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之轮1·世界之眼·上

时光之轮1·世界之眼·上

图书基本信息
出版时间:2007-07
出版社:万卷出版公司
作者:(美)罗伯特·乔丹
页数:321
译者:李镭
书名:时光之轮1·世界之眼·上
封面图片
时光之轮1·世界之眼·上

内容概要
  西方自出版便畅销20年的奇幻巨著 中国奇幻界翘首以盼数载的经典史诗  宏大的、令人敬畏的、丰富多彩的故事情节,让人不由得想起托尔金的作品。  ——出版人周刊  《时光之轮》……在英语世界,极少有其它的奇幻传说能与它相提并论,能超越它的就更是微乎其微了。  ——芝加哥太阳报  罗伯特.乔丹开始统治由托尔金一手开创的世界。  ——纽约时报  无愧于任何赞誉的优秀冒险故事。  ——ANNE McCAFFREY  瑰丽多姿的奇幻画卷。  ——GMI  罗伯特.乔丹写下了关于光明和黑暗的鲜明形像,有时又有孩子气的惊奇,这里面虽然有着淡淡的托尔金风味,但他也创造了鲜明的自我写作风格。  ——Pittsburgh Press  《时光之轮》兼具文字的优美和情节的丰富。其中包涵着格林兄弟的天真与魅力;贺胥黎的《勇敢新世界》的社会道德精神。这一切,再加上有血有肉的人物、隐秘晦涩的譬喻、趣味性的调剂、生动优美的自然风景,还有那种关于永恒的迷人感觉。作者藉助一种语言创造了一个文学世界和这个世界可能具有的一切真实性。  ——布鲁斯特.米尔顿.罗伯森,默特尔海滩太阳报  全方位感觉的史实。  ——星期日时报  ◆纽约时报畅销冠军作家罗伯特·乔丹Robert Jordan  ──媒体高度赞誉、媲美托尔金作品的史诗巨作,全新译本,重量登场!  ◆售出21国翻译版权 ,系列新作在美销售4天直逼百万册,全球总销售高达2000万册以上!  “时光之轮转动如萦,岁月来去如风,残留的回忆成为传说,传说又慢慢成为神话,而当其诞生的纪元再度循环降临时,连神话也早已被遗忘。在一个被一些人称为第三纪元的时代中,新的纪元尚未到来,旧的纪元早已逝去。一阵风在末日山脉刮起,这阵风并非开始,时光之轮的旋转既无开始,也无结束。但这确实又是一个开始……”  平静的小村庄,伊蒙村,正在为庆祝第二天立春节而忙碌着。但今年春天迟迟不见踪影,处处冰雪堆积,彷佛预告不平静的事即将发生。  村里三名从小就是好友的男孩,在今天遭遇了改变他们一生的事。黑骑士入侵、兽魔人攻进村庄。三名好友得知自己是被黑暗势力追击的对象,原来,他们正是可以改变世界并拯救世界的时轴。  为了家人,他们只能离开家乡。 一段与邪恶对抗的战斗,正潜伏在他们前进的路上……。
作者简介
  罗伯特·乔丹,1948年出生于南卡罗莱纳州的查尔斯顿市。被西方世界盛誉为近代最伟大的、最具影响力的奇幻作家之一。其代表作《时光之轮》自八十年代未出版后便一直长盛不衰,每一部都能销售上百万册,位列《纽约时报》排行榜。  四岁时开始自学阅读,五岁时,马克·吐温和凡尔纳德祖品深深吸引了他。毕业于南卡罗莱纳的要塞军校,并获得了物学学位。身为一位历史爱好者。罗伯特还撰写了许多舞蹈和戏剧评论。他喜爱狩猎、捕鱼和航海等户外运动,以及纸牌、象棋、撞珠等室内活动;此外也喜欢收藏烟斗。罗伯特从1977年开始写作,立志要写到生命结束才会停笔。目前,他与妻子一同居住在一幢建于1797年的房子里。
书籍目录
序章
龙山第1章
空旷的道路第2章
陌生人第3章
卖货郎第4章
走唱人第5章
冬日告别夜第6章
西林第7章
走出森林第8章
安全的地方第9章
时光之轮所讲述的第10章
告别第11章
前往暗礁渡口之路第12章
渡过塔伦河第13章
选择第14章
牡鹿和狮子第15章
陌生人和朋友第16章
乡贤第17章
哨兵和猎手第18章
凯姆林大道第19章
暗影的等待第20章
风中的尘沙第21章
听风第22章
选择的道路第23章
狼兄弟第24章
顺流而下第25章
旅民第26章
白桥名词解释中英名词对照表

章节摘录
  时光之轮转动如常,岁月来去如风,只余记忆;残留的记忆变为传说
,传说又慢慢成为神话,而当其诞生的纪元轮回再临时,连神话也早已烟
消云散。
在一个被一些人称为第三纪元的时代中,新的纪元尚未到来,旧
的纪元早已逝去。
一阵风在末日山脉刮起。
这阵风并非开始,时光之轮的
旋转既无开始,也无结束。
但这确实又是一个开始。
风起于永远被云雾缭绕的高山之间。
迷雾山脉也因此而得名。
它向东
吹去,越过沙砾丘——这里曾经是一片大洋的繁盛海岸,但那已是世界崩
毁前的往事。
风吹进两河,穿行在被称作西林的茂密丛林中,从两个人的
身边掠过。
这两个人照看着一辆满载货物的马车,沿着一条被称作采石大
道的碎石路向前走着。
春天本应该在一个月以前就到来了,但这阵风仍然
挟带着刺骨的寒冷,仿佛天上就要飘下雪花的样子。
风吹起了兰德·亚瑟背后的斗篷,卷过他的棕色羊毛长裤,将整件斗
篷往后吹开,在他身后飞扬起来。
兰德希望自己的外衣能更厚实一些,或
者出门时多穿一件衬衫。
每次当他竭力想拉紧斗篷裹起身体的时候,斗篷
多半都会钩住他腰间的箭囊。
所以他只能用一只手拉住它,这起不了什么
作用,但他的另一只手还要拿着长弓,弓弦上扣了一枝随时准备射出的箭

又一阵强风将斗篷从他手里吹脱,他看了一眼走在褐色长毛母马另一
侧的父亲。
谭姆仍在那里,这让他感到一阵安心,却又立刻觉得自己这样
自我安慰实在有些愚蠢。
只是今天实在与其他日子有些不同,寒风一阵阵
地吼着,除此之外,大地却仿佛覆盖上一种沉重的寂静。
车轴轻微的吱嗄
声也显得刺耳。
没有鸟雀在林间歌唱,没有松鼠在枝头窜闪。
虽然兰德也
不相信会有——这个春天实在是太寒冷了。
只有冬天不会落叶的常绿乔木还保留了一些绿色。
树干之间,经年的
荆棘缠绕成一团团棕色的罗网。
所剩不多的野草丛中大多是一片片荨麻,
或是其他有尖刺的植物,还有一些臭甘菊,如果不小心踩上去,就会在鞋
底留下一股刺鼻的臭气。
一片片积雪仍然残存在树冠的阴影中。
惨白的太
阳悬挂在东边的树梢上,光线暗淡,仿佛被混进了阴影。
这是一个沉郁的
早晨,让人有不好的念头。
兰德下意识地摸着扣在弓上的箭。
只需一眨眼的时间,他就能将这枝
箭的箭羽拉至脸颊边,把它射向目标。
这是谭姆教他的技艺。
对于农场来
说,今年的寒冬比任何老人记忆中的都要糟糕。
但山里的情况看来更加严
酷,因为狼们都跑到山下的双河去了。
它们潜入村里,咬穿羊圈和畜棚,
叼走羊和牛马。
熊也来抢羊吃。
那儿已经有多年没见过熊了。
但现在的夜
晚已经不再安全,人和羊同样会成为猎物,甚至连白昼也会有危险发生。
谭姆以稳定的步伐走在贝拉的另一侧,将长矛当作行路手杖,完全不
在乎冷风将他的斗篷吹得像旗帜般飘扬起来。
他不时会轻拍一下贝拉的肋
侧,催促这匹小母马加紧脚程。
谭姆有一张宽脸和厚实的胸膛,在如此凛
冽的寒风中,他就像漂浮梦境中一根岿然不动的石柱,是这个虚幻的早晨
中唯一的真实。
他的脸已经被日晒风吹刻上许多皱纹,头发也变成了灰色
,只剩下星星点点的青丝,但即使洪流袭来也仍然无法让他的脚步紊乱一
下。
现在他漠然地向前走着,那种神情仿佛是在说,熊也好,狼也好,这
些都是养羊的人自然要知道提防的野兽,但是它们最好不要挡住谭姆·亚
瑟去伊蒙村的路。
兰德心虚地向自己那一侧的森林中观望了一阵。
谭姆的态度让他想起
了自己的责任。
他比父亲要高出一个头。
实际上,他在两河可能是个子最
高的。
除了肩胸宽阔之外,他和父亲几乎没有任何相像的地方。
他的灰眼
睛和略带红色的头发是遗传自母亲——这是谭姆告诉他的。
兰德的母亲不
是两河人,除了微笑的面容之外,兰德对母亲几乎没什么记忆。
但他仍然
会在每年的立春节和阳之日将鲜花摆放在母亲的坟前。
大车上放着八大桶苹果酒和同样是苹果酿制的两小桶白兰地,经过一
整个冬天的储藏,它们变得更浓烈了点。
每年,谭姆都会将这么多分量的
酒送到酒泉旅店,供立春节使用。
今年春天,即使有野狼和严冬,他仍还
是答应了老板照送不误。
为此他一直等着更好的出门时机,一等就是好几
个星期。
直到立春节前夜的今天,才兑现自己的诺言。
在这样的日子里,
即使是谭姆也很少远离自己的家园。
但遵守诺言对谭姆来说非常重要。

过兰德倒是很高兴离开农场,几乎像参加立春节一样高兴。
当兰德向树林中观望时,忽然一种被监视的感觉油然而生。
他耸耸肩
,想把这个念头甩掉。
树林间没有任何动静,只有风声,但那种感觉却愈
来愈强烈。
兰德感觉到手臂上的毛发阵阵颤栗,仿佛皮肤底下长出了荨麻

他焦躁地揉搓着手臂,要自己停止胡思乱想。
森林里什么都没有,否
则谭姆一定会知道并告诉他的。
他回头瞥了一眼……然后立刻眨了眨眼睛

就在后方百来尺处,一名穿斗篷的骑马人正跟着他们,人和马都是黑色
的,阴郁、沉重,令人不舒服。
兰德一边张望着,双腿仍然一边跟着大车向前迈动。
那个骑马人的斗篷长得完全盖住了靴子以上的部分。
他的头脸也被兜
帽遮住,全身没有一处暴露在外面。
兰德感觉这个人有些古怪,但真正吸
引他的却是兜帽下的黑影。
兰德只看到那里面依稀有一张脸的轮廓,但他
却觉得自己正盯着这个人的眼睛,而且他没办法将目光移开。
那只有一片
黑影,但兰德心中却感到强烈的恨意,仿佛那是张被憎恨扭曲的脸,憎恨
一切生命,而其中最痛恨的就是他——兰德·亚瑟。
这令他感到恶心。
突然一块石头绊得他踉跄了一下,这让他的目光离开了那个骑马人。
弓掉在了路面上。
他急忙伸手抓住贝拉的马缰,才没有一头栽在地上。

拉喷了个鼻息,停住脚步,转过头来看是什么抓住了它。
谭姆皱起了眉望向兰德。
“你还好吗,小子?”
“一个骑马的人,”兰德喘息着说,站直身子,“一个陌生人,正在
跟踪我们。

“哪里?”谭姆举起宽刃长矛,警觉地向身后望去。
“那里,就在……”兰德回身去指,话音却弱了下去。
后方的路面空
荡荡的。
他难以置信地向路两旁的林地望去。
那些光秃秃的枝干中间藏不
住任何人,但他看不到任何人与马的踪影。
他回头看着一脸疑惑的父亲。
“他就在那里。
一个穿黑斗篷的男人骑在一匹黑马上。

“我不怀疑你的话,小子,但他去哪儿了?”
“我不知道,但他刚才就在那里。
”兰德抓起掉落的弓箭,飞快检查
了一下箭羽后重新将箭扣上弓弦半拉,但又松了手。
没有任何值得警戒的
目标。
“他确实在那里。

谭姆摇摇头。
“好吧,如果你真的这么觉得,小子。
跟我来,即使在
这样的地面上,一匹马也会留下足迹。
”他向马车后面走去,斗篷在风中
猎猎作响。
“如果我们找到它们,我们就会知道他确实存在。
如果没有…
…嗯,最近的日子让人紧张得容易眼花也不奇怪。

兰德突然意识到那个骑马人怪异的地方。
将他和谭姆的斗篷高高吹起
的强风完全没有吹动过那个人的黑斗篷。
兰德突然感觉口干舌燥。
那一定
是他想象出来的。
父亲是对的,这个早晨让人心神恍惚,但他还是无法说
服自己相信那是不存在的。
只是,他又该如何向父亲解释那里确实曾经有
一个穿着在强风中纹丝不动的斗篷,又突然凭空消失的黑衣人?
兰德担忧地向周围瞥了一眼,森林似乎也和刚才不一样了。
几乎从刚
学会走路开始,他就一直在这片森林中四处嬉戏。
在伊蒙村东边最偏僻的
农场外,水林中的池塘和溪流是他学会游泳的地方。
他还去沙砾丘探险—
—虽然许多两河人都说那里是不祥之地——有一次,他甚至到了迷雾山脉
脚下。
当时和他同行的是他两个最亲密的朋友,麦特·考索恩和佩林·艾
巴亚。
这样的旅程对绝大多数伊蒙村人来说,都是不可想象的长途跋涉。
他们即使去一趟望山或戴文骑都是件大事。
这里的任何地方都不会让他害
怕。
但今天,西林不再是他记忆中的那个地方了。
一个能够如此突然消失
的人,也一定能突然出现,也许就出现在他们身边。
“不,爸爸,不用了。
”谭姆颇意外地停下脚步。
兰德拉起兜帽,遮
住自己涨红的脸。
“您也许是对的,没必要去寻找不存在的东西。
我们还
是快点赶路,到村里去避避风吧!”
“我也满想抽口烟斗,”谭姆慢慢地说,“还有在温暖的地方享受一
杯啤酒。
”他忽然咧嘴一笑。
“我猜,你是急着见到艾雯吧!”
兰德勉强地笑了笑。
在他的脑子里,村长的女儿绝对不是他现在要考
虑的事情之一。
他不想让自己的思绪变得更加混乱。
从去年开始,他们在
一起的时候,她只会让他的神经愈来愈紧张。
更糟糕的是,她甚至没察觉
到这点。
不,他肯定不希望现在去想艾雯。
正当兰德因希望父亲没注意到自己而感到烦扰不堪时,谭姆又说道,
“记住那点火焰,小子,还有虚空。

谭姆教他的这项技艺非常奇怪。
将注意力集中在一点火苗上,并将自
己的全部激情灌注于其中——恐惧、痛恨、愤怒——让火焰烧光它们,直
到思想空空荡荡。
谭姆说,与虚空融为一体,那样你就能做到一切。
除了
谭姆之外,伊蒙村的任何人都不曾说过这样的话。
但谭姆在每年的立春节
上都靠着他的火焰与虚空成为射箭比赛的冠军。
兰德相信,如果自己能掌
握虚空,今年也许同样能获得冠军。
谭姆这时提起这件事,大概正是注意
到兰德的不安,但他并没有再多说什么。
谭姆又催赶着贝拉,重新开始前进。
他的步伐稳健依旧,仿佛没有任
何不好的事发生,将来也不会发生。
兰德希望自己能模仿父亲。
他竭力在
脑海中构筑虚空,但虚空总是不停地滑出他的脑海,反而让那个穿黑斗篷
的骑马人取而代之。
兰德试图令自己相信谭姆是对的,那名骑马人只是出于他自己的想象

但他清晰地记得那种憎恨。
那里一定出现过什么人,而且想要伤害自己

兰德一直不停地回头望,直到伊蒙村的尖脊茅草屋将他环绕于其间。
伊蒙村就在西林的旁边。
树林在村子附近逐渐稀疏。
在东面,地面缓
缓地低洼下去,那里遍布着农场,被树篱围住的农田和牧场一直延伸到溪
流池塘错综分布的水林。
其实向西的土地也一样肥沃,那里的草原在大多
数季节里都很茂盛。
但西林中的农场屈指可数,仅有的几座农场也紧靠村
庄,它们离沙砾丘都很远,更别说迷雾山脉了。
那些巨大的山峰高高矗立
在西林的树梢之上,即使在伊蒙村也能清楚看见。
有人说这是因为西边的
岩石太多了。
但实际上,两河哪里没有很多岩石呢。
又有些人说那里是个
厄运之地。
还有一些人总是私下嘀咕,如果没必要就最好离那里远一些。
无论真正的原因是什么,只有最大胆的人才会在西林中建立家园。
谭姆的大车进入村中时,小孩和狗立刻围上来大声欢呼。
贝拉耐心地
缓步前行着,并不在意那些在它鼻子底下喊嚷嬉笑、捉迷藏、滚铁环的孩
子们。
他们已经好几个月没好好玩过了。
即使现在严寒已经过去,可以走
出家门了,大人们也因为害怕狼群而仍把孩子们都锁在家里。
看样子,立
春节的到来终于让他们重新知道了该如何玩耍。
节日同样影响着成年人。
宽百叶窗都被打开了,土妇们系着围裙,用
方巾绑住长发辫,在窗台上抖动着床单,或者晾着被子。
不管树梢上是否
已经有了嫩芽,任何女人都不会让立春节在她完成春季扫除之前到来。

家的院子里都铺开了成排的地毯,来不及到街上乱跑就被抓去做家务的孩
子们都用柳条拍打着地毯发泄着自己的怒气。
男人们纷纷爬上屋顶,检查
着茅草屋顶。
在一个冬天的风吹雪压后,它们很可能需要茅屋匠老森布来
进行修补了。
谭姆不时会停下来和某个人简单地交谈几句。
他和兰德已经在农场里
闭门不出几个星期了。
村里的人都想知道他那边的情形。
因为从西林来的
人很少。
谭姆谈到了一场比一场剧烈的冬季风暴、母羊产下死的小羊、应
该萌芽返绿的农田和草原都还是枯黄色的。
早春的鸣禽至今也没有出现,
取而代之的是一群群大乌鸦。
虽然大家都在为立春节做准备,但谈论的话
题都让人提不起兴致。
许多人说话时都在不停地摇头。
P7-11
图书标签Tags
奇幻,时光之轮,史诗,小说,西方奇幻,奇幻小说,美国


下载链接

时光之轮1·世界之眼·上下载

评论与打分
  •     经典魔幻系列,必读之
  •     难得!,已经入迷了~能够看到第七卷
  •     相信一定会追到结束。希望第九卷快点上市。,翻开此书
  •     但本人还是更喜欢冰火。。。,入手学习
  •     有空读读!,还没有看
  •     继续跟进。最好能够拍成连续剧。,就是纸质稍薄点了
  •     听朋友说他一直想买。生日我就买来送他了,讲解得很细致。孩子很喜欢
  •     马瑞姆带领殉道师出击,应该不差
  •     有空会读读,书很厚
  •     看了冰与火之歌5部后来看此书,孩子说还不错
  •     虽然我还没看完,作为欧美魔幻文学的扛鼎之作
  •     到后面很不错,到现在已经出了8部了
  •     一直在收集,看这个系列小说,可不是最近出版的……
  •     步步为营。,趁活动终于收集全了
  •     奇幻史诗巨作,儿子说很好看
  •     不过随便看看也还可以。,越往后越精彩
  •     这一堆书,就是出的太慢了
  •     呵呵。,继续等下一部出来
  •     希望后续的翻译一如既往,玄幻经典之作
  •     超好,作者想象力非凡。