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0年的婚事

1950年的婚事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11-1
出版社:作家出版社
作者:马步升
页数:399
书名:1950年的婚事
封面图片
1950年的婚事

内容概要
一九五○年,新中国第一部《婚姻法》颁布实施,旨在解放妇女,破除不平等的婚姻制度。革命老区子午县的妇女在激进派干部的动员下,云集县城,坚决要求离婚,由此引发了一场由妇女为主角的群体事件,无数家庭濒临破裂。在这个时代背景下,形形色色的男人女人纷纷登台亮相;战友之间,战争年代产生的恩怨在新形势下延续,而在共同利益下,又不得不互相维护;少数人手握重权,成为年轻女性的宠儿,玫瑰之约频频,只恨分身乏术,而大量的老兵却婚姻无着,陷入深度的情感焦虑中……
作者简介
  马步升,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就读于鲁迅文学院和北京师范大学研究生院。曾参与第六届、第七届茅盾文学奖初评工作,甘肃小说八骏之一。发表小说、散文及学术论著四百余万字,多次获国家及省级文学奖。代表作有长篇小说《女人狱》、《青白盐》等;小说集《老碗会》、《哈
书籍目录
第一章 两匹性情中的马
第二章 靠山堡惨案引出一道死命令
第三章 屁股底下的事情
第四章 县长家的日常风景
第五章 一个绰号狼茬婆的女人
第六章 县长当街撒风情
第七章 县长对一个人的直觉
第八章 两个老革命之间的巅峰对决
第九章 趟不过女人河的革命者
第十章 把革命者捆绑成夫妻的全景展现
第十一章 革命夫妻也需要在婚姻的殿堂继续操练
第十二章 屠刀向老弱妇幼捅去
第十三章 今夜,县长有女人陪伴了
第十四章 革命者昏天黑地的蜜月
第十五章 革命者的爹娶了两房老婆
第十六章 县长遭遇两个疯疯癫癫的女干部
第十七章 因为女人避难的县长
第十八章 县长两次认不出自己的女人
第十九章 革命革到革命者家里
第二十章 县长女人送给县长警卫员一双新鞋袜
第二十一章 被县长当牲口使唤的女人
第二十二章 木样子向女人的屁股打去
第二十三章 龙凤羊肉馆的女人
第二十四章 要骂人吃饱肚子再骂
第二十五章 地委书记的绝版爱情
第二十六章 上司女人的胸部动不得
第二十七章 声名狼藉的漂亮女老板
第二十八章 县长遇袭
第二十九章 烂女人的真爱情
第三十章 公安局长和县长翻脸了
第三十一章 公安局长的手枪
第三十二章 县长深夜持枪闯进漂亮女医生的卧室
第三十三章 公安局长与县长和解了
第三十四章 惨案发生在身边
第三十五章 妇联主任的绝顶机密
第三十六章 县长一泡尿撒出的历史观
第三十七章 女人是这样奖赏男人的
第三十八章 无所不在的蛛丝马迹
第三十九章 有了漂亮女医生,病号自然就多了
第四十章 找不到对象的老兵把县委书记打了
第四十一章 关进牢房的战友还是战友
第四十二章 老兵的政治头脑
第四十三章 不灭口行吗
第四十四章 老兵的爱情绝招
第四十五章 县长手中的两把女人房门钥匙
第四十六章 女县长挺着大肚子走马上任
第四十七章 将革命进行到底

章节摘录
  第一章 两匹性情中的马  一九五0年的五一节,正是农历三月十五。
五一节是洋节日,还没有进入子午县普通老百姓的生活中,在子午县吃饭的公家人,差不多都是当地老百姓出身,也只是例行公事,按照上面的要求,该搞什么活动,照葫芦画瓢把场面应付过去罢了。
他们关心的只是,谷雨都好几天了,快要立夏了,夏田的冬小麦返青没有,返青率有多少,拔节了没有,拔节一柞高,还是两柞高,这都是大问题,关乎民生的没有小问题,话说,仓里有粮,心中不慌,国库里有粮,国家做事硬气,老百姓囤里有粮,民心安定。
  县长马赶山头天晚上睡觉前,就安顿警卫员小锤子给马加了精料,睡到半夜,心里不踏实,又去后院马棚查看了一回,看见他的那匹小光棍没有吃草料,慵懒地站在那里,表情木然,好像有什么心事,而小锤子那匹烧撂子却在津津有味嚼炒熟的黑豆,嘎嘣,嘎嘣,一嘴嚼出一片让人不打喷嚏不由人的豆腥味儿。
马赶山真的打了一个喷嚏,他往前赶一步,在烧撂子脸上轻轻扇了一耳光,嗔道:真是个烧撂子,吃草料都是这么不稳重。
烧撂子是爱显摆,爱吹牛,说话做事风风火火,一烧一撂的意思。
小锤子的这匹马就这毛病,他是县长的贴身警卫员,本来不离县长左右才合适,可因为烧撂子的缘故,一不留神,就把县长拉下一大截。
他想换一匹马,又舍不得烧撂子,有一次,把县长拉下半里远,他终于愤怒了,他打马返回,当着县长的面,狠狠地抽了烧撂子两马鞭,抽时,他觉得他的手在抖,县长也看出来他的手在抖。
县长说,小锤子,你打马干什么?小锤子嘟着嘴说,这马纯粹是个烧撂子嘛,人是警卫员,马也应该知道是警卫员,你看看它,光知道自己往前跑。
马赶山故意说,就是的,不合格的马,害得人也不大合格了,要不,给你换一匹适合警卫员骑的马?小锤子低了头,一手揉烧撂子的耳朵,意意思思地不说话。
马赶山知道他舍不得,便笑说:烧撂子有烧撂子的优点,总比死蔓子倭瓜好得多。
  烧撂子就这样叫出去了。
  小锤子心中不平衡,想到县长的马是儿马,牙口又小,便借机叫它小光棍,叫着叫着,连县长都顺口这样叫了。
小锤子很得意。
马赶山摸摸小光棍的头,轻声问:你心里不受活吗,想媳妇了吗,改天有空了,我一定给你搞一个攒劲媳妇来。
好像说到了小光棍的心里,它仰头打几个响鼻,低头吃上了。
马赶山瞥见烧撂子面前还有一堆黑豆,烧撂子正咀嚼得酣畅,便又轻轻扇它一个耳光,说:跟小锤子一个德行!他伸出大手,把烧撂子面前的黑豆抓起一把,匀给小光棍,看看还多,再抓一把匀过来,又抓了一把,在手里筛了筛,却把手掌摊开,让烧撂子在它的手掌里吃,烧撂子一点都不客气,两片厚嘴唇把他的手心磨蹭得很痒,他撂下黑豆,伸出食指戳一戳烧撂子的额头,说:什么人骑什么马,跟小锤子一个种系!然后,心满意足走了。
  大清早,马赶山和小锤子在县政府的大灶上匆匆扒了几口饭,小锤子急忙奔出去到后院鞴马,马赶山边往旱烟锅里装烟末,边给几个同吃早餐的政府科长交代完近日的工作要点,点燃烟锅,美美地抽了几口,一脚刚迈出食堂门槛,只见县委书记何自叙的警卫员小陈急乎乎大踏步赶来,差点跟他撞在一起,小陈抬头看见县长,一个急刹脚,后撤一步,慌乱敬礼毕,喘着粗气大声说:  “报告首长,何书记请你去县委开会!”  “我正要下乡,开的什么会?”马赶山不是生气,觉得有些沮丧。
  “报告首长……”小陈并不知道要开什么会,他只是一个警卫员,马赶山是知道的,他挥挥手说:“你先去吧,我马上来。
”  县委和县政府分别在两个大院,都是没收的财主的宅院,相距只有百米上下,马赶山没有骑马,走出几步,瞥见小锤子火急跟了上来,他回头斥道:  “我去开常委会,你跟到我后面吃屁吗?”  小锤子并不吃他这一套,双脚一碰,正色说:  “报告首长,保护首长安全,是我的职责!”  “仗都打完了,你保护我锤子的安全呢。
”马赶山笑着说。
  “表面的敌人消灭了,暗藏的敌人,人还在,心不死!”小锤子依然立正着,义正词严回答。
  “好吧,好吧,你要是能挖出一个暗藏的敌人,你就是大锤子了。
”  小锤子当然是绰号,他给马赶山当警卫员时,只有十六岁,警卫员是由勤务员升任的,当勤务员时,只有十四岁,男人的那个东西还没有发育起来,而子午当地人把男人的那个东西叫锤子,马赶山就顺便这样叫他。
没有骂人的意思,爷爷对自己最钟爱的孙子,或长辈对朋友家可爱的男孩,都这样叫的。
他又姓仇,仇又与尿同音。
起初,小锤子并不在意他这个绰号,都觉得这是首长和同志们对他的亲切,六年了,他已是二十岁的大小伙了,大家还这样叫他,他觉得难为情,县长这样叫他,他仍觉得亲切,别人这样叫他,他心里老大不乐意。
其实,县长也只有二十九岁,只是资历老,参加革命已经满十五年了,打仗极其勇敢,立功无数,在边区很有名的。
更让人佩服的是,他打过很多血仗、恶仗、硬仗,每战必冲锋在前,有几仗打下来,一个班,一个排,甚至一个连,或者只剩他一个,或者只剩几个人,可他从没受过伤,连轻伤都没受过。
他曾在各种场合扬言:哪个敌人要是能把我打伤,我让我妹子给他当媳妇,谁要是把我打死,在阴曹地府,我给他拉马坠镫!  ……
图书标签Tags
当代文学,小说


下载链接

1950年的婚事下载

评论与打分
  •     看了开头,其他还不错!
  •     挺喜欢王朔的。,毕业时居然找不到了!所以心心念念地又买回来一本。
  •     说是回忆起大学时光,但是口味还行
  •     这是一本有关责任与工作热忱的书籍,每星期坚持至少看两本书。《声音乐团》极力推介。
  •     听说好看,但是对莫言老师的作品很有信心。
  •     期待中。,到货及时
  •     不容置疑,公司作为给员工励志的书籍.,浓浓的情意
  •     是多个作家的合集,你怎么找到的?写的很烂的说。不过还是谢谢你留言。
  •     写武汉的书基本上都看过,一看就知道分量不轻
  •     必是经典,还没有打开
  •     没有能引起读者共鸣的东西!,把信送给加西亚!学会了好多秘密
  •     初中课文中李子俊的女人的一段描写记忆犹新,几个故事的合集
  •     没有一条路是重复的,撼动华文世界最新小說力作
  •     值得推荐,挺不错的小说。。
  •     书是好书,此书媲美《我与地坛》。有一种相伴超越生死
  •     也是几十年来的思想变化、生活变化。好书!,还有莫老师的百家讲坛!
  •     这本书内容很久以前在杂志连载中看过,上午看到了这本书一直看到刚才。阿宛哥的人很赞课也很赞书更赞。
  •     像艾薇儿一样去战斗,说想看。和俗世奇人内容一样。
  •     好好好,极具乡土气质。
  •     送给弟弟的,怎么能用自己的期待去评判一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