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行灯

歌行灯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1-4
出版社:吉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作者:泉镜花
页数:259
译者:曹宇
书名:歌行灯
封面图片
歌行灯

内容概要
  恩地喜多八是个驰名的能乐演员,三年前被养父逐出家门,只得到处漂泊。有一天,两位颇有风趣的老人在旅店招来一个艺伎,艺伎自称不会拉三弦,却跳了一段喜多八教给她的《海人舞》。两位老人分别是喜多八的养父和当代首屈一指的鼓手。于是他们一人吟唱,一人击鼓伴奏,惊动了正在小店饮酒的喜多八。
作者简介
日本跨越明治、大正、昭和三个时代的伟大作家。原名镜太郎,生于石川县金泽市。由于战争使日本经济矛盾、社会危机日益加深,对不公正的现实感到愤慨,相信永恒的纯洁的爱的存在,开创了日本的“观念文学”。此后发表了一系列表现处于伪善横暴世界中的善良人性的作品。他以追求美的观念和浪漫主义丰富了日本文学。1937年成为帝国艺术院院士。
书籍目录
歌行灯
高野圣僧
外科手术室
琵琶传
瞌睡看守
瓜之泪
泉镜花年谱

章节摘录
  1  阴历十一月十几日刚刚入夜,夜色中,有人独自吟诵《膝栗毛》第五章开篇的部分:  热田大神凝目望,宫柱立,粗如宫重大萝卜。
  浪高阔七里,往来渡舟,顺抵桑名,喜不自胜……  这是一个月朗星明之夜,夜空清澈,星星犹如被水洗过一般。
皎洁的月光下,一个长长的身影穿过道口的栈桥。
在其下方,灯火闪烁,那旅客环视着四周的树干,走进桑名站。
  那人穿着与月影相称的黑色大衣,相对于他瘦小的身躯,大衣显得过于肥大、宽松;深褐色的礼帽崭新可爱,深深地扣在头上,帽檐正好遮住耳朵,用于防风的帽带吹落在满是皱纹的脸颊边。
他似乎尚未习惯戴礼帽,只是因为现在旅途中不流行戴斗笠才不得己而为之的。
此人就是已六十二三岁,却自以为年轻的弥次郎兵卫。
  他一只手拎着蔓藤花纹的天鹅绒包和信玄手提袋,另一只手拄着阳伞,行李看上去并不太重。
  “那么……喜不自胜,推杯换盏,品尝特产烤文蛤……就像书里所描述的那样,去旅馆之前,在车站前面的酒馆或者其他地方喝点小酒如何?本来我想说,你觉得怎样,喜多八?但你比我年长,这样说有点不好。
不过,在书中,宗家弥次郎兵卫和同伴喜多八在伊势路失散后,独自旅行,步履蹒跚,费尽周折,寻找旅馆,差一点就哭出来。
你就相当于弥次郎在中途松林里结识的旅伴。
你不想和旅伴喝一杯吗,捻平?”  “又开始说这些了。
”  同行的老人苦着脸。
他应该比弥次郎兵卫年长四五岁,年近七十。
他戴着海獭皮做的旧帽子,那帽子没有帽檐,正好盖住花白的眉毛;上身穿着灰呢绒的和服外套,下身穿着肥大的裤子,穿着白布袜的脚上套着竹皮草屐。
他用细绳把褪色的黄包袱从正中间绑好斜系在胸前,一只手拎着信玄手提袋。
虽然另一只手拄着拐杖,但整个人看上去是一个腰板硬朗、为人不错的老爷子。
  “别叫我捻平,让人听上去不舒服。
叫我同伴可以,但说什么在中途松林里结识的,听上去我像是一个伪装成旅伴的骗子!”  说完,他将拐杖往地上重重一戳,从后面走到人群前面,快步走出检票口。
  弥次郎兵卫故意走在他后面,保持一步的距离,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个忙不迭说出想法的老爷子。
  “捻平啊,即使说我们在松林中相识,你也未必就是骗子呀,难道你年轻时当过骗子?哈哈哈。
”  弥次郎兵卫旁若无人地大笑起来,突然,手中的车票被检票员夺了过去。
他吃惊地看着对方,那人表情木讷,显得一本正经。
  也难怪,弥次郎兵卫是最后一个通过检票口的。
也许下车后,他们闲逛耽搁了。
火车早已在远方,冒着犹如烤文蛤时袅袅升起的白烟,沿着苍白的原野小道奔驰而去,让人感觉俨然梦境……  “方离此地踯躅行,突闻旅人吟歌声。
”  刚走出车站,弥次郎兵卫又开始满不在乎地吟诵起来。
  “捻平,这句子好美啊……”  “特产烤文蛤,携回做礼物,名产荞麦面……这句子真好,真好。
”  “老爷,我送您怎样?”  在车站前的黑暗中,隐约排列着四五辆人力车,显得冷冷清清。
其中一个车夫双手抱着胳膊,慢吞吞地走上前来。
  听到车夫的询问,弥次郎兵卫抿嘴笑起来。
  “太好了,你找对人了。
不过,你为什么不这样问呢——老爷们,您不坐返程马车吗?”  车夫“啊”了一声,面无表情地立在原地。
  2  弥次郎兵卫将大衣的袖子甩来甩去,像喝醉了一样。
  “说啊,来,就这么说——不坐返程马车吗?拜托了,你就假装一下嘛。
”  “什么?您要我说这个?好,您不坐返程马车吗?”  老实巴交的车夫脱口而出。
  “哈哈哈,你如果说‘到法性寺出家前的关白太政大臣’,人家会生气的;你得说‘到法性寺出家前的关白太政大臣大人’。
”  说着,弥次郎兵卫又哈哈大笑起来。
  “那么,请上车吧。
”  车夫觉得双方已经说定,便不再多问,抓起车把手。
  弥次郎兵卫故意定睛凝视。
  “哎呀,这是人力车啊,不错,不错。
”  “没什么好的。
”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拄着枯菊缠绕的竹棍,呆呆地站在那里,一副旅途沧桑的模样。
  ……
编辑推荐
  她的舞姿在灯影下摇曳,犹如在水中翻舞。脚下的榻榻米仿佛化为大海,在她的衣裙下清澈湛蓝……  《歌行灯》是日本著名作家泉镜花的短篇小说集。《歌行灯》主要内容为歌行灯,高野圣僧,外科手术室,琵琶传,瞌睡看守,瓜之泪,泉镜花年谱。
图书标签Tags
日本文学,日本,小说,短篇集,文学,外国文学,草月译谭


下载链接

歌行灯下载

评论与打分
  •     儿子和父亲弥次郎兵卫同为京城著名能乐艺人,两人曾在数年前前往桑名挑战当地出名的能乐高手——盲人按摩师宗山。当时儿子年轻气盛,趁着夜晚父亲入睡之时偷偷前往挑战宗山,却因种种原因未能挑战成,反倒令宗山自缢。弥次郎知此后便将儿子逐出师门。同时,宗山的女儿三重也沦为艺伎。后来,父亲一行和儿子各自漂泊,途中,儿子曾巧遇三重,并教给她一段能舞(以上在原文中为插叙,本人在此将其改为了顺叙)。然后来到故事的开头,儿子和父亲恰巧同时又漂泊到了桑名,不同的是,弥次郎和捻平(雪叟)住的是当地最大的宾馆——凑屋,而儿子只能在街头面馆投宿。为了助兴,父亲一行叫来艺伎,其中,几乎什么也不会的三重引起了弥次郎的注意,在弥次郎的鼓励下,三重又跳起了弥次郎之子教她的舞蹈,引起了弥次郎的震惊(这是他们一派的能舞)。后来,在了解此中详情后,弥次郎为其弹三弦琴,雪叟为其击鼓伴奏。夜深人静,击鼓之声传到了路边面摊里儿子的耳中,正在回忆他和宗山过去的儿子闻此,马上辨出了这声音来自雪叟,于是飞速奔向凑屋——故事至此戛然而止。
  •     对泉镜花的初次知晓还是在看米泽穗信的≪羔羊的盛宴≫时,当时就对泉镜花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迫不及待收了此书,作者之名字起的也很风雅,泉镜花,岂不是镜花水月?果然文如其名。歌行灯中的几个故事都看得我醉了,仿佛在那皎洁的月光之下,流浪的能剧者也好,山中的美妇人也好,都化成了银色的身影,如烟如雾,如梦如幻。浮生若梦,只当是做了一场或艰辛或绮旎或隐秘的梦吧。。。ps:特别喜欢译者,文字译的极其优美,非常符合语境和氛围,充满了东瀛之风之美,令人能够轻松接受。
  •     旧日本的味道醇正,但同时买的泉镜花的两本书,都不厚,却都在后面附录了近四十页的“泉镜花年谱”,觉得不值!
  •     泉镜花的文字就如同他的名字,有种幻妙的美丽。
    固然情节不复杂,一些地方很难懂。
    但是阅读到那些对深山、雪地,远处的歌,身边的女子,
    也如同走入幻境里。
    镜花般美丽。

    最喜欢外科手术室
  •     泉镜花的文辞优美,带着淡淡怅然味道的文章让人心醉
  •     书的印刷质量很好,泉镜花的文笔细腻隽永,很有美感,总之开卷有益。
  •     泉镜花的小说有一种古韵诗意,这是买给朋友的
  •     第一次买泉镜月的书诶,读了才知道好不好哦,但是书绝对是正版哦,很不错啦
  •     较难懂 但很美~素雅~
  •     买来送人的~嘿嘿~一如既往的支持当当~
  •     还可以吧,虽然还没看完,纸张什么的都很好
  •     纸张很黄,而且不够光滑,不是我喜欢的那种纸张,但是封面很好看。
  •     还没看~~感觉还可以
  •     日本小说儿子喜欢看,帮他买的
  •     内容没有读完,装帧比较满意,如果喜欢的话,可以也选购这一套的其他书
  •        泉镜花,是川端之后我接触的幽玄风格代表作家。他的幽玄是我最爱的,不同于大多数日本幽玄文风的作家,泉镜花的幽玄是透明的,轻柔的,清新的。
      
       他笔下的场景都氤氲着暧昧的色泽,色彩,形状,气息,动作,都是那么细微,隔着一层什么,这些成为泉镜花撩拨读者遐想的道具。如《高野圣》中:“女人光着雪白的脚,站在一块扁平的石上,脚背浸没在水里,脚趾蜷曲着。”平常不过,没有太多修饰,放在文中那片山间瀑布里,却让人心悸,让你面红耳赤地暗暗想象。
      
       他文中的爱情都是精致的,没有撕心裂肺,没有过多的肢体纠缠,都是淡淡的,却让你欲罢不能。女主人公无论出身卑贱或高贵,都是优雅静美。或许他是个喜欢一见钟情的人吧,男女主人公的恋情,总是美得那么让人无法置信。
      
       外科室中的爱情是我最惊叹于的了,两个人,都会因一时的对视,一时的擦肩,而将彼此铭记为此生最爱么?
      
       他的幽玄会引你入幽,却是清幽。
      
       不必由看了此类文章会挖掘出心理阴暗面的顾虑,你会带着玄想,错以为自己是其中淡雅的主角,细腻地爱上那么一场。
      
      
  •        热田大神凝目望,宫柱立,状如宫重大萝卜。。。。
      
      呵呵呵,读起来这么好玩呢。当时看的时候就忍不住想笑。。。。
      
      宫柱好像是一块巨大的岩石,宫柱所在的地方好像叫宫重,
      以盛产大萝卜而出名。 所以就“宫柱立,状如宫重大萝卜”了???
      呵呵,反正是挺好玩儿的。
  •     外科室的那一篇被你这么一说还真的有点震惊
  •     买回来会第一时间看的。他的书希望可以出更多。,很喜欢这样的作品
  •     泉镜花的文辞优美,朋友说挺好看的
  •     回复说一般吧,好
  •     没话说,看看这版的翻译还不错
  •     帮同学买的,感觉 不错
  •     有点不值。,刚取回来
  •     好喜欢的哟,给孩子买的
  •     风格比较萧索。,很好
  •     就是附录的《泉镜花年谱》,这个系列的都收了~很喜欢
  •     好行吧,排版上坂口的比太宰的看得舒服
  •     看到就买了,很赞的一本书
  •     封面和内页的设计都挺喜欢的,建议可买可不买!
  •     织田作之助既然能够和太宰治起名,草月新书
  •     封面很有感觉啊~!,带着淡淡怅然味道的文章让人心醉
  •     不过有点冷门啊。,不是很阳光的书
  •     正在读!支持当当!!!,我觉得挺不错的
  •     不错不错,估计太过文艺。
  •     莫错过。,翻译的也很到位
  •     书的内容同学说不错,我没读啊!!!!有时间自己也看看
  •     这个本书是因为喜欢封面的设计 内容还没来得急看哦,帮他凑单带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