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对亢奋

绝对亢奋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9-5
出版社:上海文艺出版社
作者:邓刚
页数:397
书名:绝对亢奋
封面图片
绝对亢奋

内容概要
  邓刚的作品,一向以特殊的幽默语言、特殊的生活层面和特殊的观察眼光,引起评论家的称道和广大读者的喜爱。这部《绝对亢奋》,同样是让人充分享受到阅读的快感和思考的快乐。  作品跨越六十、七十、八十年代,描写了包括工人、苦力、煤黑子、木匠、知青、盲流、海碰子等众多奇特的人物形象,通过从都市底层的蛮野世界求生挣扎爬出来的陈立世、刘剑飞、母老虎、邵凡、姐夫和林晓洁等人的命运,展开了读者似乎熟悉又陌生的广大生存面,写出了他们在为起码生存的艰辛拼搏中,灵与肉、同情与嫉妒、仁慈与冷酷、真诚与狡诈、爱悦与情欲的交战扭殴,揭示了今天社会中的某一部分人的来源以及他们 戾变和成熟的历史,写出了社会普通人的善良美好的内心,表达了作者对于历经不凡的平凡人物的理解、关注和代言。  作者在这部作品中,所充分表达的关于再是苦难的生活也会有自己的欢乐、再是平凡的生活仍是会有人生亮彩的乐观信念,一定能够成为阅读者收取并得到深深感染的精神财富。  一部难得的好小说。一如作者的所有随便交谈或是上台演讲,从来都是吸引和打动着听众的眼神和心弦,读者也会在这部小说的既轻松又幽默、同时也感到沉重和愤慨的艺术氛围中,喜欢上这部作品。
作者简介
  邓刚,原名马全理。祖籍山东牟平。著有小说《白海参》、《曲里拐弯》、《山狼海贼》、《我叫威尔逊》等五百万字。其作品改编成影视居本《站直喽,别趴下》、《狂吻俄罗斯》、《澳门雨》等多次获全国及省、市文学奖。作品被译成多国文字。
书籍目录
`

章节摘录
  上部  一  惊天动地的锣鼓轰鸣和惊心动魄的口号呼喊,使我在朦胧中大受震动,不由得惊慌失措地钻出母亲的子宫,嚎哭着来到这个欢天喜地的世界。
按照现时的胎教理论,我的生命里绝对注满了威武雄壮的细胞,为此——我三岁时就胆大包天,敢站在马路旁的一个高台阶上,朝所有行人的脑袋上撒尿;六岁时我就是全街上的大王,对比我小的孩子,我拧他们的耳朵揪他们的头发;对比我大的,我就钻裤裆咬他们的鸡巴。
这一手使我百战百胜,连个头比我高一倍的大人也望而生畏。
在我打架的时候,他们就远远地高喊,当心,别让这小子咬鸡巴!  没有人教我这一手,我生下来就知道男人那个地方最重要。
  街上守规矩的老人用怪怪的眼神望着我,并当着我的面反复念叨,从小看老,将来出息不个好东西!  我从不对这些话在意——我觉得我将来绝对能出息个好东西。
  我住的那条街叫民权街,二十年后的革命战鼓隆隆,我才惊讶万分,我们怎么会有这么个街名,我们怎么敢起这么个街名!我们街南面有一条宽阔的公路,整日里烟尘滚滚,从早到晚跑着苏军的坦克和汽车,这使民权街的孩子大开眼界。
最开眼界的是看苏联兵过队伍,他们排着一个个方队在公路上迈步,高声唱着你听不懂的歌曲。
但那些歌却很有力气,听不上半分钟就会使你忍不住用力踏步。
我们为此而拼命模仿,不知不觉就唱出一首既有苏联味儿又有中国意思的歌——  爷爷我!  爷爷我!  孙子大家伙!  街上的大人们听了,全都笑得死过去。
老人们很怕这些金发碧眼的外国兵,说他们是打完了德国开到中国东北来的先头部队。
先头部队都是劳改犯,斯大林放他们出来将功赎罪。
说他们是劳改犯的唯一证据,就是他们见了女人的行为。
这也是我亲眼看见——他们像叫驴一样激动,尤其是喝醉酒的时候。
哪怕撞见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太太,也大呼小叫地捷乌什卡(姑娘)!并疯狂追赶。
民权街理发馆的秦大奶子,被三个老毛子按在理发椅子上,干得好几天不能走路。
为此,只要街上有人喊老毛子(苏联兵)来了,连我们家后街七十多岁的老焦婆子,也像处女一样惊慌失措地爬上房顶。
  不过,我们街的孩子却全都喜欢这些粗野的外国兵,首先是他们走路的姿势绝对雄壮,靴子跺得地面卡卡作响;给长官打立正的动作干脆有力;打完立正的手臂闪电一样放下来,并在大腿上面使劲地拍一下。
我没见过一个中国兵会这样有气魄地打立正。
民权街的男孩子进学校以后,走路全都很响地跺着地面,行少先队队礼时,也是在放下手臂后很响地拍一下胯骨。
使那些慢声细语的老师们惊惶不已而又怒气冲天。
  我在学校表现当然不好,几乎打遍了全校。
我把所有其他街道的大王打得鼻青眼肿,而又被他们打得鼻青眼肿。
最后的胜利是看谁能熬得住挨打。
我不怕打,不怕疼——我牙疼得要命时,就找出家里生锈的铁钳子自己拔,而且一下子拔出两颗。
当时血流如注,把隔壁老麻婶吓得昏了好几个昏。
我从破棉被里撕下一块发了黑的棉花塞进嘴里咬住,不一会就好了。
直到如今,我也不相信医生说的话,什么细菌呀,感染呀,全都是无稽之谈。
你要不健康,天天喝青霉素也得得病;你要是健康,吃苍蝇也死不了。
我最大的能耐是不哭,打死我也不哭。
母亲说从我出生开始,一天二十四小时地哭,整整哭了一年,我大概把一生的眼泪提前哭完了,从此滴泪不掉。
  我的父亲对我管教严厉,他想尽办法使我变得老实温顺。
实际上他本人暴躁得像个油桶,点火就着。
据说我那个暴躁的爷爷曾严厉地管教过他,多次把他捆绑在门口的杨树上抽打。
边打边骂,你他妈怎么不像我身上的好处!  我父亲也学着他父亲一样,将我绑在门口的电杆上抽打。
并录音机一样录着爷爷的骂声来骂我,你他妈怎么不像我身上的好处!  我不知道父亲身上有什么好处,但我确实像他身上的坏处——父亲有一双倒八字吊眉和鞋刷子一样的满腮胡,现在我全有。
还不到二十岁,那些倒霉的胡茬就迫不及待地钻出来,使所有不认识我的人都说我至少四十岁。
二十五岁时我就用父亲留下的照片办各种各样的证明和汽车月票。
如果我对人说我用的是我父亲的照片,别人死也不会信,反倒骂我说话不正经。
  阳光明亮的日子,父亲领着小小的我在大街上走。
他的粗大的倒八字吊眉和我细小的倒八字吊眉相映相照,会使所有走在街上的家伙们发笑——真是他妈的什么爹养什么儿!  父亲会些拳脚。
我们山东人都会些拳脚。
他从山东老家跨海到生下我的这个城市,一路惹下不少麻烦。
在船上他就与去招聘他们的雇主打起来,差点把那家伙扔进海里。
后来他打工头,打得工头满地找牙;还打巡警,打得巡警恨不能长六条腿逃跑。
按说这是他的丰功伟绩,敢于反抗旧社会压迫。
可不幸的是他在这个社会也打,与车间主任打,与交通警察打,与所有他看着不顺眼的人打——结果还是一败涂地。
  我不想在这里评论父亲的功过,也不想分析他打架的原因。
但我可以告诉你,我挺佩服父亲的胆量。
他这个人极愿意打抱不平,为朋友两肋插刀。
实际上他不管是不是朋友都两肋插刀,只要他认为不公平,便挥拳相助。
下班走在马路上,看见有人打架,父亲立刻瞪起眼,就像发现不要钱的货物似的,拨开看热闹的人群就往里钻,眨眼工夫就跟着打起来。
他打抱不平的原则是,谁挨打了就帮谁,从不问打架的缘由是非,也不管哪一方正义或非正义。
有时由于他的帮助,挨打者精神顿然抖擞,反败为胜,发狠地去打对方,父亲反过来又去打他。
总之,他不愿看到双方力量的对比相差太大。
父亲上班往往在胳肢窝里挟个饭盒子,打起来碍事。
所以,每次打抱不平之前,他就把饭盒随便往身旁人手里一塞,说声,给我先拿着!便挥拳而上。
等昏天暗地打完之后,饭盒早就无影无踪。
为此,父亲丢过数不清的饭盒子。
然而他还是打抱不平——因为他总是撞见许多不平事,似乎那些事早就安排好了,一旦等他走到眼前就发生。
  为此,我母亲总是恶声恶气地骂父亲,就你多事!我怎么就撞不见!于是父亲就和母亲打起来。
他俩打架是家常便饭,吃一顿饭的工夫能打三次,打完了吃,吃完了打。
我父亲手狠,有时把我母亲打得下不了炕。
但母亲从来没有服过,她奋力同我父亲厮打,并且用锥子般刺耳的声音叫骂,使任何人听见后都会觉得母亲是强者。
我父亲则不然,一声不吭,只是狠命地打——一直打得我母亲不能发出声音为止。
据我那过世的奶奶说,父亲和母亲刚结婚时打得更厉害,母亲怀着我,拖了个大肚子也决不休战。
由于我在母腹中就饱受父亲的拳脚,因此长得特别结实,而且生下来就习惯于他们的战争。
父亲母亲打得最凶的时候动刀子、剪子和斧头,连最不怕死的邻人也不敢靠前,我却安然站在四条激烈扭动的腿中间吃烤红薯。
  每次战斗都是以我母亲被打得爬不起来而结束。
但母亲从不请医生,也决不吃药,顶多是用黄豆面敷在打肿的地方。
奇怪的是她恢复得特别快。
一旦恢复就继续打,有时甚至还带着灰黄色的豆面厮打。
我母亲可真正是能打倒而打不败的英雄。
我并不怎么同情母亲,因为她有个最要命的毛病就是爱激动,一根汗毛的小事能使她激动得好像割断了脖子。
更要命的是她一激动就喋喋不休,能一口气不喘地骂上一百个小时,声调自始至终不减弱一分。
我父亲最恼火母亲的喋喋不休,他忍受不到半分钟就扑向我的母亲。
他发誓要根除我母亲的毛病,我母亲也发誓要制服我父亲——结果他们谁也没改变对方一丝一毫,双双带着自己怒火和毛病走进坟墓。
  我之所以敢在这里肆无忌惮地讲他们的私事,就是他俩早在倒霉挨饿的一九六一年离开人世。
如果真有阴曹地府,我相信他们俩会继续厮打下去。
阎王爷也没办法。
另外,我对死去的人不放在心上,也就是不怎么信鬼神——准确地说是我不怎么怕鬼神。
我觉得人死了就没什么意思了,管他上天堂还是下地狱,去哪儿都一样——反正是死了!  我的父母打得要死,但爱得也要死。
别看我父亲经常把我母亲打得遍体鳞伤,可别人要是动我母亲一指头,他立刻就奔出去拼命,好像他对我母亲百般疼爱似的。
编辑推荐
  邓刚从世纪80年代初发表《迷人的海》一举成名后,又以一系列作品奠定了在我国当代文坛的地位,成为绘声绘色描摹海洋生活和“海碰子”生活的代表性作家。一个作家,开拓自己崭新的生活领域固然不可或缺,但青年时代那些阅历和遭际给心灵深处印下的烙印,也是不可轻弃的。  ——作家 陈建功  邓刚最火的日子,人们捧之为“中国的海明威”,但我一直觉得邓刚的经历和表达更近似于  杰克·伦敦——那个尚未成年的海盗,那个发誓要掏空资产阶级钱袋的酒鬼,那个任奄奄一息中咬断穷追不舍的狼喉的马背上的水手,连他们的笔法也那么相似地干净利索,质朴流畅,坚定有力。比起近百年前的杰克·伦敦,邓刚也许更多一些幽默。  ——作家 陈世旭  邓刚对荒诞岁月的人性进行冷峻的审视和描写,展现了现实主义特有的魅力。同时,作品在把握人物的道德和精神底线上显示出较高的艺术控制力。  ——评论家 王干  独特的题材,独特的人物,独特的语言,独特的格调,独特的手法,这些都形成了邓刚独特的艺术风格。  ——评论家 顾骧  邓刚小说从《迷人的海》开始,一直是有一种“迷人”的特殊气质:单纯之美。  ——评论家 陈福民
图书标签Tags
小说


下载链接

绝对亢奋下载

评论与打分
  •     冲着长江买的,我只想起能食用的
  •     插图很漂亮。,反而就用力过度了。
    这句说的很对啊
  •     只要是推理,学校指定课外读书
  •     很久以前在杂志上看见连载后就想买,还在读中
  •     觉得很好。她很喜欢。,韩寒么有让偶失望啊
  •     真心觉得如果有番外或是终结篇会更好,给儿子买了3套这版本的书了
  •     高科技的手段,一个孝顺、热情、又会撒娇又会风流的完美女人!
  •     我初中时候看的,总觉得太没必要嘛
  •     还能对照练习还行,推理大师的经典大作
  •     送货也很快!很满意!,还是值得看的。
  •     不是像 《20》那个的,给孩子买的书
  •     匪夷所思的故事,看后有收益
  •     我就觉得这肯定是一本很精彩的小说,这本书是东野圭吾比较特别的杀人小说
  •     谢谢作者带给我的惊喜,不过看了封面和目录很喜欢。价格也还好
  •     还真是实话实说。,我有负罪感
  •     价格适中,总觉得作者对巴扎罗夫的批评多于赞美。
  •     老师也推荐,书很不错的了
  •     还没看不知道内容怎么样,可能是这个年纪的男孩都生活在类似的想象世界中吧
  •     和我原来在书店看过的一样,就是觉得这本书某些地方应该写的更加深入些
  •     而且翻译很标准。,有很强的思想性和可读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