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伯利庄园

彭伯利庄园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8年7月
出版社:南海出版公司
作者:琳达•伯多尔
页数:395
译者:杨荣鑫
书名:彭伯利庄园
封面图片
彭伯利庄园

前言
  著名,偶尔有些乖戾的小说家夏洛蒂·勃朗特曾如是挑剔她的同行简·奥斯丁的作品:“她没能以炽烈而深沉的激情打动她的读者:她完全不懂得爱情为何物……那些令人不知不觉心跳加剧、热血沸腾的东西,生命的内涵及死亡的痛苦——全都被简·奥斯丁给忽略了。”  假如由简·奥斯丁执笔,她塑造的简·爱会是怎样一个形象,我们不便妄测。但我们在赞赏奥斯丁小姐无与伦比的文学天赋的同时,也不能无视夏洛特小姐的观点,因为她的分析非常中肯。简·奥斯丁写的都是她熟悉的东西。奥斯丁小姐终身未婚,她的人生似乎鲜有爱情可言。我们有理由相信她是以处女之身终其一生的。  正因为全无婚姻生活的体验,她的小说无一例外地都是写到婚礼便戛然而止。因此,她所塑造的那些令人难忘的人物,也包括她的读者,都未曾体味到那种心跳加剧、热血沸腾的感觉。何其遗憾!  我们从续写她的作品之一入手,力图弥补这一遗憾。你读到的这个故事开始时,我们的主人公就已经成婚,所以你将体验到的激情不再止于精神层面。让伊丽莎白·贝内特·达西悲欢交织的乃是她身体的另一个器官。
内容概要
  《彭伯利庄园:傲慢与偏见(续)》讲述伊丽莎白和达西结婚一年来,幸福和美,唯一的遗憾是伊丽莎白一直没有怀孕。照彭伯里的老规矩,如果达西无子嗣,庄园就得传给远亲罗珀少爷。圣诞将临,伊丽莎白请寡居的母亲、两个待嫁的妹妹和姐姐简一家来彭伯里过节。达西则请来冷傲的姨母和曾与之订婚的表妹,姨母还带着喜欢卖弄学问、动辄以主人自居的罗珀少爷。达西的妹妹乔治娅娜未经庄园女主人允许,向曾追求过达西、对伊丽莎白满怀醋意的宾格利小姐发出了邀请。另外,达西为讨妻子欢心,主动派车将住在附近的伊丽莎白的舅父舅母和她妹妹莉迪娅一家五口接来游园,而不计妻妹夫威克姆曾诱拐自己亲妹妹,后又几乎骗得伊丽莎白的感情。更热闹的是,贝内特太太的追求者、冒充上校的基奇纳也瘸着腿前来造访。关系错综复杂的这一大帮人又因大雪封路全被窝在了彭伯里,一住就是好几天。几天里,矛盾丛生,波澜迭起。这期间,伊丽莎白连听说带猜测,认定达西在村里有个孩子,是他和已死去的法国情人所生,心生怨怒。达西否认不成,反被妻子言语所伤,加上贝内特太太及其追求者等人言行粗鄙局鲁,达西傲然而去。伊丽莎白深思之后,决定远离庄园去做教师。经过一番周折,达西夫妇消除了误解,和好如初,而且伊丽莎白也欣喜地发现自己已身怀有孕,彭伯里庄园重旧平静。
作者简介
  琳达·伯多尔,作为出版过关于婉转用语作品的琳达·伯多尔,自称“得克萨斯农妇”,因观看电视剧《傲慢与偏见》激起了她浓厚的兴趣。经过四年的研究构思,她执笔的《彭伯利庄园》问世,立刻受到了读者的欢迎,同时也令简·奥斯丁的忠实拥趸大惊失色。本书是作者的第一部小说,1999年初版至2004年再版,读者飙升。目前已销售超出百万册,并在不断地加印当中。她和丈夫现居住于德克萨斯的农场,她承认自己也曾为爱私奔,只是私奔的对象不是威克姆,而是达西。
书籍目录
前言第一部 缘份,一如初见第二部 爱情,磨砺后更坚定第三部 婚姻,幸福因你完美

章节摘录
  第一部 缘份,一如初见  1  尽管这辆马车够豪华、够舒适,但由于近来的几场大雨,它那结实的弹簧还是受到了考验,因为通往德比郡的这条道路有点儿泥泞。
达西先生表现出了他的绅士风度,关切地要他的新婚夫人拿枕头当坐垫。
  那可真是个好坐垫,又饱满又松软。
达西夫人感觉被羞辱,夫君此举不啻在大肆宣扬她下身疼痛的事实。
尽管因为新婚贪欢,她近来走路步态都有点儿别扭,但还是面子要紧,总不成让她公然承认性交过度吧。
于是乎,坐垫被拒绝了。
  面子倒是保住了,可马车不屈不挠的颠簸却令她的眼睛不由自主地总要瞟向那个闲置在对面座位上的枕头。
她紧抓着车上的扶手,知道自己这样硬撑其实很傻。
但现在可不能让步,承认自己需要坐垫就等于承认丈夫判断正确,那可是个原则问题呢!  因为好意遭到拒绝,她的新婚丈夫转而用沉默来惩罚她。
她忍受着颠簸之苦,知道自己生气却又不占理,知道自己得学会接受这样的惩罚。
  泥泞的道路一段又一段地被甩在后面,伊丽莎白离自己的新角色越来越近,也越来越忐忑不安。
要肩负起偌大一座彭伯利庄园的女主人的职责,想想都叫人害怕。
倒不是说她现在才明白等待她的是什么。
她早就明白了,至少是尽可能地试着去理解了。
  虽然新婚的兴奋和鱼水之欢使她暂时忘却了焦虑,但她的丈夫也未能为抚慰她的焦虑提供任何帮助。
事实上,还未及离开婚床,他便又恢复了一贯沉默寡言的态度,表现出那令人无法忍受的,且无人能及的傲慢。
  以前他一直称她为“贝内特小姐”,直至订婚后才改口用她的教名。
这令她非常开心,因为在她看来,称呼的改变意味着情感的表达。
昨晚,他在激情之中就反反复复地低声呼唤她“莉齐”来着。
  令她失望的是,忽然之间,这位彭伯利的主人对她冷淡下来,好像他对自己曾经表现出的亲呢挺后悔似的。
更让她生气的是,不管是当着下人还是在私底下,他都叫她“达西夫人”。
从“莉齐”到“达西夫人”,这转换来得也太突然了。
难怪达西夫人这一路上都闷闷不乐,默不作声。
  而他也同样没有想要和她交谈的意思。
  事实上,此番旅行就是前天他们结束婚礼去伦敦那次旅程的重演。
那天他同样是一路沉默,她说服自己相信那是因为一夜折腾下来他太过劳累的缘故。
而眼下他一路无语,她就搞不懂原因何在了。
  一想起他对自己的倾情爱抚,她就觉得,就算丈夫沉默寡言,自己也不该往坏处想。
临近新婚之夜时他也曾表现出焦虑,此时的沉默也完全可能是出于紧张,因即将肩负的责任而紧张。
如此说来,沉默就是他的一道防线。
要是换个时候,想到自己竟能令骄傲自负的达西先生惶惑困窘,她还会觉得挺有意思呢!  她不由得一阵冲动,抓住了他的手。
决不能让他以为自己对他来说是个负担。
  闷头想心事也拖不住马儿前进的步伐,她索性什么也不去想了,把目光投向窗外。
此刻,马车正缓缓行进在梅费尔的街道上。
毕竟是在时尚的都市,再漂亮的马车也罕有路人注目。
  上了往北的公路情形就不同了,马车所过之处,无数好奇的目光透过黄色的雾霭紧紧相随。
坐在豪华马车里成为众人瞩目的对象,这对伊丽莎自来说还颇不习惯。
而达西先生对此却早已是司空见惯,他只是面无表情地漠然望着远处。
  在一家简朴但还算整洁的小客栈,他们停下来加餐。
店主夫妇忙上忙下,极尽谄媚之能事,伊丽莎白也由此受到启发,意识到自己如今是达西夫人了,必须尽快适应角色的转换。
好在停留的时间不长,他们作为名流夫妇亮相也挺短暂。
出身高贵者受到出身卑微者的阿谀逢迎并不让人感到意外。
伊丽莎白想跟他们开开玩笑,告诉他们错看人了,但她还是忍住了恶作剧的冲动,告诉自己也要学学达西,摆出一副莫测高深的贵族样儿来。
  吃饭时,达西没来由地向她表示歉意,原因是此地冬日的景象太单调了。
  他说:“伊丽莎白,我很高兴你看到过夏天的德比郡。
恐怕冬天你见到的并不是它最美的一面。
”  瞧他那一本正经的样子,她只好也作出相应的姿态,低着头,就好像是在餐桌上恭听一位陌生人讲话似的。
  虽然这并没给她带来多少安慰,但至少他又再一次用“伊丽莎自”称呼她了。
  想想这一上午他的态度,她实在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使他突然间对自己客客气气、冷冷淡淡的。
他俩不是昨夜还激情似火,天亮时才依依不舍地离开对方怀抱的吗?  反省之下,她唯一做得可能不太得当的事发生在浴室。
他肯定注意到了。
伊丽莎白之所以那么做,完全是性格使然,她自己完全不曾在意。
  澡盆已放满了热水。
她走进浴室,望着腾腾的雾气,一个古怪的念头油然而生。
不假思索地,她将肥皂扔进盆里,看着它沉入水底,慢慢溶化,与此同时她裹上浴巾,把脑袋凑到浴盆上方,让水蒸气把头发濡湿。
估计时间差不多了,一个女佣走了进来,帮她把头发梳理成时髦的样式。
女佣还以为她已经洗过澡了呢!她这么做其实就一个原因:她不想洗掉丈夫在自己身上留下的气味。
  她是在看到满盆热水时才突发奇想,而并非先有预谋。
她不要舒服,只要能闻到自己身上散发出丈夫的体味。
换了别人恐怕也会这么做,这应该没什么好奇怪的。
  相比之下,旅程的后半段要赏心悦目得多。
告别了伦敦的喧嚣与泥泞,她发现他为之道歉的乡间冬景其实是挺美的。
回到马车上,她决定不再拒绝那个坐垫,打算在尽可能不引人注意的情况下把它悄悄塞到屁股底下。
谁料刚一关上车门,达西就主动把坐垫递了过来。
她也想不明白为什么面对他表现出的骑士风度自己会有点儿发窘,难道这不正是她所需要的吗?  他们四目对视,心照不宣,而这时马车起动了,打断了他们无言的交流。
  车队在前进。
灿烂的阳光照进车窗,肩并肩地坐在新婚丈夫的身旁,她不由自主地陷入回忆之中,丈夫的身体总在脑海中浮现,挥之难去。
赤条条的躯体,情欲勃发的躯体。
  她只觉得胸腔里越来越燥热,恨不能当头浇上一瓢冷水。
两朵红云飞在脸上,她怀疑自己是不是被马车颠簸出毛病来了。
  “是的,我是病了。
不是因为紧挨着丈夫的缘故,不是想到了他那光洁的裸体的缘故。
我感觉自己确实是病了,眼睛肯定都充血了。
”  她暗自着急,唯恐胸腔里这种刺戳似的疼痛会就此延续下去。
她可不想当一名病恹恹的妻子。
但在内心深处她其实清楚,自己并不是真的病了。
真要是病了,她还会迫不及待地想要投入他的怀抱?她把头靠回到坐背上,不自觉地长叹了一口气。
但她马上就后悔了,因为他的一只手轻轻放到了她的膝头,搞得她更加窘迫。
  有点儿不太自然地,他问道:“上帝!你是不是哪儿不舒服?”  她想告诉他,你别把手挪开,就会发现我舒服得很,但这话没好意思说出口。
  “我挺好的,谢谢!”  这话显然没起作用,仿佛要探查她究竟怎么了似的,他的手开始缓缓地抚摸她。
伊丽莎白试图不去感觉他手上的动作,却没能成功。
他目光漠然地望着窗外流动的风景,手却慢慢地伸到了她的大腿内侧。
  她感觉非常惬意,忙紧紧摁住他的手,否则她会控制不住,被挑起的激情肯定暴露无遗。
然而,他的手掌虽被抓住,手指却仍在继续摩挲。
因为马车的颠簸和他抚摸的节奏变化,她的手时不时地会松开一点。
心醉神迷之中突然听见他开口说话,把她吓了一跳。
  “要互相适应对方的习惯,难免会有一个自我调整的过程。
”  “没错。
”  她鼓足勇气,准备接受他对自已惯有的缺点的批评。
她知道他一向严谨,所以暗下决心,不论他怎么责备自己都要忍受。
  “我这个人墨守成规,已经养成的习惯总也改不了。
”  她点点头。
  “有件事我得向你坦白。
”  “什么?”  “今天早上我没办法洗澡。
我舍不得把你留在我身上的气味洗掉,莉齐。
”    2  从订婚到婚礼举行之间有足足两个月的时间,两个女儿跟她们的未婚夫形影不离,你会以为贝内特太太因担心女儿失贞而抓狂。
她才不呢!两桩良缘既已敲定,除非两位佳婿中的哪一个突然暴毙,否则没什么可担心的。
至于女儿是否会在婚前失去贞操,她才无所谓呢。
  所以,每当两对人儿分别外出溜达,她总是满腹焦虑,生怕准女婿伤风感冒了。
  做母亲的不在乎女儿的贞操,简和伊丽莎白可是挺在乎的,姐妹俩在正式结婚前特别注意把握自己,希望用自己的良好表现来消除妹妹莉迪亚私奔所造成的不良影响。
而在爱情与贞操之间走钢丝,难免得忍受情欲的困扰。
  如此状况未免有点儿不尴不尬,所以,伊丽莎白偶尔也允许,或者,毋宁说是欢迎、邀请、呼唤达西先生的一个亲吻。
而对于两个此前只限于戴着手套握手的男女来说,此举已经是够刺激的了。
  两个月里,每天一早,达西先生和宾利先生就要从宾利租住的内瑟菲尔德庄园出发,到朗伯恩造访。
他们天晴骑马,天气不好就乘马车。
然后,两对人儿就出去散步,一般是宾利和简在前,伊丽莎白和达西则跟他们跟在后面,并保持相当的距离。
  接吻就是在其中某次散步时发生的。
  惜乎好景不长。
贝内特小姐和达西先生刚刚开始的亲密就被一场持续多日的暴雨给阻断了。
两位先生其后的来访只能局限于室内,跟贝内特先生一大家人,包括佣人们,待在一起。
任何亲昵的交流都没有可能了,贝内特太太倒是可以视而不见,可还有那么多双眼睛盯着呢。
这让伊丽莎白心里跟猫抓似的难受,因为生平第一次的接吻让她尝到了甜头,她急切地渴盼着下一次机会早点儿到来。
  还有一个原因使这第二次机会久盼不来。
第一个原因是这场暴雨,非人力所能控制;而第二个原因也同样是事发偶然。
莉迪亚?贝内特?威克姆接到伊丽莎白的信,得知两个姐姐同时订婚,决定亲自赶来祝贺。
她给母亲写了封信告知自己要来,而她偏偏又是个急性子,这封信送达才几个小时,她就已经赶到了。
  遗憾的是,威克姆夫妇也才新婚不久,莉迪亚也仅寥寥几个月的时问来炫耀自己威克姆夫人的身份。
其实,简和伊丽莎白都摸透了她们这个最小的妹妹的脾性——空虚、浮躁、蠢笨,就算是他们夫妇俩能在伦敦待下去她也享受不来伦敦的繁华,好多年内她对那里琳琅满目的商店都没有什么感觉。
  而在沉闷的纽卡斯尔,日子过得更是乏味。
莉迪亚天生就不是那种性格沉静的人,享受不了纽卡斯尔最能提供的,除煤炭之外的东西:安静与孤独。
  读书让她打瞌睡,做针线活儿又觉得乏味,她也享受不了散步的乐趣,对她来说,所谓散步无非就是用脚步去丈量两地之间的距离。
订婚舞会和婚后的一日三餐就是她全部的活动内容。
出于对姐姐们的感情——得打个问号,和对朗伯利的思念——确切无疑,她向威克姆提出了回家的要求。
  莉迪亚要回远在200英里之外的家?这对威克姆来说可是够开心的。
  莉迪亚想的却是,她要尽可能待得久些。
当初来英格兰北部她感觉就像是探险,既新鲜又刺激,可这新鲜劲儿早就过去了。
这个地方商铺寥寥,朋友就更少了。
她老爱在仅有的几个朋友面前炫耀她是如何抢在姐姐们之前把自己嫁出去的,人家也早就听厌了。
不仅如此,得知简和伊丽莎白的出嫁只比自己晚六个月后,就连她自己也没法像先前那样得意了。
  以她那点儿有限得很的思考能力,她也分析得出,伊丽莎白和简的婚姻将令自己的婚姻黯然失色。
虽然,威克姆比宾利先生和达西先生都要漂亮得多,在女人面前也更会来事儿,但几个月的婚姻生活使她明白了一个深奥无比的道理:在选择丈夫时,漂亮与魅力不是唯一重要的。
金钱比这两者都重要得多。
  莉迪亚特别看重的是现钞,而不是头衔或地位。
有些贵族哪怕丢人现眼也要保住名分,但在莉迪亚看来这种虚名一文不值。
就连她这样没脑子的人都知道,在乡下,头衔和金钱不见得是一回事儿。
有些子爵、公爵之家,甚至连房顶漏了都得靠借债修补。
莉迪亚虽优点不多,但在看待社会地位方面绝不是个势利眼。
她爱钱,这不假。
更不幸的是,她生来就是个花钱的主,她的钱包永远都需要补充。
她爱的是花销而不是积攒,决不会为太多的钱财所累。
  所以,在莉迪亚看来,一个既有地位、又富有、又能提供现金的男人着实是上帝的恩赐。
宾利先生和达西先生——上述三个优势他们都同时具备,要成为自己的姐夫了,这真是老天给她的奖赏。
  天可怜见,莉迪亚从娘家所能得到的每年50英镑和威克姆那点微薄的俸禄根本满足不了莉迪亚的需要,也没法还清威克姆欠下的赌债。
莉迪亚觉得这实在不公,她看不出有什么理由贝内特家姊妹们的钱财不能大家分享。
她同时深信,只要结果圆满,就证明手段正当,所以,当务之急是要设法让两位姐姐心甘情愿地让她这个做妹妹的来分享她们未来夫婿的钱财。
要做到这一点,单靠妹妹这个身份是不够的,她得努力让自己成为她们的知心朋友,成为她们的导师。
  因为,尽管她的贝内特家“首嫁女”的身份行将失去意义,但两个姐姐毕竟还保留着处女之贞,作为过来人,她在这方面独具优势。
只有她知道简和伊丽莎白在新婚之夜将要面对的是什么,也只有她能为她们解惑。
  她们的母亲是无法当此重任的。
贝内特太太给莉迪亚的唯一忠告,而且是在她新婚之夜过后放的马后炮:“要忍住,莉迪亚,要勇敢。
这是你必须承受的痛苦,而且要把你的痛苦让你丈夫知道。
”  对贝内特太太来说,把性爱当做娱乐是不可想象的。
虽然她认为几个女儿中莉迪亚跟自己脾性最相近,但她可不像莉迪亚那样性欲旺盛。
莉迪亚对男欢女爱的欲望之强烈,跟母亲回避男欢女爱之坚决恰成正比。
  ……
媒体关注与评论
  很多人问我,怎样才能写出这本小说?其实很简单,那就是我简直无法忍受如此动人的故攀就这样戛然而止。对于我们许多人,这不是一个结束,而是人生故事的开始。我重读奥斯丁所有的小说和关于她的传记,以期望从中找寻出与故事发展有关的只言片语。然而,令人遗憾的是,我没有找寻到那种与婚姻生活相匹配的热情……我不是,也不会煞有介事地把自己当做一个研究奥斯丁的专家。我开始写,只是为了满足自己渴望知道达西与伊丽莎白结婚后发生了什么事。只是想为自己看过《傲慢与偏见》之后留下的“后遗症”找到一种“解药”。相信你们中的很多人都会有此“症状”……  ——琳达·伯多尔
编辑推荐
  从上百本续作中精心甄选,美国发行量逾百万册,《纽约时报》《美国出版周刊》盛赞推荐,国内首次引进,唯一公认媲美原著之作!  《彭伯利庄园:傲慢与偏见(续)》的开始就是原书的结束,伊丽莎白和达西刚刚度过了他们的新婚之夜,夫妇俩认定,婚姻生活的和谐更加深了他们之间的爱。然而,一个年轻人的到来,给平静幸福的彭伯利时光增添丝丝不安,因为他极有可能就是达西少年时和女佣生下的孩子。达西在选择接受少年以尽父责,承认对爱妻的不忠和保持沉默以维护家族荣誉的两难中煎熬着……而恰逢此时,妹妹乔治亚娜又一次为爱离家出逃了……  作者将自己的想象力发挥到极致,把故事的发生时间放在拿破仑时期,在尽展主人公之间浓烈挚爱的同时,也为故事的发展提供了厚重的历史背景。  故事叙述完整,情节构思精巧。在以两大主人公为主线的同时,又穿插以各个人物为主体的情感故事,让读者从不同的角度、层次来体会故事的发展脉络,整部书的情节丰满且节奏鲜明,感情描写细腻,人物的个性鲜明且形象生动、跃然纸上,是一部既有文学品味,又具备市场潜力的好书。
图书标签Tags
傲慢与偏见,续集,外国文学,小说,美国


下载链接

彭伯利庄园下载

评论与打分
  •     感觉很好,所以内容我就没看
  •     使我决定买同一套书中的《爱玛》,这本也是经典了
  •     值得珍藏,快递也很快。
  •     生活才会更加美好、和谐!,书很不错
  •     光是看封面就很有感觉。,她说质量不错
  •     值得收藏。,印刷精美。物流也不错
  •     很稀饭的封面,后悔买了。
  •     真的很实惠,书很完美!质量
  •     经典的故事,质量没有想象的那么好
  •     非常不错的小说,很喜欢作者编年体的写法
  •     我看了100页看不下去了,质量不错
  •     就是有点小贵。做收藏可以。,不过总是有些商品缺货...有点失望...
  •     非常喜欢的一本小说,可惜字有点小。
  •     翻译得也不错。,我最佩服的老师给推荐的
  •     非常喜欢这本书,精装版的值得收藏
  •     她总是通过小说来教育读者,书的质量也好。
  •     觉得英语水平提高一个档次。,印刷不错
  •     强烈推荐,200年来最受世界读者喜爱的爱情故事
  •     价格公道,还是喜欢!
  •     中文版的傲慢与偏见很早就有了,是在文轩看好的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