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受权力

享受权力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9-5
出版社:李春平、 孟繁华 春风文艺出版社 (2009-05出版)
作者:李春平,孟繁华 著
页数:288
书名:享受权力
封面图片
享受权力

内容概要
  《享受权力》作者在书中为我们推出了像郑建勋这样的一个既注重执政水平,和执政能力,又具有执政智慧和领导艺术;一个懂得借势和造势,把事情做得不同凡响;一个不是为做官而做官,而是为做事而当官,在享受权力中得到满足;一个极度追逐“权力欲”的新型官员形象。
作者简介
李春平,1962年元月出生,陕西省紫阳县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在党政机关工作十年,在上海从事职业创作十年,现在陕西省安康学院中文系任教。 迄今为止,出版了四百多万字的文学作品,计有长篇小说七部,长篇报告文学一部,中篇小说三十多部,作品大量被《小说月报》《中篇小说选刊》《小说选刊》等报刊转载和评介。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上海是个滩》《情人时代》《我的多情玩伴》《奈何天》,长篇报告文学《辞海纪事》,中篇小说《巴山骟匠》《读古长书》《一路飙升》等》。《玻璃是透明的》被北京电影制片厂改编为同名电影。政治小说《步步高》被誉为“中国第一部关注执政智慧和领导艺术的长篇小说”轰动全国,并于2006年获“第八届北方11省市优秀文艺图书奖”。
书籍目录
一路飙升我男人是县长圣母享受权力良辰美景奈何天读古长书

章节摘录
享受权力一当干事的时候,郑建勋开始追逐权力。
当科长的时候,郑建勋开始使用权力。
当县长的时候,郑建勋开始享受权力。
追逐权力的时候,是对权力的一种痴迷和热切向往。
使用权力的时候,是对权力的一种支配和适度依赖。
享受权力的时候,权力便成为一种福祉和精神套餐。
在郑建勋的眼中,作为一个男人,世界上最好的东西不是金钱,不是女人,而是权力。
所以他常常躺在沙发上,叼着香烟,吐出一口悠长的弱不禁风的烟雾,然后闭着眼睛感叹一声:有权真好啊!有权当然是好,权力的好处几乎用不着罗列,也用不着证明,谁都能数出个一二三四来。
正因为这样,才培养了郑建勋对权力的极大兴趣。
如果说喜欢权力是男人的天性的话,那么在郑建勋身上表现出来的这种天性则更强烈,更突出。
他从高中时候就开始关注时事政治,大学时代开始关注领导人的行动步态,当学生会主席时开始模仿国家首脑的讲话。
他模仿他们是怎样握手的,是怎样走路的,模仿他们开会时保持怎样一种坐姿,视察时又是怎么一种站相。
这些礼仪,全是从电视上学来的。
由此,对国家首脑的模仿促进了郑建勋的少年老成,无论在学生时代还是进入工作岗位之后,郑建勋始终就是一个领导者的样子。
现在,郑建勋是河东县县长了,进入了享受权力的过程。
郑建勋是从市委副秘书长的位置下来当县长的,已经享受了六个月的县长权力了。
他琢磨过,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喜欢权力?原因就是权力的本身就是用来享受的。
如果权力不用来享受,那么权力还有什么用呢?还有谁会喜欢权力呢?仅仅是“为人民服务”就能概括权力的特质吗?那为什么总有不少人有了权力后又不能为人民服务呢?反正,郑建勋把权力看成了一种享受,在权力范围内的一切都看成了享受,独断专行是一种享受,发扬民主也是一种享受。
享受权力的方式是与他的个人嗜好紧紧联系在一起的。
郑建勋喜欢在工作中感受作为一个县长的威风与尊贵,这种威风和尊贵就是权力的滋味儿。
比如,召开县长办公会和党委会的时候,他自然要坐在最显赫的位置。
散场时,他是走在最前面的,后面紧跟着一串同僚。
外出下乡或开会,他都要无一例外地带着秘书和司机。
车停了,司机或秘书要先下车,替他打开车门,最后下车的便是郑建勋。
郑建勋在离开车身之后,秘书和司机才紧紧跟上去,秘书提着他的包,手里端着他随时要喝的茶杯。
他觉得,当县长的,就是应当空着手走,而秘书和司机就是应当为他提包,就是应当为他打开车门。
以前他在市委当干事和科长时,就是这样侍候市委领导的,现在由媳妇熬成了婆婆,也该别人这样侍候他了。
以至于每天上下班,都必须是司机专程接送。
他觉得,这一切都是权力和地位所决定的,是天经地义的事。
你不服气也不行,当了领导就服气了。
所以有时候,一个人要真正理解领导的行为,只有自己当了领导之后才能全面地理解领导。
政府办公室有四个秘书,一女三男。
郑建勋上任之初,办公室主任李子民安排了三十来岁的张秘书陪同郑县长。
张秘书是农民出身,是中学教师转行到行政单位的,平时不爱说话。
跟新县长出门有点紧张,还有点腼腆,言谈举止缩手缩脚的。
这么一来,郑县长反而觉得他蛮可爱的,不是那种在领导面前大大咧咧、油头滑脑的人。
可是,第二次跟他出门,郑建勋就不喜欢他了。
大家正要上车的时候,张秘书说他手机忘记带了,连忙跑到办公室取手机。
车子开出不远,他就要司机停车,说要撒尿。
司机只好停车,张秘书就靠在车边撒尿。
郑建勋嘴里不说,心里就不高兴。
做秘书的人,就像女同志一样,琐事一大堆,出门前要做好一切准备,包括上厕所,拎包等等,一样都不能落下。
更让人难堪的是,张秘书在撒尿之后,擤了一次鼻涕。
他揪着鼻子用力一撮,然后一挥手,把鼻涕扔掉了。
灿烂阳光下,鼻涕拉出一条抛物线挂在了附近的树枝上,晶莹得让人恶心欲吐。
这个动作不巧又被郑建勋看到了,对他的好感一扫而光。
在郑建勋的眼里,张秘书缺少基本的行为修养,把农民最粗俗的一面带到了机关,做秘书是欠火候的。
回去后,郑建勋就郑重其事地对办公室主任李子民说:“下次给我换个秘书。
”李子民知道郑建勋不是好侍候的,果然张秘书不合他的意。
可换秘书不是换衣服,说换就换的。
人手有限,有的秘书只能坐在办公室写材料,出去跑动就不行。
李主任想想,说:“有个人倒是很细心的,材料也写得最好,只是怕你不要。
”郑建勋说:“谁?”李子民:“是个女的。
”郑建勋说:“女的有什么不好?只要合适就行!”指的是辛可欣。
辛可欣是办公室唯一的女秘书,学的就是文秘专业。
三十出头的年龄,小孩还在上托儿所。
老公是交通局副局长张显耀。
辛可欣人漂亮,一袭长发拖在屁股一带,女性所有的娇媚和飘逸都拖在那里,有时会随风舞起来。
因此成为县政府有名的一枝花。
有人开玩笑说,单凭她的长发,就像是专门用来缠绕县政府领导的。
辛可欣参加工作就在办公室当秘书,现在是秘书股的股长。
股长虽说没有行政级别,但在政府办公室里,却管着秘书这一摊子事。
除了办公室主任,下来就是她说了算。
总体上说,辛可欣是个勤奋好学,工作认真,能力很强的人。
光那微笑时的两个酒涡,就赢了无数人对她的好感。
李子民是很喜欢她的,也是很看重她的。
只是因为性别原因,辛可欣当秘书以来,除了少量地陪以前分管文教的女县长出差外,从来没陪过男县。
男县长也从来没提出过让她陪同。
多年来,已经形成了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女秘书不陪男县长出门。
没别的目的,就是为了少些嫌疑,少些闲话,少些风言风语。
县里漂亮女人多的是,而且是绿色无污染,再色的领导也用不着在县政府内部玩风流情事。
李子民离开郑建勋办公室后,当即就把辛可欣叫来了,严肃认真地作了交待:“以前,张秘书跟郑县长走了两次,郑县长不大满意。
以后郑县长出差,你跟着吧。
”辛可欣眼皮一闪,眸子里掠过一丝不安:“我跟着,合适吗?”李子民说:“只要是革命工作,没有不合适的!”辛可欣说:“是他提出的,还是你安排的?”李子民说:“这你就不要问了。
你要做的就是服从组织。
”辛可欣就哦了一声,不再问了。
李子民继续说:“郑县长喜欢心细的人,他自己也是一个十分注意细节的人。
你做他的秘书比较合适。
”辛可欣说:“你就相信我能照顾好他?让他满意?”“当然相信你。
”李子民开玩笑说:“只要别把他照顾到床上去,怎么细心都不过分!”“呸!你才跟他上床呢!”李子民笑嘻嘻地说:“我跟他上床,他不一脚把我踢下床去才怪!”二辛可欣第一次陪同郑建勋出差是在检查春季农业生产的时候。
河东县是个农业县,“三农”是命根子。
春季农业生产又是全年的重头戏,县里几大班子兵分多路,分头到全县各地检查。
郑建勋也带了一个队,组里有农业局局长、民政局局长等。
李子民提前给辛可欣有个交代,第一次跟郑县长出门,一定要细心点,要给他一个好印象。
辛可欣说,这么说,郑县长很难侍候?李子民一听,觉得这话不对。
李子民说,我可没说他难侍候啊,而是细心是秘书工作的基本要求。
他要求的我们要做好,他没要求的我们也要做好。
李子民知道,辛可欣是个美人儿,平时在家就是处在女皇的位置,家务事基本上都是老公做的。
现在要她来陪同县长,真是有点勉为其难。
可他又相信,辛可欣是个聪明人,也是一个渴望进步的人,明白自己的职责,是会把事情做好的。
跟县政府一把手出差,对谁都是件很体面的事情。
尤其是对于一个从政的人来讲,这是联络感情、展示才华的绝佳机会。
郑建勋县长要出门了,以前是张秘书陪同,现在突然改换成了辛可欣陪同,张秘书心里就不那么高兴,他不知道问题出在哪儿。
司他又不敢把不悦挂在脸上,只能深深地埋在心里。
辛可欣挎着自己,的小包出门的时候,张秘书狠狠地盯着她的后背瞪了一眼。
好像辛可欣抢了他饭碗似的。
编辑推荐
《享受权力》为布老虎中篇书系之一。


下载链接

享受权力下载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