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下左膳·乾云坤龙(下)

丹下左膳·乾云坤龙(下)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1-8
出版社:吉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作者:林不忘
页数:340
译者:黄奕纬
书名:丹下左膳·乾云坤龙(下)
封面图片
丹下左膳·乾云坤龙(下)

内容概要
  此人一袭白袍,单眼独臂,亦正亦邪,以拔刀术独步江湖,名剑「濡燕」刃下亡魂无数,日本二三十年代时代剧最出名的浪人之一,几十年如一日被不断的搬上银幕,日本各大报纸连载七年造成巨大轰动,由丰川悦司、和久井映见出演2004
年时代剧电影《丹下左膳》之原型,阿艳离己而去,萎靡的荣三郎虽然有蒲生泰轩的鼎力相助却依旧对夺回乾云刀无从下手。当丹下左膳尚未知道自己拼了命才拿到手的乾云刀一个老妪偷走时,荣三郎也并不知道阿藤悄悄地趁其不在潜入屋内摸向利刃坤龙……这对被命运牵引的双刀终不能轻易地合二为一。
作者简介
  长谷川海太郎,日本新潟县佐渡郡出生,曾赴美国留学,归国后以“谷让次”之名创作美国见闻录,以“林不忘”之名创作剑侠小说,以“牧逸马”之名创作犯罪实录小说;1935年6月29日因哮喘病发作而猝死,年仅三十五岁。海太郎此人阅历颇丰,又是博闻强记,其作品因之甚受都市女性的欢迎,屡有洛阳纸贵之势,成为当时文坛的异数。他所塑造的独臂剑侠丹下左膳,是日本影视史上长盛不衰的经典人物形象。
书籍目录
雪乱
虚实围棋谈
北国旅行日记
血账
变动无常 因敌转化
子恋森林
阵雨激降
风流红绘小贩
影子戏
骷髅谱
樱历
水火秘文笺
谨启如上
三界风雨
水与天
夕阳西下 十字路口

章节摘录
  雪 乱  荣三郎与左膳在法恩寺桥上,隔着这场如银色幕布般簌簌飞落的大雪互相对视着,眼里都燃起了熊熊的火焰。
  这一夜,雪不知何时纷纷扬扬地下了起来。
荣三郎不知自己是怎么走在街上的,也不知去过哪里,最后带着一身的雪回到了瓦町的家中。
刚走到门前,他差一点就要顺口说出“阿艳,我回来了”。
不过他还是把话吞了回去,拂掉身上的积雪进了屋。
  屋里一片漆黑,荣三郎用冻僵的手擦起打火石,点燃了蜡烛。
  淡黄的烛光在黑暗中渗透着,渐渐照亮了屋内。
荣三郎看了看,原本脏乱不堪的屋子被收拾过了,但已不见阿艳的身影。
  屋内少了两三件阿艳的衣服和梳子、发钗之类的东西,她一定是带了些随身物品便急匆匆地离开了家。
没有了阿艳的屋子里失去了昔日的活泼和明艳,只剩下一片暗淡。
雪夜的寒气越发逼人,刺骨的寒冷侵袭着荣三郎的身与心。
  不过,他已经不再悲伤了。
  “终于走了啊……那个肮脏污秽的女人……没想到她原来是如此卑鄙下贱……”  他发泄似的咕哝着,四下看了看,想着也许能找到什么便条或书信。
  然而阿艳什么也没有留下。
  荣三郎终于死了心。
  “现在我只有这个了。
”  他端坐着拿起了坤龙丸。
  刀鞘上银丝缠绕,紫铜刀柄上雕着升天飞龙。
  “把它引过来吧,把乾云丸引过来吧。
”  他像念咒语似的喃喃说着,长长地呼了一口气。
  年轻的荣三郎虽然不至于自暴自弃,但还是去喝了点儿酒,有些醉醺醺的。
  “那种女人!走了才好,她一开始打的就是这个主意!好吧!既然如此,那从今往后便把心思全部放在刀上,拼尽全力把乾云丸夺回来!对,放手大干一场!豁出去了!”  孤寂的烛光下,荣三郎眼里闪烁着坚定的光芒,轻轻地抚摸着坤龙的刀柄。
  “你再等一等,我很快便会夺回乾云让你们团聚。
你与你的同伴被拆散了,而我也和我的妻子分别了,我们还真是同病相怜啊,哈哈哈,今后你就与我为伴吧。
”  他怅然地抱着胳膊,但突然从榻榻米上一跃而起,迅速地拔出了明晃晃的武藏太郎刀,刀刃上散发着一抹凛气!  “可恶的丹下左膳!”  他立即摆出正眼架势,往一个角落里逼了过去,而映在墙上的只有他自己的影子。
心爱的女人离自己而去之后,诹访荣三郎似乎丧失了理智,身体里瞬间涌起一股强烈的斗志,束手无策的他便在脑海中想象着丹下左膳的样子,模仿交锋时的情景,一个人拿着刀在空气中挥来挥去。
  “喝!左膳!你写一封信告诉我乾云丸被那五个防火装束的人抢走了,我荣三郎虽不敏,可也不会愚蠢到把你这种谎话信以为真!玩弄小花招的奸诈小人!我迟早会找上门去把刀从你那儿拿回来的,你给我等着吧!哈哈哈。
”  他大笑着把刀收入了刀鞘中。
就在这时,有个黑影正从后门的缝隙里偷窥着荣三郎的动静,看到他突然把刀拔出来时还吓了一跳,而他对此浑然不觉。
  一个女人冒着雪偷偷来到了荣三郎家的屋后,从刚才起便贴在拉门上观察着屋内的动静。
  此人是谁?那窈窕的身影在黑暗中依稀可辨,不用想,当然是梳卷髻阿藤了,她把一块手巾盖在头上以遮挡风雪。
  她被刚刚那几道冷不丁的刀光吓住了,赶紧离开了后门,但知道那不过是荣三郎一个人在鼓舞自己的士气之后,她便又悄悄回到了汲水口边,屏住呼吸继续往里窥探。
  雪无声无息地在地上积了一层白毯子。
  这是江户入冬后的第一场雪。
  荣三郎在榻榻米上铺了褥子躺下来,盖上了被子。
  “铛—”远处传来了报时的钟声。
  “亥时
了啊。
”  虽然并没有刻意去想,但一闭上眼睛,阿艳的脸庞还是如一朵花般绽放在荣三郎的眼前。
  在这个雪夜里,她会身在何处呢?从在当矢茶铺遇到阿艳开始,一幕幕往事又如走马灯似的在荣三郎的脑海里浮现出来。
  今天荣三郎出去的时候,泰轩突然造访,阿艳便把自己的真实用意全都告诉了他。
泰轩听罢似乎有了个想法,他考虑了一会儿后决定将阿艳带走,今后由他来照顾阿艳。
而这些事,荣三郎自然不会知道。
  阿艳与泰轩都谈了些什么呢?还有,泰轩把阿艳带到哪儿去了呢?  荣三郎睡着了。
他今天已精疲力竭,打着鼾沉沉地进入了梦乡。
  夜深人静。
  屋前的格子门咯吱咯吱地响了起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叫道:  “荣三郎少爷,喂,荣三郎少爷……”  躲在后门的梳卷髻阿藤顿时警惕起来。
  “荣三郎少爷……荣三郎少爷!”  那声音似乎怕吵到其他人,低低地断断续续地传进了正熟睡着的荣三郎耳中,而这个女人的声音是他想忘也忘不掉的。
  那个女人又在外面拍着格子门—笃笃笃,笃笃笃。
  荣三郎起初还以为是自己在做梦。
  “荣三郎少爷!”  门外又传来了一声,荣三郎惊醒过来,以为是阿艳回来了。
他本应该对阿艳彻底死心,但此刻,一种依依不舍的感情似乎又从他的心底萦绕了上来。
他一脚踢开被子跳了起来,跌跌撞撞地下到了泥地间。
  “阿艳,是阿艳吗?”  他匆忙地打开门,一阵大风卷着雪粒刮过了荒地。
  漫天的六角形雪花在墨黑的空中纷纷地飞舞着。
  一个女人站在风中,身上罩着一层白白的雪。
  难道是雪妖
?  荣三郎揉了揉眼睛,而那女人往前走了几步,门缝里漏出的亮光照在了她身上。
  “不是阿艳啊……你是谁?”  “是我啊,荣三郎少爷。
”  那女人这么一说,荣三郎也仔细看了看,原来她是阿艳的母亲佐代,那身打扮像是刚从铃川宅邸中出来,手里还抱着一条细长的重物。
她在宅子后面的米槠树下把乾云丸挖出来后,就直接跑来找荣三郎了。
  “我是佐代。
这么晚前来拜访,还打扰了您休息,实在是抱歉。
请问阿艳在吗?”  “什么事?”  荣三郎只回了这么一句,虽说没称呼佐代为娘,但若是叫佐代老夫人也有些别扭,于是他又说道:  “这个,关于阿艳的事,鄙人也想和您好好谈一谈。
不过您特意在这夜里冒着大雪来找鄙人,是不是有什么急事呢?”  “真冷啊!”佐代抖掉了身上的雪,说,“我就进来了啊。
虽然不知道您要和我谈关于阿艳的什么事,但我正好也是为了女儿特别来找您商量一件事的……不过在那之前,我还给您带来了一件礼物,是件好东西,您看了一定会欣喜若狂的。
呵呵呵,我可是帮了您一个大忙,您可得好好谢谢我!”  佐代独自说了一堆话,进到了泥地间里。
  她是阿艳的母亲,她们的声音实在是太相似了,难怪自己会误以为是阿艳回来了,还一下子爬起来去开门。
荣三郎想着,有一种被骗的感觉,不禁苦笑了一下。
  “来,您快进来吧。
”  佐代说着,自己先进了屋。
  而在这之前……  梳卷髻阿藤偷偷躲在屋子后面,她看到荣三郎打开格子门走出去后,便轻轻地拉开了屋后的拉门,从汲水口处探出头来。
  她看了看屋内,光线微暗的枕边灯笼下放着一把短刀—绪丝缠绕的刀鞘,紫铜刀柄上雕着飞龙升天的图案,栩栩如生。
  荣三郎走去开门时便带上了武藏太郎刀,只剩下一把坤龙丸还留在屋内。
在拉门处偷窥的阿藤喜形于色地微笑起来。
  这个妖女救出左膳后,也不知把他带到何处去藏了起来。
她趁荣三郎与佐代在格子门前说话的空当溜进屋里,看准了这个绝好时机,想偷出坤龙丸拿去给自己恋慕的左膳。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她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  乘隙偷偷摸进屋内的阿藤一把抓起坤龙丸迅速插进袖子里,然后立刻抱起来溜向那扇后门。
  这一过程只发生在一瞬间。
  屋后的拉门“吱”的一声关上了,阿藤一脚深一脚浅地踏着雪离开了,脚步声隐隐约约地在屋子后面回响着。
荣三郎没有发现任何异样,他把佐代请进屋内坐下并大声说着话:  “哎呀,这么大的雪您还敢出来,真大胆啊。
难不成是有十分紧急的事情……”  “这雪确实是下得够大的,我从本所走到这儿都摔了三次呢!荣三郎少爷。
”  “哈哈,真是辛苦您了,不过还好您没受伤……那就恕我直问了,您找我是为了何事?”  “雪还在下呢。
啊,就先从这件礼物说起吧……”  佐代阿婆的呼吸急促起来,她开始解开裹着乾云丸的纸和布。
  “到现在还一直下个不停,明天地上恐怕要积上厚厚的一层了。
”  荣三郎平静地说着,仿佛要听屋外下雪的声音般竖起了耳朵,出神地注视着佐代的动作。
  啪啦!啪啦啦!那根细长东西上的破布和油纸被一层层撕了下来。
  啪啦、啪啦啦!佐代不停地撕着那裹了好几层的油纸和破布,荣三郎不知不觉重重地咽着唾沫,目不转睛地看着佐代的动作。
一会儿后,包在里面的东西终于闪出了一束光,一点点映进了荣三郎的眼里。
  先是一截绪丝缠绕的刀鞘,接着是阵太刀形的紫铜刀柄!  这分明就是荣三郎再熟悉不过的夜泣之刀乾云丸!他的嗓子哽塞了,失声惊叫了起来,像个疯子似的推开了佐代,自己撕起了剩下的纸和布,一下子便把里面的乾云丸拿了出来,用充血的双眼直直地凝视着刀。
  的确是那把出自关孙六之手、经历了战国动乱年代之血雨腥风的刀……  “嗯……”  荣三郎不由得哼了一声,瞪着一旁的佐代,蹭过去说道:  “喂!您是怎么将这把乾云丸……丹、丹下左膳怎么了?快说,快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佐代被荣三郎凶暴的神色吓住了,惊慌失措地不知该从何说起。
  “这、这是那个……”  “说!全都说清楚,一字不漏地告诉我!到底是谁命令您这么做的?”  荣三郎说着,把乾云丸拿到自己身边,往铺在榻榻米上的被子看了一眼,但他因激动而通红的脸刷的一下子又变白了。
  他本来想,无论如何总算是把乾云丸弄到手了,这样一来便可以和自己手里的坤龙丸凑成一对,云与龙也终于回到了同一个地方。
然而这个念头转眼之间就变成了幻想,刚才还一直在灯笼下面的短刀坤龙丸居然不见了。
  “呀!坤龙!”  荣三郎叫道,猛地站起了身,跑到被子旁边踢开了枕头。
怎么会不见了呢?他焦急地看遍了整个屋内也找不到坤龙丸。
梳卷髻阿藤刚才已经偷偷潜进来把坤龙丸拿走了,那把刀当然不可能出现在屋里的某个角落了。
  “啊!不见了!不见了……坤龙不见了!怎么会这样……”  荣三郎踉踉跄跄地拄着乾云丸。
  “如此看来,您的另一把刀是弄丢了吗?”  佐代颤颤巍巍地问了一句,而荣三郎已充耳不闻了。
  自己手里的龙暗暗地呼唤着天边的云,本以为分别已久的乾坤二刀终于能重逢了,然而下一瞬间却失去了自己的坤龙丸。
刚才荣三郎还兴奋地把这两把重新凑成一对的刀佩在腰间试试,可他现在一副茫然若失的样子,好一会儿都没说话。
  他突然想起了那扇后门,飞快地跑过去一看,果不其然,膳房的泥地上还残留着一些雪,明显有人偷偷地进来过!  “可恶的家伙!”  荣三郎握着乾云丸的刀柄拉开了油纸拉门,漫天飞舞的雪如片片白羽毛,又如朵朵飘落的白色小花。
  大雪覆盖着深夜的江户,似乎还无休止地越下越大。
  该说这是前世的报应呢,还是该称之为命运呢?  云刚从前门飞落,龙便从后门离去—也许这证明了两刀合一、天下太平的时候还未到。
  乾云进,坤龙出。
  两把刀的相逢还真是难以预料,荣三郎最后还是拍着乾云的刀柄轻轻笑了起来。
  想一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利刀乾云丸迄今为止都被剑魔的独臂掌控着,不知染了多少人的血,那紫铜刀柄还被剑魔独手蹭得越发透亮了,而它从今夜开始便转到了年轻的剑士诹访荣三郎手上,变为破邪显正之剑,即将在今后愈演愈烈的激战中展示出自己独特的实力。
  而那把坤龙丸也要落入丹下左膳的手里了!  乾云与坤龙要到何时才能相会,天下何时才能获得永久的太平呢?  在那之前,世间的战祸就宛如今夜的大雪般纠结交错,不可捉摸。
  “荣三郎少爷,虽然您的刀不见了,但我还是有话要和您说。
”  佐代阿婆的声音把荣三郎拉回了现实,他离开后门回到屋内。
  ……
编辑推荐
  主角为日本最出名的浪人武士、从连载至今被无数次搬上影视舞台、日本武侠小说典范之作、时代小说辉耀作品
图书标签Tags
日本,七曜文库,小说,日本文学,武侠


下载链接

丹下左膳·乾云坤龙(下)下载

评论与打分
  •     给力的装帧和封面设计!! 期待七曜文库出的恐怖小说!!
  •     书刚到还没看 全新正版 很满意
  •     牙
  •     看完第一本,接着看第二本,上下两部看完,终于了解了日本人严重的侠客拼杀是个什么样子,在叙事手法和章回连接上都与中国的武侠小说有很大不同。很早就发现日本人的文章似乎都有一种隐忍的感觉在里面,不知是日本人的文化特性还是中文翻译的问题,总之,故事不错,可以好好读完,就是不喜欢的人应该会很无法接受吧。
  •     看看,了解一些闻所未闻的事情
  •     诡异的恐怖故事,读的不过瘾。
  •     看看,喜欢!
  •     喜欢暴风雪山庄模式的推理小说,因为电视剧买了书
  •     很期待这个电影的上映~但更喜欢这本书的描写,希望在电影上映前能看完^^
  •     真心不错,惊险恐怖
  •     打算看完小说后再看电影,本多孝好的美学风格得到了最浓缩的体现。
  •     老公要看的,日本战前变格派作家小酒井不木的短篇集
  •     这本书开头不错,叙述性太强
  •     先看的连续剧好喜欢故事内容,值得一读。
  •     一点点的推理、淡淡的情感、和些许的悲伤,好书
  •     值得购买。,建议看一下他的另一部作品 替身
  •     十分想看本多孝好的另一本书《Fine Days昨日重現》。,整本小说充满悬疑
  •     很喜欢,但东野喜欢的书应该不会错~~呵呵
  •     《真田太平记》的作者似乎从中国古典文学中吸取了不少影响,只是说月经会诱发精神病。
  •     真的不错,怎能落下
  •     日系推理大作,三津田信三的书
  •     支持,总觉得那些玄而又玄的事肯定是可能发生过的。
  •     非常期待。,可惜出书太慢!
  •     但是吐槽更好看~,所谓一笔入魂在这本短篇集中并未感受到。.
  •     当当网活动期间购买,很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