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狐外传(上下)

飞狐外传(上下)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6-03
出版社:广州出版社
作者:金庸
页数:726
字数:562000
书名:飞狐外传(上下)
封面图片
飞狐外传(上下)

前言
小说是写给人看的。小说的内容是人。小说写一个人、几个人、一群人或成千成万人的性格和感情。他们的性格和感情从横面的环境中反映出来,从纵面的遭遇中反映出来,从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与关系中反映出来。长篇小说中似乎只有《鲁滨逊飘流记》,才只写一个人,写他与自然之间的关系,但写到后来,终于也出现了一个仆人“星期五”。只写一个人的短篇小说多些,尤其是近代与现代的新小说,写一个人在与环境的接触中表现他外在的世界、内心的世界,尤其是内心世界。有些小说写动物、神仙、鬼怪、妖魔,但也把他们当做人来写。西洋传统的小说理论分别从环境、人物、情节三个方面去分析一篇作品。由于小说作者不同的个性与才能,往往有不同的偏重。基本上,武侠小说与别的小说一样,也是写人,只不过环境是古代的,主要人物是有武功的,情节偏重于激烈的斗争。任何小说都有它所特别侧重的一面。爱情小说写男女之间与性有关的感情,写实小说描绘一个特定时代的环境与人物,《三国演义》与《水浒》一类小说叙述大群人物的斗争经历,现代小说的重点往往放在人物的心理过程上。小说是艺术的一种,艺术的基本内容是人的感情和生命,主要形式是美,广义的、美学上的美。在小说,那是语言文笔之美、安排结构之美,关键在于怎样将人物的内心世界通过某种形式而表现出来。什么形式都可以,或者是作者主观的剖析,或者是客观的叙述故事,从人物的行动和言语中客观地表达。读者阅读一部小说,是将小说的内容与自己的心理状态结合起来。同样一部小说,有的人感到强烈的震动,有的人却觉得无聊厌倦。读者的个性与感情,与小说中所表现的个性与感情相接触,产生了“化学反应”。武侠小说只是表现人情的一种特定形式。作曲家或演奏家要表现一种情绪,用钢琴、小提琴、交响乐或歌唱的形式都可以,画家可以选择油画、水彩、水墨或版画的形式。问题不在采取什么形式,而是表现的手法好不好,能不能和读者、听者、观赏者的心灵相沟通,能不能使他的心产生共鸣。小说是艺术形式之一,有好的艺术,也有不好的艺术。好或者不好,在艺术上是属于美的范畴,不属于真或善的范畴。判断美的标准是美,是感情,不是科学上的真或不真(武功在生理上或科学上是否可能),道德上的善或不善,也不是经济上的值钱不值钱,政治上对统治者的有利或有害。当然,任何艺术作品都会发生社会影响,自也可以用社会影响的价值去估量,不过那是另一种评价。在中世纪的欧洲,基督教的势力及于一切,所以我们到欧美的博物院去参观,见到所有中世纪的绘画都以圣经故事为题材,表现女性的人体之美,也必须通过圣母的形象。直到文艺复兴之后,凡人的形象才在绘画和文学中表现出来,所谓文艺复兴,是在文艺上复兴希腊、罗马时代对“人”的描写,而不再集中于描写神与圣人。中国人的文艺观,长期以来是“文以载道”,那和中世纪欧洲黑暗时代的文艺思想是一致的,用“善或不善”的标准来衡量文艺。《诗经》中的情歌,要牵强附会地解释为讽刺君主或歌颂后妃。陶渊明的“闲情赋”,司马光、欧阳修、晏殊的相思爱恋之词,或者惋惜地评之为白璧之玷,或者好意地解释为另有所指。他们不相信文艺所表现的是感情,认为文字的唯一功能只是为政治或社会价值服务。我写武侠小说,只是塑造一些人物,描写他们在特定的武侠环境(中国古代的、没有法治的、以武力来解决争端的不合理社会)中的遭遇。当时的社会和现代社会已大不相同,人的性格和感情却没有多大变化。古代人的悲欢离合、喜怒哀乐,仍能在现代读者的心灵中引起相应的情绪。读者们当然可以觉得表现的手法拙劣,技巧不够成熟,描写殊不深刻,以美学观点来看是低级的艺术作品。无论如何,我不想载什么道。我在写武侠小说的同时,也写政治评论,也写与历史、哲学、宗教有关的文字,那与武侠小说完全不同。涉及思想的文字,是诉诸读者理智的,对这些文字,才有是非、真假的判断,读者或许同意,或许只部分同意,或许完全反对。对于小说,我希望读者们只说喜欢或不喜欢,只说受到感动或、觉得厌烦。我最高兴的是读者喜爱或憎恨我小说中的某些人物,如果有了那种感情,表示我小说中的人物已和读者的心灵发生联系了。小说作者最大的企求,莫过于创造一些人物,使得他们在读者心中变成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人。艺术是创造,音乐创造美的声音,绘画创造美的视觉形象,小说是想创造人物以及人的内心世界。假使只求如实反映外在世界,那么有了录音机、照相机,何必再要音乐、绘画?有了报纸、历史书、记录电视片、社会调查统计、医生的病历记录、党部与警察局的人事档案,何必再要小说?武侠小说虽说是通俗作品,以大众化、娱乐性强为重点,但对广大读者终究是会发生影响的。我希望传达的主旨,是:爱护尊重自己的国家民族,也尊重别人的国家民族;和平友好,互相帮助,重视正义和是非,反对损人利己,注重信义,歌颂纯真的爱情和友谊;歌颂奋不顾身地为了正义而奋斗;轻视争权夺利、自私可鄙的思想和行为。武侠小说并不单是让读者在阅读时做“白日梦”而沉缅在伟大成功的幻想之中,而希望读者们在幻想之时,想象自己是个好人,要努力做各种各样的好事,想象自己要爱国家、爱社会、帮助别人得到幸福,由于做了好事、作出积极贡献,得到所爱之人的欣赏和倾心。武侠小说并不是现实主义的作品。有不少批评家认定,文学上只可肯定现实主义一个流派,除此之外,全应否定。这等于是说:少林派武功好得很,除此之外,什么武当派、崆峒派、太极拳、八卦掌、弹腿、白鹤派、空手道、跆拳道、柔道、西洋拳、泰拳等等全部应当废除取消。我们主张多元主义,既尊重少林武功是武学中的泰山北斗,而觉得别的小门派也不妨并存,它们或许并不比少林派更好,但各有各的想法和创造。爱好广东菜的人,不必主张禁止京菜、川菜、鲁菜、徽菜、湘菜、维扬菜、杭州菜等等派别,所谓“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是也。不必把武侠小说提得高过其应有之分,也不必一笔抹杀。什么东西都恰如其分,也就是了。撰写这套总数三十六册的《作品集》,是从一九五五年到一九七二年,前后约十三四年,包括十二部长篇小说,两篇中篇小说,一篇短篇小说,一篇历史人物评传,以及若干篇历史考据文字。出版的过程很奇怪,不论在香港、台湾、海外地区,还是中国大陆,都是先出各种各样翻版盗印本,然后再出版经我校订、授权的正版本。在中国大陆,在“三联版”出版之前,只有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一家,是经我授权而出版了《书剑恩仇录》。他们校印认真,依足合同支付版税。我依足法例缴付所得税,余数捐给了几家文化机构及资助围棋活动。这是一个愉快的经验。除此之外,完全是未经授权的,直到正式授权给北京三联书店出版。“三联版”的版权合同到二○○一年年底期满,以后中国内地的版本由广州出版社出版,主因是地区邻近,业务上便于沟通合作。翻版本不付版税,还在其次。许多版本粗制滥造,错讹百出。还有人借用“金庸”之名,撰写及出版武侠小说。写得好的,我不敢掠美;至于充满无聊打斗、色情描写之作,可不免令人不快了。也有些出版社翻印香港、台湾其他作家的作品而用我笔名出版发行。我收到过无数读者的来信揭露,大表愤慨。也有人未经我授权而自行点评,除冯其庸、严家炎、陈墨三位先生功力深厚兼又认真其事,我深为拜嘉之外,其余的点评大都与作者原意相去甚远。好在现已停止出版,纠纷已告结束。有些翻版本中,还说我和古龙、倪匡合出了一个上联“冰比冰水冰”征对,真正是大开玩笑了。汉语的对联有一定规律,上联的末一字通常是仄声,以便下联以平声结尾,但“冰”字属蒸韵,是平声。我们不会出这样的上联征对。大陆地区有许许多多读者寄了下联给我,大家浪费时间心力。为了使得读者易于分辨,我把我十四部长、中篇小说书名的第一个字凑成一副对联:“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短篇《越女剑》不包括在内,偏偏我的围棋老师陈祖德先生说他最喜爱这篇《越女剑》。)我写第一部小说时,根本不知道会不会再写第二部;写第二部时,也完全没有想到第三部小说会用什么题材,更加不知道会用什么书名。所以这副对联当然说不上工整,“飞雪”不能对“笑书”,“连天”不能对“神侠”,“白”与“碧”都是仄声。但如出一个上联征对,用字完全自由,总会选几个比较有意思而合规律的字。有不少读者来信提出一个同样的问题:“你所写的小说之中,你认为哪一部最好?最喜欢哪一部?”这个问题答不了。我在创作这些小说时有一个愿望:“不要重复已经写过的人物、情节、感情,甚至是细节。”限于才能,这愿望不见得能达到,然而总是朝着这个方向努力,大致来说,这十五部小说是各不相同的,分别注人了我当时的感情和思想,主要是感情。我喜爱每部小说中的正面人物,为了他们的遭遇而快乐或惆怅、悲伤,有时会非常悲伤。至于写作技巧,后期比较有些进步。但技巧并非最重要,所重视的是个性和感情。这些小说在香港、台湾、中国内地、新加坡曾拍摄为电影和电视连续集,有的还拍了三四个不同版本,此外有话剧、京剧、粤剧、音乐剧等。跟着来的是第二个问题:“你认为哪一部电影或电视剧改编演出得最成功?剧中的男女主角哪一个最符合原著中的人物?”电影和电视的表现形式和小说根本不同,很难拿来比较。电视的篇幅长,较易发挥;电影则受到更大限制。再者,阅读小说有一个作者和读者共同使人物形象化的过程,许多人读同一部小说,脑中所出现的男女主角却未必相同,因为在书中的文字之外,又加入了读者自己的经历、个性、情感和喜憎。你会在心中把书中的男女主角和自己的情人融而为一,而别人的情人肯定和你的不同。电影和电视却把人物的形象固定了,观众没有自由想象的余地。我不能说哪一部最好,但可以说:把原作改得面目全非的最坏,最蔑视作者和读者。武侠小说继承中国古典小说的长期传统。中国最早的武侠小说,应该是唐人传奇的《虬髯客传》、《红线》、《聂隐娘》、《昆仑奴》等精彩的文学作品。其后是《水浒传》、《三侠五义》、《儿女英雄传》等等。现代比较认真的武侠小说,更加重视正义、气节、舍己为人、锄强扶弱、民族精神、中国传统的伦理观念。读者不必过分推究其中某些夸张的武功描写,有些事实上不可能,只不过是中国武侠小说的传统。聂隐娘缩小身体潜入别人的肚肠,然后从他口中跃出,谁也不会相信是真事,然而聂隐娘的故事,千余年来一直为人所喜爱。我初期所写的小说,汉人皇朝的正统观念很强。到了后期,中华民族各族一视同仁的观念成为基调,那是我的历史观比较有了些进步之故。这在《天龙八部》、《白马啸西风》、《鹿鼎记》中特别明显。韦小宝的父亲可能是汉、满、蒙、回、藏任何一族之人。即使在第一部小说《书剑恩仇录》中,主角陈家洛后来也对回教增加了认识和好感。每一个种族、每一门宗教、某一项职业中都有好人坏人。有坏的皇帝,也有好皇帝;有很坏的大官,也有真正爱护百姓的好官。书中汉人、满人、契丹人、蒙古人、西藏人……都有好人坏人。和尚、道士、喇嘛、书生、武士之中,也有各种各样的个性和品格。有些读者喜欢把人一分为二,好坏分明,同时由个体推论到整个群体,那决不是作者的本意。历史上的事件和人物,要放在当时的历史环境中去看。宋辽之际、元明之际、明清之际,汉族和契丹、蒙古、满族等民族有激烈斗争;蒙古、满人利用宗教作为政治工具。小说所想描述的,是当时人的观念和心态,不能用后世或现代人的观念去衡量。我写小说,旨在刻划个性,抒写人性中的喜愁悲欢。小说并不影射什么,如果有所斥责,那是人性中卑污阴暗的品质。政治观点、社会上的流行理念时时变迁,人性却变动极少。在刘再复先生与他千金刘剑梅合写的《父女两地书》(共悟人间)中,剑梅小姐提到她曾和李陀先生的一次谈话,李先生说,写小说也跟弹钢琴一样,没有任何捷径可言,是一级一级往上提高的,要经过每日的苦练和积累,读书不够多就不行。我很同意这个观点。我每日读书至少四五小时,从不间断,在报社退休后连续在中外大学中努力进修。这些年来,学问、知识、见解虽有长进,才气却长不了,因此,这些小说虽然改了三次,很多人看了还是要叹气。正如一个钢琴家每天练琴二十小时,如果天分不够,永远做不了萧邦、李斯特、拉赫曼尼诺夫、巴德鲁斯基,连鲁宾斯坦、霍洛维兹、阿胥肯那吉、刘诗昆、傅聪也做不成。这次第三次修改,改正了许多错字讹字以及漏失之处,多数由于得到了读者们的指正。有几段较长的补正改写,是吸收了评论者与研讨会中讨论的结果。仍有许多明显的缺点无法补救,限于作者的才力,那是无可如何的了。读者们对书中仍然存在的失误和不足之处,希望写信告诉我。我把每一位读者都当成是朋友,朋友们的指教和关怀自然永远是欢迎的。二○○二年四月于香港
内容概要
  《飞狐外传》是《雪山飞狐》的“前传”,叙述胡斐过去的事迹。然而这是两部小说,互相有联系,却并不是全然的统一。在《飞狐外传》中,胡斐不止一次和苗人风相会,胡斐有过别的意中人。这些情节,没有在修改《雪山飞狐》时强求协调。
这部小说的文字风格,比较远离中国旧小说的传统,现在并没有改回来,但有两种情形是改了的:第一,对话中删除了含有现代气息的字眼和观念,人物的内心语言也是如此。第二,改写了太新文艺腔的、类似外国语文法的句子。
  《飞孤外传》所写的是一个比较平实的故事,一些寻常的人物,其中出现的武功、武术,大都是实际而少加夸张的。少林拳、太极拳、八卦拳、无极拳、西岳华拳、鹰爬雁行拳等等,不单有正式的书籍记载,而且我亲自观摩过,也曾向拳师们请教过,知道真正的出手和打法,不像降龙十八掌、六脉神剑、独孤九剑、乾刊大娜移那么夸张。但现实主义并不是武合资
小说必须资本家从的文学原则。《飞狐外传》的写作相当现实主义,只程灵素的使毒夸张了些。
作者简介
金庸:本名查良镛,浙江海宁人,一九二四年生。曾任报社记者、编译、编辑;电影公司编剧、导演等。一九五九年在香港创办明报机构,出版报纸、杂志及书籍,一九九三年退休。先后撰写武侠小说十五部,广受当代读者欢迎,至今已蔚为全球华人的共同语言,并兴起海内外金学研究风
书籍目录
上册
 第一章 大雨商家堡
 第二章 宝刀和柔情
 第三章 英雄年少
 第四章 铁厅烈火
 第五章 血印石
 第六章 紫衣女郎
 第七章 风雨深宵古庙
 第八章 江湖风波恶
 第九章 毒手药王
 第十章 七心海棠
下册
 第十一章 恩仇之际
 第十二章 古怪的盗党
 第十三章 北京众武官
 第十四章 紫罗衫动红烛移
 第十五章 华拳四十八
 第十六章 龙潭虎穴
 第十七章 天下掌门人大会
 第十八章 宝刀银针
 第十九章 相见欢
 第二十章 恨无常
 后记

章节摘录
插图:陈禹大惊,纵上抢夺,胡斐钩脚反踢,随即放开吕小妹站起,胡乱将解开的裤子往裤带中一塞,施展空手人白刃功夫,抢他手中匕首。
陈禹心知不妙,不敢恋战,猛戳一刀,立即转身出厅,却见赵半山双手叉腰,神威凛凛地站在厅口。
胡斐哈哈大笑,说道:“我一泡尿还没撒完呢!”这一下变化,赵半山固然万万猜想不到,厅上众人也无一不大出意料之外。
待得各人明白他用意,吕小妹早已获救,陈禹亦已陷入重围。
这一来商老太更增恨意,王氏兄弟妒念转深,马行空暗叫惭愧,殷仲翔喃喃怒骂,但不论是恨是妒,是愧是骂,各人心中均带着三分惊佩赞叹:“若非这小于出此怪招,怎能将陈禹截得下来?”赵半山对胡斐十分感激,脸上却不动声色,对陈禹淡淡道:“陈爷,你为了学乱环诀和阴阳诀,伤了两条人命,其实大可不必这么费事。
这两篇歌诀,在太极门中也算不得是什么了不起的不传之秘,赵某不才,倒还记得。
你说过要向赵某讨教,今日就传了于你,也自不妨。
”众人一呆,均想:“他已难逃你的掌握,却来说反话。
”却听赵半山又道:“我先说乱环诀与你,好好记下了。
”朗声念道:乱环术法最难通。
上下随合妙无穷。
陷敌深入乱环内。
四两能拨千斤动。
手脚齐进竖找横,掌中乱环落不空。
欲知环中法何在,发落点对即成功。
这八句一念,孙刚峰与陈禹面面相觑,说不出话来。
这八句诗不像诗、歌不像歌的话,正是太极门中的“乱环诀”。
陈禹幼时也依稀听父亲说起过。
只全然不懂其中奥妙,万想不到赵半山真能原原本本地念给自己听。
后记
《飞孤外传》写于一九六○、六一年间,原在《武侠与历史》小说杂志连载,每期刊载八千字。在报上连载的小说,每段约一千字至一千四百字。《飞狐外传》则是每八千字成一个段落,所以写作的方式略有不同。我每十天写一段,一个通宵写完,一般是半夜十二点钟开始,到第二天早晨七八点钟工作结束。作为一部长篇小说,每八千字成一段落的节奏是绝对不好的。这次所作的修改,主要是将节奏调整得流畅一些,消去其中不必要的段落痕迹。《飞狐外传》是《雪山飞狐》的“前传”,叙述胡斐过去的事迹。然而这是两部小说,互相有联系,却并不是全然的统一。在《飞狐外传》中,胡斐不止一次和苗人凤相会,胡斐有过别的意中人。这些情节,没有在修改《雪山飞狐》时强求协调。这部小说的文字风格,比较远离中国旧小说的传统,现在并没有改回来,但有两种情形是改了的:第一,对话中删除了含有现代气息的字眼和观念,人物的内心语言也是如此。第二,改写了太新文艺腔的、类似外国语文法的句子。《雪山飞狐》的真正主角,其实是胡一刀。胡斐的性格在《雪山飞狐》中十分单薄,到了本书中才渐渐成形。我企图在本书中写一个急人之难、行侠仗义的侠士。武侠小说中真正写侠士的其实并不很多,大多数主角的所作所为,主要是武而不是侠。孟子说:“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武侠人物对富贵贫贱并不放在心上,更加不屈于威武,这大丈夫的三条标准,他们都不难做到。在本书之中,我想给胡斐增加一些要求,要他“不为美色所动,不为哀恳所动,不为面子所动”。英雄难过美人关,像袁紫衣那样美貌的姑娘,又为胡斐所倾心,正在两情相洽之际而软语央求,不答允她是很难的。英雄好汉总是吃软不吃硬,凤天南赠送金银华屋,胡斐自不重视,但这般诚心诚意的服输求情,要再不饶他就更难了。江湖上最讲究面子和义气,周铁鹪等人这样给足了胡斐面子,低声下气的求他揭开了对凤天南的过节,胡斐仍是不允。不给人面子恐怕是英雄好汉最难做到的事。胡斐所以如此,只不过为了锺阿四一家四口,而他跟锺阿四素不相识,没一点交情。目的是写这样一个性格,不过没能写得有深度。只是在我所写的这许多男性人物中,胡斐、乔峰、杨过、郭靖、令狐冲这几个是我比较特别喜欢的。武侠小说中,反面人物被正面人物杀死,通常的处理方式是认为“该死”,不再多加理会。本书中写商老太这个人物,企图表示:反面人物被杀,他的亲人却不认为他该死,仍然崇拜他,深深地爱他,至老不减,至死不变,对他的死亡永远感到悲伤,对害死他的人永远强烈憎恨。一九七五年一月第二次修改,主要是个别字眼语句的改动。所改文字虽多,基本骨干全然无变。一九八五年四月在修订这部小说期间,中国文联电视集监制张纪中兄到香港来,和我商讨“神雕侠侣”电视连续剧的剧本。我记得在内地报纸上的报导中见到,“射雕”的编剧之一认为《射雕》原作写得不完备,江南七怪远赴大漠教导郭靖武艺,过程丰富而详细,丘处机传授杨康武艺却一笔带过,两者不平衡,于是他加了一幕又一幕丘处机教杨康的场景,认为这样一来,就将原作发展而丰富了,在艺术上提高了。这位先生如真的这样会写武侠小说,不知为什么这样惜墨如金,不显一下身手绝艺?我生平最开心的享受,就是捧起一本好看的武侠小说来欣赏一番。现今我坐飞机长途旅行,无可奈何,手提包中仍常带白羽、还珠、古龙、司马翎的武侠旧作。很惋惜现今很少人写新的武侠小说了。然而从这位编剧先生的宏论推想,他是完全不懂武侠小说的,他不懂中国小说,不懂小说,不懂戏剧,不懂艺术中必须省略的道理,所以长叹一声之际,也只好不寄以任何期望了。正如有人批评齐白石的画,说他只画了画纸的一部分,留下了大片空白,未免懒惰。幸好,张纪中兄说,这位编剧先生所添加的大量“丰富与发展”,都给他大笔一删,决不在电视中出现。从这个经验想到,如有人改编《飞狐外传》小说为电影或电视剧,最好不要“丰富与发展”,不要加上田归农勾引南兰的过程,不要加上胡斐与程灵素千里同行、含情脉脉的场面,不要加上无嗔大师与石万嗔师兄弟斗毒的情景,不要加上对商剑鸣和袁紫衣的描写。香港近年来正大举宣传一种“无添加”化妆品,梁咏琪小姐以清秀的本来面目示人,表示这种化妆品的“无添加”——没有添加任何玷污性的杂质。广东人有句俗语,极好的形容这种艺术上的愚蠢,叫做“画公仔画出肠”。画一幅男人、女人的图画,比方说画一位美人吧,为了表达完善,画了她美丽的面容和手足之外,要再画出她的肝、大肠、小肠、心、胃、肺、胆,觉得非此则不完全。我已懂得“画蛇添足”和“画公仔画出肠”,自古已然,因此也不为此难过。二○○三年四月《飞狐外传》所写的是一个比较平实的故事,一些寻常的人物,其中出现的武功、武术,大都是实际而少加夸张的。少林拳、太极拳、八卦拳、无极拳、西岳华拳、鹰爪雁行拳等等,不单有正式的书籍记载,而且我亲自观摩过,也曾向拳师们请教过,知道真正的出手和打法,不像降龙十八掌、六脉神剑、独孤九剑、乾坤大挪移那么夸张。但现实主义并不是武侠小说必须遵从的文学原则。《飞狐外传》的写作相当现实主义,只程灵素的使毒夸张了些。这部小说比《天龙八部》多了一些现实主义,但决不能说是一部更好的小说。根据现实主义,可以写成一部好的小说,不根据现实主义,仍可以写成好的小说。虽然,我不论根据什么主义,都写不成很好的小说。因为小说写得好不好,和是否依照什么正确的主义全不相干。程灵素身上夸张的成份不多,她是一个可爱、可敬的姑娘,她虽然不太美丽,但我十分喜欢她。她的可爱,不在于她身上的现实主义,而在于她浪漫的、深厚的真情,每次写到她,我都流眼泪的,像对郭襄、程英、阿碧、小昭一样,我都爱她们,但愿读者也爱她们。二○○三年九月
编辑推荐
《金庸作品集•飞狐外传(套装上下册)》由广州出版社,花城出版社出版。
图书标签Tags
金庸,武侠,小说,武侠小说,中国文学,经典,爱情


下载链接

飞狐外传(上下)下载

评论与打分
  •     金庸的武侠小说是我一向比较喜欢的,在任何环境里都不影响我的阅读兴趣的读物。《飞狐外传》虽然内容不多,但是情节还是相当吸引人的。特别是程灵素这个人物形象的塑造非常成功,读金庸武侠小说能读到流泪的情节,也只有程灵素为救胡斐而吸毒血而亡这个情节了,武侠小说里死了那么多人,我好想没有多少感觉,但程灵素的死让我感到揪心,一阵阵的痛。按金庸的描写,程灵素长的不漂亮,但是我抑制不住自己的想法,总觉得遇到这么一位女子,就算是她是丑八怪我也认了。整个《飞狐外传》看完以后,也只能记得程灵素,其他的事情好像没多少印象。我经常感叹:感情这种事真奇怪,你爱的人不爱你,你不爱的人为你在默默做出奉献。
  •     最爱程灵素,不喜欢袁紫衣。这本书虽说是外传,但比《雪山飞狐》要好。
  •     本书之男主角,胡一刀之子,刚出世便父母双亡,由平四抚养成人。在商家堡中结识赵半山,两人识英雄重英雄,结拜为义兄弟。期後,闯荡江湖数年。在佛山遇恶霸凤天南,为抱打不平而追杀他。期间遇袁紫衣,由敌变友,互生情愫。一次误会,袁紫衣舍他离去。期後,因苗人凤误中奸计,导致双目中毒失明。为助苗人凤解毒,与锺老二去找'毒手药王'。期间遇'毒手药王'的弟子--程灵素,心知她对自己有意,无奈锺情袁紫衣。解毒後,误会认定苗人凤是杀父仇人,与程灵素离开苗人凤住处,更与她结为义兄妹。后相遇幼时恩人--马春花,因重情义,助她脱离困境。在宫中再遇马春花,她身中剧毒,为救她出宫,而被官兵追杀。为助她解毒,夺下华山掌门,出席福康安的掌门大会。会中,重遇袁紫衣。期後,自己身受重伤,程灵素为救自己解毒而身亡,悲痛不已。因袁紫衣出家当尼姑,舍他而去。
  •     和雪山飞狐一样是袖珍版的,不过想看完。
  •     还没有看完,但是其中的描写很细致精彩,比电视剧的画面效果而言,给了我们更多的想象空间,相信武侠小说也会带给我收获的!
  •     很不错的一本武侠小说
  •     一直都很喜欢金庸,爱金庸的作品自然是必须的!!要买自然要买正版的,。这货是正版
  •     金庸的作品让人百看不厌,
  •     我很喜欢金庸的作品,我想再看一遍
  •     金庸作品已成経典, 不用多說了
  •     很喜欢金庸的书小小本的
  •     喜欢金庸的
  •     这书就是收藏 小开本 金庸迷买的 但是塑料膜破了 略有遗憾
  •     好小说 好小说 好小说 好小说 好小说 好小说
  •     商品很好,原以为字比较小,想退货,收到后发现不影响正常阅读.感觉很值得购买.另外,物流超快,从下单到收货不到24小时.
  •     这本书很小,比巴掌大,但因作者写的内容好,又实惠,所以还是买下来看了
  •     字小了点,其他都好,喜欢
  •     字偏小,慎选。
  •     一开始觉得太小了,还不如买旧书划算,但是转念一想,毕竟这个新,而且小有小的好,方便,而且印刷包装也都不错,做让我选的话,我还是会买旧书,但也会买一两种这个类别的
  •     这本书我已经看了多次,这次又重新购买。书中程灵素最后死去了,简直就是悲剧。好像她这样的女生,男人都喜欢。
  •     很好的书,非常喜欢,放在口袋很方便
  •     喜欢以前大版本
  •     书很好只是买的时候没有看仔细是口袋书,不过很可爱挺喜欢的。
  •     没有想到是中小本的,不过拿在手里干净非常好,小朋友很喜欢!
  •     故事不错,书的质量也不错,就是开始没看清楚是小本的书,如果能是大本的就更完美了。
  •     发货速度快,印刷质量和纸张质量都不错。
  •     小版本的,真是口袋书,留着吧
  •     书的内容是一如既往的好。
  •     爱情故事很感人,书的质量很好,值得购买。
  •     小开本,印刷质量很好,便于携带,物美价廉。
  •     正版,价格公道
  •     给孩子买的,体会当年父母的爱好。
  •     口袋书啊,买的时候没看尺寸,拿到手之后发现好小啊
  •     货品不错,送货速度快,以后还会光顾
  •     一如既往的好,书小但内容不少。
  •     外传比雪山飞狐写的丰满很多。只是最大的瑕疵就是对于感情的交代比较马虎。
  •     经典书籍,装订和封面设计非常好,字号也比较大,就是正本书为32开,稍微小了点。
  •     还好,就是太小本了
  •     这个版本总觉得有点缺了什么的味道。
  •     书小了点,但是正版,可以看清楚!
  •     比起飞狐外传,我更喜欢雪山飞狐
  •     给儿子买的,书的质量还可以,只是书本太小了,字也细,我想看起来也比较辛苦。
  •     这本书居然是迷你版的,这么小--惊讶
  •     这套书太小了,像掌中宝,买时没有看清,唉。我的返券什么时候给啊,好继续买书,当当抓紧返券啊,都这么长时间了,效率能快点不
  •     封面一般般,拿到货的时候,最让我惊讶的就是——居然是袖珍版的!!!!
  •     没想到书这么袖珍!
  •     其他都还好,就是书本比想象中小,像微型书。卖给家里老人看的,有点郁闷……
  •     书小自小,拿着不舒服
  •     注意,买家一定要注意,这是本小书,口袋书。
  •     书籍介绍里面建议写清楚。我本来要买32开本的,现在也没法说什么了,就是不喜欢,感觉也不值。
  •     賣家自作主张,把64K本的囗袋书塞给我,强烈要求退貨.
  •     袖珍版的,想放在口袋里倒方便,阅读倒不美观,因字体太小,建议想要的买别的版本。
  •     你网不依不徺要把64K本口袋书塞給我,要求退貨,囗头同意可是拖着不办,太欺侮人了.要我选啇品咋样,要我在你们設定的評价中选一个.把客户都当笤盘.
  •     评:金庸作品集:飞狐外传
  •     搞活动买的,便宜,好看
  •     金庸作品集:飞狐外传
  •     这应该叫随身本!
  •     不错的金庸作品
  •     金庸的小说都相当经典,仁者见仁
  •     买四套送一套,但味道还是没变。还能接受
  •     对于金庸迷来说,值得一看的武侠
  •     没有想到书能来的那么快,对于金庸的书籍
  •     不过觉得不如射雕好看,女儿特别喜欢金庸的作品
  •     奇怪这一系列书为什么总缺货,但武侠研究永远都是新的课题。金庸政治学绝对是其中的代表作。
  •     内容太简单,同事怀孕了
  •     比较其他武侠书,全是戏剧观后感
  •     感觉应该是正版,艺冠古今
  •     送给一个小姑娘的,好久没有看了
  •     看起来有趣。,买了收藏!
  •     满减买很划算。,挺好的书
  •     确是读透了查老爷子,此书挺精美的
  •     小时候看的电视剧 终于看到原版书了,金庸的一套终于买齐了
  •     自己还没有看到,上小学三年级的儿子说好看
  •     书更是经典。,小孩很迷恋金庸先生的武侠剧
  •     虽然书很小一本,不错。
  •     7简直就是你强迫症犯了 10遇见苗若兰的时候,材质、文字大小适中
  •     金庸先生的作品我要全部收集!!!,其他都不错。
  •     这一套我自己收藏、欣赏。,我要看看**导演能拍成什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