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太太的情人

邻居太太的情人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7-5
出版社:新世界出版社
作者:亦舒
页数:191
书名:邻居太太的情人
封面图片
邻居太太的情人

内容概要
  周志厚承继了三叔丰厚遗产,其中包括一层位于半山腰的顶级公寓。在这所公寓里,志厚结识了孤儿寡母的邻居太太,神交神秘房客,巧逢热情爽朗的前女友同事,邂逅娇媚风情女郎。事业超卓的志厚踌躇着,艳福不浅时却旧伤未遇。善良忠厚如他,该情归何处呢?  [亦舒语录]  你来敲门时他没心情开门,你声嘶力竭,匍匐在门前也没有用;待你受伤心灰意冷地走开,另一人轻轻走过,门却为他敞开,他顺利进入心扉。那道门不属于你,你进不去。  女人对自己如果不狠心,男人对她们就会狠心。  人们爱的是一些人,与之结婚生子的,又是别外一些人。  生命只要好,不要长。能够在有生之年找到你所爱的人,而你所爱的人也爱你,实已胜过人间无数的人了。  失去的东西,其实从来未曾真正地属于你,也不必惋惜。
作者简介
亦舒,原名倪亦舒,兄长是香港作家倪匡。亦舒于1946年生于上海,祖籍浙江镇海,五岁时来港定居,中学毕业后,曾在《明报》任职记者,及担任电影杂志采访和编辑等。1973年,亦舒赴英国修读酒店食物管理课程,三年后回港,任职富丽华酒店公关部,后进入政府新闻处担任新闻官,也曾当过电视台编剧。现为专业作家,并已移居加拿大。 亦舒十五岁时,就被报刊编辑追上学校来要稿,成为编辑们不敢得罪的『小姐』。当亦舒一露头角就迅速成名时,两兄妹就成了香港文坛上的两杂奇花。有人称之为奇迹,说亦舒、倪匡、金庸是“香港文坛三大奇迹”。金庸创作流行武侠小说,倪匡创作流行科幻小说,亦舒创‘流行’言情小说。 另有笔名梅峰、依莎贝和玫瑰等。  她美丽而豪爽,“有着追求理想的翅膀”,因之她的小说充满幻想色彩——虚无飘渺,却又执着而不肯放弃。她更具有敏锐的观察力与触觉, 有擅于将平凡的字眼变成奇句的才华,她的写作正如她的人,麻利、泼辣, 而又快又多,但即使换上十个笔名,读者也不难一下子从作品中把她辨认出来。   至今,亦舒的作品已结集出版的有七十种,代表作是《玫瑰的故事》、《喜宝》、等。

章节摘录
今年真不是周志厚的好日子。
  三叔周有洋急病辞世,女友姜成珊与他分手,本来拥有运动员身段的他因整日发呆,疏于练习,一日在镜子里看见自己,发觉双臂肌肉少了一圈,肩膀垮垮,一脸于思,忽然像个怨怼的书生。
  朋友很替他担心,尤其是公司伙伴罗承坚。
  承坚说:“我替你找个堪舆师看看流年。
”  “堪舆师是风水先生,算命先生才管流年。
”  “呵是,你比我更清楚,找区阳大师吧,他广告刊得大大,又时时上电视。
”  “不必了。
”  “听说你将要搬进三叔的公寓?”  志厚点点头。
  “他把所有财产留给你?”  志厚又颔首。
  “羡煞旁人,约值一亿元吧。
”  “没有那么多。
”  “你父母仍在伊轮上?”承坚问题多多。
  “昨日通过电话,他们正穿过巴拿马运河前往大溪地。
”  “真向往老夫妻可以如此逍遥。
”  “我同你就没有这样福气了。
”  承坚瞪他一眼,“谁说的?”  “你我还未结婚,何来老伴?需知一分耕耘,一分收获。
”  “我正朝正当路线出发,收获指日可待。
”  这时秘书进来说:“周先生电话。
”  区律师找他,“志厚,大门锁匙随时可以交给你。
”  “下午五时在公寓门口见面。
”  承坚知道了,“我也想去看看红棉路八号顶楼公寓。
”  志厚点点头。
  他很不起劲;要是成珊还在他身边就好了。
  想到成珊,他整张脸挂下来,一颗心“咚”一声跌到脚底,人分手,他分手,他特别惨情。
  两人出门去,乘罗承坚新置跑车,他当场表演车篷上下:“看见没有,十六秒钟自动升降,确是艺术与科技结晶,车内有卫星导航系统,最佳音响设备,按摩发热座位,声纳停车指示,八安全汽袋。
”  志厚看一看,“还有四只杯座,二人跑车,何用那么多杯座?”  人瘦了,西装有点松,看上去,志厚真有点憔悴。
  已有妙龄女郎走近称赞:“好车。
”  承坚居然十分谦虚,这样回答:“从甲点到乙点没有问题就是了。
”  他俩上车。
  承坚正解释车子扭力,志厚忽然问:“成珊到底不喜欢我什么?”  他的好友忽然动气;“都大半年了,还念念不忘。
她就是讨厌你这种婆妈。
”  志厚唏嘘。
  “姜成珊有什么好?心高气傲,目中无人,简直仇视男性,相貌身段又平凡普通,天天一套深蓝套装,职业尤其可怕,她是法医官!志厚,她愿退出,你家山有幸。
”  志厚不出声。
  “条件比她好的女子,不知凡几。
”  志厚仍然黯然。
  承坚把跑车驶上半山。
在著名的红棉路八号停下。
  区律师迎上来,说声“好车”。
  三人乘电梯到顶楼,区律师把门匙交给周志厚,志厚打开大门,心底喝一声采。
  整个都会就在露台下。
  他身不由己走出露台,只见两只皮蛋缸内种看老根盘缠的紫藤花,此刻开出花来,像艺妓头饰般一串串紫雾似花束香气扑鼻。
  志厚每年都来一两次,可是记忆中景色从来没有今日般动人。
  承坚说:“真静,一点声音也没有。
”  区律师说:“志厚,过两日来签字接收。
”  他刚要走,忽然想起一事。
  “对,志厚,忘记对你说,你三叔有一附带条件。
”  志厚转过身来,“是什么?”  “公寓整层面积三千三百平方尺——”  罗承坚“哗”一声。
  “其中五百尺是一间客房,通往后门,人客可自由出入。
”  志厚诧异,“有人要入住?”。
  “是,是你三叔一个朋友的女儿,她在上海有生意,这段日子有时会借住,先与你打一个招呼。
”  “是三叔男友抑或女友的女儿?”  “女友。
”  罗承坚好奇问:“旧情人?”  区律师点头,“那女孩叫王克瑶。
”  “旧情绵绵。
”  “真难得。
”  志厚在沙发上坐下来,“成珊若是嫁人生子,她的女儿有一日要来舍下借住,绝无问题。
”  罗承坚没好气,“人家才不理你,一早忘记你。
”  区律师说:“志厚,你是屋主。
你不反对最好,她周末来一两天不定,也许你们会成为好朋友。
”  “来,参观一下房子。
”  家具简单,摆设大方;三叔已在此住了超过二十年,是一般人口中的旧钱,自然含蓄。
  志厚只用一间睡房及一间书房。
  承坚说:“可请一百人客来狂欢。
”  志厚微笑,“生命对你来说就是狂欢。
”  “咄,像你,愁眉百结亦是一天,我看见都怕,当然要欢乐。
”  “你虽然少了半球脑、七条筋,这番话却有道理。
”  “今晚我女伴生日会,要不要来?”  “可有香摈冲身?”  “神经病。
”  “那我不来了。
”  “你干脆在此建一个姜成珊纪念馆,夜夜焚香默祷。
”  志厚想一想,“好主意。
”  “志厚。
我可否来借住?”  “无任欢迎。
”志厚一向大方宽爽。
  罗承坚看着好友;那姜成珊是睁眼瞎子,一辈子嫁不出去,无家无儿,孤苦终老。
”  “无故别出口伤人。
”  过两日。
周志厚搬进红棉路。
  那日绵绵微雨,露台上紫藤更加鲜艳。
  他看到红砖地上有一双黑色高跟木屐,上面用金漆描着牡丹花。
  志厚呆住。
  很明显,那个叫王克瑶的女子已经搬进来了。
  是什么样的女子穿如此娇俏的拖鞋?  当然不是一个法医官。
  想像中她亦穿黑色香云纱唐装衫裤;戴秋海棠叶翡翠耳环。
  与成珊是完全不同类型的女子。
  她不出来与主人招呼,志厚也不去打扰她。
  公寓宽敞,自一头走到另一头要好几分钟。
  志厚工作到深夜。
  他已习惯把工作带到家中做,他是一个计算机动画设计师,很多人以为周罗公司专负责画卡通,其然不止,世界也许有点丑陋,需要加工。
客户多数请周罗公司美化产品:美女在洗头之后,秀发亮丽得不似真的,光可鉴人,一丝丝都柔顺飞扬,连带她的肌肤都变得洁白无暇,发出晶光来……都由计算机逐格逐格做。
qtZ读书1688W_  志厚特别心细,工作效果特佳,客户赞不绝口,生意在淡市中源源不绝。
  针无两头利,忙得不可开交,就阻碍志厚发展更大的计划,本来有电影公司邀他合作,也只能暂时搁下。
  这天晚上,他在计算机上做一滴水的变化,客户是一种健康饮品,志厚需要做得使一个游泳健将自这滴水里跳出来。
  他对牢计算机荧屏直至眼倦。
  去年一位师兄决定辞职,皆因视网膜忽然脱落。
  开头他以为眼镜脏了,擦洗不已,到最后,顿悟,原来是视力出了问题。
用激光治疗修补后他再也不愿回到工作桌上,游山玩水去了。
时时电邮告诉志厚,在北美洲大湖飞线钓鱼乐趣无穷:与大自然接着一片,仰头可见金鹰飞翔,参天古树就在身旁。
  志厚并不特别向往,除非成珊与他在一起。
  成珊嫌他什么不好呢?突然提出分手。
  --“我还没有资格成家,工作繁忙,随时应召,望你见谅。
”  好象交迟了功课一样,一声道歉便可摆平一切。
  志厚不能形容当时的心情,他有点迷惘,手足无措,忽然恨爸妈生了他,想哭,又不敢有反应,只是忍耐的低下了头。
  他记得他问:“我有什么惹你生气?”  成珊答:“没有,不是你,不是你,是我。
”  她们都那样歉意,那样客气,事实上,每件事都与他有关。
  她不再爱他。
  想到这里,志厚放下工作,走到露台上。
  他好象听见游丝般音乐,侧耳细听,又听不见了。
  是客人乘夜阑人静享受乐声吗?  志厚也休息了。
  第二天一早,志厚发现厨房不锈钢冰箱门上有一张字条:“志厚:请代购一安士装加士比海勃路加鱼子酱,克瑶。
”  志厚放下咖啡杯。
  锌盘里有只小小空鱼子酱罐,以及一只贝母制的小调羹。
  食家认为用银匙吃鱼子酱会惹金属味,故此考究的人都用贝壳做的匙羹。
  志厚从来吃不出其中分别,他也不喜欢鱼子酱的味道,但是他很高兴王克瑶不是门外汉。
  一个女子半夜起来烤面包夹鱼子酱当宵夜……  志厚没有时间暇思,他需赶回公司开会。
  这份工作救了他,每当他想一眠不起之际,十多二十人催他开会。
  司机上楼敲门,秘书半小时内十个电话,罗承坚配了他家的锁匙。
  他能丢下他们骑鹤西去吗?恐怕不好意思。
  客户要求看那滴水的初稿。
  志厚把设想说出来,又放映小小片段。
  健康饮品公司代表看得目定口呆,他只不停说:“神乎其技,在下五体投地。
”  罗承坚笑,“一连三集,第二集是长跑手从水中冲出来过终点,第三集是篮球手投篮,你说怎么样?”  客户满心欢喜。
  稍后;志厚到茶水房斟咖啡,听到收音机内播放一首极其凄清的歌,他脱口问:“这是什么歌?”  秘书转过头来。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
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剪不断,理还乱。
是离愁,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  是它了,是昨夜若隐若现的乐声。
  那日,志厚特地早下班。
六时不到已回到家里。
  他刚用锁匙开门,对面大门忽然打开。
  “周先生?”  一个少妇倚在门边朝他招呼。
  [有什么事?”  那少妇肤色非常白皙。
淡妆,异常秀丽,穿戴考究,笑容可掬。
  志厚不敢正视,他微笑地眼观鼻;鼻观心。
  [我是你邻居伍太太。
”  “伍太太你好。
”  “叫我南施好了,我赞成睦邻,远亲不如近邻,所以特地来招呼一声。
”  “伍太太说得有道理。
”  她转头去叫人:“理诗,理诗。
”  一个十一二岁穿校服的小女孩走出来。
  那小少女长得与她母亲极其相似,一般小杏脸、白皮肤。
可是感觉完全不同,十分亲切可爱。
  “理诗,你同大哥哥说,你的计算机有什么问题。
”  小理诗有点忸怩。
  志厚说:“我先回家放下公文包,再过来替你检查可好?”  他刚想进门,伍太太又说:“周先生,你太太既漂亮又和气。
”  志厚转过头来,“谁?”  “今午我在这里看到周太太挽着行李出门去。
”  志厚恍然大悟,“我还没结婚;那,那是我表妹。
”  “原来如此。
”  志厚脱口问:“她去何处?”  “上海呀,我还托她带一包杭菊给我。
”  原来已经出门去了。
  志厚有点惆怅。
  开了门,跟随他多年的女工刘嫂迎出来,“周先生好。
”  志厚点点头。
  “王小姐说床头有一盏灯环了,该叫管理员来修理吗?”  “我来看看。
”  女工打开客房门。
  志厚只闻到一股香气。
  刘嫂推开窗户,香氛很快消失。
  床头几上有一盏铁芬尼式台灯,志厚测试,发觉灯泡烧掉,他把它旋下来,这种郁金香型灯泡需要到特别的地方去买。
  志厚走到计算机前,找到网址立即邮购。
  又想起鱼子酱;也一并办妥。
  接着他淋浴更衣,这才到邻家去。
  邻居太太千过万谢。
  “我对科技一无所知,自己也在学习中,周先生,多谢帮忙。
”  微笑着诉苦,叫人难以抗拒。
  表妹出门,他却不知,不是去上海,就是到北京,同一批人,先一阵子一窝蜂涌到温哥华、墨尔本,今日又似蝗虫赶往内地,像一阵无名的怪风,今日吹向西,明日刮向东,一切都在三五年内发生,反应迟钝如周志厚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他常说咖啡杯还未放下,世界已变。
  当下他到小少女书房去看个究竟。
  小理诗物质丰富,拥有许多累赘的、毫无用处的玩意儿,摆满一室,一寸空间也无。
  人人都说她会后悔,偏偏她一点不后悔,又有什么用。
  “红玫瑰的用家是你的新女友?”  “她是我表妹,我想给她惊喜,送香水做礼物。
”  “有一次,鉴证科凭同一罕有名贵雪茄烟味证明凶手曾经在现场逗留。
”  “鉴证科有的是好故事。
”  周炯放下一张名片,“假使你想听故事,记得找我。
”  她笑笑离去。
  那天傍晚;有人敲门;是小理诗送来蛋糕。
  “周大哥,我亲手做的,你试一试。
”  “快进来。
”  “咦,你家什么都没有。
”  周志厚忽然微笑,“一箪食,一瓢饮,居陋室,回不改其乐。
”  有人“嘻”一声笑。
  原来是理诗的母亲任南施,志厚有点腼腆,公寓假使套现,起码还值千余万,不合陋室规格。
  她捧着咖啡壶,走进屋内;一下子准备好下午茶。
  小理诗笑说:“这叫简约主义吧。
”  蛋糕老老实实,绝无花巧,鸡蛋牛油香气扑鼻,志厚吃了很多。
  门角放着他的跑步鞋,有恃无恐。
  任南施有点好奇;她像是走进一个不熟悉的世界。
故此小心翼翼双臂抱着自己肩膀,可是充满求知欲的目光四处浏览。
  志厚不觉自己的住宅有什么特别,带理诗参观。
  “间隔同你家一样,可是感觉上比较大。
”  理诗走进他书房,“哗。
”  那是周志厚的工作室,电子设备齐全。
  “像科幻电影里布景。
”  “我给你看几项特技。
”  志厚拍摄母女照片,然后按程序把女儿五官逐步变成母亲,打印出来送给她们。
  理诗十分开心。
  任南施说:“我们该告辞了。
”  理诗说:“我可以整日留在这里。
”  “有空请过来坐。
”  理诗看着他;“许多人说有空来坐不过是口头禅,你若真去坐,他会吓一跳。
”  志厚笑,“我不是那样的人。
”  他伸手去摩挲小少女的头发,她想退后已经来不及,最意外可怕的事发生了,理诗的头发整顶被周志厚扯起,他一惊,头发落在地上。
  是假发?p>
  ±硎⒖碳鹌穑盖籽杆偬嫠魃希竞褚丫吹剿墓馔贰?p>
  志厚不想掩饰他的震惊,理诗,你的头发呢?  理诗沮丧,“真没想到第一次约会已经拆穿真相。
”  志厚一听,忍不住笑出来。
  这种态度是正确的,无论怎样,应当乐观。
  “同周大哥说吧。
”  三人又重新坐下。
  理诗索性除下假发,头上只得半公分头发,但是感觉并不难看。
  她说:“老师说我像圣女贞德。
”  “你的学校师资很好。
”  任女士忽然流泪。
  “是什么病?”  “我患白血病,已完成化疗,医生说有极佳进展,坏细胞已经睡着。
”  世人对这种恶疾已十分熟悉,“你可曾接受骨髓移植?”  “有。
我父亲帮助过我。
}  “啊。
”  “主诊医生是谁?”  “姜成英医生。
”  志厚又是“呵”一声,名医姜成英正是成珊的大姐,他不动声色。
  志厚再次伸手轻轻触摸理诗头发。
  “不必戴假发,真面目仍然好看。
”  任南施说:“是我的主意。
”  “理诗,欢迎你随时来玩。
”  “真该告辞了。
”  这次茶聚之后,志厚对她们母女看法完全不一样。
  他趁空档跑到姜成英诊所去。
  成英忙得走油。
  看护说:“她躲在茶水间喝杯咖啡。
”  志厚走进去说声好。
  “咦,什么风把你吹来?”  “春风。
”  “与成珊和好如初?这才是喜讯。
”  志厚摇摇头,各人都厚爱他。
  “什么事?”  “你有个病人叫伍理诗,十二三岁,很可爱;我想知道关于她的事。
”  姜成英医生取起一块椰丝奶油蛋糕送进嘴里,“医生需对病人守秘,这是操守。
”  “我不是想知道她病情,小理诗是我邻居,我很喜欢她。
我想与她做朋友。
”  “志厚,你感情太丰富。
”  “而且喜管闲事。
”  “伍氏母女相依为命,庄敬自强,处变不惊,我对她们评价甚高,伍理诗生父人品则不敢恭维。
”  “为什么?”忠厚讶异。
  “理诗需要亲人捐赠骨髓,他一口答应。
但开价一百万。
”  “啊!”  “还是生父,其为人可想而知,结果我找了张律师做中间人,以五十万成交。
”  “我还以为伍氏母女生活由该人负责。
”  “做梦呢,下辈子吧,”由西医口中说出前生来世,可知她相当愤慨,“任南施娘家经营生意得法,她持丰厚妆奁,否则,母女一早睡到坑沟里。
”  “任家做什么生意?”  “家具及室内装修。
”  怪不得屋子布置得金碧辉煌,顾客随时可进去参观选购。
  “满足了你的好奇心没有?”  周志厚点点头。
  “志厚。
别去管别人家事。
对待邻居呢,一忌太过接近,二忌太过生分。
”  “成英,你句句珠玑。
”  “可是你一字也听不进去。
”  周志厚笑了。
  “几时帮我拍一辑计算机修饰过美丽照片。
”  “一定,你希望把头接往谁的身上?”  姜成英医生不假思索地答:“J。
LO。
”  志厚笑了。
  在街上他无限感慨。
  表面现象与真相竟有这样大距离。
  第一眼看到伍太太,他以为她爱串门,不甘寂寞,丈夫远游,或是在外地做生意。
故此有点风骚。
  谁知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她一个人带着病童生活,真想睦邻:万一有事,可过来敲门。
  任字同伍字,字形笔画差不多,求人不如求己。
  志厚找了一个计算机教师上门去指点理诗。
  开门进屋,刘嫂说:“周先生,我替你做了几个经放菜式:豆瓣酱、冬笋烧肉。
你有空取出吃。
”  “太好了。
”  “王小姐大约明日回来。
”  志厚一怔,“你怎么知道?.”  “她人顶和气,她亲口同我说过。
”  志厚脱口问:“你觉得她人可漂亮人?”  问得十分技巧,没提及他根本没见过她。
  “好看极了,骤眼还以为是哪个女明星,腰身像柳枝。
也很会穿衣服。
你说是不是。
”  一定是打赏过了。
  刘嫂轻轻关上客房间。
  下午,罗承坚来找他。
  司机把一箱箱香摈抬上来。
  “喂,这是怎么一回事?”  “你答应借地方给我开舞会。
”  “几时?待我及早避出去。
”  “你是主客,怎可逃避,朋友们明晚来。
”  “晚上八时至十一时,客人需依时离去,不准进书房、寝室,事后你得把地方收拾干净。
”  承坚看着他,“也许姜成珊就是怕你这点婆妈。
”  志厚警告:“别牵涉成珊在内。
”  “好好好。
”  “吃自助餐?”  “不,光喝香摈,叫他们自己吃过饭来。
”  这倒也是好主意。
  “你到什么地方去?”  “我约人看电影。
”  “我有精彩的女生介绍给你,有电影明星,也有大学讲师。
”  志厚拍拍好友肩膀,“好好享乐。
”  他到对门约伍理诗看电影。
  “你爱看什么种类影片?”  理诗答;“科幻及爱情喜剧。
”  志厚答:“我也是。
”  两人十分投契,一同哼起星球大战主题曲,理诗以朗诵姿态叙述:“很久很久之前。
在一个遥远又遥远的银河系里……”  任南施站在一边微笑。
  理诗问:“因此你从事计算机动画?”  “正是,荧屏是我星空,我愿如流星般画下生命记号。
”  “最想做哪一个故事?”  周志厚毫不犹疑:“西游记,”他忽然紧张,“理诗,你读过西游记没有,如不,我们不能做朋友。
”  理诗大笑,“我看过。
我看过,孙猴子被压在五指山下动弹不得。
他会七十二变……”  “理诗。
我已初步设计悟空与二郎神君大战一场、他们二人总共变过八次,紧扣紧张。
”  “一定精彩。
”  “每次变化都需维持猴子原貌,二郎神杨某是一个非常讨厌的道德主义者,但是他长得极其俊朗。
一般人把他第三只眼倒竖地设计在额角中央,我却认为那是一只可以全身游走的眼睛,像一只微型电子摄像器,可转到掌心,也可移到脑后。
”  “哗。
”  任南施缓缓坐下聆听。
  志厚醒觉,有点汗颜,他说:“我去买票。
”  怪不得那么多人爱吹牛,原来大话西游有这样好乐趣。
  他才转身,忽然听见任南施说:“我有份参加吗。
”  志厚诧异,“我没想过你会不去。
”  母女松一口气。
  他们出去看戏的时候,罗承坚约的人客已陆续到达。
  志厚觉得侥幸,他也有人陪。
  在戏院中,灯一熄灭,他就想起成珊。
  其实在心底下,他约莫知道她有什么不满。
  她嫌他孩子气。
  童真与童心对一个法医官来说大抵是至多余的感情。
  散场后理诗说:“女主角并非美女。
”  “但是她一笑起来,像是阳光忽然自层层乌云里金光闪闪地探出。
”  任南施在一旁点头。
  志厚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好的听众,有点感动。
  他说:“我请你们吃饭,我知道一家日本小馆子,他们有最美味的牛肉饭。
”  母女十分欢喜。
  三个寂寞的人,组成队友。
  任南施一直没有说话。
  志厚说:“好像我一人演讲似,太不好意思。
”  “不,你说的题材我们都有兴趣。
”  志厚想一想,“我每天早上跑步二十分钟,理诗,上学前你也来好不好?”  理诗忙不迭说“好”。
  志厚看着她年轻的母亲;“欢迎你参加”  任南施感激地答:“我们问过姜医生一定来。
”  志厚点点头。
  他把她们送回家。
  已经十一点半了;打开门,只见曲终人散,满屋酒杯酒瓶,清洁工人正在收拾。
  罗承坚累得倒在沙发上。
  志厚问:“玩得可高兴?”  他却兴奋地拉住志厚,“我特地等你回来”  “还有什么事?”  他把志厚拉到书房,“王克瑶是你什么人?”  志厚意外,“你见到她?”  “她刚自上海回来,听到人声出来张望,我邀她加入我们,她很随和,也很会喝酒。
”  “你总垂涎漂亮女性。
”  “喂,哪个男人看见美女不睁大眼心疾跳?”  “讲得对,不过各人对美的观点大大不同。
”  “我主要看大眼睛、细腰、亲切大方。
”  这就是王克瑶吗,这么说来,他的人客确是美女。
  “我们还以为你会早回,克瑶一直等到十一点,她一早有事,故此提早休息。
”  “啊。
”失诸交臂。
  “她会笑的大眼睛流露一丝寂寥神情,十分吸引,她坐在你对面,不是不专心,但看得出并不投入,她有心事。
”  “啊。
”  “谢谢你借出地方,我累了,再见。
”  志厚知道他老友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好汉,明天一早,他便会忘记那双寂寥的大眼睛,改为追求更近更易的美人。
  志厚休息。
  第二天一早,他起身跑步。
  没想到对邻比他更早,已在门口等他。
  志厚检查过她们的跑鞋,“很好很适合。
”  三人缓步跑到一道长石级。
  走下两百多级,又再跑上来。
  半途母女有点气促,志厚放缓脚步。
  回到斜坡时理诗笑着蹲下,“我的肺像炸开一样,双腿发软。
”  她母亲不说什么,可是靠在一棵树上,脸色通红,气喘不已。
  志厚说:“过三天就习惯,千万不可放弃。
”  他回家更衣上班。
  冰箱上有英语字条:“志厚,你是一级房东,多谢服务,令友罗君的香摈美味芬芳,请代购一箱,瑶。
”  志厚立刻叫办馆送来。
  他的便条这样说:“有时也得吃些肉食蔬果”,光是香摈鱼子酱怎样续命呢。
”  他等她出来招呼,她始终不见人影。
  三天之后,理诗母女已经可以气定神闲地上下石级。
  “真稀奇,”任南施说:“我只觉神清气朗,没想到二十分钟运动有这样大功能。
”  “下星期我们上下跑两次。
”  “周先生,你对理诗真好。
”  “叫我志厚得了。
”  她有点沮丧,“你又怎样叫我呢,伍太太,任小姐,都十分见外,南施是英文名,不见得除出西施、东施之外还有南施,真为难。
”  志厚微笑。
  “理诗的小同学都叫我理诗妈。
”  “姜医生怎样叫你?”  “南施。
”  “那我也叫你南施。
”  “那我岂不是与理诗同辈?”  “嗯,真需好好的再想一想。
”  傍晚,理诗来敲门。
  “大哥,我有一条几何不懂。
”  “初一就读三角几何?”志厚意外。
编辑推荐
这是被称为“香港文坛三大奇迹”之一的亦舒的倾心之作,是她最擅长的言情小说之一。《邻居太太的情人》故事情节紧凑简洁,表面上语言活泼幽默,犀利痛快,然而骨子里却藏着悲哀。值得广大言情小说迷们一读。
图书标签Tags
亦舒,小说,香港,言情,师太,爱情


下载链接

邻居太太的情人下载

评论与打分
  •     因为名字的缘故,很久没有拿起这本书,后来一天,就想看一本短一些,又不累人的小书,于是拿起了它,我想说,这个名字真是太误导人了啊!什么邻居太太的情人嘛!跟这个完全没关系!不过依旧是很好看的内容,洒脱的作者写痛快的书!好看……
  •     周志厚承继了三叔丰厚遗产,其中包括一层位于半山腰的顶级公寓。在这所公寓里,志厚结识了孤儿寡母的邻居太太,神交神秘房客,巧逢热情爽朗的前女友同事,邂逅娇媚风情女郎。事业超卓的志厚踌躇着,艳福不浅时却旧伤未遇。善良忠厚如他,该情归何处呢?
      [亦舒语录]
      你来敲门时他没心情开门,你声嘶力竭,匍匐在门前也没有用;待你受伤心灰意冷地走开,另一人轻轻走过,门却为他敞开,他顺利进入心扉。那道门不属于你,你进不去。
      女人对自己如果不狠心,男人对她们就会狠心。
      人们爱的是一些人,与之结婚生子的,又是别外一些人。
      生命只要好,不要长。能够在有生之年找到你所爱的人,而你所爱的人也爱你,实已胜过人间无数的人了。
      失去的东西,其实从来未曾真正地属于你,也不必惋惜。
  •     除却爱恋,这世上还有更多值得关注的东西。这本书以失恋作为线索,陆续的发生了比失恋更让人失意的事,男主角就是这样一步一步的从失恋里面走出来,是的,我们无法改变别人,唯有改变自己,当自己真的放下了,简直是如获新生。
  •     这本书的内容和亦舒的其他作品有不同之处,值得一看~
  •     今天上来写评论 发现有好多书我还没看 都忘了自己买过
  •     一直都恨喜欢师太的文字,也希望如她笔下的女子一般独立自主自爱自信
  •     还没看,价格不贵就买了。
  •     不错,包装完好,送货也快
  •     小说,看看什么水平吧,希望有用
  •     非常喜爱阅读的小说,只要是亦舒的,就是喜欢。
  •     无需作过多的评价
  •     没啥大感觉。
  •     喜欢看的小说。
  •     爱情用错了地方,似爱非爱
  •     先屯着,慢慢再看
  •     故事叙述的平平淡淡,但却能吸引人看下去
  •     看是亦舒的书,好喜欢。
  •     一本温水般的书,很喜欢!
  •     你来敲门时他没心情开门,你声嘶力竭,匍匐在门前也没有用;待你受伤心灰意冷地走开,另一人轻轻走过,门却为他敞开,他顺利进入心扉。那道门不属于你,你进不去。   女人对自己如果不狠心,男人对她们就会狠心。   人们爱的是一些人,与之结婚生子的,又是别外一些人。   生命只要好,不要长。能够在有生之年找到你所爱的人,而你所爱的人也爱你,实已胜过人间无数的人了。   失去的东西,其实从来未曾真正地属于你,也不必惋惜。   这是被称为“香港文坛三大奇迹”之一的亦舒的倾心之作,是她最擅长的言情小说之一。该小说故事情节紧凑简洁,表面上语言活泼幽默,犀利痛快,然而骨子里却藏着悲哀。值得广大言情小说迷们一读。
  •     同事最近面临感情问题,所以她正在读,感慨很深~~
  •     亦舒的文字平缓干净,但又句句刻入心扉
  •     比较喜欢看!
  •     该小说是女人特别喜欢的作家,亦舒写的。 文字温馨,充满着 人文。内心为人间的美丽真情实感而随着她的故事用的文笔而涓涓流淌出人性的喜悦。很喜欢她的小说
  •     有思考的小说
  •     师太的书,一如既往的好,南海出版社的质量也很放心
  •     这是一本好书,又不贵,活动时屯的,以后还来买,毕竟我是钻石会员嘛
  •     很久没被这样纯纯的感情所感动~
  •     唯美的小说!
  •     亦舒新作,时间还不太久。
  •     大爱作者。
  •     三元一本的书。不错。
  •     囤书用的,还没读
  •     中意作家的中意作品
  •     还没有看,期待中~
  •     看了一点点。感觉不错
  •     便宜啊。准备看。正版呢。
  •     很容易让人读下去的小说,有趣又不肤浅
  •     包装挺好的,值得抢购,挺实用的
  •     偶然在当当网看到特价书,一下买了不少。这本书还没有看,但从商家细致的包装就看得出,书不错。因为一次买太多,看后再评论吧!另外,物流非常快,态度也不错,赞!
  •     亦舒的就要看
  •     当时没看清楚,还是一份惊喜
  •     三元清仓买的,超值
  •     三元很值
  •     活动时买的,被书名吸引,还不知道内容怎么样,过段时间看完再评论。
  •     还没看,反正是超值的
  •     下单时,当当上并没有详细的介绍,特价抢到手才知道是亦舒的书。还没看就已经高兴了,赚到了!
  •     屯书用的,还没看,书的包装很好!
  •     自己留着慢慢看。
  •     还可以,但不是我喜欢的.
  •     刚收到,还没看,质量挺好
  •     好的小说,赚到了。
  •     很不错的消遣小说。
  •     没啥好说的,亦舒的书一向都好看。只有非常好看和好看之区别
  •     看了里面的内容觉得很现实,但是对于结局我觉得还是有点感慨,为什么到最后什么都没有呢!一些人从陌生到熟悉然后再到陌生就好像从未出现过一样!
  •     师太的书,质量保证~~
  •     隔一段时间看一个新故事 都有不一样的感悟 快集齐一套了
  •     亦舒的小说,一如既往
    只是这本小说的结局让我有点伤感
    随缘有时也需要一点主动
  •     没看呢,外包装不错,无破损压痕
  •     亦舒的书真的很好看 收到时有一点折了 但是不影响看 价钱公道 质量不错 就是有点黄
  •     书还没看。不过送货太快了:昨晚六点多下的订单,今天上午十点就送到了,简直是神速了。 书包装不错。很好!
  •     一如既往地好!~
  •     流畅的情节,简单的文字,却将一个颇为悲凉的故事娓娓道来,常常拿着书都深夜不愿睡下.
  •     新世界出版社的这套亦舒新经典质量都不错,还有书签。很奇怪,从前看过,不是很喜欢。此番重温却诸多感概。是我成熟的原因吗?!
  •     四折买回来的。。。吾还有啥不满意?希望亦舒大人的书能够都这样便宜。。。那吾就都抱回家。。。哈哈。。。
  •     用来消遣非常适合,毫无压力的阅读,让心情很愉悦
  •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1111
  •     不是很喜欢这本书的风格,不过很便宜
  •     一直喜欢她的作品,语言可以是这种味道呈现
  •     明明有货 为什么会少发一本?
  •     好象没有以前写的好看了。
  •     师太的书,没啥说的
  •     特价时买的,没事看看,也有点意思。
  •     上学时很喜欢亦舒的作品,工作后好像淡忘了,可能不是忘了,而是生活让我们看清现实,或者是现实击碎了我们对生活的美好憧憬,现在再看亦舒的作品,不知道会是怎样的感受。
  •     书还是挺不错的,就是这书名起得太离奇了。
  •     书包装很好,很精美,价格也太便宜了,当当这次书搞促销,一下子买了好多,不管用不用的到的,留着以后慢慢看吧
  •     亦舒的作品,看起来淡淡的,挺舒服,文笔有点张爱玲的风格,挺喜欢的
  •     帮别人买的,不做评价
  •     结尾处有点扑朔迷离。那个女主角是不是最后的那个女子。
  •     觉得这样的文体很适合本人的阅读理解。很喜欢这样的写作手法。有一点点的深。可以意会但不可言明。现实的生活。就如书本所写。浪漫不能维持生计。有一点点朦胧的美。。
  •     亦舒的书,看了很多本,有点雷同
  •     题目都写错了
  •     对题目和小说简介感兴趣,价格合适,详细内容还没看。
  •     不记得我买过这个书本。。。。。
  •     新书,这次的新书让我心里还舒坦点,比前俩次强得多!
  •     还没开始看,看了简介买的
  •     特喜欢亦舒的作品,打算把她的作品都买下来,卓越网给我提供了这么实惠方便的途径,很是喜欢!
  •     以后我的书都在卓越购买了
  •     很满意,质量很不错。而且里面的书签我很喜欢。
  •     喜欢亦舒的,会喜欢。
  •     这本我也有,淡淡的惆怅...
  •     卓越刚买就降价 晕倒
  •     书的表面坑坑洼洼 真的很便宜所以便宜是需要付出代价的看过亦舒的《恨煞》不知道这本怎么样 买来看着玩吧
  •     很喜欢亦舒的作品,强力推荐
  •     我还在想邻居太太的情人是啥样的呢?说来说去都不知是啥.....那个表妹也是从头到尾都不见人影....只出现了一个林妹妹.....有点匪夷所思.........
  •     喜欢亦舒笔下的女主角,但男主角找不到多少个很喜欢的。这篇可以看故事,但找不到灵魂人物。
  •     两天货就送到了。包装也很好。书我就不用做多大解释了,这本书是不错的。
  •     对待错误最好的方法是正视它,所以我开始看她的书
  •     但是一直都很喜欢亦舒的文笔!!!,享受过也不枉一生。这句最喜欢。
  •     帮别人买的,一拿回来就很快看完了
  •     书的质量也很好。好评!,发送速度也很快
  •     嘿嘿,当时没看清楚
  •     会藏起什么秘密,师太的作品不用说
  •     发货也很快。给予好评。,只要是亦舒的书
  •     非常超值了。,觉得这部作品比较一般
  •     一如既往的笔风,赚到了。
  •     一直喜欢亦舒的书,有外在的也有自己内在的。这完全取决于你自己。
  •     一辈子的人生本身就不容易,妈妈很喜欢亦舒的书籍
  •     完全冲着亦舒来的。,也许只有对的人才能给你永远的慰藉。
  •     我想看呢
    现在有点不想了,当当的书就是专业
  •     一直忘了评价,于是全部买下~
  •     一直支持大师的书,亦舒在书中似乎也觉得外国的教育是教人要善良
  •     心头一震!,看后的第一感觉
  •     很佩服主人公文昌!,不过亦舒的书不错
  •     必属精品,很喜欢的~
  •     我想应该都很好,永远会珍惜身边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