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上下)

风流(上下)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8-10
出版社:新世界出版社
作者:温瑞安
页数:全两册
字数:350000
书名:风流(上下)
封面图片
风流(上下)

内容概要
人总有喜怒哀乐。精彩的人生总有些爱恨情仇。人的一生还不能没有梦。没有梦想的人生是关在屋内的人,不开窗,没有门。    年少的时候,武侠就是我的梦。阅读武侠,就是一个入梦的程式;创作武侠,就是一个造梦的启航。难得有这么多朋友、读者与我一同入梦,在同一个文化传统里,创造另类的天空,让心灵自由飞翔,寻觅我们对侠客和英雄的寄望,在义所当为有所不为的抉择里快意恩仇,在生要尽欢死亦无憾的浮沉中儿女情长,在极度情境中观察人性,在际遇折腾里表现人情,而且永不放弃侠的愿望,爱的坚持,梦的理想。    一个少年的梦,就做了这么数十年,到而今,仍试图,罢长戈,疾走笔,补天裂。几十年前写下来的小说,如今,仍恒常在网络上、论坛里、报刊杂志上,看读者、网友、侠迷留言,“不等到温大写完××××故事系列,我死不瞑目”。侠迷、读友,意兴方豪,吐字用辞难免侠气迫人,但几十年来,三差五头,总是有追看新稿、祈求续完,旧作修订、系列重出的千呼万唤,确也让一个武侠梦做了几十年的笔者感动惭愧,荡气回肠。小说能写到现在,因为有人看。书能出到如今,因为有人买。作品能一再修订,因为有心人收藏。一个梦能做到现在,因为大家有同一梦想。    侠是打抱不平、除暴安良,义不容辞、豪情胜慨。武只是终止干戈的一种策略和手段。侠是激情的共振,给我一点星火,我便可以燎原。梦是愿望的达成,给他一个目标,他就背负着剑好像背负宏愿,千山独行也无枉此生。    特别喜欢在新世界出版社推出的“四大名捕”系列的:  《杀楚》、《破阵》、《傲骨》、《纵横》、《风流》、《骷髅画》等故事,其中有新续作、有修订版。新世界出版社本身就重点推出了不少中国武侠小说新锐作家的佳作,其中有好些都是我特刖喜欢和推崇、堪称顶住武侠新天的年轻写手;如果武侠是一个恢宏惊艳的梦,或者可以说,新世界出版社就是后武侠时代的“梦工厂”。我也特别感谢杨培华小姐引线、感激新世界出版社张海鸥、钟振奋、刘丽刚女士的悉心策划、安排,以及香港自成一派文化推广合作社叶浩、何包旦、史笃诚、万人迷的协助和校正。    给侠一臂之力,它便可以延续传统文化通俗文学的光华,点亮现代的暮晚。    予我一笔之力,我的梦便和你的梦一齐陟彼青山,飞渡长河:当风轻借力,一举入高空;落日楼头上,侠舞碧霄中。
作者简介
温瑞安是位诗人,也是个奇人。出道于新马,成名于台湾,寄居于香江,作品却火遍了中国大陆。
  他是文人,却开过武馆。他是诗人,却经商有道。他是华侨,但在台湾一度因太爱中国而被判处死缓。他办过诗社、期刊、出版社甚至自成一派的文艺集团,被拍成影视的作品逾三十部,同时在时下流行的Cosplay、漫画、连环画、动画、电玩、网游中都有以他笔下人物作为卖点和素材的元素。他的忠心读者,横跨了中国大陆、港、台及新、马、泰、韩等地和外国华侨老、中、青、少四代近四十年,作品达八百多部,发表文字逾一千六百万余字,已出书逾一千余种,遍布不同国家和地区。
他自己绝少上网,不会敲字、伊妹儿,但有关浏览讨论他的作品的网站,曾一度达七十八万个。他演讲的时候,他的铁杆粉丝以巨大的横幅“神州子弟今安在,天下无人不识温”欢迎他。他去讲学的时候,他的知音和侠友,在报刊上写下了“今生不识温瑞安,纵横侠坛也枉然”来表达真情。
在新派武侠世界里,能与金庸经典之作《天龙八部》、《书剑恩仇录》、《神雕侠侣》、《射雕英雄传》,古龙扛鼎之作的《多情剑客无情剑》、《绝代双骄》、《楚留香传奇》、《陆小凤传奇》齐名、鼎足而三,而且脍炙人口的,当然是温瑞安的“四大名捕”、“神州奇侠”、“布衣神相”、“说英雄谁是英雄”等故事系列。
书籍目录
第一章 树上的女子 第一回 要干,便全力去干 第二回 要放,便轻松地放 第三回 要玩,便尽情去玩 第四回 要须,便疯狂地爱第二章 女人的剑 第一回 最后你还是留了长发 第二回 天荒地老情已灭 第三回 海枯石栏爱何在 第四回 狼行千里 第五回 龙哭万里第三章 树上的男人 第一回 一种含笑让步的温柔 第二回 鹤立霜田 第三回 虎行雪地 第四回 相击才知相知深 第五回 货比货 第六回 人比人 第七回 狠对狠 第八回 狼对狼 第九回 怕便怕第四章 男人的刀 第一回 杀便杀 第二回 恶斗恶 第三回 毒斗毒 第四回 我想死 第五回 你找死 第六回 不可岂止一世第五章 下一个女人也许会更糟 第一回 不可七世 第二回 太阳底下的一件新鲜事儿 第三回 反骨仔 第四回 正一衰仔 第五回 一个美丽女子在看另一个美丽女子 第六回 不是原谅她而是宽恕她 第七回 大树上的高人 第八回 谁家姐妹倚东风 第九回 天下风流是此花 第十回 记取横波镜里痕第六章 风流总被风吹雨打去 第一回 义薄云吞 第二回 不看他山好风水 第三回 自家瓜棚有荫凉 第四回 留心那虫儿 第五回 我要你话儿 第六回 就是这话儿 第七回 有人快乐有人仇 第八回 忍忍无可忍之事 第九回 退退无可退之所第七章 东方蜘蛛 第一回 浪得艳名 第二回 大侠的小说 第三回 我是老怪物 第四回 鸳鸯蝴蝶 第五回 战蚤 第六回 我已认输 第七回 紫马黑枪 第八回 黑骑金枪 第九回 更无一人是男儿 第十回 洞房之珠 第十一回 妖! 第十二回 我已认命第八章 记得要对部下好 第一回 完全走掉 第二回 完全走调 第三回 全部走光 第四回 本小姐 第五回 本姑娘 第六回 梦冒险 第七回 爱冒险 第八回 梦艳丽 第九回 这样对下部不大好 第十回 小小淫乱第九章 敬请强暴 第一回 夜夜狂欢的女子 第二回 夜夜狂吠的男人 第三回 无耻之徒 第四回 没有牙齿的匪徒 第五回 好色知途 第六回 爱上颜色的信徒第十章 给我一个鸡尾巴 第一回 不欢更何待 第二回 胴体之匙 第三回 阿傻看力 第四回 丢! 第五回 大王,借头一用第十一章 折堕之美 第一回 请君出柜 第二回 超! 第三回 请数到十第十二章 冲冠一怒为红颜 第一回 妒火怒烧功德林 第二回 刀口上的一滴泪 第三回 剑尖上的一滴血 第四回 无情剑客多情剑从畅销到长销(新版后记)

章节摘录
第一章树上的女子1.要干,便全力去干孙青霞纵横一世,风流自赏,他自己也没想到有一日自己居然会沦落到如此地步!他的为人常引人非议。
惹人骂。
遭人排挤。
几乎所有的误会与是非,都会与他纠缠个没了――尤其是一旦扯上了女人,他更是言行败坏,丧德无耻,禽兽不如的败类!对于这些,他习以为常,也无所谓了。
一个给人訾骂、诡病惯了的人,一旦听到赞誉,反而会浑身不自在起来。
孙青霞便是这样。
过去的小兄弟老远打从台湾过来深圳“龙头小筑”探我,忽然问了我一句:“你甘心吗?”他阐说的大意是:你在马来西亚九岁开始结义,十三岁开始创文社,十五岁开始办刊物,十八岁成立天狼星诗社,二十岁就拥有十大分社成为大马第一大文艺集团,旋又在二十一岁在台湾创立“神州社”,四年后成为当地第一大纯粹民办的文学社团,直至后来蒙冤离台,五年后在港开始办“朋友工作室”,八九年又再成立跨越地区性的“自成一派文艺创作推广合作社”──到今天,所谓“少负奇志”的我,到底甘休吗?究竟甘心了没有?言下之意,是提省我:持志不懈。
谢谢。
问题是答案。
我的答案是:甘心。
──而且满意。
满意是来自知足。
我为何不满意?人生在世,举世滔滔,有几人能完全控制自己时间的?我办得到。
有几人能只做自己喜欢做的事的?我能。
有多少人能只跟自己愿意交的朋友交往,而可以谢绝一切不必要的应酬的?我可以。
浊世横流,有多少人可以完全无视于别人的脸色做人的?我行。
有多少人既极关注潮流趋向但又完全不受趋向潮流的影响?我是其一。
有多少人能够随自己好恶、喜乐,在人生道上恒常游山玩水、吃喝玩乐,而且能保持:要爱,便热烈的去爱;要干,就全力的去干,快意恩仇,随缘即兴,如此悠闲但又很奋发、风流而不折堕的、遇挫不折、遇悲不伤的过活?我能,我可以,而且我迄今仍完全能控制这一切。
我仍热爱生命,勇于助人;十分自爱(所以自律),敢于恋爱,恋情仍一次又一次在刀丛里找到了生命的诗!“帝力”于我何有哉?而且,我所享有的名声,已喜出望外,多于我该拥有的;我获得的支持,包括我的读者和我的兄弟、朋友,远大于我应得的;我得到的利润,亦远超于我的付出和耕耘──可不是吗?当人家都在怨为何中国作家和艺术创作者不像美国、日本那么卖钱、那么有保障的时候,我却一直感谢上苍,何以赐予我那么多忠心、诚挚的读者,使我二十年前的作品如“四大名捕会京师”、“白衣方振眉”、“神州奇侠”等作品,仍能一年卖几个版、一年又崭新推出几个版,以致我每部过去的作品每年都有几万元几万元的收入!别忘了,中国很大,这世上华人很多,何况我不只在一个地区只出版一次,也不是一个国家只有一个版本,更不是只用一种文字印行,而我也不只写武侠小说,更何况我不止于出版,还有发表、刊登、连载,而且也不是一本小说只登一次──更重要的我不只写了一部小说。
如果以“本”或“部”作计算,迄今“有案可存”的“小说书”大概也有五六百部吧?别的就不多说了。
对我而言,我从不为“畅销”写作,但“长销”却常使我意外不已。
我曾建立过“知不足斋”,顾名思义,不只对生命的种种欲求“不知足”,而是对求进、求好、求知欲应该“知不足”。
可是,对“收获”,我知足。
知足常乐。
我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刚届四十,已经“作品集”、“精品集”、“全集”、“作品系列”等出了十几套,每套都不少于七、八十种(每种有的一两部,有的十几部),从“诗选”、“散文选”、“评论选”到“小说选”,大概给“国”内外选入二、三百次吧?我还能不知足!我本来当写作是个人兴趣娱乐,当影响他人为中华文化、侠义精神做点事是天生职志,我怎么知道竟会有那么丰厚的版税可拿、稿费可取(甚至连冒我名盗我版的都发了财)、以及有那么多的好友至交、兄弟读者为我打气鼓舞,不惜千里相随不觉远、萧鼓声中惊霞雾的与我同进退、共闯荡、齐甘苦,我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我满足。
一如我廿二岁时写下的“黄河”一诗其中三小节:……我还是那不应考而为骑骏马上京的一介寒生秋水成剑,生平最乐无数知音可刎颈红颜能为长剑而琴断宝刀为知己能轻用有女拂袖。
有女明灯。
有女答客沏茶还是茗酒为剑可以白衣可以飘行千里而我正有远远的路要走……越来越近那吼声了那是没有终止的冲决崩却原是苍茫滩上的一夫当关,狠命一击气势自出,岁月愈久我的京试愈垂青史……这首诗我不停而写才气你究竟什么时候才断绝?水声更近,天涯无尽在此诀别,红颜知音那在雁荡飞跃的君子那烛光中仍独挹清秀的秀颜几时才在明月天山间我化成大海你化成清风我们再守一守那锦绣的神州……我满意,但不代表我不再努力。
我离百尺竿头还差岂止十七、八步?我还是会好识重友、自寻快活,情不自禁、无乐不作的走我孤身而不孤独、寂寞而不冷漠的人生路。
稿于一九九六年七月廿三至廿六日:连环四天噩耗、冲突、大翻覆,与白灵、家和、应钟凄厉面对、亲爱共渡。
校于一九九六年七月卅一日:温白分袂前夕,仍恩爱逾恒:大侠舞刀谁所斩?铁石心肠为花柔;多情总被无情伤,你若无心我便休。
只不过,因为他的武功高、剑法好,别人骂归骂,却都奈不了他的何。
他依然我行我素、独来独往。
――我行我素只不过是“世与我相遗”后一种“迫于无奈”的姿态而已,决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炫耀的事!他一向如此,仗凭一身武功,一把剑,不须看谁的脸色行事,不需向谁阿谀奉迎的做人。
――你不喜欢我,我也不须做讨你喜欢的事。
――你们要排斥打击我,我也不愿与你们同流合污。
――大家不谅解我,也罢,我也不向人解释,更不求人悲悯同情。
他独步天下,孤剑白衣,孤芳自赏,俯仰无愧。
(人说的且由他说去!)(若敢惹我,胜得我掌中剑再说!)他纵横江湖,逍遥自在,无惧无畏,直至今天。
这一天,他在“不文山”山头上……那时候,温八无正赶去救援面临决堤泛洪之灾下游的其他乡民,铁游夏则赶上“大角山”去扑灭“抱石寺”的火神肆威……而他,正要返回不文山去看顾那十几二十名灾民时,忽然闪过一个念头:他们在再度卷入洪流里拯救受困灾民之际,曾遇上两次暗算:一次因铁手双手都在力举受难者于水面之上,故而硬挨了两箭;而射向自己的两矢,却给铁手用破空指劲弹飞了,自己才能平安无恙。
自己便因此事而欠了铁手一个情。
大的人情。
另一次是自己伸出了古琴,全力扳起陷于洪流中的铁手之时,突然遇上了暗器。
十九种要命的暗器!幸好,温丝卷及时赶到,及时毒杀了发射暗器的人。
这次到他们两人欠了八无先生一个人情:救命之情。
可是,这两件事合并起来,却很有些不寻常。
因为箭矢是来自山这边的树林子里。
暗器却射自山那边的丛林中。
两个地方,隔着条滚滚汹汹的决洪一文溪,且发生的时间相隔很近,射箭的人断断赶不及在那边射了箭后又赶过来这一头放射暗器。
除非……――至少有两批杀手!对了。
绝对有两批以上的敌人!发放暗器的杀手虽然已给毒死,但射箭的敌手仍匿伏在那儿,也许是因见铁手名捕、八无先生加上自己的声势浩大,不敢妄动,也许是因为要谋而后动,另觅良机下手……总之,敌人并未死尽。
孙青霞一想到这点,心中便暗加提防,并加快步程,赶上不文山。
他的责任是要保护那些刚渡过灾劫的乡民,以及仍在昏迷中的龙舌兰。
他飞快上山。
在经过“加落梯”途中,他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他总觉得山上有些影影绰绰。
――本来,山上有人影也是自然而然、理所当然的:那十几位渡劫余生的乡民不就是还留在山上么?由于旭日未升,黎明未明,视野仍不甚分明。
他也觉得血腥味似乎太重了。
――这血腥味是怎么来的呢?就算刚才曾在“杀手涧”上大开杀戒,留下余味,但经决堤后的洪水滔滔,怎么一切还未给冲洗干净?是以,他心中暗自有了提防。
后记
过去的小兄弟老远打从台湾过来深圳“龙头小筑”探我,忽然问了我一句:“你甘心吗?”他阐说的大意是:你在马来西亚九岁开始结义,十三岁开始创文社,十五岁开始办刊物,十八岁成立天狼星诗社,二十岁就拥有十大分社成为大马第一大文艺集团,旋又在二十一岁在台湾创立“神州社”,四年后成为当地第一大纯粹民办的文学社团,直至后来蒙冤离台,五年后在港开始办“朋友工作室”,八九年又再成立跨越地区性的“自成一派文艺创作推广合作社”──到今天,所谓“少负奇志”的我,到底甘休吗?究竟甘心了没有?言下之意,是提省我:持志不懈。谢谢。问题是答案。我的答案是:甘心。──而且满意。满意是来自知足。我为何不满意?人生在世,举世滔滔,有几人能完全控制自己时间的?我办得到。有几人能只做自己喜欢做的事的?我能。有多少人能只跟自己愿意交的朋友交往,而可以谢绝一切不必要的应酬的?我可以。浊世横流,有多少人可以完全无视于别人的脸色做人的?我行。有多少人既极关注潮流趋向但又完全不受趋向潮流的影响?我是其一。有多少人能够随自己好恶、喜乐,在人生道上恒常游山玩水、吃喝玩乐,而且能保持:要爱,便热烈的去爱;要干,就全力的去干,快意恩仇,随缘即兴,如此悠闲但又很奋发、风流而不折堕的、遇挫不折、遇悲不伤的过活?我能,我可以,而且我迄今仍完全能控制这一切。我仍热爱生命,勇于助人;十分自爱(所以自律),敢于恋爱,恋情仍一次又一次在刀丛里找到了生命的诗!“帝力”于我何有哉?而且,我所享有的名声,已喜出望外,多于我该拥有的;我获得的支持,包括我的读者和我的兄弟、朋友,远大于我应得的;我得到的利润,亦远超于我的付出和耕耘──可不是吗?当人家都在怨为何中国作家和艺术创作者不像美国、日本那么卖钱、那么有保障的时候,我却一直感谢上苍,何以赐予我那么多忠心、诚挚的读者,使我二十年前的作品如“四大名捕会京师”、“白衣方振眉”、“神州奇侠”等作品,仍能一年卖几个版、一年又崭新推出几个版,以致我每部过去的作品每年都有几万元几万元的收入!别忘了,中国很大,这世上华人很多,何况我不只在一个地区只出版一次,也不是一个国家只有一个版本,更不是只用一种文字印行,而我也不只写武侠小说,更何况我不止于出版,还有发表、刊登、连载,而且也不是一本小说只登一次──更重要的我不只写了一部小说。如果以“本”或“部”作计算,迄今“有案可存”的“小说书”大概也有五六百部吧?别的就不多说了。对我而言,我从不为“畅销”写作,但“长销”却常使我意外不已。我曾建立过“知不足斋”,顾名思义,不只对生命的种种欲求“不知足”,而是对求进、求好、求知欲应该“知不足”。可是,对“收获”,我知足。知足常乐。
编辑推荐
《风流(上下册)》由新世界出版社出版。
图书标签Tags
温瑞安,武侠,四大名捕,小说,其他,武侠小说


下载链接

风流(上下)下载

评论与打分
  •     有人说,武侠不是文学。但我觉得,温瑞安的武侠就如同一把利剑,把这些怀疑统统挑破!
  •     这个书质量不错,价钱也能接受温瑞安的书都不错新版本,同以前看的旧版还是一点修改
  •     好书。
    书好。
    可惜,温大侠就是爱挖坑,不写完。
  •     还是那句话,很棒,可惜老温不往下写了
  •     发货速度很快,书包的很好,还没看看了追加评论
  •     质量很好。好书
  •     四大名捕小时候的爱读书,今天重温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     温瑞安
  •     还可以!温耐安得作品。
  •     好书,纸质差
  •     值得读。。。,书是正品
  •     是温的好作品之一。,内容本身不错
  •     终于得偿所愿了。,印刷也不错。
  •     不过其实不算是修订本。,正在阅读中
  •     四大名捕走龙蛇都看了许多年了…………,要全部收藏了。
  •     武侠小说中的经典,刀光剑影
  •     价格也好,就不需要我多说了。
  •     非常好,一晚上就看了一半
  •     慢慢读。。。,还没看
  •     包装挺完整的,刚收到还没来得急看
  •     个人感觉还不错。,买少了
  •     之前看过这个系列的书,四大名捕小时候的爱读书
  •     他说挺好看的,比电影精彩
  •     步步惊心,重温一遍。
  •     买来收藏,真心想看 新故事啊
  •     这本书应该还好,不影响阅读
  •     一本两册,10元入手
  •     温瑞安的书内容精彩。就是字太小了,值得一看!!
  •     外皮有塑封包装,不过觉得女主角都白白的。。。
  •     看了还想再看哦!!,帮朋友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