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当一剑(上下)

武当一剑(上下)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1996-03
出版社:广东旅游出版社
作者:梁羽生
页数:全二册
字数:720000
书名:武当一剑(上下)
封面图片
武当一剑(上下)

内容概要
谈武侠小说,不能不谈梁羽生,不能忽略他在平淡中飘溢出来的独特韵味。就新派武侠小说而言,古龙是小字辈,金庸是后行一步的人,梁羽生则是时间上的“大哥大”。正是由于他无意闯入武林,才造成了本世纪最壮观的文化景致——武侠热。本书是其作品之一,十六年武当悬案,三十年江湖迷踪,梁羽生演绎悬疑叙事风格!
作者简介
梁羽生是新派武侠小说的开山祖师。
梁羽生本名陈文统,一九二四年三月廿二日出生(证件标明日期为一九二六年四月五日,误)原籍广西壮族自治区蒙山县。生于广西蒙山的一个书香门第,自幼写诗填词,接受了很好的传统教育。1945年,一批学者避难来到蒙山,太平天国史专家简又文和以敦煌学及诗书画著名的饶宗颐都在他家里住过,梁羽生向他们学习历史和文学,很受教益。
抗日战争胜利后,梁羽生进广州岭南大学读书,学的专业是国际经济。毕业后,由于酷爱中国古典诗词和文史,便在香港《大公报》作副刊编辑。一九四九年后定居香港,现侨居澳大利亚悉尼(一名雪梨)。他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梁羽生从小爱读武侠小说,其入迷程度往往废寝忘食。走入社会后,他仍然爱读武侠小说,与人评说武侠小说的优劣,更是滔滔不绝,眉飞色舞。深厚的文学功底,丰富的文史知识,加上对武侠小说的喜爱和大量阅读,为他以后创作新派武侠小说打下了牢固的基础。在众多的武侠小说作家中,梁羽生最欣赏白羽(宫竹心)的文字功力,据说“梁羽生”的名字就是由“梁慧如”、“白羽”变化而来的。
×      ×      ×      ×      ×      ×
初入江湖:
一九五四年,香港武术界太极派和白鹤派发生争执,先是在报纸上互相攻击,后来相约在澳门新花园擂台比武,以决雌雄。太极派掌门人吴公仪和白鹤派掌门人陈克夫,为了门派的利益,在擂台上拳脚相争。这场比武经港澳报刊的大肆渲染而轰动香港。陈文统的朋友《新晚报》总编辑罗孚触动灵机,为了满足读者兴趣,在比武第二天就在报上预告将刊登精彩的武侠小说以飨读者。第三天,《新晚报》果然推出了署名“梁羽生”的武侠小说《龙虎斗京华》。《龙虎斗京华》是新武侠小说之始。随着《龙虎斗京华》的问世,梁羽生──梁大侠初露头角,轰动文坛的“新派武侠小说”已有雏型。因为他写随笔的名字是梁慧如,平时又心慕白羽,故名梁羽生。
×      ×      ×      ×      ×      ×
退隐江湖:
从1954年开始,到1984年“封刀”,30年间,梁羽生共创作武侠小说35部,160册, 1000万字。除武侠外,梁羽生还写散文、评论、随笔、棋话,笔名有陈鲁、冯瑜宁、李夫人等,著有《中国历史新活》、《文艺新谈》、《古今漫话》等。
书籍目录
楔子
疑案未明还孽债
忏情无奈托遗孤第一回 未泯杂念参无相 三戒当持号不歧
第二回 各逞机谋缘底事 自疑身世感亲情
第三回 空嗟变幻迁枯骨 莫测高深立掌门
第四回 恩同义父犹藏诈 逼露庐山始识非
第五回 无相无碍观自在 不歧不谈训终违
第六回 密遣下山传秘笈 偶逢道友创新招
第七回 萍水孽缘难自解 江湖侠骨恐无多
第八回 幽谷寄情收义女 金盆洗手斥强梁
第九回 遍洒虚空无障碍 妙参禅理出重关
第十回 梦幻尘缘难再续 飘零蓬梗欲何依
第十一回 身陷囚牢成绝学 客奇蒙面创新招
第十二回 陌路逢仇施辣手 寒潭照影起疑心
第十三回 鸿爪雪泥何处觅 冰心铁胆两相牵
第十四回 中州一剑应无恙 海角何人自放歌
第十五回 独处墓园怀旧侣 惊闻密室揭私情
第十六回 应笑我乱挥宝剑 问何人会解连环
第十七回 与会群雄惊诡变 武当一剑灵锋芒
第十八回 生死茫茫如梦幻 恩仇了了隐江湖

章节摘录
  第一回 未泯杂念参无相 三戒当持号不歧  武当山位于湖北省均县,又名参上山、太和山。
山势雄壮秀丽,周围四百公里,下临汉江,最高的天柱峰海拔一千七百公尺,有七十二峰,三十六崖,二十四涧,它的特点是高瞻远瞩和幽深清秀兼而有之。
  或许武当山不如五岳有名,但在有代,它的地位却在五岳之上。
因为明代的皇帝,曾封武当山为“太岳”,加上一个太字,即表示它的地位高于五岳了。
  封建时代,臣下得到皇帝的、不次(不依次序)封赏,称为“殊遇之恩”。
以山喻人,武当山在明代也真可称得上是得到“殊遇之恩”的。
明永乐十一年(公元1413),明成祖朱棣合工部侍郭琏、隆平侯张信、驸马都尉沐听督工营造武当山宫观。
这次工程,每日使用工匠军民等三十万人,费用以百成计。
这是根据《明史》记载。
在靖的碑文中则说是只耗资二十余万,建筑器材绝大部分来自全国各地,和北京的宫殿差不多同样规格!  武当山上有两座著名的碑刻,一座是永乐十六年(1418)立的《太岳太和山道宫碑记》在碑文中永乐引用道教经典叙述所谓“真武大帝”和武当山的关系,并说他父亲洪武(朱元璋)和他自己之取得天下,都曾经得到“真武”的默佑。
所以武当山上建造宫观,表彰“神功”  另一座是嘉靖三十二年(1553)立的《重修太和山宫殿纪成碑》碑文大意是:成祖定都北京,是属于“北极Q天上帝真武之神”所镇守的北方,因此能蒙神恩庇佑,统一中国,巩固了北方广大的领土等等。

这是嘉靖替祖宗讲的,解释了明成祖何以要和“真武大帝”拉上关系。
  嘉靖在武当山脚建了一座刻有“治世Q岳”四字的石雕牌坊,当地人称“Q岳门”。
永乐时已把武当山的地位列于五岳之上,到嘉靖时更尊为“Q岳”。
把武当山的地位,捧得更加高不可攀。
  过了石坊,就是遇真宫。
遇真宫是明成祖为了纪念武当派的祖三丰建造的。
Q岳门与遇真宫之间,还建有张三丰的铜像,是一个头戴斗笠,脚穿草鞋,非常生动的人像。
  此时正有两个小道士在瞻仰他们祖师的塑像。
  年纪较大那个道士给师弟讲祖师的故事:“你知道吗?张真人可真是个怪人,他从来不讲修饰,有个外号,叫邋遢张,他为人不拘小节,和贩夫走卒、山野小民,都能交上朋友。
但本朝的洪武、永乐两位皇帝,好几次派人拜访他,想请他入京一见,他都避开。
你说怪不怪?”  那较小的道士道;、这故事我已经听师父说过了。
不过听说他云游四川的时候,还是和洪武帝的一个儿子蜀献王交过朋友的。
师父说张真人并无世俗之见,在他心目中,皇帝和平民都一样。
他交朋友是讲缘份的。
倒并不是因为对方是皇帝才特地避开。
”  年纪大的那个道士喜欢用“你知道吗”做口头掸,不料他讲的这个故事,师弟比他知道的还多。
他心里不大高兴,为了维持做师兄的体面,哼了一声,说道:“你知道张真人是什么地方的人吗?”小道士道:“大概不是湖北就是湖南吧?”大的道士冷笑道:“差着十万八千里呢,咱们的张真人是辽东人!”  小道士道:“哦,咱们武当派的祖师竟然是辽东人吗?这个我倒没有听见师父提起过。
”  年纪大的那个道士觉得有了面子,得意洋洋地说:“你以为我骗你不成?张真人是辽东人这个事实,武当山上的道家弟子,年纪在三十岁以上的,差不多都知道。
”  小道士莫名其妙,说道:“这和年纪有什么关系?”年长那个道:“怎么没有关系??你知道吗?本门惯例,道家弟子是只收年未弱冠(二十岁为弱冠)的。
即是说三十岁以上的弟子,至少入门已经十年多。
你入门不过六年,现在也还没到二十岁,当然没人告诉你了。
”  小道士道:“师兄,你越说我可越糊涂了。
祖师的事迹,每一个入门弟子都应该知道的为什么要满了十年以上,才能把祖师的籍贯说给他听呢?”  年长那个道:“也不是入门满了十年,就可以让你知道。
只不过因为在十年前,祖师的籍贯并不忌讳,现在则要忌讳了。
所以大家都不愿提起。
要不是我告诉你,恐怕你再过十年,都未必知道呢?”  小道士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脾气,继续问道:“什么忌讳?”  年长那个道:“这里没有外人,说给你听也不打紧。
你知道吗——”  转瞬过了三五十招,那小道士叫道:“师兄,这人使的剑法好像是——”  年长的道士喝道:“你别多管闲事,留神看我的太极剑法吧!”小道士一来是慑于师兄的威严,二来他也想学太极剑法,被大师兄一喝,果然就不敢开口了。
  五十招过后,戈振军渐感不支,那道士一招划也三个剑圈,罩信了戈振军身形,喝道:“撒剑”这一招名为“三转法轮”,待转到第三个法轮(剑圈))之时,戈振军的剑非脱手不可!  就在此时,忽听得有人喝道:“不败,住手”声音不大,语气也不怎么严厉,但听在那道士的耳中,却令他心头一震!  来的是个老道士,这老道士正是武当派的掌门无相真人。
  此时那道士刚刚划出第三个剑圈,业已套住戈振军的长剑,心头一震,不知不觉间剑势稍慢,剑圈划得歪歪斜斜,戈振军一招“大漠孤烟”,剑尖投入圈中一挑,“当”地一声,那道士的长剑坠地。
戈振军也乖巧,心想:“他是不字辈的道家弟子,如此气势,定非一般弟子可比。
我可不能损了他的颜面。
”心念一动,连忙也装作是禁受不起对方这一击之力,自行扔剑。
两柄剑几乎同时落在地上。
  不过,他瞒得过小道士,却瞒不过无相真人的眼睛。
无相真人心里想道:“此人能用连环夺命剑法抵御太极剑法,在本门弟子之中,恐怕还没有第二个人可以做得到。
嗯,近年来本派人材寥落,我正悉后继无人,此人倒不失为可以学武的上乘之选。
就只怕他心计深沉,可以为善,也可为恶。
若用于为善,当然是本派难得的人材;若用于为恶,那就反成祸患了。
喂,我只好多费点儿心力教导吧。
”  “这是怎么回事?”无相真人问那道士。
那道士惶然说道:“禀掌门师伯,你是亲眼看见的,他佩剑上山,我叫他解剑,他不肯听,还和我动手。
”  无相真人哼了一声道:“你看不出他是本门弟子吗?他不是外人,何须解剑?”  那道士满面通红,说道:“他没有向弟子讲明,我是在和他交手之后,才知道他是同门的。
”  无相真人心里当然明白,这道士说得不尽如实。
要不是这道士先动手,戈振军决不会跟他打起来。
不过由于这个道士乃是他的师弟武当派三个长老之一的无量道人的大弟子,他看在师弟的份上,也不想太过责备他,只是淡淡地说:“这条规矩,我本来想废掉的,只因是本朝永乐帝的恩典,我只好让这条规矩和解剑亭都保留下来。
但望你们能善体我的用心,以后不要恃着皇家的恩宠生骄,即使是外人犯了规矩,也不可就和人家动武。
”  那道士甚是尴尬,跪下来道:“多谢掌门教训。
”  戈振军连忙也跪下来,说道:“禀掌门,这其实是弟子的过错,弟子脑筋迟钝!这位师兄问我懂不懂规矩的时候,我一时想不想就是这条规矩,怪不得师兄教训我的。
”  无相真人皱一皱眉,说道:“既是误会,揭过就算了。
我又不是要追究你们的责任。
都起来吧!”接着问戈振军:“你的师父是谁?你是第一次上武当山吧?为什么单独前来?”  武当派的不成文规矩,俗家弟子第一次上山来拜见掌门,都是由师父或者本门的长辈带领来的。
  戈振军道:“禀掌门,弟子戈振军家师是——”  无相真人连忙说道:“哦,原来你是何其武的大弟子!你知不知道,我正在等着你来呢!”  戈振军受宠若惊,怔了一怔,说道:“掌门知道弟子今日要来?”  无相真人道:“不错,因为你的无极师伯本应该前两天就回到山上的。
他不回来,你的师父就应该来。
他们两人都不来,那么你当然是非来不可了。
我就是因为怕你初次上山,人事陌生,要经过许多通传,才见得到我,所以这两天我才特地走下山来,为的就是可以让你免掉许多麻烦,马上就见到我。
”  戈振军道:“禀掌门,无极师伯和家师——(说至此处,他偷窥了一下掌门面色,停一停才说下去)这个、这个,说来话长——”  无相真人道:“既是说来话长,那你就跟我回去,先一歇一歇,慢慢再禀告我吧。
”  戈振军暗暗庆幸自己的所料不差:“好在我懂得掌门人的面色,没有立即向他禀报。
否则有两个臭道士在旁,那就糟了。
”要知无相真人以掌门之尊,亲自来接戈振军上山,当然不会只是为了免除他通报的麻烦,而是恐怕他不识轻重,一到武当山上,就把这牵连茂大的秘密,随便告诉同门的。
戈振军年少老成,这一层他也早就想到了。
令他踌躇不决的,只是要不要先向掌门报丧而已。
因为按照武林常理,杀师的仇有如杀父之仇,为人徒弟的惨遭此变,应该立即赶去向掌门人报丧,而且是应该一见到掌门人的面,就号啕痛哭的。
  此时他方始放下心上的石头,因为否认从掌门人的面色,或是从掌门人所透露的口风,他都知道自己这样做是做对了。
一般的事情,才要遵守常规,非比寻常的大事,那是无须拘泥“俗礼”的。
  不过,那两个道士却不懂得内里的因由,他们见掌门人“破格”亲自下山来接引一个俗家弟子上山,不禁大为惊诧,于是他们都忙不迭地对戈振军自我介绍。
戈振军这才知道,年长的这个是长老无量道人的大弟子,道号不败;年幼这个是长老无色道人的第三个弟子,道号不浮。
  无相真人道:“戈振军,你是第一次上山,先来拜过祖师吧”  待戈振军行过参拜祖师的大礼,当即带他上山。
不败、不浮没有掌门人的吩咐,不敢尾随。
  戈振军跟着掌门人走,也不敢随便说话。
过了“遇真宫”,无相真人忽道:“振军,刚才你参拜祖师的时候,脸上有古怪的神色,你心中在想什么?”  戈振军暗暗吃惊:“掌门人的目光好锐利,我想什么,只怕都瞒不过他!”于是嗫嗫嚅嚅地说:“禀掌门,弟子相请问一件事情,只不知该不该问?”  “你尽管问!”  “本派祖师张真人真的是辽东人吗?”  “不错。
你还要知道什么?”  “那么张真人是满人还是汉人?”  “祖师是在辽东出生的汉人,你问这个干嘛?”  “我刚才听两位师兄在谈论祖师的事迹,心中有点儿奇怪——”  “奇怪什么?”  “何以不能让新入门的弟子知道祖师的籍贯?又听说十年前是没有这条规矩的。
”  “现在也没有这条规矩。
他们之所以不敢提起祖师的籍贯,只因为他们心中有障!”  “什么叫做心中有障,请掌门指点,开弟子茅塞。
”  无相真人道:“世法有云,众生平等。
这虽是佛家的话,但佛道同源,佛理亦即道理。
人是众生之一,众生都一律平等,何况是此地的人与彼地的人。
人并不是一生下来就有贵贱之分、好坏之分,倘若你的心中,先存有汉人就是好人,满人就是坏人,那就是“障”  戈振军若有所思,默默不语。
  无相真人继续说道:“十年前,努尔哈赤带领满洲兵士虽然已经开始在边境骚扰,但咱们大明还只是把他当作小小的边患,因此在十年前张真人出生于辽东一事在本派并不作为忌讳;其后,努尔哈赤建国称汗,如今已经和大明俨然成为敌国了。
两国边境之间的战争,规模也越来越大。
本派弟子,不免有人觉得,倘若提起祖师是辽东人的话,即使他只是在辽东出生的汉人,那也是很不光荣的事了。
”  戈振军道:“哦,原来忌讳是这样来的。
”  无相真人道:“其实你不提也还是有人知道的。
这种忌讳不过是庸人自扰罢了。
重要的不是张真人的籍贯,而是他的为人!  戈振军道:“张真人一生光明磊落,那是没话说的!”  无相真人点点头道:“岂仅光明磊落而已,你知道从太祖皇帝起,大明历代天子都推崇张真人的原因吗?”  他自问自答:“永乐帝立的碑文,说是他取得江山,多蒙真武大帝庇佑,其实这只是假托神道的说话,内里还有原因的。
当年太祖驱逐蒙古鞑子,恢复大汉河山,张真人创立的武当派,是为他出过力的。
不过,张真人不愿领功而已。
所以直到今日,满洲已成敌国,当今天子对张真人的敬礼还依着旧礼,而天下有识之士,也并不以张真人是辽东人而认作天下之耻!我盼你不要和庸人一般见识,要辨别只有好坏人之分,并无满汉之别。
”  戈振军喃喃自语:“只有好坏之分,并无满汉之别。
”  无相真人道:“是啊,汉人中也有坏人,满人中也有好人。
这道理不是很显浅?”  戈振军不觉汗流浃背了。
要知耿京士所以被他疑为奸细,乃是因耿京士避居辽东而引起的。
洲人里面也有好人,何况只是住在满洲人的地方?这个引起怀疑的立脚点岂非就站不住了?  不过,关键还是在霍卜托这个人身上。
现在已经知道他是出生在辽东的汉人了,这情形就和武当派的祖师张三丰一样。
因此,问题只在于他是否真的做的满洲的奸细。
不错,他是曾经做过努尔哈赤的卫士,但又焉知他不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呢?丁云鹤师叔和他自己在一知道霍卜托的身份之后,就断定他是满洲奸细,是否也有“先入为主”之见呢?  而关键的关键则是霍卜托写给耿京士那封信。
他要耿京士做的什么事?他在北京要谋得“一官半职”又为的是什么?只有查清楚了这两点,才可以证明耿京士是奸细或不是奸细。
图书标签Tags
梁羽生,武侠,武侠小说,小说,香港,中国


下载链接

武当一剑(上下)下载

评论与打分
  •     武当一剑(上、下册)(梁羽生著
  •     梁羽生悬疑风格,超喜欢,质量也很好!
  •     梁羽生的小说向来值得一看
  •     那是相当的经常,梁羽生的小说推荐大家看看,值得一读。
  •     【【武当一剑】】不愧是武侠大家写的书,真的不错。
  •     梁羽生的书我喜欢,我还差9本没收集全,希望当当快点有货
  •     这是一本不错的武侠小说,值得看看。书中主人公被仇敌培养长大,去有一颗真诚的心。他与仇人养父之间既相互依靠,有暗怀防范的关系生动揭露了人性的复杂,这里没有绝对的美丑善恶,每个人物身上都或多或少的的体现了光明与黑暗的两面,或许人无法做到一生坦荡无过,但迷途知返却是每个善良的灵魂所毕生追求的吧。
  •     又一次读完一本,当书翻到最后一页,看完最后一行字的时候,我的眼睛不由得又一次潮湿。掩卷沉思,书中的人物,在我眼前一幕幕铺陈开来。还是当当的小说好看啊
  •     刚开始有一定的悬疑色彩,扣人心弦,引人入胜,人物性格的多面性体现得很到位,值得一读。
  •     还不错,发货挺快的,包装也严实,给老爸看的,他说还不错
  •     重温少年时代经典,别有一番滋味!
  •     配送速度快
  •     挺好看的!!!
  •     就是对话太多了,
  •     纸张太白了,而且书有伤
  •     梁大侠的收官之作,值得阅读。
  •     同事是个武侠迷,说很喜欢这本书
  •     喜欢小说的朋友值得一看
  •     第一次给老爸买书,他说网上买书还算便宜,下次还会让我给他买
  •     挺好看的,就是故事短了点
  •     印刷不错,纸质很好
  •     送了两本武当一剑两本上
  •     有一本书角褶皱了
  •     与作者的其他出品相比,这故事的内容还可以啦,不过不失,就是结尾有点苍促。
  •     以前看过这书,想收藏一本,但装订太差,容易散架。
  •     果然有想要珍藏的欲望。,送货员态度挺好的。
  •     很喜欢。希望在香港会游泳,喜欢张小娴的文章
  •     但是我相信会很好看,林夕的书很喜欢
  •     喜欢里面的人物。,如果我可以去到那么多地方
  •     值得細閱。,看后让人思考
  •     爱是永恒的主题。, 没想到才华也不错!难怪周美人死心跟着。
  •     不可信其无。可以看看富人背后的一些真相,听听大林的大嘴巴
  •     每本最后面胶装线都开了,真希望接着出啊
  •     影响读书的温柔,八公蔡澜!
  •     写的挺好,但就是有的实在不是很明白。
  •     看着辛辣痛快,书的质量还行
  •     喜欢张小娴的文字,加深自己的内涵啊
  •     有待于我好好的看看,不解释。
  •     基本把香港知名的漫画家都收罗了,看过李碧华的青蛇
  •     去香港前买的,Wyman真是个有趣的人啊。。。且是个话唠。睡前都翻几页
  •     两位平面设计大师的对话,无论是文字、图片、编辑。都给人一种不同感觉的郑秀文
  •     自助游OK了,设计还好。
  •     对 作品的评价也比较中肯。。。,听蔡先生讲他去的香港餐厅的故事
  •     每个人私下都拥有着秘密。,所以买了几本。
  •     蔡的书都差不多,都很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