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

秘密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8-6
出版社:海南出版社
作者:[日] 东野圭吾
页数:376
译者:赵博
书名:秘密
封面图片
秘密

内容概要
  《秘密》由东野圭吾创作,内容有她是谁,他失去的到底是妻子还是女儿?大巴滚落山谷,杉田平介的生活跟着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肉体遭受毁灭的妻子,灵魂寄居在11岁女儿体内。自此杉田一家开始了奇妙的“秘密”生活……  “我们再也回不去了!”绝望的爱情,泣血的呼喊,欲爱不能,欲罢不忍!
作者简介
  东野圭吾,(Higashino Keigo),近年备受瞩目的日本推理小说家。1958年生于大阪,1981年毕业于大阪府立大学电气工学专业,1985年处女作《放学后》获第31届江户川乱步奖,1999年《秘密》获第52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2006年《容疑者×的献身》获第134届直木奖,东野圭吾是目本推理小说史上罕见的“三冠王”。他早期以清新流畅的校园推理小说起家,并以缜密细致的剧情布局获得了“写实派本格”之美名,后期的创作逐渐突破传统推理的框架,在悬疑、科幻、社会等多个领域都有所涉及,同时还保持作品兼具文学性、思想性和娱乐性,不停地带给读者新鲜的阅读感受。东野圭吾的小说一直顿受影视界青睐,目前已有19部作品被搬上屏幕,其中电影《秘密》、《绑架游戏》(片名为《g@me》)、《湖边凶杀案》、《变身》、《手纸》,电视剧《白夜行》等为中国观众所熟悉。其影视作品甚至对韩剧也产生了影响。东野圭吾已成为亚洲的重量级作家,也是广大推理迷最喜爱的超级宠儿。

章节摘录
  1  事情发生前,没有任何预感。
  那天早上8点半,平介下了夜班,回到家中。
进了只有4张半草席大小的卧室后,他马上打开了电视。
其实也没什么特别想看的,只是想知道昨天相扑比赛的结果。
今年已经步入40岁的平介相信,今天也一定和之前的39年一样,是个平淡无奇的日子。
与其说是他相信如此,倒不如说这已经是既定的轨道,比金字塔都难以撼动。
  因此,在更换电视频道时,他也从未想过画面中会出现什么令人吃惊的新闻。
即便发生了什么引起舆论轰动的事件,那也一定和自己没有直接联系。
  有一个频道是他每次下夜班后必看的。
那是个对文艺界丑闻、体育比赛结果、昨日要闻进行集中播报的频道,内容很浅,但是涉及面很广。
担任节目主持的是一个在家庭主妇中很有人气的播音员。
对这个看起来像个面善的大叔的播音员,平介并不反感。
但是,今天画面上出现的,并不是平日里播音员的笑脸,而是一个积雪的山地。
看起来是在直升飞机上拍摄的。
螺旋桨的声音几乎要盖过男记者的声音。
  出什么事了?平介心里闪过一个念头,不过他并不想详细了解事由。
此刻他最想知道的是他所关注的力士赢了没有。
他希望自己看好的这名力士今年能晋级横纲(横纲,相扑比赛中级别最高的力士——译者注)。
  平介将胸口印有公司名的工作服用衣架挂在墙壁上,搓着双手来到了隔壁的厨房里。
虽然已经3月中旬了,但是一天没生火,木质地板还是很凉的。
他赶紧穿上了拖鞋,那是双印着郁金香图案的拖鞋。
  打开冰箱,在最中间那一层,有分别装着炸鸡块和土豆色拉的两个盘子。
他将两个盘子都取了出来,把装着炸鸡块的放入了微波炉,定了时,按下加热钮。
接下来,他将水壶加上水,坐在了火上。
趁着等水开的空当,他从洗碗池中翻出一只碗,从碗柜抽屉里拿出一袋速溶大酱汤。
扯开酱汤的口,他将大酱粉倒入碗中。
除了拿出来的这些,冰箱里还有汉堡和炖牛肉。
  明天早饭就吃汉堡好了。
他这就定下了第二天的早餐。
  平介在一家汽车零件加工厂的生产车间工作。
一年前,他被提升为组长。
在他的车间里,员工以组为单位,每组都是两周的白班过后连着一周的夜班,如此循环。
这周轮到他们组上夜班了。
  虽然夜班打乱了生活节奏,让刚到40岁的平介也觉得身体有些吃不消,但也并非一无是处。
上夜班一来可以拿到补贴,二来可以和妻子、女儿一起吃饭。
  这一年,也就是1985年,和其他企业一样,平介的工厂经营状况也是出奇地好,生产量在稳步上升,设备投资也很旺盛。
当然了,像平介这样身在第一线的人也变得忙碌不堪了。
正常来说应该是5点半下班,但加班一两个小时是家常便饭,有时甚至会加班3个小时。
这样一来,加班费也是一笔可观的数目,甚至有时加班费比基本工资还多。
  但是,在工厂里待的时间长,就意味着在家待的时间短。
平时回到家里经常是晚上九十点钟,平介因此很难和妻子直子、女儿藻奈美一起吃晚饭。
  如果是夜班的话,早上8点钟就能到家,正好赶上藻奈美吃早餐的时间。
边和马上要升入小学六年级的独生爱女聊着天真的话题,边享受着妻子亲手做的饭菜,这对平介来说是一种无法取代的快乐。
下夜班后的疲惫,在看到女儿的笑容后马上就烟消云散了。
  也正因为如此,下夜班后一个人吃早餐让他觉得没有味道。
这样无聊的早餐从今天起要持续3天,因为直子带着藻奈美回长野的娘家去了。
她的堂兄病故了,她要赶回去参加堂兄的葬礼。
由于之前就被告知他到了癌症晚期,将不久于人世,因此这也谈不上是突如其来的讣告。
直子她们早就为此做好了准备,新买了丧服。
  本来说好是她一个人去长野的,但就在快出发时,藻奈美忽然嚷着也要去。
她说她想在那边滑雪。
直子娘家附近有几家小型滑雪场,自打去年冬天第一次体验了滑雪后,藻奈美就彻底被滑雪的魅力给迷住了。
  女儿好不容易有了个春假,可是自己工作太忙,一直没能陪家人游玩。
因此,对平介来说,这未尝不是个补偿的机会。
于是他决定一个人忍受寂寞,让藻奈美和妻子一起去。
再说,如果不让藻奈美去的话,自己上夜班时女儿就得一个人在家过夜,这也让他于心不忍。
  水开了。
沏好了速溶大酱汤,平介从微波炉里取出了已经加热好的炸鸡块。
然后,他将早餐放在托盘上,端到了隔壁日式房间的矮脚饭桌上。
今天吃的炸鸡块和土豆色拉、明天要吃的汉堡、后天要吃的炖牛肉,都是直子临走前给做好的。
就连米饭,也是直子出发前为他做好了的,盛在保温瓶里,每天吃一部分就可以了。
虽然米饭放在保温瓶里到了第三天头上一定会变黄,但平介没有抱怨的资格。
  将饭菜在桌面上摆好之后,平介盘腿坐下来。
他先是小啜了一口大酱汤,稍稍停顿了一下之后,将筷子伸向了炸鸡块。
炸鸡块是直子的拿手菜之一,也是自己的最爱。
  他一边享受着熟悉的味道,一边调高了电视机的音量。
画面中还是那个主持人在说着什么,但是,他脸上却不见了平日的笑容。
看起来他的表情有些僵硬,神色有些紧张。
平介对此还是没太在意,只是心不在焉地想着,有关昨天体育赛事的报道还没开始吧。
往常他总是利用夜班中间的休息时间看电视,了解相扑比赛的结果,昨天赶巧没有看到。
  “接下来我们再来了解一下现场的情况。
山本,能听到吗?”  主持人说完这句话后,画面被切换了。
好像是刚才看到的积雪山区。
一个穿着滑雪服的年轻男记者,表情僵硬地站在摄像机前。
在他身后,有许多身着黑色防寒服的男子正来来回回地忙碌着。
  “好的。
这里是事故现场。
一目前,对乘客的搜救工作仍在进行中。
截至目前,已经发现了47名乘客和两名司机。
据长途汽车公司提供的消息,这辆车上一共有53名乘客。
因此还有6名乘客下落不明。
”  听到这里,平介终于想认真看画面了。
长途汽车——是这个词牵住了他的心。
即便如此,也谈不上强烈关注。
他继续往嘴里送着土豆色拉。
  “山本,找到的乘客现在状况怎样呢?刚才你提到,有很多人已经不幸遇难。
”  “嗯,就目前得到的确认情况来看,包括发现的遗体在内,已经有26人死亡。
剩下的乘客都已经被送进了当地的医院。
”现场记者一边看着记录一边说,“不过,幸存者大都伤势严重,可以说情况非常危急。
现在,医生正在全力抢救。
”  “这真是让人揪心呀。
”主持人充满感情地说。
  这时,画面的右下方出现了标题——“长野滑雪游大巴坠崖事故”。
  看到这里,平介往嘴里送色拉的手一下子停了下来。
他抄起电视遥控器,换了几个频道,结果每个频道都在播出同样的内容。
最终,他将频道定在了NHK。
电视中的女播音员正要开口说话。
  “接下来为您带来巴士坠崖事故的报道。
今天早上6点左右,在长野县长野市内的国道上(日本的县相当于中国的省——译者注),一辆由东京开往志贺高原的滑雪游大巴发生了坠崖事故。
这辆大巴属于总部设在东京的大黑交通公司的。
”  听到这里,平介的脑海里产生了轻微的混乱。
那是因为几个关键词陆续飞进耳朵里——志贺高原、滑雪游大巴、大黑交通……  这次回娘家,直子一直犹豫着一件事,那就是乘坐什么交通工具。
到她娘家坐电车有些不方便。
以往是和平介一起,开自家车回去的,但是,直子不会驾驶。
  本来已经就这个问题得出了结论:虽然不方便,但也只能坐电车了。
但是没多久,直子就想出了一个全新的方案,那就是搭乘年轻人经常乘坐的滑雪游大巴。
由于正是旺季,每天都有滑雪游大巴从东京火车站发车,有的时候一天多达200辆。
  碰巧直子有个朋友在旅行社工作,于是便去拜托她。
结果真就碰到一辆滑雪游大巴上还有座位,因为有团体客人在临出发前突然取消了行程。
  “真是太幸运啦!接下来只要叫他们来志贺高原接我们就行了,这样还不用拿着重重的行李走很多路。
”听到还有空座,直子高兴得直拍手。
  平介开始回忆起当时的情形,思绪就像在黑暗中下楼梯一样,提心吊胆地回到了当时。
  没错,她说了,是大黑交通,是11点从东京站出发开往志贺高原的滑雪游大巴。
  想到这里,他全身倏地一下热了起来,随后浑身冒汗。
他感到心跳在加快,能清晰地感觉到耳根后面的脉搏在跳动。
  通常,一家客运公司不会在同一个晚上发出几辆大巴开往同一个地方的。
  平介将跪在地上的双膝滑到电视机前,他不想漏过报道的任何细节。
  “到目前为止,通过身份证等已经确认了身份的死者名单如下……”  画面中并排出现了死者的名单。
女播音员用平缓的语调一个一个地读着。
对平介来说,它们尽是些陌生的名字。
  平介已经完全没有了食欲。
虽然口渴得不行,但也顾不上喝水了。
他现在深深陷入了一种切实的感觉之中——这场悲剧可能和自己有关。
他一面害怕着杉田直子和杉田藻奈美的名字被读到,一面用四分之三的心在想:怎么可能呢?这种悲剧应该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女播音员的声音停下来了。
也就是说,已经确认完身份的死者名单读完了。
直子和藻奈美的名字都没有出现。
平介长长地吐了一口气,但即便那样,也还是无法完全安心,因为还未确认身份的死者有10人以上。
平介开始想妻子和女儿有没有带能证明自己身份的物品,想来想去也没有得到明确的答案。
  平介伸手拿起了电话台上的电话,想打给直子的娘家。
说不定她们已经到那边了,自己的担心都是多余的。
不,应该说他心里祈祷着事实就是如此。
  抓起话筒,刚要按号码键,他又停住了。
他无论如何都想不起直子娘家的电话号码了。
迄今为止,他一次电话都没有打过,只记得,那是个编成顺口溜之后非常容易记的号码,尽管他也曾经记住过,可是现在,他把那个顺口溜给忘掉了。
  没办法,平介只好从旁边的彩色整理箱中翻出了电话簿。
电话簿被埋在了堆成山的杂志的最底层。
他赶紧翻开了“KA”这一页,因为直子本来的姓是笠原(笠原在日语里读成KASAHARA——译者注)。
  他终于找到了想找的号码。
先是区号,最后四位数是7053。
看了之后平介还是没能想起那句顺口溜。
  平介再次拿起话筒,正要拨号,电视中的播音员又说话了:  “据刚刚得到的消息,之前被送往长野中央医院的一对被疑似母女的二人名字应该是杉田,这是通过女孩随身携带的手绢判断出来的,上面绣着这一名字。
下面重复一次,之前被送往长野中央医院的——”  平介放下电话,坐直了身体。
  女播音员再说什么,他已经完全听不见了。
耳边一直有个声音在响,过了良久,他才注意到那是自己喃喃自语的声音。
  啊,想起来了。
  7053是直子名字的谐音。
  又过了两秒钟,他猛地站起身来。
  2:  一路开车行驶在自己不习惯的雪路上,等到了长野市内的医院时,已经是晚上6点多了。
到公司请假、确认医院位置等事情耽误了不少时间。
  都已经3月了,停车场的边上还堆着积雪。
平介停好车,车前保险杠的一部分扎进了积雪之中。
  “平介!”  正当平介要走进医院大门时,有人喊他的名字。
回头一看,直子的姐姐容子正向他跑过来。
容子下身穿着牛仔裤,上身穿着毛衣,没有化妆。
  容子找了个倒插门的丈夫,继承了家里的荞麦面馆。
  “她们两个怎么样了?”顾不上打招呼,平介迫不及待地问道。
  离家之前平介跟容子通过电话。
她先知道了这次意外事故,还给平介打过几次电话。
由于平介当时还没下夜班回家,所以一直没联系上。
  “医生说还没有恢复意识。
现在正全力抢救呢。
”  容子的脸平时总是像刚从浴室里出来一样特别红润,可是今天却十分苍白。
平介以前从来没有看见过她如此眉头紧锁。
  “是吗……”  在摆着长椅子的等候室里,有个人站了起来。
平介认出那是自己的岳父三郎。
旁边还有容子的丈夫富雄。
  三郎带着几近扭曲的表情来到平介跟前,看着平介,几次低下头去。
那不是在和他打招呼。
  “平介,对不起!真是对不起!”三郎向平介道歉,“如果我不让直子来参加葬礼,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
责任都在我身上。
”  三郎瘦小的身体看起来更小了,像是一下子老了许多。
那个往日里爽快地卖着荞麦面的三郎,如今已经不见了。
  “请不要这么说,是我让她们母女二人回来的,我也有责任。
再说了,还没到无法救治的地步吧?”  “就是吗,爸爸,我们现在要做的是祈祷她们母女二人平安。
”  容子说这话时,一个白色的身影闯入了平介的视野。
一个看起来像是医生的中年男子从走廊的一端走过来。
  “啊,大夫!”容子急忙向那个医生冲过去,“怎么样了,两个人的情况?”  看起来那个医生是负责救治直子的。
  “这个——”医生只说到这里,便将视线转向了平介,“您是伤者的丈夫吗?”  “是的。
”平介答道。
由于紧张,声音有些颤抖。
  “请到这边来一下。
”医生说。
  平介绷着身体跟在了医生的身后。
  平介被带到了一个房间里,不是母女二人接受治疗的房间,而是一个很小的诊察室。
房间里吊着几张x线片,一半以上都是头部的。
是直子的?是藻奈美的?还是两个人的混在一起?抑或是与自己无关的他人的?平介无从知晓。
  “我就和您直说吧,”医生站着开口了,语气听起来有些为难,“情况非常严重!”  “谁的情况?”平介也是站着,问,“是我妻子还是女儿?”  听了这个问题之后,医生没有马上做出回答。
他将目光从平介身上转移开来,微微张了张口,像是很犹豫的样子静止在那里。
  平介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
“您的意思是两个人都……”  医生轻轻点了点头。
  “您妻子的外伤非常严重,很多玻璃碎片刺入了她的后背,其中的一片刺到了心脏。
对她进行抢救时,她已经大量失血。
以往碰到这种情况,伤者很可能早就因失血过多而死亡了。
现在就看她神奇的体力能支撑到什么程度。
希望她能挺过来。
”  “那我女儿呢?”  “您的女儿,”说到这里,医生舔了舔嘴唇,“她基本没有受什么外伤,只是由于全身都受到挤压导致无法呼吸,所以,她的大脑……”  “大脑……”  挂在墙壁上的X线片映入平介眼帘。
  “那,最终会怎么样呢?”他问道。
  “目前,靠人工呼吸机等方法,命算是保住了,但是她的意识可能无法恢复过来。
”医生平静地说。
编辑推荐
  她是谁?无以承载的爱,无法宣泄的悲伤;日本最畅销悬疑小说,广末凉子倾情演绎,同名电影誉满全球,推理小说史上罕见的“三冠王”东野圭吾巅峰之作,荣获第52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同时入围直木奖!  炙手可热的美男子推理作家,凭借与生俱来的天赋挑战爱的极限!
图书标签Tags
东野圭吾,推理,日本,小说,日本文学,推理小说,悬疑


下载链接

秘密下载

评论与打分
  •     刚开始读,很是吸引人
  •     一贯的好看,还有重复之处。连许多图片和文章都是从别处抄袭而来。
  •     我觉得这本书内容还不错,受益匪浅。
  •     很好很强大。还会再来的,外甥女买的
  •     同学推荐的小说,三叔的所以要支持
  •     东野圭吾的一贯水准,什么也不说了
  •     很惊险的一本书,是本很好的书
  •     希望不要是标题党......,就看译者的水平了
  •     来不急看。,虽然书中并没有多么美妙的句子
  •     好书很好看的书,開始看膩了!
  •     他的书不会错的。
    很好很强大。
    死亡循环2本,好几十页都是空白的
  •     私以为玉手袭胸毛是如今中国推理圈子里写出来的东西最接近推理小说的人。没有之一。,想看这本书好久了
  •     很棒哦!!,文中所有的人物都死掉了
  •     这款故事没有同一系列的绿色天使好看,卤粉!
  •     小小的一本就像是口袋书,作者的语言引人入胜
  •     很喜欢叶聪灵的书,还少字
  •     当消遣看,拼凑而已。
  •     总体来说很不错~,还可以啊
  •     非常值得看的小说,太小的字不适合父母看
  •     就是纸质感觉有点粗糙,如果你们想买这个系列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