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玩主之地殇

大玩主之地殇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8-11
出版社:九州出版社
作者:王山
页数:351
书名:大玩主之地殇
封面图片
大玩主之地殇

内容概要
  《地殇》为小说“大玩主”系列的第一部。其后两部分别是“人之极是死亡,地之极是轮回”之《地极》,“地绝而天不绝之处是大海”之《地绝》。  “大玩主”系列浓墨重彩地抒写了陈成、边亚军、王星敏、申金梅等人物的命运轨迹和人生奋斗的历史。这是一个群体从追求人生正义到追求社会正义的过程,每一步都伴随着血腥与罪恶,每一步都走向阳光与善良。  《地殇》的故事发生在文化大革命时期。在争斗、拼杀、犯罪与自我反省中。主人公们从懵懂中走出来的同时,一个极具英雄主义和悲剧色彩的集体也逐渐形成。  《地殇》保持了作者一贯的艺术风格。人物性格鲜明生动,故事奇异诡谲;结构严谨、开合有致;动作感和画面感极其强烈;文字极具张力,生动、准确、干净,富有哲理。
作者简介
  王山,著名学者、作家。1952年8月出生于浙江金华,1967年初中毕业于北京第十三中学。此后在山西雁北务农、大同煤矿井下采煤及军中服役。1977年后在北京多个文化事业单位任职员、科长、处长、副院长。20世纪90年代后专职从事文字写作及外文编译。  王山的主要作品:“血色青春”系列之《天伤》、《天祭》、《天爵》,哲理小说《地魂》,哲学笔记《真理的出生地一一生命》,社会评论《第三只眼睛看中国》。
书籍目录
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

章节摘录
  第一章  1  1966年3月4日,在北京青年湖中学初三(4)的班级日志上,这个日子下面被重重地画了两道杠。
这一天,班主任罗汉光接回了吴楚云。
  下午第一节课就是罗汉光的历史课。
刚上课,校长王维钧就把罗汉光从讲台上硬拽了下来,让他马上去接一个转学来的学生。
罗汉光瞪着大眼珠子不满地说,不就是一个学生转学嘛,还得班主任亲自去接?金枝玉叶呀?  比金枝玉叶还贵重呢!在教室门外的走廊上,王维钧压低声音,有些神秘地告诉罗汉光,这个学生,可是有背景的。
国家最高安全机关绕过了北京市的上上下下,一竿子捅到底,直接找到学校。
连夜把初三年级六个班主任的档案都调了去。
部长亲自审查、把关,最后选定了罗汉光的初三(4)。
王维钧说,老罗,赶快去,部长正在等你,他要当面向你交代任务。
记住,你就是接受任务,什么条件都不能讲。
  学校大门外,一辆军用吉普车正在等着罗汉光。
  2  北京官园体育场是西城区青少年业余体校的所在地。
一圈低矮残败的青砖看台代替了围墙,中间是一块标准足球场大小的场地,场外圈是铺着炉灰渣子的400米田径跑道。
摔跤队的地盘在体育场西北角,一个大沙坑和紧挨着看台脚下的一块用黄土垫起的平地。
这块约两丈见方的黄土平台,就是后来被北京摔跤手视为圣地的那个“跤坛”,而那个沙坑则被称为跤坑。
按规矩,一般的浑打乱摔,切磋过手,都在坑里;只有正儿八经的比赛,才允许上坛。
两个跤手过招,在坑里谁摔了谁都不作数,哪怕是摔得散了架子,也算是平手;而一旦登了坛,那可就神圣了,来不得半点马虎,一个跟头扔出去,你就算是彻底栽了,没三年五载的,你翻不过身来!  这天下午,陈成正在官园的跤坑里与人过手。
六年后,陈成已经长成了个大小伙子,身量中上,偏瘦,但肌肉结实,动作协调、敏捷。
与他搭手的是机械局工人摔跤队的一条高大威猛的壮汉。
  这时,双方几经争夺,已经抓牢了把位。
  壮汉突然发蛮力,连续猛拉猛带,试图把陈成抡起来。
一旦把他带得乱了步法,那就怎么摔怎么有了。
但东扯西忽悠地,效果不明显,陈成沉稳地跟着对方走,进退有据,走了几圈下来,方寸一点儿不见乱。
壮汉一把搡开陈成,吐了口唾沫,抹了把汗,双方重新抢把位,进入僵持状态。
  官园总教练袁五爷带着一群徒弟围在沙坑的四周观看。
徒弟们的外圈,还围着不少看热闹的。
  袁五爷快50了,光头,高瘦,肩宽腰细,略有驼背,八字脚。
  袁五爷见陈成一时得不了手,有些焦躁。
他一边指手画脚,一边嘴里不干不净地大声吆喝着指导陈成:别他,别他呀!小王八蛋,长着腿没有呀?嘿,陈成,说你呐,听见没有呀?勒住了,进去,大别子,别他!  陈成根本不理睬袁五爷。
他又跟着壮汉走了几圈,然后猛然一抖双肩,作势要发起反击。
壮汉稳稳地一塌腰,等着他。
陈成发力,先里后外地带了壮汉一把。
但壮汉弓腰蹶腚,脑袋前伸,牢牢地抵住陈成的脖子,脚底下竟然纹丝不动。
陈成猛地挺胸撤步,想要挣脱开,没有挣动。
这时,陈成扭过头,瞄了袁五爷一眼,不为人察觉地咧了一下嘴角。
  五爷当即就明白了陈成的意思。
这条壮汉,脚底下有功夫,底盘子稳,但是,这就是毛病,也他妈的扎得太稳当了!碌碡倒是稳当,你什么时候见过碌碡把人绊倒过?练功练到了这个份上,那就是走偏了。
人一偏,你怎么拨拉他都行。
  袁五爷立马儿就大声地吆喝了出来:傻桩子!嘿,陈成,卖他一个!  卖一个,就是卖个破绽。
  随着五爷的吆喝,陈成身子后仰,前脚离地,作出要进身使用盘腿别子的架势。
壮汉果然上了当,支撑腿绷直,壮硕的身躯前倾,像山一样,倾全力向陈成扑压了下来。
  袁五爷登时兴奋得嗷嗷叫,身板挺得笔直,脖子上的青筋暴起,高声吆喝:给他个脆的!溜墙根,塌蛤蟆,贴进去!往怀里带,带着他走!走回头!好,好,过桥,有了!  陈成佯退真进,一个利落的贴身进位,借着对方使出的蛮力,一个轻柔漂亮的横滚带过桥,轻巧地把壮汉从空中扔在沙坑里。
  围观的人群和众师兄们低吼着发出一声碰头彩:好!  3  这天下午,青年湖中学初三(4)另一个重要人物边亚军也没去学校。
他被西城分局拘留了27天,昨天半夜才被放出来,正在家里等着学校对他的处理。
  本来分局咬死了口不放人。
罗老师带着王星敏、段兵一直在分局泡到半夜,人家就是不松口。
在学校等信儿的王维钧急了,连夜给西城分局主管副局长打了电话,还发了脾气,说了重话,分局值班室这才勉强同意他们把边亚军领走。
北平地下党时期,王维钧和那位副局长都是地下党的交通。
但王校长给市委当交通,那位副局长给王校长当交通,算手底下的,说他几句,讲理不讲理地,他都得听着。
  从拘留所出来时天已经快亮了。
站在天色熹微的街头,罗汉光和边亚军说了几句话。
罗汉光后来说,边亚军的那几句话,当时就让他心里一紧,脑袋里嗡的一下,懵懵的。
  边亚军是在新街口电影院门前被抓的,定性是街头斗殴。
但在讯问笔录中,他一口咬定参与的是一场“体育比赛”,只不过出手重了,摔断了人家的一条腿。
  其实,斗殴也罢,比赛也好,本来不算什么大事。
那时,别说是摔跤伤人了,就是你动了刀子见了血,拿着大棒子满大街追着打人,警察来了也就是吼几句,最多再给上你几脚,根本就犯不着关你。
因为这都是人民内部矛盾,而公安是专政机关。
是对付敌人的,一搭不挨着一搭的。
你再牛,你还能对人民专政不成?  但是,边亚军却被关了27天。
  在一次提审时,边亚军铁嘴钢牙地坚持说自己就是参加体育比赛,没什么错误。
僵持不下时,一个中年警察走进审讯室,和颜悦色地问边亚军:你刚才说,你是参加体育比赛?  边亚军梗着脖子:当然是体育比赛!  警察盯着边亚军的眼睛,又重复了一遍这个问题:边亚军,你敢肯定,你就是参加的体育比赛?  边亚军有些迟疑,但仍做了肯定的回答。
  警察凑近边亚军,几乎和他鼻子对上了鼻子:别管什么比赛,得有人组织吧?边亚军,我问你,是不是?  边亚军隐约察觉到了危险,似乎再往前走半步,就要掉进井里,没敢贸然回答。
  警察的语气突然变严厉:边亚军,你们在街上摔跤是教育局组织的,还是学校组织的?都不是,那么,我问你,是谁组织的?  边亚军张嘴结舌,半天说不出话来。
  警察没再说什么,只是用手指在边亚军面前的桌子上意味深长地敲了两下,然后就转身出去了。
  边亚军明白他的意思。
你小子,只有服从组织管理的份儿,你要是自己想组织点什么,这就是事儿!而且,是严重的事儿!  当时,菜市口的大彪子与海淀青龙桥的一帮人约了一场跤,怕有人不守规矩,摔急了眼出事,就专程跑了几趟太平湖野跤场,请太平湖“掌灶”老大边亚军带几个人过去,镇镇场子。
最初边亚军没答应,镇场子就算是裁判,你得严守中立,铁面无私,向理不向人。
他边亚军虽然和大彪子算不上什么深交,但好赖是个半熟脸,而海淀那边的人就从未照过面。
一根扁担,一头有水一头空桶,两头不一般沉,这场子还怎么镇?就算你腆着脸去了,人家也不认呀?无论你是出手还是说话,人家都会说你是拉偏手,闹不好就全冲着你来了。
所以边亚军当时就一口回绝了大彪子,您呀,另请高明吧,你边爷我没空儿!  大彪子拿话激他:整个北城,任他谁,不都得给您边爷个面子吗?就海淀那帮子土鳖,边爷您要是往那儿一戳,他们连声喷嚏都不敢打,得生往回憋。
您往那儿一戳,就是个太平招子。
我们谁挨摔了谁认,跟您没关系呀!  边亚军不吃这一套:你少给我抬大轿子!我几斤几两,我自己知道。
你今天就是说破大天去,这趟活儿,横竖我是不接。
  大彪子使出了杀手锏:要是实在劳驾不动边爷,那,我只能去搬官园陈爷了。
陈成,人家不怕事儿。
  边亚军哼了一声,你爱搬谁搬谁,跟我说不着!  后来架不住大彪子一再央告,还给上贡一副河北高阳的土布密针褡裢,再加上顺子一帮太平湖的弟兄也起哄架秧子地,非要去看个热闹。
边亚军也就非常不情愿地应了下来。
  约跤的场地就在新街口电影院门前的空场上。
那天刚到场子,边亚军就隐隐地觉察出有些不对劲儿。
电影院门前没什么人,空落落的,但场地出口那边马路上却多了些眼生的汉子。
这些汉子分散开,装模作样地来回溜达,不远不近地时不时地向这边瞄上一眼。
  边亚军当时就心里一沉,这是些什么人呀?  但是没容他多想,海淀的人就呼啦啦地到了。
这帮小子一亮阵势,边亚军就知道坏了,今天肯定要出事儿。
他们有二十几号人,先扎堆儿聚齐,然后乍着膀子,吆吆喝喝地一窝蜂地闯进场子,气势威猛地站成一排。
大彪子想上前搭拉话儿,人家根本不理他,两条锃亮的七节鞭、两把匕首垮啦一声就撂在了场子上。
  摆明了,这场跤,是要上荤菜的。
  菜市口这边也不能再示弱,大彪子痞气十足地一歪脑袋,右手在腰间猛地一磕,一条二寸宽的铜头板带刷地就卸了下来。
沉重的铜头撞击着水泥地面,铮铮地响。
 边亚军下意识地向四处看了一眼,当时脸就白了。
不远处,那些在场地周边溜达的汉子正迅速向这边聚拢了过来。
不好!边亚军猛地一把扯住大彪子的衣领:王八蛋,带着你的人,快走!快离开这儿!  大彪子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这就耽误了时间。
海淀那帮人以为这边要跑,呼地一下就往上拥。
七节鞭闪着银光呼啸着就砸了下来,钢头正直砸在大彪子的大脑袋上,血水一下子就冒了出来。
  边亚军跨前一步,横身隔在两拨人中间。
他猛推了大彪子一把:王八蛋,快走!  然后,他反身向海淀那帮人撞了过去。
  人太多,要镇住他们,必须下重手。
  他第一脚就硬碰硬地踹在一个小子的迎面骨上,咔嚓一下,那小子腿一软,躺在地上打开了滚儿。
他又抓住了第二个人,刚把他扔出去,他自己就被好几条大汉捂在了地上。
图书标签Tags
小说,血色青春,中国文学,人物传记


下载链接

大玩主之地殇下载

评论与打分
  •     故事就是正义终究战胜邪恶,江湖兄弟(邪气)帮别人买的
  •     挺好看的,内容有点假
  •     没有看。,速度神快!感觉能挺好看的
  •     比较喜欢,帮朋友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