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尘暴

沙尘暴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0-1
出版社:现代出版社
作者:唐达天
页数:466
书名:沙尘暴
封面图片
沙尘暴

内容概要
  许多年前的一个春日,一场罕见的沙尘暴从腾格里大漠边缘掠过之后,给红沙窝村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灾难,致使此后的许多年,红沙窝村还浸淫在那场灾难的阴影中,一时翻不过身来。
作者简介
  唐达天,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甘肃省作协会员,曾获首届甘肃省黄河文学奖、甘肃省敦煌文艺奖、冰心文学奖等多种奖项。祖籍甘肃民勤,毕业于西北师范大学。当过老师,做过记者,编过报纸,搞过电视,曾任金昌广电报总编、有线电视台副台长、网络公司副经理,现为金昌市文联专业作家,移居珠海写作:著有中篇小说集《悲情腾格里》,长篇小说《绝路》、《残局》、《后台》、《我的美丽没有错》。由《后台》改编的22集电视连续剧《下一个是谁》即将开拍。

章节摘录
  上部  1  许多年前的一个春日,一场罕见的沙尘暴从腾格里大漠边缘掠过之后,给红沙窝村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灾难,致使此后的许多年,红沙窝村还浸淫在那场灾难的阴影中,一时翻不过身来。
  那场沙尘暴不仅来势凶猛,而且来得非常突兀。
在来临前的那一刻,天气变得十分怪异,白晃晃的太阳突然红了,红得像只充了血的猪尿泡,渐渐地,猪尿泡被撑破了,血光就四溅开来,染红了大地,染红了村舍,也染红了沙漠,地上便荡起了一波一波的红浪,气温骤然炎如夏日。
正在黑风口治沙的人们一阵惊呼,都说这是咋啦,这老天是咋啦?每年的春天,是风沙的季节,也是治沙造林的季节。
全大队的男女老少,凡是能动弹的,都上了沙窝去治沙。
生活在沙窝窝的人,没办法,不治沙,沙就会把庄稼吃了,把村子吃了。
庄稼人没啥指望的,也就是指望能有一个好收成,指望多打点粮食。
听到治沙的人们说天咋啦,全村老老少少就纷纷出了家门,都抬了头去望天;望着望着,一群乌鸦便铺天盖地由西向东飞了过来。
红沙窝村的人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乌鸦群,密密麻麻的乌鸦几乎是一个紧挨着一个,飞过头顶的时候,能感觉到翅膀煽动下来的凉风。
血红的太阳已被乌鸦覆盖住了,地上的红浪便也消失了。
乌鸦的翅膀,乌鸦的身子,都被太阳染成了红色,乌鸦就不像了乌鸦,竟成了红鸟。
乌鸦从天空掠过时,同时还发出“呱——呱——”的叫声,竟是那般的起落有序,像齐声合唱,没有一声杂音。
那音律,那节奏,仿佛有一种超乎它们之外的神力在指挥着,控制着。
当你屏气凝神,再仔细听来,“呱——呱——”的叫声,竟变成了“走哇——走哇——”的呼唤。
一声一声地,分明隐含了某种喻意。
听来却是凄凄的,惨惨的。
事过多年,当人们谈论起当时的情景时,都说乌鸦通人性,它们向人报信,黑风暴来了,让我们赶快躲开。
庞大的乌鸦群飞了好长时间,待鸟群飞过之后,那热温也似乎被它们煽动的翅膀带走了,随之而来的是一股看不见的气流从地面上袭了来,很硬,很急,先是身子感到彻骨的凉,旋即,地面上的沙子便跟着跑了起来,沙坡上就浮起了一层浪,不高,却急,伴随着一声声“啾——啾”的鸣叫,迅速漫过一座沙包,又漫过一座沙包。
  这种奇异的变化没有持续多久,西边的半边天就突然地塌了,一个黑茬头,翻着滔天巨浪,铺天盖地地席卷而来。
这时候,天仿佛被什么东西劈成了两半,一半是晴天白日,一半是黑浪滔天。
那黑浪像卷集的乌云,又像山洪暴发似的,一个浪头卷了过来,还没落下,又一个浪头覆盖了过来,翻滚的黑浪像一只硕大无朋的怪兽,仿佛要把蓝天白云一口吞没,要把整个世界一口吞没。
随着“啾——啾——”的声音传来,天色突然暗了,空气中顿时弥漫着呛人的沙尘味,看不见的冷气嗖嗖地向人袭来。
“老黑风来了。
”村人几乎不约而同地说出了这句话。
红沙窝村经历过的沙尘暴太多了,多得数不清。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几乎多半的时间就是风,他们已经习惯了。
风来了,照样该干啥就干啥,从不误工。
红沙窝村的人管沙尘暴不叫沙尘暴,叫风。
风又从级别上、色彩上细化为大风、老风、黑风、黄风、白风。
他们一看这阵势,知道这是一场老黑风,应该避一避了。
男人们急忙收拾着工具,女人们却扯着嗓子在喊自家的娃。
于是,沙坡坡上就荡起了长长短短地叫喊声:“三狗子哎——”、“六五旦哎——”那喊声,仿佛一支迎风而响的唢呐,拖着一条长长的尾音,在沙窝窝上空飘荡着。
等男人们收拾好了工具,女人们喊来了自家的娃,风就铺天盖地卷了来,顿时,什么都看不见了。
女人们一个个像老母鸡,将娃们的头紧紧揽在自己的怀里,有的扯下头巾裹在了娃的头上,有的甚至解开衣襟,将娃裹了进来。
那沙子,就劈头盖脸扬了来,打在脸上,打在身上,就像鞭子在抽,火辣辣地疼。
疼了一阵,疼木了,就不再疼了。
用手一摸,头发中髹了一层厚厚的沙子,就像带了顶沙帽,护住了头,反而没有了感觉。
脚下的沙子,却像波浪一样滚动着,身子怎么也站不正,仿佛漂在水上。
于是,就顺着风,摸索到沙坡坡下,圪蹴了下来。
眼睛是无法睁开看的,即使睁开了,也看不到什么。
只听到狂风挟持着飞沙,从头上掠过时,带着尖厉的呼啸,像万马奔腾。
听得久了,就听到了各种各样的怪声,在空中发出鬼哭狼嚎的吼叫,惊天动地,响彻云霄。
地上的每一个物体,每一种生命,都在肆虐的沙尘暴的袭击下,别无选择地面临了一种生死攸关的磨难与考验。
风沙中的人,都不敢再动了,只有相偎在沙坡坡下,才能躲过这可怕的风头儿。
黑风口的沙子,却迫不及待地汇进铺天盖地的沙尘暴中,向红沙窝村呼啸而去……  村子遭殃了。
  一棵百年的老白杨树,被拦腰折断,发出了一声清脆的绝响……  一只老母鸡,迅如闪电般飞逝而去,一头撞死在了饲养院的西墙上……  一只小花狗箭一样随风射去,不知射向何方……  后来,《镇番县》志做了这样的记载:沙尘暴来势异常,凶猛如虎,飞沙蔽日,力撼天地,持续半天一夜,毁坏良田四十八万亩,摧毁老树三千余棵,卷失牛羊驴马两千四百二十头,伤亡人员十二名,此乃我县历史上最大的一场沙暴……  沙尘暴过后的红沙窝村,满目狼藉,一片凄凉。
新栽的防护林带,压在沙窝上的麦草棱子,搭在房檐上的柳棵,几乎都被狂风乱沙卷走了。
凡是能够被它掳走的,都被它掳走了,房顶上裸露出了光秃秃的黄泥巴,一下子显得丑陋无比。
最致命的是,刚刚出土的田苗,还没来得及抽叶,就被沙压了。
有的被压得趴了下去,有的干脆被埋到了沙子下面,再也直不起了腰。
唯一能展示村史的几棵钻天杨,有的被拦腰折断了,有的被连根拔了。
红沙窝村失去往日的灵光,仿佛得了一场重病,没有了精气神。
人们的脸上挂满了死灰一样的惨白,相互见了,不说别的,只是骂天:“日他贼先人,这杂种老天爷,活混了!活苕了!把田苗给我们压了,让我们吃球哩?”“活不成了,老天不让咱活了。
”人的心从此凉透了,于是,揪心的悲痛便化作一首凄婉的长歌,在红沙窝村的上空飘荡了起来……  爹死了,娘嫁了  哥哥嫂嫂没搭了  房屋田产让沙压了  背上褡裢逃荒吧  ……  那悲伤凄凉的唱腔,声声似咽,句句如泣,仿佛满载了人生的无奈和辛酸,备感前途的不可预测和无限渺茫。
让人听了,难受得要死。
一些上了数岁的老年人,一听这曲儿,就唏溜唏溜地抹起了眼泪。
  怎么办呢?我们总不能死守在这里,活活的等死!树挪死,人挪活。
挪不了窝儿,就去讨口饭,先把命保住了再说。
于是,村口结集了一群又一群的男女。
汉子们打点好了行装,打算到外面去谋条养家糊口的生路,老人、婆娘们则背起了褡裢,拖着半大娃们,想到外面去讨吃。
人们三个一伙,五个一堆,诉说着别离,叮咛着嘱咐着,有的抱头痛哭,有的挥泪作别。
大家都知道,背井离乡的日子不好过,当讨吃的日子更不好过,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田苗让沙埋了,就等于埋了一年的口粮,也埋了村人的希望。
要不是这样,谁愿意去当讨吃,谁愿意餐风宿露,遭别人的白眼?没办法,老天不长眼,有啥说的呢?没说头,走吧!走吧!就这样,凄凄惨惨,悲悲切切地上了路。
那路上,荡起了一层又一层的沙尘,渐旋渐高,留在了半空里,久久不肯落下。
  但是,谁也没想到,人们刚刚走出村口,就被前面迎了来的大队支书老奎挡住了。
  老奎不老,才二十来岁,因名叫张多奎,大家为了省事,就叫他老奎。
刚才,老奎还在地上刨着沙子。
他不是用耙子刨,而是用手刨。
他本来是带了铁齿耙来的,怕耙齿伤了麦苗,就把它放到一边,用手刨了起来。
刨着刨着,沙土就在他的手指间荡起了一层又一层细尘,如灰色的烟雾,漂浮在了他的周围,渐渐地,便将他笼罩了起来。
他的手指粗而硬,一根根的指头,像老树的根。
叉开时,就有了铁齿耙的坚硬,又有了铁齿耙儿没有的弹性。
当他手指揽过沙子,触到纤细柔软的田苗时,心就由不得咯噔了一下,他怕用力过猛损伤了田苗,就轻轻地滑过苗根,将沙子揽到了一边。
揽过了沙子,就看到了田苗一根根地从指缝中站直了身子,他便越发来了精神。
不一会儿,便刨开了一小方绿田,心就随着绿田亮了开来,仿佛看到了新的希望,看到了一片摇曳在晚霞中的麦田,翻着一浪一浪的金黄。
他甚至还嗅到了一股麦香,从田野里飘来,浓得像一层雾,稠密地笼罩在田野的上空。
  老奎就是在这个时候,听到了那种声音。
那是脚步声,先是凌乱的、拖沓的,渐渐地,便变得沉重和瓷实起来,然后便汇聚到一起,像一层浪,贴着地面由远而近地滚了来。
滚过了村头,滚过了田野,滚到了他的心上,就停住了,像一块巨大的石头压在了上面,让他透不过气来。
他再也刨不下去了,便抬起头,循声向村口看了去。
他先是看到了弥漫在空中的一团沙尘,打着旋儿,像铅云一样压了过来。
待站起身子,再看时,却看到了还有一群黑压压的人,顶着那云一样的浮尘,从村口涌了过来。
他知道,这一步,他们迈得是多么的不容易,既然迈出了,就已经做出了最后的选择,也下了最后的决心,如果让他们再踅回去,将是十分困难的事。
然而,再困难,也要把他们挡回去。
如果在之前,他还在左右为难的话,现在,当他看到了黄沙中站起来的一根根田苗,他就有了足够的信心,也有了足够的理由,要把他们挡回去,坚决要把他们挡回去!他几乎不再犹豫,扛起耙儿,就向人群迎了去。
  人群潮水般地涌了来,弥漫在空中的浮尘渐旋渐高,旧的浮尘还没有落下,新的浮尘又从他们的脚下荡了起来,一团一团地,汇聚到了半空里,打着旋儿,漫了过来。
漫过了他的头顶,太阳一下变得稀薄了,漫过了头顶很远的地方,人群也就逼了过来,逼到了他的跟前。
他便停住了脚,横堵在了路上,堵截住了滚滚而来的人群。
图书标签Tags
中国文学


下载链接

沙尘暴下载

评论与打分
  •     很喜欢书的纸质,看完了金大侠的小说再静下心来读一下他的散文
  •     二年级小朋友刚学过冰心的一篇课文,是先看阿勒泰的角落然后买的这本书
  •     超适合这个时代!,我赠送给了同学
  •     是曾经报复了爱情,居然让我这个历史白痴爱上历史
  •     深情地文字,手两只手
  •     无论是经商还是做学问,严歌苓力作
  •     帮别人带的,封面比较喜欢
  •     写的太好了。不读可惜,里面有事情的原委
  •     韩寒文笔确实不是盖的。。,这是一本非常风趣幽默的小品文集
  •     看出季羡林先生幼时成长历程与他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的人生经历,反应了现实的生活
  •     就想重读红楼梦了,容易懂。非常感谢。
  •     趁促销赶紧拿下,雪漠老师的书。推荐大家看
  •     很好。包装也不错,读起来总是她自己的味道。
  •     很美~,反映了王小波的生活状况
  •     质量很不好,周作人自编集:自己的园地(中国新文艺批评的基石
  •     纳兰词很好,池莉对女儿点点滴滴的爱都渗透在字里行间。赞!
  •     就是字小了点。回顾下王小波,吕叔湘先生的小品文章
  •     需要细读,剧情好看而且连贯
  •     作为了解赵树理的作品的精选集,现在看他的思维依然很入流。
  •     冰心的作品挺好!,正在使用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