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小小说名家档案·全素人

中国小小说名家档案·全素人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0-8
出版社:光明日报出版社
作者:安石榴
页数:172
字数:173000
书名:中国小小说名家档案·全素人
封面图片
中国小小说名家档案·全素人

内容概要
小小说是一种顺应历史潮流,符合读者需要,很有大众亲和力的文体。它篇幅短小,制式灵活,内容上贴近现实、贴近生活、贴近群众,有着非常鲜明的时代气息,所以为广大读者喜闻乐见。《中国小小说名家档案》丛书百部小小说名家出版工程,旨在打造文体,推崇作家,推出精品。集结杨晓敏、许行、聂鑫森、孙方友、墨白、孙春平、野莽、凌鼎年、东瑞(香港)、谢志强、宗利华、蔡楠、刘国芳、徐慧芬、陈毓、非鱼、周海亮、海飞、曾颖、秦俑、许均铨(澳门)等当代小小说最华丽的作家阵容和最具经典意味的力作新作,由100名小小说名家一人一册单行本(共100册)组成,兼容不同年龄不同区域不同流派不同内容不同风格,是当代文学史上第一个小小说的系统出版工程,是广大读者特别是青少年读者认识社会人生、充实人文精神,提升文化素养,增强写作能力的最佳读本。    本书为“中国小小说名家档案”丛书之《全素人》。
作者简介
安石榴,本名邵玫英,黑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2008年开始小小说写作,曾获“2008年全国小小说新秀选拔赛”亚军,“新世纪小小说风云人物·明日之星”称号。小小说发表于《百花园·原创版》《百花园·中外读点》《小小说选刊》《广西文学》《北方文学》《山西文学》《小说林》《芒种》《北大荒文学》《文学港》《短小说》《小说月刊》《天池》等杂志。《关先生》获2008~2009年度全国小小说佳作奖。《大鱼》获2009年《百花园》全国小小说原创奖。有作品被收入《2008年中国年度小小说》《2009年中国年度小小说》《2009年中国小小说精选》《2009年微型小说年选》《新中国60年文学大系·小小说精选》《中国当代小小说大系》等多种版本。
书籍目录
作品荟萃
大鱼
萨布素的信使
关先生
全素人
满洲姑娘荣九
解不开的魔咒
大命吴三爷
五四式离婚
还有更糟糕的事情
平行的生命线索
没有发出的诘问
爱情解语
临街的窗


感应
匿迹(三题)
丹妮的痛
日子
寻仇
撕票
意外
陌生人的故事(三题)
救赎
真相
流年
有一种男人是毒药
大姑爷
赁席铺子的姑娘
风月桥
孤单记忆
链条
一步
历史
身教
东线,西线
缘非缘
下午茶
参照物
秘密生长的萝卜
牡丹江
眼力
旁观
一封E-mail
危险的决定
余木易
左膝盖
无法预料
夫妻肺片
主流话语
笨鸡相关的那些事儿
缘分
裘皮伴侣
冤家
谁动了老崔的习惯
1945年8月15日
九一八
九龙
带感叹号的对联
别让你的名字惹麻烦
刘国良语录
纪委书记的工作日作品评论
雪国盛开石榴花创作心得
故事里的故事创作年表
创作年表

章节摘录
  大鱼  镜湖里有大鱼,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大鱼,就是说不是一米两米的大鱼,而是,三四十米的大鱼,和往来的游船仿佛。
  有关镜湖大鱼的事情虽不及喀马斯湖大鱼影响广泛,但也终于是沸沸扬扬的了。
  这是个噱头吗?抑或是炒作?都不关我的事,我用这样的语气叙述和任何传媒不搭界,只因为——等一下!  我的伯父住在镜湖边,是个老林业,年轻时在镜湖水运厂,专门把刚砍伐下山的原木放人湖中,排好,原木就在动力牵引下浮在水面上被运出山外。
我从来没亲眼见过水运原木的壮观场面,它像一种灭绝的动植物永远消失了,我只见过一幅版画,不过我觉得好在是一幅版画。
  我的伯父安居山中,和伯母养了一头奶牛,两只猪,三箱蜜蜂,一群鸡,一条狗,侍弄一大块园子。
  我那一次到伯父家,正是大鱼的流言泛滥的时候,有传闻有悬赏,但是从没有人通过任何方式捕捉到它,是的,从不。
  我走进院子的时候,伯父和伯母在八月的秋阳里铰蜂蜜。
伯父很神,他穿着一件半截袖的老头衫,露着两只黝黑的胳膊,一只脚踏着踏板,蜜蜂们“嗡嗡”地围着他转,我看得心惊胆战,尤其是伯父稀疏的头发里,伯母的鼻尖上有蜜蜂爬来爬去。
  我把照相机、摄像机、远红外望远镜等等机械,居高架在伯父的院子里,一排枪口一样对着湖面。
在这些事情完成之前我没有说一句话,反之亦然,伯父伯母也并未理睬我。
  然后我问伯父:“真的有大鱼吗?镜湖就在您眼前,您见过它吗?”  伯父沉吟了片刻,说:“你记好了,什么事情都不能让人知道。
”伯父把“人”字说得很重:“人要是知道了,就没好了。
要是人不知道这山里有大松树,那些大树就还活着,现在还活着,一千年、一万年也是它。
人知道了,那些大树就没有了,连它们的子孙也难活。
”  我当时心里充满了探索的热望,打断伯父:“求您说实话,到底有没有大鱼?”  伯父深深地看了我一眼,不吱声,我突然感到不同寻常的异样。
首先是大黄狗,刚才还在我身边前钻后跳地撒欢,这一刻忽然夹起尾巴、耷拉着耳朵、耸着肩膀一溜烟钻进窗户下面的窝里去了。
几只闲逛的鸡伸长了脖子偏着头,一边仔细谛听,一边高举爪子,轻落步,没有任何声息地逃到障子根去了。
  我猛地领悟了伯父的眼神,随即周遭巨大的静谧漫天黑云一样压下来。
阳光并不暗淡,依然透明润泽,但是森林里鸟儿们似遇到宵禁同时噤声,紧接着,平静如镜的湖面涌起一层白雾,顷刻一排排一米多高的水墙,排浪似的一层一层涌来,然后——等一下,你猜对了。
  大鱼出现了!  大鱼又消失了!  一切恢复原样。
  我七八个现代化机器等同一堆废铁,是的,我没来得及操作。
懊恼地坐在地上,看着鸡们重新开始争斗,大黄狗颠颠地跑出院子站在湖边高声大吠,森林里的鸟儿们的歌声循环往复,我忽然想:其他动物或者植物该是怎样的呢?  伯父却淡淡地说:“我们活我们的,它们活它们的,不相犯。
”  又说:“你倒是个有缘的,有的时候它几年也不会出来一次。
”伯母在旁边连连点头。
  随后的一个月时间里,我都住在伯父家里。
我睡得很少,吃得也很少,基本没有说话,但是心里很静,很熨帖。
伯父伯母每天仍然愉快地忙碌着,两只猪、一头牛短促的呻吟和悠长的叹息互相唱和,呈现的都是生命的本来面目。
我不知道是哪一天晚上,伯母拿来自酿的山葡萄酒,我和伯父喝着唠着,就听见了伯父给我讲的又一个惊人的森林故事。
  野人?外星人?等一下,别猜了,你猜不对。
而且,我和伯父一样,不会说出一个字。
  打死也不说。
  萨布素的信使  杨阿福接过公文套封,上面赫然写着“马上飞递,六百里加急”。
杨阿福从上司的眼睛里读到了不容置疑的肃穆,他不由自主地挺直了肩膀。
  这正是北中国最寒冷的时候。
“大烟炮”轰隆隆一阵紧似一阵地冲撞着驿站的窗户,它们从西伯利亚来,裹挟着野蛮霸气的寒流,一路横扫贝加尔湖、黑龙江、乌苏里江,可以在不到一个时辰里把人畜冻成冰坨。
而且……这些都不算什么。
  杨阿福两只穿着厚重轨靴的脚摆成八字,皮腰带深深煞进腰间,把臃肿的驿服整饬得威武,公文套封扎实地捆在背上,他目光沉静地望着等待他的马。
  这时候,“大烟炮”骤然停止。
  那是一匹蒙古马,通体闪着枣红色缎子般光泽的儿马。
它鼻孔喷出两股自气,忧郁的眸子对视杨阿福黑亮的眼睛。
杨阿福一边的嘴角挑了一下,轻声说:“伙计,这一次是六百里加急,换马不换人。
我阿福可是把脑袋别在裤腰上了,第一程怎么跑,你看着办吧。
”枣红马立刻嘶鸣起来,健硕的肌肉水波纹般涌动。
杨阿福飞身而上,高喊一声,马像离弦之箭飞出。
  “大烟炮”重新刮起,四只矫健的马蹄在暴虐的疾风中酝酿一股神奇的铁流,滚涌着向南,一直向南。
  官道上没有人车的影子,杨阿福在沉寂的莽林中疾驰。
孤寂和恐惧随着耳边的风纷纷退去,他的心紧跟眼睛死死盯住前方,他不断地策马,奔向下一个驿站。
  远远地,驿站的屋檐在杨阿福的眼睛里起伏摇曳,杨阿福吞了一口唾沫,把前倾的身子挺直,声嘶力竭的喊声震颤着在寒冷的空气里传播:“六百里加急,换马不换人!”立刻,驿站里跑出几个人,一名高大的驿卒挺身迎上,双手牢牢攥住缰绳,整个身体倾斜着向后压下去,枣红马蹄下拖起一团雪雾,驯服地停下来,稳稳站住。
四名驿卒迅速站到枣红马两侧,麻利地解开马鞍的种种绊扣,连同杨阿福一起高高举起,枣红马立即被牵走,一匹驿马随后补上,杨阿福重新落座马背。
此时,他刚好吃完驿站送上的两块酱牛肉、一壶滚烫的烧酒。
杨阿福心中的血气重新燃烧起来,他紧紧腰带,双腿猛地一夹,马儿飞奔而去。
  杨阿福继续在沉寂的莽林中、险峻的高岗上疾驰。
对于他,黑夜和白昼没有分别,虎狼的吼声和暴躁的风声没有分别,他的心紧跟眼睛死死盯住前方。
过几个驿站,喝几壶烧酒,杨阿福没有记忆,他只牢记他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任务。
现在,他的眉毛结了厚厚的霜花,脸上一层透明的冰晶,驿服成了冰雪的铠甲。
他的双脚铁钎般插在马镫里,两条腿没有任何知觉,持着缰绳的左手一点一点僵硬,右臂却异常灵活,他目视前方,不断地扬鞭策马。
  第七天。
  天际呈现一片雄伟的红云,浩瀚而庄重的紫气弥漫了整个东方。
杨阿福长叹一声:“到了!”北京城已然在望,最后一个驿站映入杨阿福的眼帘,他看着驿卒奔向自己。
在驿卒的眼里,杨阿福像一座大理石雕像凝固在高高的马背上,顷刻之后,又像一座冰山一样轰然倒塌下去。
  史料:十六世纪中期,沙俄不断入侵中国黑龙江流域。
清朝多次出兵征剿,引发了第一次雅克萨之战。
不久,沙俄势力又到雅克萨城盘踞。
康熙二十五年(1686年)2月,黑龙江将军萨布素又一次奏请出兵,3月6日康熙下旨,命萨布素迅速攻取雅克萨城,经过三年浴血奋战,清朝取得第二次雅克萨之战最后胜利。
康熙二十八年(1689年),萨布素作为清政府谈判代表参加了《中俄尼布楚条约》签字仪式。
规定以外兴安岭至海,格尔必齐河和额尔古纳河为中俄两国东段边界。
黑龙江以北,外兴安岭以南和乌苏里江以东为清朝领土。
  《尼布楚条约》的签订,挫败了沙俄跨越外兴安岭侵略我国黑龙江流域的企图,使东北边境在以后一个半世纪里基本上得到安宁。
  他没有留下名字。
“杨阿福”是我杜撰的。
  他可能是云南人。
  他一定是吴三桂的兵。
“三藩之乱”失败后,吴三桂的部下全部流徙到黑龙江驿站充当“站人”。
  他可能很年轻很强壮。
  他一定思念家乡、想念父母和他的阿妹。
  他是萨布素的信使。
  ……
编辑推荐
    本书为“中国小小说名家档案”系列之《全素人》,书中精选了作者的部分小小说精品,同时收录了一些作品评论和作者的创作心得,并附上了作者的创作年表。本书广泛取材于社会现实生活,寓意深刻,给人回味无穷的阅读乐趣。


下载链接

中国小小说名家档案·全素人下载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