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画开天

一画开天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0-11
出版社:东方出版社
作者:稻盛和夫
页数:398
书名:一画开天
封面图片
一画开天

内容概要
  王大宝出生时有些特别,天空先是一团圆圆的黑云正迅疾吞噬另一团圆圆的白云,接着电光火石,刷地一下子进发出一道s形闪电,从万米高空击中王大宝爹娘居住的屋顶。仅仅十分之一秒错愕,只听“咔嚓”一声,一个惊天炸雷就在这个城市市民头顶炸响。人们在惊悸中尚未醒过神儿来,突然,婴儿“哇哇”一声响亮啼哭,又加重了人们的疑惑。众人纷纷猜测:此婴由惊雷伴随降生,是灾星呢?还是福星呢?
书籍目录
引言第一章咔嚓一声惊雷,王大宝出世了,人们惊惧:天象示警者福兮?祸兮?第二章平和日子被打碎,王大宝和他的工友们下岗了,他去找厂部、行政说,改革就这样,爱谁谁……党委说,阵痛……工会说,唉……第三章改革在推进,招商引资给了台商孙复兴机会,他根红苗正源自国民党嫡系,可是夫人却是他偷来的……唉,后患无穷啊!第四章夫妻都下岗了,可是一家人的活路呢?既没有学历,又应工超龄,王大宝一筹莫展。白茹雪却是人人惊艳的一应即中,为什么?第五章白茹雪骂着流氓跑了,福乐门还是要开业,尽管被老婆厉声喝骂,孙复兴却迎来了他最尊贵的地主高中恕,嘉宾吴尚武,还有……第六章面对群体上访,高中恕赌徒心态显现了,李健放心吗?调不调防暴部队?台商怎么办?福乐门中民主人士怎么办?忽听有人喊要弹压工人!有谁知道高中恕的赌徒心思……第七章市委秘书的电话打破了高中恕的春梦,而副市长李健正被许多恶性群体事件闹得心神不宁,这座城市经济发展很快,可欠账也多……第八章市委书记雷霆震怒……副市长绵里藏针……市长刘涛坚持改革雷打不动……谁都能够预见火星飞溅,双方冲突一触即发。第九章当权者从来不是吃素的,分化瓦解,各个击破。用群众运动的手法对付工人,高中恕歪点子很多。可是煽动工人的谢仁贵却懵懂不知……第十章高中恕恩威并施,终于摆平了最大的刺头,但是还有那些上访上到省里去的工人代表呢?他向市委汇报成绩后,终于准备出手了。第十一章下岗工人很苦,牛兰花一家陷入窘境,穷工友的难处还是要穷工人自己解决。可是善于帮助别人的谢仁贵却疯了。第十二章谢仁贵被抓了,王大宝夫妇有些后怕。都是安分守己的普通工人,难道就这样认命吗?福乐门开始火爆,那么,有福请进福乐门吧!第十三章巾帼英雄做了小姐,如果说是造化弄人,还不如说一切都是钱闹的……牛兰花家里终于等来了领导慰问。第十四章牛兰花走了,老老实实的纺织女工灵魂升天了。副市长捧棺、石化领导扶棂,牛兰花女儿向送行的工友叩头出血。第十五章俗话说人要倒霉放屁都砸脚后跟。王大宝夫妇真的很不幸,在这个市场经济转型过程中,人类灵魂启蒙者的灵魂呢?第十六章孩子犯下罪错,这是谁之过?这道考题难住了王大宝夫妇。于是,本分的好人觉得人生无望了……第十七章想到死很简单,真正面对死亡却需要勇气。怎么去死?死得不那么难看,死得有些尊严,这些要求过分吗?第十八章国家实力提升,消费自然会上去,福乐门火了,还是台商有眼光。高中恕真的是在欢庆生日快乐吗?第十九章索贿是一门学问,行贿更是一门学问。高中恕打了一场臭牌,可为什么他还是麻将高手呢?第二十章改革是什么?市场经济是什么?这个社会将怎样破解?面对人世间的生生死死,李健的心想得滴血。第二十一章慰问困难户是走过场还是为民分忧,两样观点,两种态度。市委书记觉得还是李健看得深远。可是下岗工人们对形式的东西会怎么看呢?第二十二章行贿自寻烦恼,受贿更加烦恼,怎样做才能脱责和不露痕迹呢?唉,这里的学问深奥无穷。第二十三章春天里的政治,充满权力的争斗,市长为市委书记设套,全凭高人指点,那么市委书记是怎样陷进去的呢?第二十四章王大宝夫妇自杀没死,这可是个奇迹。市委书记带领慰问大军看望,可是群众并不买账,前脚离开,后边就放鞭炮呢!第二十五章俗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话应在王大宝身上,却没一点灵验。他人在福乐门却祸不单行。这不,又闯祸了……第二十六章二姑娘是赌神世家,霍文庭是赌王之后,一对野鸳鸯,患难真情意,他们携手魔界之行,成败又将如何?第二十七章抗清义士有洪门,敌后除奸看青帮,身居青洪两帮要职的霍文庭受辱,王大宝无疑是敲开了地狱之门。第二十八章王大宝不被人当人看了,在金钱第一的福乐门,清洁工无疑是生活在社会最底层。他开始报复,可是被他捉弄的却成了冉冉升起的明星。第二十九章王大宝发现了福乐门中的秘密,这个秘密不只是神秘的药粉,还有无数女人喜欢他,周群爱着他,老板娘风骚逼人……第三十章孙侯玉珠无疑是此间高手,她不仅可以让名妓们俯首帖耳,自己略施手段就让王大宝堕入圈套。第三十一章市长刘涛再次莅临福乐门,而高中恕喜欢的罗罗却偷偷爱着王大宝……第三十二章集体贪腐是这个时代一种丑恶现象,但是贪腐的中心还是以权力画线,因此,高中恕开始玩弄权谋。第三十三章团伙凑在一起,各怀鬼胎,谁又是获利者呢?而被牺牲的往往是弱者,社会中的弱者。可怜的罗罗只能上演一出《福乐门里看落红》……第三十四章市委书记、市长的政治角逐已经白热化,而福乐门里的王大宝却打开了地狱之门。从此孙侯玉珠就像地狱魔兽一般缠着他。第三十五章调戏王大宝的东北女人遭难了,王大宝以德报怨,联手爱他的女人们,上演一出惊天动地的《天下穷人是一家》大戏……第三十六章做了市建委主任高中恕的情妇,罗罗常驻北京,以其超长能力为本市经济发展做出了贡献,眼见深爱的人受辱,一怒迫使福乐门遭遇灭顶之灾。第三十七章市委书记震怒了,省委书记震怒了,连夜奔袭的大搜捕,不仅立刻摧毁了淫秽巢穴,同时连同嫖娼的大鱼也纷纷落网。第三十八章福乐门事件成了热议的中心,市委书记因此被罢免,两名副局级干部被双开,事件发展远不止于此,还在继续发展,谁将是戡乱的倚重之臣呢?第三十九章高中恕莽撞冲动引起省委不安,面对刘涛的延误,武警总队的吁请,省委书记还是指令已荣任副省长的李健出马。第四十章老市委书记去世了,一位忠于党的事业的好干部无声无息地走了。可市民有多少人理解他的苦衷呢?王大宝还……第四十一章王大宝带着深爱着他的女人回家了,新的市委书记新官上任将怎样发表就职演说呢?迎接他的将是怎样一个持续发展中的乱局呢?第四十二章王大宝开始了新的生活,这个生活充满无限生机。自强不息,对未来充满希望。那些对他感情真挚的女人们都来帮他。第四十三章李健的认识很传统,共产党什么时候都应植根群众,这个群众就是劳苦大众,他坚信党依靠他们,与他们休戚与共,就有数不尽的太平欢乐日子。

章节摘录
  和谐社会是相对的,不和谐却是永恒的,人类社会自伏羲代“一画天开”,总是在不和谐中追求和谐而循序发展。
  话说被下岗的消息惊呆了的王大宝,此时正站在纺车垄档里落纱,机器嗡嗡的轰鸣声在其耳际如同打雷,“二细纱的,咱们被厂部裁下来了”!  起初,王大宝没有在意,机器轰鸣中,难免使人听差了声音,或许哪个捣蛋鬼又在造谣生事呢?那也说不定。
两年前就听厂部哄哄,改革啦,开放搞活啦。
他总是觉得怎么就改到厂里了呢?人类四大需求:衣食住行,吃饭拉屎穿衣睡觉,改革了,总不会光着身子吧?如果开放搞活到光身子抓经济,那才叫瞎掰呢?改革不是为灭了厂,而是要厂子好起来,活起来。
让干活的多拿钱,偷懒的少拿钱,体现社会主义按劳分配,这是原则嘛!职工小组政治学习他有时会参加,一些生僻时髦词汇,保不齐也能说出一两个。
他觉得像他这样任劳任怨的好工人,厂里再怎么裁人也轮不到他王大宝。
像这么大的国营厂,减员增效,不至于连带先进工人也裁掉吧?他王大宝可是连续拿了多年先进的好员工。
可是万分不幸的是,不管他愿不愿意,这份“幸运”偏偏还是落在自己头上了。
  当真听清楚消息,王大宝头上像是挨了一记闷棍,心情很快郁闷了。
现场实景定格:王大宝嘴唇微张,双目发直,既未慌恐震惊,也没有惊诧愤怒,只显露茫然不知所措。
被煮了一回似地,呆呆站在闷热垄档里,额头突冒冷汗,大脑乱得全成糨糊了。
  怎么会这样?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厂里这么裁人不能够吧?会不会搞错?人事科不干人事常把名字写颠倒。
玉字写成王字,太宝写成大宝,仅就这么一个点,差距可就大了!不对,这件事没那么简单。
他心里宽慰自己,真要咱们下岗,厂里总该有个说法吧?  大脑正乱着,忽听耳边谢仁贵喊:“王大宝,发什么呆呀?人家都去厂部啦!你怎么不去?走啊!”  他被谢仁贵生拉硬拽往前走,心里还打着鼓,傻傻的,懵懂中满以为又要去瞧一瞧别人家的热闹。
  厂院里已经贴出了布告,像蚂蚁似的下岗人名,一行行排列密密麻麻写在上边。
布告栏前里三层外三层围着像他一样披着破旧棉袄的下岗职工,个个踮起脚尖向里面张望,心里祈求全是相反的消息,千万不要有自己啊!这时候人人心里正慌着呐。
  有人浑身颤抖,闭着眼听别人叨念;有人双手合十,作揖如捣蒜拜求佛祖、上帝、观音大士保佑;有人见榜上有名,突然号啕大哭起来;还有几位五十开外的老工人,受不起惊吓,听到风声忽然就在墙脚下瘫软了……  王大宝迷迷糊糊魂游物外,他觉得这事好像跟他没什么关系,又似乎、可能、大概其,有那么一点儿联系。
总之,总而言之……麻木的大脑还没有完全醒过闷儿来。
这时,白茹雪披头散发也来了,只见她紧抿嘴唇,从鼻孔喘出热气。
雾蒙蒙的热气后面,一张俏脸白煞煞,全没一丝血色。
如果那双惊恐的黢黑眼球不再眨动,乍现之下,还真以为是哪儿来的僵尸呢!  白茹雪黑幽幽眼睛没有往布告上看,只是可怜巴巴盯视王大宝,用颤抖的声音蚊子哼似地低语:“大宝,我们全下岗了?!”  王大宝不能不正视严酷现实了。
从18岁进厂,他已经在纺织厂干了整整近20年。
如今下岗了!突然失业了!他将面临十分严重的现实问题——该怎么活下去呢?  脑子清醒时候,已经距离厂部张贴布告过去二十七八个小时了。
在一天多一点时间里,他完全成了木偶,机械地,或者准确说是无精打采到车间更衣室收拾杂物;机械地去财务领了一个月多一点生活费;机械地和老婆白茹雪被尚不算太冷的寒风送回家。
上楼,拿钥匙,开门,进门,拉灯。
然后,一屁股坐进沙发就再没动过。
  白茹雪一头扎进卧室啼哭,鼻涕一把,眼泪一把,哭得好不伤心。
哭累了、哭干眼泪,又抽抽搭搭走进厨房洗菜,炒菜,端菜。
将碗筷递到手上,他摇摇头,没啥感觉。
于是天也就黑了。
先是窗外黑漆漆,而后,夜幕上有了星星。
月亮爬上来,渐渐升高,喧嚣一天的城市开始安静下来。
坐在斗室,那一种安静却也疹人,静谧得屋里只能听到窗外呜呜风声和王大宝清晰的心跳声。
  白茹雪睁大赤红双眼催促睡觉,他没有反应。
于是,她披了被子,像只流浪猫侧身陪伴,他也没有反应。
困顿的白茹雪揉一揉酸痛红肿的眼睛,打着哈欠抽身去睡,他依旧没有反应。
月亮被他瞅着掉下去,星星也被他熬得掉下去了。
启明星亮的时候,天际由微明到大白,他始终坐在那里纹丝不动。
时光交替中晨曦啦、霞光啦、太阳啦,他对什么景致都没有感觉,眼睛却越熬越圆,越睁越大。
等到他完全醒过闷儿来的时候,瞳孔中却发出两道贼亮贼亮的光芒。
  “他娘个呱嗒嗒的,找狗日的去!”王大宝再次来到厂部的时候,一群一群下岗工人早在大风天里蹲了一天了。
干咳声、叹息声、哽咽声。
闭上眼,漫天的愁云惨雾。
睁开眼,到处见惊恐迷茫眼神。
人群中除去骂几声屁事不顶的脏话,只剩下满天满地的牢骚了。
  “回家能干啥?会干啥?现学也学不会呀!”  “四五十岁人了,还学个屁!半辈子交给工厂,咋说下岗就下岗?说失业就失业呢?”  “国外资本家,开除工人还要按年限发放养老金、安置费,咱们咋啥都捞不到?”  “这叫一脚踢,打起包裹滚蛋。
各厂全一样。
”  “这世道还讲不讲理道了?”  “讲理?讲理的人在厂部呆着呢,有用吗?讲理的地方在市里呢,谁管哪?讲理的地方在省里呢?老厂长护着工人,还不是被他们气死了?换成厂部现在这些王八蛋!”  老厂长被省里大人物气死的事儿,王大宝有所耳闻。
那时,工厂效益好,一年创汇几个亿。
老厂长向莅临考察的省政府主要领导汇报工作挺得意,却硬生生被大人物一句话气得半死:“工厂效益这么好,为什么不卖呢?改制呀。
”  老厂长从此神经质了,见人就说,上万号工人呐!改制了,卖了厂,钱归国家,有几个私营老板要我们。
无德啊!亏心啊!就这么心绞痛没一个月臊眉耷眼憋屈死了。
死后,眼睛硬是不闭。
  人死了,新来的厂长褒贬说:“抱残守缺,裹足不前,不思进取,没有改革创新意识,还不是死路一条。
”  王大宝听了报告心里不是滋味,说话不厚道。
人死为大,就别再往人家身上扔烂柿子了。
没承想,新厂长上任第三把火就把他烧成“素烧三宝”。
  王大宝还是有觉悟的,思想了一夜,既不发牢骚,没有去骂也没想过闹,他自从师跟赛半仙学了易经易理,自信已经参禅悟道,懂得以弱势示人的道理。
王大宝准备悄悄到厂部去倾诉。
他原本就是好工人,一个听话、懦弱、无足轻重的小人物,厂部领导完全可以可怜可怜他这个弱者。
  美好的愿望总会按照事物相反的轨迹发展,这就是命运。
  ……
编辑推荐
  相传伏羲画八卦,始于干卦三之第一画,干为天,故指“一画开天”。  伏羲氏:结绳计数用八卦演示天地变化是一画开天;  秦赢政:挥剑斩浮云诸侯尽西来是一画开天;  毛泽东:解放劳苦大众建立新中国是一画开天;  邓小平:打破思想禁锢推行改革开放也是一画开天!


下载链接

一画开天下载

评论与打分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