,任喜过也敏锐地看见了。
她像村里是非着的
人一样,先看见了描金箱子,然后才看见娘亲的。
当时的情景是,油漆得
通红闪亮的两口描金箱子,打村口一步步挪进来时,大家以为描金箱子长
了眼睛腿,自己往前走着来的。
应该说,那两口描金箱子是太打眼_了;怎
么看,怎么好,红堂堂的箱脸儿,四边全都勾描了棋、琴、书、画那种古
雅的
但又是新颖的金色镶边;镶边的中间,浓墨重彩的又都画了金光闪闪的斗
方画儿,一个是《西厢记》里崔莺莺普救寺会张生的故事,一个是梁山伯
与祝英台十里相送的故事。
这样的故事,可都是“四旧”呀!打倒多少年
了,如此亮晃晃复辟在人的眼睛里,狐疑和惊讶是难免的。
麦禾营的人狐疑着、惊讶着,直到描金箱子走到他们跟前,他们看见
不是描金箱子长了眼睛腿自己走,而是任喜过的娘亲肩背着走来时,他们
中的一些人低下了头。
任喜过没有,她在一阵狐疑和惊讶后,跳着跑着迎
着娘亲而去,从娘亲的肩上卸下描金箱子,娘亲一边,她一边,就又抬着

金箱子走了。
把描金箱子抬回家,任喜过给娘亲端了一碗水,半嗔半娇地说:“娘

不给我说?”
娘亲豆菊芳喝了一口水,说:“怕把我娃吓着了!”
任喜过说:“娘不怕,我还有啥怕的。

娘亲豆菊芳说:“是啊,脱帽富农婆子怎么了?啊,脱帽富农婆子没

怕的了!”
任喜过找来一块抹布,心爱地擦拭描金箱子上的浮尘,潮湿的抹布在
箱脸上走过,使箱脸上的图画更清晰、更显眼。
任喜过看着那金灿灿的人
物故事,心里喜着,却还问她娘亲。
任喜过问:“这都是什么呀?”
娘亲豆菊芳说:“我有意挑的,一个是《西厢记》里的崔莺莺和张生

一个是化蝶成仙的梁山伯和祝英台。
你不知道,当年娘嫁麦禾营的时候,
你舅姥爷给我陪嫁的就是这样两口描金箱子哩。

任喜过见过娘亲的那两口描金箱子,破“四旧”时,别人没上家里来

娘亲自己就把那两口描金箱子砸了。
任喜过艨胧记得,娘亲在砸描金箱
子时,像她现在用抹布擦拭娘亲给她陪嫁的描金箱子一样,端了一盆清
水,拧着湿抹布,把她陪嫁来的描金箱子,很仔细地擦拭了一遍,把描金

子擦拭得纤尘不染,最后还用她的热脸蛋,把描金箱子上的人物故事挨个
儿贴了贴,嘴里念念叨叨的,然后抡起一柄带把的斧头,朝着她心爱的描
金箱子就是一通乱砍乱砸,直把描金箱子砍砸得成了一堆劈柴,把自己砍
砸得披头散发,像个疯癫了的婆子一样,痴呆呆垂首站在描金箱子花红柳
绿的碎片前,悄没声息地流着泪。
她给任喜过买回那样的一对描金箱子,
她是追寻自己曾经碎了的梦吗?任喜过不知道,但任喜过说了。
P004-005


下载链接

初婚下载

评论与打分
  •     读过还好
  •     据同事说这本书不错。
  •     还可以吧,相比较《手铐上的兰花花》等,真的比较一般。
  •     哪里都觉得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