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裘皮大衣的维纳斯

穿裘皮大衣的维纳斯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5-06
出版社:重庆出版社
作者:(奥)莫索克
页数:154
字数:129000
译者:胡正娟
书名:穿裘皮大衣的维纳斯
封面图片
穿裘皮大衣的维纳斯

内容概要
本书自1870年首次出版以来,被翻译成24种文字,再版数十次,他的思想在后世被奉为“莫索克主义”,由此产生了现代心理学中一个著名的概念——“性受虐”。心理学大师弗洛伊德曾给予此书极高的评价。
  小说讲述了一个为爱受虐的故事,它为我们刻画了一位一心想实现自己爱情幻想的主人公萨乌宁。萨乌宁是一个欧洲贵族,他爱上了美丽的旺达,觉得表达自己爱慕之情的最好方式就是受她的奴役。旺达极不情愿地接受了这个“差役”,并给他起名为格列高,然而,她认为格列高的爱对她来说是莫大的耻辱。小说描述了萨乌宁的情感妄想,以及在冷酷无情的旺达身上所找到的“理想的”性爱方式。在这个忧伤痛苦的爱情故事里,作者用同情的笔调描写了萨乌宁不同于常人的性倾向,并全景再现了他与他的理想伴侣——旺达之间的真实情感历程。
  一百多年来,作者萨克·莫索克所刻画的人物形象,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读者。《穿着裘皮大衣的维纳斯》被认为是继法国作家萨德之后的情色经典之作。作者将生活哲学和情色文学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对“痛之爱”和“爱之痛”进行了酣畅淋漓而又精致入微的描绘。
作者简介
利奥波德·萨克·莫索克,1836年出生于奥地利的加里西亚市,小说家和诗人,除本书外还著有《俄国法庭轶事》等作品。他于1895年去世。
书籍目录
“我最珍爱的幻想”
“雄伟的喀尔巴阡山脉”
“你破坏了我的想象力”
上帝惩罚他
唤醒男人的好色欲
鉴赏家抨击裘皮大衣
漂亮美人―维纳斯
爱之女神―维纳斯
宁愿拥有霍尔拜因式处女
将给她画上一件裘皮大衣
高贵的女士把脚踏在奴隶背上
男人中的佼佼者
宁愿做你的奴隶
希望我爱的女人虐待我
……

媒体关注与评论
  《穿裘皮大衣的维纳斯》是莫索克最主要的虐恋作品。这是一位贵族男子自愿成为一位女士的奴隶的故事。他愿意受她的驱使,受她的惩罚,使自己成为她对之握有生杀予夺权利的财产。莫索克书中的男女主人公的名字萨乌宁和旺达已成为男性奴隶和女性主人之间关系的象征。旺达与萨乌宁之间的协议也成为虐恋活动主奴关系中此类协议的范本。施虐者和受虐者有时会交换角色;施虐与受虐更可能是相互自愿的……
编辑推荐
  《穿裘皮大衣的维纳斯》是莫索克最主要的虐恋作品。这是一位贵族男子自愿成为一位女士的奴隶的故事。他愿意受她的驱使,受她的惩罚,使自己成为她对之握有生杀予夺权利的财产。莫索克书中的男女主人公的名字萨乌宁和旺达已成为男性奴隶和女性主人之间关系的象征。旺达与萨乌宁之间的协议也成为虐恋活动主奴关系中此类协议的范本。施虐者和受虐者有时会交换角色;施虐与受虐更可能是相互自愿的……  小说讲述了一个为爱手虐的故事,它为我们刻画了一位一心想实现自己爱情幻想的主人公萨乌宁。萨乌宁是一个欧洲贵族,他爱上了美丽的旺达,觉得表达自己爱慕之情的最好方式就是受她的奴役。旺达极不情愿地接受了这个“差役”,并给他起名为格列高,然而,她认为格列高的爱对她来说是莫大的耻辱。小说描述了萨乌宁的情感妄想,以及在冷酷无情的旺达身上所找到“理想的”性爱方式。在这个忧伤痛苦的爱情故事里,作者用同情的笔调描写了萨乌宁不同于常人的性倾向,并全景再现了他与她的理想伴侣——旺达之间的真实情感历程。
图书标签Tags
奥地利,虐恋,小说,外国文学,文学


下载链接

穿裘皮大衣的维纳斯下载

评论与打分
  •     穿裘皮大衣的维纳斯---这本书非常好看,非常满意!
  •     维纳斯,一个让人感觉充满了想象力的词语。虐恋文学的文学价值高度可以从此书得知。追求自己的爱情总是要付出很多难以承受的努力的,甚至有时候是自己的生命。
  •     莫索克的作品,很喜欢这本书。
  •     其实对性虐不感兴趣,冲着经典的名号才买的……看了觉得比想象中更易接受,结尾发人深思……
  •     虽然说是有关虐恋的,但是文学性很强,建议看之前了解一点罗马神话之类的比较好
  •     排版好多次,评价都不错,买回来看过之后觉得还可以的
  •     摘录"女人投入得越多,男人清醒得越快他就开始作威作福了。但是女人越残忍越无情,越是虐待男人,越是肆意玩弄男人,对男人的同情越少,就越能唤起男人的好色欲,这样的男人才能被女人喜欢,被女人崇拜"。
  •     了解一个另类的人群体,也许他们的情感世界不能被所有人所了解,但是他们同样需要人们的宽容——他们只是不同于你和我的另一类人而已。
  •     很喜欢德语小说 开创了德语心理小说 现代主义的先河了
  •     经典的心理学
  •     M的语源。。作为萨德爱好者看这个真不习惯啊。。
  •     先说外观,装帧不错,封面也挺好,书并不厚,开本是大32开。
    再说内容,因为涉及到主奴契约之类的,总之看的我毛骨悚然,对作者所描述的那种恋爱。
    不过对里面提到一些观点也很认同。
  •     比较另类的小说,还行,是与主流不同的另一种观察和表达。
  •     看了,觉得自己比较喜欢散漫的文字,蛮喜欢的
  •     不是“大卫的伤疤”吗?怎么变成了这个?弗洛伊德都说好,货到了再说吧。
  •     重现的确实都是经典!赞一个!!
  •     还没看,看故事简介觉得挺有意思
  •     心里描写很深邃,故事情节也是很引人入胜的。读非主流的名著,更需要静心体会。
  •     读不懂的爱情观。。。。总有些奇特的令人无法理解的思想。。。。
  •     挺好的,就是没有中国小说来读懂的快啊
  •     读点小说,消遣人生。
  •     比较残酷的小说
  •     质量很好,喜欢这种小说,买来放在床头看看,挺好
  •     据说是经典。书面来的时候塑料袋有些破损,表面有点点黄了,估计是放了很久,但是不影响看和收藏。真的很超值
  •     重庆出版社的这套重现经典书籍,都很棒,值得喜爱文学的人购买和阅读
  •     以前看别人抱怨刚买就降价了,还觉得奇怪。。。这次自己也体验了一把。。。
  •     经典作品,值得收藏细读!
  •     文字内容就不说了,这本书的印刷而言,非常不错,字体排版很有美感。封面设计非常巧妙。
  •     帮朋友买的,听说本书也曾是大名鼎鼎,快递很给力
  •     大师的书,总是没得说,让人掩卷三思
  •     正在阅读中,是经典,应该不错吧
  •     这个就不说了,只是当时想买。。
  •     好像拍成了电影的样子
  •     重现经典,这样行了都很棒,推荐购买!
  •     经典,不多说了,自己看
  •     十分经典的书,书本身不厚,很快读完
  •     据说是经典著作,学习一下吧
  •     好作品永远不会消失。
  •     虽然书比较薄,而且有一部分不是作品,但是也无碍,作品本身而言我还是很喜欢的
  •     个人不是很喜欢这类作品。
  •     作品的优点都知道,反正先收着,准备拜读!
  •     看了波兰斯基的新片 买了这本书 应该不错
  •     忘记当初买这本书的理由了呢 但是还是值得推荐的 很棒
  •     这本书看丢了,哈哈,回家翻翻,希望不错
  •     不是很阳光,个人不是很喜欢这种风格,没有很仔细地阅读,但薄薄的一本书,浏览的时候都感受到一种气场,很有内敛的吸力,体现了一种独特的感受和体验,是一种很有功底的读本。
  •     引人深思的一本书
  •     因为喜欢这个题目,所以才卖了这本书,看着封皮让人很舒服,还未拆封,希望不要让我失望~
  •     做活动中购得的,可以一读的
  •     扭曲掉的人性,不过现实中确实也有这种人存在,很另类的题材
  •     很奇特的一种思维,仍在阅读中
  •     书的包装不错,没有褶皱,物流也很快,很值
  •     优惠啊这个价格,给力!!!
  •     买回来一直没时间看呀
  •     有很特色,值得一看。
  •     买这书前,是在一本杂志上强烈推荐那栏看到这书的简介,众评论不错~
  •     好久没看纸质书了
  •     有机会一定要收藏的书,留着 可以,慢慢看,先买了。
  •     印刷质量不错,还没开始读,先收着。
  •     值得一看,特别是价格很给力!!
  •     相当好看,开本不大,装帧简洁
  •     题目很吸引我,没有读呢,希望好看
  •     质优价廉,内容充实,十分满意。
  •     很好很好~~~~~~~~~~
  •     折扣价收的,还算值得。
  •     书等了两三年才入手。一直很奇怪这个标题是嘛意思。
  •     因为很便宜所以买的,感觉很值
  •     先收藏,还来不及看
  •     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一只魔兽吧!狂热、危险。。。。。。。。。
  •     内容还行~书不是很厚~
  •     不喜欢这风格
  •     暂无评论
  •     书一到已经被朋友先借走了,后续来评
  •     很优惠,存着看
  •     没问他。
  •     包装不错,还没有看呢。
  •     的确是好书,不论是印刷,还是内容......
  •     很久的书了
  •     揭露了人性值得读读
  •     还没看,看了介绍,应该不错
  •     书还行,有点儿脏。应该不错。
  •     喜欢这种文艺范。
  •     很喜欢,很好
  •     朋友给推荐的书,买来先屯着,等有时间了再慢慢看,书的质量很好
  •       看了波兰斯基的同名改编电影,慕名看了此书,又看了遍电影,发现还是有很多想法不能连通。姑且做个记录吧。
      
      虐恋,或更为简单的称为SM,取自两位先锋作家萨德和马索克的名字:sadism and masochism。
      
      初听到SM,将它看作一种不可思议的离经叛道行为。与之同行的捆绑,鞭打,滴蜡等等虐待行为,在一般的性爱当中很难接受。可有相当一部分人,或是如同男主角塞弗林是超感觉者,亦或是性能薄弱者,需要强烈的刺激寻求快感。由身体精神虐待所产生的性兴奋,可以让其欲求得以释放。更甚至不需要性的相交,就可以达到解欲的效果。这和普通的性行为相差在于:它需要更多更强烈直接的刺激。
      
      《苦月亮》中咪咪与奥斯卡在司空见惯的性生活中尝不到惊喜,欲望膨胀而身体枯竭,他们开始转向角色扮演的SM。SM让两人的干柴烈火烧的更旺,持续更长。而两人的虐恋开始更大范围的延伸到精神和身体方方面面。
      
      在一定程度上,SM是一种稳定坚固的关系,由施虐者和受虐者共同组成。施虐者并非身处强势,受虐者也绝非弱势,两者旗鼓相当,缺一不可。因为两者的动机并非在于单纯的施暴和受虐,而是享受这样一种行为施加在对方身上引起的反应,从痛苦中产生快乐的感觉。
      
      马索克的小说与自身的经历和幻想一脉相承。一个从小饱读诗书,深受古典文学与俄罗斯强权文化熏陶的贵族少年塞弗林成长为一个超感觉者。性格胆小,慵懒,孤傲,并在小时候受过强权霸道的女人鞭打。他爱上了高贵美丽的维纳斯雕像,日夜流连在雕像周围,时刻幻想着有女人来赐予他被鞭打的快感。终于一位有着大理石般冰冷精致,真正性感的美人旺达,穿着裘皮大衣敲响他的房门。他早已迫不及待跪拜在她的鞋跟前,亲吻她的脚,成为她指手画脚呼来唤去的奴隶了。
      
      塞弗林用他的文学智慧和卑贱的乞求焕发了旺达内心的施虐心情。开始觉得荒谬可笑无法下手,后者为了满足爱人被鞭打的欲望而挥起了鞭子。同时潜藏在内心的暴力控制欲被无限催发,进而变本加厉,做出超出塞弗林所想象的残酷,耻辱。而塞弗林兴奋快乐的一一接受,感激涕零,更加深爱着旺达。
      
      “施虐者的倾向之极在于可以做出种种对于人性最博谬的行为,受虐者倾向之极在于教人性感受到种种难以臆想的屈辱”两者的相互呼应,推进前进,能产生的力量无可限制。
      
      故事的最后,塞弗林讨论整个经历得出一个寓意“不管谁愿意让别人鞭打,那么他就真的值得被别人鞭打”。
      
      用霭理士在《性心理学》中说的一句话解释虐恋,虐恋不过是“千里之谬,建筑在毫厘之失之上,而不是凭空而来。至于毫厘之失,那还是严格的在生物变异范围之内,而不足为怪”。
      
      看后感慨,在知识浅陋如我看来,SM还是充满了惊奇骇俗,而它恰是高级知识分子生活中的阳春白雪。对一件事情偏颇狭隘的观点,多去反思自身知识储备的空缺,只有不断认识,学习,才能洞悉世界的奇妙多彩。
  •       同时看了:
      2007年的英文版,mobi---A,
      重庆出版社,胡正娟翻译,纸质书---B,
      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康明华翻译,mobi---C。
      
      1.建议看B,翻译的较好,也完整,英文版序言、作者简介、附录都齐全。
      而C,翻译稍差,稍影响理解(极个别情况把“否定”翻译成“肯定”),而且还丢了个别段落(从A来看,全书80章节,有些章节就是一小段话)。C的原版序言特别长,但和B不一样。书后面写着是根据2000年英文版译出(和A的翻译者不同)。
      
      2.A的话,英语6级应该没有问题,可以看看。
      
      3.虽说是虐恋文学的鼻祖,可书里没有任何需要打马赛克的地方,只有一些XOXO(捂嘴笑)。
      
      4.以我看来,文字和内容都没有特别吸引人,在影视作品和社会新闻充斥的现代,我只是跟随主人公,一个受虐爱好者,较生动的了解了他的想法和感受而已。
  •       “不管谁愿意让别人鞭打,那么他就真的值得别人鞭打。”马索克在故事的最后写道。
        
         在每个人的灵魂深处都同时存在着一个奴隶和一个暴君,这就是人性。不同的生活境遇,精神追求,情感需要也许会召唤出他们中的一个,而另一个则隐匿于帷幕之后默默的观察,等待,理解咀嚼着一切。他不说话,但也许更有力,更强大,更具洞见。当那个被召唤出来的部分受到刺激,鼓舞,促发而不断的膨胀,最终长大成一个无比巨大的怪婴或魔鬼时。。。。。毁灭或最终的拯救也许只有一线之遥。
        
         其实这部作品对男女生来的不平等,人与人之间生来的不平等有着深邃的洞见。但作者没有自此深刻的探索下去。他宁愿以一部情色小说的外衣去装扮他所看到的人性中深刻的东西,这是非常可以理解的。有些东西,我们看到了,但不愿与这个世界分享,虽然这些东西也许比我们已向这个世界所展示的要伟大多。因为往往它们过于沉重,而我们每个人都有权选择灵魂的吗啡以求慰籍。评判在此将是一种卑鄙的东西。
        
         除了对人的不平等和人们生来对不平等的渴望,这本短小的小说中还涉及了一些关于人生的内容。如果赛弗林遇见了旺达却未曾有勇气请她做自己的女王,也许他一生也不会平静,他也许会永远的流连在幻想和对如果的假设中,终其一生敏感而又神经质。而对于旺达来说,也许她将永远不会认识那个母狮般的自己,那个更具力量但同时也能兼备善良和同情的自己。同时我总感到,也许没有赛弗林,她将永远不会意识到,在经历了丈夫的死亡后,她其实还可以再爱的,重新真实的去爱,充满生命力的去生活。他们彼此通过折磨向对方揭示了“我们真真实实的活着,有血有肉的活着”这一事实。推动,逼迫彼此面对了最真实且最丑陋的自己。他们拯救了彼此。虽然最终他们没能在一起,但他们赠给了彼此更好的生活。这是其他结局所无以替代的。
        
         最后,我要感谢送给我这本书的人。你也赠给了我的人生很多无以替代的东西,只是也许现在这些馈赠的价值还没有完全的得以体现。但我会好好珍藏它们。也许有一天,你会和我一起见证这些礼物的光辉。。。。。谁知道呢。。。。无论如何,我永远爱你。
      
  •        這麼好的創作,竟然被翻譯成這個樣子,我覺得很生氣。
      
       我覺得一個譯者,可以把一本SM巨著譯成這樣,真服了,沒有絲毫的認真和責任感。
      
       文理一竅不通,直接把書放到google machine翻譯比他還強。
      
      
  •       受虐同施虐之间有时候没有距离,每个人都能享有双重感觉,一个亲身体验,一个感同身受。每个人都善意排斥,每个人都无力挣扎,每个人都竭力抗衡,每个人都被欲望驱使,每个人都在快感中被屈服,无意逃脱……
      
       第一次读的时候偶还小,大略翻看,通篇就看见两个字——变态;如今第二次读这本书,我首先要感谢卓越这本书断货,不然我就要忍受这个(陕西大学出版社)翻译的很水的版本,除了封面略显内涵,完全无爱。顺便,这个版本的后面附上了一份埃利斯(英)在《性心理学》中关于虐恋现象的些阐释,不知道是不是因此它的价格也有所提升。(书评在前,影片观后感在后)
      
      
       不可否认这本书也没有什么深刻人性需要探讨,故事简单,由始至终围绕主人公萨乌宁在畸形性心理的驱动下同心中的“纳爱斯”旺达之间的一场非同寻常的爱情游戏。
      
      
       萨乌宁是典型的受虐恋者,自其年幼时便有所表现,他狂热的追求着旺达。旺达有冷峻苍白的脸庞,娇美玉洁的肌肤,身形婀娜如同一位女神,而裘皮大衣象征了她作为维纳斯的无上的权利和威严。
      
      
       这一切都点燃了萨乌宁的欲望,他是如此期待着能拜倒在这位维纳斯的脚下,毫无尊严地忍受……享受屈辱、折磨,享受鞭笞带来的灼热痛楚,享受情人的无视、出轨带给自己的羞辱、紧张、嫉妒。他认为对旺达的爱情中掺杂着敬畏、渴望、哀求、恐惧、嫉妒才是他毕生的追求——完美幻梦般的爱的体验。
      
      
       旺达,正如小说中所说,虐恋情结是她自身没有被唤醒的部分,她不能理解,没有主动的追求。在同萨乌宁的爱情中,旺达忍不住几分好奇,加上她的的确确深爱着萨乌宁,于是被动的接受了“主人”这个角色,内心一直忍受着施虐者这个角色同她良知与本性的抗衡的痛苦。她屡次对爱人大肆施展一个女主人的权威,故意却好似无意的伤害萨乌宁的尊严与身体。无论是像主人一样专制严厉还是像情人一样温柔的劝导,都没能唤醒萨乌宁作为一个人应有的尊严,似乎在这场游戏中萨乌宁奴隶的地位坚不可摇。旺达深深地失望,表现出从心底里厌恶与嘲讽,变本加厉的为所欲为……最终使得萨乌宁惊愕的离去。从此她失去了一个最深爱她的男人,但是生活还在继续,也正是旺达的“残忍”使得萨乌宁在日后的生活中挣脱了受虐恋者的角色。但是虐恋情结对于萨乌宁来讲,已经是根深蒂固,无可挽回。
      
      
      
      
      
       “萨乌宁”的原型是作者本人,而“旺达”则是作者妻子使用过的笔名,所以这是一部带有自传色彩的小说,马索克本人就是受虐狂。
      
       这部作品没有是非评论,叙事简单流畅,言语中没有过多修饰,没有晦涩难懂的心理刻画,多数都来自于萨乌宁对旺达病态的崇拜和性幻象,可以讲毫无疑问是以其挑战人类道德底线的惊人之举而出名的。其将人类如此丑陋不堪的一面展现给世界,肯定不能被世人所接受,但是他的存在不以人们的接受为前提。不能说这部作品是一部单纯的色情文章,因为通篇没有一处性爱描写,文章的全部重点在于对于受虐恋者种种变态心理集中真实的反映,确实有助于读者从一个较为理性的角度去了解认识这种现象。“阻止人们不受荒唐的事物影响的最终结果是导致整个世界都荒唐。”这部小说同这种现象一样,隐藏在人们尽可能去回避的角落,如今它冲破牢笼的活生生展现在世人面前,逼人们直接面对,甚至让心理学家有所研究,才是这部作品之所以被视为经典的最重要原因吧。
      
      同名电影,拍摄于1995的那部,我能找到版本是英文字幕的,所以配着书看了个大概吧。同书相比,这部电影尽量用有限的时间去表现男女主人中在受虐与施虐角色中不同的挣扎和抗衡,充满爱与痛苦的纠葛。虽然黑白色画面有一定的艺术美感,全片整体是一种迷幻、低沉的基调,有一定的情色审美成分,但是对人物心理表现力度不够,觉得没有读过原著很可能对人物产生误解,总之是不很推荐。
  •        “在夏夜里,空气里充满着甘醇的香气,我们坐在旺达的小阳台上,头上有着双重屋顶。头一层是葡萄藤搭的绿色屋顶,然后是万点星星点缀着的夜空。”我承认这段话让我感动,由此我想到康德的夜空,我感到美不可言,在这静谧柔情两颗心紧紧相连又无限遐远的时刻死而无憾。可是他却不想就此止步,他一步步越走越远,他认为美在别处,在远方,在温柔的背面。“后来她叫来黑人女仆,将我捆住拖入地窖中。地窖又黑又潮湿,是真正的牢笼。门砰地一声关上了,上了门闩,锁上了。我成了一名被关押的囚犯。我躺在那儿不知过了多久,就像一头被捆住放在潮湿草地上等待宰割的小牛,没有灯,没有食物,没有水,也没法睡觉。”这就是从天堂到地狱的路径,也许对某些人来说,恰恰相反。M先生可能觉得爱情像水,一旦静止,就濒临死亡,它需要不断被加压,涨,涨,涨,涨到四溢;像梵高画笔下的星空,一切都在旋转,旋转,燃烧,燃烧。只可惜,这位M先生太不彻底,太不坚定,不能忍受女主人另有新欢,不能忍受女主人让其主人鞭打自己,甚至为此幡然自省,重新做人。这种训诫性结局,是出于出版需要,还是发自内心?我不相信是后者。如果是后者,那只能说,这位M先生太不彻底,太不坚定,半途而废。爱就像美,对于它们的追求没有正途与迷途之说,要么献身,要么弃绝,只有一条道走到黑。
      
       这条路的起点是折服。发生在他少年时代的那次暴力事件注定了后来旺达的出现。一个迷人的女仆对他强吻让他感到恶心,一个趾高气昂令他厌恶的女人的鞭打却让他求饶,让她成了他的世界里“最有吸引力的女人”。被迷恋是件多么轻而易举的事情,一点难度也没有的美简直不能称之为美,美在追寻的过程中,你向什么折服,什么就是美。残酷、暴力、血腥在这个角度看确实美。维纳斯永远是美的,因为你永远也追寻不到她。M先生在人迹罕至的疗养院里,在皎洁到凄美的月光下,把美人旺达误看成自己一直崇拜的维纳斯女神,我是完全理解的,不是情人眼里出西施,而是用看西施的眼光看谁都是西施。
      
       两情相悦的爱情固然美好,可是我的M先生没有停留,他像浮士德一样,踏上征程,越走越远。对他来说,两个人并肩观望星空,并不如他跪在她脚下仰望她更幸福。鞭打、羞辱、谩骂以致关地下室、反复无常的折磨,表面看来难以忍受,而正是这些难以忍受让他感到兴奋,感到折服的快感。他是受虐的,被动的,其实他是享受的,主动的,不被满足的感情才能让他满足。
      
       然而他的受虐水平是有上限的,当女主人另有新欢,当主人的主人羞辱、鞭打他后,他终于崩溃,彻底痛改前非,幡然醒悟,回到正常人的世界。只是,从黑暗回到光明的瞬间,眼睛很很刺痛,也许因此失明,再也看不到任何东西。
      
      
  •       我是我们关系中的M。
      
      我喜欢听到皮鞭在空气中抽动的声音,喜欢顺着高跟鞋流下的蜡油;我希望听到主人冷酷而理性的命令,这令我震颤;我渴望被展示、被出卖、头上饰着除了主人以外高不可攀的光环。
      
      我主动跪倒在我的祭祀脚下,交出所有权力,这种堕落给我带来一种罕见的快感。它与肮脏无缘,反而是一个人最高贵、美好的东西。我通过正视自己的软弱与无能发现了真正的力量。为了满足主人对我的要求,我的头颅可以满是血污却不低垂、心智比任何时刻都要坚定。我是他全能的奴隶,却成为自己的上帝。
      
      我很孤独,总是担心自己的无能,也许我的一生都难以克服“自己对于别人并不重要”的恐惧。而我的主人、一个主体、一个能够按照自己的自由意志行动的人,他将我变为客体,在这里我可以成为一个没有自由意志的人,我觉得这样最安全。我选择彻底地向他屈从,将自己贬低到泥土里。通过诱使主人一点一滴关注、疼爱,从而占据他全部的心,建立某种无法解除的牵绊。我的皮肤仿佛是白纸般的灵魂入口,上面扩散的鞭痕如血脉般传递着对方的爱意。从那里进来的永远比出去的多,因为我对爱过于贪婪。
      
      可即使如此,我经常还是无法承受不断增长的焦虑——我不被需要——有时甚至会超过对死亡的焦虑。唯一的办法就是迎着恐怖走过去。我请我的主人给我痛苦,把得不到的保护的伤害变为可控制的行为。我的主人从不会真正伤害到我,他帮助我以部分的痛苦换取整体的自由。
      
      我选择成为一个M,与性无关,只是让我的灵魂平静。
      
      在“是”的面具下,我说的是“否”。
  •       我是先看的电影,再看的这本书,相比之下,电影给人的感觉是阴暗和灰色的,想充分的展现人性的主宰与臣服! 作为S/M两位重量级代表:萨德(S)和马索克(M,是本书的作者),将性虐待的实施和承受表现到了极致。 当一个男人,要求他心爱的女人穿上裘皮大衣,并跪着递上鞭子,尽情的享受着维纳斯般的主人无情的鞭打时,爱与恨交织,主宰与奉贤迎合,主与奴就是他们的名字。
      
  •       评论家们都很事儿B。。非要从受虐和被虐的这些性变态行为角度上来理解这书。。丫其实讲的就是爱情就是人性。。这和鞭子抽的爽不爽。。性幻想里内容如何。。奴隶制度等全他妈的没关系。。。文风和无名氏很像。。就是那种“热极了,也媚极了”式的句式。。古典的。。喃喃的。。梦呓的。。女神崇拜的。。文艺男青年的。。柔弱的。。性别不详的。。被阉割的调调。。。
  •       其实我并没这么干过。
      只是看到一些评论,
      想,
      看这本书,
      一定什么意见都不要听,
      要听,不如听地下丝绒。
  •        还是弗洛伊德说得好,受虐恋就是转向自身的施虐恋。
       虐恋之所以引起争议,归根结底是源于其自愿要求施虐或被虐的非主流心理和所表现出的看似毫无人道可言的行为。
       拿男主人公塞弗林来说,在一次受虐活动后迷恋上这种由痛苦和刺激冲锋相交产生的兴奋愉悦之感,可见他虐恋萌自于他异于常人的超感觉,虽然这种超感觉与世俗观念不相一致,甚至被人评价为病态心理,但,如果他能找对方法和对象宣泄,并自我享受其中,这未尝不是一种特殊而美妙的体验。
       个人认为虐恋者通常都是自卑的,要求受虐的过程就是要求被控制,被专有的过程。当一个人无法通过正常途径被其所爱之人重视或得到与之付出成正比的爱、无法找到适合自己存在的位置,他便会采取非常手段来使自己与爱人的关系固定化。虐恋就是一种手段——主仆关系通常可以维系很久且亲密,男女性别差异又给其蒙上暧昧色彩。这样一来既可以使受虐之人感到被需求的存在感又能提供给他相当大的幻想空间。尽管这种形式在常人看来是不堪痛苦的,但受虐之人通常是感性而精神主义的,在这过程中其自我价值实现的满足感足以弥补其生理上的痛苦。
       因此做个也许并不怎么恰当的比喻,如果恋爱是个炒菜的过程,我们普通人喜欢加糖使菜更加清甜,色香味俱佳;而虐恋者可能原本炒菜是他的一个软肋或者他的口味偏好独特,于是他不断加重菜的色味,辛酸苦辣的调料反倒抹去了菜的原味,最后菜也糊了,我们嗤之以鼻,他却享受着被呛的过程,美滋滋地吃完了还嚷着要再来。
       个人觉得马索克挺擅长写对话,其中不乏经典观点,但小说除了对虐恋的表现形态有充分描绘之外,其他部分如怎样形成疏导等说得还不够清晰,比较朦胧,偏重“言”而非“行”,幻想味道还是重了点。但他毕竟是这方面的开山鼻祖,这方面的理论还在形成阶段,没有完善,难免有空白。
       不得不提书最后附录的潘光旦译著片段,其中对虐恋的相关论述阐释得非常生动深刻,有助于帮助理解,值得一读。
  •       我先看的是千之刃的漫画版本,截取德国画家为她画像的那段,画的非常好,因为千之刃本来就是个情色SM漫画家。
      把马索克和萨德比较一下,还是喜欢萨德一些,因为马索克彻底的奴性,让我觉得有些郁闷,而萨德的书里,总有些小幽默和小叛逆,以及很多有趣的剧情,让人完全想不到此书居然著于几个世纪以前。
      马索克文笔纤细优美,萨德文笔顽皮深刻,各有所长,可是,无论如何都更喜欢萨德~
  •       sm指虐恋虐恋一词英文为Sadomasochism,是施虐倾向(Sadism)和受虐倾向(Masochism)二者的合成词。它的简写即我们通常所说的SM。虐恋现象最早发现于17世纪末,首先出现在文学活动和一些商业性虐待服务中。最早的虐恋文学当然首推法国作家萨德(Sade)和奥地利作家马索克(Masoch)的作品,Sadomasochism一词即是由心理学家艾宾(Richard von Krafft-Ebing)通过他们的名字创造出来的。
      
  •         一、这是多么甜蜜的苦役
      
        相较于萨德侯爵惊世骇俗的一生传奇,奥地利作家利奥波德•萨克-莫索克的生活真可称之为平淡了。1880年萨克-莫索克因为和出版商的合同问题发生纠纷,险些被扔进监狱8天,他的妻子向国王求情赦免了他。1881年,他又因沉溺于捆绑、鞭打和辱骂的性游戏被流放德国,而非像萨德那样多次入狱,甚至被送进精神病院。莫索克多为人们津津乐道的是他真的把小说中的情节再现到生活中:让他的妻子更名为旺达,每天穿上厚重的裘皮大衣,挥舞着鞭子,让他的痛苦美梦成真;和情人签订了主奴合约,侍奉她一路到意大利;强迫刚生产完的妻子去勾引别的男人,只因他像极了小说中的“希腊人”。如果说萨德用他放荡疯狂的思想和行为挑战了世界的道德观,那么莫索克就是用他的极端幻想挑逗了这个世界脆弱的感官神经。
      
        性的变态行为在西方曾经被称为“邪孽”,有宗教信仰的地方认为这是亵渎神灵,以前有人还会因此被处以火刑、绞首等极刑。社会上的人大都认为这种性变态行为违背道德,至少是损害身心健康的不良嗜好。更加极端的性变态行为还有可能触犯法律,对社会民众造成人身伤害,就像英国臭名昭著的“开膛手杰克”。不过,也不必对于非常态的性行为抱有过于极端的看法,随着人们对于此类知识的研究,社会态度也在慢慢放松,像对于同性恋的接纳与理解就是一例。按照英国性心理学学专家霭理士的说法,每个常态的人,总会有变态的成分在里面。在动物求爱时,有一种雄性小鸟会咬住雌性的颈项部分,通常管这种行为叫做“情咬”(love-bite)。旧时的中国把男女私定婚约叫做“啮臂盟”,闺房之乐时互相在颈项上咬出的齿痕江南人称之为“撮俏痧”,也算是情咬的一种。而那些所谓变态的人,也是在常态的某一方面“发生了不规则或畸形的变化”,所以说常态与变态都是一种情感的不同程度。情到深处,我们连恋人的衣服与头发都会迷恋,正是“爱屋及乌”,但是如若这种系恋过了一定界限,就会成为“物恋”。
      
        萨克-莫索克小说的主人公萨乌宁一直称自己是“超感觉论者”,即“能在痛苦中感受到快乐,像别人追寻幸福一样追寻痛苦,甚至是死亡”。他追求爱的残忍,曾经把满腔爱恋献给一块石头雕刻的维纳斯雕像。他不需要幸福,不需要平等,只需要充满激情、痴狂、衷心、谦卑地爱着一个女人,而这个女人需得用冷漠回应他的热情,用嘲笑回应他的痴情,彻底征服他后不屑一顾地踩在脚下,才能酿造出甜蜜的苦役。萨乌宁愈是遭受玩弄和虐待就愈发被激发起欲望。他膜拜残忍、妖艳的凯瑟琳大帝;憧憬《奥德赛》中把崇拜者变成野兽的女巫;嫉妒在新婚之夜被布伦希尔德捆绑起来的巩特尔王(出自《尼伯龙根之歌》);谈到被情妇黛利拉无情出卖的参孙更是羡慕不已。莫索克的小说虽然作为受虐恋者的“圣经”,实际上却很难找到像萨德那样直白的充斥色情意味的描写,大多数场景都是精雕细琢的唯美,引燃了心灵对爱情的渴望和颤抖。单从这点上看,莫索克更富有诗人神经质的脆弱敏感气质,让他有快感的并不是痛苦本身,而是“此种经验所唤起的情绪”与幻想。
      
        在喜欢用鞭子寻求快感的施虐恋者的例子中,有个人说:“最引人入胜的,不是别的,是鞭笞的动作本身。”霭理士研究的那些最极端的施虐者中(即虐杀一个人,萨德的作品中有过这样的例子),“施虐恋的本心也不在杀伤,而在见血”,血可以给予他们一种强烈的刺激。受虐恋者与一些在两性关系中默然承受“性的屈服”的人的性质有些相似,只是程度的不同罢了。勃尔登认为:“一切恋爱是一种奴隶现象。”一旦陷入恋爱关系,快乐和悲伤都不由自己掌控,得为了取悦对方付出努力,这种观点在诗歌中尤为常见,诗人们追求的便是这种沉溺于忧伤陷阱的喜悦:威廉•巴特勒•叶芝终生倾慕茉德•冈,后者成为了他毕生作品的唯一女主角;但丁爱上了红颜薄命的贝雅特丽齐,用诗歌寄托对她的哀思,其代表作《神曲》以独特的方式歌颂了这位诗人心目中的天使;雪莱抛弃了妻子海瑞特,和恋人玛丽私奔到瑞士,但接下来的生活却悲剧连连,爱他的女人先后为他轻生。可以说,萨乌宁灌注到旺达身上的感情,集合了挫败、羞辱、恐惧、忧愁等一切苦恼,并把它们推向极致到几近变态的地步,最后却被旺达所抛弃,险些跳河自杀。
      
        “你说在爱我,可是,你的这言语
        表现的仍只是你,有如站在镜前
        你所倾心的只是自己的容颜;
      
        我还在耗尽生命守着你,
        有时候,这是多么甜蜜的苦役!
        在我痛苦时,你也会怜悯我……”——雪莱《给——》
      
        二、心灵的地狱竟好似乐园
      
        萨克-莫索克通过对萨乌宁狂热幻想的描写,展现了其心目中维纳斯女神的地位。在很多人心中神与天使一样,有着崇高的地位,神话传说赋予他们的强大力量让他们在光环下闪耀着冰冷漠然的情感。如里尔克所说天使是可怖的,他们是造物的宠儿,披着朝霞的岩巅,具有凌驾于人类之上的无上权力,杀人如同捏死一只蚂蚁般轻而易举,可以随意操控一个人的命运。维纳斯便融合了这种冷漠与崇高地位,她是爱神,美神,情欲之神,她散播爱情,却也决不会忠实于一个人,对丈夫的不满和羞辱都毫不理睬。她是战神玛尔斯的情人,也爱着古希腊美男子阿多尼斯。当她深爱的阿多尼斯被野猪咬死,她诅咒世间的男女都怀有猜疑和恐惧。她无所顾忌地爱,爱得活色生香,当爱情无法得偿所愿,这种爱就变成了他人的酷刑,古今男女都成为了她眼泪下的祭品。她的权力让她比任何人都残忍,也同样是这种无上的美与威权让人顶礼膜拜。
      
        遇到旺达•凡•杜拉耶之前,萨乌宁曾迷恋过荒野花园里的一尊维纳斯石像,如同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那样疯狂绝望的爱,肉体的相亲早就不是他爱情的目的。石像永远冷静的微笑,用夜色的冰冷回应他。如果一个人爱上一塑雕像,很难说明他感情上的受虐倾向,但是绝对可以想见萨乌宁对于感情的理想化和热衷于幻想的本质。事实上,每一个美妙如同维纳斯的女性都在他心目中占有不可侵犯的地位,这也就可以理解为何他初遇旺达时能那么诚惶诚恐,被恐惧笼罩,竟然颤抖着逃走了。他爱她的同时,也畏惧她。“你唤起了我的热情,可是你仍然冰冷,只好裹上你代表专制的裘皮大衣”。还未真正认识旺达,萨乌宁已经给她设定了一个完美的模式,接下来他只要慢慢引导她与诗中的形象结合便可以了。
      
        很难说旺达到底有多美,但她真实再现了萨乌宁的幻想:体型是富有诗意的优雅,嘴唇像火焰一样邪恶,红色的头发充满了诱惑力,绿色的眼睛柔和却又凌厉地散发着宝石夺目的光芒。当她谈到自己从小就热爱神话而非童话,这就更将她区别于其它的女人。她有维纳斯多情自由的恋爱观,什么都不会抛弃,放纵自己去爱任何一个吸引她的男人。不爱的时候就走开,不会为了虚荣而折磨那些可怜的人儿,她活着为了像希腊人那样享受“没有痛苦的快乐”。爱情的鲜度对她来说只有几个月甚至是几个礼拜,亦或只是匆匆的一瞥,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在爱情中专制的天分,掌控爱情而不被爱情戏弄。这一切都足矣令萨乌宁俯首称臣,他宁愿做美女的奴仆,也不愿去做无聊的君主。可以说是萨乌宁释放了旺达冷酷无常的一面,女人总能为她喜爱的对象变换各种样子,忠诚或是背叛,下流或是纯洁,天使或是恶魔。在她面前萨乌宁几乎没有完整的表达过自己的话语,总是结结巴巴、唯唯诺诺,这表象的背后是他的热情与诗意的幻想。激情的双方,都渴望征服,他们的地位也由自己是征服者还是被征服者决定。既然婚姻需要平等,那么激情就跟它背道而驰,它不平等、不包容、相互折磨。
      
        对于人们喜欢从他人的痛苦中汲取快感这个现象,罗马诗人卢克莱修的解释是人们庆幸自己超脱于灾祸之外,隔岸观火的庆幸感就是由此而生。一些虐恋的人通过痛苦的刺激来弥补自身性能上的不足,既然快乐是难以捕捉的,那么疼痛却是唾手可得。一般意义上说,受虐恋者更加纯粹,但是施虐恋者有时也会有受虐恋的成分在其中,也就是说每个人都在内心中渴望“性的征服”。这也是后来旺达在投入到希腊男子怀中,宁愿成为被征服的一方的缘由吧。似乎总是对爱情渴望最多的一方承担起更多的折磨。虽说虐恋中的人在两性都占有一定比例,但受虐的例子还是男子居多。对此,冒尔指出,在男权社会中,女性本来就是较为被动、受限的一方,用受虐来加强刺激本身没有多大用处。她们需要的是不同寻常。
      
        旺达从未否认自己爱过萨乌宁,一定程度上来说,她被他的热情和愚蠢天真的幻想所征服,被他不同于常人的非凡毅力——一股脑追求理想的力量所征服。吸引她的仍旧是力量,只是由男性荷尔蒙散发的蛮力变成了精神上的强大力量。但是甘愿成为奴隶的萨乌宁终究不能成为她依赖的另一半。就算是维纳斯,也无法逃脱魔咒,甘愿被无法回报她爱情的阿多尼斯所困扰,每个人最终都会止步在不能企及的情感尽头。在根据虐恋小说改编的电影“O娘的故事”(Histoire d'O 1975)中,O娘的形象就更能解释这种对征服与被征服的渴望。她为了留住情人,甘愿接受鞭打和折磨,被陌生人占有,体验虐恋的感觉,看似被控制的她同时又用这种服从去征服施虐恋者史蒂芬先生。她的情人说:“只有把她给人越多才越有价值。因为一个人只能把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交给别人。”这个说法与英国戏曲家康格里夫的意见不谋而合,他在《如此世道》中写过,“一个人的残忍就是一个人的权威”。而在这个被送出的行动中,O娘总是有选择可以拒绝,可以说她才是决定权威归属的那个人。但她没有拒绝,她用这种方式来征服身边的男人,利用他们对权力的沉迷,自视甚高的优越感。她在被征服的过程中,也驾驭着对方。
      
        萨克-莫索克在小说中不厌其烦地描绘旺达的美貌,和她周围美景的完美结合。穿着绿色天鹅绒的旺达,裹着貂皮外套的旺达,冷淡轻蔑的旺达,淫荡大笑的旺达,在冰面上翩翩起舞的旺达……就像作曲家用变奏的方式重复强调着主题,慢慢将乐曲推向高潮。萨乌宁也在一次次折磨中被激发起愤怒、兴奋与爱情,到后来他甚至开始恨旺达,用全部热情献祭着她的冷漠。莫索克一向痴迷奴隶制这一点也被体现在了萨乌宁和旺达签订的主奴合同中,当人们看到黑奴被鞭打产生同情,他却幻想有一天像他们一样被鞭打。他痴迷的并非是奴隶制的规条,而是奴隶制下面隐藏的巨大疼痛所带来的幸福。
      
        至于莫索克小说中念念不忘的重要道具“裘皮大衣”,让人不免联想起“兽毛皮革恋”的倾向。虐恋者都对兽毛和皮革有着不同程度的喜好,现在电影中表现的大多是身穿紧致皮衣的虐恋者。对于萨乌宁来说,这些裘皮得穿到维纳斯的身上才能真正发挥功效,他对兽毛的迷恋也还需要依附在异性身上,并不像一些极端的“兽毛皮革恋”的人只要抚摸着兽毛便可满足情欲。对于毛皮的用途,他自有一番见解:裘皮可以增加他的兴奋,就像小猫用尾巴骚动着他的敏感神经,莫索克借着萨乌宁的口,毫不掩饰的说:“毛皮能令所有敏感的人兴奋。这是普遍的真理,也是自然法则。就像那些敏感和高智商的男人觉得猫很迷人。”毛皮是力量与美的象征,对于它的迷恋总是与触觉有关的。而对柔软皮毛的衷爱,从来都不是女人的特权。
      
        三、电影中的维纳斯
      
        相较小说被改编成电影作品所造成的话题和影响力,萨德的优势显而易见。《穿裘皮大衣的维纳斯》被搬上银幕的次数屈指可数,并且评论都欠佳。选择拍摄这个故事的导演大多是专拍情色电影出身的,自然而然他们的电影首先是以玩弄话题和情欲为目的,莫索克的小说只得沦为了一个宣传噱头。1969年由意大利导演马西莫•达勒马诺(Massimo Dallamano)拍摄的“毛皮里的维纳斯”,就以直白粗劣的裸露场面,与原作精神极不相符的自说自话,完全背离了小说作者的本意。简单的风光画面与情欲场面的拼接,既没有表现令莫索克得意的那纸主奴合同,也没有让萨乌宁怀有矛盾爱恨的“希腊人”,而是将雕塑般完美的希腊人替换为一个野蛮粗鄙的流氓式的角色,这是让看过小说的人绝难以接受的。更别说女主角穿上裘皮大衣的次数少之又少,她丝毫不具备让人发狂的冰冷与权威并存的魔力,更像一只发情的小猫,直接把电影送入色情电影的级别。影片中的对话倒是从小说中原封不动的照搬了一些,但从主角们嘴里轻浮的说出来,就像是对莫索克可笑地曲解。仿佛导演的用意不在台词,而是接下来的暴露镜头。
      
        萨德的作品有意大利导演帕索里尼这般疯狂、才华横溢的影人掌镜,与莫索克的境遇不同也是在所难免的。从心理学上看,受虐的表现由于本身性质所限,对社会的危害性远远小于施虐恋者,虽然存在的历史悠久,被确认成为一种性变态却是较晚的事情了。受虐恋者大多是对自己身体的一种迫害,不会构成一种刑事犯罪或者是严重的人身攻击。那么,对于能满足人们猎奇的心态,自然也较施虐恋者的案例弱了许多。
      
        不过,“穿裘皮大衣的维纳斯”这一形象倒是成了一种经典存在于文化中,被艺术家们以各种方式致敬。著名摇滚乐队地下丝绒(The Velvet Underground)在他们那张著名的印有大香蕉封面的专辑中以“穿裘皮大衣的维纳斯”为灵感写了一首同名歌曲,抒发了他们追求自由的理想主义精神。在讲述华丽摇滚乐者生活的“天鹅绒金矿”(Velvet Goldmine 1998)中,也可以看到一个虚构的乐队的名字就叫“Venus In Furs”,不论这个做法是否只是向地下丝绒致意,都可以看出来莫索克创作的这一形象对文化潜移默化的影响。
      
        我所见到较为贴合莫索克小说精神的一部电影来自西班牙导演赫苏斯•弗朗哥(Jesus Franco)的“巫婆显灵”(Paroxismus又名Venus In Furs 1969)。进修过艺术的经历和创作乐曲的经验让他的作品较为普通情色影片导演更有可看性。这部电影本来与莫索克的小说毫无关联,但是由于制片方来自好莱坞,为了票房考虑他们要求导演必须将“穿裘皮大衣的维纳斯”这一形象加入到影片中。这一让导演抱怨连连的举动倒是无意中成为了影片的点睛之笔。故事讲述的是一个小号手吉米在演奏音乐的短短几分钟内,陷入了似真似幻的幻想世界,目睹了一场虐杀案件,爱上了一个维纳斯般的女人。其间,那个叫做旺达的女子,多次裹着裘皮大衣女王般的降临,优雅的卷发下透露着神性的冷漠。她是被虐杀的对象,后来变为幽灵般诱惑那些犯罪同谋者,用美貌与爱情扼死了那些男人和女人。忽而她是只存在于镜中的女神,忽而是照相镜头中的美神,克劳斯•金斯基扮演的野兽般的男人更是和她上演了一场受虐的主奴激情,旺达装扮成埃及艳后的样子驾驭了这头狂放不羁的野兽。导演运用不同的方式,巧妙展现了不同性格的人心中不同的维纳斯形象。男主角吉米俨然是一个幻想家,他在真假莫辨的故事中游走,怀着恐惧和恋爱的喜悦,不知道最后是在真实中死去,还是在虚假中奔向死亡。故事的灵感来自于导演和天才爵士乐者查特•贝克(Chet Baker)的一次交谈,查特说每次独奏都感到自己处在虚幻场景中,经历了从未有过的爱情或者犹如溺死之人看到的希望,以及内心渴望的一切。而当一切结束,发现时间才过了三分钟。这种幻想与莫索克的某些精神不谋而合,萨乌宁说“你已经激起了我最珍爱的幻想”,只不过莫索克通过女人,而影片则通过音乐。影片中,玛丽亚•罗密把旺达的美与激情演绎得颇为传神。
      
        导演们总是说自己的影片是第一个将虐恋搬上银幕的作品,对此他们各执一词。不过,倒是可以从一些影片中看出莫索克精神产生的影响。“小姐跟我走”(Maîtresse 1976)就是一部较有艺术观赏性的电影。年少轻狂的奥利弗遇见了成熟魅人的阿里安,见证了她每天穿上皮衣让客户享受受虐快感的女王生活。阿里安享受这种角色扮演,因为她乐于进入那些人的幻想和生活。影片对于受虐恋精神和肉体上需求的快感都予以了描绘,他们不只满足于被鞭打,还需要花样翻新的“刑具”和折磨方法。奥利弗和阿里安的关系极为微妙,他们都想成为控制的一方,于是争抢驾驶座位就成了他们标志性的行为。最后一幕,他们共同开车奔驰在公路上,“同时控制也同时失去控制”,算是达到了一种和谐。影片中阿里安的形象就有很多旺达的影子在其中,比如她年龄较男方要大,冷漠多变,追求自由恋爱。
      
        由于文化和对两性关系认知的差异。虐恋电影在东方有着不太相同的形态。尤其在日本,男权思想的根深蒂固使得作品中施虐的成分更为常见。以偏重表现情色场面仪式化的“花与蛇”为例,故事主要是高高在上的黑帮大老板通过各种手段施虐于女主角静子,来达到心理的快感。九十五岁高龄的他显然是用此种手段来弥补自身的性能不足,影片也就此满足了男性观众的偷窥和施虐心理。大老板不只是希望看到静子被折磨,更希望看到她享受其中。霭理士对于这种心理的解释是,“男子对所喜爱的女子,往往不惜教她吃些痛苦,受些磨折,而同时一往情深,他又满心希望她可以甘心忍受甚至于也感到愉快。”
      
        鉴于虐恋题材的特殊性和敏感性,吸引瞩目又较容易着手拍摄的方法,大多还是注重于裸露场面对于观感的刺激,这就让大部分影片沦为观者解欲或者只是为了猎奇的作品,缺乏艺术性,难登大雅之堂。对于虐恋者精神层面的探讨和对场景设计艺术性的追求者,总是占在少数。这也并非说虐恋者的精神世界是值得歌颂赞美的,只是需要端正态度去看待他们,美或丑,自由或者放荡,全看用怎样的心态去演绎。
      
        “要是相爱不必凭欢乐,
        我们就爱吧,直爱到一天
        心灵的地狱竟好似乐园。”——雪莱《招苦难》
      
      转载请注明作者:九尾黑猫
      http://www.mtime.com/my/LadyInSatin/blog/1242921/
  •       在莫索克的性幻想里,那个穿着裘皮大衣的女神俯视着自己的懦弱。
      她一定,是一个会伏身下来亲吻这些懦弱,并以为这其实某种深沉的女人,会是一个然后拾起鞭子鞭打起莫索克的所有快感的女神。
      在莫索克的性幻想里,他的维纳斯叫做旺达,而他自己在萨乌宁和格列高假装着被动的角色扮演。
      如同将自己隐藏在油彩后的易妆癖先生,莫索克的欲望在一个很私人的空间里得到扩张和延伸,一个在《菊与刀》里说着“这都在预料之中”的日本男人,安排下的疼痛,所有的行为和被鞭打的,局限在这位被虐者幻想的严格要求下。而一旦超出这个要求,莫索克就会扑上去,他的维纳斯变得庸俗了。爱与恨,他以为他不得不离开。
      所以我们说这不过一个游戏,个人的强烈受着被挤压的欲望的支配,最后完成一个其实自私的游戏。
      
      然而,你能说这一切不深沉么?这一切不深沉得那么美丽,深沉得让人以为灰蓝而非苍白,深沉得一切都那么不得已么?
      
      “在这个世界上,仅仅英雄时代才存在爱情,
      当上帝的女神相爱的时候
      在那些日子里
      仰慕来自匆匆一瞥,快乐随仰慕而来。”
      
      或者“厌倦多年的生活和错觉后,我自愿结束我无意义的生命。”
      
      我臆想着莫索克的温柔,已经根植在他人格里的独特温柔,是和扉页黑白相片上他有些蜷曲的发一起梳向脑后了,还是眉骨下那没有焦点的深沉,在一个用文字诉诸的男子的领结后也退缩了,躲藏得更深了。
      不。如果说在这个没有奴隶制度的国界,女神必须裹上裘皮大衣才可以温暖自己,那么,同样在这个奴隶制度已不再存在的国家,萨乌宁也必须把自己的疯狂——不同于普通方式的爱和嗜好深深地埋葬,留下来一个人舔噬。这样的爱才是深沉的,因为它用一种永不实现的方式完成了自身的深沉。
      当旺达,这个穿着裘皮大衣的维纳斯站在萨乌宁面前,仿佛生命只为一次相遇的契机,只为在这个契机中激起“我”的所有的,最珍爱的幻想。萨乌宁在这场相遇下颤抖了。
      神啊,我的维纳斯就站在这里。我还能做些什么,去告诉她一切,告诉她我愿意臣服在她的丝绒裙下,愿意今生今世,成为她一个人的奴隶。
      
      莫索克的言语下,女神权力的残忍和美好是从男子的喉骨里赞颂出来的,显得主观而疯狂。而以萨乌宁为第一人称的讲诉,更是放纵了作者个人的崇拜和幻想。
      它们就像给了残忍一件裘皮大衣,让残忍突然罗曼蒂克起来。我该说这些是缺点还是优点,写作这些的人本来就是病人,我们又怎么能要求病人的文字不夹带几分病人的痴狂呢。
      软弱的痴狂。所以莫索克有时的言辞矫情得像个被压迫的文青,若不是文前文后那些关于莫索克个人性虐的故事,我会以为穿着裘皮大衣的维纳斯只存在于莫索克个人的性幻想里。满纸张的文腔调子,有时觉得这东西也许左拉可以写得更好。
      他提到果戈理的那句名句,真正的缪斯女神是一个在大笑的面纱下泪流满面的女子。
      莫索克啊莫索克,你既然知道这些,为什么你的言辞还是孩子似的,它们太过温柔,太过溺爱女神的残忍,太过以为自己便是旺达的萨乌宁,旺达的格列高。是你的想象美化了现实,还是残忍蒙蔽了你。
      
      可是,为什么,我却因为着你的温柔,相信了旺达与萨乌宁之间的爱。
      
      地下丝绒这首以《vinus in furs》(http://www.douban.com/subject/1986653/)为名的曲子,在电影《最后的日子》(http://www.douban.com/subject/1309218/)里响起,当cobain对着录音机狠狠地咬下歌词的每个单词,我突然很难过。
      
      伟大的小说家们在伟大之前与他笔下角色的对岸互相挣扎成为一个病人。而我们又能与自己的影子挣扎多久。
      萨乌宁,你终究还成为不了伟大的小说家。
      
      Shiny, shiny, shiny boots of leather
      Whiplash girlchild in the dark
      Comes in bells, your servant, don't forsake him
      Strike, dear mistress, and cure his heart
      Downy sins of streetlight fancies
      Chase the costumes she shall wear
      Velvet Underground
      Ermine furs adorn the imperious
      Severin, Severin awaits you there
      I am tired, I am weary
      I could sleep for a thousand years
      A thousand dreams that would awake me
      Different colors made of tears
      Kiss the boot of shiny, shiny leather
      Shiny leather in the dark
      Tongue of thongs, the belt that does await you
      Severin, Severin, speak so slightly
      Severin, down on your bended knee
      Taste the whip, in love not given lightly
      Taste the whip, now plead for me
      I am tired, I am weary
      I could sleep for a thousand years
      A thousand dreams that would awake me
      Different colors made of tears
      Shiny, shiny, shiny boots of leather
      Whiplash girlchild in the dark
      Severin, your servant comes in bells, please don't forsake him
      Strike, dear mistress, and cure his heart
      
      
      
      另注,这书原来还拍过电影。
      http://www.douban.com/subject/1421306/
      
  •     原著哪里能看到?不然麻烦您给翻译一段看看。我看完此书后就奇怪它怎么成经典的,原来是翻译的问题。
  •     原来如此 这个汉译版完全没法看 没条理没头绪
    不过它原版应该是德文的? 德文无能摊手.........
  •     哇哦!
  •     呃……
  •     好深奥哦0.0
  •     你还写了一篇我不得不……
    你有双重体会吗?还是仅仅评书,你对2者都无感觉?
  •     是站在2者立场上写的。
    我想每个人都是S/M的交叉体吧,所以每个人对此都会有感受。不一定非是性上的。
  •     我也想成为m 可是找不到s
  •     是给杂志关于SM专题的两个稿子 是觉得这和每个人都有关系
  •     把自己变成了客体,变成没有思想没有自主权的物体,就不会害怕自己的懦弱,担忧自己的能力。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很新奇也很特别。不反对却也说不上赞成。
  •     你是真的么。。不管是不是,你的文字好棒啊!这样细致的描述,我觉得你是真的那,并且是在回味并沉溺在自己灵魂中时候写出这些文字的。
  •     哎。。。看着。。。觉得我也有m倾向那。。。我男友也许也会看到我说这些话的。。。呃。。。
  •     yaya 我不是滴~~~
  •     呀呀你不是呀....你写的那些小情绪那不是胡扯的吧。。。
  •     …………你胡扯个我看看
  •     那就是你也有这个情结咯~~~~!
  •     哈哈,还可以听听我泄露了重口味的小名儿号
  •     主要是 上面的评论都好诡异~
  •     知道你的意思,我看看,怎么诡异了
  •     看这本书, 一定什么意见都不要听, 要听,不如听地下丝绒。
  •     奴性……
  •     お姉さん就是这么拉风
  •     看不懂日文……
  •     没看懂到底谁拉风,囧.........
  •     M幻想者
  •     单位图书馆用的,没什么可评论的
  •     收录了茨威格从少年时期开始的小说,不愧为现代派鼻祖
  •     画的很漂亮,我想这本书如果是彩色的就完美极了。爱尔莎的自由之歌!
  •     很喜欢。对狗的了解更多了一些,她很喜欢呀
  •     情节很惊险,喜欢冒险小虎队
  •     很有味道。,快递也很快!以后再来
  •     喜欢他的书,但是情节不生动。
  •     故事很吸引她。,精彩之后理智会告诉你何去何从。
  •     看着还不错,书店翻翻这本书。 非常喜欢。尤其是蒙田寻找自己那部分
  •     语言细腻,书中插图不错的。
  •     挺吸引小朋友的,目前只看了前几章
  •     无论哪一本都受欢迎。,书质量不错!
  •     不容易看懂啊,卡夫卡名作
  •     大家评说不错,值得一看。
  •     变为一个异己,“作家的任务是把孤立的非永生的东西导入无限的生活
  •     爱不释手。下次再来。,孩子说不错
  •     很多经典的关于男女性格以及男女关系的结论,得慢慢看。
  •     爱心理学,弟弟超喜欢
  •     当她与母亲、姐姐踏入奥地利觐见皇帝是就注定了一生的悲剧。,儿子一下看完啦
  •     把一个女人一生的感情全部用最平实的语言描绘得生动淋漓,并且摘抄其中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