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子弹

幸福的子弹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0-6
出版社:朝华出版社
作者:云敖
页数:283
书名:幸福的子弹
封面图片
幸福的子弹

内容概要
建筑师姜黎与其上司男友项霆过着幸福和睦的日子。然而,分开了四年的竹马恋人胡凛却在这时重新闯入她的生活,成为他们公司新中标项目的甲方负责人。而项霆是项目的方案负责人,姜黎也被安排参与了该项目。三个人在项目开展的过程中处在了一个尴尬的三角位置。两个男人在情场和职场上同时展开了较量和角逐。姜黎夹在两方各具特色的情感攻势中进退两难。而项霆的初恋情人赵萌也在此时出现。在别有居心的另一甲方负责人林媛的有意挑拨下,姜项二人之间发生了层层摩擦,终因误会而分手。  胡凛心底有着铭心刻骨的回忆,自重逢后对姜黎一再付出,以期挽回逝去的爱恋。姜黎内心矛盾重重,却在某日意外得知长久以来隐藏在项霆心中的秘密。没待她缓过劲来,又接着收到了一个巨大的惊喜。  面对两个同样情深不渝的男人,她该作何抉择?
作者简介
  云敖,80女,建筑师。冬天生,却居住在四季花开没有冬季的羊城。  酷爱迪斯尼的卡通,迷醉茉莉花的清香,眷恋巧克力的甜腻;希望永远保持着一颗童心;闲时喜欢看书跟随故事体验不同的人生乐趣,已出版都市言情小说《男人的好》。
书籍目录
Chapter01
爱一个人原来不容易Chapter02
全世界只想你来爱我Chapter03
我不是爱过就算的人Chapter04
爱的路上只有我和你Chapter05
我的爱只因你而发光Chapter06
如果爱他比爱我快乐Chapter07
爱是一颗幸福的子弹

章节摘录
  第一章  爱一个人原来不容易  1—1  我们变成了世上最熟悉的陌生人  周六早晨八点,姜黎被一阵尖锐刺耳的闹铃声吵醒。
她习惯性地弹坐起来,闭着眼耷拉着脑袋,好一会儿才想起今天不用上班。
拥住被子重新倒回去,意识却渐渐清醒,翻来又覆去,终于懊恼地认命再也睡不着,索性睁着眼睛赖在床上发呆。
  今天是她跟项霆相识四周年纪念日。
四年啊,原来他们已经认识这么久了。
姜黎自嘲地笑笑,再过几个月就要迈入人生的第二十六个年头了,她曾经计划在二十八岁以前将自己嫁掉。
老天待她不薄,竟把项霆这样优异的男人送到她的身边,有时自梦中醒来,她会有片刻怀疑自己所拥有的一切是否真实。
  四年前的今天,她经师兄的介绍进入项霆与人合伙的建筑设计公司实习,当时他只说了一句话,这句话令她一直铭记至今。
他说:“想来就来吧,到时忙起来可别哭鼻子。
”一句不咸不淡的话,让她在第一次见面就对他印象深刻。
别人记住他或许是因为他赏心的外表,或许是因为他出众的才华,而她仅是因为这句话。
因此,在日后的相处中,她才会时时带着与他较劲的心情,事事力争一口气。
可惜他却不以为意,总把她当做不成熟的小女孩儿,喜欢在人后唤她“小丫头”。
直到现在,她依然不明白自己究竟是哪方面吸引了他,独独能得到他的厚爱。
  大门处传来轻微的响动,有人开门进来了。
姜黎心头掠过惊喜,不做多想便即刻跳下床朝门口奔去。
  “你怎么来了?”眼角眉梢挂着的笑意尽显出她此刻的欢欣。
  项霆换上拖鞋朝她走来,一如往常的酷脸,但眼底的愉悦显而易见,“不是相识纪念日吗?今天陪陪你。
”  姜黎对此深表怀疑,“你放得下工作吗?”  项霆每次说要陪她,结果不是一直在跟人通话就是临时有事赶回了公司,约会转瞬泡汤。
因此,她也早就不敢轻易相信他所谓的奉陪了。
  项霆挑了挑眉,没理会她的质疑,径自进房脱掉外套躺到床上。
姜黎一愣,随即扑过去,两只手一起拽住他的胳膊,“这就叫陪我?”  没准备鲜花礼物就算了,进来还心安理得地占用别人的床。
  “别闹,让我睡会儿。
”他巍然不动地闭眼要求,眉宇间的疲惫成功地让她噤声。
  “昨晚又熬夜了?”她心疼地问,“要不要先去洗个热水澡?睡起来会舒服点儿。
”  “不用。
”他单手将她拉下圈在怀里,不一会儿便沉沉入睡。
  这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总把自己弄得这么累。
凝视他熟睡的面孔,姜黎不禁在心底埋怨,手却无比轻柔地抚弄他的头发。
她心里明白,项霆是为了有空陪她才熬夜加班的。
想到这儿,酸楚的感觉不禁在她心里蔓延。
她一手环上他的腰,安心躺在他的臂弯里,耳旁伴随着他沉稳的呼吸一同入眠。
  毫无预兆的,姜黎又做了那个重复了千百次的梦。
梦里,年幼的她被一只小狗追着跑,她用上了吃奶的劲儿拼命狂奔,心里盛满了绝望却又哭不出来。
如此惊慌失措、心急火燎地跑了一阵,眼瞅着离家越来越近,她本能的回头望了一下,却发现小狗不知什么时候已没了踪影。
她顿时感到身上一松,犹如甩掉了一个沉重的包袱,双腿发软地走到楼梯的扶手边,靠在那里大口地喘气。
  镇定下来后,她用袖子擦了下脸上的汗水,转身迈步准备上楼,没想到却在这时听到了几声突兀的笑声。
她感到十分惊讶,立即转过头去寻找声源,这才注意到不远处竟站着一个与她年纪相仿的男孩儿。
男孩儿见她望过来赶紧收敛了笑意,假装一本正经地抛接着手中的石子,一张俊秀的脸在日光的映衬下更显得光彩夺目。
霎时间,姜黎忘记了他刚才的讪笑,被那张摇曳生辉的面容迷住了双眼,并忍不住在心里赞叹,这真是她见过的最好看的男孩儿!  姜黎的嘴角不觉弯起了一个弧度。
迷糊中,一只不识趣的大手扰乱了她的清梦,将她从酣睡中惊醒。
  “快起来,太阳要晒屁股了。
”  她愣愣地看了对方许久,才弄清眼前的人是项霆。
已经很久没做那个梦了,梦里的男孩儿也早已远离她的生活,不知道今天为什么会再度触及。
那一年她六岁,第一次见到他的情景像是下意识的被定格在了脑海中,无论如何也挥之不去。
  姜黎犹自处于悸动中,项霆的声音又在耳旁响起:“别睡了,多好的天气,我们出去逛逛。
”  她一听即刻来了兴致,“去哪儿逛?”  这丫头真是被闷坏了,一提起出门就来劲儿。
项霆心中有愧,语气不觉带着深厚的宠溺,“你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  姜黎一双大眼闪着清亮的光,仔细一瞧才发现他已换好衣服,于是赶紧加快动作,“等我,十分钟就好。
”  以最快的速度梳洗完毕,她又像个孩子般蹦蹦跳跳地打开衣橱找衣服。
  项霆坐在客厅里边等边看报,直到新闻版看完仍旧不见动静。
他低头瞟了眼手表,终于耐不住便进房探个究竟。
一看才知道,原来她是在为穿什么而举棋不定。
看来,女人口中的十分钟要乘上几倍才算数。
他抿着嘴走过去,在琳琅满目的衣橱前站定,打量片刻便随手抓了套衣服出来,示意她换上。
  姜黎不赞同地瞥了眼他手里的外套,摇头否决,“这衣服衬得我脸色发黄,早就不穿了。
”  他把衣服放回去,另拿了一件,她又有意见,“这件领口太宽,我肩膀窄穿它不好看。
”  如法炮制了几回,项霆总算明白这衣橱里根本没几件衣服合她的意,于是叹了口气道:“先将就一下吧,出去再买。
”  项霆抱臂坐到床上,以眼神催促她快一点儿。
她不情不愿地在他刚选出来的衣服里挑拣,看来看去,仍是觉得哪件都欠佳。
又磨蹭了一会儿,以办事效率著称的某人终于不耐烦地将她拉入怀里代劳。
  他一手将她箍在胸前,一手去解她的纽扣。
指尖滑过之处挑逗着她分外敏感的神经细胞,引发她阵阵轻颤。
衣服缓缓在她身前滑开,娇嫩柔滑的肌肤逐步展现,他的呼吸也不觉随之浓重,欲望在彼此的眸色中加深。
他深深注视她绯红的双颊,然后情不自禁地埋下头去。
辗转轻缓的吸吮渐渐转化为密切深刻的纠缠,他的吻,专注且热烈。
  姜黎的胸口剧烈起伏着,双手攀牢他的背,大脑被激情控制,只能紧紧跟随他的步调,被爱着,回应着。
他们滚倒在一堆凌乱的衣物间,沉醉于彼此编织的情网中……  正当两人意乱情迷之时,手机铃声偏偏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姜黎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项霆起身接起了电话。
  挂掉电话后,他坐在床边为她整理了一下衣襟,然后又安抚了几句便匆匆离去。
正如姜黎预感的那样,最终还是没能如愿以偿一起庆祝这个颇富意义的纪念日。
  每一分成功荣耀的背后,都少不了勤奋刻苦的努力。
项霆是一个热衷于事业的工作狂,所以才能成为这家知名设计公司最年轻的合伙人。
她倘若想在休闲假日里见到他,就得到公司去。
想起他工作时威严的样子,姜黎就轻笑着摇头,她不想打扰他,因此也习惯了男友常常不在身边的日子。
  接下来的时间该怎样打发?姜黎窝在床上,只觉情绪恹恹,提不起劲来。
一个人逛街没意思,没人做陪哪里都不想去。
她拿起手机随意摆弄着玩儿,手机仿佛要响应她的重视似的,忽然在这一刻铃声大作。
姜黎被吓了一跳,定睛一瞧,却是串陌生的号码。
  会是谁?她带着疑问接听,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在耳旁响起:“黎黎。
”  这声音——姜黎的心跳陡然加快了几分,却又不敢确定,“请问你是——”  “不记得我了?”  听起来再明显不过的失意语调。
  姜黎的心猛然一颤,迟疑片刻后方小心翼翼地探问:“你是——胡凛?”  曾经以为再也不会听到的声音,被她选择了刻意遗忘,可惜终究没能忘掉。
声音的主人就是先前梦里出现的那个男孩儿,难道梦境真有预示作用?  更令她震撼的还在他接下来的那一句,“我回来了,有空见个面吗?”  依然漫不经心的语气,如同谈论天气,只有姜黎自己知道内心的汹涌。
说过永不回来的人还是耐不住寂寞回来了,他说国外没人惦记他的生日。
霎时间,往事像潮水般一波波涌上脑海。
她无言以对,见了面又能怎样?不过是最熟悉的陌生人罢了。
    1—2  喜欢看你紧紧皱眉叫我胆小鬼  姜黎准时来到约好的地点,一眼就看到“红树林”门前那个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不知是不是饮食差异的缘故,他比出国前壮实了不少,模样也成熟不少,不变的是那张英俊夺目的脸庞,走到哪儿都能吸引女孩儿的目光。
  白底蓝条的衬衫束在黑色休闲西裤里,随性却又不乏稳重,细碎清爽的短发更衬得他双眼晶亮,熠熠有神。
姜黎静静打量着他,这个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男孩儿,如今已经蜕变成一个极富魅力的男人。
她不觉在心里拿他跟项霆做比较,长相方面当属自小就犯桃花的胡凛略胜一筹,然而气度方面却是项霆更为沉稳出众,毕竟在阅历上相差了几年,项霆又是公司里的领军人物,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不过她相信,再过几年,胡凛在事业上的成就必定令人刮目相看。
她非常了解这个男人的野心。
  姜黎原想尽力表现得大方自然,最起码轻松自在地走到他跟前道一句:“欢迎回来!”可惜她高估了自己的定力,真正临到眼前,还是有几分不自然,想好的话也终于没能说出口。
  倒是他看起来十分闲适,带着惯常的慵懒微笑着跟她打招呼:“嗨,好久不见。
”  的确是好久,将近四年了,没有任何联系的四年,在他口中却仿佛只是短暂的旅行归来。
这个相识了二十年的男子,在她懂事以来就占据了她的全部心扉。
她追随了他十几年,从初中到高中再到大学。
不管多难多累,只要是他报考的学校,她都努力迎头跟上。
她只想离他近一点,能够一直看着他。
然而,即便如此接近,她依然琢磨不透他的心意。
  最好的朋友曾经不解,这么多年都坚持过来了,为什么不能继续走下去?姜黎却不这么认为,就是因为太了解胡凛了,她才选择了放手,知道这样对彼此都好。
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怎样强求也得不到。
姜黎就是这样一种人,懂得认清现实,不盲目而行。
虽然缺乏斗志,但至少不会落得遍体鳞伤。
还是保守一点好,她需要的是踏实安稳的生活。
他让她深切体会到爱一个人原来如此不易,并非只要舍得付出就能走到一起。
  红树林是一家有名的茶馆,只在早茶跟下午茶时间段开放。
这里供应有中西方特色的各类点心小吃,且格局布置得当,相邻桌位以爬满藤蔓的木架隔开,互不干扰,环境清幽,因此深受顾客喜爱。
今天正值周末,来约会的年轻人不少,但因为说的都是体己的悄悄话,所以并不嘈杂。
姜黎跟胡凛随便寻了处靠墙的位置面对面坐下。
  胡凛伸长双腿斜靠在沙发里,一手漫不经心地在扶手上轻弹。
姜黎早就见怪不怪,他在她面前向来总是一副闲散之态,相形之下,她就显得略为局促。
  有侍者过来招呼,胡凛望住姜黎问:“要吃提拉米苏吗?”  姜黎摇头。
她其实并不喜欢提拉米苏的味道,从前爱在他面前吃这道糕点,是因为它有一个特别的寓意——带我走。
无论他走到哪里,她都想要跟随。
如今它的意义已失却,她也不会再勉强自己去品尝。
  “给我一份蛋挞跟奶茶,谢谢。
”她对侍者说。
  胡凛脸色微变,随即将注意力转回到菜单上。
他仿佛被饿了很久似的,什么都想吃,一下子就点了凤爪、虾饺、烧烤、酸辣粉、凉拌三丝等十余种中式小吃。
  姜黎颇感惊讶,“你没吃午饭?”  胡凛喝了口茶,笑道:“好久没吃了,嘴馋得慌。
”接着又晃了晃杯子,“这茶真香。
”  姜黎也拿起茶杯啜饮一口,只是很普通的绿茶而已,看来他真是太过怀念这里的一切。
毕竟是生长了二十年的地方,怎么可能真的放得下?  胡凛默默瞧着她,几年不见,她不仅口味变了,气质也发生了巨大变化。
昔日那个动不动就脸红耳热的女孩儿经过岁月的历练似乎已趋于沉着,面对他的时候敢于直视,面上平静无波。
这样的转变是好事,可为何他的内心会感到莫名的不安?  他专注的视线令她略感不自在,遂微侧着头借摆弄头发的小动作稍稍避开。
  “头发这么长了。
”他喃喃地说,目光有几分迷茫。
  他记得,从小她的头发就又黑又密,因为她的手抓不过来,所以老梳不好辫子,都是她妈妈帮她梳头。
一些顽劣的男生见她性子怯懦,老爱欺负她,有时会故意趁她不备扯掉她的皮筋,害她在课堂上披头散发,样子可怜兮兮的。
想到这里,他的心猛然抽搐了一下。
每次撞见,他都会大声喝止那些男生,可是现在想来,他做的还远远不够。
虽然他不会帮她梳头,但至少可以安慰她。
可惜那时少不更事,不懂得表达关心。
人生不能重来,他在心里叹了口气,但愿一切还来得及。
  大概是被人欺负怕了,她从小学三年级起就没再留过长发,直到跨入大学门槛,依然顶着一头清爽的短发。
他去留学前夕,她的头发也只是及肩而已,现在都快及腰了。
  他禁不住猜想,这一头如瀑般顺直的长发究竟是为谁而留?那乌黑亮泽的发丝是否就这样细细密密地缠绕在那个人的心上?  姜黎听他提到自己的头发,并不明了他千回百转的心思,诧异之下只随口答道:“是啊,以前读书不方便,现在好了,想留多长就留多长。
”  胡凛听后倒大为赞赏,“想干吗就干吗,本来就该这样。
”  “想干吗就干吗”,从小到大,姜黎已经数不清是第几次听到他说这句话了。
他的洒脱和自信,一直是她最欣赏和青睐的。
所以她也一直都知道,像他这样的男生,不会轻易被征服和俘虏。
  就在这一晃神间,一只摊开的手掌突然伸到她的面前,把她吓了一跳。
  “怎么了?”她不解地问。
  胡凛不答,只是一味眼带深意地看着她,表情似笑非笑。
又来了,他就爱在她面前来这一套,她简直恨透了这暧昧不明的神色。
姜黎心中莫名地生起一股恼意,不禁有些愤愤地说:“你到底想干吗?我可不会读心术。
”  胡凛仍然固执地伸着手,不仅如此,还把脸伏到手臂上,眼神热切地仰视她,仍旧不说一句话,任由她去猜。
  姜黎秀眉一蹙,不想理会他。
他怎么可以当这四年的隔阂完全不存在?他难道不明白,他们的关系已回不到从前,她也不会再受到他的蛊惑?  胡凛看她脸色不悦,只好悻悻地直起身,不过还是伸长脖子凑近了观察,“生气啦?跟你开个玩笑,我就是想问你要张名片。
”  姜黎这才释然,“以后想干吗就直说,别装神弄鬼的。
”说着从包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他。
  胡凛心里有些黯然,他以前也常常这样逗弄她,但她并不会表现得如此反感,真是岁月无情啊!  他双手接过名片,很仔细地看着,“姜黎建筑师,不错,这头衔响亮。
”他忍不住夸赞了一句,然后小心翼翼地把名片放入衬衫口袋。
  姜黎瞥见他的动作,心下动容,不由关切地问:“这次回来还走吗?”  胡凛咽下一口虾饺,摇着头说:“不走了,回来报效祖国。
要是找不到工作就跟你混啊。
”  姜黎刚想说点什么,却忽然发现店里正在播放那首耳熟能详的歌曲:“喜欢看你紧紧皱眉叫我胆小鬼,你的表情大过于朋友的暧昧,寂寞的称谓甜蜜的责备,有独一无二专属的特别。
喜欢看你紧紧皱眉叫我胆小鬼,我的心情就像和情人在斗嘴,奇怪的直觉错误的定位,对你哎呀呀呀我有点胆怯……”
媒体关注与评论
  或许,在遇见的那一瞬间就注定了你是穿越我心房的那枚子弹……文中的爱情虽算不上惊天动地,却诠释了一种最美丽的幸福;云敖的文笔很好,虽算不上字字珠玑,却如细水长流般,深深地将我们打动了。  ——云葭  看着情节一点点扭转,心也跟着揪着转,就像是指尖儿掐着那样——地方不大,但就是疼啊。那种对初恋的回忆和不舍,对现有幸福的把握和执著,误会时的掀痛,甜蜜时的温馨,都是那样让人为之沉醉。  ——某楼  还记得有一酋歌叫《你是此生最美的风景》,胡凛和姜黎终究只会成为彼此最美的风景吗?我不知道。胡凛和姜黎,以后会如何走下去.会不会重新在一起?我不知道。云敖究竟会告诉我们一个怎样的有关于“子弹”的故事?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相信,他们都会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云敖把姜黎、胡凛、项霆刻画得很好,每个人物性格分明、栩栩如生,分别从几个人物的角度来回忆他们的过去,让我觉得眼前一亮,不牵强也不藩俗。  ——flora.t.y  这篇文其实是两个男人的PK,就如一场势均力敌的足球赛,有攻有守。文里有一场友谊赛,我觉得这段情节安排得非常巧妙,胡凛一开始就是那个进攻者,而且攻势凶猛,命中率高;而后来居上的项霆选择做守门员,与小胡同学展开了一场你攻我守的PK,无奈这个与卡恩媲美的守门员球技精湛,胡凛无论怎么努力也休想将球射入球门。项霆的守叉何尝不是一种进攻?这个故事我猜中了开头却猜不中结尾。青梅竹马的胡凛是否真的能让姜黎心中早已泯灭的初恋重新燃烧,而能攻能守的项霆是否真的能筑起城墙抵御外在力量?  ——筱习
编辑推荐
  《幸福的子弹》是一部绝对不容错过的情感长篇,颠覆你所熟悉的职场节奏。文坛新秀云敖蛰伏已久巅峰之作。新浪、腾讯、晋江等门户网站鼎力推荐。比《杜拉拉》更唯美,比《巴黎没有摩天轮》更专业。"花间坊"倾情推出,用新欢弥合旧爱的伤。  1:取材于热门的房地产及建筑行业,职场色彩浓厚又不失唯美浪漫的爱情渲染,迎合当前白领读者阅读品位;  2:写作手法独到,尤其倒叙、插叙的运用促进情节的跌宕起伏;女主角在新欢旧爱间的艰难抉择牵动人心,描写到位。  3:封面设计新颖时尚,寓意深刻。
图书标签Tags
言情,现代都市,小说,网络小说,浪费在言情上的时间


下载链接

幸福的子弹下载

评论与打分
  •     送了魔妃的书签,以前看了电子书现在想收藏起来。缪娟的书总是那么浪漫
  •     他说很好看。,只是写男女主角的相遇写得较迟。
  •     可以一读。,番茄书
  •     但文笔超棒,不错呀
  •     让我看了就不愿放下的书,读来令人爱不释手。
  •     不过还行,婚姻中的就别看了
  •     淡淡的情绪弥漫,值得读
  •     看过才买的,可我猜不到这结局”
  •     所以很喜欢!!推荐!!,O(∩_∩)O水墨
  •     很普通的一本穿越,很久没看一本书看的这么过瘾了
  •     听说很不错哦~,不过其他方面还算不错。
  •     希望我的另一半也能看看!,再看小说的。觉得略逊于网文。
  •     就像男人没钱也没有爱一样,我觉得是一个完美的结局
  •     最放纵深情的情感都市),喜欢这本书
  •     不解释,神马不用说
  •     孩子喜欢年看。,就喜欢这个作者写的网游文。
  •     好看好看,很详细!很实用
  •     与十四郎的其他书不同,愿得一人共白首
  •     只有一些搞笑情节还行!,体味到诅咒之中的极限恐怖
  •     不错的书籍,总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