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约定

死亡约定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8-7
出版社: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作者:宁航一
页数:236
书名:死亡约定
封面图片
死亡约定

前言
  感谢我的朋友向我推荐了这一本出色的小说,蒙他们所托。为这本小说发表一下自己的拙见,我深感荣幸。  老实说,作为一个相同类型的文字工作者,在长期高强度创作下,我早已经忘记了那种全身心投入到文字情节中的乐趣,所以接到委托之后,我对自己还有一份担忧:自己的职业病会不会影响自己的判断,不能公正的来评价这一本小说。  现在看来,我显然是多虑,因为这本小说,竟然可以让我重拾起了那种的阅读快感,忘记了我自己也是一个写手,忘记了推敲别人的结构和文字,真正如当年刚开始写作时一样,作为一个单纯的读者,在悬念和惊悚中痛快淋漓了一把。  多年来,已经很少有一本小说,能够如此吸引我。  非常遗憾的是,我和作者尚不熟悉,不过通过他对故事情节的把握和对悬念的那种令人惊艳的理解,我可以想象出,这本书的作者,必然是一个非常善于讲故事,相当善于驾御读者心理而且有十足想象力的人。因为在整个阅读过程中,我犹如进入了迷宫之中摸不到一点头绪,而又没出息的,快乐又忐忑不安的等待着最后一页揭示的谜题。  如果世界上所有的小说,都能给别人带来这样的乐趣,那中国的出版界何愁没有畅销书,何愁没有读者?  我是个不约束自己言词的人,但是如此的溢美之词,也不曾对很多人说过,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同样的赞扬,我只给过另外一个人,那就是香港奇人倪匡先生,由此可知,我对这本小说的评价程度。  现在的中国,正处于一个全民写作,灵感过剩的年代,在利益与80年后神话的策动下,大量浮夸,标榜想象力弱化写作结构的作品陆续上浮,已经很少能找到认真在结构上下功夫的作者,而这本《幽冥怪谈之死亡约定》,却体现了作者对于文字的那种纯粹的追求,这种不使用哗众取宠的噱头,就能牢牢吸引住读者的能力,才是真正的小说家应该追求的东西。  因为这是一本悬念小说,我在这里不便于过多的透露其中精彩的悬念和情节,以免破坏大家阅读时候的乐趣,所以此序非彼序,只讲我的喜爱,不谈我喜爱的实质。  好了,看完我的废话,翻过这一页,拉上窗帘,不许惊叫哦!
内容概要
  王实从没听见过儿子发出如此惊恐、大声的尖叫。那一瞬间,尖叫的不止儿子一个,还有另外三个小孩,他们似乎都面对的是一个方向,那是一个走廊的尽头,没有人,只有一扇开着的窗子,窗玻璃延伸到黑暗里,在夜晚的凉风中摇晃颤抖。他们没有注意到,在他们刚才站立的身后,有一辆不起眼的灰色小车。在他们拐过街角后,车窗玻璃摇了下来,从里面探出一个身穿白大褂的中年男人的脑袋……就在罗威拉住办公室的门,准备退出去的一瞬间,他无意间瞥了一眼办公室门口右侧的穿衣镜,竟隐约看见那块黑暗中的镜子反射出一幕惊异的景象:一个满身是血的人站在镜中,他的身后是一片山坡。
作者简介
  宁航一,从1999年至今一直从事悬疑、惊悚、恐怖类小说创作。作品多次在国内各知名杂志和新浪网读书频道等大型网站发表,并被翻译成英文刊登于外文杂志,受到读者一致好评。被誉为“中国第一悬疑小说作家”、“中国的希区柯克”。长篇小说《四人夜话》参加新浪网举办的“第四届推理原创大赛”获得特别奖,是人气排在前三位的作品,被重磅推荐多次,并被国内几十家网站转载。现一些杂志和各大文学网站均有关于宁航一和其作品的介绍和相关阅读。

章节摘录
  第一章  海鸣知道,他今天特意将摄影工作室停业一天,就是必须要把这件事情处理好。
  上午,已经把几百张照片按照风景、人物、另类风格和超现实主义分成几大类了。
那么今天上午要做的事,就是分别在这几大类摄影作品中挑出最好的几张来——他清楚,如果在这个月内还无法选出最好的几张作品,自己就别想在全国摄影大赛中获奖了。
  半个小时后,海鸣确定了几张人物摄影和超现实摄影作品——但风景类的,他却始终拿不定主意,或者说,他认为根本就挑不出特别好的来。
海鸣不禁皱起眉头——怎么办呢?要是拿不出最一流的作品,那么参赛也是白搭。
  海鸣将头靠在椅背上,叹了口气,他看了一眼旁边那面大镜子中略显颓废的自己,竟有些怀疑起来——当初把个人生活和感情问题抛在脑后,把工作和事业当作第一,这个决定真的对吗?自己已经快三十岁了,却还是没能功成名就,每天就守着这个小小的摄影工作室——如果这次仍然不能在全国摄影大赛中获奖,那自己这种平凡而又略显尴尬的创业状况到底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不行。
现在不能泄气,要有自信。
离大赛还有二十多天呢。
海鸣在心里告诉自己——其实,你真的很棒,有着杰出的才能和天赋,你需要的只是一些机遇而已,一定要坚持下去。
  就在他鼓足干劲,信心百倍地计划下一次摄影的日寸候。
外面的敲门声扰乱了他创作的思绪。
海鸣有些不耐烦地回过头望着玻璃门外,心里想——没见到门外挂着“暂停营业”的牌子吗。
  尽管心里有些不情愿,海鸣还是离开里面的小屋,到门口扣开锁着的玻璃门——门外那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向海鸣谦逊地点头致礼,问道:“请问你是摄影师海鸣先生吗?”  海鸣点头道:“是我。
”  来者说:“海鸣先生,你好,我叫丁力,我有一点事情想麻烦你一下。
”  海鸣指着门口挂着的那块牌子说:“先生,对不起,我今天有一些事情要处理,所以停业一天,你能不能改天……”  丁力说:“海鸣先生,我只有一点小事,耽误不了你几分钟。
这件事对我来说很急切,也很重要,请你帮帮我好吗?”  海鸣犹豫了一下,有些无奈地说:“好吧,请进。
”  两人在摄影工作室的沙发上坐下来。
海鸣打量了一下这个四十岁左右的瘦小男人,问:“你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  丁力从随身携带的皮包里拿出两张照片,递给海鸣:“请你帮我看看这两张照片。
”  海鸣接过来观看,发现这是两张相当接近的照片:照的仿佛是同一个地方——在一间古朴的房间里,窗子打开着,窗外有一片山坡,山坡上有一棵大树——两张照片唯一的区别是:一张是纯粹的场景照,而另一张的窗子面前站着一个身穿白衣的少女,那少女看上去十五、六岁,像一个山村姑娘。
  海鸣将两张照片翻过来覆过去地看了好一会儿,说:“这两张照片看起来都很普通呀,有什么问题吗?”  丁力说:“海鸣先生,你是专业的摄影师,我想请你帮我鉴定一下,这两张照片有没有经过加工或电脑合成?”  海鸣愣了一下,随即说:“这很容易。
可是,我能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吗?”  “请你,先帮我鉴定出来好吗?”丁力有些急切地说。
  海鸣想了想,说:“好吧,你坐一会儿,等我一下。
”  他将照片拿进里面的工作室,将它们挨着放到一个小仪器上,那小仪器上方射出一束白光,刚好照在照片上。
海鸣翻转着照片,从不同的角度仔细观察,又用放大镜端视了好一阵。
不一会儿,他在心中得出结论,关上仪器,将照片拿了出来。
  海鸣将两张照片一起递给丁力,说:“我鉴定过了,这两张照片都是原照,没有经过电脑合成。
”  “真的?你能肯定吗?”丁力焦急地问。
  海鸣耸了耸肩膀:“反正从我目前掌握的鉴定技术和知识来看,这两张照片都是百分之百的原照。
”  “是吗,只是原照……”丁力若有所思地低下头,眉头紧蹙。
  海鸣望着他,感到有些好奇:“怎么了?这两张照片是不是原照有什么关系吗?”  丁力抬起头凝视着海鸣,迟疑了片刻后,说:“海鸣先生,你有没有看前天的报纸——《著名摄影师于光中因心脏病突发猝死摄影室》。
”  海鸣一怔,说:“看了的,我是在电视上看到的这个消息——怎么了?”  丁力叹息道:“我是于老师的助手,一直在他的摄影室工作,于老师死的那天,我和他在一起,都在摄影室里。
”  海鸣微微张开嘴,显得有些吃惊。
他望了一眼丁力手里的照片,说:“于先生的死跟这两张照片有什么关系吗?”  丁力沉默了好一阵,犹豫再三之后,缓缓地说:“报纸记者和那些新闻媒体来访问我时,我只告诉他们于老师是心脏病突发而死……有一些情况,我却没有告诉他们。
”  海鸣皱起眉头问:“什么情况?”  丁力说:“那天下午,我在摄影室里清理于老师最近拍的一些摄影作品,于老师在暗房里洗他才拍的照片。
突然,我听到暗房里传出一声惨叫,就赶紧跑过去,发现于老师倒在地上,手捂着心脏。
我吓得惊慌失措,还来不及打急救电话,于老师就已经……死了。
”  海鸣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说。
  丁力摇着头,竭力回忆当天的场面:“于老师在临死前的最后一刻,显得神情可怖、面目扭曲,像是受到了什么突如其来的惊吓一般。
当时,他已经发不出声音来了,只是用尽最后的力气举起这两张照片,眼睛死死地盯着它,就像是要告诉我、或是暗示我什么!”  海鸣大吃一惊:“你是说,于先生在死之前就捏着这两张照片?”  “是的,可是我还没来得及问他什么,他就已经死了。
所以,我直到现在也不明白,他举着这两张照片,到底是想告诉我什么!”  海鸣问:“你以前没见过这两张照片吗?”  “没有。
”  海鸣思索了一会儿,说:“就算他是想在临死前告诉你什么——可是你为什么会认为他的死跟这两张照片有关系呢?”  “因为——”丁力的语气激动起来,“因为于老师那天下午一直都是好好的,他到暗房去洗照片,那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他为什么会突然猝发心脏病?而且,他倒在地上,都快死了,还紧紧地捏着这两张照片不放,眼睛里充满恐惧,直愣愣地盯着它——难道,这些还不能让我认为他的死和这两张照片有关系吗?”  海鸣紧皱着眉头,感到这件事确实有些匪夷所思,他问道:“那你来找我鉴定这两张照片,是什么意思?”  丁力困惑地说:“我觉得不可思议——这两张照片只是于老师拍的成千上万张照片中相当普通的两张而已——我实在是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所以我才拿来请你帮我鉴定一下,看看这两张照片是不是有什么古怪。
但你刚才却说了,这只是两张普通照片而已——所以,我也就不懂了。
”  海鸣想了一会儿,说.“那你接下来准备做什么呢?”  丁力说:“我不准备再做什么了。
既然这两张照片并没有不对,我也就不想再深究下去。
”  “这两张照片你准备怎么处理?”  丁力耸了耸肩膀说“不知道,但我不想留着——也许一会儿出门之后,我就会把它丢到垃圾箱里。
”  海鸣突然觉得心中有种难以名状的复杂感觉,他说:“既然你准备丢掉……那不如把这两张照片给我吧。
”  丁力有几分讶异地说:“你要这两张照片做什么?”  海鸣撇了下嘴,说:“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感到好奇,觉得你讲的这件事有些蹊跷——这两张照片,也许真的有些不同寻常之处。
你就这样扔了,未免可惜。
”  丁力如释重负地说:“海鸣先生,我本来也不太情愿丢掉的。
既然你要的话,我就给你吧。
”  说着,他将手里的两张照片递给海鸣,并留下一张自己的名片,然后站起来说:“谢谢你,海鸣先生,我告辞了。
”  海鸣冲他点点头,目送着丁力离开。
他将工作室的玻璃门锁上,拿着这两张照片返回里面的小屋。
海鸣又仔细地看了一阵照片,仍没能看出个名堂。
出了会儿神之后,他想起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什么,便将照片放进摄影工具盒里,又钻研起参赛作品的事来。
  第二章  接下来的几天,海鸣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他将摄影工作室关闭一周,每天到不同的地方拍摄照片。
他下定决心,一定要在这个星期内拍出满意的参赛作品。
  前两天,海鸣的足迹遍布水边和山林,但照片洗出来后,他认为这些题材太过俗套,难以在众多风景摄影中突颖而出。
所以,他把今天的行程定为周边县城的一个古寨,希望能在那里发现一些与众不同的惊喜。
  乘坐了四个小时的汽车后,海鸣到达县城。
紧接着,他跳上一辆小中巴车,在崎岖的山路上又颠簸了两个小时,终于到达那个古寨。
  车程中激烈的颠簸让海鸣有些晕车,下车之后,他差点儿呕吐出来。
但很快,眼前的景致就转移了他的注意力——  这是一个古老而神奇的地方。
整个古寨由石墙和木结构庭院廊房结合而成。
寨中的房屋、小院规划奇特,精致优美。
再放眼四阁,山清水秀、潺潺流水——各种迷人景色让人目不暇接。
  海鸣第一次到这里来,他惊叹于这里的奇异和美丽,有种如获至宝般的欣喜。
他甚至觉得这里比以前到过的一些著名景区还要别具一格。
海鸣感叹道,如果不是这里地势偏远、交通不便,恐怕早就变成旅游胜地了。
  海鸣忘记了旅途的不适和疲惫,他拿出相机,在古寨中青石板铺成的小路上漫步而行,将他看到的每一个美妙细节都拍摄进去。
  穿梭在古老的街道上,海鸣越拍越兴奋。
他在这里发现了无数的惊喜,都是风景摄影中的最佳题材——由木板组成的古旧店铺、城市中早就消失的老茶馆,甚至连那街边老头儿摆的剃头摊儿都让海鸣拍得不亦乐乎。
  拍了几十张近景之后,海鸣想拍一些古寨的远景。
他左右四顾,发现不远处有一片小山坡,从山头上望下来,恰好能看到大半个古寨——那是再好不过的拍摄角度了。
  海鸣提上摄影工具盒,挎上相机,快步向小山坡跑去,不一会儿,就爬上了山头。
他累得气喘吁吁,在一棵大树边坐了下来,背靠在树干上,稍作休息。
  坐了五、六分钟,海鸣拍拍屁股站起来,正想举起相机往山下选景,突然愣了一下,微微张开嘴。
  他缓缓回过头,盯着刚才靠的那棵大树看了半晌,又迟疑地向四周环顾,神情迷惑不解。
  他突然发现,这片山坡和这棵大树为什么让他感觉如此熟悉呢?就像是前不久才见到过一样——可是,自己是第一次到这里来,怎么可能呢?  海鸣皱起眉头使劲回想——到底在什么地方见过这片山坡?电视上?不对,最近忙得根本就没看过电视;在什么摄影杂志上?似乎也不像……  忽然间,他猛地一怔,望了一眼自己手里提着的摄影工具盒,将它快速地打开,从底部抽出两张照片。
他拿着照片对照周围的景物,表情变得诧异无比——  真的是这里!几天前,丁力留给自己的那两张照片——那房间的窗户外有一片小山坡,山坡上有一棵大树——居然就是现在自己站的这个地方!  对,没有错——海鸣拿着照片仔细对照。
在大树右边几步远的地方,有一块青石:这棵树的形状、它分出的四组大树枝——这些都跟这照片上的一模一样!  海鸣托着下巴思索着;看来,于光中先生也到这里来拍摄过,他临死前捏着的两张照片就是在这个山寨里拍的。
海鸣再一次拿起照片仔细观察,忽然产生一个古怪的想法。
  从照片中拍摄的房子里能够看到这片小山坡,而现在照片在自己手里——那么只要到山下的几户民居中去,对照着照片挨个寻找,就肯定能发现在某一家的房子里,恰好能出现和照片上一样的角度——这样的话,就能知道于光中先生是在哪一家拍的这两张照片了。
  海鸣心里清楚,刚才的想法在理论上是完全成立的,而且实施起来也应该不困难。
可是,这样做的理由是什么?就算知道于光中先生是在哪一户人家里拍的这两张照片,又有什么意义吗?  海鸣忽然想到,说不定,去向那户人家的主人打听一下,也许能问出些什么——看看这两张照片和于光中先生的突然猝死到底有没有联系。
  想到这里,海鸣打定主意,他在山头上往下拍了几张古寨的全景后,就带着摄影器材和好奇心急匆匆地跑下山来。
  因为照片中的窗户外没有别的遮挡,能直接看到山坡,所以海鸣判断照片中的人家肯定就是离山最近的几户民居中的一户。
他走进山下的一个方形院落,里面住着八、九户人,而西边方向对着山坡的三户人家中显然就有一户是他要找的地方。
  海鸣没想到这么快就能将寻找范围缩到如此之小,接下来,只需要找一个合适的理由去拜访就行了。
  海鸣走到左边第一家面前,敲了敲那扇木门。
不一会儿,门打开了,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问:“有什么事?”  海鸣说:“你好,我是个自由摄影师,想拍摄一些带有传统风格的民居建筑——不知道能不能进您家去拍一下室内的构造?”  中年男人显得有些受宠若惊,他乐Ⅱ可呵地说:“当然可以,你进来吧!”  海鸣向他点头致谢,然后走进屋内。
中年男人的妻子和女儿得知他的来意后,都热情地表示欢迎。
  房屋里面确实古色古香,海鸣在大屋和厨房里都拍了几张照片,中年男人又主动将他带到小屋,也是他们睡觉的房间去。
海鸣注意到,这间屋子里有一扇窗子,能看到外面的山坡。
他悄悄取出照片比较——不对,从窗口望过去,只能看到山坡的左边,连那棵树都看不到,看来不是这家。
  海鸣又随意地在这个房间里拍了几张照片,然后向房屋主人道谢,准备离开了。
女主人招呼他坐下来喝水,男主人甚至要留他一起吃晚饭,海鸣谢绝他们的好意,走了出来。
  这一次,海鸣来到中间那家房屋门口。
其实,通过刚才的比较,他心里已经有谱了——这一家的窗外能看到的景致,应该就跟照片上的角度差不多。
  在敲门之前,海鸣注意到这户人家的一些与众不同之处:这个方型院落的房屋门前都按相等间距排列着支撑房梁的木柱——但这户人家大门前的两根木柱下方,却有着其它木柱没有的石头柱墩。
柱墩上面雕刻着一些像神灵鬼怪般的奇异形象。
海鸣蹲下身去看得出神,却不明白这些浮雕的意义。
他用相机拍了下来。
  站起来后,海鸣敲了敲木头大门,他在门口等了半分钟左右,也没听到里面有动静。
海鸣又加重力气敲了几下,还是没反应。
他有些失望起来——难道家里没人?  又等了半分钟之后,海鸣叹了口气,沮丧地转过身离开,却在转身的瞬间听到木门发出“吱嘎”一记刺耳的声响,把他吓了一跳。
他回过头,见门打开一小半,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妇人有些恼怒地望着他,干瘪的声音问道:“刚才是你在敲门吗?”  海鸣注意到这个老妇人杵着拐杖,料到她腿脚不便,便赶紧说:“对不起,老太太,打扰您了。
”  老妇人毫不客气地说:“你要干什么?”  “是这样,”海鸣故技重施,“我是个搞摄影的,到这儿来拍摄一些古民居,想到您的房子里拍拍里面的构造。
”  “我这儿没什么好拍的。
”老妇人冷冷地回答一句,然后就要关门。
  “唉,等等。
”海鸣推住门,恳求道,“老太太,您就让我进去拍一两张吧,不会耽搁您太久的。
”  “我说了不行,你听不懂吗!”老妇人厉声道,又要关门。
  海鸣有些着急起来,他只有说:“这样吧,老太太,要是您觉得我不方便进去,那您就把这门打开一点儿,我就在这门口照一张,那总行了吧。
”  老妇人耐不住他磨,不耐烦地说:“好吧,你快些照!”说着将门打开一大半。
  “谢谢,谢谢!”海鸣一边道谢,一边朝屋里望去——这户房屋的构造和刚才那家不一样,没有在里面分成几个屋间,整个就是一间大房子。
屋里的布局、陈设一目了然。
  当然,海鸣一眼就望见了房屋正中间的那扇窗户,不用对比照片他也立刻就知道,这回找对地方了——不但窗外的景致和照片上一致,连屋内的摆设也和照片上一模一样。
  海鸣在门口架起相机,正要拍摄,忽然发现这个大房子里只有一张单人小木床,他好奇地问道:“老太太,您一个人住这儿吗?”  “你看不出来吗,这屋里哪里还有别人?”老妇人没好气地说。
  海鸣愣了一下,想起照片上那个白衣少女,不自觉地说:“您真的一个人住?那您的孙女呢?”  老妇人抬起头望着他:“你说什么?”  海鸣立刻反应过来失了言,他慌忙解释道:“我……我猜的,我以为您跟您孙女一起住。
”  老妇人脸上忽然青筋暴起,恼怒地说:“我没结过婚,连儿女都没有,哪来的孙!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要是不拍,我就关门了!”  海鸣难以置信地张开嘴,见老妇人又要关门了,他赶紧按了一下照相机快门,还来不及多照一张,老妇人已经“砰”地一声将门关拢了。
  海鸣拿着相机呆呆地站在门口,本来他还有些问题想问那个老妇人,但是很显然,那老妇人已经不会再见他了。
  海鸣怅然若失地离开老妇人的家门,朝小院外缓缓走去,脑子里胡乱思忖着。
  这时,从小院走进来几个十五、六岁的男孩子,他们背着几捆柴禾,显然是住在这个院落里的。
海鸣看见他们后,从工具盒里拿出照片,走到那几个男孩面前,展示出照片,问道:“请问一下,你们见过这个穿白衣服的女孩儿吗?她是不是也住在这个院子里?”  几个男孩一起将脑袋伸过来看,然后异口同声地说:“没见过。
”  海鸣不死心,又问道:“你们看仔细些,真的从来没见过她?”  一个皮肤黑黑的男孩说:“我打小就住在这院子里,根本没见过这个人。
”  另一个光着膀子,满身是汗的男孩说:“别说是这个院子,就我们整个寨里也没见过这个人。
”  海鸣指着老太太的房屋问道:“那间房子里,一直就只住着那个老太太吗?”  几个男孩对视了一眼,皮肤黑黑的男孩说:“反正从我记事起,那屋里就只住着一个老太太,没见过别的人住那里了。
”  几个男孩绕过海鸣,各自背着柴禾回家去了。
  海鸣在原地站了好几分钟,眉头拧成一个死结。
一些说不出来、诡异莫名的感觉像看不见的蚂蚁,慢慢从脚底爬上他的身体,使他感觉后背和头皮开始发起麻来。
  第三章  返程的汽车比来时开得还要慢,足足用了七个多小时,海鸣才回到自己熟悉的城市,这时已经是晚上九点过了。
  海鸣在车站附近的小餐馆随便吃了点儿面食当作晚饭。
接下来,他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其实就是摄影工作室——这个集营业、工作、生活为一体的沿街店铺。
在工作室里坐下还没休息五分钟,海鸣就强迫自己进入洗照片的暗房。
他早就决定,不管多累,今天也必须看到拍摄的所有照片。
  除了关心摄影效果之外,还为了证实一些让他心里发怵的东西。
  胶片经过清水和显影液的冲洗,渐渐出现轮廓。
海鸣发现——自己居然对那些有可能用于参赛的作品都毫不关心,只想快些看到最后在老太太门前拍的那张照片。
  终于,他在众多照片中找到了那一张——海鸣定了定神,吸一口气,将照片缓缓地举起来,借助暗房里微弱的红光看过去——  窗子、山坡、树。
还有老太太的半张脸——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异常的东西。
  海鸣放下照片,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心中紧绷的那根弦也随之放松下来。
  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海鸣在暗房的一张凳子上坐下来——本来就不可能的——这个世界上不会出现这种恐怖离奇的怪事。
  可是——他又想到——如果不是“那种东西”的话。
于光中先生柏的那一张照片该怎么解释呢?自己已经鉴定过那两张照片,拍摄的时间不会太久远,应该是在几年之内。
这样的话,那张照片中站在窗前的白衣少女是谁?为什么根本没人看过,甚至知道她的存在?  想到这里,海鸣不禁打了个冷噤,感觉后背阵阵生寒——其实,在他还在读大学的时候,就听说过,或者在一些杂志书报中了解过关于“灵异照片”的事。
那都是来自世界各国一些令人骇然的、真假难辩的事件。
但海鸣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居然也会和这种事情沾上边!  在喑房里死寂、沉默的气氛里,暗红色的灯光让周围的一切都显得狰狞可怖。
海鸣竟感觉身子在微微发抖,有些不寒而栗。
他赶紧离开暗房,到工作室大厅里,将屋内的开关全部打开,整个房间照得如同白昼。
海鸣再泡上一杯热茶,呷了几口之后,才稍稍安稳下来。
  几分钟后,海鸣想出一种解释,用于安慰自己——也许,那个白衣少女是于光中先生特意带到那个地方去的一个模特儿。
也许他觉得光拍摄一个室内场景太单调了,所以专门请一位模特儿站在那里,纯粹是为了艺术创作的需要。
  而于光中先生的心脏病突发,其实和这两张照片并没有什么关系,纯粹只是巧合而已。
是他的那个助手和自己都胡乱猜测才会对这两张照片如此关注——这样想的话,海鸣感觉心安了许多。
  放下心之后,困倦立刻向海鸣侵袭过来,他打了几个哈欠,准备去洗漱睡觉了。
  在卫生间漱完口,又冲了个澡后,海鸣走到摄影室里面的房间——这里其实是他的卧室,仅有一张床和摆在床头的小柜子。
海鸣打开床头柜上的台灯,再躺在床上,顺手捧起旁边的一本小说——这是他多年的习惯——不管多疲倦,睡前总要看会儿书才能入睡。
  ……
媒体关注与评论
  除非我们由恐惧中彻底解脱,否则我们只有继续追逐最高的目标,制造出各种神祗来解救我们脱离黑暗。  ——克里希那穆提
编辑推荐
  中国点击率最高的长篇悬疑小说第二部惊魂首发。  南派三叔倾情推荐,网络人气超越蔡骏,新锐悬疑大师最新作品。  恐惧吸引所恐惧之后。或许活着的过程,我们都在不断战胜内心的恐惧。  体验人性深处恐惧的极度快感,与生俱来的好奇心驱使人类努力发崛“尖叫之謎”的谜底,追逐怨灵游走的脚步,抑或挑战异兆背后死神的游戏,不觉间,与死神对弈……  除非我们由恐惧中彻底解脱,否则我们只有继续追逐最高的目标,制造出各种神祗来解救我们脱离黑暗。
图书标签Tags
悬疑,宁航一,小说,惊悚,恐怖,中国,推理


下载链接

死亡约定下载

评论与打分
  •     这本书和电视上演的《梅花档案》近九成多相似,作者的意思好像是看懂了
  •     个人比较感兴趣。,但是没外包装。
  •     很给力,没什么大不了的
  •     在JJ狂追的书。,了解鲁班后鲁班后人的传奇故事
  •     还是挺好的,给个满分
  •     故事的结局没有写完了,狄仁杰一直是钱雁秋引以为傲的电视剧系列
  •     还是他一贯的风格,不会错的
  •     包装箱破了,我一直在看盗墓系类
  •     故事,这本书挺有意思的~~~
  •     可能写的东西和孩子年龄相仿吧,其他很好
  •     雷布思系列作品之一,看了简介觉得不错
  •     只要是岛田的书,比想象中的好
  •     比想象中的要好的多,总感觉里面的事情太假了
  •     已读,这一系列的书都值得收藏
  •     这是一个关于隧道里时间黑洞的故事,此书不可错过
  •     以前我不大喜欢看恐怖小说,江户川乱步的经典
  •     -他父亲比较牛叉。,同事买的
  •     好多尘而且还折角了,和他其他的书不太一样
  •     哪个女孩能不爱?,不过《女雕刻家》更棒~
  •     印刷质量好,他说内容还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