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松露的人

寻找松露的人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4-05-01
出版社:湖南文艺出版社
作者:(美)索宾(Sobin.C.)
页数:101
字数:65000
译者:穆卓芸
书名:寻找松露的人
封面图片
寻找松露的人

内容概要
这是一部关于爱与迷恋的小说。松露滋润了爱情与追忆,松动了梦境与真实的边境。每一段往事的背后,都是普罗旺斯美不胜收的风景。每一段细致的回忆,都是主角卡巴萨恋恋的深情。掩卷之后,你将不再怀疑爱的力量,不再怀疑一个人为了维系爱情,可以如此全心全意。 
每年冬天,卡巴萨都会在祖传的土地上梭巡苍蝇的踪迹,藉此寻找松露。苍蝇会在芳香四溢的松露之上产卵。卡巴萨自小追踪苍蝇、找寻松露,俨然成为此一巧艺的专家。然而,随着他年轻妻子茱丽叶塔过世,卡巴萨的搜寻有了新的意义。他发现,吃下气味浓郁的块菇,会让他梦境连连。梦中,亡妻重回他的身边,两人相聚,亲密悠悠。回忆与梦境交织成为奇幻的篇章,卡巴萨置身诱人的异象之中,浑然忘却了现实生活,从此一心追求异象中的启示与爱情的救赎。
古斯塔夫·索宾写下这部优美动人的小说,超现实的梦境与普罗旺斯的丰饶土地交织融合,透过松露的秘密,透过死亡、腐朽与重生,勾勒出恸失爱人的失落感受,梦境,哀伤,真实,动人。
作者简介
古斯塔夫·索宾,原籍美国的当代诗人小说家,定居普罗暗无天日斯将近四十年,他的文字淡雅细致,却不时透露出璀璨的激情,《纽约时报书评》盛赞他的小说漫着俄裔小说家纳博柯夫的音韵。
著有《风坚硬嘎嘎》、《气息的葬礼》、《走向平衡的字母》等诗集,以及书写普罗

图书标签Tags
小说,爱情,外国文学,美国,法国,普罗旺斯


下载链接

寻找松露的人下载

评论与打分
  •     一本淡雅的小书,没有高潮,没有起伏,没有生者对死者撕心裂肺的挂念,没有对世事无常的悔恨。一个是理所当然活在爱情之中人类之外的男人,另一个从自然中来归于尘土的女人,男人象春天中情欲初开的动物,女人象春天中开花结果的植物,这也许才是生命的初始状态。看完,只有羡慕,一辈子,如果生命没有受到凡尘的诱惑,该是多么幸运的事。
  •     可以看到一个男人为了女人会变成什么样子?爱情是毒药,果然是没错的.虽然认为这样的男人痴情到令人唾弃?(主观情感)却不能不折服与他的深情中......作者对语言控制力非常令我佩服很细致的表现出了一个深陷在绝望深渊里痛苦男人的形象,(可能他自己并不这样认为)
  •        看到这里:
       “就在此时,他们两人关系初萌之际,卡巴萨在他皮面的大笔记本中写下这句话:"或许,我们爱上的不是某个人,而是那个人与生俱来的一种距离,一种深度。"卡巴萨发现对他而言,距离,或是深度,来自对方,来自爱人稍纵即逝的影像,而他,你的爱人,回过头来成为其他事物的尺度,衡量万事万物。”
       一开始看到这里我挺奇怪的,这就是爱吗?这就是让卡巴萨在亡妻离去的悲痛中需要通过松露来安慰自己的始源吗?我不能理解。这样的爱,太过形象,没有真实的感觉。
       但是,慢慢看下去,似乎,又有点明白。
       当独身的卡巴萨在他的教室里遇见那个女孩儿,孤独神秘的茱丽叶塔,他似乎发现了什么生命中不一样的存在。而那是一种可以安慰他,可以陪伴他继续生活下去的依赖一般的力量。然后,他们相处,相爱。最后分别。
       我想大概是因为没有真正爱过的人是不能完全明白那种感觉的,所以我只是知道,那很动人,是一种神秘的连接人与人之间关系的感情,而那种感情能给予两人满满的幸福。但是,我不知道,要如何表述。。
       我很喜欢这本书。
       关于爱,关于依赖。
  •       我是在一次地铁的路程中读完这本书的。它既小又便宜,当时在中国图书网买的价格还不抵饭店的一碗白饭。
      松露,一种珍贵的菌类,一直是品味和身份的象征。倍受欢迎的德菲斯巧克力(Truffles)就因其外形酷似松露而得名。聪明的厂家,让名字与其美味相得益彰,无形间提高了自己的身价。
      如今越来越火的的鼎泰丰,有88元的松露小笼,有一种浓郁的特别气息,不能算香味,但有足够的吸引力,令人细细品味。
      这本《寻找松露的人》,刻画了一个冷僻职业的人,一段达不到幸福终点的生活,一个没有终点的寻觅......已经没有期望却日日寻找,已经了无生趣却还要继续,字里行间流露出无望的伤感,看完要小小的忧郁一下了。
  •       松露是梦境的药引,梦境是思念惟一的途径。他又在思念什么呢?仅仅是亡妻吗?
      
      普罗旺斯业已衰微的方言,卡巴萨家破败不堪的古老庄园。
      
      卡巴萨一家居住于此,已经八代。如今仅余他和寡居多年的老姑妈相依为命。他教授普罗旺斯方言,在冷门学系里担任兼职教授,薪水之低根本无法应付开销。为了保住祖先传下来的大片土地,必须支付大额的土地税,因此,恰恰是为了保住祖先的土地,他被迫每年都要卖掉一小块土地。
      
      在这部薄薄的小说里,看不到任何新的生命迹象。卡巴萨年过半百,孑然一身,他的世界充斥着业已失落的文字。古老的普罗旺斯高地方言依然湮灭。古语里所蕴含的物质生产形式早已丧失,而此种方言中又根本不存在描述情感和逻辑的词汇。这是和古老的城堡、中世纪式田园的一同消亡。蜂房已经废弃数十年,樱桃园土壤未翻,枝叶不修。长成的樱桃无人采摘,腐烂在泥土中。尽管卡巴萨的潜意识里深深留恋着这一切,正如他压缩开支,刻苦自制,以期保存这绵延八代的农庄一样,他无力阻止,只能通过消极的作为来减缓最终消失的速度。想必他自己也认识到这一点。卡巴萨年已老迈的姑妈则拒绝一切现代文明,从井里打水,自己生火做饭,她的女儿远走加拿大。当朱丽叶塔到来时,她为业已失去的女儿重新归来感到高兴。而朱丽叶塔一出生随即遭到遗弃,童年在不同的乡下孤儿院度过。诞生在一个饱受忽略的世界中,包裹在重重难言的呢喃里。就连朱丽叶塔遇到过的做废金属买卖的生意人,也都是没落的行业。
      
      在这旧世纪的古老的黄昏里,他们一道致力于保存那濒死的文化。朱丽叶塔每发现一个字,就像找到一个小天地。通过这些失落的文法和亡佚的字句,她寻找和确认自我存在的根基。茱丽叶塔令他感到迷恋,因为她的身形以及气质是带着古老而神秘的气息,让他想起在他童年时就早逝的母亲的身影。母亲和童年代表着永不复归的、亲切的往昔时代,而这一切又和农庄风情画融为一体。然后他们结合了。
      
      在朱丽叶塔怀孕之后,她和卡巴萨之间神秘的隔膜不复存在了,虽然卡巴萨暂时并不理解这一点。在某种意义上讲,朱丽叶塔通过新的生命来继续确认自己生存的价值,进而是对正在日益消亡的这个世界的新的继承。在腹中的胎儿夭折后,她放弃了一切研究,进而选择了对生的放弃。再也没有了新的补充,这终将颓塌的一切再无丝毫意义。
      
      通过松露带来的梦幻,卡巴萨终于意识到了这一切,松露搭起了与无法接近的世界之间的桥梁。于是小婴儿一天天成长。在酷似朱丽叶塔的表妹身上他听到了“喧响的瀑布声”,但当他想藉此进入他爱人的内心深处时,这瀑布变得寂然无声,他抱着的只是空洞的肖像,虚假的替身。
      
      于是,他对现实的一切更加不闻不问,一切都只有在梦里,爱恋已久的小婴儿终于呱呱坠地。在梦境的最极点,衰颓与新生合二为一。
      
      而此时,正是他一无所有的开始,田园梦的彻底终结。农庄将被改建为俱乐部,外围土地将变为高尔夫球道。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        法国人能写成这样就很CAO了。爱情与悼亡小说,故事有那么一点点,只是一点点特别。我的一贯偏见是,有几个法国人,几百年里有那么几个,非常行,但是大多数法国人很不行。他们的语感总是像刚吃了安眠药似的:“是夜,他梦到了两人,是两人没错,但却片段不全,只有短短的浮光掠影。”有点儿让人受不了。
      
  •       这是我看索宾的第一部小说。
      
      
      
       一直在找,有没有这样一本书,薄薄的,但可以写尽人的一生。
      
       从旧书柜翻出此书,是姐姐高中时期买的,装订都散了。
      
       我知道他,在薰衣草的故乡里呆了四十年。
      
      
      
       兴许我们有时爱的也只是那幻象,因为它包容了我们,尊重我们。只为我们等待。
      
       他不哭不闹,静静的,呆在那里。泪已流干,只是难过深深在心底。
      
       开始过起与世隔绝的日子,给予自己最低的标准,实行人类生活最简单的可能性。
      
      
      
      
      走了那么长的路途。依然乐此不疲。
      
      作者2005年在普罗旺斯长眠。
      
      就这样,耗尽一生。
      
      
      
      
      为了一场梦境,采撷梦露,只为梦中人。
  •       如果有一天,你与最爱的人幽冥两隔,试问如何才有继续缠绵的可能?像俄尔甫斯那样以笛声感动冥王哈德斯吗?还是如《西游记》里的乌鸡国国王那样静待太上老君的仙丹从天而降?前者需要天赋,后者寄于幻想,都非常人所能效仿,别担心,如果有一天死亡向爱情宣告了噩运,可以试试跟卡巴萨一起行走在普罗旺斯得天独厚的物产中,寻觅梦境的药引、重逢的桥梁,读罢《寻找松露的人》,如果你愿意成为诗人小说家古斯塔夫•索宾的梦想信徒,那么,松露将成为你弥合情殇的最佳良药。
      
      ----------------------------------原文分割线-------------------------------------
      她的身躯仿佛是抽空似的,只剩影像、气味和最浮面的轮廓。茱丽叶塔躺在床上,仿佛供人参观的木乃伊。至于做爱或性交,更是可像而知。卡巴萨呢,他抱着茱丽叶塔,或者说,他抱着茱丽叶塔的幻影,仿佛抱着云朵,或是迎风暗影的飘忽轮廓。他无比温存地搂着这位美丽的缺席者,让她贴着他,双手抚过她的光滑秀发,同时在她耳边低语,用两人共享的垂死语言,诉说他地老天荒、永不止息的爱恋。
      ----------------------------------原文分割线-------------------------------------
      
      
      作为普罗旺斯最具代表性的珍馐佳肴,松露在索宾精心营造的后现代语境里,成为集诗歌意象与引路先知于一身的爱情图腾,更显示了其独具一格的珍品魅力。小说开头从语言学教授卡巴萨在橡树林里苦苦追寻苍蝇的踪迹开始,引出了对于松露的牵挂与执着,甫一落笔便具悬念味道,把情节的缰绳拉得紧绷无比,似乎一松手便可放倒回忆三千,第一部分在朱莉叶塔重又光临卡巴萨梦境的忧伤耳语中戛然而止,以一个经典的侦探式开头把观者打进了回忆的漩涡,第二部分的追叙也就顺理成章。
      
      
      ----------------------------------原文分割线----------------------------------
      言语,偶尔出现的句子,可能意味着什么的话语片段,在卡巴萨听来,都像是冲上隐形防波堤碎裂的泡沫,或者某种近乎失传的文章勉强可读的片段。
      
      茱丽叶塔就在那样的广袤之中捡拾名词,选择分词,一如其他人可能摭拾金盏草、草药或是带着斑点的蘑菇。
      ----------------------------------原文分割线----------------------------------
      
      
      或许是职业之故,让卡巴萨对语言有了一种天生的敏感和由衷的热爱,间接影响了两人的相处将以语言学的方式进行:由于共同爱好踏上寻访失落方言的旅程,落花满地的普罗旺斯风情美景掠目而过,貌似平静相宜的生活以固有的逻辑悄然进行,师生恋早已不是什么新鲜话题,脉脉温情似乎有意掩埋黯然奔涌的巨流。在茱丽叶塔情到深处难自禁的回忆背后,是结局的一次悄然出轨,敏锐的读者马上可以捕捉到一丝不安的暗示,女同性恋象征的生殖阉割预告着女主角的流产,而茱丽叶塔编撰语言学著作时更加直白的隐喻,则将暗示推上了情节的正轨,悲剧的火车载着结局水落石出从旁呼啸而过,读者早已从轰隆隆由远而近的汽笛声中做好了替卡巴萨悲伤的准备。
      
      
      ----------------------------------原文分割线----------------------------------
      在两人初次邂逅的那个星期,卡巴萨就曾在他的皮面大笔记本里写道:“或许,我们爱上的不是某个人,而是那个人与生俱来的一种距离、一种深度。或许在他身上令人感伤的特质,或是他未曾抚平的一面,让他更加诱人。
      ----------------------------------原文分割线----------------------------------
      
      
      现在,卡巴萨可以在死神拉开的生死裂缝中体验最为深远的距离,文艺的甘露在寡居欲火的炙烤下不消多久便蒸发殆尽,独留谁都无法逃避的孤独,在时光的饲养下愈发壮硕肥大,足以压垮卡巴萨所剩不多的自慰与坚强。爱得越深,离别也就越无法接受,却让松露有机会叙写通神的传奇。
      
      
      ----------------------------------原文分割线----------------------------------
      唯有在失落的文法和亡佚的分词当中,她才能确认自己的出生地,也唯有透过这样的确认,她才能找到自己存在的依据。
      ----------------------------------原文分割线----------------------------------
      
      
      松露从萌芽到成熟需时九个月,与人类的预产期相近,卡巴萨对松露孤注一掷的用心与关注,平行地流淌着对流产胎儿剪不断理还乱的思念,因婴儿降生一步步逼近所做的一切努力,在梦境最终破碎前又显得如斯无力,梦境支撑起现实无法兑现的一切,犹如虚荣王后用来断定美丑的魔法神镜,先给你一个看似笃定的承诺,然后再由玩世不恭的上帝无情反悔,最多也就留给你一个似有还无的信物,比如与卡巴萨空房相伴的桃花,在国家机器与公共契约破门而入之前,还能伴着所有失落与残存的慰藉,无知而幽香四溢地绽放。
      
  •       当你诚心实意地思念一个人时,他就会出现。哪怕只是在梦里,哪怕只是镜子里的一个幻影,哪怕只是毫不相干的陌生人身上散发的那股熟悉的水果味;点点滴滴,丝丝渺渺,你知道他就在身旁,从未远去。
      
      教授普罗旺斯方言的兼职教授、农庄主卡巴萨,寻根的痴迷方言的女学生朱丽叶塔,在寻找记忆中的母亲和父亲形象的过程中,他们相互吸引。生活变得如此美好,一起访寻古老方言的词汇,可卡巴萨不时还是感觉两人间有一种距离感。
      
      有一天,朱丽叶塔怀孕了。她在女儿身上寻找自己的生命,开始觉得完满;卡巴萨有了危机感,怕这个小孩打扰他们的两人世界,他嫉妒。
      
      恶意、嫉妒可以扼杀一个生命么?
      
      不管怎样,朱丽叶塔流产了,她被诊断为不孕。自此她觉得生命失去了留存的意义,渐渐脱离这个尘世。尘归尘、土归土。
      
      到头来,发现根植于不同的层面,一个玄武岩,一个花岗岩。卡巴萨在歉意、悔恨和思念之中,凭借黑色块菇的魔力,一步步怀想着把婴儿生了出来。他整天关心天气、寻找松露,无心上课,慢慢和外界隔绝,和思念女儿的老姑母一起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结尾处,他采了桃花来装点房间,迎接新生儿,完全没有意识到外面的翻天覆地的变化,文章到此戛然而止。十分巧妙。
      
      卡巴萨,朱丽叶塔,米列欧姑妈,玛格莉,很简单的人物关系,很简单的故事,因着这一份幻想,又是如此美丽。从这短文中,你可以看到爱情、母女情,还有很多。也许你会反思自己,下定决心要多给一点时间来陪伴父母,也许你会考虑调整与爱人的相处方式,也许你觉得可以借鉴故事的叙事手法——总之这是本好书,可以在睡前读一下,让你的内心得到一点触动。
      
  •       爱情可能是两个卑微的人所能做的最崇高的事~
      爱情让我们孤独 却由此绝处逢生 内心繁花盛开~
      卑微的心由此充满悲伤而又喜悦的活力~
  •        或许,我们爱上的不是某个人,而是那个人与生俱来的一种距离,一种深度```````````每看一本书我总会在自己喜欢的语句上做上标记,或许是为了日后要把书借给某人,能表达我在生活中难以启齿的。
       这本我就标了这一句。并不是因为此书没有好的语句,只是我不太喜欢。译者的简介太过自谦,以至于让一些本是靠这行行走江湖的人感到羞愧,自问是否黔驴技穷。我觉得此书的意境译者表达的不太到位,虽然我只是个二流读者,或许更差一些。
       这个故事不是什么悲剧,要是拍成电影的话,我想会是部惊悚片,恐怖片,悬疑片~~~~~~~~~~
  •       这是本美国诗人写的小说,作者古斯塔夫.索宾,侨居普罗旺斯近四十年,全书弥漫着法国南部森林的潮湿和熏衣草的味道。看完了,可以把彼得梅尔的《品味》卖了废品。
      
      译者是个七十年代的女孩,穆卓芸,短短的介绍说她“现在为饭店救生员,闲暇时从事***”,当时对这样的背景有点失望,看了几页,发现文字***非常优雅,顿时觉得自己是个势力眼,去挑剔译者的教育背景,文学专业等实在无聊。林语堂说“教书人中也有不读书的”,自己检讨带了知识分子的有色眼睛,变得狭隘起来。
      
      书中的文字,扑面而来的自然和原始,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样的叙述方式已经与那些欧美讲究普罗旺斯度假的“名人墨客”有了明显区别,带有新鲜泥土和质朴味道的文字浸透整个故事,虽然故事的情节有些单薄,却从头到尾都是法国乡间的舒缓和浪漫。一个孤独自闭的中年语言教授爱上了纯洁自然的女学生。短暂的婚姻因女孩的病逝而开始了两人漫长梦中约会。而唯一的灵媒就是被西方贵族珍为世间“黑黄金”的松露。于是书中以法国自然节气展开松露的生长过程,教授寻找松露的独特技艺和迷恋食下松露后产生的性欲与幻觉成为主要情节。
      
      梦境和现实的交换,爱情和生育的关联,成为生命的主要意义,人类跟其他动物一样,生存的目的是为了完成上帝的旨意-繁衍。其中爱情,性和孕育都是过程,人在过程中享受和忍耐,放弃和追求,学习和体验而已。
      
      有爱却没有果实的生命也许真的不算完美,所以激发人类寻找成就感或者释放博爱的欲望,企图在其他生命中留下自己曾经活过的痕迹。
      
      而那些有了果实却失去爱的生命,也许已经走完了生命的意义,活着只是一种惯性。
      
      爱是生命存活的环境,这里的“爱”是人类对自身之外的释放,不是那些声称“对自己要好一点”的美容院常客或者高尔夫球场上的啤酒肚的“自爱”。
      
      一本淡雅的小书,没有高潮,没有起伏,没有生者对死者撕心裂肺的挂念,没有对世事无常的悔恨。一个是理所当然活在爱情之中人类之外的男人,另一个从自然中来归于尘土的女人,男人象春天中情欲初开的动物,女人象春天中开花结果的植物,这也许才是生命的初始状态。
      
      看完,只有羡慕,一辈子,如果生命没有受到凡尘的诱惑,该是多么幸运的事。
      
  •       这是一个为了爱而忘我,以松露连接梦境,在虚幻中寻找亡妻的悲剧故事。
      
      故事的主角卡巴萨,在大学教授普罗旺斯方言时,结识了神秘的女学生朱丽叶塔,虽然年龄相差二十五岁,他却无法自拔的爱上了她。然而在朱丽叶塔怀孕并流产,身心交瘁香消玉殒后。卡巴萨仍是放不下亡妻,如行尸走肉般过活。在某日吃过松露,在梦中竟然与亡妻相会,更是终日盼望松露的产期,最终迷失于幻境中无法自拔。
      
      这本书只有短短的几十页,看完后,我第一感想是:很美,整本书都呈现出一个灰色的普罗旺斯,所有的颜色随着爱人的离去而退色。作者笔下细腻的描绘出的乡间景色,以及挖掘松露的过程,到那奇幻般的梦中仙境,让读者都忘记了什么是现实。这并不是个复杂的故事,所有的爱情都有着相似的模式,每一位作者却能写出不同的感觉,而这位作者笔下的爱情,是那么的令人心碎。一种近乎于疯狂的迷信,令一个如此痴情的男人为了维系那梦中虚无飘渺的爱情而无法自制地转为对松露的崇拜。
      
      值得一提的是这间湖南文艺出版社最近出了不少台湾大块文化翻译的书,译者、装祯和纸质都和大块文化是一模一样的,可是价钱却便宜了四五倍。而这个系列的风格包罗万象,不过都是比较现代的小说。
      
      http://www.3coffin.com/index.php
  •       盛夏是轻薄露透的世界。另外一个清凉世界应该是阅读。
      手边的小说就像是设计可爱的notebook,淡绿色的简约封面正是夏天恰当的随身物。
      但是书里有沉重的风刮过来,把主人公带向万劫不复的深渊。旁观的读者只能像是进入到一些奇思异想的电影,把故事看作纯粹的梦境。
      
      “松露是梦境的药引,梦境是他思念的唯一途径。”《寻找松露的人》是真正纯粹的爱情小说,它的宣传如是说。
      “或许,我们爱上的不是某个人,而是那个人与生俱来的一种距离,一种深度。”作者如是写。
      只是在教授卡巴萨的回忆中不断出现的女人,是整个故事真正的主角。她最初在荒地上独自行走,荒野如此空旷,只有语言划定空间,指引方向。她就在那样的广袤中拣拾名词,选择分词,就像别的人可能采摘金盏草、草药或者斑点蘑菇一样。她像是孑然身处一片荒漠当中,然而,这荒漠不但吸引着他,更刺激着他,使他兴奋。的确,在那变动游移的空间里,他的博学和她的失落,实在不相上下。从一开始,他便希望用声音去填补她,用词语激荡她冗长的沉默。
      这是两个人相遇的开端和场景。
      在早一些的世界里,风雨雷电,所有的天象和节气影响着植物,在所有条件都很不容易地被满足时,那植物就生长成有魔力的神奇之物。
      月亮的圆缺对一棵松露是重要的,夏天的一场大雨决定了第二年一株深藏不露的根茎的形状。最神奇的那些植物以食物的方式影响着人,或用色彩、香味和魔力引导着人的梦境。
      在这个神奇的故事中,松露成为思念的唯一媒介,同时又是迫人痴狂的迷药。
      我们吃水果,选择蔬菜,买花,走在街道边的梧桐树下,我们对植物的感受仅此而已。而这是一个虚幻的世界。
      真实的生长完全看不到了。我们是瞎的。一株小小的蘑菇如何顶开松针层,在夏天的雨中破土而出;一朵野百合如何在崖边怒放并且凋谢;一大片的野生蔷薇如何在几十年间相互纠缠成巨大的花墙;我们无法揣测。
      我们的想像力已经达不到月亮、露水和刺梨的世界。
      我们所吃的食物,再也不能带着我们入梦。
      所以没有了连续展开、日日递进的美妙夜晚。
      
  •       ——读古斯塔夫·索宾(Gustaf Sobin)的《寻找松露的人(The Fly-Truffle)》
      
      从茱丽叶塔在课堂上专注的眼神,普罗旺斯高地的古语教授卡巴萨就知道自己的话进入了她的内心世界,她也是悉心感受来自他的信息。两人恍若与生俱来的和谐,注定他们的相恋。
      
      卡巴萨把茱丽叶塔带回住处,古老的农庄,满怀爱意,照顾进入他生活的女孩。白天两人走访残存古老文化的遗址。夜晚炉火跳跃中,茱丽叶塔依偎着卡巴萨听他用古老的语言读书。
      
      茱丽叶塔常以困惑的语气问他“为什么”给予她这么多的关爱。卡巴萨从茱丽叶塔的身影中依稀看到病弱母亲年轻病弱的身影,惊动了他深藏心底的母子相依为命的童年记忆。也许是对逝去回忆的渴望,对距离感的迷恋,卡巴萨爱上了比他年纪小了近一半,神情中带着疏离的女孩:“你对我的意义远远超越世上一切事物。”他说。
      
      茱丽叶塔出生便遭遗弃,生活在一个饱受忽略的沉默世界。对亲情的记忆只在梦境闪现。她只梦见父亲的手,与卡巴萨的手相仿。她渴望亲情、爱情又时时躲避真正的心灵交流,即使在她和卡巴萨亲热时她表现得像个旁观者。她以疏离的态度生活,直到怀上她和卡巴萨的孩子。
      
      不幸的是,孩子流产了。孩子的死亡无疑是对她最冷酷的提醒:她永远是被遗弃,一无所有的孤儿。她绝望了,决定放弃这个世界,放弃自己的生命,只在临终前时以紧紧的拥抱倾诉对这个深爱的男人的最后眷恋。
      
      卡巴萨深知自己从来没有拥有过茱丽叶塔,她所做的一切是为漂泊的生命寻找根。茱丽叶塔的消失带走了卡巴萨灵魂。梦的碎片中,他捡起的是茱丽叶塔一句句“为什么”的追问,他感受到茱丽叶塔寻觅背后的凄凉无助,以前没帮她达成心愿而痛苦。
      
      他要召唤梦境,在梦境中与茱丽叶塔相逢,帮她重新怀上孩子,让一个孩子陪伴在她的身边。唯一能引导他进入梦境的就是松露。为了达成茱丽叶塔的心愿,他四处寻找松露,追踪苍蝇,翻开冻土,丢掉工作,直至破产……
      
      《寻找松露的人》该是本适合在冬天阅读的书——在冰天雪地的时候从书中透着清冷寒气的绝望中撷取人性和爱情的暖意。
      
      书的翻译略有欠缺,语言节奏、含义没能很准确地展示原著的意境。译文的节奏稍嫌利索,少了点梦幻呓语般的飘忽和迷离。书第一章中某段文字的中英文对照如下:
      
      Each day, all day, he'd bide his time, waiting for the night in which—quick, brilliant, self-extinguishing as some meteor trail—he might catch glimpses of that cherished being.
      
      每日每天,无时无刻不在等待夜晚到来,好去捕捉他的热挚爱,捕捉她的浮光掠影,迅疾、明亮、自生自来,一如流星划过天际。
      
      这个差别,也许缘自译者穆卓芸那颗年轻、充满热情和活力的心。
      
      从某种意义上说,普罗旺斯在《寻找松露的人》中已不仅是一个地域,而更接近于精神的家园,象征着一种古老文化的凝聚力。它使有着相同爱好的卡巴萨和茱丽叶塔紧密结合,共享古老语言的魅力。松露则像那些深藏记忆中的美好时光,寻找松露的艰辛一如找回失落的往昔,跨越一段与生俱来的距离。
      
      作者古斯塔夫·索宾(Gustaf Sobin)曾设想,某天Orpheus§的精神能够重回我们身上,捣毁内心的阴暗,使我们坚定不移地越过黑暗,找回那些失落的梦想。茱丽叶塔就是Orpheus的化身,引导着卡巴萨穿越黑暗,走向与爱人的重逢。
      
      http://www.unicornblog.cn/user1/1/5562.html
      
      
  •       松露,以及死亡后的精华
      于是
      
      
      《寻找松露的人》是买了几个月的小说,恰逢国庆病中观赏。FROM TO系列中的一本。之前只读完了《普契尼的蝴蝶》,是嫁接在一宗谋杀案上的媒体势力论。
      很多人受到第一眼的诱惑,在于封面和简介中所写的那句话,松露是梦境的药引,梦境是他思念唯一的途径。
      之前很多人不晓得什么是松露。但是只要稍微了解一些法国饮食和普罗旺斯书籍的人都会隐约知道:松露是可食的,相当稀有,并很昂贵,香气奢靡令人难以抗拒。我后来在床边也随手抄起那著名的普罗旺斯系列,是美国广告人彼得梅尔写的口水书,其中也自然提到松露,但世俗之极,论及相关的乡俗市场,以及对松露品质的描摹分类。
      所以我们无从得知,这种浪漫的药引功能是杜撰、传说、还是纯粹的文人的妄想。说是虚构都觉得有点弱,因这故事实在脱离尘世。
      
      所有人都会坚信,这是一部关于爱情的小说。古语言学家、大学讲师卡巴萨爱上了女学生茱丽叶塔,一起住在了祖上留下的普罗旺斯高地的农庄里。两人在山泉旁初次做爱,打破了若即若离的师生感情,并相约共同在这高地乡村探访水车、仓房和老人身边的古老语言。但茱丽叶塔腹中的胎儿死去,她也随后跟着离去。留下卡巴萨陷入深深思念,唯一的离奇办法便是在梦境中延续爱情,乃至生育。她在梦境中等待他,他为了让梦境年年月月地继续,便搜索地下深至一米的松露。他为此追踪苍蝇,追踪霜冻,着急地赶在桃花开放之前挖掘最后的松露,只为了看到梦中的爱人顺利生产,令那个天大的秘密成真。他为此魂不守舍。是的,几乎可以从字面意义上说,灵魂和肉体都不能再守舍。他为此丢了工作,为了酷似茱丽叶塔的表妹卖了农庄。他和姑妈逐渐生活进了无电、无自来水、无电话的古老境界,浑然不觉有何不妥之处。他也看不到推土机在地平线上逼近家园,如同看不见帐单和解雇信函。
      一个人为了梦中的幸福,就这样不曾发现,身边的现实一点一点被蚕食。
       他们都说,这是爱情。
       我看到的却不是。这不是爱情的一般状态。
      这是生于恍惚现实感中的人对死后精华的痴迷。是一种最提纯的、最无助的怀念,因为丧失了灵肉的根基。
      
      卡巴萨自己便是精通古老语言的教授。普罗旺斯高地的古语已几乎无人使用,因为古语关注的物质形式业已丧失,古语又没有用来表述情感和逻辑的词汇。所以古语的死亡,几乎等同于古老世界、乡村田园的死亡。而他在留恋。他不知道自己留恋的程度。如同他对待那个几个世纪的农庄一样,废弃的蜂房已经几十年颓废在那里,始终无人插手进行终止或是再造。
      茱丽叶塔令他感到欣慰而迷恋,因为她的瘦长身形以及附带的气质是古老的,让他想念起母亲。在壁炉旁为她(她)搬动一把椅子,便是那样的氛围。他于是感到不可遏制的爱。
      茱丽叶塔是一个孤儿。她企图从古老言语的探访中找到自己的家乡,自己存在的根基。她爱上他,似乎没有更多理由,也没有更多过程。仅仅是学期结束时,他们有了一次交谈的机会,她便带着皮箱跟他去了农庄。之后,他们做爱的时候,她若即若离的深情、自身所携带的距离感令这个男人着迷。而她同样在迷失中。她选择了桑蚕业语汇作为研究对象。但终止于残酷又现实的一道工序。她接受不了养蚕女工在蚕们织茧之后将它们扔进沸水,让蝶彻底死亡,让蚕的精心毁于一旦。男人和女人在此争论,这便是养蚕的目的啊!不,蚕织茧的目的是为了养出蝶。
      在她腹中的胎儿死亡后,她的研究工作正式告以终结。因学究的假象再也负载不动身心真正的渴望。假如人们可以将寻根寄托于学术、爱情或是生养,那,这是一次被证实了的失败的移情。
      到此为止,是女人对生的放弃。
      之后,是男人继续对死后精华的追踪。
      松露说是块茎、类如蘑菇样的食物,不如说也是腐败的产物。得自于肥沃的土壤、四季的轮番辉煌和死亡、动物的遗骸、再于冰冷中酝酿香气,在开春的时分迅速腐烂,是腐烂物自身的腐烂,然而在那个临界点,便成精华。要寻找松露,人们依靠猪和苍蝇。它们对这种奇异的香味特别敏感。
      男人相信,上好的松露炒蛋便可诱引梦境,并且是有爱人的梦境。在我看来,这是最提纯的死亡美学。
      
      在书中,我们还不得不注意到米烈欧姑妈。当充满迷茫和古旧气质的茱丽叶塔出现在农庄里,她也似乎获得重生。她是一个始终坚持用打井水和点蜡烛的方式生活的老派老人。她误以为茱是她失散多年的女儿玛格莉。老妇人是如此期待,以至于最终也进入卡巴萨的松露梦境中,帮助最后的茱顺利生产。老妇人苍老的手亲自迎接出了卡巴萨的孩子。这三代迷失的人在最后的梦境中团聚。
      
      那个神秘的玛格莉是不是一个骗子我们无从得知。我们只是仿佛意外地发现她和茱也长得很相似。这样一来,所谓的爱情就变得更加可疑。
      她最终甚至不被亲生的母亲相认。但在现实中,似乎并没有造成什么恶劣的后果。只是令伤心的老妇人坚信,哦,不,我的玛格莉在天堂里。我尤其喜欢这个时候,作者写道,老妇人在黑暗中转身离去,脚步跟随烛光,仿佛踩着“光的水坑”。
      
      所以假若要我推荐这本书,我必将提及这里无处不在的死亡的精华感。从语言,到梦境,到药引,无一不是。
      假如有人还要强调爱情。那我也不必附和。
      
      
      
      于是
      
      
      《寻找松露的人》是买了几个月的小说,恰逢国庆病中观赏。FROM TO系列中的一本。之前只读完了《普契尼的蝴蝶》,是嫁接在一宗谋杀案上的媒体势力论。
      很多人受到第一眼的诱惑,在于封面和简介中所写的那句话,松露是梦境的药引,梦境是他思念唯一的途径。
      之前很多人不晓得什么是松露。但是只要稍微了解一些法国饮食和普罗旺斯书籍的人都会隐约知道:松露是可食的,相当稀有,并很昂贵,香气奢靡令人难以抗拒。我后来在床边也随手抄起那著名的普罗旺斯系列,是美国广告人彼得梅尔写的口水书,其中也自然提到松露,但世俗之极,论及相关的乡俗市场,以及对松露品质的描摹分类。
      所以我们无从得知,这种浪漫的药引功能是杜撰、传说、还是纯粹的文人的妄想。说是虚构都觉得有点弱,因这故事实在脱离尘世。
      
      所有人都会坚信,这是一部关于爱情的小说。古语言学家、大学讲师卡巴萨爱上了女学生茱丽叶塔,一起住在了祖上留下的普罗旺斯高地的农庄里。两人在山泉旁初次做爱,打破了若即若离的师生感情,并相约共同在这高地乡村探访水车、仓房和老人身边的古老语言。但茱丽叶塔腹中的胎儿死去,她也随后跟着离去。留下卡巴萨陷入深深思念,唯一的离奇办法便是在梦境中延续爱情,乃至生育。她在梦境中等待他,他为了让梦境年年月月地继续,便搜索地下深至一米的松露。他为此追踪苍蝇,追踪霜冻,着急地赶在桃花开放之前挖掘最后的松露,只为了看到梦中的爱人顺利生产,令那个天大的秘密成真。他为此魂不守舍。是的,几乎可以从字面意义上说,灵魂和肉体都不能再守舍。他为此丢了工作,为了酷似茱丽叶塔的表妹卖了农庄。他和姑妈逐渐生活进了无电、无自来水、无电话的古老境界,浑然不觉有何不妥之处。他也看不到推土机在地平线上逼近家园,如同看不见帐单和解雇信函。
      一个人为了梦中的幸福,就这样不曾发现,身边的现实一点一点被蚕食。
       他们都说,这是爱情。
       我看到的却不是。这不是爱情的一般状态。
      这是生于恍惚现实感中的人对死后精华的痴迷。是一种最提纯的、最无助的怀念,因为丧失了灵肉的根基。
      
      卡巴萨自己便是精通古老语言的教授。普罗旺斯高地的古语已几乎无人使用,因为古语关注的物质形式业已丧失,古语又没有用来表述情感和逻辑的词汇。所以古语的死亡,几乎等同于古老世界、乡村田园的死亡。而他在留恋。他不知道自己留恋的程度。如同他对待那个几个世纪的农庄一样,废弃的蜂房已经几十年颓废在那里,始终无人插手进行终止或是再造。
      茱丽叶塔令他感到欣慰而迷恋,因为她的瘦长身形以及附带的气质是古老的,让他想念起母亲。在壁炉旁为她(她)搬动一把椅子,便是那样的氛围。他于是感到不可遏制的爱。
      茱丽叶塔是一个孤儿。她企图从古老言语的探访中找到自己的家乡,自己存在的根基。她爱上他,似乎没有更多理由,也没有更多过程。仅仅是学期结束时,他们有了一次交谈的机会,她便带着皮箱跟他去了农庄。之后,他们做爱的时候,她若即若离的深情、自身所携带的距离感令这个男人着迷。而她同样在迷失中。她选择了桑蚕业语汇作为研究对象。但终止于残酷又现实的一道工序。她接受不了养蚕女工在蚕们织茧之后将它们扔进沸水,让蝶彻底死亡,让蚕的精心毁于一旦。男人和女人在此争论,这便是养蚕的目的啊!不,蚕织茧的目的是为了养出蝶。
      在她腹中的胎儿死亡后,她的研究工作正式告以终结。因学究的假象再也负载不动身心真正的渴望。假如人们可以将寻根寄托于学术、爱情或是生养,那,这是一次被证实了的失败的移情。
      到此为止,是女人对生的放弃。
      之后,是男人继续对死后精华的追踪。
      松露说是块茎、类如蘑菇样的食物,不如说也是腐败的产物。得自于肥沃的土壤、四季的轮番辉煌和死亡、动物的遗骸、再于冰冷中酝酿香气,在开春的时分迅速腐烂,是腐烂物自身的腐烂,然而在那个临界点,便成精华。要寻找松露,人们依靠猪和苍蝇。它们对这种奇异的香味特别敏感。
      男人相信,上好的松露炒蛋便可诱引梦境,并且是有爱人的梦境。在我看来,这是最提纯的死亡美学。
      
      在书中,我们还不得不注意到米烈欧姑妈。当充满迷茫和古旧气质的茱丽叶塔出现在农庄里,她也似乎获得重生。她是一个始终坚持用打井水和点蜡烛的方式生活的老派老人。她误以为茱是她失散多年的女儿玛格莉。老妇人是如此期待,以至于最终也进入卡巴萨的松露梦境中,帮助最后的茱顺利生产。老妇人苍老的手亲自迎接出了卡巴萨的孩子。这三代迷失的人在最后的梦境中团聚。
      
      那个神秘的玛格莉是不是一个骗子我们无从得知。我们只是仿佛意外地发现她和茱也长得很相似。这样一来,所谓的爱情就变得更加可疑。
      她最终甚至不被亲生的母亲相认。但在现实中,似乎并没有造成什么恶劣的后果。只是令伤心的老妇人坚信,哦,不,我的玛格莉在天堂里。我尤其喜欢这个时候,作者写道,老妇人在黑暗中转身离去,脚步跟随烛光,仿佛踩着“光的水坑”。
      
      所以假若要我推荐这本书,我必将提及这里无处不在的死亡的精华感。从语言,到梦境,到药引,无一不是。
      假如有人还要强调爱情。那我也不必附和。
      
      
      
  •     书摘么?
  •     一部分为原文。一部分是我的评论。穿插进行。谢谢。
  •     译者是个七十年代的女孩~~~~~~~对我来说是个姐姐了。我不懂翻译,所以没有理由指手画脚。总感觉人太过自谦是不是有点虚了。看管白话文的会觉得字行之间是在POGO。
  •     我也一开始小看了译者,可是她自有一种清新自然的味道,不错的
  •     松露则像那些深藏记忆中的美好时光,寻找松露的艰辛一如找回失落的往昔,跨越一段与生俱来的距离。
      
    某天Orpheus§的精神能够重回我们身上,捣毁内心的阴暗,使我们坚定不移地越过黑暗,找回那些失落的梦想。茱丽叶塔就是Orpheus的化身,引导着卡巴萨穿越黑暗,走向与爱人的重逢。
    说的多好!
  •     和梅氏的笔法完全不同,新经典会出
  •     作者笔下普罗旺斯闲适的生活非常令人向往。,我肤浅了。。。
  •     还没看,拿到书心情还是很好
  •     但是幸福感却越来越少。希望通过这本书感受下人家的幸福。,写的轻松幽默
  •     不是全手绘的书,不一定唯美
  •     展现了法国人的生活,还是蛮有意思的
  •     只要足够勇敢,价格很便宜
  •     给女朋友买的,很喜欢着书
  •     以前就买了普罗旺斯的一年然后就一直在等继续出版,不知为何都没有包装啊
  •     适合临睡前静静地品味,没有什么深度
  •     十分喜欢彼得梅尔的书,也是一种幸福。
  •     作为指南若更详细更贴心就可以打5星了。,不过多看几遍就觉得挺有意思的
  •     的确如大家所说,这是一本比较详细解法国南部绍普罗旺斯的旅游书籍
  •     因为想了解一下马赛,好书值得一读
  •     那就是普罗旺斯。,喜欢彼得。梅尔的作品
  •     挺不错的,还米有出过国的人飘过~~~~~~~~~~~
  •     想去尝尝看书中所写的艾回酒,一切都打折。仅物流可以
  •     羡慕普罗旺斯的生活,特别适用自由行方式的旅游。
  •     字里行间流露的都是美好,很详细的描写了普罗旺斯当地生活和风景、很喜欢!
  •     算不错的小书,阅读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