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小小说名家档案·左为上,右为上

中国小小说名家档案·左为上,右为上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0-8
出版社:光明日报出版社
作者:庄学
页数:184
书名:中国小小说名家档案·左为上,右为上
封面图片
中国小小说名家档案·左为上,右为上

前言
  一种文体和一个作家群体的崛起  ——《中国小小说名家档案》序  最近几年,由于工作的关系,我开始接触并关注小小说文体和小小说作家作品。在我的印象中,小小说是一种非常古老的文体,它的源起可以追溯到《山海经》《世说新语》《搜神记》等古代典籍。可我又觉得,小小说更是一种年轻的文体,它从上世纪80年代发轫,历经90年代的探索、新世纪的发展,再到近几年的渐趋成熟,这个过程正好与我国改革开放的30年同步。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有意义和非常有意思的文化现象,而且这种现象昭示着小说繁荣的又一个独特景观正在向我们走来。  首先,小小说是一种顺应历史潮流、符合读者需要、很有大众亲和力的文体。它篇幅短小,制式灵活,内容上贴近现实、贴近生活、贴近群众,有着非常鲜明的时代气息,所以为广大读者喜闻乐见。因此,历经20年已枝繁叶茂的小小说,也被国内外文学评论家当做‘‘话题”和“现象”列为研究课题。  其次,小小说有着自己不可替代的艺术魅力。小小说最大的特点是“小”,因此有人称之为“螺丝壳里做道场”,也有人称之为“戴着镣铐的舞蹈”,这些说法都集中体现了小小说的艺术特点,在于以滴水见太阳,以平常映照博大,以最小的篇幅容纳最大的思想,给阅读者认识社会、认识自然、认识他人、认识自我提供另一种可能。  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小小说文体之所以能够迅速崛起,离不开文坛有识之士的推波助澜,离不开广大报刊的倡导规范,离不开编辑家的悉心栽培和评论家的批评关注,也离不开成千上万作家们的辛勤耕耘和至少两代读者的喜爱与支持。正因为有方方面面的共同努力形成“合力”,小小说才得以在夹缝中求生存、在逆境中谋发展。  特别是2005年以来,小小说领域举办了很多有影响力的活动,出版了不少“两个效益”俱佳的图书,也推出了一批有代表性的作家和标志性的作品。今年3月初,中国作家协会出台了最新修订的《鲁迅文学奖评奖条例》,正式明确小小说文体将以文集的形式纳入第五届鲁迅文学奖短篇小说奖的评奖。而且更有一件值得我们为小小说兴旺发展前景期待的事:在迅速崛起的新媒体业态中,小小说已开始在“手机阅读”的洪潮中担当着极为重要的“源头活水”,这一点的未来景况也许我们谁也无法想象出来。总之,小小说的前景充满了光耀。  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中国小小说名家档案》的出版就显得别有意义。这套书阵容强大,内容丰富,风格多样,由100个当代小小说作家一人一册的单行本组成,不愧为一个以“打造文体、推崇作家、推出精品”为宗旨的小小说系统工程。我相信它的出版对于激励小小说作家的创作,推动小小说创作的进步;对于促进小小说文体的推广和传播,引导小小说作家、作品走向市场;对于丰富广大文学读者特别是青少年读者的人文精神世界,提升文学素养,提高写作能力;对于进一步繁荣社会主义文化市场,弘扬社会主义先进文化有着不可估量的积极作用。  最后,希望通过广大作家、编辑家、评论家和出版家的不断努力,中国文坛能出更多的小小说名家、大家,出更多的小小说经典作品,出更多受市场欢迎的小小说作品集。让我们一起期待一种文体和一个作家群体的崛起!  中国作家协会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  中国作家出版集团管委会主任 何建明
内容概要
  《中国小小说名家档案》百部小小说名家出版工程,旨在打造文体,推崇作家,推出精品。集结杨晓敏、许行、聂鑫森、孙方友、孙春平、刘国芳、谢志强、陈毓、周海亮、海飞、曾颖等当代小小说最华丽的作家阵容和最具经典意味的力作新作,由100名小小说名家一人一册单行本(共100册)组成,兼容不同年龄不同区域不同流派不同内容不同风格,是当代文学史上第一个小小说的系统出版工程,是广大读者特别是青少年读者认识社会人生、充实人文精神,提升文化素养,增强写作能力的最佳读本。  本书收录了庄学的小小说作品,分为作品荟萃、作品评论和创作年表三部分。篇幅短小,制式灵活,内容上贴近现实、贴近生活、贴近群众,有着非常鲜明的时代气息,为广大读者喜闻乐见。
作者简介
  庄学,原名王建文,河南省洛阳市人,出生于四川省达州。河南省作协会员,郑州小小说学会理事。下过乡,扛过枪,打过仗。1989年从部队转业回洛阳,供职于基层政府。在《百花园》《牡丹》《新民晚报》《羊城晚报》《大河报》《芒种》《安徽文学》《天池》《短小说》等报刊发表中短篇小说、小小说作品近200万字。出版小小说集《保守一个秘密》。
书籍目录
作品荟萃拯救兵爸爸路班长曹老兵白脸的包公一唐军黑脸的秀才——伍方黄脸的团子辣妹子荣荣雪蓝花过年会直立行走的庄庄姐夫不是好东西打赌请来了一个开锁匠后遗症错过当按摩成为一种习惯给姐姐买一个家路三儿逃票忙啊,忙!名人老土老鸣的幸福生活磊子扫街女人李玲芳山崖上的那丛迎春花守望我真的不如你呢寻找庄庄阳光打着我苍白的脸一树红枣哟愚人节不得不快乐!咱们不见不散!追寻曲文丽做饭做个样子给人看左为上,右为上阿辰这个人头要正,颈要直12号包厢里火车上的父子俩江音与鱼儿流逝的痛苦寻觅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目标触摸爸爸保守一个秘密不会大声说话的人告密打扫卫生工作效率借钱私房钱如血浸淫的月牙形疤痕兄弟敬你一杯酒数字,数字!经营面具两个人的黄昏哈哈!都是咱的哥们儿嘿!哥们儿哥们儿,咱谁也不让谁!哥们儿哦,哥们儿!乡村隐者媒婆马婶儿主内的男人混混牛传奇一辈子的收获田光明的膝盖夹河滩刀客之一夹河滩刀客之二翟镇街往事三题作品评论站立起来,站立起来《左为上,右为上》谈庄学的小小说结识庄学兄兼谈他的小小说文人庄学其人其事其文创作年表创作年表

章节摘录
  左为上,右为上  刘堪无所事事地在大街上晃荡,手斜插在蓝布上衣的口袋里,嘴里如大片里的美国大兵样不停地嚼着也许是口香糖什么的,使腮帮子一下一下地往两边拉着。
晃悠了一会儿,刘堪又抬头仰脸看看惨白的日头,觉得天也没有家乡山区的天水洗水洗地蓝,连日头也被什么裹了一层不明亮了。
  反正今天无事可做,刘堪就一屁股坐在了路沿上,粗糙的手在头顶胡乱抓了几下,蓬松的头发就顺溜了许多,但是仍有几撮竖起着招摇着。
刘堪的肚子不饿,仅余的几个钢币在今天早上痛痛快快地变成了牛肉汤入了肚,那是平生第一次那样大声地对牛肉汤老板说:加两块钱的肉!所以刘堪不饿,现在还从嗓子眼儿里往外冒牛肉和芫荽味儿哩。
  嗬嗬,今天只当是又放了一天假吧。
打零工就是这点不好,得时常惦记着找活儿。
刘堪的目光又落在了广场对面的一座气势恢宏的建筑物上,那里进出的人们一个个衣着整洁挺胸凸肚的,据说是这座城市的灵魂。
那幢楼房刘堪以前也常常进出,从初具雏形时就进出个不停。
现在呢,进不去了。
大门有警卫,楼栋的大厅里有值班的登记的,刘堪们就只有在外面看的份儿了。
  想到这里,刘堪就无意识地来了句:妈妈的!如果今天再找不到活儿,那就先回去两天。
嗬嗬,有好久没有跟翠翠那个了。
刘堪从蓝布上衣口袋掏出一个信封,信封里有一张照片,照片上翠翠依偎着他甜蜜地笑着,是那种憋不住欲喷薄的笑。
照这张照片的时候,刘堪与翠翠还引发了一场争论。
两人站位时,刘堪一定要翠翠站在自己的右手——左为上嘛。
男女虽然平等,但顶门立户还不要靠男的?要不女的哭她死去的男人,咋就喊:我的天哪!男人不在了就好像塌了天似的,再平等一千年,男人站在左边仍没错!等了相片出来,翠翠就指着照片:到底是左为上还是右为上?刘堪一看照片,翠翠在左,自己在右了。
是呀?是左为上呢还是右为上?  就在刘堪以自己有限的知识苦思冥想的时候,前面广场出现了骚乱,两人在前面跑,有几个人在后面追,更多的人在驻足观望。
一个打扮人时的女人在声嘶力竭地喊着:抓住他,打劫了!  刘堪懂得“打劫”这个词,港台电视剧里都是这么喊的。
刘堪蹭地站了起来,浑身的劲儿正好没有地方使哩,就飞快地向前面的那两人追去,敞开着的蓝布上衣随着扇起的风呼扇着……  第二天的媒体上登出头版新闻,刘堪的大幅头像也在醒目的位置向人们专注地对视着。
又一个见义勇为的英雄诞生了,身中七刀仍抓住歹徒不松手的刘堪流尽了最后一滴血,而成为人们的骄傲。
  又过了五天,是英雄刘堪出殡的日子,那幢气势恢宏的大楼里的有关领导决定亲自抚棺为刘堪送行,顿时各路人马齐齐地聚到了刘堪那破败的小院。
车进不到小山村,人们是徒步了很远的距离来的。
  由两位妇女搀着的翠翠只是目光呆滞地拿着那张带血的照片由人们摆布,这个家的生存和延续,翠翠顾不上考虑了,尽管她已经有了身孕。
一切都需要风风光光地把刘堪送走后……翠翠木然地被摆布到了整个送葬队伍的前列,领导们也按职位的高低站立在棺木的两侧,司仪憋足了劲儿准备宣布起棺。
这时,只见外围站在显著位置的一个人摆了摆手,叫司仪暂停。
这人快步绕过翠翠,弯腰对翠翠身后的领导轻轻地说:老板,你应该站在左边,左为上嘛。
听到这话,翠翠憋屈了几天的泪水终于往外涌出,惊破天地地哭喊起来:我的天哪!  在翠翠畅酣淋漓的哭喊声中,送葬队伍缓缓地向村外移去。
  阿辰这个人  洛阳城里经常看到阿辰忙碌的身姿,或者这样说,阿辰经常在洛阳的大街小巷里转悠。
由于身材颀长,阿辰时不时地把自己忙成了烤熟的大虾。
阿辰随性,所以阿辰的生活很丰富,丰富得三教九流都摸了个遍。
爸妈常说他老大不小的人了,拿起哪一出就唱哪一出。
  四月好花,阿辰玩起了摄影,用自己积蓄的三又三分之一买了单反相机,又用三又三分之一的积蓄加了个“头”。
呵呵!就是镜头呗。
从此,阿辰的行头多了一套镶嵌着层层相叠的袋袋的土黄色马甲,背上印几个大红字“新手上路”,使路上驰骋的人和车唯恐避之不及。
都数码了,层层相叠的袋袋装的不是胶卷,而是墨镜、巧克力、纸巾、香烟,嗯,还有“套套”。
镜头所对处,阿辰小单眼皮眼睛一嗝眨,一幅影像就定格下来。
满大街都是俗的生活俗的人流,发现出彩的经典瞬间——难哟!在嗝眨了许多风花雪夜的片子后,阿辰不知不觉就有些乏味了——你说这社会都风花雪夜了,还有什么劲?!  电视台开辟了“DV”栏目,玩“DV”成为时尚。
阿辰又发起了“烧”,烧了自己积蓄的二又二分之一把巴掌大的摄像机提回了家。
这样,洛阳的街头多了一个细腿细胳膊肩挎黑包手持摄像机的家伙,乞讨、打闹、闯红灯、横穿马路尽收眼底,连交警一看到阿辰就身子一挺正正规规地打手势。
当然,阿辰是忙碌着愉快着,也郁闷着:自己的DV通过电视台在社会上搅起的一点点波澜,不多时就风平浪静了。
仍然是乏味儿。
  当然,阿辰也玩过小资。
把寸头留成披肩发,很艺术的样子,背一笔记本电脑,往咖啡馆里一坐就是老半天。
喝着咖啡、绿茶什么的,握着鼠标一点点地下滑上滑,间或也跟跟帖子嬉笑怒骂一番。
有时,阿辰也约了那些蓝颜红颜或者什么颜也不是的,说些无聊的话做些无聊的举动。
或者就是发呆!依然是异常的乏味儿!  “驴”了,乏味儿了;网了,乏味儿了;泡了,乏味儿了;就连玩手机也乏味儿了,不就是为了方便别人么。
爸妈说,你不回来吃饭也不吱一声?阿辰就对着手机“吱”一声。
朋友搓麻“三缺一”,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的手机号!过去说BB机是栓狗绳,那现在的手机就是栓藏獒的钢链子,语音、图像把你栓得牢牢的,连说个小谎都不自由。
真他妈乏味儿哟!  忽然,阿辰就玩起了失踪!  阿辰向爸妈告了“家假”,关闭了手机,背起行囊帐篷,来到了黄河边。
黄河岸边是簇簇茅草,向里是粉绿相间的鱼塘荷花,向外就是黑白相间的沙滩泥岸,往河道里当然就是黄河水了。
稍稍发黄的河水争先恐后地漩着窝子向海里奔逝。
很安静。
阿辰闷闷地坐在河边这样看着想着。
  不远处,有一架黑黑的草庵子。
再不远处,一个头戴遮阳帽的人坐在小马扎上垂钓。
阿辰瞅过去,那人的年纪不好猜测,黑黝黝的脸庞,身子宽展,把着鱼竿一动不动,貌似气定神闲。
  阿辰凑过去,那人不言语,瞅了阿辰一眼,指指旁边放着的“帝豪”香烟和金黄色的防风打火机。
阿辰顺从地抽出一支烟,用打火机点着。
阿辰手握防风打火机忖摩忖摩手感,轻轻地又放到香烟边上。
阿辰就陪着那人,抽着烟,看鱼竿静静地垂在河面上。
  河沿上别着的鱼兜子是空的。
  待阿辰抽完一支烟,又抽完一支烟,那人才呢喃:睡窝棚比高楼随意呢。
伸头,就能看到星星月亮……静心,就能听到蛐蛐鸣叫和庄稼伸腰……纵有百万财,不如买一静哟。
  阿辰还想再听,那人噤了声。
  等又扔下一个烟头,阿辰才醒悟:人家那是穿越了丰富多桀的人生来寻找宁静的,那感慨那感悟如金呢。
我的人生才刚刚开始,我是干吗?嘿!虽然都是寻静处幽,与人家相比根本不在一个层面的!  阿辰向那人“拜拜”,那人依然人定般地坐在黄河边上,任水流打着漩儿争先恐后地东去。
  ……
编辑推荐
  《左为上,右为上》精选了庄学的70篇小小说精品,同时收录了6篇作品评论,并附上了作者的创作年表。   《左为上,右为上》广泛取材于社会现实生活,寓意深刻,给人回味无穷的阅读乐趣。作品立意深刻,构思巧妙,情节曲折,于质朴中见幽默,于调侃中见温情,于娓娓叙述中蕴含人生哲理,展现了作者对生活的深厚体验和独特思考,对广大读者和写作者有着极其特殊的启悟意义。


下载链接

中国小小说名家档案·左为上,右为上下载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